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室友 by 木沐牧穆慕 (健氣攻x二貨受) :: 2013/03/22(Fri)

宿舍果然就是發展JQ的好地方阿XD"
是說攻受名字都只有一個字害我看的時候兩個人一直弄混說
然後未免大家逆CP了 劇透一下 攻=夏 受=阮

文案
雙人宿的孩紙們一般只有兩個結果,要麼相愛,要麼相殺。

搜索關鍵字:主角:夏,阮 ┃ 配角:友人 ┃ 其它:雙人宿



第 1 章

  選宿舍的時候阮選了二人間,空間寬敞環境清靜,卻沒想到攤上夏這樣的室友。
  狼一開始總是披著羊皮的。阮拽著兩大箱行李在樓梯間艱難奮鬥的時候夏十分熱心的給他幫忙,得知阮是他室友後更為熱情,削了蘋果買了可樂當阮貴客般招待。
  阮受寵若驚,暗自欣喜室友竟是如此好人。
  次日軍訓中阮忽然上吐下瀉被送往校醫室,得林妹妹之美名。回到宿舍阮思前想後,昨日除了室友的蘋果可樂他並沒吃什麼別的東西,為何一下子腹痛難忍呢?遂翻垃圾箱尋回可樂罐,定睛一看,原來已經過期。
  待夏回來一問,夏一臉無辜道都是小賣部大爺年老眼花惹的禍,與他無關。阮不好發火,只好捂著肚子蹲廁所憋屈去。
  傍晚阮癱在床上不能動,肚子轟鳴如雷。夏再次發揚同學愛奔去為他打飯,拎回白粥一碗,芹菜若干,青椒若干,豆腐數塊,白菜幾條。阮一臉感激僵住,夏解釋道:“素菜營養,白粥清腸。”
  阮心中怒吼:“我要吃肉!!!”
  
  過數日,仍在軍訓。不知是誰先提議,後星星之火終成燎原之勢,教官在眾人的慫恿下決定開演唱會。
  教官們輪番咆哮幾曲後阮覺得耳朵都要掉下來了,但群眾情緒高漲,還要推舉學生上台演唱。
  不知是誰捏著嗓子叫了聲“林妹妹”,居然有人連聲附和。阮正鬱悶林妹妹是何許人也,便被一把推了上台。
  所謂舞台,不過是一塊空地,阮站在中間,無措中瞥見夏捂著嘴笑,頓時氣不打一處來。若不是夏那罐破可樂,他堂堂七尺男兒會被叫做林妹妹?
  遂表示要與團結室友愛護同學的夏一同演唱。眾人自然樂於看熱鬧,將夏也推上了舞台。
  阮歌喉尚可,夏的就有些難以入耳了。如此之下,夏自然成了被取笑的焦點,阮順順噹噹下台,看室友仍在台上被迫載歌載舞,有些快意。
  原以為會惹惱夏,不料晚上見到他還是笑眯眯的,一點不介意。阮見他這樣,感慨道,這室友脾氣真好,換他肯定得揍人一頓才解氣。
  
  又數日,軍訓終於結束。阮盯著手中課表,恨不得將其燒掉。一週七日,除了週末都要早起上課,何等悲催。夏則作無所謂狀,安慰道:“早起有益身心。”
  阮撇嘴,腹誹道:“你是老頭子嗎?”
  果然,次日講師唾沫四濺的怒斥阮同學無心向學不尊重老師時,他正在宿舍抱著手機欲哭無淚。這能算不可抗力麼,鬧鐘怎麼沒響呢?
  不久夏神清氣爽上課回來,見阮正語重心長給手機做思想教育,笑道:“睡過頭了?今天老師點名表揚你哦。”
  阮回頭,質問室友為何不叫醒他。夏攤手:“你睡太香,叫不醒。”
  “所以也幫我按了鬧鐘?”阮咬牙切齒。
  “嗯。”夏坦然,“你鬧鐘太吵。”
  阮倒在床上,淚流滿面。
  
