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你親我一口 by 嬋異 (忠犬攻x腹黑受 竹馬竹馬) :: 2013/03/20(Wed)

文案
青梅竹馬一直到白首相依。
忠犬攻,腹黑受。

內容標籤:花季雨季 青梅竹馬
搜索關鍵字:主角:曹白,孟逍 ┃ 配角: ┃ 其它:



  以前的以前
  
  大曹:你親我一口,我給你吃糖。
  
  小逍:mua~
  
  大曹:你親我一口,這個玩具給你玩。
  
  小逍:mua~
  
  大曹:你是男的?!!!!!!!!!!!!!!!!!!把我的糖我的玩具還給我!!!!
  
  小逍:那你把我的親親還給我。
  
  大曹:你親我一口,這題我教你。
  
  小逍:mua~
  
  以前
  
  大曹:你親我一口,我給你寫作業。
  
  小逍:mua~
  
  小逍:我親你一口,你給我寫作業吧。
  
  大曹:不寫。
  
  小逍:那兩口?
  
  大曹:多少口都不寫。
  
  大曹:靠,那女的誰?
  
  小逍:我女朋友啊,不親她一口,她也給我寫作業。
  
  大曹:……
  
  現在
  
  “曹白,你到底幹嗎呢?小逍在火車站都你等一個小時了!”曹白一接電話就被他媽給吼愣了。
  
  “媽,媽,你淡定。你說什麼?什麼小逍?什麼火車站?”
  
  “你裝什麼迷糊?小逍去你那找你,你為什麼不去接站?真不明白,你倆孩子怎麼了?小時候好的跟一個人似的。現在成怎麼成這樣了?小逍給我打電話都快哭了,等了一個小時你都沒來。你趕緊給我滾過去。天大的仇放一邊。”
  
  “媽,不是媽,什麼一個小時?小逍?你說的是孟逍吧?他要來?我不知道他要來啊。”
  
  “你裝,你再裝。趕緊給我過去,現在壞人這麼多,萬一遇到壞人怎麼辦?”
  
  “我裝什麼啊,我是真不知道。”曹白都快哭了,蒼天啊,大地啊,六齤月飛雪,他真的冤枉!孟逍?他倆已經6年沒聯繫了。
  
  “還真跟小逍說的一樣。曹白,我不知道你倆到底怎麼了?小逍那麼小一孩子都主動跑過去找你道歉了,你還想怎麼樣?”
  
  “他說啥了?”
  
  “他說,你肯定說不知道,讓我別打了,他去看看學校就回來。你趕緊的,立馬去火車站。多大仇啊,這都多少年了,還揪着不放。”
  
  “媽,不是,我是真的不知道。”曹白只差淚奔了,誰來跟他解釋解釋到底怎麼回事。
  
  從他媽的教訓中曹白大概理出了脈絡,孟逍考上了他這邊的學校,想先來這邊看看學校情況順便來找找他,緩和一下他們緊張的關係,但是曹白不肯見他。
  
  媽,你兒子我是冤枉的,我真的不知道他要來。還有,也沒仇,就是你兒子我喜歡他,他不喜歡我而已。
  
  曹白坐著出租趕往火車站。這麼多年過去了,曹白的心思也淡了些。唉,這次他來就陪着他好好玩吧,別想那些有的沒的了。
  
  曹白在候車室裡找到了他心心唸唸的小破孩,小破孩坐在椅子上背包抱在懷裡,很悠閒的帶著耳機玩手機。
  
  這麼多年,曹白雖然沒回過家,沒和小破孩打過照面,但經常跟他媽墨跡讓他媽找小破孩的照片。
  
  小破孩沒長殘,小時候粉齤嫩現在很帥,肯定很討女孩子喜歡吧。曹白遠遠的看著小破孩,也不去打招呼,想多看幾眼,似乎想透過光陰,再觀一下他們的過去。
  
  小破孩大概感覺到有人在看自己,抬起頭尋找,目光撞在一起,曹白有些尷尬,被抓包了。
  
  “呦,大叔,你可算來了。”孟逍笑眯眯的打招呼。
  
  “大……大叔?”曹白龜裂了,自己哪有那麼老?“我就比你大六歲,你小時候明明都喊哥。”
  
  “沒辦法,這麼多年不見,你一下變這麼老,我當然要喊大叔了。既然你非要讓我喊哥哥,好吧,曹白哥哥。”孟逍聳聳肩,“我餓了,請我吃飯。”
  
  “好,好。”曹白收拾起碎掉了的玻璃心,黏回去打起精神請孟逍吃飯。
  
  去飯店的路上,說起小破孩來的事,曹白問他怎麼沒給自己打給電話。
  
  孟逍眨巴着大眼睛,表情特無辜,“我沒打嗎?我記得我打了啊。”
  
  “你真的沒打!”
  
