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烈馬的韁繩 by 君諾 (溫柔餐館老闆攻x風流受) :: 2013/03/08(Fri)

所謂的要抓住一個人 就要先抓住他滴胃
於是風流小受就這樣被抓回家了喂養起來了 ╮( ̄▽ ̄")╭

攻:張默 受:葉天祐



  葉天祐本來並不是去那傢俬房菜,他的本來的打算是在K房裡泡天亮。
  但其中一名同事是有家室的人,不便泡天亮,便約在一家開了沒多久的小型私房菜。那兒看起來跟普通房子沒分別,裝修是暖色系,很明亮。

  葉天祐習慣夜夜笙歌丶三餐不定時,很久沒正正經經的坐下來吃一頓家裡飯,此時頗覺新鮮。
  「老闆,我要這個。」同事很自覺地開始點菜。「天祐,要哪個?」
  葉天祐「哦」了一聲,每道菜色看起來都很吸引,就是不知道吃起來怎樣。
  
  這時老闆笑了:「先生,請信任我的手藝。」
  
  葉天祐猛地抬頭瞪了他一眼,第一眼看到的是一雙很大的手,掌心很厚,接着是黝黑純淨的眼睛,裡面滿是笑意。
  他摸摸鼻子,這老闆長得太高大了,跟他瞪眼會很吃虧。
  老闆的笑意沒退,向葉天祐伸出手:「我叫張默,希望你能記得我的食物。」
  
  葉天祐撇撇嘴。
  他討厭長得比自己帥的人。
  
  不過,葉天祐記得他的食物,因為這一頓私房菜是他吃過最好吃的一頓飯。
  平常習慣大呼小叫的同事們都很安靜,只顧得上吃。
  倒是葉天祐有些心不在焉。他的女朋友昨天提出分手了,理由居然是「天祐你很好,但是我沒有安全感」這種鬼東西,天知道安全感是甚麼樣的感覺。
  
  酒醉時的感覺?
  還是很困的感覺?
  
  葉天祐自問很能玩,跟他一起的女朋友不愁沒樂子,下酒吧K歌玩點刺激的他都會,天天到處轉,愉快得很,但最後總會分手收場。
  那麼,到底甚麼是安全感呢?
  
  白天在辦公室簡直悶死了,要是晚上不找點樂子的話,葉天祐覺得他一定會憋死。
  
  在酒吧晃了半天,美女沒找到,肚子就先餓了起來,他才想起自己根本沒吃晚飯。
  葉天祐走出酒吧,找了間便利店,打算隨便找個微波爐飯盒填肚子算了。
  
  他踏進去,就看見了一個高大的背影。
  「葉先生?」男人轉頭,有些訝異,但眼內還是帶著笑意。
  葉天祐挑眉,私房菜老闆啊。
  他點了點頭,然後停下腳步。
  「葉先生,你臉色不太好。」原來是張默拉住了他的手。
  葉天祐氣死了,任誰空腹喝了大半晚的酒臉色都不會太好。「嘖,與你無關,我只是沒吃晚飯而已。」
  張默不甚贊同的皺起眉。
  葉天祐哼哼,就你這種沒趣的男人,一定是每天規規距距的依照營養餐單吃飯吧。
  
  張默看一下表,才九點,便說:「不介意的話,我的家在附近,我可以開伙。」
  葉天祐腦內不由自主想起上回那些菜色。
  嚥了嚥口沫。
  
  神差鬼使地跟了他走,神差鬼使地上了樓,神差鬼使地坐到了餐桌上。
  張默倒了杯薑茶給他。「解酒。」
  葉天祐雙手握杯。
  好溫暖。
  「你怎麼知道我喝過酒。」他咕噥。
  當然,張默在廚房忙碌,聽不見這句話。
  後來,張默端着菜出來時,葉天祐的眼皮都要合上了,頭一點一點的,靠在桌面打呵欠。
  「葉先生。」那雙很大的手掌拍拍他的肩膊。「食物來了,先喝點粥,暖胃。」
  
  粥?葉天祐一聽就皺起眉。天知道他最討厭吃粥。
  但身體是誠實的,食物是現實的。肚子很餓的葉天祐提起碗,喝了口。
  
  好溫暖。
  好喝死了。
  
  他不斷搓手,感覺到旁邊的人在看著他,而且面上含笑,不禁有些不自在,張口說話都結結巴巴的。「還丶還不錯。」
  張默淺淺地勾起嘴角。
  葉天祐就在這莫名其妙的氣氛中一口一口地吃完這頓飯,飽而不膩,摸摸肚子,覺得飄飄然,幸福得不得了,像小孩被嘉許了那樣。
  