  此後阮再無遲到,但悲痛尤甚於遲到。為何?他的好室友每日天未亮便起來四處轉悠。一時道有耗子,一時言抓小偷,偶爾半夜睡不著拉他對膝長談。
  阮幾近崩潰。夏每晚八點便上床睡覺,自然精力充沛。阮卻是夜貓子,與一干狐朋狗友夜夜笙歌直至熄燈方回宿舍,自然苦不堪言。
  夏見他如此慘狀,好心提醒:“你晚上早點睡,要早起就沒問題了。”
  阮恍然大悟,遂不再夜出,果然精神漸佳。
  
  開學不久便是國慶,同學陸陸續續回家。阮懶得回去,癱在宿舍百無聊賴。
  正掰著指頭數日子,夏風塵僕僕大包小包回來了。
  阮心情很好,打招呼:“喲,回來了,有沒有吃的?”
  夏忙著放東西,一時沒有搭理,阮便踮著腳過去東翻翻西找找,一見都是冬裝棉被之類,黑了臉。“糟糕,忘了回家拿厚衣服。”
  “已經沒時間回去了。”阮抱頭懊惱道。
  夏整理好東西,笑得燦爛:“沒關係,我的先借你穿。”
  阮頓時覺得夏形象偉岸了不少。
  
  入秋似乎就一瞬,前日還有人晃著大蒲扇揮汗如雨,次日就都換上秋衣。
  換季之時,感冒高發。
  夏不幸中招,日日臥床不起,夜夜咳嗽不止,折磨得室友吃不香睡不好。阮自知蒙夏照顧多日,當是報答之時,遂自告奮勇為其打飯。
  夏皺眉看面前青菜白粥,不滿:“我要吃肉。”
  阮涼涼開口:“素菜營養,白粥清腸。”
  “衣服脫下來,還我。”夏板臉道。
  阮臉色刷白,立馬雙手奉上自己的飯盒。
  
  幾日後夏神清氣爽精神百倍,笑道:“托你的福,感冒終於好了。”
  阮裹緊棉被咬牙切齒:“不用謝!你快把感冒領回去!”


第 2 章

  近日阮對夏的怨念與日俱增,原因如下:
  大前日夏借去耳機一副,還回電線半截。夏解釋曰:“不小心扔洗衣機裡,都打爛了。”
  前日電腦死機,阮送去維修,工作人員打開機箱,各種零件橫七豎八亂成一團。阮方想起,夏似乎幫他開機箱檢查過。
  昨日上課打瞌睡遭老師提問,夏在一旁提了答案,阮一字不漏答出,卻獲哄堂大笑及老師白眼。
  今日夏說要請阮吃飯,阮見有好事便欣然前往。怎料夏竟錯拿了他的荷包。
  如此這般,也不知是故意還是無心,阮早就恨不得將夏煎皮拆骨。無奈夏每次認錯態度良好,且每次都提出奇怪補償,讓阮不知該羞該怒。
  
  這夜電閃雷鳴風雨交加,阮橫在床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雷聲太響,睡不著。
  阮斜眼看鄰床,室友七仰八叉陳屍於前,呼嚕震天。阮頓生不滿,他猶在輾轉,夏憑什麼睡熟?遂大搖大擺走至夏床前,吼道:“起床了!著火了!!”
  夏穩如泰山一動不動。
  阮怒極,飛身撲上床來,腿挾夏腰,手掐其脖頸,上下亂搖一通。
  夏被搖醒,黑著臉一甩手將阮揮倒,翻身蓋被繼續睡。
  阮摔在床邊,一時懵了。
  
  次日宿舍內低氣壓籠罩。
  阮將鍵盤打得劈啪作響,夏對牆而坐作面壁思過狀。
  良久無話,夏湊上前來,婉言道:“我錯了,我不該不告訴你我起床氣重,不該誤傷你。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就原諒小的吧。”
  “老子可是破相了!你賠!”阮聞言怒指頭上大包,嚷道。
  夏壞笑:“你真要補償?”
  “……你、你不要再幹變態事。”
  “哦?什麼變態事?”夏開始動作。
  “唔……”阮臉色發青奮力反抗。
  
