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薑餅人 by 君諾 (温柔蛋糕店老板攻x可愛薑餅人受) :: 2013/03/07(Thu)

像童話一樣粉甜的小短文

文案
一只能變成人的薑餅每天都去蛋糕店去拯救同類 蛋糕店的學徒也就是老闆的兒子 一開始總覺得這個總管別人叫“人類” 自稱是一塊餅的傢伙很奇怪 可和他在一起會很開心 天天都給他做糖果屋 薑餅人某次吵架把自己摔壞了 不過最後又回來了

攻:麥忻 受:唐薑餅



  「喂,小哥,垃圾要分類,你不可以這樣到處扔空瓶子的。要環保!紙張和鋁罐都可以拿去回收的,你不知道嗎?」
  「不知道!」唐薑餅扔下垃圾就走,頭也不回。
  大叔看他,像看外星人。
  「小哥,你到底有多不關心日常生活的事啊?這是城市人基本要求啊!」大叔認為保護環境人人有責。
  
  「啊啊煩死了啦!」
  
  怎麼可能要求那麼多啊!
  他……
  他……
  他只是一塊餅啊!!!
  
  沒錯,唐薑餅同學是一塊餅,一塊薑餅人。
  儘管他擁有二十歲人類的外表,但他沒有一刻忘記過自己只是一塊餅這個事實。
  今天的唐薑餅在進行着拯救同類大作戰,所謂大作戰,就是把蛋糕店裡的薑餅人買回家,避免他們慘遭人類毒手。
  
  「啊,唐唐,又來買薑餅人了?」老闆是個有着胖胖身材的壯年師傅,手藝非常好。
  「唷--人類!」唐薑餅故作囂張地扔下幾個硬幣。「沒錯,我要一打薑餅人!」
  老闆轉身,包裝新出爐的薑餅人,笑盈盈。
  唐薑餅嗅嗅麵包的香氣,忽然覺得有些餓了。
  
  雖然本體是餅,但生物總歸得吃飯的,不管他的消化系統藏在哪兒。
  正想著買哪個蛋糕回家給守門大哥吃,唐薑餅聽到餅乾被咀嚼的聲音。
  
  「啊啊啊!」
  他捂耳朵,瞪着那個吃餅中的少年。「停止!不要咬餅乾!」
  那種聲音令他覺得自己的骨骼要碎掉了!可惡的人類!
  
  「為甚麼不能咬?你這個怪伽。」少年看起來約十六丶七歲,聲音處於變聲期,有點沙啞。「從剛才起就人類人類的叫!」
  老闆喝斥:「忻忻!那是熟客!」
  少年撇撇嘴。
  
  「新僱的員工?」唐薑餅很好奇。
  「不是,是我兒子麥忻。」老闆摸摸後腦灼。「老了嘛,叫兒子多點下來店裡學習,好將來接手。雖然有點叛逆,但這孩子正在學習烤麵包呢,挺乖的。」
  「哦--是嗎?」唐薑餅眯起眼,新來的小鬼在瞪他。「嘻嘻,人類,瞪我前先鍛練好你的手藝吧。」
  少年小聲嘟嚷。「有病。」
  「忻忻!」
  「哦,我閉嘴就是了。」一臉不情願。
  
  話是這麼說,但這個麥忻少年倒是挺勤快的。唐薑餅此後每次光顧店裡,都看到他在烤東西,滿頭大汗,卻從沒抱怨過一句。
  「這孩子有潛質當手藝好的師傅。」唐薑餅對包裝好的薑餅人這麼說:「同類,你看法如何?」
  薑餅人靜靜地看著他。
  唐薑餅撇撇嘴,咕噥:「全是悶葫蘆,枉費我千辛萬苦過來救你們啊。」
  
  「喂,你在自言自語甚麼?」麥忻一直待在後巷倒垃圾,聽見這奇怪的常客說「同類」後終於忍不住了。「你很奇怪啊,真的以為自己是一塊薑餅?」
  「哼,我根本就是!」
  麥忻看見他的認真模樣,本來還抱著懷疑的心情,此刻卻被完全逗樂了,直直接下去。「哦?那你是用甚麼麵粉做的?」
  「高筋麵粉!」
  唐薑餅用「你這個白痴人類」的表情翻白眼。
  
