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我想握著你的手 by 咲花 (陽光攻x清冷受) :: 2013/02/18(Mon)

文案
溫馨耽美小萌文。小攻小受的名字很有意思,遵循着上北下南的定理~~~~~~
內容標籤:

搜索關鍵字:主角:賴希北向冬南 ┃ 配角:舍友A舍友B舍友C ┃ 其它:



☆、1

  向冬南像往常一樣,下午一下課就來到圖書館三樓的文學庫,選了自己最喜歡的靠窗的也是最後一排的位置坐下。12月以後,氣溫明顯下降了很多。向冬南弄了弄毛衣的領子,試圖讓毛衣把脖子圍得更緊一點。突然,他發現窗外一直好吵,好多人。
  窗外,在圖書館後面的大塊空地的半空中互相交叉地拉著好多繩子,而且每條繩子都纏繞着七彩小燈泡和許許多多大小燈籠。每個小燈籠下面都繫著一張寫着燈謎的紙。而大燈籠則是通紅通紅地掛在那做裝飾。然後還擺有幾個攤位,提供給學生對燈謎答案和領取獎品。最後,空地中間還有一個現場搭的小舞台,後面寫着“千燈謎”三個字。
  哦,原來是千燈謎啊,應該就是今晚吧,學校一年一度的千燈謎。難怪這麼這麼吵。真想不明白這些人,大寒天的,幹嘛還要舉辦這些既消耗熱量又無聊的活動。向冬南一臉不屑的俯視下面那群“無聊”的人。(←_←同學,你也很無聊嘛。)
  嗯?突然,佈置舞台的一個工作人員引起了他的注意。雖然南方的12月沒有北方那麼冷,偶爾還會出現溫暖的太陽,但是也不會像秋天那麼溫和,今天的氣溫也只有10度左右。可是那個人卻只穿了一件長袖的棉T恤,在一群穿的腫腫的人中顯得格格不入。那個人一會在舞台上佈置舞台,一會又去檢查一下照明燈,一會又去弄弄各種燈籠,偶爾還和其他工作人員交談一下。
  他不冷嗎?這是向冬南對他的第一印象(?)。就這樣,不知不覺,向冬南已經目不轉睛地盯着那個人半個多小時了…………可是他本人似乎還沒意識到這個問題,盯人記錄還在不斷刷新ing……(←_←果然很無聊啊!)
  冬天的白天特別的短,夜晚降臨得特別早,六點左右天就黑了。千燈謎的小綵燈和燈籠都亮了,五顏六色,一閃一閃的,給寒冷的冬夜增添了絢麗的色彩。因為千燈謎是七點才開始,所以現在沒什麼人,大家都去吃飯了,就連工作人員也一樣。
  向冬南直到那個人離開了才意識到自己剛剛一直都幹什麼蠢事(嗯,蠢事!),暗暗罵了句“無聊”(╯_╰我也覺得你很無聊。)就收回視線開始看書。向冬南通常都是七點才開始去覓食的。
  作者有話要說:靈感來源於學校的千燈迷~~~~~~~


