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事不過三 by 絨絨毛 (面癱悶騷攻x淡定廚師受) :: 2013/03/21(Thu)

文案:
話說俺是看有人求文就萌的不得了,但是大家都知道越是萌的文就越是求不到,於是決定自力更生。但真的下筆寫的時候發現可能大概會有偏差……
這是個自大自戀攻被馴服的過程的文=v=

內容標籤:歡喜冤家 天作之合
搜索關鍵字:主角:林楠,袁越 ┃ 配角: ┃ 其它:



  1.
  林楠是個廚師,呃,很年輕的廚師。大學專業是營養學,畢業後跟學園林的好朋友周語一拍即合開了個小餐館。這兩人高中相識,到現在八年,於是經常互開玩笑說要是他是女的我們家小孩早就可以打醬油了。
  當然,小孩子對周語來說是impossible mission——他是gay,還是個0,有個高他三公分重他三公斤的男朋友。但對林楠來說,好像也是impossible的,周語經常性這麼念叨:認識你這麼些年怎麼沒見你交女朋友?好吧,就算沒女朋友,男朋友也沒有啊。林楠翻他白眼,你愛怎麼甜蜜怎麼甜蜜去,我在等我的命中注定。周語=口=
  林楠周語的餐館開在繁華商業街的小角落裡,名字叫環境監測站(原諒俺的惡趣味orz)。用林楠的話來說就是,現在這環境啊,嘖嘖~周語畢竟是學園林設計的,自有他的一套品味,把小小的餐館設計的相當優美,綠樹紅花的,別說,還真有回歸大自然的感覺。林楠當廚師完全是興趣,他愛吃也愛做,每天往廚房裡一站氣場全開,認真的樣子跟做實驗差不多。
  四月份的一個禮拜六,小餐館生意照常很好。林楠正在炒菜,就見一小服務生A跑進來說,越哥哥,藍小海包間的客人想見你。林楠不吭聲,他討厭別人在做飯的時候打擾他。等了幾分鐘,西紅柿炒雞蛋起鍋後,他抬頭問,什麼事?小服務生吞着口水說不知道,但那些客人好像不一般。
  林楠脫下廚師服走了出去,小服務生跟在後面,進了藍小海包間——好吧,進去之前她忍不住的再次吐槽,這都是些什麼名字啊,一共四個包間,除了藍小海還有個沙小漠,再就是向日葵和小雛菊。很明顯,這些名字是林楠周語的傑作,想當初為了名字兩人爭論不休,於是一分為二,林楠喜歡大海向日葵,周語喜歡沙漠雛菊,但兩人閒大海和沙漠不好聽,於是就成了藍小海和沙小漠。
  好吧我們言歸正傳。林楠進了包間,在滿屋子的海水珊瑚小魚中——當然是裝飾——兩個年輕男人在聊天還有一個抱著個罐子使勁的吃。林楠開口,什麼事?左邊的男人笑了下,指着那個罐子很客氣的說,請問這個是怎麼做的?說話期間,坐在右邊抱著罐子的那個又用勺子舀了一勺吃了。林楠笑了笑,說這個叫甜蜜蜜,是南瓜用蜂蜜醃了蒸的。抱著罐子的那個愣了楞,抬眼看了下林楠,低頭繼續吃。男人問,請問可不可以再做一份我們打包帶走?我是說,帶著這個罐子。林楠說可以,付錢就行。男人笑說當然。
  林楠說那好有什麼需要可以說,我做個甜蜜蜜去。轉身要走時,又被叫住了,喂,這個是什麼?
  林楠回頭,這次問的是中間那個。他看了眼對方指着的西紅柿炒雞蛋,抬了下眉,說晚霞裡的向日葵。男人笑了,很是英俊的樣子,說那你再給我打包個這個吧。林楠說了句稍等就出去了。
  林楠這一出門,包間裡就有了話題。左邊的聶展摸着沈琦的頭說,乖小琦,多吃點。沈琦不吭聲繼續吃。聶展沖坐在中間兩眼盯着門一動不動的袁越說,嘿哥們,看上了?袁越挑眉,哼了聲不置可否。
  等三人吃完要走時,小A把那個甜蜜蜜和晚霞裡的向日葵給端來了,西紅柿炒雞蛋的盤子裡還放著一隻蘿蔔雕的機器貓,服務生原話轉達:我們大廚說,這個是贈送的。袁越小心的拿起機器貓,卻一臉“我看不起你”的表情問服務生,他叫什麼?服務生是個大三的女生,看著袁越那張冷峻帥氣卻又不耐煩的臉沒反應過來。沈琦倒是開口了,廚師叫什麼?服務生紅了臉,說叫林楠。
  袁越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2.
  之後的一段時間,三個人經常去環境監測站吃飯,而袁越更是會單獨一個人去吃,每次都會點“晚霞裡的向日葵”。一開始服務B生不明白,看著菜單說對不起先生我們沒有這個菜。袁越不說話,拿眼神瞟一下服務生就把人家嚇的趕緊跑走了。到廚房去說,林楠點點頭表示明白了。於是一會小B端着那盤西紅柿炒雞蛋內牛滿面的想誰來告訴我怎麼會有這麼個zhuangbility的名字啊啊啊啊。次數一多,餐館裡的所有人都知道了他們的大廚是個文藝青年。周語更是笑的喘不過氣來,說終於又有人明白你了哈哈哈哈哈哈。
  話說林楠這人超級喜歡吃西紅柿炒雞蛋,他的做法是一個西紅柿五個雞蛋,然後很幸福的全部吃掉,說這感覺就像是在晚霞裡的向日葵地裡奔跑。周語不愧是林楠的最好朋友,點頭應和說是啊真像啊這香菜就是你奔跑時開了的鞋帶。林楠很認真的說是的。
  當然,菜單上不能這麼寫,但周語還是把西紅柿炒雞蛋列為本店特色菜。沒想到,在開店一年多以後,會有一個人問這菜叫什麼名字並且屢吃不爽。林楠很高興,覺得有人和他一樣欣賞向日葵,於是在三人集體第三次、袁越個人第四次去吃飯時,他主動跑去藍小海包間說,以後要去向日葵包間,吃這個才合適。聶展忍不住的大笑,甚至沈琦也難得的彎了嘴角,袁越卻依舊一副了不起的樣子施捨着說知道了。
  吃過幾次飯後,聶展問袁越,你到底什麼想法?袁越習慣性的挑眉,哼了聲不搭理。聶展忍不住去捏袁越的臉,叫你冷艷高貴叫你了不起!袁越拍開聶展的手一臉厭惡。
  袁越和聶展沈琦是發小,三人出身差不多,家裡都有背景,只不過聶展是獨子,沈琦有個姐姐,袁越有個哥哥。聶展早就對袁越“唯我獨尊”的性格免疫了,但卻忍不住想,難道真的看上那個小廚師了?
  轉眼五一到了。袁越以工作忙為由沒有出去玩兒,又進了環境監測站。因為早訂好了向日葵的包間,所以儘管餐館人不少時間也不早了,他還是悠閒的一個人獨坐向日葵。這次的服務生是小A,她敲開門進去時,對面的小雛菊包間的門也正好打開,於是袁越看到了裡面:林楠竟然被個高高大大的男人抱著!
  袁越瞬間燃燒,兩眼發紅的衝進了對面,扯開了壯男的胳膊,把林楠拉進自己懷裡護着,然後一拳打向了壯男的臉,於是就只見對方一臉鼻血了……
  包間裡鴉雀無聲,幾個人面面相覷。還是林楠先反應過來,掙脫開袁越的手,抽了紙給壯男擦鼻血。周語聽見自己脖子“咯吱咯吱”的轉動聲,他艱難的面向袁越,說,先生,請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
  袁越盯着林楠不放,咬牙切齒的指着手忙腳亂的兩人:你先給我解釋這是怎麼回事!他就是個廚師難道還要陪酒陪睡嗎?!
  話剛落,就見林楠把紙抽交給了旁邊的人,站起身走到袁越面前。他有178公分,但比較瘦,於是跟185公分並且長期鍛鍊的袁越相比更顯單薄。可袁越卻感覺到了一股迫人的氣勢——儘管他的氣場就已經夠迫人的了。林楠聲音很低,也很沉穩,袁越聽見他說,這裡沒你的事,你,賠錢,走人。
  3.
  有那麼十幾天的時間,聶展覺得袁越就是閻羅王轉世,一身煞氣。期間袁越沒有去過環境監測站,甚至只要聽到這幾個字就風雲變色。不過聶展沈琦倒是去過幾次還帶了朋友。
  禮拜五的晚上十點,餐館準備打烊,林楠換了衣服,簡單的牛仔褲T,倚在櫃檯上跟周語聊天。服務生小A小B小C等笑嘻嘻的告別出門,然後又見他們猶猶豫豫的倒回來了。
  周語問,怎麼了?下雨了?
  三人不知道怎麼回答似的,小A開口說,門口有輛車。林楠周語看向門口,只見一身材高大容貌俊朗的男子穿著正式西裝抱著一大堆扶郎踏進了大廳。於是又鴉雀無聲了。
  林楠翻了下白眼,心想還真人模人樣的。周語咳了聲,說,先生有什麼事嗎?
  袁越抱著花走到林楠跟前,把花往他懷裡一塞,盯着他的眼睛面無表情的說,你跟我談戀愛吧。
  這下不僅是鴉雀無聲的問題,那簡直就是死一般的寂靜。林楠瞅了眼花又瞅了眼袁越,說,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袁越那總是高傲的臉上抽搐了兩下,說袁越,袁世凱的袁,超越的越。
  林楠說,你這是追我嗎?
  袁越答,是的。
  林楠說,那好吧。
  於是袁越很高興,當然,他內心已經激動的語無倫次了但臉上還是很鎮定的。說,那就有我的事了,你不能陪酒陪睡要陪也是陪我。
  林楠想了想說我沒有陪酒陪睡那是我朋友失戀了抱著我哭。
  於是袁越更高興了,拉著林楠走了出去,上車走了。
  小餐館裡的周語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的好友這麼簡單就被拐走了覺得這個世界是多麼的不真實啊。