  安全感這東西嘛,他想。大概就是吃飽時滿足的感覺吧。




    
  吃飯這種事,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
  人有慣性,對食方面尤其如此。
  葉天祐成了張默店裡的常客。
  並天天晚上都去光顧,久了張默不僅給他打折,有時候更會替他準備好翌日的飯盒,說味精吃多了不好。
  說這些的時候,張默就一副淡淡的表情,穿著略窄的圍裙。因為身材高大,說話時會微微低下頭,手撐在飯桌上。
  
  葉天祐每天吃飯盒都要感動死了,在學生時代帶飯時,他老媽都沒這麼貼心,還贈送飯後甜品。
  他想,這居家好男人要是出外拋頭露面,估計不少女強人要自薦枕席了。
  
  週一,葉天祐回公司繼續當拚命三郎。
  他就一小白領,工作日拚命做,下班了拚命玩,就混混日子,寄點小錢回家,週末找女朋友約會,或者去釣女人。
  總的來說,葉天祐是個平凡的青年。
  對自己的願望很忠實,愛玩,人緣好,長期不運動,身體較差,仗着年輕的資本瘋玩。
  
  「小葉,我們今晚去通宵唱K,來不來?」
  「好!我去我去!」他好久沒去了,但還是想了想。「可我九點前要走。」
  同事全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瞪他。
  「喔喔喔,小佑同學變乖了。」已婚的李姐。
  「發燒了?」玩樂主義的前輩清哥。
  「肯定是碰巧,天祐這人才不會輕易收心養性。」
  「試走穩重路線,挺新鮮嘛,願你早日交到新女友。」
  「喂喂!別愈扯愈遠啊,我真有事的!」葉天祐乾笑,「要準時去吃飯」這句話打死都說不出來,生生地嚥了下去。
  
  真遜。
  說出來一定會被取笑的。
  
  可是,即使他已早走,待趕到私房菜那邊時,與一貫的吃飯時間相比,還是晚了兩小時。
  「加班了?」張默匆匆應門。
  「啊……算是吧,應酬。」分明是貪玩。葉天祐看見他就沒來由的心虛,摸摸鼻子。
  
  張默沒說些甚麼,只是叫他先坐,說了今晚的菜單,接着就進廚房張羅。
  與飯菜一起被端出來的,還有一杯檸檬水。
  葉天祐喝了一口檸檬水,不解地看他。
  張默淺笑:「去煙味,不然吃不出味道。」
  葉天祐瞪大眼,嘟噥:「當飲食的行業真講究啊,這麼細心,哪個當你的女朋友可幸褔了。」
  張默還是淺笑,沒答話。
  葉天祐忽然想,他的屬性應該算草食男吧?
  
  「作為朋友,勸告一下你,說真的,你老是待在這兒開店,很難交到女朋友。」葉天祐托腮。「不主動出外結識女孩,就得依靠相親……哇塞,想想也可怕,一堆認識的不認識的三姑六婆,全在勸你結婚。」
  「葉先生有不少經驗吧?」張默支起下巴。
  「嗯?」吃飽有點困,反應慢了。
  「關於戀愛。」
  「我啊。」說到這項,葉天祐不禁有些自豪。「朋友都說我對女人很有一套,也交過不少女朋友。」
  「真好。」他笑了,但笑意不達眼底。
  「哪裡哪裡。」葉天祐不好意思了。
  閒扯了一會兒,葉天祐不禁困了,要告辭。
  「等一下。」
  「甚麼?」
  「嗯……沒事。」張默眼睛瞥一眼桌子上放的東西。「那明天見。」
  
  葉天祐睡一覺就復活起來,依然精力十足。
  可精力沒撐到中午,他一摸袋裏,很空。
  他一窒。
  糟了,沒帶飯盒來。
  準是忘在張默那兒了。
  
  雖然有點不習慣,但還是去員工餐廳吧。
  他收拾好文件打算動身,冷不防電話響起。
  
  「是葉先生嗎?」
  「張默?」他驚訝。「你怎麼會有我的電話?」
  「葉先生給過我卡片。」
  「哦哦,這樣啊。」他確實是會到處扔卡片的人。「有甚麼事?難道說你今天不營業了?」
  「不是的。」電話那頭的張默聲音比平常沉。「昨晚我忘了把飯盒帶給你,很抱歉。」
  「不要緊。」
  「嗯……事實上,我剛巧到了葉先生公司附近,可以把飯盒帶來。」他頓一頓,聲音聽不出情緒。「做好的飯菜就這樣扔掉太可惜了,對吧?」
  「呃……」好像是。
  「嗯,那五分鐘後在廣場等。」
  