  “噗,不管看多少次都覺得好笑,你為什麼這麼怕草莓啊?”夏嗤笑,一臉鄙視看滿嘴塞了草莓正痛不欲生的阮。
  阮胃部翻騰怒瞪室友,轉身要往茅廁狂奔,怎料被夏一把抓住衣服扯回來。
  “為什麼每次給你補償你都不喜歡呢?”夏作怨婦狀。
  阮噁心感更甚,呸一聲吐了草莓,破口大罵道:“你明知我討厭草莓還塞我吃,你安的什麼心啊!”
  “可是我喜歡草莓啊,再吃點吧這是我給你的補償哦。”夏邊從身後拖出一筐草莓邊無辜道。
  “滾!!!”阮徹底崩潰。
  
  阮決定報一箭之仇,在得知夏無比厭惡榴蓮之後。
  
  “快滾出去!”夏捂鼻揮手。
  “不要!”阮死命往嘴裡塞榴蓮,被熏得眼淚汪汪。
  “你不覺得難吃?”夏問。
  “難吃!”回答乾脆俐落,“但是我要報仇!”
  夏無言以對,只好撤退。
  阮鞠一把英雄淚,暗自握拳:“真他娘的難吃。”


第 3 章

  不知不覺冬已深,寒風凜冽。夏與阮皆為怕冷之人,日日將自己裹成飯糰只留雙眼睛,一回宿舍便窩上床披上千層棉被仍冷的發抖。
  一日夏正瑟瑟發抖之時突發奇想:“我們抱成一團取暖吧。”
  阮狐疑:“有用麼?”
  “絶對有用的。”夏顫抖著露出個扭曲得猥瑣的笑。
  阮繼續狐疑,細細觀察夏的被窩,似乎真的比自己的要暖和,遂果斷躥到鄰床上,掀起被角鑽了進去。
  “好擠——”
  “別亂動。”
  “噗,你怎麼有反應了?!”阮驚叫。
  “別動!”夏咬牙切齒。
  阮聽話躺好,身子漸漸暖起來,嘴也閒不住:“夏原來這麼敏感,碰碰就起反應。”
  “閉嘴!”夏老臉通紅,“別以為你半夜自己辦事我不知道。”
  阮大窘,再不敢造次。
  
  “喂,對男人起反應很奇怪嗎?”夏半天憋出一句。
  阮回以呼嚕聲。
  “切,笨蛋。”夏翻身睡覺。
  “不奇怪啊。”阮在後面小聲嘀咕。
  
  此後夏阮兩人夜夜同塌而眠。阮的一干狐朋狗友得知此事,紛紛取笑道:“睡多了小心人家懷孕。”
  阮頓覺不妥,奔回宿舍將枕頭棉被搬回自己床。夏不解,阮哼道:“男男授受不親!”
  當晚阮身體僵硬手腳冰冷戳在床上,邊瞪天花板邊數羊。
  再回頭看室友,同樣瑟瑟發抖難以入眠。
  “喂,你過來啊。”夏抖著嘴唇發出邀請。
  “不要。”阮堅持原則不動搖。
  “為什麼?”
  “男男授受不親“阮一板一眼道。
  夏無語。“你真的不要過來?”
  “不過去!”阮視原則為生命。
  “那好,晚安。”夏面無表情翻身蓋被,動作一氣呵成。
  留下阮抱著棉被獨自淒涼。
  片刻,阮棄械投降,摟了枕頭一個魚躍直接跳到鄰床,鑽進被子窩好,頓時冰雪融化春暖花開。
  夏滿臉黑線:“不是說男男授受不親麼,抱那麼緊幹嘛?”
  阮埋頭裝睡。
  真暖和。
  