  第二天,林楠照常上班,周語非常八卦的跟在後面在廚房裡轉悠。周語說,這個就是你的命中注定?林楠不吭聲,周語繼續,看上去比我有錢啊身材不錯穿衣服也很有品位當然看人更有品位要不然也不會看上你是吧?林楠終於開口,我覺得挺好的,有心動的感覺。
  周語忽然想起來,說不會是被人送花就心動吧?林楠說你不記得我大二時女同學送了百合大三時學姐送了仙人球嗎?周語沉默了會,然後捶胸頓足,難道真的是傳染嗎,我找個男朋友就算了你怎麼也找了個?我還想著你生個小小楠叫我乾爹呢,啊啊啊啊這個世界真的太可怕了。
  林楠看著自己的好友笑了笑,說,不知道啊,反正我沒喜歡過誰,就他有點特別,他喜歡吃西紅柿炒雞蛋。
  周語這下徹底無語了,他覺得林楠是在找一個志同道合者。
  4.
  晚上袁越聶展沈琦三人集體出現。聶展在服務生小A出去後很疑惑的說,她這是怎麼了,一直在笑。袁越抬了下眼皮繼續喝水,沈琦就更不用指望了。菜很快就上來了,紅紅白白的西紅柿炒雞蛋中第二次出現了機器貓。袁越眼神明亮,小心翼翼的用紙巾把機器貓包起來,放進了自己的包裡。
  吃完飯袁越就是不走,繼續在那喝茶。聶展是情場老手,猜出來七八分,於是用陳述的口吻說,成了?袁越哼了聲,表示承認。沈琦說,挺好的,嗯,很好。
  這時周語敲門進來了,很不客氣的坐下說,以後咱就是一家人了,但是親兄弟也明算賬不是,所以啊不要以為攀上了我們家林楠就可以吃免費的晚餐。然後把賬單拍在了桌子上。
  袁越抽出五張100說,那我可以外帶嗎。
  周語很是豪氣的說可以!——當然,當他知道所謂的外帶是帶走他的廚師的時候就不會這樣了。
  於是袁越起身,找到了廚房,看林楠穿著雪白的廚師服認真做菜。已經八點多了,不是很忙,林楠衝他笑了下,跟另外兩個廚師說了幾句話就出來了。袁越說走吧,我付了錢給老闆可以帶你走。
  於是兩人連包間都沒回就直接走人了。

  沒有開車,就在商業街上走,路過一家電影院,林楠說去看電影吧。林楠付錢買了票,又買了爆米花和可樂,兩人看了場名叫《大雄的奇幻大冒險》的電影。林楠老老實實坐著吃爆米花看電影,袁越不停的摸摸他的手或者頭髮。
  袁越覺得這個人坐在自己身邊真好。
  他對他一見鍾情。當他在推開“藍小海”的門時,他覺得心臟停止了跳動,之後像是為了彌補那不跳的時間似的,又開始狠命的跳,跳的話都說不出來了。幸好聶展在問他那個罐子怎麼做。聽到他的聲音時,他覺得喉嚨很乾,看到他笑了下時,他覺得想要把他放在自己家裡。於是在他轉身要走時開口問了個自己都覺得巨傻無比的問題:西紅柿炒雞蛋而已啊。可是那人卻一本正經的回答,晚霞裡的向日葵。於是他笑了,想要把這個人打包帶走。現在終於實現了啊,袁越在黑暗裡忍不住的彎了嘴角。

  看完電影差不多十點,林楠看到手機上有幾個未接來電,於是給周語打了回去說自己被外帶了。周語急吼吼的聲音都傳進了袁越的耳朵:你你你!你怎麼能這麼隨便!
  林楠說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不跟你說就擅自離開崗位,可是他已經付錢了啊。
  周語繼續喊,他付錢你就做啊,你傻啊,你們才認識幾天啊,你又不是……唔,唔,你放手,我還沒說完呢……然後林楠聽見了周語的男朋友高帆的聲音,林楠啊,你們在哪呢?
  林楠說剛看完電影正要回餐館啊。高帆說那趕緊回來吧。
  掛了電話發現袁越也在通話,他在帶林楠出餐館的時候就關了機,剛開機就接到了聶展的電話,聶展說,你趕緊回來吧,你不回來老闆不放我們走,說你誘騙青少年……
  兩人手牽手慢悠悠的走在沒什麼人的大街上,回到餐館時將近十一點。一屋子人等在那,看到兩人明顯鬆了口氣。
  周語直接撲上去,四處亂摸,沒事吧沒事吧?袁越把他從林楠身上扒拉下去,外送白眼一枚。林楠說沒事啊,去看了電影,你一直不陪我去看我就和袁越一塊看了,還不錯。
  周語覺得,自己現在的感受就是,被告知環境監測站失火了後心急火燎的趕過去卻發現還什麼事沒有的那種悵然若失感=v=
  袁越攬着林楠的肩膀,高度合適手感絶佳,說,沒事我們回去了。兩人又離開了。剩下一屋子人都不知道該表達什麼表情。
  5.
  林楠說,原來這就是戀愛的感覺啊,飄忽飄忽的。
  周語漂白眼,語氣呆板:袁越,男,25歲,未婚,一父一母一哥一嫂一侄子,國外名牌A大學畢業,國內知名B公司企劃經理,國內著名C廚師男朋友。
  林楠吸了口自製西瓜汁說,後面那條我知道了。周語拍了下林楠的頭,說,我之前怎麼沒覺得你這麼白痴?林楠答,戀愛中的人都是白痴。周語再次無語。