☆、2

  七點,千燈謎開始了,遊玩區擠滿了人,好不熱鬧。向冬南瞥了一眼,抑制住尋找那個人的身影的衝動,攏了攏毛衣外面的長外套,斜背着書包就去覓食。
  千燈謎區是去飯堂的必經之地。可是,向冬南向來是哪裡人少就往哪裡躲的孤僻類型,所以,當他面對這擁擠的人群的時候,他是10的n次方個後悔沒有提前去覓食。無可奈何,向冬南只好向着地獄前進。(←_←難道你把那群人看成是鬼魂?)向冬南雙手插外套的口袋裏,然後儘量往人少的地方慢慢前進,完全沒去看什麼燈謎,一心一意只想快點逃離這個多少的鬼地方。這麼冷和一群人在這裡擠,那是無聊的笨蛋才會幹的蠢事。這是向冬南對這群人的評價…………
  “嗯?”突然,身體不能前進了,肩膀多了一隻手出來按住他。向冬南側身沿著手向上看向它的主人。是他!那個在大寒天只穿一件長棉T恤的怪胎!(←_←其實你很想說人家神經病吧!)近看才發現他高自己整整一個頭,碎碎的短髮,充滿男性魅力的五官,搭着修長的身材,不是一般的帥氣!這人肯定是一禍水,應該直接滅了,免得禍害人間。這是向冬南的第一想法。
  就在向冬南還在盯着人家走神的時候,對方嘴角上揚輕輕地笑了,然後發話:“同學,要挑戰這個燈謎嗎?很有趣的哦。”“不要。”終於沖外太空神遊回來的向冬南吐出二個字後,欲轉身歸去。“你試試吧,真的很有趣的。”對方不死心,熱情鼓動。“沒興趣。”但是向冬南很堅定。“你試試吧,就算猜錯也沒關係,重在參與嘛。”對方繼續攻陷。“多餘事不做。”但是壁壘很硬,態度很堅定。“…………如果你答對了,我請你吃一個星期的晚餐。”對方豁出去了。“!”向冬南被嚇到了,完全轉過身正對著眼前的,定定地看著對方,吐出兩個字:“目的。”“?”“你這麼做的目的,你不會無緣無故和一個陌生人打這種賭吧?”如果你說是我就立刻踹你一腳走人,遠離白痴是我的人生宗旨。“額……其實我就是想讓你猜猜這燈謎,感受一下它的樂趣和想讓你融入這裡的氣氛。”“…………”向冬南挑了挑眉,在心裡咆哮,這世上的怪胎還真不是一般的難理解啊!(←_←如果你能理解,那你也是怪胎了。)“紙拿來,準備好一個星期的飯錢。”終於攻陷成功了!“哈哈,真是自信,如果答不出來就換你請我吃一個星期的晚餐。”“不可能。”
  接過紙條,看了一眼上面的題目:夜夜看落花,打一禮貌用語。不稍一會,向冬南就把紙條還給對方,並且附贈一句:“多謝你的晚餐,我會不客氣的了。”“哈哈,果然有自信的資本,一
  下子就猜到答案是多謝。賴希北,我的名字,你呢?”雖然輸了,但是賴希北還是相當的高興。“向冬南。”“我們交換一下電話號碼吧,方便聯繫。”“……”其實不聯繫也沒關係,晚餐折現也可以。雖然向冬南很想這樣說,不過最終還是沒說出口。被迫交換號碼後,向冬南原本想藉著覓食的藉口甩開賴希北,可惜他低估了賴希北的嘴皮能力,賴希北再一次展現了他高超的說服能力。最終變成兩人一起去吃夜宵。(←_←這樣丟下千燈謎現場,真的大丈夫(沒問題)嗎?)
  作者有話要說:堅持走溫馨路線~~~~~~~~希望大家支持~~~~~~~~~~~


