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急需RP by 絨絨毛 (富二代精英攻x表面淡定内二又低RP受) :: 2013/03/21(Thu)

文案
一個RP不大好的小受被談戀愛了- -
人品的定義: 從廣義上說,但凡科學無法確定的的,不在科學所能接受範疇之內的現象均可用人品來給出解釋,即人品是涵蓋宏觀和微觀世界的客觀存在;從狹義上說,人品也稱為運勢,通過個體衍生至全部,從而影響整個宇宙的發展。
————有時候百度還是有點意思的

內容標籤:天作之合 情有獨鍾
搜索關鍵字:主角:査暘,簡錚 ┃ 配角: ┃ 其它:



  人品的定義: 從廣義上說,但凡科學無法確定的的,不在科學所能接受範疇之內的現象均可用人品來給出解釋,即人品是涵蓋宏觀和微觀世界的客觀存在;從狹義上說,人品也稱為運勢,通過個體衍生至全部,從而影響整個宇宙的發展。
  ——有時候百度還是有點意思的

  1.
  簡錚,男,25歲,哦不,馬上就26了。名牌大學博士三年級學生。單身,無戀愛史。
  簡錚一本專業書砸過來,桃花眼上挑:“還可以再爆個料給你,老子是處男!”
  Lz被一尺厚的書砸的頭暈眼花,抱頭鼠竄,臨走還不忘大喊一聲:這就是RP啊!
  Lz之所以這麼喊不是沒有原因的,簡錚同學他,RP真的不是很好,不用說什麼彩票中獎之類了,走路跌進坑裡、站在路邊被潑髒水、調戲小狗反被小狗咬、經過樹林被鳥屎砸……這樣的事數不勝數。但我們的男豬腳簡錚,還是堅強的活下來了o(╯□╰)o

  過完了年,簡錚和弟弟簡淼一起回學校——兩人同校。簡錚大了簡淼七歲,長的卻沒有弟弟高大,從後面看的話,簡錚反而像是弟弟。簡錚微仰著頭看弟弟,裝模作樣的嘆口氣:“想當初軟綿綿的小糰子竟然長成這麼硬邦邦的大男人了,唉~”簡淼摸了摸哥哥頭,咧開嘴笑的一口白牙。
  三個小時的車程,到了學校也不過是下午。簡錚住的是博士兩人間,他打開宿舍門,安寶川打dota正起勁,扭頭喊了句“哎呦,你終於回來了,想死哥了!”就又去廝殺了。簡錚收拾完東西,接到簡淼的電話,說一起出去吃飯,就拉著安寶川出去了。
  簡錚安寶川加簡淼宿舍六個人,一行八人去了一家叫“環境監測站”的店,吃吃喝喝聊天吹牛。吃的差不多了,簡錚去廁所,結果小半個小時了還沒回來。簡淼不放心,以他哥哥以往的經歷,說不定又碰上什麼事了。別說,還真出了事。

  隔壁的另一個包間,門開著,簡錚站在中間,一臉不可理喻加無可奈何的表情,周圍坐著四五個人,卻全都是看好戲的神請。簡淼急了,大步走進去,手攬上簡錚的肩膀,沉聲問道:“怎麼了?”
  簡錚看自己弟弟偽裝的成熟樣,突然忍不住笑了。他這一笑不要緊,屋裡的幾個人傻眼了。簡錚長得俊俏,平時卻都是冷美人的效果,剛才又生著氣,那就是寒冬臘月般的寒冷,現在一笑,藉著生氣時緋紅的臉色,真有紅梅盛開的冷艷感了。
  簡錚這下是一點也不氣了,一群富二代,喝多了閒的沒事幹,全當免費教育小孩子了。他衝著翹二郎腿的那位說:“這位先生,剛才是我不對,沒看清包間門號就闖進來壞了您的好事,我剛才也道歉了,也給您那位,”說到這裡,他歪了下頭,對角落裡的一個清秀少年笑了下,“賠不是了。您看這都耽誤了半個小時了,您要是覺得我這誠意不夠呢,我替你說怎麼樣?”
  你要問到底怎麼回事?很簡單,査暘,就是蹺二郎腿那位,看上了個大學生,對,就是那清秀少年,準備今天下手,哦不,是表白,結果被走錯門的簡錚打斷了。査暘惱羞成怒,拿簡錚出氣。
  簡錚走到那小男生對面,坐下,一副知心哥哥的摸樣:“我說,那誰,你要看清楚這幫人的本質啊,”他伸出細長的手指,挨個點,“富二代,閒的蛋疼,看你長得不錯跟你玩玩兒,哦對了,你多大?大幾了?”
  那小男生身材纖細,眉清目秀的,紅著臉說:“我十九,大一。”
  簡錚拍著他的肩,手收回來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桌上的酒杯,褲子濕了一塊,他毫不在意,這算什麼,他都曾經被整個的潑濕過,繼續:“嗯,跟我弟一樣大,那富二代大你倆代溝了啊。你喜歡男生?”
  男孩子臉更紅了:“不喜歡女生……”
  “那好,你喜歡他?”他指著査暘說。
  男孩子猶豫了下:“去年寒假前剛認識……”
  話還沒說完,就被簡錚打斷了:“很好,你想跟他上床?”他用問“你吃了嗎”的口氣說出了這句話。
  這下不僅這男生吃驚了,一屋子的人都目瞪口呆,特別是另一位當事人査暘先生,簡直要拍案而起了。也就簡淼,知道他這哥哥什麼性格,抿著嘴笑。
  “你缺錢?”簡錚繼續。
  “也不缺,但他挺大方的。”
  “你是個大學生,更是個男人,難道你要靠他養?你不怕他就是圖你個青春年少玩完了甩?”簡錚根本無視身後査暘那能殺人的眼光,“都說戀愛自由,你是個同性戀,”他看對方神色緊張,便又加了句,“我對這個沒什麼意見,你愛誰誰。但你不能隨便,得找個知根知底真心對你的吧?像他這種——”他指著査暘,搖手指,“我看懸。”說完這句話,簡錚站起身,順便拉著那男孩子往門口走。然後微仰著頭瞥了眼簡淼,簡淼心領神會,先一步出了門。
  但是!走在最後的簡錚,只感覺到一隻鐵爪鉗住了胳膊,之後是他根本無法抗衡的力量把他拖了回去,再就是一個大臉從上方蓋下來,最後,“吧唧”一下,簡錚的初吻,沒了。