  六一兒童節,林楠說,我要請假去過節。周語已經懶得回答他了,雖然他非常的想要說,這個餐館是咱倆合開的啊你不要這麼不負責任好不好……
  於是在五月的最後一天裡,你會看到兩個大男生在逛街,因為林楠說既然明天要去玩那今天就得準備準備。袁越沒什麼概念,他自小生活優裕,春遊踏青之類的不用自己操心,於是跟着林楠逛。
  進了美特斯邦威店,林楠說我早就想要買孫悟空的T了,你要什麼顏色?袁越說黑色的吧,於是兩人一黑一藍直接穿走了。林楠很高興,說哈哈哈,我也可以穿情侶衫了~袁越基本上沒有穿過這類衣服,但他看著自己身上那只傻傻的猴子覺得這T是他這輩子穿過的最好的衣服了。

  第二天兩人起了個大早開車去海邊。林楠不會游泳,他就抱著個救生圈在淺水區玩。袁越甚至會衝浪,但這樣的海邊不適合,於是就圍着林楠撲騰兩下算了。袁越趴在林楠的救生圈上,看著他並不是多麼英俊的臉覺得口乾舌燥。林楠長的中等偏上,但眼睛明亮眉毛黑濃,看上去很是精神。袁越忽然想起那次他發怒的樣子竟然意外的有氣勢。
  中午兩人找了家海鮮餐廳,點了青芥檸檬汁蒸三文魚、番茄澆汁鱈魚以及林楠最愛的鹽焗烤蝦。林楠說回去我給你做鹽焗烤蝦吧,我做的可好吃了。袁越點點頭,說你做什麼都好吃,然後把蝦剝皮放在了林楠的碗裡。
  下午兩人去乘船,結果遇到了林楠的大學同學,具體點說,是一男兩女三個同學,而且其中一個女生就是當初送他百合的那位同學。林楠很高興,畢業兩年沒見了,於是就不由得跟三個人聊的多了點忽略了袁越。百合女生說,林楠你有女朋友了沒?林楠很爽快的回答,沒有!百合女生羞澀的低下了頭。
  一起吃了晚飯才告別,百合女生說林楠你手機號沒變吧,林難說沒啊,有事找我就行。

  已經晚上八點多了,兩人還是決定按原計劃回去,將近三個小時的路程,到家十一點。但一上車林楠就覺得氛圍不對,袁越周身低氣壓,繃著臉不說話。林楠有點輕微暈車,於是在車上一般不會說話,他覺得說話費體力,會更暈。車子上了高速,袁越還是不吭聲,林楠覺察出了,問了句怎麼不高興呢?
  過了一會袁越才開口,你是不是覺得有人追你你很高興?林楠說是啊。
  袁越握著方向盤的手露出了青筋,他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的提高了聲音,你都是我的了怎麼還不收斂一下!
  林楠愣住了,說什麼叫我是你的啊,還有什麼叫收斂啊,我不就這樣嗎。
  袁越猛然踩了剎車,車子發出吱吱的難聽聲,滑出了十幾米停住了。袁越扭頭看著副駕駛座上的林楠,伸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吻了上去。可是出乎袁越的意料,林楠一把推開了袁越打開車門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而且遠遠的跑開了。
  6.
  袁越忽然感覺很憤怒,從小到大他沒遇到過什麼拒絶,想要的東西都會自動出現在他面前,或者不費什麼力氣的就能得到。林楠是個意外,天知道他抱著花去求愛的時候是多麼的緊張和害怕,他第一次強烈的想要一個東西(好吧,暫且把林楠歸在“東西”這一列裡),也是第一次有這麼強烈的不確定感。
  他想吻他,如果不算小時候被爸媽哥哥吻的話,那麼剛才那個就是袁越的初吻。可是,卻被推開了。袁越有點接受不來,於是反應也就不算理智,他發動了車,飛一般的走了。

  回頭看林楠,跑到路邊吐出來後感覺舒服多了,往回走,卻發現車不見了。前後一聯想,忽然明白了:吃醋——>質問——>索吻被拒——>生氣——>拋棄。嘆了口氣,無比憤恨自己暈個什麼車。
  摸口袋拿手機,才發現手機放在了車上。晚上九點多,高速路上還是有車的,但林楠還是覺得不舒服,也不想搭車,就沿著路慢慢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林楠覺得累了,路上車卻很少了。他坐在路邊,覺得有點冷。然後想,談戀愛果真飄忽飄忽的啊,就睡過去了。
  天快亮時搭了個車回去,到家後更不舒服了,洗澡睡覺。
  睡的迷迷糊糊的,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林楠睜眼看了下,是周語。周語說,你發燒了,去醫院吧。掙扎着起身換了衣服被架着去了醫院,低燒,醫生說打點滴吧。林楠嗓子疼的不行,不想說話,就被安排躺在了病床上,繼續睡。
  從醫院出來已經下午一點多了,林楠無精打采的。兩人去了餐館,周語叫人做了粥,問怎麼了。林楠還是懶得說話,只說了兩個字:吵架。稍微吃了點東西,林楠說我要回去睡覺,你不用管我,於是帶著剩下的粥走了。
  第二天上午九點多,周語打林楠手機,一接通就說,喂小楠要我送你去醫院嗎?結果聽到了袁越的聲音:林楠怎麼了?

  袁越跟着周語進了林楠租的房子,兩室一廳,不算整齊但挺乾淨。袁越第一次來,四處亂看,桌上有幾個蘋果,沙發上有三個花花綠綠的抱枕,邊上的架子上一堆唱片碟片。跟着進了臥室,他忽然有點緊張,但卻發現沒人。雙人床,被子沒有疊,天藍色的被子上有成片的向日葵,還有兩個抱枕。書桌上堆了些書,亂七八糟什麼都有,菜譜詩集畫冊,筆記本電腦放在一邊。袁越想,這就是林楠的生活啊。
  周語說,應該是去了醫院,他要打三天點滴。袁越點點頭,說走吧。
  到了醫院很快找到了林楠,他安安靜靜的躺在病床上。袁越走過去,看到林楠睡着的臉,心裡一陣難受。他不明白為什麼就吵架了,而且自己還丟下他不管了。小心的握了下他放在被子外面打着點滴的手,涼涼的,於是雙手覆着,想要給他溫暖。
  周語說那你守着他吧,完了去店裡吃點東西。袁越點頭表示知道了。