  電話掛了。
  葉天祐難以置信地瞪着電話。
  他說甚麼?
  送飯?
  雖然他已持續了三個多月天天光顧,但送飯倒是第一回。
  
  若不是知道他是男人,葉天祐都要懷疑他要暗戀自己了。
  想到這兒,他忍俊不禁。
  哈哈,看來他慾求不滿,是時候要找個新女朋友了。
  
  走到廣場,大老遠就看到張默站着,白恤衫牛仔褲,與四周的西服上班族格格不入,但人長得高大,表情隱約帶點孤傲的冷淡感覺,反而令他顯得更為注目。
  
  「葉先生。」一看到葉天祐,他的表情就變了,成了溫和的微笑。
  「你家不是挺遠的嗎?」
  「我駕車。」他晃了晃手中的車匙。
  葉天祐瞪大眼:「原來私房菜那麼好賺!」
  他輕笑。「算是吧。」
  
  說罷,張默掏出兩個飯盒,葉天祐貶貶眼,沒等他開口,就馬上會意:「要不一起吃吧?」
  地方很簡陋,就是廣場一個角落的長椅,人流較少。
  二人坐下,時不時閒聊兩句。
  「這個很鬆脆,好棒。」他簡直要將臉埋進碗裡。
  「謝謝。」張默微笑。「以前留學時,室友教我的。」
  「這是商業機密嗎?」
  「不算。」
  「唷小佑!」
  葉天祐手抖了抖。
  李姐大老遠就朝他們揮手。「還沒吃完啊?快遲到了。」
  葉天祐定定神,連忙加快速度。「謝謝李姐!」
  張默朝她點頭。
  李姐打量張默:「不錯的小夥子啊,跟你完全不同類型,是朋友嗎?」
  葉天祐含着飯咕噥:「李姐妳這不是廢話嘛。」
  「哈哈,你倒是牙尖嘴利了啊,像極了我家的小兔子。」李姐走了。「下星期的聯誼可以叫你朋友一起唷,剛好缺人。」
  
  又來了。葉天祐想。
  李姐就愛四處拉人去聯誼。
  雖說他的前任和前前前任女友都是聯誼認識的,但一看就知道張默完全不適合聯誼。
  他適宜……
  葉天祐腦海驀地浮現張默家的餐桌。
  然後發現自己的心臟咚咚跳,愈來愈快。
  「喏,紙巾。」張默吃完了。
  「謝謝。呃……張默。」
  「嗯?」
  「你……能不能不要看著我吃?」
  「抱歉。」張默含蓄地笑笑。「犯職業病了,總想知道客人的反應……那我先回去忙,你慢慢吃。」
  張默就這麼站起來,揮揮手離去。
  
  葉天祐嚼着嚼着,嘴裡的飯變得愈來愈沒味道。
  然後張默回頭。
  嘴裡的飯又回覆甘香。
  
  「葉先生。」
  「甚麼?」
  男人提出一個讓葉天祐很意外的要求。「關於聯誼……能不能帶上我?」
  
      
      
--------
明天便完了

  
  於是,便演變成這種狀況。
  
  
  對面的直髮美女,打扮得體,相貌不俗,美中不足的是眉太粗,七十分。
  九點鐘方向,捲髮的美娜,熱情奔放型……七十五。
  兩點鐘方向……
  
  葉天祐發現他評不下去了。
  這場聯誼六男六女,無論場地丶節奏丶對象的質素,都算上乘。李姐的安排,絶對有保證。
  除了多了一名熟人。
  好吧,很搶風頭的熟人。
  
  「欸--你會煮菜?」美娜的眼睛發亮,湊過去。「會做飯的男人可少見了!」
  張默維持一貫含蓄笑容。
  葉天祐心裡不舒服,很不舒服。
  「私房菜嗎?改天我來光顧,要親自招待哦!」他敢說,在這個女人眼裡看見綠光。
  「我也要我也要!」
  「歡迎。」張默頷首。
  
  這男人分明是如魚得水嘛。葉天祐撇撇嘴,心底明白,他應該像之前那樣放開來玩,趁機認識新女友。
  運氣好的話,還能進溫柔香。
  現在氣氛絶佳。
  但他就是有些氣憤。
  是妒忌嗎?
  