  “啊?那是我忘記了,不好意思啊。”
  
  不好意思你妹,你能不能有點做錯事的態度?恰好,曹白媽打電話過來。
  
  “你一會給我媽解釋,是你沒打電話,不是我不接你。”
  
  孟逍特乖的點點頭。
  
  “媽,嗯,我接到他了。真不是我不接他,他忘了給我打電話了。我讓他跟你說。”曹白說著把電話遞給了孟逍。
  
  孟逍接過電話,小聲音怯生生的,跟被欺負似的,“阿姨,白哥讓我說我忘記打電話了。我知道了,阿姨,你別怪白哥。”
  
  曹白接過電話的時候他媽又是一陣教育,曹白想哭啊,尼瑪,這到底什麼事啊?
  
  “你為啥說我讓你說的,明明是你自己忘記的!”曹白控訴。
  
  孟逍奇怪的看著他,“不是你讓我跟阿姨解釋嗎?我哪裡說錯了。”
  
  “……”曹白已經沒脾氣了,漢語絶對是一門博大精深的學問。
  
  曹白很努力的把他和孟逍從小到大的事情回憶了個遍,能挖掘的都挖掘出來了,還是沒想明白到底自己哪裡招惹孟逍了?尼瑪,孟逍這次絶對是討債來的!

  接孟逍回來那天晚上,正吃著飯呢,孟逍突然來了句。
  
  “你是同性戀?”
  
  曹白嗆得飯都噴到孟逍那裡了。
  
  “你聽誰說的,別胡說。”
  
  “不是嗎?”
  
  “不是!”
  
  “哦。”
  
  安安靜靜的吃飯。
  
  “那你還是處嗎?”
  
  可憐的曹白再次噴了。“你問這幹嗎?”
  
  “不幹嗎,看來還是了。吃飯吧。”
  
  這次曹白留了一個心眼,就怕孟逍再蹦出什麼嗆死他的句子。但這次孟逍安靜了,一直到吃飯結束都沒怎麼說話。
  
  飯後,領着孟逍回自己住的地方,曹白一開始打算讓他去住酒店,孟逍不樂意,說不喜歡酒店的床。曹白沒辦法,只好領回家。
  
  孟逍去洗澡,曹白給他收拾房間。
  
  曹白的房子是租的,不大的房子,一室一廳一廚一衛,沒有多餘的房間,也沒有多餘的床。曹白準備讓小破孩睡主臥,自己在沙發上湊合湊合,說什麼都不能委屈自家小破孩。
  
  孟逍洗好澡,穿著一個緊身小內齤褲出來了。
  
  曹白傻了,親,你照顧一下我情緒好不好?你就不怕我撲上去把你吃了。別說,自家小屁孩身材真好,有腰有屁股還有肌肉,這長相這身段~~~~~~~~~自己果然有眼光。
  
  “你……你把衣服穿上。”
  
  “熱。”
  
  曹白死命摁空調遙控器,從24度直接降到了16度,“不熱了吧。”
  
  “曹白哥哥,我沒帶睡衣來~”小破孩眨着大眼睛依舊無辜。
  
  “我去給你找!”曹白咬牙,迅速扒拉出了一套睡衣給小破孩。
  
  小破孩穿上上衣嫌棄褲子太長穿著不舒服,不肯穿,晃悠着倆長腿,上衣沒多多長,一走路,小內齤褲就若隱若現。
  
  老子就比你高2釐米啊,褲子長你妹啊!
  
  “你玩吧,我去洗個澡。”曹白捏着鼻子,鑽浴室去了。
  
  背後孟逍一陣陰笑,淡定的拿起空調遙控器,把空調往上調了幾度。曹白,玩不死你我不姓孟!
  
  曹白解決了一下自己的生理問題,洗個澡,戰戰兢兢的探出頭,四處望了一下,沒看到孟逍的身影,大概去臥室了,頓時鬆了一口氣。自己還是去住酒店吧,再這麼住下去,萬一自己色性大發把小破孩撲了怎麼辦?
  