  2.
  簡錚窩在宿舍不出門。心情鬱卒,看誰也不順眼,幸好他不會亂發脾氣,只是一個人生悶氣,恨不得扒了那個男人的皮再抽了他的筋。
  禮拜六,簡錚和安寶川在宿舍睡的天昏地暗,卻被堅持不懈的手機鈴聲吵醒了。簡錚迷迷糊糊的四處摸到了手機,看了眼號碼不認識,還是認命的接起來,紳士的問:“喂,您好,哪位?”
  有那麼幾秒的沉默,對方低沉的聲音傳來過來:“上午好,簡錚。”
  簡錚繼續迷糊著:“哦好。你哪位?”
  對方笑了:“我想跟你談談拐走我男朋友的事情。”
  簡錚瞬間清醒,喵了個咪的,這不那天的衣冠禽獸嗎!他剛剛消下去的鬱卒感蹭的又漲上來了:“我還沒跟你要初吻賠償呢你還敢來惹我!”
  簡錚在査暘囂張的笑聲中狠狠地掛掉了手機。
  鬱卒,太TM鬱卒了!簡錚抱著被子來回滾,無比希望有時間機的存在。
  安寶川躺在對面床上淡定的很:“怎麼說也是破處了啊,應該高興才對……”
  “ABC你再說一句就受死吧!”簡錚此刻簡直就是惡魔附體。
  哦對了,ABC乃安寶川名字首字母,第一次見面時簡錚給取的。

  繼續賴在床上裝睡,冬末的太陽透過窗射進屋子感覺上還是很溫暖的,宿舍裡暖氣又充足,以至於簡錚上半身都在被子外也不覺得冷——那啥,他很童趣的穿了件連體小獅子睡衣,甚至還有條小尾巴在被子裡面不讓人看。
  他忽然想到一個問題,那個衣冠禽獸怎麼知道自己手機號碼的?
  這個問題要是去問査暘,他肯定理都不理你:以他的手段,隨便查個人還不簡單?但事實更簡單:査暘第二天就找了孟小楓——就是那個小男生,幾句話套出了救他於虎口的恩人姓簡名錚理大博士,手機137ooxxooxx。湊巧的是,査公子一個醫生朋友(關馳)的男朋友(何文)就是簡錚院裡的老師。這下好了,根本不用費力查,他就連簡錚住哪個宿舍都知道了。
  於是,在二月末的禮拜六上午十一點,理大博士宿舍某個不幸的門被敲醒了。
  鑒於簡錚還在床上裝睡,已經起床的ABC開了門,一個金光閃閃的富二代邁進了貧苦人民的二人世界,一眼看到了穿著淡黃色獅子睡衣的簡博士躺床上睜著兩隻大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天花板很認真的發呆。
  査暘堅強的心臟“噗通”響了下,原來博士生都這麼有情趣啊- -
  安寶川嫌這個世界太安穩了,沖簡錚喊:“嘿阿錚,你基友來了!”
  簡錚遲鈍的扭頭,看到站在屋子中央的査暘後一下子跳了起來,卻又悲催的“嘭”一聲頭碰到了屋頂,他兩手抱頭蹲在床上不動彈。就在査暘懷疑他是不是腦震盪時,簡錚呻吟著說:“ABC,你叛國通敵殺無赦!”



  3.
  査暘愣是一副辦公事的口氣:“簡先生,我想我們應該談一下補償問題了。”
  於是査暘就眼睜睜的看著簡錚脫下了帶著小尾巴和耳朵的連體睡衣,穿著白色平角內褲撅著屁股從椅子上拿了牛仔褲毛衣,一件件穿上。査暘面無表情,兩眼卻從簡錚身上挪不開。

  簡錚其實覺得這個人真是無理取鬧,人家小男生跑了關他什麼事,非得找上門來。但人都上門了,還是一次說清從此不相干的好。於是上了査暘的車,漫不經心的問:“這位先生,怎麼個解決法?”
  査暘嘴角抽搐,這位先生?傳說中的被人忽略?他站在簡錚面前,居高臨下的微微低頭,壓迫感撲面而來:“你可以叫我査暘。我想我們可以一邊吃飯一邊仔——細——談——”後面三個字被他拉長了音,於是就莫名的多了層曖昧的感覺。
  簡錚退後兩步拉開距離,看著他微翹的嘴角,笑了:“奉陪。”

  還是那家店,包間是早就預定好的,一落座菜單都不用看査暘就點了幾個菜還順手從桌子底下拿出瓶酒。
  簡錚不動聲色的等著査暘開口,哪知都吃的差不多了他竟然還一直沉得住氣,半個多小時裡兩人悶不吭聲,査暘倒酒他就喝,本來還期待査暘會說什麼的的簡錚,醉了。
  査暘看著垂著頭半倚在座位上的簡錚笑:“難道沒人跟你說,天乾物燥,小心査暘嗎?”

  下午兩點,査暘的臥室。
  査暘把幾個小時前看著穿上的那些衣服一件件脫下來,剩了那條小內褲。簡錚睡的,或者說醉的,人事不省,任人擺佈。
  査暘看著佔據了自己大床的半`裸美人,忽然沒了想法,只是覺得,這冬末的下午,陽光大好,抱著他睡覺,應該很舒服吧?於是他很麻利的脫光了衣服爬上去抱著簡錚,開始睡午覺。

  査暘夢見自己被個殺人魔用手銬拷住了四肢吊在個陰暗的廢廠房裡,冷風嗖嗖,殺人魔手拿皮鞭,不時的甩兩下,發出“啪啪”的聲音。他努力掙扎,終於,醒了。但現實並不比夢裡好多少,他只穿了條內褲,四肢被細麻繩幫著,殺人魔簡錚甩著他的皮帶。
  簡錚看他醒了,面容猙獰:“人渣,你真是欠調教!”然後皮帶就抽在了大腿上。
  査暘根本沒想到他真的能抽下來,一個沒忍住,“啊——”的喊出了聲,但又立馬意識到了,於是趕緊打住,這個“啊”便如同被閹割了般沒了後音。此刻査暘大腦中不斷loop那個短促而狼狽的“啊”,半世英名就毀在了這個字上……
  很顯然,簡錚不在乎啊不啊,他惡狠狠地瞪査暘:“誘拐良家婦男,你準備先姦後殺還是先殺後姦?”
  査暘哭笑不得卻又無可奈何,堂堂査氏二少爺竟然被性虐 待了——當然,對方同不同意這個說法另當別論,可關鍵是,他大腦在糾結的同時,身體卻隱隱的有了快感於是另一個大危機開始浮現:難道他是M?!
  簡錚看著臉色有變的査暘,湊到他面前,拍拍他的臉後捏著他的下巴,一臉得意:“長得高有什麼了不起,帥有什麼用,有錢管什麼事,重要的是人品啊人品,懂不懂?!人家小男生還沒怎麼瞭解你呢你就想拐上床,我這剛跟你見第二面呢你就想酒後亂性,你能耐啊……啊!你!”
  簡錚在一瞬間被査暘鉗住雙手壓在了床上,査暘整個身體密密實實的蓋住了他,可憐的簡錚,一瞬間從黃世仁變成了楊白勞。
  你要問怎麼了,很簡單:那條細麻繩,是簡錚在査暘家翻箱倒櫃找出來的,不知哪年哪月用過的,本來就不結實了,他又不是專業人員,捆綁技術也不咋地,査暘力氣又不小,稍微掙扎了幾下,開了。
  査暘整個的就是翻身農奴把歌唱啊,他壞心的蹭簡錚,讓他隔著衣服也能感受到脹大的某物。簡錚都要哭了,一張俊臉皺的奇形怪狀,根本不知道擺什麼表情,但心裡的想法很清楚:沒有RP的人不要隨便挑戰生活……
  査暘把被子蓋在身上,頭埋在簡錚肩膀上,長嘆了口氣:“凍死我了!”好吧,就算有暖氣也還是冷啊。