  袁越繼續反思,忽然覺得手動了,抬眼正看到林楠睜着眼看著他。袁越忽然說不出話,也不知道說什麼。林楠說,你追我我很高興,我沒有招惹人,我們在談戀愛,這是個過程。還有,我不是不想吻你,只是我暈車想要吐,原來初吻帶有暈車的感覺啊。
  他嗓子沙啞,還有濃重的鼻音,話說出來很孩子氣。但他表情認真,他說,袁越你曾經放棄了我,我會記得的。
  袁越覺得心臟瞬間揪成了一團,疼的厲害。
  7.
  話說林楠那句“袁越你曾經放棄了我,我會記得的”完全是報復心態,真的。很多年後兩人再次提起這件事時,林楠說你開車跑了多爽啊,我在路上待了一個晚上我鬱卒死了,你不讓我報復一下我心裡不平衡。袁越就會跟當初一樣,摸着林楠的頭髮去吻他。
  幸好林楠的床位在最裡面,袁越背對著屋子裡的其他人輕輕的吻了林楠有些發乾的嘴唇,說我不會了。

  接下來的幾天林楠完全的大爺風範,衣來伸手飯來張口。袁越從來沒有照顧過人,特意打電話問媽媽感冒要注意什麼。袁媽媽很高興,自己的小兒子似乎有心上人了,於是親自下廚熬了粥說你回來把粥帶去吧。袁越回家取了粥,還帶了家裡廚師醃製的小鹹菜,又去了林楠家。哦忘了說,他現在已經有林楠屋子的鑰匙了,可以長驅直入暢通無阻。
  禮拜五的時候袁越要加班——不要以為有背景就不用加班,董事長總經理那是袁爸爸袁哥哥的職位,袁小經理還是很認真工作的。林楠打電話說,你幾點回來啊,我給你做鹽焗烤蝦。於是袁越瞬間蕩漾了,冷峻的臉怎麼也擋不住內心的澎湃,於是造成了一種很扭曲的視覺感。他想我的戀愛對象要給我做飯吃了~——喂,你早就吃過人家做的飯了好不好!
  八點多的時候袁越終於來了,開門前他深呼吸,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然後打開門,看到林楠坐在沙發前的毯子上玩電腦。袁越走過去,居高臨下的捏着林楠的下巴,吻了他。
  這次的吻有點深,林楠覺得有東西滑進了自己的嘴裡,忍不住的用舌頭舔了舔,於是得到了一個更深的吻。分開的時候袁越也坐在了地上,兩人相互看著,眼神都是亮亮的。袁越又抱了抱他,說吃飯吧。
  餐桌上擺着四菜一湯:鹽焗烤蝦,西紅柿炒雞蛋,雞丁燒茄子,油燜春筍和一鍋鮮,紅紅綠綠的惹人口水。林楠的一鍋鮮很是一絶,高湯是之前就熬好的,雞骨架和棒骨熬三個小時,再加進海參、冬瓜、竹筍、菌菇等等盛入燉盅內上鍋隔水燉煮2個小時。
  袁越吃了幾個鹽焗烤蝦說果真好吃,然後就開始給林楠剝。林楠說我自己來吧,你嘗嘗這個,盛了一碗一鍋鮮給他。結果袁越連吃了三碗後咂咂嘴說,好吃。林楠笑了。

  吃完飯林楠洗碗,袁越強烈的要求他來。袁家二少爺不愧是名校出身,一學就會。林楠表示很滿意。
  兩人窩在沙發裡看碟,袁越選的,海上鋼琴師,關鍵是兩個多小時的時間夠長。吃著林楠做的蘋果派,袁越覺得今晚有望留宿。
  看完時已經十一點了,袁越說,小楠,明天我不用上班。
  林楠還沒從電影中出來,他覺得1900是在和船談戀愛。對於袁越的那聲“小楠”他挑了下眉表示接受,對於“不用上班這句”就沒什麼概念了。因為餐館早上不開業,他也就沒必要去那麼早,雖然是股東——好吧,就算小餐館也有股東啊不是嗎。
  林楠很自然的問,你要留下嗎?
  袁越內心很激動表面強裝平靜,哦。
  林楠跑到臥室拖出一條有着綠色小花的空調被說,雖然是夏天了晚上還是需要蓋的。林楠又給他找睡衣,說我有一套沒穿的,我穿著大點,你穿應該可以。然後袁越看到了他手裡拿着的機器貓的睡衣……
  浴室裡的袁越很興奮,看著洗手台上的牙膏牙刷洗髮水洗面奶有點不能自已。他端着林楠的杯子,握著林楠的牙刷,擠上了林楠的牙膏,對著林楠的鏡子,刷牙。當林楠給他送牙刷進去時,看到的就是袁越眯着眼睛刷牙的樣子。袁越有點轉換不過表情來,滿嘴白泡泡的傻張着嘴。林楠又笑了。
  洗完澡出來時看到林楠也換了睡衣,很好,也是機器貓的,他盤腿坐在椅子上上網,手指翻飛。袁越環着他的肩,看他跟周語聊天。林楠說我明天要去上班了,我都好幾天沒管我的飯碗了。然後他跟周語說了晚安,又跟袁越說我去洗澡你上網吧。
  8.
  袁越坐下,看著周語的msn還亮着,就說你好。
  過了好一會,那邊才有了反應,而且還是一連串的:啊啊啊啊!你是誰!你是袁越?你怎麼在小楠楠家?你這個壞人你想幹神馬!我要報警!
  袁越有種昭告天下的成就感,沒理會周語的轟炸關掉了msn。
  【喂,我好無力啊,袁小攻,你真幼稚。
  袁小攻挑眉不屑:哼。】
  一會林楠的手機響了,袁越看著閃爍的“周語”兩字接了:你好,小楠洗澡去了有事嗎?
  那邊的周語哆哆嗦嗦的拿着電話心痛狀跟高帆說,小楠楠嫁出去了……
  袁越聽見了,說還沒有,我們在談戀愛。
  林楠出來後還是白白嫩嫩的,還冒着水氣。兩人躺在那張雙人床上正合適。林楠抱著一個抱枕問袁越,你要抱嗎?袁越突然有點手足無措,他沒想到林楠竟然這麼主動,雖然他也想過,但當活生生的發生在自己面前時,他還是小鹿亂撞了。
  但是如此好的機會豈能浪費?於是袁越快速的掀開自己的小綠花被子再掀開林楠的藍底向日葵被子,伸出胳膊抱住林楠,往自己身邊攬了攬,再蓋好被子,隔着兩層睡衣□□相見【這不是俺的想法,這都是袁小攻的思維啊啊啊~】
  林楠明顯的沒反應過來,他手裡還拿着另一個抱枕,他想要分一個抱枕給袁越抱,但沒想到袁越卻抱住了他。
  這時的袁越也明白了林楠的意思,忽然的就臉紅了= =

  兩人面對面,袁越抱著林楠,低頭吻了他的臉頰。林楠抬頭,軟軟的唇貼上了袁越的唇。袁越覺得唇上似乎集中了全身的血液,上次在醫院接吻時林楠正生病,嘴唇很乾,晚飯前那個吻稍顯匆忙,這次的吻,感覺好到袁越捨不得放開了。
  林楠問,要做嗎?
  袁越答,你怎麼這麼直接……
  林楠說,切,那你矜持去吧。
  袁越說,我沒準備好。
  林楠說,那睡吧。
  袁越說,好。
  於是拉燈睡覺。