  臥室的門沒關,曹白進去的時候,小破孩盤腿坐在床上,手裡拿着手機。
  
  “時間不早了,你早點休息,我去睡客廳。我明天帶你出去玩。”
  
  小破孩橫着眼睛打量他不說話。
  
  曹白側着身子,移到門口的時候,小破孩開口了。
  
  “曹白哥哥晚安。”小破孩笑得很可愛。
  
  “晚晚安。”
  
  靠,到底哪個是真實?剛才那表情太乖了吧?
  
  因為那個很乖的笑容,曹白決定不去酒店了,讓小破孩知道他一來自己就走,不知道小破孩會怎麼想。
  
  次日,曹白朦朦朧朧的睜開眼看到孟逍蹲在自己面前低着頭不知道在想什麼,曹白猛地坐了起來,差點從沙發上摔下去。
  
  “你……你醒了。”
  
  小破孩看著他,不說話,臉有些紅紅的。“曹白哥哥~”聲音很甜很膩人。
  
  曹白打個哆嗦,“怎……怎麼了?”
  
  “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大眼睛眨啊眨,要多純真有多純真,要多無辜有多無辜。
  
  “問。”
  
  “就是……就是……”小破孩指指自己下面。“曹白哥哥應該懂的,你都是怎麼弄的?我怎麼都弄不舒服,曹白哥哥幫幫我好不好?”
  
  曹白一口血差點噴出來。
  
  “曹白哥哥,我知道你最疼我了,教教我,好不好?”小破孩站起來坐到曹白身邊往曹白身上擠,還是昨天的裝扮只穿上衣裸着兩條腿。

  曹白死命的抱著被子往旁邊挪,他挪一分小破孩進三分都快貼他身上了。
  
  曹白急了手忙腳亂的想從沙發上起來,結果從沙發上摔下來,趴在了地板上。曹白慌慌張張的想起來,但是起不來了,因為他家小破孩坐到他腰上了。上身貼在他身上,湊在他耳邊吹氣。
  
  “曹白哥哥,你這麼激動幹嗎?你總不能告訴我你不會。”
  
  曹白rp大爆發的把他家小破孩從自己身上掀了下來,竄去衛生間,這日子沒法過了!
  
  小破孩鍥而不捨的敲門,“曹白,你在裡面幹嗎呢?你不能只顧自己爽。你不想幫我,那就讓我進去看示範。”
  
  “老子只是進來上廁所!”
  
  “哦,是嗎?那行,我在這聽著,聽不出聲響來你就是騙我。”
  
  “你不是有女朋友嗎?還不會做這個啊?”
  
  “有女朋友誰還自己做啊?”
  
  好吧,曹白的玻璃心又碎了。“那你回去找你女朋友做去,找我齤幹嗎?”
  
  “這不是找不到嗎?你這24的老處男肯定很擅長,教教我又怎麼著?要不你替她幫我做我也沒意見。”
  
  “我不會,我老處男,我什麼都不會。”
  
  “那行,我出去了。”
  
  “出去幹嗎?”
  
  “要打賭嗎?我十分鐘就能帶回來。”
  
  “你給我站住!”曹白氣沖沖的打開門,“你這孩子,怎麼現在成這樣了?大早上的你出去勾搭誰去?不就手活嗎?多大點事,我教你就是了。”
  
  “曹白哥哥,你說什麼。我只是說去買早點啊,我剛才起來的時候看到樓下就有,換上衣服十分鐘就能回來了。什麼手活?曹白哥哥真猥瑣。”孟逍丟下一個十分純潔乾淨的微笑,回臥室去了。
  
  曹白僵直的走回浴室,喊了句,“孟逍,你高考語文考了多少?”
  
  “不高啊,127,怎麼了?”
  
  “沒事,就覺得你語文學得特好。”
  
  孟逍果然十分鐘內把早飯買回來了,早餐閒聊中問及孟逍來幹嗎,準備留多久。
  
  “怎麼?曹白哥哥嫌棄我了啊?那我今天就走唄,不打擾你了。”
  
  “不是,我沒嫌棄你。我就問問你準備住幾天?”
  
  “那還不是嫌棄我?我一會去看看學校就走。”
  
  “我真沒嫌棄你……”
  
  “那曹白哥哥幹嘛一直問?還不是想讓我識相點趕緊走。曹白哥哥,我小時候可能是皮了點,我跟你道歉,你別生我氣啊。我九月就要來這邊上學了,舉目無親的,只有曹白哥哥的。”孟逍瞬間淚汪汪的。
  
  曹白理智上很明白這小破孩十有八九是裝可憐,但是……他抵抗不了啊!
  