  寒冬臘月隨假期消耗殆盡,阮雄糾糾氣昂昂重返宿舍。
  過數日,夏姍姍來遲,帶回零食一筐。阮大喜,遂不追其遲歸之罪。
  
  當晚,阮抱了枕頭棉被便往鄰床上跳,被夏一手攔下。
  “你要幹什麼?”夏雙手環胸作良家婦女狀。
  “睡覺啊。”
  “已經開春了,你還覺得冷?”
  阮一愣,轉念一想的確不再需要相抱取暖,但就此退回去定會被嘲笑,遂梗著脖子嚷:“老子就是怕冷怎麼著?你要是不想暖床就滾吧,朕妃嬪多著呢!”
  夏聞言換上一副獻媚嘴臉:“哎呦皇上,妾身哪有不願意,妾身可是一直想著侍奉皇上呢。”
  阮想吐,擺擺手道:“朕今日略感不適,愛妃就先退下吧。”
  “皇上當真不要妾身侍奉?”夏眨眨眼追問道。
  “當真。”
  “果然?”
  “果然。”
  “那好,睡覺了,晚安。”
  “……”
  
  次日,宿舍內。
  “你什麼時候睡過來的?”
  “你睡著以後啊,我看你睡太熟就沒叫你。”
  “皇上,您不是說不用妾身侍奉的麼?”
  “我……朕半夜忽然有興緻了。”
  “哦——”夏壞笑。
  阮終於惱羞成怒,大吼道:“老子就是習慣了跟你一起睡怎麼樣?!你有意見?”


第 4 章

  五月中旬,正值初夏,太陽慵懶,涼風習習,是瞌睡季節。這日阮卻一反常態的焦慮,活像吞了虱子。
  夏見室友坐立不安時而看手機時而弄電腦,心生好奇,便問道:“你在幹嗎?”
  “沒、沒有啊。”阮支支吾吾。
  “哦——是嗎?”夏眯起眼,明顯不信。
  阮連連擺手,表情誠懇,夏只好作罷。
  直到太陽西斜阮手機終於有動靜,夏冷眼看阮雙目含淚噼裡啪啦回信息,有些吃味。
  “女朋友的短信?”
  阮搖頭,視線不離手機。
  “看你緊張的,還不是女朋友?”
  “不是啊,只是朋友而已。”阮抬頭,眼睛明亮,笑容刺眼。
  “切,還說不是,笑得跟朵花似的。”夏不屑。
  阮不理室友,放好手機,繼續坐立不安。
  夏對這般詭異境況無比好奇,遂出門尋訪阮舊友,彼人苦思良久,恍然大悟道今日乃那二貨之生辰。
  夏大驚,隨後大笑。
  
  阮其人大大咧咧,唯獨對“生辰”二字猶為重視。自小對這日子的認知便是“千般寵愛,萬般滿足”,因此直到現今仍覺得這天每人都應圍著他轉,噓寒問暖,點頭哈腰。
  於是,生辰這日居然風平浪靜讓阮甚為詫異,以及不滿。
  友人祝福短信來時阮感動得熱淚盈眶,但幾個來回後再無動靜,連夏也穿衣出門了,阮陷入無盡苦逼感中。
  
  夏推門而入,阮蜷在電腦前,眼睛不住往他身上瞟。
  “生日快樂——今天是你生日吧?”夏將東西放到阮桌上。
  阮瞪著室友。
  “呃……你看你以前同學不是跟我們同系麼,閒聊的時候他說起過,今天剛好就記起來了……”夏撓頭,有些不好意思。
  “我不要榴蓮蛋糕——!!!”阮嘶吼,尾音莫名哽了一下。
  “咦?你不是很喜歡吃麼?”夏裝無辜。
  “滾!!”阮吧唧一聲將蛋糕甩到夏臉上。
  “你——”夏怒髮衝冠,從臉上刮下奶油來反擊。
  又是一場慘烈的戰役。
  
  “抱那麼緊幹嘛?熱死了。”
  “那個,謝了啊。”阮將臉埋進被子裡,眼角發紅。


第 5 章

  近日夏一直愁眉苦臉,阮心生好奇但無奈室友臉色太黑不敢直問,唯有旁敲側擊出隻言片語再加以推理,終於得出緣由。
  原來系籃球賽將近,班上籃球隊卻遲遲湊不齊。
  阮早就知室友是籃球狂人,一聽有球賽第一個報名參加,還攬了個隊長名頭。但無奈文科系別一男難求,縱觀全班漢子隻手可數,更別說湊成球隊。
  如此下去,就要自動退賽了,夏的熱情也要落空。
  阮自然樂意見室友垂頭喪氣,遂抱手旁觀。
  