☆、3

  第二天,向冬南像往常一樣來到圖書館的老位置,可是他剛坐下來隔壁座位的椅子就被人拉開,然後坐下一個人。
  “嗨,真有緣,我們又見面了,小南。”賴希北笑得一臉陽光。“……孽緣,你怎麼在這?”而且誰是小南啊!向冬南內心在咆哮,表面卻很平靜。“我在圖書館門口看到你,然後就跟過來了。”“……”這是跟蹤!“你不用管我,你該幹嘛幹嘛,當我透明的就好。”“……”如果你是吃玻璃長大的,我就當你透明的!
  向冬南決定不浪費自己的精力,無視他,集中精神看書。
  這邊,賴希北看著向冬南的側臉,神遊外太空。這傢伙明明就不是什麼帥哥美女,只能算是中等,可是昨天在小舞台上看到他左閃右避,盡往人少的地方走,一副別靠近我的樣子,想要與所有人隔絶的感覺就立刻湧入腦海,想靠近他的衝動一發不可收拾。所以才拿着燈謎去搭訕,甚至被拒絶後主動提出一個星期晚餐打賭。最奇怪的是,自己對這種衝動不僅沒有絲毫的後悔,而且還樂此不疲。就連剛剛在圖書館門口看到他的時候也情不自禁地尾隨而來,難道…………我腦殼壞了?(沒有,你的腦殼從來就沒好過哪來壞之說╮(╯_╰)╭)
  啪,向冬南狠狠地合上書,轉頭看向賴希北。被向冬南的合書聲引迴遊走的魂的賴希北,一臉迷惑地看著向冬南。
  “不看了嗎?”
  “如果你一直被人盯着還能看書嗎?”
  “可以啊。”
  “……”不能和怪胎一般見識。我惹不起躲還不成嗎?
  向冬南起身收拾書包,準備走人。
  “你要走了嗎?”罪魁禍首跟着起身。向冬南給了他一個“廢話”的眼神。
  走出圖書館,賴希北拉住了向冬南。“我們去吃晚餐吧,我還欠你一個星期的晚餐呢。”向冬南在“他很吵”和“免費晚餐”中掙扎了一下後,終於點頭答應了。
  他們來到學校外面的一條美食街,選了一個相對不怎麼熱鬧的店舖坐下。“想吃什麼?”賴希北很有作東主的豪邁。“隨便,不辣就好。”不過客人不怎麼配合。“那就雞肉,魚,茄子,蘑菇,青菜?”東主很能自娛自樂。“隨便。”客人依舊不配合。“那好,服務員,下單。”賴希北一喊服務員就到了,迅速去下單。
  在上菜前,兩人又進行了問答式對話。這個對話讓向冬南後悔剛剛沒有直接點白飯好迅速吃完走人。
  “小南,你大幾了?”“一”“咦,我大二,是你師兄啊,喊聲師兄來聽聽。”“…………”
  “小南,你什麼專業的?”“英語”“哇,那你英語一定很棒,用英語喊聲師兄來聽聽。”“…………”
  “小南是哪裡人?”“XX 市 ”“我
  也是啊,我們真有緣,既然這麼有緣,那就喊聲師兄來聽聽。”“…………”
  如果說,這十九年來有什麼事是向冬南最後悔的,那就是答應了賴希北的打賭。向冬南覺得答應了那個打賭的自己當時一定是腦袋抽了,而且還是狠狠地抽了。不然也不會有現在的一系列麻煩!賴希北現在不僅每天都到圖書館“監視”他,而且一到晚餐時間就拖着他去吃飯。讓原本夜宵晚餐分不清,飲食不規律的向冬南成了正常進食的乖寶寶。有時候吃完飯還拉著他去吃各種小食。向冬南對他的定義是:他上輩子絶對是餓死的豬!而且每天晚上回到宿舍後必定能收到賴希北的短信。而短信的內容,向冬南對它的評價只有兩個字:無聊。因為每次的短信都是猜燈謎,例如有一次是“從此君王不早朝”,然後還會在最後加上一句“如果你猜不到就要喊聲師兄來聽聽,哈哈”。哈你的頭啊,你究竟是有多想聽一聲師兄啊!!!向冬南覺得自己自從遇到賴希北後,他平靜的心境就“壯士兮,一去不復返”!雖然他表面一直都平靜,但是內心的咆哮次數比他過去的19年的加起來還要多。儘管如此,但是向冬南每次都會一邊在內心默默吐嘈一邊拿起手機回短信。
  “變色龍”這麼簡單也問。
  短信剛發出去,就又收到賴希北的回信了。
  “為什麼每次都猜對,QAQ你就這麼不想喊我一聲師兄嗎?”
  “嗯”一個男的學人家發什麼表情啊!!!
  “T_T嚴重打擊,我要躲角落補血去。”
  “去吧”不過這表情還挺……有趣的。
  “噗……我被氣得吐血三升了Orz”
  “自己打120”其實不救也沒關係。
  “我死了,有事沒事記得燒香。”
  “不要,麻煩”而且浪費紙幣。
  “……為了不麻煩你,我頑強地復活了。”
  “可惜”世上還是有一個怪胎禍害。
  “!!!…………師兄決定一邊洗澡一邊補回我受創的心靈,白白,明天見。”
  “拜”恢復能力太好真不是什麼好事。
  作者有話要說:怎麼有種師兄性格扭曲了的錯覺( ⊙ o ⊙ )啊!