  曹白要陪他去玩,孟逍說不用,趕他去上班。
  
  “我這邊有朋友,不麻煩曹白哥哥了~免得你嫌我麻煩又要趕我走。”
  
  “……什麼朋友?”
  
  “不告訴你,你快去上班吧,再不去要遲到了。我也要出門找朋友了,鑰匙給我一把。”
  
  “你那到底什麼朋友,哪認識的?”
  
  “你猜哩?”孟逍曖昧的一笑,“曹白哥哥,你不會真的以為我是來找你或者看學校的吧?趕緊給我鑰匙,我要遲到了。”
  
  玻璃心這東西,碎啊碎啊,就習慣了。
  
  曹白默默看著自家小破孩出門,默默的看著他坐上出租車向自己揮揮手,無語內流。小破孩,你是來鍛鍊我心臟的吧?
  
  中午下班吃飯,曹白和同事在公司門口碰到小破孩。小破孩掂着一個外賣盒子,小步跑向他。“曹白哥哥。”然後不用曹白介紹,乖乖巧巧的和曹白的同事打招呼,“哥哥們好。”
  
  “你怎麼來了?”曹白戒備的看著小破孩,這孩子,又要給自己整什麼妖蛾子?
  
  “我來給哥哥送飯。”孟逍說著把外賣盒子提起來。
  
  曹白的同事看這情形,和曹白說了聲,各自去吃飯了。
  
  曹白打量着孟逍手裡的東西,似乎在看一個炸齤彈而不是盒飯。
  
  “曹白哥哥你不吃嗎?”
  
  歷史的教育告訴我們,孟逍賣萌沒好事!但是……
  
  “吃。你朋友呢?”
  
  “他回去了,我下午再去找他玩。”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上班?”
  
  孟逍會告訴他,自己早上的出租車其實是幌子,拐個彎就停了,然後跟蹤曹白來上班嗎?當然不會。“阿姨說的。”
  
  “你問得還是她說的。”
  
  “當然是我得問,我多關心你的。才不像你,6年不回家,都不記得我長什麼樣了吧。”
  
  “怎麼會不記得?我有你照片。”
  
  “唉,什麼照片?”
  
  “就是……就是我媽給的。”
  
  兩人的氣氛變得美好起來,很好很和諧,曹白的心情也越來越好,小破孩還是很關心自己的,不然也不會記得自己公司還來給自己送飯。
  
  美好的氣氛停留在曹白打開外賣的盒子,苦瓜,好多苦瓜,一眼看去除了苦瓜還是苦瓜!曹白嘴角有點抽,勉強扯着笑,“你在哪家買的?老闆真實惠。”
  
  “啊?我怕你吃不飽,特意要了兩份。夏天吃苦瓜挺好的,清熱消暑。曹白哥哥,你不吃嗎?”
  
  “吃,吃,你吃了沒有?”
  
  “吃了。曹白哥哥,你怎麼還不吃?難道不和胃口?額,我想起來,曹白哥哥你不吃苦瓜是不是?對不起對不起,我忘記這個了,真的對不起。”孟逍忙不迭的道歉,甚至眼睛裡還閃着淚花,“我這就拿去丟掉,對不起,曹白哥哥,我真不是故意的。”
  
  “沒,我現在吃苦瓜的。”曹白趕緊搶過來。自家小破孩一片好心,怎麼能糟蹋?
  
  “真的嗎?”
  
  “真的,我吃給你看。”曹白說著趕緊往自己嘴裡塞。
  
  等曹白把那堆苦瓜狼吞虎嚥的塞完發現……小破孩壓根沒給他帶主食!問及此,小破孩無辜的說,忘了。
  
  看到小破孩的笑容,曹白瞬間了悟,這一切都是小破孩故意的。去你齤媽的貼心,黑心還差不多,黑得冒毒水了!
  
  晚上下班回家,小破孩已經在家了。曹白沒理他,怕這破孩子又算計自己。
  
  “曹白哥哥,吃飯沒?”
  
  “吃了,我去洗澡了。”
  
  曹白找換洗衣服時,四處扒不到自己的內齤褲,他所有的內齤褲都不翼而飛!靠,內衣大盜啊!
  
  “曹白哥,找什麼呢?”
  
  “內齤褲,你有沒有看見?”
  
  “沒…沒有。”孟逍雙眼飄忽,說話含糊。
  
  曹白看他一眼,“你是不是拿我內齤褲了?”
  