  第二天袁越先醒,看著懷裡還在睡的林楠,有種夢幻般的感覺。
  他知道自己的性格是有點冷漠的。小時候爸媽忙事業,哥哥大他十歲,很少和家人在一起。高中畢業直接出國讀大學,回國後自己找了個公寓搬出去住,沒交過女朋友也沒男朋友,閒暇時就自己開車去玩或者跟兩個發小玩兒。雖然聶展是個花花公子,但絲毫沒有影響到袁越。但也可以這麼說,他冷漠,很少有什麼東西讓他記住心上,而且依他那動不動就一副“懶得理你你很討厭”的性格,也確實不好交到什麼朋友。袁媽媽曾經擔心的跟袁爸爸說,小越不會像沈家小琦似的有交流障礙吧……
  很顯然,袁越沒有交流障礙,只不過他還沒有遇到那個人而已。現在他遇到了,雖然有一次打了他的朋友還有一次把他扔下了,但他確實是想著他唸著他的,而且關心什麼的,都不用特意去做,只要想到林楠,心都是軟軟的暖暖的,冷漠什麼的,在林楠面前根本無影蹤。他想,原來這就是戀愛啊。
  9.
  接近八點的時候林楠醒了,在袁越懷裡動了動,眯着眼睛說早安。於是他得到了一個早安吻。
  林楠做了乳酪三文魚醃肉焗土豆做早飯,袁越吃的心滿意足。九點左右兩人出門,袁越送他去環境監測站。
  周語早就坐在大廳裡翹首以待了,一見到兩人,立馬衝了上去,拉著林楠左看右看,問沒事吧?
  林楠說什麼事?
  周語說昨晚你倆……
  沒做。林楠言簡意賅,走向廚房。
  周語有抓狂的趨勢,他喊,大哥你不要這麼直接好不好?
  袁越說,切,那你矜持去吧。
  周語內牛滿面。

  天氣一天天熱起來了。林楠倒是很喜歡夏天,用他的話說就是,在2x(此數字一年一年的增長着)年前的夏天,我,林楠出生了。當然,生日不是重要的,他喜歡夏天的那種熱烈,他覺得像他的性格。
  周語說,不是熱烈,是直接,就像夏天的大太陽直接射在皮膚上,都不懂得迴避。
  袁越聽完這話竟然不好意思了。他想起兩人經常在換衣間或者辦公室裡接吻,他有身高優勢,喜歡稍微低下頭,然後捏着林楠的下巴和他接吻。但是很不幸,兩人不懂迴避,被周語碰到好幾次。
  周語跟林楠說,他怎麼喜歡捏你的下巴?看著真彆扭。
  林楠說因為我下巴好捏。
  聶展摸着自己的下巴說,我的下巴不好捏。
  沈琦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困惑的搖了搖頭沒出聲。
  於是袁越送林楠回家時,林楠拉著他,然後捏着他的下巴,說,低頭,袁越乖乖低頭,林楠心滿意足的吻了他,說,爽!
  第二天到了餐館,林楠興奮的說我終於明白他為什麼喜歡捏下巴接吻了!周語吐了個煙圈只有一個字:說。
  林楠說,有種控制的成就感。
  聶展聽到林楠的控制論後很是贊同:很符合袁越的性格。
  後來兩人接吻時就喜歡互捏下巴,當然,袁越機率更大。

  於是轉眼就是林楠的生日,二十五歲生日。林楠說,原來我比你大啊,來,叫聲哥哥聽聽。袁越鬱卒,不就是大了三個月嗎,值得如此炫耀?
  最近袁越在籌備生日宴,問林楠想要什麼。林楠很認真的想了想說我不知道。這話倒是真的。
  林楠家在一個小城市,小學時爸媽離了婚,林楠跟着爸爸,三年後林爸爸再婚,林楠也開始住校,後來又有了個小他十幾歲的弟弟。林楠從小就獨立,包括考大學選專業以及畢業開餐館。林爸爸林媽媽工資都不低,兩人覺得虧欠他就給了不少錢。所以在物質方面林楠確實不缺什麼。
  袁越從周語那裡瞭解到這些後,很是感慨,覺得兩人經歷差不多【喂你這是哪門子的差不多啊!】,於是決定帶著林楠回家。
  10.
  這天,袁越打電話說我回我爸媽家吃飯了,就不去接你了。林楠也沒在意。
  袁越回家後爸媽很是高興,這個小兒子不怎麼親近他們。吃完飯後,袁越很正式的說,爸媽,我有喜歡的人了。袁爸袁媽更高興了,袁媽媽說,是不是上次感冒那個?
  袁越說是的,是個很好的男孩子。
  於是氣氛立馬冰凍了。袁爸爸挑眉,果真是父子,這動作做的很像。他說,你確定?聲音冷的能凍死北極熊。
  袁越說,是的,我長這麼大第一次有這種感覺,我覺得,除了他,以後也不會再有了。
  這話說得很堅決,基本上是斷了後路。
  袁媽媽擦眼淚,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她的兒子早已經不在她的羽翼下了。
  袁爸爸去書房,找出了《顏氏家訓》,說你抄吧。
  袁越小時候練過書法,有時候犯了錯袁爸爸就罰他寫東西。這次找出了《顏氏家訓》表明火非常大。袁越沉默着鋪開紙,拿着毛筆開始寫。

  第二天早上,袁爸爸推開書房的門,看到地上鋪了一地的紙,一個個毛筆字端端正正。袁越兩眼發紅,胳膊痠痛,喉嚨乾澀的喊了聲爸。
  袁爸爸說,吃早飯吧。
  餐桌上袁越胳膊有點抬不起來。袁爸爸嘆了口氣說,有空帶回來吧。袁越嘴唇哆嗦着說,謝謝爸媽。
  吃飯早飯袁媽媽說你去睡覺吧,於是袁越就乖乖的去了。
  中午的時候,袁媽媽起身去了“環境監測站”。進了定好的房間,點了幾個菜,吃完時將近一點了。袁媽媽對服務生說,廚師叫什麼?我想見見他。
  林楠一進門就看到一位雍容華貴的夫人坐在那兒,他有點手足無措。
  袁媽媽說,你是林楠?
  林楠答,是的。
  袁媽媽問,你吃早飯嗎?
  林楠說,吃啊。
  袁媽媽繼續,晚上幾點睡?
  林楠:十一點吧。
  袁媽媽滿意的點點頭,說,袁越說你很好。留下一臉茫然的林楠就離開了。
  回到家,袁越還在睡,袁媽媽坐在小兒子的床邊看著他,想就這樣吧。

  再看林楠那邊,他忽然覺得,這位夫人是袁越媽媽,然後想到那就話什麼意思?袁越come out了?他一陣心慌,撥袁越電話卻關機,這讓他更手忙腳亂。打了三次依舊關機,他又打給聶展,聶展說我今天沒見他也沒打過電話,要不我給他家裡打個電話?
  聶展打電話到袁家,袁越在睡覺,袁媽媽還在路上,袁家的保姆張媽接的,她說,小越在睡覺呢。
  林楠知道後相當不安,於是去了袁家。那是個很漂亮的小別墅,有着古樸的大門和看門的大狗。林楠在門外轉悠。
  睡醒了的袁越吃了午飯跟媽媽告別,開着車出門就看到門口坐著個人,那人一看到他的車就蹦了起來衝過去。袁越趕緊剎車。
  林楠扯着袁越的衣領把他拉下車,使勁喊,你有病啊你怎麼不和我說你知不知道會死人的!
  袁越反手抱著林楠,撫摸着他的背說,沒事。
  林楠抹了下眼睛,抬頭看袁越,果真沒事。他很疑惑的說,你不是跟你爸媽說了嗎?
  袁越說是啊。
  林楠說真的沒事?
  袁越說,能有什麼事?
  林楠說,周語come out那會差點死掉……
  袁越覺得自己要被幸福淹沒了,有個人如此關心着他,會為他着想,並且明明白白的把這種關心傳遞給他,他恨不得向全世界宣佈,這個人他關心我。袁越攬着林楠的肩說,我們回去吧。估計袁媽媽在樓上都看到了。
  車上,林楠終於平靜下來了,他很認真的說,你太衝動了,這是第三次。
  11.
  後來袁越說,他衝動了三次。第一次打了林楠的朋友,讓他明白什麼叫做嫉妒,也學會了尊重;第二次把林楠扔在了高速路上,他明白了什麼叫心痛,學會了冷靜;第三次未經允許就come out,他明白了什麼叫幸福,也知道了要溝通。
  林楠很不屑,他扶着腰說,你昨晚就衝動了三次!