  他看著張默寬大的手,去替某一個女人倒飲品。
  咚!
  接着那雙手將一杯熱袖子蜜放在自己面前。
  「空調太冷了吧?」他的眼裡盈滿關心。「你先喝一點……我有外套,需要嗎?」
  葉天祐愣愣地看他,搖頭。
  手心的袖子蜜,彷彿帶有某種微弱的悸動,慢慢透過掌心傳到心臟,再透過心臟傳遍全身。
  像電流那樣。
  令他縮手。
  
  「你怎麼了?」直髮美女有些擔憂。「臉色好蒼白啊。」
  「嗯,有一點不舒服。」他回答。
  「那你先走吧,休息要緊。」她猶豫了一下,然後用餐巾寫上她的電話,有些羞赧。「有機會再聯絡。」
  「嗯,我先走了,抱歉。」葉天祐夾住餐巾,朝她燦爛地笑,輕聲說:「謝謝妳。」
  
  張默安靜地目送葉天祐。
  然後,目光落在依依不捨的直髮美女身上。
  
  ……
  ……
  
  
  張默跟他的名字不一樣,十分低調。
  張默的背很寬,膚色也是健康的小麥色,大概有運動的習慣。
  
  當葉天祐回過神來,他發現自己滿腦子都在想張默。
  很糟糕。
  他知道。
  葉天祐吃著麵前的飯盒,心不在焉。
  「太鹹了。」然後評價。
  前輩清哥瞪他。「明明之前你還讚不絕口,說調味料足啊。甚麼時候口味變得這麼刁了?」
  「噢……」
  葉天祐咬着膠匙,份外懷念張默的私房菜。
  暖色系裝修,明亮的環境。
  不知何時起,他改掉了三餐不定時的習慣。
  他已經有整整兩星期沒去那邊,想唸得胃都要痛了。
  
  明明他葉天祐的宗旨是,及時行樂,從不虧待自己。
  好吧。
  葉天祐將膠匙摔到桌面。
  
  就一次……就一次好了。
  
  葉天祐站在久違的門外。
  裡面有一名高大的男人,男人有一雙厚實溫暖的手,手很巧能煮出人間美味,味道好得讓他愈來愈挑剔。
  靠。
  他在說什麼。

  菜香飄進鼻腔,勾起葉天祐腦海的回憶,從而導致連串生現反應。
  簡單來說。
  他,流口水了。
  
  咔嚓。
  張默打開門:「你在賭甚麼氣?」
  「我沒在賭氣,我要抗拒誘惑。」葉天祐抽抽鼻子。
  張默看著他。像極了對食物求而不得的饞小貓,可憐兮兮的。
  葉小貓感到頭上傳來暖意。
  「是我做錯了甚麼嗎?」張默聲音低沉,語調溫和。「所以你不來吃飯?」
  
  葉天祐沒來由的心慌。
  這情境,這語氣。
  感覺有甚麼要跳出來了。
  
  他側頭,避開他的手。
  張默眼睛閃了閃。
  
  「我丶我……我媽來了,她給煮了飯哈哈哈。」他一股腦站起來,乾笑。「那個,這段時間不去你那邊吃了,我要想一些事,好好想一下……」
  是的,好好想一下。
  想……
  想個屁!
  怎麼想都是那個結果啊,他喜歡上了男人!
  男丶人!
  葉天祐欲哭無淚。
  他急步離去,愈走愈快,到最後都快成落荒而逃了。
  
  但還是被抓住了。
  
  「葉先生。」那雙很大的手掌拑住他的手臂。「晚餐煮好了,今天有蒸魚,份量剛好夠兩人。」
  葉天祐簡直是被「放」在椅上,塞了杯檸檬水。
  他喝了一口,是暖的。
  
  男人進廚房端菜,麻利地放碗筷,然後盯着葉天祐。
  他一直覺得葉天祐像是頑皮的小獸,整天到處跑,抓也抓不住,像馬達,永遠都有用不完的精力。
  可是有一件事他有足夠的自信。
  
  「味道如何?」
  「很好……好吃得不得了。」
  張默淺淺地勾起嘴角。
  「葉先生。」張默湊近葉天祐,舔去他唇角的醬油。「我想每一天都能看著你進我的屋子,坐我的椅子,吃我的飯菜。」
  葉天祐直直地瞪眼。
  筷子快拿不穩了。
  
  「當然,最好也睡我的床。」
  他輕聲道:「請問,我的願望有機會達成嗎?」
  

  烈馬喜歡奔跑,喜歡自由,喜歡遠走。
  可是烈馬有一繮強繩,跑到差不多遠時便會提示他得回頭走,也指引烈馬回家的不會迷路。
  在外面瘋玩着的葉天祐,從來沒有人能管得了他。
  可是當他餓了的時候,就會乖乖離開。
  然後遠處的飼養者,就會拉著繮繩,守着食物,等待烈馬歸來。
  
  (完)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一看到你就菊花疼 by 烏柒 (溫柔腹黑攻x猥瑣二貨受) | 首頁 | 最上 | 相依 by 黑甯 (蒲公英x含羞草 植物擬人)>>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617-cf4798b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