  麥忻哈哈大笑,覺得這傢伙很有趣。
  不僅說話舉止有趣,而且表情很生動很有趣,渾身上下都像沾滿糖粉那樣甜膩。十六歲的少年對這位常客充滿着好奇。
  
  「真是個討厭的小鬼。」說完,唐薑餅轉身找了個無人的角落,喊道:「我是個人類!」
  然後憑空消失了。
  麥忻的笑容硬生生打住,張大了嘴,擦擦眼睛。
  再擦擦眼睛。
  
  「這邊啦!人類!」一塊烤得很漂亮的薑餅人在他腳下招手,金黃色的。
  
  麥忻貶貶眼睛,覺得很不可思議:「薑餅人?」
  他輕輕觸碰薑餅人。
  
  「我叫唐薑餅啦!」薑餅人見他相信了,便喊道:「剛才說謊了,其實我不是個人類!」
  然後碰的一聲,就變回了那個麥忻所熟悉的青年。
  青年伸個懶腰,嘿嘿一笑:「懂了嗎?」
  
  麥忻伸出手來,摸摸唐薑餅的臉丶手,確認他真的是一個人。眼中閃動興奮的光芒。「是真的啊!你真的是薑餅人!」
  少年的表情沒有一絲嫌惡或恐懼,只是單純的一臉興奮。
  那是成年人所沒有的純真。
  
  唐薑餅第一次在人類面前顯現原形,鼻子都要翹上天了。「哼,人類,讓你嘲笑我!叫我大哥才原諒你!」電視上拉風的主角都這麼喊。
  「哦。」麥忻看他得意樣,只覺很有趣:「唐薑餅大哥。」
  
  「很好!」唐薑餅覺得自己一塊餅,竟收了一名人類當小弟,份外神氣。「以後我假日都來探望你吧,別虧待我的同類哦,要把他們烤得漂亮一點。」
  
  此後,每次假日去幫忙,被老爸罵幹活幹不好丶烤麵包烤不好後,他都會偷偷溜出去找唐薑餅,那樣他的心情就會好起來。
  「啊,又是你。」唐薑餅朝他揮手。
  麥忻小跑過去,看見他手上又是薑餅人,撇撇嘴:「吶,給你。」
  
  那是灑滿糖粉的糖果屋,以曲奇餅推砌而成,只有掌心大。
  
  「那是我現在所能做的最大的了。」他發現唐薑餅每次看見糖果屋總會盯很久,有莫名的執着。
  唐薑餅傻兮兮笑了:「人類,想不到你進步挺快的嘛!」
  唐薑餅對糖粉與奶油總有莫名的好感,大概因為他本人也是薑餅。除此之外,最能吸引他的目光的,是糖果屋。
  因為能給同類住啊。
  嗯--雖然面前這個糖果屋小了點兒。
  還只是高中生,白天有課業壓力,假日又在店裡幫忙,真是努力的孩子。唐薑餅眯起眼看他。
  
  麥忻看見唐薑餅的笑容,搔搔頭,有點不好意思。
  
  「你何時才會變回餅乾?」麥忻捏了捏唐薑餅的胳膊。
  他將來的胳膊一定要長得比他的壯,然後能輕而易舉地圈住這個胳膊。
  
  「想要變回餅乾,就說謊啊。」唐薑餅美滋滋,打量糖果屋,沒注意到少年的異樣。「想要變回人的話,澄清剛才其實是在說謊就行了。」
  麥忻歪頭:「聽起來好像木偶奇遇記。」
  「那是甚麼?」
  「那是故事,內容是說一個木匠做出了木偶,木偶一旦說謊,鼻子就會伸長。可是木偶卻老是惹他的爸爸生氣。」麥忻回想小時候所看的童話。「結局好像是……唔,我忘了。」
  
  唐薑餅用指尖沾奶油,舔一下。
  
  「對了,為甚麼你從不喝水?」麥忻每次看見他都是乾咽的。
  「笨人類,餅乾不能泡水的。」唐薑餅彈了彈他的額頭。「會發漲,很漲很漲。」
  「然後呢?」
  「然後……」
  唐薑餅從沒想過這個問題。
  他回到家,問把他變成人型的守門大哥,泡漲然後會怎麼樣。
  「然後呢,就是你別跟那個人類走太近了。」守門大哥轉過椅子,望向充滿求知慾的唐薑餅。「記得我說過的話嗎?」
  
  唐薑餅搖搖頭。
  守門大哥就一門神,看守着一道重要的門。沒工作時,常常窩在這兒兩三天都不動。唐薑餅是他朋友托給他的。守門大哥覺得照顧餅很麻煩,很容易發生意外,就把他變成人了。
  