  4.
  査暘把被子蓋在身上,頭埋在簡錚肩膀上,嘆了口氣:“凍死我了!”好吧,就算有暖氣也還是冷啊。

  然後他開始脫簡錚的衣服,一隻手加兩條腿固定著簡錚,另一隻手解了牛仔褲的鈕子,拉開拉鏈,手腿並用蹭下了褲子,再把毛衣掀上去,露出頭,堆在胳膊上,最後很輕易地把那條內褲脫了,還炫耀似地放到他眼前晃了晃才扔下床。
  簡錚一直在掙扎,奈何力不如人,只能做案板上的魚。等到脫光了再真真切切感覺到査暘越來越大的某物時,他死的心都有了。
  査暘一直看著簡錚的臉由紅變白,緊閉的雙眼,顫抖的睫毛,咬緊的牙關,所有的一切都激起了他的佔有慾和控制慾。他手往下伸,握住了簡錚的下`體,來回搓動,不斷刺激,簡錚氣息漸重,他勃 起了。
  査暘忍不住去吻他,細細的舔舐他的雙唇,帶著那麼點寵溺和溫柔,想要哄他張開嘴,同時手上動作越來越快,簡錚終於受不住,呻吟出聲,査暘趁勢攻入他的嘴中,給了他一個又深又長的吻。簡錚很不客氣的,射了。
  査暘低低的笑:“睜開眼看看。”
  簡錚受到蠱惑似的睜看眼,看到了査暘滿手的白色,臉紅的都要燒起來了。他嘴巴動了好幾下,終於發出了聲:“我不要做到最後……”
  査暘笑的奸佞:“這可由不得你!”
  簡錚都要絶望了,他是處男不錯,但不代表他不知道怎麼ooxx啊,他繃緊的身體不自覺地顫抖著,茫然的想他還等著什麼時候時來運轉RP大爆發呢,結果,他攢了25年,什麼也沒攢到!
  出乎意料的是,査暘說了句“夾緊了”後就上下動起來,他卻沒有感到疼,等他稍微放鬆了後才發現,原來査暘讓他兩腿夾住了下`體而不是插進去。他大大鬆了口氣,知道自己逃過了一劫。
  査暘拍了下他屁股:“夾緊!你想插進去?”
  簡錚紅著臉並緊了腿,同時更清楚地感受到腿間的熾熱,他簡直要熟透了。
  等査暘發洩出來後,他腿都要抽筋了。査暘抱著他,吻了吻他的臉,說:“真聽話,待會洗澡。”

  査暘又半拖半抱的把他弄到浴室,兩人站在花灑下衝洗,簡錚窘迫的兩眼不知道該放在哪裡,最後定在査暘手腕的捆綁痕跡上,一圈紅不說好像還磨破了皮。査暘取了沐浴露塗在兩人身上,很滿意的看著簡錚手足無措的樣子。沖洗完後他給簡錚披了件浴袍,戲謔到:“我這沒有小獅子睡衣,下次給你準備。”
  簡錚混沌的大腦終於再次轉動:“你做夢去吧!我們兩清!”他跑到臥室四處找衣服,嘴上還不忘麻痹自己:“我在做夢做夢做夢第三重夢境第三重……”
  査暘慢條斯理的從衣櫥裡拿出條內褲,送到簡錚面前:“穿這個吧,雖然可能有點大。”
  簡錚簡直怒不可遏:“人渣!你還能在渣一點嗎!”——那條內褲明顯是査暘穿過的 - -
  於是査暘帶著一臉欠扁的笑,眼睛盯著簡錚慢動作般的穿上了內褲。簡錚的臉又紅了。他卻又毫不客氣的走到衣櫥旁,拿了條新內褲,完全copy了査暘剛才的一系列動作,雖然是抽搐著臉,但慢動作穿內褲卻是一摸一樣的。然後他看著査暘又長大的某物,不屑的嗤笑了聲,轉身找衣服去了。
  査暘無聲的呻吟:這個簡錚太要命了!



  5.
  其實事後査暘也很奇怪為什麼沒有做到底,依他的性格,霸王強上弓什麼的也不是做不出來,最後總結出來就是,剛在簡錚面前丟了臉失了形象他做不下去……
  於是査氏二公子重整旗鼓,開始了名為“追求”的第二步計劃——堅決洗刷掉壞印象!發短信打電話送花送衣服,完全的有錢人泡妞作風。簡錚嗤之以鼻,手機號碼直接拉黑名單,對送東西來的秘書或者快遞員說理大根本沒簡錚這號人。
  ABC嘖嘖稱奇:沒想到啊,RP雖然不咋滴但這桃花運還不錯哈?
  簡錚撲上去掐他脖子:既然不錯我就送給你!!!