  林楠生日那天,接到了爸爸媽媽的電話,兩人都說叫他有空回家。中午的時候在林楠家裡跟周語高帆照例吃了生日飯。周語說既然你要拜見岳父岳母了,那得打扮啊。
  林楠看著床上的那堆衣服說,西裝領帶?
  周語白他,你傻啊,這麼熱的天。
  結果最後還是牛仔褲加T。林楠說,還是自然點好。本來就緊張了,穿上不合適的衣服更緊張。
  五點多袁越來接他,看著剛修了髮型的清爽林楠笑了。
  到了袁家,袁爸袁媽袁哥袁嫂還有小侄子都在。林楠瞬間面紅耳赤,結結巴巴的喊,叔叔阿姨哥哥嫂子小朋友好!
  林楠看著袁媽媽說,阿,阿,姨,我,我很會做菜的。
  袁媽媽忍不住笑了。
  晚飯吃的很歡樂,除去林楠時不時的臉紅外一切正常。袁爸爸說都留下吧。於是這其實就是藉機享受天倫之樂吧?
  袁越拉著林楠去了他的房間,晚上兩人抱在一起聊天。袁越說,父母也見了,我們該住在一塊了。
  林楠說,原來你爸媽很和藹啊。
  袁越捏他下巴,你不是租的房子嗎?退了吧,去我那住,我那兒地方大,距離餐館也不遠。
  林楠說,我還以為正常父母都像周語爸媽那樣呢。
  袁越說我們可以一塊做飯,當然了,洗菜我還是會的。
  林楠說,你哥比你大好多啊,我也有個很小的弟弟呢,但我沒怎麼見他。
  袁越說你會洗衣服嗎,還有收拾屋子,實在不行我們請個鐘點工吧。
  林楠說,以後我可以給你爸媽做飯吃,真的。
  袁越說要不我們換個大床吧。
  林楠說,好啊。

  於是第二天,兩人就把林楠的東西打包到了袁越的公寓。周語說這次是真的嫁出去了。聶展沈琦表示要請客吃飯,晚上就都去了袁越林楠家。
  不是很大的房子,三室一廳,東西還沒怎麼整理好,有點亂。沙發上放著林楠的抱枕,沙發下是他的上網專用小毯子。廚房很新,但工具齊全,袁越一直在裡面幫忙。隔着玻璃門幾個人都能感覺到兩人的甜蜜。林楠穿著白襯衫,藍圍裙,挽着袖子,拿着勺子,袁越也穿著白襯衫,站在林楠後面摟着他的腰,腦袋還擱在他肩膀上。林楠歪着頭,袁越握著林楠的手,把盛着湯的勺子送到自己嘴邊。
  周語對高帆說,親愛的,我們回家做飯去吧。

  送走了他們,兩人坐在沙發上拆禮物。林楠拆周語高帆送的禮物,拆了一層又一層的包裝,最後看到了一支潤滑劑和一盒保險套。袁越拆聶展的禮物,哦,不是拆,人就簡單的放在方便袋裏,直接拿出來就可以了,於是袁越也拿出了一支潤滑劑和三盒保險套。沈琦的禮物還是比較正常的,兩隻情侶杯。
  林楠看著蘋果味草莓味薄荷味的套套說,要做嗎?
  12.
  我一直堅信,沒有H的文不是好文【自pia (╯□╰)o
  但是當自己寫的時候,才發現,能寫H是種多麼優秀的品質啊!
  拉燈黨什麼的,我也喜歡……
  ===
  袁越再次感到口乾舌燥。他說,我渴。
  林楠也吞了吞口水說,我也是。
  袁越說,洗澡去吧,一塊?起身拉林楠,兩人進了浴室。
  袁越脫掉了襯衣褲子,穿著黑色的內褲,看林楠。林楠盯着袁越的腹肌轉不開眼。袁越伸手解林楠的鈕子,一顆一顆,然後是牛仔褲的銅鈕和拉鏈,他看到林楠穿著白色的小褲褲。林楠紅着臉說,黑白配。
  袁越說,脫吧。於是兩人動作整齊劃一的脫掉了小褲褲後相互看著臉都紅了。
  袁越打開了花灑,兩人貼身站着。他倆膚色差不多,都是健康的小麥色,但很明顯袁越的肌肉多點,線條硬朗,林楠瘦點,卻也結實有力。袁越家小弟弟已經處於半激動狀態了,他伸手摸到了小小楠,林楠一個激靈也勃 起了。袁越關了花灑扯了條浴巾稍微擦了下林楠和自己,拉著林楠進了臥室後就直接撲在了床上。
  袁越壓着林楠,林楠伸出手捏他的下巴,兩人接吻,下 身摩擦着。袁越啞着嗓子說我去拿套套。一會他就抓着潤滑劑和套套進來了。袁越擰開潤滑劑,倒在手上,送進林楠的後面。林楠有點難受的扭了扭,說很怪。袁越一邊吻着他一邊擴張,說,難受就說。林楠兩手勾着他的脖子說還好。
  擴張的差不多了,袁越手有點哆嗦的戴上套套說我進去了。林楠兩腿勾在他腰上,下面大開。他看著袁越的下 身頭皮發麻。袁越慢慢的擠了進去,林楠悶哼了聲,袁越問,怎麼樣?林楠說,繼續。於是袁越一下子全部插了進去。林楠忍不住了,啊的喊了聲,然後可憐兮兮的說,疼。袁越親親他的臉頰等他適應。林楠四肢纏着袁越,稍微一動就牽扯到下面,袁越忍不住了,說,我要動了。袁越肩寬腰細,正好包裹着林楠。林楠使勁抱著袁越精壯的腰身,皺着眉強忍不適。袁越看著林楠額上細細密密的汗水,心疼的吻他,讓他放鬆。來回幾次後,林楠忽然又“啊”了一聲,但很明顯,跟之前的那聲不一樣,袁越聽到後更興奮了,保持着那個角度不停的摩擦那一點,於是就聽到了林楠的呻吟聲。
  兩人幾乎同時射了,袁越還留在林楠裡面,看著林楠滿頭大汗問,舒服嗎?林楠吻了下他的唇,嗯了聲。
  袁越起身去浴室放好了水,半抱著林楠去泡澡。林楠後背貼著袁越的前胸,倚在他懷裡眯着眼不出聲。好吧,其實林小受是在回味人生的第一次做 愛高 潮……
  袁越家小弟弟再次長大,他說,小楠,再來一次吧。
  袁越沒用套套就直接進去了,林楠呻吟了下,扶着浴缸承受着袁越的撞擊。袁越抱著他,吻他脖子和後背。
  做完了終於消停了,擦乾淨後兩人躺在床上兩人抱在一起。
  袁越說,林楠我愛你。
  林楠說,袁越我也愛你。

  於是完了。
  番外 所謂情 趣
  四月十九號,袁越林楠相識一週年。
  袁越說我對你一見鍾情,所以到那天我就愛了你一年了。
  林楠說那我得等到五月十九號才愛你一年。
  袁越說那你補償我吧。
  林楠沒吭聲。