☆、第 4 章

  今天的氣溫驟降,只有六七度,賴希北就拉著向冬南去吃火鍋。
  “感覺今天有點冷,吃火鍋剛剛好。”賴希北今天也穿了一件稍厚的外套。
  “很冷!”有點?你冷的定義是外星版嗎?向冬南依舊在心裡吐嘈。
  “你很冷嗎?”賴希北放下筷子,伸出魔抓,額,是伸出手(很快就是魔抓了=_=)握住向冬南的手。向冬南顯然是被他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了,忘了掙扎,任由賴希北握住他的左手,而右手夾菜的動作也定在那裡了。
  “哇,你的手真冷,你是寒冷體質嗎?不過不怕,師兄我是熱體質,冬天也暖和和的,以後我就握住你的手,讓你的手也暖暖的。”賴希北是樂觀派。
  “放手!”終於反應過來的向冬南掙開了賴希北的手繼續吃東西。握住我的手,讓我的手暖和和的?八點檔看多了嗎?你想當那個保護公主的王子,我還不想當那倒霉催的公主!我是男的!!!向冬南用眼角偷瞄了一下賴希北。不過,剛剛手被握住的時候,真的好暖,他的體溫從手傳遞過來,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被他的溫度傳染了。有那麼一刻希望他不要放手。心中有某種東西在向冬南沒察覺的時候悄悄成型。
  過了一會
  “今天是最後一天了,你明天不用來找我了。”向冬南第一次主動說話了。
  “嘎?……啊!一個星期過得真快,哈哈。”賴希北有點受寵若驚,向冬南竟然主動說話了,而且還說了十個字以上。不過,他寧願不要這個寵這個驚!!!
  “以後後會無期。”向冬南說這個的時候沒有了以前的那種決絶的語氣,可是兩人都察覺出來。
  “…………我們好歹也同桌共食了一個星期,也算是朋友,以後也可以多聯繫聯繫聯絡感情啊。”賴希北再一次化身為說客。
  “麻煩”可惜向冬南主持兩個字就K.O了賴希北說客。
  “…………”賴希北覺得自己被重重地打擊了,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心情開心不起來了。以前無論受到什麼打擊都能在一分鐘內振作起來了的,所以有些人還開玩笑的說他是不死神。不過這一次,看到向冬南這麼冷淡堅決,他覺得自己有種嘗到了所謂的“傷心”。
  兩人一言不發地吃完火鍋打道回府時,途徑一家精品店,賴希北跑了進去,藉著拿了一雙毛絨絨的手套出來。
  “給,戴着手沒這麼冷。”賴希北把手套遞給向冬南。
  “…………我是男的。”你還真把自己當王子,我當公主了?
  “男的也可以戴,很暖的。”
  “很娘。”
  “……不管,給你就拿着,還要記得戴。”賴希北開始耍賴了,硬把手套塞給向冬南,然後就訕訕地走了。
  賴希北一回到宿舍就把窩在被窩裡玩
  手提的三個“老鼠”挖出來。
  “我問你們一個問題,你們要認真回答。”賴希北一臉認真,三個“老鼠”也挺直腰板,一副慷慨就義樣。