  儘管一直躲,怎奈敵在暗我在明,十次裡倒有三四次能碰到面。査暘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是個M,放著那些哈他哈的不行的小男生不要非得去簡錚那裡碰釘子,而且絶對的屢碰不爽。泡吧沒興趣,打球沒興趣,甚至吃飯睡覺也沒興趣。一干損友好不容易把他約出來,他捏著酒杯坐在角落裡玩兒憂鬱,這下犯了眾怒,只見一個又一個的帥哥要麼牽著手要麼搭著背更有甚者攬著腰,親親熱熱甜甜蜜蜜的從他面前走過,還不止走一遍!他憤恨的掏出手機,噼裡啪啦的打字:我鄭重聲明,我要做你男朋友!
  很遺憾,依舊石沉大海。
  査暘在別人的甜蜜裡反省自己的孤單:上次沒有強上,原因不是什麼丟臉,應該是我在乎他的感受。這說明我不僅對他的身體感興趣,更對他的人有興趣。難道就是他了?確定的話,就得轉變戰略了啊。

  査暘自己經營間工作室做室內設計,憑著家裡有點權勢和他名校學歷,一年多時間竟也讓他小有名氣。二十五歲的青年才俊,哪怕半公開的說過自己只喜歡男人,卻也是各家名媛心儀的對象。査老爺子自然知道他小兒子的性向,卻也無能為力——都預謀了多少年儘早經濟獨立了,還能怎麼辦?
  但他沒想到,査暘竟主動找他要求跟進與理大的合作項目。大企業與名校合作是常有的事,査氏甚至還設了個獎學金,雙方互利共惠。査爸爸不解,査暘直接跟他說要給他找個兒媳婦,査爸爸就答應了。於是査暘作為新晉總經理助理進了理大。
  正值合作三週年年會,白天茶話會,晚上大餐。査暘自從進了會場就四處找人,卻非常失望的沒有見到,但據他的情報所知,簡錚的導師是項目主要負責人,簡錚沒理由不出現的。他滿臉失落的跑到角落準備自己的PPT去了——你以為他真是掛名的?那査老爺子可不幹,於是査暘緊急惡補,當然,他本身對此也有所瞭解,平淡講完不是問題,但為了那個人,他想要給他“驚艷”的效果。
  九點正式開始,他坐好,見門又開了,進來個五十多歲精神矍鑠的教授樣人物,後面跟著的——呃,白襯衣鐵灰西裝的簡錚。査暘瞬間集中精神目不轉睛,內心在奔騰:果真見到了……
  簡錚幫導師拎著電腦,給他放好打開,然後坐在後面打開了自己的電腦。整個過程看都沒看査暘一眼——其實事實是,他根本就沒看見。
  査暘氣悶:我都認真想要做你男朋友了你還想怎麼樣?但他也沒多少時間瞪簡錚了,會議馬上開始。
  他站起身,挺拔的身材俊朗的面容在一群教授和經理主管中間很是顯眼,簡錚想不看見也難。他調出PPT,聲音磁性十足,配上兩臂有力的揮動,整個報告講解繪聲繪色條理清晰。旁聽的一群碩士小女生被他偶爾露出的微笑閃瞎了眼。簡錚卻是想哭的心都有了:他新買的西裝,被座位上的釘子劃了個口子
  從小到大他的新衣服差不多都會遭遇這種事情,被掉落的煙火燒個洞,被旁邊抽菸的叔叔伯伯燒個洞,甚至被枯樹枝劃個洞,在實驗室被化學藥品腐蝕,在餐廳被人不小心潑了湯,簡直舉不勝舉。雖然已經習慣了,但他還是很心疼他這套西裝,好多錢啊!



  6.
  到午餐時簡錚已經很接受“西裝破了”這件事了,也幸好不顯眼,才使得他有心情和小師妹聊天。
  査暘端著盤子看準了簡錚的位置後去了他旁邊的桌子,務必使他一抬頭就能看到自己。結果簡錚跟長頭髮小師妹談笑甚歡,愣是沒偏頭。
  査暘也不管什麼餐桌禮儀了,大聲招呼坐對面的經理秘書一起吃,喊完還不忘瞄一眼簡錚看他注意自己沒。
  簡錚笑的不動聲色,小師妹打了個冷顫,小心翼翼的問:“師兄,你沒招惹誰吧?”簡錚無語,我是良民!

  良民吃完了飯跑去跟技術部經理聊天,他之前就和這些人關係良好,於是年近五十的經理看到簡錚就笑呵呵:“小簡啊,好久不見。”簡錚乖巧問好,他原本有意向進査氏的,但現在,因某人的原因,待定吧。
  正聊得起勁,經理收了聲,向著簡錚身後的人微笑點頭:“小査啊,來認識下,這是簡錚,項目的很多技術都是他具體負責的,很實幹的小夥子!”
  簡錚明白經理的意思,這是給自己說好話呢,但他此刻是多麼希望這位大叔他不看好自己啊,他握緊拳頭默念“淡定”,然後微笑:“査先生你好,又見面了。”
  査暘仗著自己高那麼一點點,以一種蔑視的姿態瞅了簡錚一眼,點點頭,然後不緊不慢的,走了。
  簡錚:……虧我剛覺得這人渣工作的樣子還挺帥的!
  査暘:哼,這下看見我了吧!

  晚上的酒宴簡錚有點懵,對方出動了三個人灌自己酒,就算再傻也明白這是査暘的旨意。簡錚畢竟沒出社會,就算他再淡定也抵不過對方的輪流轟炸,更何況那始作俑者還一個勁的跟自己導師誇自己。飯局結束時他醉的厲害,卻不得不強撐著等院裡領導離開,甚至還一副清醒無比的樣子送導師上車,再跟技術經理握手,卻在轉身時撞上了酒店的玻璃窗。同行的同學趕緊扶著他想要送回宿舍時,査暘終於款款出現。他還穿著上午的西裝,嚴肅正直,儼然一副精英樣。
  他走到簡錚面前,親昵的拍著他的臉,用很熟稔的語氣說:“阿錚,醒醒。”看簡錚只是吧嗒吧嗒嘴繼續睡,於是有點無奈的對同學說:“酒量不好還喝這麼多,同學真是麻煩你了,你們先回去吧,交給我就行。”
  簡錚的同門果真小心謹慎,搖搖臉色緋紅的簡錚:“阿錚,要回去還是跟著査先生?”
  簡錚微微睜開眼,迷迷糊糊:“人渣暘……”他打了個酒嗝,“要喝大果粒!”
  査暘滿臉的寵溺:“好,大果粒!”然後轉頭說,“他這樣也不能回宿舍,先去我那住一晚吧。”他語氣誠懇表情嚴肅,對方見簡錚認識,就放了心,走了。

  然後,査暘變身了。他鬆開領帶,什麼嚴肅正直寵溺無奈統統不見,一臉淫`笑的捏著簡錚下巴:“這次你逃不掉了。”
  然後——
  簡錚吐了。

  査暘看著手上的嘔吐物直皺眉,他的助理趕緊上前處理,査暘拖著簡錚去洗手間,他一遍遍的洗著手,簡錚就抱著馬桶狂吐。等他吐舒服了,衣服也髒了。査暘給他脫了外套,洗乾淨手和臉,又架著他往外走。
  哪知喝醉了酒的人根本不講理,嘟嘟囔囔:“大果粒!”等在洗手間外面的助理立馬打電話。査暘架著簡錚往外走,簡錚卻揮舞著手高喊:“中國人民不走路!”査暘哭笑不得,想這人上次酒醉那麼安靜這次怎麼就這麼鬧騰?他抱著簡錚上了車,摟著吐得臉色發白的簡錚面沉如水。助理看著雖然依舊黑著臉但明顯的眼角含笑的老闆立即開車,直奔公寓。