  “四體不勤五穀不分,還想打籃球?”某日夏將球賽報名表甩到阮面前,鄙視道。
  嘖,一時手賤。“哼,你能打我就不能打?笑話。說不定真打起來大爺我風頭還蓋過你哦。”
  “還有人把班上全部男生的名字都報上去了誒,他們說找出來是誰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
  嘖嘖,太狠了千萬不能讓他們知道是我幹的。“啊?是麼?”
  “不過總算湊齊人了,太好了。”
  嗯嗯,感謝我吧。“恭喜恭喜。”
  “明天開始地獄訓練,做好心理準備哦。”
  “啊?!!”
  
  說是地獄訓練,卻異常輕鬆。
  除了輕微肌肉痠痛外,阮幾乎沒吃苦頭。每當看見隊友被整得死來活去生不如死時,阮不禁感嘆同寢情誼原來如此重要。
  
  比賽當天,烈日當空。
  夏渾汗如雨努力比賽,阮裝模作樣挪來挪去作努力比賽狀。
  對方似乎一早認定阮是軟柿子,球不斷往他身上飛,阮淡定一一躲過。夏抽空白了室友一眼,道:“連球都碰不到,果真四體不勤。”
  阮氣不過,眼見又飛來個球,便隨手拍去。
  “喀——”阮聽見自己手指在哀嚎。
  
  “真是,這回你出名了,接個球也能指骨骨折。”
  “……”
  “大爺您風頭之盛,小生望塵莫及啊。”
  “……”
  “真是,不會打籃球就不要亂報名啊。”
  “……”
  “疼死你得了。”
  “要不是你成天唉聲嘆氣的礙眼死了我才不要打什麼籃球呢!”
  “……”


第 6 章

  夏阮二人皆奉臨時抱佛腳為行事準則並深入貫徹之。
  因此直到考期將近他們方慌忙抱了課本衝入圖書館廢寢忘食備考,自此過起早出晚歸夜夜挑燈的艱苦日子。
  
  圖書館安靜涼快,連續幾日通宵熬夜阮有些撐不住,幾番掙扎無果後終於陣亡。待夏發現時阮已經呼呼大睡了半日。
  “喂喂,你口水要流地上了。”夏無奈。伸手托著室友額頭讓其離開桌子,夏鄙夷看阮壓得變形的大紅臉。
  “唔?”阮睡眼惺忪,“開飯了?”
  “……”夏無語,一記如來神掌蓋上室友臉頰幫其清醒清醒。
  “你幹嘛?!”阮怒起。
  夏淡定答道:“你欠揍。”
  “你——”話未出口阮已被館內眾人視線射得體無完膚。
  “圖書館內,禁止喧嘩。”管理員無情將兩人丟出館外。
  
  阮以手傷未癒為由申請免考竟獲准,夏被迫孤軍奮戰。
  試後夏怒氣衝衝質問阮為何拋下他一人臨陣脫逃,阮無辜道手傷未癒不能書寫,夏聞言咬牙切齒拂袖而去。
  幾日後發榜,夏果然大紅燈籠高高掛,對室友的惡行更為憤怒,遂向阮索償。
  “你要我賠什麼?”阮雙手抱胸一臉戒備。
  夏笑得愈加猥瑣:“暑假來陪我玩吧。”
  
  暑假實在無聊,並非賠償,只是去玩。阮如此想著,抱著莫名愧疚感乘上了往室友家的車。
  路途遙遠,乘車無聊,阮唯有睡覺。
  
  夏等在客運站外,見車駛進站,旅客四散,又等良久,不見室友蹤影,遂進站尋人。覓得室友所乘之車,上去一看,阮臉靠車窗,口水掛在下巴,睡得正香。
  他真想裝作不認識這二貨。
  待夏好不容易搖醒阮再將睡眼惺忪的他帶回家時日已西斜。與家人打個招呼,草草解決晚飯,阮洗刷好撲到室友床上又睡熟了。
  夏無奈,也早早熄燈睡覺。
  