  「人類很可怕的啊!」守門人嚴肅貌:「他會將你的同伴吃掉!他們會弄碎你的骨骼!」
  唐薑餅毛了:「可是麥忻已經好久沒吃餅了!」
  「哎,他早晚會把你害死的。」
  會不會被害死,唐薑餅並沒想過。但他覺得麥忻的笑容很純淨,很喜歡。
  
  麥忻開始長高長大,但唐薑餅還是停留在二十歲的外表。
  到麥忻長得比他高後,連老闆都不禁對唐薑餅投向疑惑的目光:「唐唐,你今天多大了?這些年好像沒甚麼變化啊。」
  
  唐薑餅想了想,說:「喔,不記得了。」
  
  麥忻把剛烤完的一盤法式麵包放出來,輕笑:「唐大哥的心境一直很年輕嘛。」
  唐薑餅抱著自己的同類,問麥忻:「喂,人類,屋子呢?」
  
  麥忻每隔一陣子就會給他做一個屋子,放他的同類。
  藏在那兒的薑餅,會悄悄地被守門大哥吃掉。唐姜唐不明所以,認為是他的同伴嫌棄這屋子,所以才悄悄在晚上離開。
  
  「我還在研究新食譜。」麥忻揉他的頭,現在他的聲音愈來愈低沉。「這次會做的糖果屋是最巨大的。」
  唐薑餅心頭冒起一絲期待。
  「真的嗎?」
  「因為你常說我沒用嘛。」麥忻表情無奈。
  唐薑餅嘿嘿一笑。「其實你挺有用的。」
  麥忻彎了嘴角。
  
  期待的心情沒多久,唐薑餅開始有煩惱的事。
  
  有一天唐薑餅照常出門,那時麵包店還沒開門,所以他只能百無聊懶地在外面徘徊。
  「你好,我知道你是麥忻的朋友。」一名女孩怯怯地走來,遞給他一個小盒子。「請問……可以替我交給他嗎?」
  唐薑餅「哦」了一聲,接過盒子。
  那女孩是麥忻的女朋友吧,看她臉龐小丶眼睛大丶頭髮長丶鼻子高,挺好看的。麥忻應該會喜歡他吧。
  說實在,隨着麥忻的年紀漸漸長大,唐薑餅開始搞不懂他在想甚麼。
  除了守門大哥,他唯一的朋友就是麥忻,可是麥忻很久都沒用那種閃耀着光彩的眼神去看他了。
  有時候,眼神還有點可怕。
  「啊啊煩死了啦!」
  
  怎麼想那麼多啊!
  他……
  他……
  他只是一塊餅啊!!!
  
  如果他是人,該多好,說不定就能永遠陪着麥忻了。可麥忻早晚會結交女朋友丶娶老婆丶生孩子,而蛋糕店說不定有天會結業。
  而唐薑餅仍然是一塊餅。
  
  他知道自己只是一塊餅。
  
  「成為人類?」回到家後,守門大哥聽見他的提議,戳他的頭。「欸,你不是一直以當餅為自豪的嗎?」
  「我不知道。」唐薑餅鬱悶。「沒有辦法嗎?」
  「你聽過木偶奇遇記嗎?」守門大哥托腮。
  唐薑餅搖頭。
  「壞孩子成為好孩子,木偶為了父親,感動了仙女,終於成為了真正的人類。」守門大哥看著他。「捫心自問,你是真心想成為人類嗎?」
  
  自那以後,唐薑餅開始變得不滿足。
  
  當他是一塊餅時,他知足常樂。有了當人類的念想後,他就愈發不滿足。
  麥忻察覺到他的低氣壓,所以最近都在做雙份的蛋糕給他吃。「唐大哥,你不舒服嗎?」
  他搖頭。
  「喂,人類!怎麼你近來丶呃……好像盯着我看很久?」為免尷尬,他只好沒話找話。
  麥忻一僵。
  「有嗎?」他眼睛變得深邃,不自然地一笑,繼續工作。「我一直都認為唐大哥是重要的人啊,當然會盯很久。」
  
  麥忻怪怪的。
  他自己也怪怪的。
  
  唐薑餅滿懷心思,而麥忻也在喃喃自語:「……因為我變得不滿足了。」
  「你有甚麼不滿足的,女朋友這麼美。」唐薑餅聽見隔壁小孩咬餅乾,但他管不了,心裡煩燥。
  「沒有的事。」麥忻殮起笑容,表情認真。
  