  7.
  簡錚醒的很困難,頭疼,睜不開眼,手腳好像被什麼綁住了。他聽見耳邊有個低沉的聲音在問:“醒了?”
  迷糊著喊了聲“爸”,對方沒答應,於是又喊了聲“小淼”,這下有反應了,他身上柔軟溫暖的被子被掀掉了。
  慢慢清醒,他能感受到一邊那冒著綠光的眼神。但他沒空理會,因為他的狀況實在是容不得多想:全`裸,手腳被拷,成大字型固定在了床上。扭頭,他火冒三丈咬牙切齒:“人渣!”
  坐在一邊翹著二郎腿的査暘裝模作樣:“真能睡啊,現在是下午四點,唔,果真裸睡比較舒服?還是說做了一晚上比較累?難不成是因為被綁著睡更有感覺?”
  簡錚臉色紅紅白白變了幾變,一雙眼睛都要噴火。他使勁掙扎,卻絲毫沒有鬆開的跡象,雙手攥緊,手背上血管都要暴起的樣子,胸膛起伏的厲害,不算強壯的勻稱身體在發抖,他隱約看到胸前小腹上吻痕點點,卻不知連腿側後背都滿是痕跡。
  査暘的笑容讓簡錚想咬死他:“我專門給你訂購的,結實耐用不傷身,絶對不是繩子可比的。”他坐到床邊上,戲謔的問,“要喝大果粒嗎?”他那助理給他買了不同口味的十罐。
  簡錚簡直要吐血,他咬著牙低吼:“放開我!”
  査暘安撫性的拍拍他的臉:“現在不行。你太暴躁。”
  簡錚更加暴躁:“你TM被這麼拷著不暴躁?”
  査暘努力回憶狀:“你覺得上次我暴躁嗎?”
  “你TM不暴躁,你變態!”簡錚怒視他,胸膛起伏,“那你給我蓋上被子!”
  査暘很是配合,相當溫柔的蓋上被子,還體貼的掖好了被角,當然,還順便摸了把簡錚的腰。
  有了這層遮蓋,簡錚總算不那麼狼狽,他穩住聲調:“做過了?”
  査暘回答的乾脆:“沒有。”
  簡錚鬆了口氣,査暘卻接著說:“我給你洗了澡,吻遍了你全身,對著你打了手槍,嗯,沒了。” 事實也是如此,昨晚雖然又沒做到最後,但那過程卻是妙不可言,喝醉了酒的簡錚老實聽話,査暘簡直要愛不釋手了。他眯著眼睛一副回味悠長的樣子,光明正大的猥瑣著,於是這英俊的男人平添了幾分性`感。
  簡錚再次掙扎,手腕腳踝上鐵質的鏈子“嘩嘩”作響。査暘舔了舔嘴唇,他真的想要了。於是一粒粒解開了襯衣鈕子,露出精壯的上身,脫掉了褲子後才脫下襯衣,最後把內褲也脫掉,翻身上了床,他撐起上半身看著簡錚:“做一次吧。”他是認真的,自從確定了自己的心意之後他無時無刻不想著把簡錚壓在身下。
  簡錚目睹他脫光衣服上床的全過程,情`色氣息瀰漫了整個臥室。他直覺査暘這次要來真的,全身肌肉緊繃,聲帶緊的都要發不出聲:“……你,你……”
  査暘兩腿磨蹭他的下半身,手握住要害,給予他最直接的刺激。簡錚渾身再次通紅,卻怎麼也逃脫不了。査暘低頭吻他,小處男根本不是對手,氣喘吁吁又臉色紅潤眼神潮濕,査暘更是賣力的吻他,從上到下,一寸不落,最後終於到了要害處,他一口含住,還挑眉看簡錚的反應。可憐的簡錚連腳趾都繃緊了也止不住快感一波比一波洶湧,他哽嚥著喊:“放,放開……我……”
  査暘繼續吞吐,即便是第一次為別人這麼做也依舊手段高超,更何況他還竭盡全力的讓簡錚舒服,於是簡錚受不住,射了。
  査暘用手背擦了下嘴角,看著閉著眼睛大口喘氣的簡錚,打開了手銬。簡錚渾身無力,四肢仍舊大字型。査暘吻他的臉,聲音誘惑:“做吧?”不等簡錚反應,就伸手從小桌上拿起早就備好的套套和潤滑劑,開始下手。簡錚本身體格就沒有査暘好,再加上他從小到大除了打個羽毛球乒乓球就沒鍛鍊過,哪裡比得過有事沒事戶外運動加健身房出來的強健身體,於是就輕而易舉的被插入了手指。簡錚猛然睜大眼,聲音裡帶了哭意,他抓緊了査暘的胳膊,抽動著鼻子,滿臉委屈:“不,不做……”
  査暘看著這樣的簡錚,稍微回想一下第一次見面時那個傲氣冷淡的簡錚,頓覺幹勁十足,他用哄小孩的語氣,好吧,儘管他就從來沒哄過小孩,但他自覺相當溫柔可親:“乖,會很舒服。”
  簡錚哭的淅瀝嘩啦:“我不做……不做!嗯……啊!”他被戳到了敏感點,聲音都變了調。於是査暘就毫不猶豫的進去了。
  簡錚劇烈掙扎,卻換來更激烈的抽動。査暘在床上一貫強勢,對著簡錚更甚,什麼技巧手段都不見了,只剩原始的生理反應,直接而又猛烈。
  --
  Lz沒想寫H的,真的,但無奈卡文,lz一向信奉卡文就上H的理論,於是,就這麼不明不白的……做了-_-