  “我拿你那東西幹嘛?”孟逍依舊不看曹白,眼神四處亂瞟。
  
  曹白也跟着他的眼神瞟了瞟,看到孟逍的背包,沒記錯的話昨天孟逍已經把裡面的東西全拿出來,背包是空的,現在怎麼鼓了?
  
  曹白想著就去拿孟逍的包,不等他碰,孟逍就竄過去,把背包抱懷裡,護寶貝似的,瞪着曹白,“你幹嘛?”
  
  “我才問你幹嘛?小逍,你要是惡作劇什麼的到此為止,把我內褲還給我!”
  
  “我拿你內褲幹嘛?”
  
  “我告訴你別再跟我玩文字遊戲,背包給我。”
  
  “你憑什麼要我背包?”
  
  “我拿我內褲。”
  
  “我背包裡沒有!”
  
  “拿給我看。”
  
  “沒有就是沒有!我拿你內褲有什麼用?”
  
  “別廢話,給我。”
  
  孟逍護着背包不給,曹白黑着臉去搶。
  
  孟逍炸毛了,把包扔給他,“給你,你翻去吧。”
  
  曹白也不客氣,拿過來就翻,可是裡面的東西全清出來了,裡面也就一套遊戲光盤,一套衣服。
  
  曹白傻了,這到底咋回事啊,總不可能真有內衣大盜吧!
  
  孟逍把那套衣服砸他身上,“白天和朋友一起買的,本來準備走的那天當禮物送你,既然你發現了,直接給你吧。”
  
  曹白還在愣,孟逍搶過自己的背包,收拾東西。
  
  “小小…小逍,你幹嘛?”
  
  “收拾東西,回家!難道還要留在這裡被你當賊抓,你放心我不會告訴你爸媽你拿我當賊的。”
  
  曹白扯着孟逍的背包不讓他收拾,“我真不是故意的,咱家就咱倆……”
  
  “是,我偷的,你滿意了?你丟了幾條,我賠你錢行不?”
  
  “逍,你聽我解釋啊?”
  
  “解釋什麼?不就是拿我當賊嗎?我偷你內褲能幹嗎?做拖把啊?把背包還給我,我要收拾東西。”
  
  “不給,逍,你聽我解釋。”
  
  曹白嘴皮子磨薄了一層,都快跪下來。孟逍臉色終於緩和了點,願意原諒他了。曹白擦了把汗,祖宗唉,我上輩子欠你的。
  
  然後最讓曹白嘔血的事情發生了。

  他在洗衣機裡發現了自己集體私奔的內褲們。他家祖宗,呸,小屁孩子這次特爽快的承認。
  
  “我放的啊,逗你玩兒~”
  
  玩你妹啊!曹白已經連吐槽都不想吐了,直接坐地板上了。他能預料到他吐槽的結果,小破孩肯定說,“我本來就沒偷你的,我就是讓他們換換地方。”
  
  小破孩蹲到他面前,“曹白哥哥~”
  
  “幹嘛?”曹白有氣無力的應。
  
  “你親我一口,我給你一個男人。”
  
  “嘎?”
  
  “親不親?”
  
  “親!”小破孩子,你都欺負我這麼久了?管你這次想幹嘛!老子先把便宜占了。伸手把小破孩子拽懷裡,在他臉上大親一口,小破孩子沒亂動,也沒說話氣他,再親一口。
  
  “曹白哥哥親夠沒?該我親了!”
  
  小破孩子中邪了?“行,你親。”曹白把臉湊了過去。
  
  孟逍給予了特別利索的一拳,“我讓你齤他媽的6年不搭理我!”
  
  再一拳,“讓你齤他媽的見了我也不承認自己是同性戀。”
  
  再次揮拳的時候,被曹白抓住手腕,“靠,你那時候找個女朋友,我再圍着你轉悠毛啊?”
  
  “怪我啊?誰讓你不給我寫作業?她說我讓她當我女朋友,她就給我寫作業。”
  
  “寫屁,你不看看你那成績都爛成什麼樣了?我是為你好。”
  
  “為我好?你別跑啊?還一跑六年,我要不過來找你,你是不是要躲我一輩子?”
  
  “我又不知道你是同,要知道你喜歡男人我早跑回去了。”
  
  “你好意思提?你最大的出息也就讓阿姨拍點我照片,我聯繫的着你嗎?難道讓我跟你媽說,阿姨,告訴曹白,我是同性戀。我缺心眼啊?”
  