  唐薑餅被沉重的回應嚇了一跳,有點火氣。「我討厭說謊的人類。」
  「我沒有。」
  「明明就有!」唐薑餅跳起來。
  「你根本甚麼都不知道!」麥忻像是壓抑很久似的。「你知道我替自己量身高時是甚麼心情嗎?你知道我看著你沒有變化的樣子是甚麼心情嗎?」
  「你扯到哪了?」唐薑餅沒來由的覺得害怕。
  
  麥忻深吸一口氣,看著他的眼睛無比的亮。
  「唐大哥,為甚麼你不是人類?」
  
  唐薑餅覺得心臟位置猛然一縮。
  但他知道,自己沒有心臟。
  「我討厭你……我真的討厭你……」
  重複咕噥着這句,他低下頭。
  然後大叫。
  「我討厭你!人類!」
  碰的一聲,唐薑餅變成了薑餅人,轉身跳出窗外。
  
  麥忻一愣。
  窗很高,餅很脆弱。
  餅重重一摔。
  
  碎了。
  
  ……
  
  麥忻一直覺得唐薑餅是上天賜給他的禮物。
  老爸老了,想要他回來繼承麵包店,但青春期的反叛心理作祟,他心裡有牴觸。
  誰不想放學後到處玩呢,誰想要待在店裡呢。
  
  但唐薑餅出現了。
  然後他發現自己的目光總繞着唐薑餅打轉。
  然後他長大了。
  然後唐薑餅碎了。
  少年長成了青年,每年都會做糖果屋,等待薑餅人回來。
  放在店外。
  店裝潢了幾次,變了樣,麥忻深怕他不認得路,便把糖果屋放在他注意到的地方,日復一日的等。
  
  ……
  
  「歡迎光臨!」
  
  「呃丶人……不,妳好。」
  青年進來的時候,嗅到空氣中有甜膩膩的感嚴,還有奶油香氣。
  他關上門,看了看壁紙,納悶着自己是不是走錯了路。
  櫃檯還有漂亮的小姐呢。
  青年摸摸後腦,忽然覺得有點害怕。
  要不丶要不他改天再來好了。
  可是櫥窗放著的糖果屋好誘人。
  
  青年想了想,站着不動,被客人推擠了一下,摔倒了。
  他果然還不太習慣這副身驅。
  「還是改天--嗨,麥忻!」
  
  男人穿著潔白的制服,比他離開前還高挑,面容倒是沒甚麼改變,感覺成熟了許多,已經是獨當一面的男人。
  麥忻瞪大眼。
  然後怔怔地看著他,略帶苦澀。
  「你到哪兒玩了?」他溫柔地問。
  無視所有客人丶店員,二人就這麼旁若無人地交談着。
  
  像很久以前那樣。
  
  唐薑餅搔搔頭。
  「得到守門大哥的許可,我打開門,進入了木偶奇遇記,去求仙女,讓我當一回人類。」他皺鼻子。「啊--揉進新麵糰丶被重新被烤一遍感覺的很糟,所以我決定不再當餅了。」
  「是嗎?」麥忻輕聲問,彷彿怕他只是幻影似的。「我能碰碰你嗎?」
  唐薑餅嘿嘿一笑,跳上前,往他的肩膊狠狠咬了一口。
  
  
  (完)



續·糖果屋
  
  
  
  麥穗每次去堂哥家玩的時候,總是看見他在做蛋糕。
  說是堂哥,但二人年紀相差很遠,麥穗還沒上小學,路還走得不怎麼利索,但麥忻已經高中畢業,一邊念短期大學,一邊在麵包店工作許多年了。
  「忻哥哥,我要吃。」小小的麥穗指向糖果屋。
  「不可以。」他一口回絶。
  那時的麥穗不知道為甚麼不能吃,只知道每天堂哥都要做一個這樣的小屋子,然後放在櫥窗那邊。
  關鋪子時,堂哥就會默默把屋子扔掉,看起來很失落。
  好浪費啊。
  真到好久以後,堂哥才戒掉這個壞習慣。
  
  「對啊,人類就是浪費。」唐薑餅抱著小孩。「所以你別當人類了,跟我一起當餅吧。」
  「你都在跟小孩子說甚麼啊?」麥忻哭笑不得。
  唐薑餅朝他齜牙咧嘴:「說的就是你,萬惡的人類,浪費食物。」
  