  8.
  寬敞的臥室裡柔和的燈光射在大床上,簡錚面色潮紅渾身無力。査暘拿著罐大果粒,用勺子喂他吃。
  簡錚怒目而視,聲音嘶啞:“人渣!禽獸!強`奸犯!”
  査暘吃飽喝足一派滿足:“嗯,我是。乖,吃點東西。”
  簡錚扭頭,査暘堅定的把他的頭轉過來,勺子放在唇邊。簡錚昨晚酒醉吐完後到現在差不多一天時間滴水未進,又剛做完愛,頭疼嗓子疼還胃疼,他把手搭在眼上,不想再看査暘。
  査暘放下酸奶倒了杯水,攬著簡錚肩膀扶他起來喝水。簡錚這次無力也懶得反抗,就著査暘的手咕咚咕咚喝了一大杯。他長出一口氣,懶懶看他:“我餓了。”
  査暘吻了吻他,眯著眼睛去廚房端了紅豆小米粥回來。再把他扶起來,讓他靠在自己身上喂他喝粥,喝了小半碗後,査暘一本正經的說:“你的紅豆飯啊~”
  簡錚坦然接受:“是,還真謝謝你了啊。”
  査暘笑,繼續喂他吃完一碗粥,給他擦擦嘴巴,再親一口,扶他躺下,摩挲著他的臉,竟然有種溫馨的甜蜜感。
  簡錚被自己的想法噁心到了,這就是個人渣!他身後某處還隱隱做疼,雖然事後査暘很細心地清洗了也塗了藥,但仍舊很不舒服。
  簡錚從來不會迂迴:“你什麼想法?”
  査暘很認真的看著他:“我是真的喜歡你,想要給你做男朋友的。”
  簡錚瞪著他:“你就是這麼對男朋友的?不經同意強上?”
  査暘懶洋洋的回答:“你看你也說是男朋友了,作為你的男人,做 愛不是理所應當嗎?”
  簡錚直直的盯著査暘,然後笑了,眼裡卻一片冰冷:“你TM狗屁男人!”說完他拿起放在一邊的衣服,從容的穿好,還翻看了下錢包和手機,慢慢走出了臥室,看都沒再看査暘一眼。之後査暘聽到“哐當”一聲門響,簡錚離開了。

  査暘傻了,想自己沒說錯什麼啊,怎麼就這麼大的脾氣?欠調 教!於是想著怎麼教訓他叫他乖乖聽話,可猛然想到剛才簡錚走路的彆扭姿勢和努力穩住的腳步,慌了神。他立即找車鑰匙下樓。哪知,就這麼幾分鐘的時間,簡錚已經不見蹤影。

  這次簡錚不知該說RP好還是壞,下樓就遇到了出租車,他打開手機,打電話給安寶川叫他幫忙買份面後又關了機,一臉疲憊加倦怠的回了學校。



  9.
  簡錚想,已經倒霉了25年了,該遇到的事都遇到了,再加上那天的被上,人生真是圓滿了。可他的心情不會因“圓滿”的人生而變好。回想一下,其實那天也算你情我願,至少自己在那之前對査暘還是稍微有好感的,那麼個富家少爺,被自己教訓一通而沒有爆發,被脫光了捆住也沒有強硬的做到底——好吧,雖然那次被嚇到了,但卻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傷害,追了自己將近一個月,而且也能看出從一開始的玩笑狀態轉變到後來的認真。可是,沒想到卻是這麼個沙文主義者,簡錚完全不能接受自己被當做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sexual partner,就算他是真的喜歡也不行!
  他想起之前說的“富二代,閒的蛋疼,看你長得不錯跟你玩玩兒”的話,果真沒有RP可言的人就不要有什麼期待,這麼一想,沒食慾不說,連脾氣也不再收斂,一個不順眼就發火。

  簡淼沒見過哥哥這樣,小心翼翼的討好他——儘管都不知道為什麼要討好,大果粒牛肉乾方便麵——第一樣是簡錚喜歡的,第二樣嚼著解恨,第三樣捏著爽。
  終於看簡錚臉色好點了,簡淼說,咱出去改善生活吧,學校餐廳能餓死人了。簡錚很是寵愛這個弟弟,於是兄弟兩個出門吃飯。簡淼要去“環境監測站”,他喜歡吃這家店的幾個特色菜。儘管簡錚對這家店有那麼點心理障礙,還是答應了。
  一頓飯吃的很是開心,付款時簡淼碰到了幾個同學,就去店外聊天了,簡錚去櫃檯,剛拿出錢包,旁邊就出現了一張卡伴隨著那極討厭的聲音:“刷卡。”
  最不想再見到的人出現了。
  簡錚不理他,抽出兩張一百:“要發票,謝謝。”
  前台小姐猶豫了會還是接了簡錚的錢,簡錚接過找零和發票轉身就走。査暘想都沒想伸手拉他,簡錚轉過頭,臉上是毫不掩飾的鄙視:“還想強上?”
  査暘黑了臉,扯著他往外走。簡錚不想在店裡讓人看笑話,拍掉他的手,哼了聲:“出去。”査暘跟在後面像只大狗。
  出了店,走到陰影處,簡錚回頭就給了査暘一拳。査暘沒提防,完全的承受了。他惱火,攥緊了拳頭,卻在看到簡錚冷著的臉時放了開,擦了下嘴角,走上前:“男人不打自己媳婦兒。”話音剛落,他大手一伸,按住簡錚的頭就吻了上去,舌尖巡視領土般的一寸寸掃過口腔。
  簡錚嘗到了他嘴裡的淡淡血腥味,以及……核桃味?他掙扎開來,狠狠地抹了下嘴巴,像頭憤怒的小豹子,時刻準備咆哮著衝上去咬死這個男人。査暘大手一張,握住了簡錚的胳膊,再往懷裡一帶,就抱住了。査暘心想,這到底是誰調 教誰啊,三天沒見自己都要瘋了。
  簡錚掙扎不開,在査暘懷裡大口喘氣。
  簡淼聊完天正好看到他哥被欺負,衝過來提起拳頭就打。査暘抱著簡錚躲開,臉色鐵青:“我跟我媳婦兒處理家務事你一邊去!”
  簡淼跟他哥一樣咆哮:“你TM放開我哥!!!”
  査暘傻了眼,一直以為的姦夫成了小舅子,好像……大事不好了。