  “額,這是我一個朋友的問題。他最近很喜歡纏着一個人,每天都定時定侯地去圖書館找他,每次吃飯都喜歡拉著他一起去吃。”
  “哦。”老大最近的怪異行蹤終於真相了!三個“老鼠”同時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而且我那個朋友還很喜歡和那個人聊天,每天晚上都會發短信給那個人。”
  “哦。”老大最近每晚都捧着手機笑的詭異行動也真相了。
  “儘管對方每次都很冷淡,話也不多,一句話還不超過十個字,而且每次都是被動才說幾個字,從來都不會主動說話,但是我那個朋友……額,還是很想和他聊天,很想每天都和呆在一起,很想每天都見到他,就算他不主動說話也沒關係。”
  “哦。”原來未來大嫂是冰山美人,老大是個M,又真相了。
  “可是現在因為某種原因,我那個朋友沒有理由去找那個人了,而那個人依舊冷冷淡淡好像無所謂的樣子,這讓我那個朋友很打擊,那是比難過傷心還要難以言明的感覺。不過,如果是其他朋友,就例如是你們三個吧,想到以後再也不能見了,也沒有那種難受的感覺,這是為什麼?”
  “哦。”我們真是看錯老大你了,原來老大你是有異性沒人性的,又一真相了。
  “別哦了,快告訴我為什麼會這樣!”
  “…………”剛剛不還是“我那個朋友”嗎?怎麼這會就“我”了?自己招了吧。真想不到啊,原來老大這麼遲鈍啊,再次真相了。
  “咳咳,老大,理由很簡單。”老鼠,額,不對,舍友A 有點無奈。
  “那就是……”舍友B很同情老大的EQ。
  “你喜歡那個人。”舍友C很淡定地投給賴希北一顆炸彈。
  未來大嫂辛苦了,以後老大的EQ就拜託她了。三人無不為未來大嫂掬一把汗。
  “可是那個人是男的!”
  “什麼?”超級無敵大真相,震撼的真相,最後的真相,堪比生化核武器,就這麼在他們這既平凡又窄小的宿舍轟地一聲炸開了,而且還炸得轟轟烈烈。
  首先從爆炸傷殘中補血恢復過來的是舍友A。他一手搭在賴希北的肩上,雙眼與賴希北正視。
  “咳咳,老大,雖然未來大嫂是男的這一點讓我們很震撼,額,是相當震撼,但是俗話說得好,身高不是距離,年齡不是問題,性別不是鴨梨,喜歡就是喜歡,管他是男是女,還是非男非女,你喜歡的是他那個人,不是他的性別,所以大膽地去愛吧!”老大的祖先啊,我不是故意要讓你們賴家斷子絶孫的,我只是憑着我那盡存的一點點
  良心建議老大忠實於自己的感情而已,你們今晚千萬不要來找我啊!舍友A內心淚流滿面啊!
  “沒錯,老大,不管未來大嫂是男是女,還是非男非女,我們都會熱烈歡迎的!”舍友B和C也從爆炸中恢復過來了,和A站同一陣線。不愧是老大,就這麼壯烈出櫃了,我們以後都會仰視你的了,老大!
  “額,謝謝。”可是你們非要把那個非男非女掛嘴邊麼?
  賴希北是行動派,當晚早早就洗澡躲被窩計劃第二天的事。
  不過,他們四個好像都忘了一件事,萬一向冬南不接受怎麼辦?