  已上小學的麥穗乖乖地吃麵包。
  他想,堂哥做的麵包就是好吃。
  
  麥穗一個不小心抓到唐薑餅的手,後者吃痛一聲,被划出一道小血痕。
  「怎麼了?」麥忻眉一挑,大為緊張。「痛不?會碎不?血都流出來了。」
  唐薑餅盯着自己的手愣着,半晌才反應過來。「啊丶血血,對啊,我是人類了……」
  
  麥忻連忙去拿藥箱。
  麥忻的老父親去世了,他接管麵包店後雖然愈發沉穩,但在某些時候還會流露出不安。比如,他在心裡一直懼怕着唐薑餅離他而去。
  比如,意外之類的。
  儘管他相信麵包的香氣能將唐薑餅領回家,但他不知道意外甚麼時候會來臨。
  
  麥穗吃完麵包,冒出頭來。
  「堂哥去哪兒了?唐叔叔。」
  「他去風流快活了,剩下我們孤兒寡婦。」唐薑餅眯起眼,惡劣的回了句話,但顯然並未熟習人類的成語。「喂,小人類,為甚麼我會是叔叔他是哥哥?」
  
  麥穗被他的話弄糊塗,只好硬着頭皮叫了句「哥哥」。
  唐薑餅滿意地點點頭,放下小孩去招呼客人了。
  
  小孩離開溫暖的懷抱,不滿地撇撇嘴,下一秒又瞥見了麵包堆中有糖粉飛揚,大感興趣地走了過去。
  糖粉中有金光閃閃的物體,怯怯地看著他。
  他的目光追逐着光點,決定出門找樂子去了。
  
  另一端的麥忻,拿出藥箱後先是把門口的牌子翻掉,換成非營業狀態,接着就默默地替唐薑餅清理傷口。
  「人類,你在擔心我啊?」怎麼繃著一張臉的。
  麥忻老實點頭。「擔心得要死了。」
  唐薑餅就是臉皮再厚,此時也禁不住要紅了。「甚丶甚麼死不死的,死掉大不了我倆一起做餅乾,進烤爐。」
  麥忻任他胡說,末了,湊上前去輕輕碰了碰他的唇。
  
  唐薑餅有種快要被烤焦的感覺。
  
  麥忻默默看著他,終究還是忍不住,湊近他的耳邊:「有許多事只有人類能做,餅不能做的,你知道嗎?」
  唐薑餅想保持一貫的囂張,但開始結巴起來:「我丶我知道!例如潛水!」
  麥忻勾起嘴角,手指緩緩移動,勾勒着唐薑餅的輪廓。
  接着,手指伸進唐薑餅的發間。
  
  「那小鬼--」
  「不會迷路的。」這兒的麵包最香,總會懂得走回來,像唐薑餅一樣。
  
  麥忻湊上前去,先是試探似的輕輕一碰,感覺到唐薑餅開始放鬆後就開始深深地吻起來,吻得毫無技巧,但異常溫柔,包含着自己多年的遺憾。
  
  唐薑餅覺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化成焦炭了。
  
  他開始不自覺地拉扯起麥忻的衣服,潔白的制服就這麼沾上了手汗,被扯得鬆垮垮的。唐薑餅身上的衣服狀況也不太好,尤其是褲子,快被褪到膝蓋了。
  
  「人丶人人人類……」他很着急,以前當一塊餅時守門大哥沒教過他這種情況要怎麼辦。
  「彆著急。」麥忻有些喘,輕輕地誘哄着。「放鬆。」
  唐薑餅咬了麥忻的肩膊一口,狠狠的。
  麥忻悶哼一聲。
  那聲音有些性`感的味道,唐薑餅鬆開口後,就慢慢放鬆起來,閉上眼。
  小小的麵包店一時只有輕微的喘氣聲,和滿足的嘆息聲。
  
  那嘆息包含着太多意味,苦澀的丶滿足的丶不安的。
  麥忻想了很多。
  但唐薑餅還在,這個麵包店就是他所眷戀的糖果屋,他不必擔心他會走。即使走了,麥忻也會一直一直等他回來。
  這兒有着一個人類,還有他所愛的薑餅人。
  在糖果屋裡,過得很幸福。
  
  
  (完)
  
  1. 靈異・神怪.擬人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相依 by 黑甯 (蒲公英x含羞草 植物擬人) | 首頁 | 最上 | 課後輔導 by 靠靠 (陽光學生攻x木訥認真老師受 師生年下)>>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614-b4ae906b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