  三更時分,阮睡足醒來,發現夏背對自己鬼鬼祟祟不知干何見不得人之勾當,遂湊上去一探究竟。
  原是在解決生理問題。
  阮玩心大起,又湊近一些,對夏耳朵吹氣,道:“愛妃如此寂寞,不如與朕同樂吧。”
  夏頓時興緻全無,黑著臉翻身瞪室友。
  阮猶在得意,夏忽然一笑,道:“好啊。”便撅著嘴壓上來。
  “唔!!”阮大驚,感覺到夏正與自己唇舌交纏,臉轟一聲著了,連忙推開。
  夏氣喘如牛,心跳如鼓,故作鎮定笑道:“皇上後宮三千,居然還會如此害羞。”
  “要你管!”阮摀住嘴翻身縮進被窩裡不理夏。
  
  “你討厭被我親?”
  “不、不討厭啊。”
  “……你個死基佬。”
  “你才死基佬!”
  “那不討厭是不是說你喜歡我啊?”
  “滾!老、老子喜歡女人。”
  “皇上,臣妾是如假包換的女人啊。”
  “滾!!!”
  
  蠢鈍如阮也知正常朋友間不會日日相擁而睡,不會親吻。
  他與夏是正常朋友無誤,然而又做了許多正常朋友間不該做的事,離譜的是他並無不良反應反倒習以為常。
  究竟是為何?
  阮如是每日苦思冥想。苦思冥想之餘偶爾想想室友此時在幹什麼。
  一日阮忽然從某狗血韓劇裡得來靈感,他莫不是喜歡上夏了吧。
  不可能不可能的。阮自我安慰。
  思前想後,決定找飽讀言情小說的姐姐一問究竟。講明緣由後,姐姐深思三秒,隨後痛心疾首道:“你果斷是喜歡上他了!”
  瞬間五雷轟頂,隨後阮欲哭無淚。
  糟了,真的淪為死基佬了……


第 7 章

  阮在為是否向夏表明心跡而苦惱。
  苦思半月有餘,無果。眼看要開學,阮日漸焦慮,最終決定用最省腦的辦法決定是否告白。
  拋硬幣,得花為勇往直前,得字為靜待時機。
  阮搓搓手,將硬幣拋起,雙手合十接住硬幣,然後陷入沉思。
  這樣,到底哪邊才算在上面呢……
  再拋,沒接住,硬幣滾到桌下。阮費了一番心思方找著硬幣,定睛一看,花。
  不行不行,貿然行動要是搞砸又要落笑柄了。
  正左右搖擺,姐姐偶爾路過得知拋硬幣定生死之事,又見弟弟猶豫,大手一揮豪情萬丈道:“是男人就不要大意的上吧!!”
  阮被姐姐感染,頓時熱血沸騰躍躍欲試,遂決定一開學便向夏告白。
  
  雖然決定要表明心跡,實際操作確實心有餘而力不足。
  為何?
  只因阮每次面對室友都面部肌肉抽筋,嘴唇重千鈞,牙齒連連打架,唯有落荒而逃。偶爾小宇宙爆發,在夏面前支吾幾聲,然後爆出一句蠢話,引得室友捧腹大笑。
  幾次失敗後阮累倒在床上淚流滿面邊咬被角邊嘀咕道:“菊花啊菊花……你害死我了……”
  忽然靈機一動,阮倏的坐起,喜上眉梢。


第 8 章

  開學後夏只覺室友變了一個人,扭扭捏捏,新入門的媳婦般,讓人看了哭笑不得。
  入夜阮回自己床上背對夏躺好,一動不動。
  “皇上,不用臣妾侍奉了?”夏捏著嗓子嚎。
  “熱死了。”阮扯過被子高蓋過頭。
  “不要半夜過來偷襲哦。”夏笑道。
  “我才不會偷襲你!!”
  