☆、5

  這廂,向冬南因為遲遲沒有收到賴希北的短信,一直心不在焉。“雖然自己說了後會無期,但也不用立刻就一條短信也不發啊。”向冬南一整晚拿着手機自言自語,偶爾又拿起賴希北送的手套看看。
  第二天,向冬南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經常無意識地拿着手機發呆,就連老師在講台上講了什麼都不知道,只知道今天沒收到任何短信和電話。
  下課後,向冬南迷迷糊糊地來到圖書館。剛坐下,隔壁的座位就又坐下一個人。
  “嗨,我們又見面了。”賴希北今天心情明顯不錯,笑得比十萬伏特的燈泡還要亮。
  “你怎麼又來了?”說這話的時候,向冬南的語氣明顯輕快了,原本緊皺的眉也在見到賴希北那一刻舒展開來了。
  “今晚一起吃飯,我有話想和你說。”
  “不會是要我還你那一星期的飯錢吧?”
  “……不是!”
  兩人再次來到之前來過的店。點菜的時候,賴希北一想到自己接下來要說的話就緊張了,所以點了幾罐啤酒舒緩緊張。
  這一次,在整個進食期間,誰也沒有主動說話,整個沉靜的氣氛籠罩着他們。這大概就是所謂的“生化核武器來臨之前總是寧靜的”吧。
  終於,兩人吃得差不多了,賴希北也喝了幾罐啤酒,膽子大了一點點。
  “向冬南,我接下來要說的話請你仔細聽好,然後好好考慮考慮。”賴希北相當的認真。
  “嗯?”不是小南了嗎?向冬南也作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我是男的,你也是男的,我們兩個都是男的。”
  “我知道。”向冬南想給他一個白眼。
  賴希北繼續說:“這是天生的,我們無法改變。但是,這不會讓我的改變心意。我喜歡你。我,賴希北,喜歡你,向冬南。我非常非常喜歡你,不管你是男是女,還是非男非女(←_←被那三個老鼠傳染了吧。),我都喜歡你,與你的性別無關。我想永遠和你待在一起,想永遠看你淡淡的表情,想永遠聽你淡淡的話語(←_←果然是個M!)我希望我們可以永遠併排挨着,你挨我,我挨你(這是個表白燈謎,就是你愛我,我愛你的意思。)我想在冬天緊緊地握著你的雙手,我想在冬天緊緊地抱著你,我想把我所有的溫度都傳遞給你,讓你永遠都暖暖的。所以,你願意和我交往,一輩子不離不棄嗎?”(=_=最後一句咋聽咋詭異啊……)賴希北很認真的看著向冬南。
  沉默是金……
  向冬南很確定自己聽的每個字都是中文,可是為什麼組成的句子卻不是他的語種?
  過了很久,久得賴希北覺得自己在鬼門關走了一趟似的,向冬南說話了。
  “我沒談過戀愛,所以不知道什麼是喜歡,但是你卻是第一個讓我有
  想永遠待在你身邊這種感覺的人。我希望可以永遠和你在一起,聽你說話,你永遠都能在我的視線範圍內。如果這就是喜歡,那我應該就是喜歡你,所以,”向冬南最後很虔誠的說了三個字“我願意。”
  一分鐘過去了,二分鐘過去了,三分鐘還沒過去……
  賴希北靠近向冬南,一把抱住向冬南,在他耳邊不斷地重複着四個字:“我喜歡你。”向冬南輕輕地回抱著,終於微微地笑了。
  周圍石化了一群人……這家店以後是不能來了……