  10.
  又回到了店裡。
  簡淼暴躁不已,齜牙咧嘴的一直想揍査暘;査暘內心愧疚面上裝強硬;只有簡錚,剛才發洩完了現在比誰都淡定。
  査暘終於打破沉默:“阿錚,不要鬧彆扭了,跟我回去吧。”
  簡錚笑了,笑的那叫一個春花爛漫啊,他把玩著茶杯,細長的食指敲了敲杯壁,眼都不抬:“査暘,我記得你說想上就上吧?”
  簡淼“啪”的拍桌子,卻被簡錚按住。
  査暘訕訕的摸鼻子:“……我,我說著玩兒呢,你還當真啊……”
  “說著玩兒?不當真?你以為我是你嗎?”簡錚不耐煩的打斷他,語氣裡的鄙視傻子也能聽出來,“我不是什麼清純少年,分得清真假,你——”他撩起眼皮掃一眼,“玩錯人了。”
  査暘悔不當初,早就知道他是個什麼性格還那麼說,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簡錚起身,上身趴在桌上,湊近査暘直視他,黑色的瞳孔映出他的尷尬:“你——”他伸手戳了下査暘的左胸,“渣!”
  査暘忽然覺得此刻的簡錚很是脆弱,臉色蠟黃,眉頭緊皺,嘴唇蒼白還發著抖,他反射般的拉住要退回去的簡錚,用手碰了碰他額頭:“不舒服?”
  簡淼也發覺不對勁,立馬上前拍開査暘的手,抱著簡錚,焦急萬分:“阿錚你怎麼了?”
  簡錚冷汗都出來了,兩手抱著肚子,抖的厲害:“核桃……”
  簡淼一聽急了,大吼:“去醫院!”
  査暘反應迅速,從簡淼懷裡搶過簡錚,打橫抱起往外跑,小心放在車上,又換簡淼抱著,一路飆車去了醫院。
  査暘從來沒覺得這種感覺,心臟跳的厲害,想要替他難受,卻無能為力,只能拚命開車,他握著方向盤的手甚至也在發抖。他努力穩住聲音:“他……怎麼了?”
  簡淼臉色發青:“核桃過敏,會痙攣。可是我們吃的東西里絶對不會有核桃!”
  査暘白了臉:“我剛吃了小核桃,然後吻了他……”
  簡淼簡直想要殺了他:“你個人渣!”
  所謂的神RP就是說,接個吻也能過敏- -

  注射了抗過敏藥,簡錚慢慢恢復過來,臉色卻還是蒼白。病床前趴了兩個人,四隻眼睛目不轉睛的盯著他。他笑了笑,安撫的拍了拍簡淼的頭:“沒大礙,好多了。”剩下査暘可憐巴巴的等著他拍頭,於是簡錚也衝他笑:“査先生,雖然是你送我來醫院,但起因也是你,我不追究,你也不用內疚,時間也不早了,你請回吧。”
  査暘一聲不吭的站起身找了張椅子坐下,一副我就是不走你能怎麼著的架勢。
  稍微休息下,簡錚堅持要回去,簡淼走在前面找出租車,査暘跟在後面,出了醫院發動車開到簡錚面前擋住了路:“上車!”
  簡錚懶得理,轉頭走。査暘把車門摔的震天響,下了車大步走到簡錚面前扛起人扔進車裡,再“吧嗒”鎖了車門,不管簡小弟在後面大喊大叫,一溜煙的走了。

  簡錚算是明白了,他跟査暘的武力值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再掙扎也沒用。他翻出瓶水,擰開蓋子喝了幾口,然後舔舔有點幹的嘴唇。査暘一邊開車一邊觀察他的臉色,好像不是很生氣?喝水時滾動的喉結真性`感……舔嘴唇什麼的,是在誘惑人吧……査暘把車開的飛快,他要回去刷牙!

  第三次進査暘家,簡錚有點熟門熟路的感覺。他脫下大衣坐在沙發上,對正在換鞋的査暘說:“有熱水嗎?我想喝杯水。”
  査暘倒了杯水,坐在了簡錚對面。簡錚接過水,捧著杯子喝了大半杯,臉色終於有點紅潤。他神色平靜的開口:
  “說吧。”
  ====

  哦耶我也是只青花魚了!


  11.
  【小劇場】
  他神色平靜的開口:
  “說吧。”
  其實lz非常佩服簡錚的淡定和自製力,簡單的兩個字就把問題推給了査暘。
  “嘭!”lz被簡錚扔的水杯砸中,努力睜大水汪汪的小眼睛:你給我下重手小心我給你下黑手!
  簡錚獰笑:你都讓我倒霉了這麼多年外加被強上了還有什麼黑手?!
  Lz激動+興奮:還有!被LJ啊,車禍失憶啊,讓渣攻找小三啊……
  査暘:我不是渣攻!我也不找小三!
  簡錚,找鞭子,哦不,皮帶,沖lz揮:你可以試試!
  ----

  査暘拿過簡錚剛放下的杯子,“咕咚”喝了一大口水,他覺得緊張。
  “我——很喜歡你。”査暘長出一口氣,很沒形象的在沙發上攤了開身體。
  “嗯,我知道。”簡錚波瀾不驚。
  “我……”査暘扒了扒頭髮,“這麼說吧,自從我確定喜歡你之後就一直想跟你上床。”
  “……”簡錚嘴角抽搐,真是大開眼界,“禽獸!”
  査暘忍不住笑了:“所以你得先滿足我一次。”
  簡錚真是冷靜不了,他整個人壓在査暘身上,兩手揪著他的衣領,惡狠狠的說:“老子是男人!男人懂不懂!!!做 愛是相互的,不是你想要就要!”
  査暘伸開手臂抱住騎在他身上的簡錚,態度誠懇:“我明白了,以後做之前先請示!”
  簡錚翻白眼:“能不能不往那方面想!”
  査暘學簡錚的話:“我是男人!”
  簡錚氣惱,逮著他的臉就咬了一口。
  査暘摟緊他,長出一口氣:“就這樣吧。雖然不能結婚,但現在造假證的那麼多,弄個結婚證還是很容易的。”
  査暘這話說的很認真,當然,他的本意也很認真。二十五歲自然算不上老,花花世界也大得很,但自從他遇上簡錚,忽然覺得外面的誘惑浮誇的厲害,反而是抱著這個人睡覺就覺得踏實到心底。那麼,就以結婚為前提的……做 愛吧!
  簡錚任他抱著,他確信他是認真的,自己也……是認真的,要不然也不會因為他的話而生氣了。而且,他確定了査暘其實沒有初見面時那麼渣不是嗎?既然這樣,那麼,還彆扭個什麼勁啊,交往吧!
  簡錚放鬆了身體靠在査暘身上,眯著眼睛:“要擺酒席嗎?”
  査暘只覺得眼前桃花朵朵金光四射,他根本沒想到簡錚會這麼痛快!他把簡錚拉起來,直直的看著他的眼睛:“我愛你。”
  簡錚也看著他:“我還行。”
  査暘笑:“沒見過你這麼直接的人。”
  簡錚也笑:“做都做了還扭捏個P啊。”