  四月十九號那天,兩人還真的請了假去慶祝。看了場電影,吃了西餐,逛了街,買了堆牙膏洗髮水洗衣粉洗潔精等等的生活用品,大包小包的回家了。
  兩人坐在床上邊吃櫻桃邊看照片。剛上市的櫻桃有着嬌艷欲滴的顏色,看著實在是漂亮。這一年兩人去了不少地方,拍了很多照片,袁越洗了些出來,時不時的翻着看。
  十點,林楠去洗澡,洗完澡穿著黑色的浴袍出來了。袁越吞口水。林楠很少穿浴袍,雖然袁越習慣穿浴袍,並且也給他買了幾件,但他還是喜歡穿睡衣,舒服。
  林楠說,你去洗澡啊。
  袁越明白今晚要很high了。
  但當他洗完澡再進臥室時,才發現這福利真的是,很讓人流鼻血啊啊啊啊——他看見林楠□□着身體趴在床上,正在自,己,做,潤,滑!兩腿大張,手指在後 穴裡進進出出,光滑的後背,挺翹的屁屁,修長的四肢,袁越覺得真要流鼻血了。
  他撲上去,捏着林楠的下巴深吻他,林楠也急切的回應,兩人氣喘吁吁的分開,相視一笑。袁越撐起身看著身下的林楠,不漂亮,還算英俊,鼻子不算挺,但眼睛眉毛特別有神,嘴唇有點厚,接吻很舒服。林楠也看著袁越,有點冷峻但絶對英俊,鼻子很挺嘴唇很薄,但接吻也很舒服。
  林楠喜歡四肢纏在袁越身上,他覺得這樣很安全。袁越手撫摸着林楠的脖子,然後下滑,胸前的兩粒已經硬起來了,平坦的小腹,精神的小小楠,以及已經潤滑好了的後 穴。袁越的手指很容易就插了進去,輕輕的轉動,聽見林楠舒服的“嗯~”了聲。兩人已經做過很多次了,彼此的身體都是親自開發出來的,該怎樣做都很熟悉。林楠有點不耐的蹭了蹭袁越硬挺的下 身,催促着他趕緊進來。
  袁越卻突然抽出了手指,林楠不解的看他,就見袁越伸手從床頭拿了一顆鮮紅的櫻桃,林楠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圖,臉紅的跟櫻桃有的一拼了。
  袁越彎着嘴角笑,拿着櫻桃的長梗拍打着林楠的後面。林楠聲音顫抖着,你,你……然後說不出話來了。
  袁越捏着櫻桃送進了林楠體內,說,你要不要看看?
  林楠這下是真的害羞了,臉埋在袁越胸前就是不出來。他清楚的感覺到涼涼的小小的果子在體內,袁越還壞心的抽動櫻桃梗。
  袁越很開心,那個當初很豪放的說著“要做嗎”的人竟然羞成了這樣,這真是難得啊。【所以說,林小受,作為一個小受,你還是矜持點吧……】
  袁越把他從懷裡挖出來,讓他看自己的後 穴,然後拿着櫻桃梗把櫻桃拉了一半出來,鮮紅的櫻桃嵌在裡面,有種詭異的色澤。袁越撫摸着,又擠了進去。然後他覺得腹部一熱,再看林楠,他滿臉通紅的閉着眼睛,射 了。
  袁越瞬間狼化,扔掉櫻桃把自己送了進去狠命□□。林楠那個晚上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呻吟聲,響亮而撩人。
  第二天下午林楠才去上班。袁越坐在餐館的辦公室裡,盯着林楠咪咪笑。
  周語說你怎麼笑的那麼淫 蕩?昨晚怎麼了?
  林楠臉又紅了。

  於是番外也完了。
  番外 之 十指相扣

  Lz歡歡喜喜的把文給朋友看,結果朋友表示一想到是lz我寫的H她就看不下去……
  Lz繼續歡歡喜喜的把文給另一個朋友看,這次朋友表示不錯,說你再寫個戒指的番外吧。於是俺就給她寫了,既然寫了,那就也貼上來吧=v=
  ===
  林楠是個廚師,呃,很年輕的廚師。
  好吧,這句話我已經說過了。但這次的着重點在於,年輕。雖然大部分時間是在廚房裡,面對的人也就那麼幾個,但你擋不住他路上街上小區裡還會碰見誰。
  事情是這樣的。兩人同居後,袁越就開始拉著林楠晨練。林楠雖然更喜歡睡懶覺醒了做個早飯,但經不住袁越床上威逼床下利誘,於是也就習慣了一起晨跑。
  有次袁越出差,林楠一個人跑完步正好看見小區裡一大媽拿着長劍像模像樣的揮舞。林楠一時來了興趣,坐在路邊的長椅上看的津津有味。大媽練完之後看到這小夥子樂了,說,哎呀,你是那個袁經理的表弟吧,經常見你們一起跑步啊,小夥子要不要跟我學劍啊。
  林楠囧,心說,表弟?我都比他大三個多月!但還是笑着說,大媽我還是跑步吧。
  但這一搭訕就把林楠的清閒時間搭進去了。大媽輾轉打聽到了林楠有家餐廳,還是個廚師,雖然沒有袁經理帥,但也是眉清目秀很精神,關鍵是比袁經理親和了不知多少倍。於是逮着他就開始說自己家的閨女畢業了工作了會洗衣服會做家務,但是還沒有男朋友呢,而且還帶著閨女跟他四處“邂逅”。
  一開始林楠沒往心裡去,他以為一般父母都會把兒女放在嘴上。有天下雨,又正巧袁越的車送去保養了,林楠就撐着傘去小區門口接他。剛到門口,就見一女孩抱著包包冒着雨小跑着進了門衛室前的長廊。女孩一抬頭正好看見林楠低頭看她,忽然的就紅了臉。林楠笑笑轉開了眼。女孩叫張琳,是舞劍大媽的女兒。
  張琳說,林楠你在接人啊?
  林楠回答是。
  張琳說,這雨下的可真突然,我上地鐵時還沒下呢,不過幸好不大。
  林楠說嗯。
  張琳說,有人接真好。
  這次林楠沒吭聲,他看到有出租車停下了,袁越從車裡邁了出來。林楠撐着傘小跑到他身邊,舉高罩着他。袁越拍了拍他的頭,衝著他笑。兩人撐着傘就走。
  經過張琳身邊時,張琳突然開口了,她說,林楠,你能送我回家嗎?
  林楠很詫異的扭頭看了她一眼,又回頭看袁越,袁越還是一臉冷峻,好像也沒什麼特別表示。林楠再看向張琳,說,你可以打電話給你家裡呀,我們要回家吃飯了。
  袁越依舊沒什麼表情,只不過伸手攬着林楠的腰,走了。
  張琳很是尷尬,她看著走遠的兩人,覺得他們絶對不是媽媽所說的表兄弟關係。

  回到家,袁越捏着林楠的下巴接吻。吻完了說,招蜂引蝶。
  林楠很是委屈,跟在換衣服的袁越後面說,才沒有!你看我都拒絶了!
  他們都不是未經人事的小孩子了,這種“好感”還是能分辨出來的。但也清楚的知道,這只是張琳一個人的好感,當然,若是林楠有回應,那麼兩人很有故事了。
  袁越換了家居服,坐在了餐桌旁。林楠做了蘑菇魷魚海鮮飯,再配上玉米濃湯和番茄沙拉,兩人吃的很是盡興。飯後林楠拿出烤好的雞蛋布丁,轉去書房——袁越處理一些瑣碎的工作,林楠上網玩兒。
  袁越聽見林楠說,我要給你買個戒指。
  袁越有點發愣,然後就被巨大的幸福感淹沒了:哦哦哦哦哦,他這是在向我求婚嗎?但他表面上還是很鎮靜——當然,林楠已經習慣了袁越這種偽裝出來的鎮靜了,他看到他的手在輕微的發着抖。
  於是林楠很愉悅的說,我要給你帶個戒指,省的你四處沾花惹草招蜂引蝶,哼!
  袁越內心在咆哮:到底是誰在沾花惹草招蜂引蝶啊?