  半夜。
  夏迷迷糊糊將睡未睡之時,手機響了,抓過來一看,阮的短信。
  ——睡著了沒?
  “快了,什麼事?”夏開口,隨即聽到鄰床傳來噼裡啪啦打字聲。
  ——我有點事要跟你說。
  “什麼事?”
  ——我喜歡你。
  “……”夏默默噴了,握緊手機開始打字。
  ——你個死基佬不要妄圖玷污我!!
  夏聽到阮被口水嗆到咳嗽不止,得意洋洋繼續打字。
  ——還是讓我來玷污你吧~皇上~
  
  次日二人起床相看無言,有些尷尬。
  “咳咳,兩個男的要怎麼談戀愛?”
  “不知道。看電影?滾床單?”
  “滾你妹的床單!!”
  “皇上您怎麼能打自己小姨子的主意呢?”
  “……”
  “總而言之先來一發吧!”話音未落夏便一手按下阮欲反抗的手,履了上去。
  雖然言辭變態,夏實際只是小心翼翼淺嚐即止。想著拚死反抗的阮頓時覺得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其實可能剛認識我就對你有好感了。”夏目視前方一臉文藝。
  “你個潛在基佬。”阮吐槽。
  夏不理室友,繼續文藝:“那時候覺得捉弄你太有成就感了。”
  “原來你是故意的!你個變態!!”
  “後來不知道怎麼的變得一直圍著你轉了。”
  “哼哼,大爺我魅力無限啊。”
  “然後就感覺視線離不開你了。”
  “……喂喂,我雞皮疙瘩要掉光了。”
  “沒想到你為了幫我還報名參加球賽,居然所有男生都被你拉上去了,就你那破字我還認不出來?”
  “噗,你知道?!”
  “不過我很感動。”
  “……不用客氣。”
  “這些小事堆積起來,就變得無法忽略了。”
  “你還能再文藝點麼喂!”
  “然後……”
  “嗯?”阮有些緊張。
  “然後我就變成基佬了。”夏轉臉看阮,眼神悲慼。
  “你大爺的!!!”阮震怒。


第 9 章

  阮以為,同□往以後鐵定過得轟轟烈烈水深火熱。怎料除了每晚相擁而睡偶爾淺吻以外竟與平日無異。
  阮不滿於無聊日常,遂向夏申述。夏瞥了室友一眼,挑眉:“這麼說你想過得刺激點?”
  阮狂點頭。
  夏笑道:“你是在邀請我跟你滾床單麼?”
  阮無語,轉身就走。
  當晚夏見阮難得端坐桌前寫寫畫畫,無比欣慰,隨口問道:“你在寫什麼?”
  “我在策劃刺激的事。”阮心不在焉回道。
  “什麼事啊?”
  “呵呵,到時候你就知道了。”阮陰笑,夏頓感危機四伏。
  
  半夜,夏被阮掐醒,滿腔怒火正要發作,卻見室友一身運動服肩背大背囊,一臉興奮整裝待發。
  “你要去哪?”夏沒好氣。
  “去爬山,看日出!”阮鬥志滿滿。
  夏無奈:“現在才兩點。”
  “爬上山頂就差不多了!!”阮一臉興奮。
  “哦,那你走好。”夏倒頭就睡,尚未沾到枕頭又被室友一把拽起來。
  “你也要一起去。”
  夏無語,一把揮開阮:“要去你去,我要睡覺。”
  阮鍥而不捨軟硬兼施要拖夏去爬山,夏鐵了心與惡勢力抗爭到底,抱著枕頭不肯起來。
  直磨到阮沒了力氣,只好坐在床邊生悶氣。夏困得不行,見室友不再糾纏,便躺下睡了。
  
  次日夏方知事情嚴重。
  阮生悶氣途中不慎睡著,醒來繼續賭氣,坐在床邊一動不動,不肯洗漱不肯吃飯。夏無奈,棄械投降。
  “臣妾有罪,請皇上降罪。”夏低眉順眼。
  阮不理室友。
  “你到底想幹什麼?”
  “我要爬山!我要看日出!!”阮嚷道。
  夏無語。他忘了,當室友一意犯二時比牛還犟。
  “那你也要讓我有個心理準備啊。現在我知道了,咱們今晚去好不好?”夏哄小孩。
  阮怒氣立消,歡天喜地跑去清點行李。
  