  於是,兩人就這麼戀愛了。後來簡錚回想起來的時候,總覺得有點稀里糊塗,卻也只能歸結於一點:神RP。

  簡錚安撫火冒三丈的簡淼:“也不算稀里糊塗啊,上床了,表白了,剩下的不就是戀愛嗎?”
  簡淼要崩潰:“順序不對好不好!他沒安好心!不對!他是男的!”
  簡錚笑笑:“同性伴侶總比沒伴侶的好。”
  簡淼沉默,還真沒見簡錚對那個女生這麼感興趣。但他還是不甘心啊,看著自己長大、一直寵著自己的哥哥怎麼能被個男人拐跑了呢!“你之前不是還很討厭他的嗎!你不要跟我說罵他打他時因為愛他!”
  “其實也算有好感啊,但還不是我想要的樣子。你不覺得你哥我現在像馴獸師嗎?”簡錚慢條斯理。
  馴、馴獸師?!簡淼無語,他那純淨如秋季的天空般、RP如深沉的大海般的哥哥一去不復返了……他知道簡錚一旦決定就很難改變主意,看來是認定那個男人了,但是——“爸媽那邊……”
  “先瞞著,一步步來。”簡錚氣定神閒,爸媽還真沒怎麼管過他。
  唉!嘆氣也沒用啊簡小弟,還不如樂觀的想想以後你哥會不會轉RP呢~

  ==
  話說寫到“做 愛是相互的,不是你想要就要”時,我非常想寫“做`愛不是你想做,想做就能做” ORZ
  我想結尾了,這段轉折或者說解釋其實並不那麼理想,大家見諒。



  12.
  就在兩兄弟商談之際,被馴乖的野獸査暘先生正眼含春情心得意的收拾屋子。査暘早就想好了,簡錚還有幾個月畢業,到時就搬過來住,一起吃飯一起睡覺一起做`愛……好吧,最後那條確實得一起,這樣的日子想想就美的冒泡啊。

  兩人還處在磨合期,典型的先上床後戀愛。簡錚嫌査暘太強勢,恨不得什麼都替他做決定;査暘氣簡錚太獨立,習慣性的先斬後奏。於是吵鬧不斷。
  簡錚順利畢業,進入査氏公司,還沒正式入職,簡錚提議說去旅行吧,査暘當然樂意,但就去哪什麼時候去產生了分歧。査暘財大氣粗,說去歐洲,簡錚囊中羞澀,說在國內。最後簡錚以他是主角搶到決定權,去內蒙!
  兩人興緻勃勃的一路向北,可是,天公不作美,從他們進去內蒙就開始下雨,斷斷續續下了三天還沒有放晴的意思。當地居民說,以前沒這麼下過雨啊,真神奇了。簡錚欲哭無淚,他想到了自己的RP——爬山看日出,下雨了;跑去洛陽看牡丹,沙塵暴了;去鼓浪嶼,颱風了;……類似事件數不勝數。簡錚很無辜,査暘很無奈。査暘說,我運氣可好了,以後這種事都交給我決定,保證不出問題!簡錚想,那就這樣吧,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査暘對於取得選擇決定權而沾沾自喜。
  當天,他們毅然離開內蒙,按査暘新鮮出爐的路線去了新疆。果真,晴空萬里廣闊草原明淨湖泊,簡錚吃著各色水果樂開了懷。

  後來,査暘說,我把我的運氣分給你,保你以後順順噹噹。
  簡錚說,那你怎麼辦。
  査暘說,我有你就行了。
  簡錚覺得,這是他聽到的最好的情話了。

  完。

  說來這也算是俺的第三篇文了,每次都發誓要寫個傲嬌彆扭攻但卻每次寫著寫著就是小甜蜜和小幸福,而且正文沒寫完就開始想番外,我果真沒有狗血天分。
  這個文的話,至少時間地點人物起因發展結果這六要素都具備了,所以,也算是個故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番外 帶刺的玫瑰

  簡錚對有刺的東西有著發自內心最深處的恐懼,當然,他絶不會承認就是了。究其原因,是小時候捉蜜蜂反被蜜蜂蜇。對,你沒看錯,捉蜜蜂。小孩子總會對顏色鮮艷的東西感興趣,簡錚當然不例外。奶奶家有個小院子,種了很多花,夏天時滿園芬芳。簡錚一開始只是爬在窗邊看蝴蝶蜜蜂飛舞,看著看著就湊到花朵前面了。然後,小手一捏,就把正在採蜜的蜜蜂封在大花朵裡了。
  簡錚把花採下來,小心翼翼的捧著,想要給爺爺奶奶炫耀。但他又忍不住想看蜜蜂還活著沒,就稍微鬆開了手,結果,蜜蜂一下子就飛了出來,再然後他只覺得臉上疼了一下,沒一會兒,半邊臉都腫起來了。
  這件事的後果就是,他害怕一切帶刺的東西。

  情人節。査暘很沒新意的買了玫瑰,不多,就一枝,他說這叫獨一無二。簡錚僵直著身體找了個飲料瓶子插進去放到陽台上,和那幾盆仙人掌擺在一起。
  査暘不樂意,抱怨他不放在心上。簡錚找藉口:“陽台上陽光好,還有它的親戚和它做伴。”査暘說那我們也去和它做伴吧。簡錚急了,他明白査暘什麼意思,在陽台上做是他籌謀已久的了。査暘不顧他的掙扎半拖半抱的去陽台,壓在那張躺椅上,開始動手動腳。
  簡錚一直揪著心看著斜上方的花和仙人掌,精神緊張,就怕……不能說不能說,說什麼來什麼!
  可是,做到一半的時候還是出事了。簡錚隨便找的那個可樂瓶子,被査暘的大幅度動作碰下來了,水從査暘裸露的身上滴到他的身上,那朵嬌艷的紅玫瑰正好落在他的胸前。那一瞬間,簡錚肌肉緊繃,大氣都不敢喘,査暘卻偏偏動個不停,他甚至用嘴咬住玫瑰花瓣用葉子挑`逗簡錚。簡錚想要阻止,可是說不出話來,査暘還玩兒上了癮,動作加快,他覺得簡錚今天特別緊,一不小心,射了,射完之後一鬆懈,整個人撲在了簡錚身上,那枝玫瑰,好死不死的壓在了倆人的胸前。
  就聽見簡錚“啊”的一聲,一臉痛苦。査暘這才感覺到自己胸前也疼——獨一無二的玫瑰花刺入了兩人心間。

  事後査暘抱著臉色慘白的簡錚笑:這是愛的折磨!
  但自此以後,家裡就再也沒有帶刺的東西出現了,包括那兩盆養了很多年的仙人球。

  完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我的狐狸 by 絨絨毛 (溫柔山神攻x單純狐狸受) | 首頁 | 最上 | 網遊之有種你別跑 by 安少宇 (精分攻x淡然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662-a968d54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