☆、番外

  番外
  最近,好事已成的賴希北,不管什麼時候都陽光四射,亮瞎了宿舍其他三人的鈦合金鼠眼。致使他們對大嫂充滿了無限好奇,是什麼樣的人讓他們老大比滴了閃亮滴眼液還要閃亮。於是,他們集體去遊說自家老大,讓他們一睹大嫂“芳容”。
  賴希北一開始很堅決,理由是:“萬一你們看到他,也喜歡上他怎麼辦?”……三人忍住翻白眼的衝動,“我們以老大的人格作擔保,絶對不會發生那樣的悲劇!”愛情會使人變笨果然是永遠不變的真理。大嫂你快點把老大的IQ、EQ都提高吧,就算是萬分之一也好啊!
  終於在他們三個死纏爛打、喋喋不休輪、番轟炸的攻勢下,賴希北答應了。
  這一次,他們換了一家店,還是打火鍋,人多好熱鬧嘛。
  賴希北和向冬南併排坐著,對面坐著宿舍那三個。
  “小南,這是我宿舍的那三個舍友。”賴希北向向冬南介紹完三個舍友後面向三個舍友,“他,你們知道的。”
  “知道知道,大嫂嘛,仰慕已久。”舍友C友好地伸出爪子。
  “你傻啊,不能當着大嫂的面喊他大嫂,他會不高興的。”舍友B一掌拍在舍友C的後腦勺上。
  啪,啪,清脆的響聲,舍友A 給了舍友B和C 一人一掌後腦勺,“你們這兩個呆瓜,這樣大嫂會知道我們私底下喊他大嫂的。”
  “……”我現在什麼都知道了。向冬南看了眼前三個人,又看向賴希北。果然物以類聚。
  “咳咳,你們還吃不吃啊?”賴希北發話了。
  “吃吃吃”三個人立刻異口同聲,正噤危坐。但是,八卦的勇氣很快就起了。
  “大嫂,其實你喜歡我們老大什麼?雖然他帥得沒天良,但是,他也笨得很可憐。”
  “他的笨,他的吵。”你們是不打算改口,一直叫我大嫂嗎?
  “哇,今日聽大嫂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大嫂從此就是我們的偶像啊!!!
  “你們當我死的啊?”老大被涼一邊了。
  “大嫂,我們老大以後就拜託你了,雖然他IQ、EQ不太高,或者說很低,但是這樣好管教,而且絶對會對你忠心。”
  “……我知道。”
  “你們這是要把我賤賣出去嗎?”賴希北俯視對面三人。
  “沒有!”三人集體搖頭擺手立刻否定,“我們哪敢收大嫂錢啊,大嫂不收我們錢我們就偷着樂了。”
  “我會考慮下收多少。”向冬南很平靜。
  “大嫂!”
  “你們…………真當我死的啊。”
  “老大,你先邊兒玩去,我們在跟大嫂交流感情呢!”賴希北被自家小的拋棄了。
  “大嫂,以後歡迎你多來我們宿舍玩,我們會熱烈歡迎的。”舍友A很是熱情。
  “嗯。”
  “大嫂,你就把我
  們宿舍當成是你的家,你的宿舍當成是娘家,回不回去都沒關係的。”舍友B很是歡迎。
  “……”
  “大嫂請放心,關鍵時刻,我們絶對會夜不歸宿,絶對不會打擾你們的。”舍友C很是識相。
  “……謝謝。”
  “……大嫂,據說你…………惜字如金,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嗯。”
  “……”三人不知道怎麼接下去了。
  這時候邊兒玩去的人終於回來打圓場了:“好了,既然看到了大嫂,那就快點吃完走人,別在當電燈泡。”
  三人集體向自家老大投出眼神射殺死線。哼,有同性沒人性的傢伙。
  最後,三人在自家老大的“監視”下匆匆吃完拍拍屁股走人,留下二人買單。
  回去的路上,兩人並肩走着。南方的冬天是沒有雪的,只有雨和風。夜晚的風特別冷。賴希北注意到向冬南的手□在冷空氣中,就伸出右手緊緊地握住向冬南的左手放入自己的衣袋中,完全不顧周圍那些人異樣的眼光。
  “為什麼不戴我之前送你的手套?戴着比較暖和吧。”向冬南把腦袋扭向另一邊,不讓賴希北看到他的臉,小小聲地說了一句:“你的手更暖。”賴希北先是一愣,然後很快就笑出聲了,“嗯,世上不會有比我手更暖的手套,所以你千萬不要放開我的手哦。”我才不會放開。向冬南在心裡默默地說。“以後老了,也要像這樣牽着你的手一起慢慢地走,一輩子不放開。”“嗯。”這句話我記住了,以後別想甩掉我。向冬南心裡滿是溫暖。“我覺得自己毫無理由地越來越喜歡你了。”“嗯。”“你的全部我都好喜歡喜歡。”“嗯,我也是。”
  夜晚,風有點大,但是兩人緊握著手,一邊慢慢前進一邊訴說愛語。路燈映照出兩個緊挨着的身影,他們,是那麼的親密。
  1. 校園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一點一點滾粗愛 by 鳥酥酥 (cos大神腹黑攻x小粉紅炸毛受) | 首頁 | 最上 | 喂,你喜歡我吧! by 咲花 (腹黑學長攻x害羞呆萌學弟受 雙向暗戀)>>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605-cb0b2e18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