  找了個禮拜天,去了卡地亞專賣店,選了兩枚簡單的戒指。
  林楠說,一定要選個良辰吉日沐浴更衣再戴上。
  袁越翻了下手機日曆說,今天就是個好日子。
  於是兩人回家洗澡 T.T
  洗完澡穿著一樣的機器貓睡衣,林楠盤腿坐在床上拿着戒指愛不釋手。袁越坐在他對面看的目不轉睛。
  林楠說,伸手。袁越伸出左手,林楠拿着戒指給他戴在了無名指上,然後低頭吻了下,再抬頭衝著他笑。
  袁越覺得瞬間被點燃,他現在非常的想要把他壓在身下,這樣那樣再那樣這樣。但是林楠很明顯的對戴戒指更感興趣,他催促袁越,快點,給我戴!
  袁越拿着戒指,小心翼翼卻又萬分鄭重的戴在了林楠的無名指上,也學着林楠的樣子吻了他的手指。
  兩人交換了個吻後,袁越說,我愛你。
  林楠說,我也愛你。
  那晚做 愛的時候兩隻戴着戒指的手都沒有分開過。

  第二天,林楠上班時格外神氣。他時不時的抬手撥頭髮摸鼻子摸耳朵,戒指亮的晃人眼。
  周語終於忍不住了,說,要不要我給你寫個紙條說“我結婚了我戴戒指了”貼在你背後?
  林楠嘿嘿笑,說不用了。
  周語吐血。
  晚上袁越和聶展沈琦一塊去了“環境監測站”,袁越不停的拿着杯子在嘴邊晃蕩或者撥頭髮。
  周語說,果真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你們倆就顯擺吧。聶展拉著袁越的手左看右看,林楠進來了,他拍掉聶展的爪子,和袁越十指相扣,亮出了一模一樣的婚戒。於是就見粉紅色的泡泡滿屋子飄啊飄,飄得人都甜蜜蜜的。

  完

  KUSO番外

  話說有天小A(就是想當初的那個服務生……)給了林楠一個粉紅色網站外加一個很大的壓縮文件,說,這是你的必備知識。
  林楠解壓縮文件,是幾百個txt,還被分了類,忠犬攻女王受渣攻賤受傲嬌壯士等等等等。林楠一頭霧水,再打開網頁,研究了半天終於明白了忠犬女王傲嬌壯士是什麼意思。
  接下來的日子對袁越來說並不好過,因為林楠迷上了看小說,還熱衷於給他講故事加討論。
  已經晚上十二點了,袁越早就洗完白白躺在床上了,只是另外一個人還在對著電腦看的津津有味,並不時的發出“嘖嘖”、“哎呀”之類的聲音。
  袁越起身,趴在林楠身後跟他一塊看。林楠握著滑鼠的手抖了抖,回頭說,你不要看。
  袁越把手覆在他手上,滑着滑鼠,於是他看到了“啊啊,嗯嗯,哦哦,不要啊~”之類的詞,以及“月白的身體”“殷紅的茱萸”“銷魂的小嘴”等等等的描述。
  袁越說,你就看這個?不等林楠回答,他繼續看,順便點評:
  下次我們也騎乘吧。
  唔,竟然可以這樣做?
  車上空間太小,你愛撲騰,不行。
  站着?不行,太累了。
  辦公室?可以考慮,你的辦公室還是我的?你的不行,人多,下次去我辦公室吧。
  ………………
  林楠都不知道自己該有什麼反應才好,他紅着臉說,別看了……
  袁越把他圈在懷裡,面不改色的說,我該拿你怎麼辦?
  =口= 林楠關掉txt關掉電腦,說,涼拌!

  但是這只是個開始,更讓他崩潰的還在後面。
  隔天晚上,氣氛正好,袁越說,我們試試後背位吧。林楠喜歡正面看著袁越,當然,他更喜歡四肢纏在袁越身上,但其他體位也接受,於是聽話的趴在了床上。
  袁越照例做潤滑,然後他說了一句話:你這個小妖精,好熱好緊。
  林楠目瞪口呆,以為自己幻聽了,但接下來的一句讓他什麼感覺都沒有了,袁越說,楠兒,你覺得有一陣白光閃過嗎?
  五雷轟頂也不過如此。林楠趴在那不動彈,袁越還在擴張。
  林楠臉埋在枕頭裡,憋着笑說,哥哥,求你了,給我……
  結果,出乎他意料的是,袁越竟然因為這句話就直接進去了……
  林楠悶哼了聲,喘過氣來後開始喊:啊啊啊袁越你怎麼還硬的起來?你知不知道你剛才說了什麼?!
  此時的袁越覆在林楠身上,一手握著軟下去的小小楠,一手摸着林楠的腰線,持續運動,他喘着氣說,你求我了啊……
  林楠徹底崩潰。

  第二天兩人都休息。林楠懶床,袁越坐在床邊第三次喊他起床,說,十點了,我煎了蛋。
  林楠眼睛睜不開,哼哼了兩聲蒙着被子繼續睡。袁越不死心,把手伸進去摸他。林楠終於表示要起床了。
  袁越很高興的看著林楠坐起身,露出上半身,然後眯着眼睛找衣服。袁越立馬把手中的黑色小褲褲遞過去,林楠穿上;袁越又把手邊的白色襯衣給他,林楠繼續找褲子,袁越說,這樣就可以了。
  林楠看了下袁越,眼神困惑。袁越說,乖,反正在家裡。於是穿著袁越的白襯衣和黑內褲
  的林楠就新鮮出爐了。
  袁越盯着他目不轉睛,襯衣明顯的大,包着結實挺翹的屁屁,露出黑色褲褲——而且還是他的,兩條長腿在他眼皮子地下晃蕩。
  袁越心裡在嘆息,果真誘惑啊啊啊啊~

  林楠洗漱完了後兩人去吃飯,門鈴卻響了。袁越說我去看看,結果門一開,人就湧進來了,周語高帆聶展沈琦。
  袁越有點懵,問,怎麼了?
  周語直接往裡走,說,大家都休息,就約好了過來玩兒。
  袁越忽然想起林楠還穿著白襯衣小黑褲褲坐在那,於是就往臥室跑,要去拿衣服。結果,剛到臥室門口,周語就拉開了廚房的門,看見林楠在喝牛奶,而且穿著明顯不合身的大襯衣,還沒穿褲子……他忍不住吹了聲口哨,說,驚艷啊~
  這下所有人都看到了……

  等林楠換好家居服再出來的時候,臉還是紅紅的,袁越摸着他的背安慰他,沒事,沒看到重要的。
  林楠惱羞成怒:你就沒有點所有權的意識嗎?
  於是,所有人都笑了。

  好吧,再次完了。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隱身可見 by 絨絨毛 (冰山面癱悶騷傲嬌攻x痴情健氣受 雙向暗戀) | 首頁 | 最上 | 林記鋪子 by 絨絨毛 (精英攻x自卑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659-f881fdad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