  “怎麼不能聯繫我?問我媽啊,你給我打電話我還能不接?”
  
  “憑什麼我打?逃跑那個又不是我。”
  
  “我是為你好,萬一我把你撲了,你還不恨我一輩子?”
  
  “好你妹,我他媽我一邊想著趕緊長大好過來找你,一邊還要操心你找新的沒?這也叫為我好?”
  
  曹白怔怔神,看著孟逍嘿嘿傻笑起來,孟逍賞給他一個大白眼,這笑真傻。曹白站起身,扛麻袋似的把他扛了起來。
  
  “曹白你幹嘛?”
  
  曹白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手感不錯,又摸了一下,“你說呢?”
  
  “艹,放手。”孟逍掙扎。
  
  曹白死抱住他的腿,“不放,讓你這兩天勾引我。”
  
  說話間到了臥室,曹白把孟逍撲床上,輕撫着孟逍的臉,十分感性的說了一句,“小逍,你知道我等這天等了多少年了嗎?”
  
  孟逍受不了的翻個白眼,“關我屁事。”
  
  “當然關你屁股的事。”
  
  曹白色兮兮的把手伸進孟逍的短褲。
  
  “…曹白。”
  
  “恩?”
  
  “還喜歡我嗎?”
  
  “這不是廢話嗎?我這輩子喜歡的也就一個你。”
  
  “你不問問我什麼時候喜歡你的嗎?”孟逍的語氣溫柔,手也探進曹白的衣服。
  
  “什麼時候?”
  
  “不知道,發現的時候就喜歡上了。還因為你哭過幾次。”手指往下。
  
  “啊?”
  
  “每次放假都盼着你能回來,然後一次一次失望。有次阿姨說你身邊有個很好的女孩子,是你女朋友。當時就覺得自己大概是自作多情了,你根本不喜歡我,只是逗我玩而已,想著挺難過的,就哭了。”孟逍垂下眼睛,手越來越往下,解開曹白的褲子。
  
  “什麼女的?我怎麼不知道?”小逍摸得好舒服。
  
  孟逍看他享受的表情輕笑一下,繼續動作。
  
  “你公司的前輩。”
  
  “啊,我知道了,靜姐。那不是我女朋友,我彎的哪來的女朋友。我剛進公司時她很照顧我,大概給我媽打電話時說了幾句,我媽誤會了。”
  
  “後來也知道不是了,但是……”孟逍的手猛地一用力,“老子6年的憋屈勁還沒過呢,上床?夢夢吧你!趕緊滾下去,不然我直接給你掐斷了。”
  
  曹白苦逼的看看下面,再看看孟逍,盤算着他這話的真實性。
  
  孟逍面上含笑,手下毫不留情,左轉90度。曹白從床上彈了起來,捂着重點部位嗷嗷嗷叫,“你還真下的去手,掐出毛病你以後上哪找幸福去?”
  
  孟逍無所謂的聳聳肩,“你要是那麼不爭氣的話,勉為其難,我上你唄。”
  
  “……”誰來告訴他,這6年都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他家小時候很萌的小破孩現在長成這樣了?
  
  之後
  
  你親我一口,我送你去學校。
  
  你親我一口,找不到工作我養你。
  
  你親我一口,咱倆去攤牌,不管結果怎麼樣。
  
  你親我一口,咱倆都別哭,我在你身邊陪着呢。
  
  你親我一口,我們一起回家,這次應該不會棍棒伺候了。
  
  我親你一口,你把那根白頭髮拔了,聽誰說的越拔越多?
  
  我親你一口,別去染了,全白挺好看的。
  
  我親你一口,你老實給我躺着,還當自己年輕了。讓我伺候怎麼了?不樂意啊?我就比你年輕比你有活力。
  
  我親你一口,你假牙以後別跟我放一杯子。
  
  我親你一口,老實聽話別亂想,沒事的,我陪着你。
  
  你親我一口,我先走了,你……你再找一個吧。幸好咱倆還養着一個小崽子不然我怎麼放心你。
  
  我親你一口,找你妹,你當我還年輕?一把年齡誰還要我。我告訴你,當年我盼着你,輪到你等我了,你要是在底下找個小的,或者自個跑了,老子魂飛魄散也要滅了你。
  
  最後
  
  相約到白首,此生不相忘。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網遊之有種你別跑 by 安少宇 (精分攻x淡然受) | 首頁 | 最上 | 親愛的,別害羞 by 嬋異 (呆萌攻?x陽光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663-30b98c6b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