  深夜,山路上空無一人,路燈稀疏光線昏暗。夏從背囊掏出手電打開,周圍昏暗依舊。阮瞟了室友一眼,鄙視道:“手電什麼的太弱了,看我的。”語畢舉起一台充電式檯燈,瞬間四周亮如白晝。
  夏無語。
  不過半個小時,阮便不經重負將檯燈丟回背囊,夏拎著他的小手電重出江湖擔起照明重任。
  
  直到到兩人精疲力竭登頂才凌晨四點,離日出尚有一段時間。
  山頂風大,凌晨微涼,夏阮二人衣衫單薄,唯有縮成一團邊休息邊取暖。此時四周寂靜,蟲鳴起伏,兩人一不小心便在這荒郊野外睡著了。
  
  一縷陽光透入阮眼瞼,阮悠悠醒來,視線模糊,只見眼前明晃晃得刺眼。視野尚未清晰阮便條件反射般伸手狠命搖身邊的夏,附加興奮尖叫:“快看快看!!日出!!!”
  夏被搖醒,睜眼一看,日已中天,遊人漫山遍野,最近的登山者正一臉詫異瞪著自家室友。
  低頭一看時間,十點。“日出早就過了。”
  “啊?”阮揉揉眼睛一看,果然天色大亮,又見身邊遊人掩嘴而笑,頓時羞愧難當,拉了夏直奔下山。
  
  “怎麼樣?夠刺激不?”夏丟了臉似乎還很得意。
  “夠了!”阮無地自容。
  “以後還要刺激麼?”
  “不要了!!”


第 10 章

  十一月秋高氣爽,正是郊遊好時節。
  學校組織了秋遊,夏阮兩人樂得參加,早早囤了零食做好準備。
  秋遊前夜,兩人皆無睡意,仰面躺在床上聊天。
  聊得正歡,阮接了個電話,臉色慘白回來。夏正開口要問,阮又蹦起來,握著手機跑到房外打電話。
  直到夏不支睡著,阮仍未歸。
  
  次日夏醒來時阮正窩在床上發信息。
  “還不起來?要趕不上集合時間了。”夏道。
  阮看了室友一眼,乖乖起來穿衣洗漱,神情憂鬱情緒低落。
  “你怎麼了?”夏問。
  阮心不在焉答道:“沒什麼。”
  
  在車上阮目不斜視盯著手機,不時發條信息,結果暈車吐得一塌糊塗。
  到了目的地阮對面前零食視而不見只啃著麵包抱了手機坐在一旁一言不發。
  一天下來夏心驚膽顫。如此低落的阮,他還是第一次看見。
  因此晚上一回到宿舍夏便拽住阮想一問究竟:“你到底怎麼了?”阮低頭想繞過室友,不料被拽住後衣領掙脫不能,唯有站在原地閉口不言。
  “說,怎麼了?”夏表情猙獰語氣溫柔。
  阮抿唇一綳再綳,終於沒繃住,淚珠滾了下來。
  夏被室友嚇了一跳,連忙將其按到椅上,蹲下手忙腳亂幫他擦眼淚,再不敢多問個中緣由。
  阮見夏沉默了,反而有些不自在,便哽嚥著開口:“我姐從樓梯上摔下來了……”
  夏一愣,安慰道:“那也不用哭吧?摔得嚴不嚴重?”
  “她從小很疼我的,有什麼都讓給我。現在她摔傷了我連回去看她一眼都做不到,只能打電話發消息問問她現況……”阮答非所問。
  夏無言以對,作為獨生子,他對所謂手足情感受不深。阮如此著急,想必情況嚴重,夏也莫名升起緊張感,似乎傷的是自己親姐。
  
  阮平復心情後見夏在收拾東西。
  “你在幹嗎?”
  “收拾東西陪你回家啊,你不是想回去看看你姐麼?”
  “……”
  言談間夏已收拾完畢,便過來拉了阮出了宿舍直奔校門,乘上大巴。
  阮愣愣看著夏氣喘吁吁靠在座椅上,又紅了眼眶。
  夏伸手摸室友的頭,道:“還在擔心麼?很快就可以到了。”
  “才不是……”
  “嗯?”
  “沒什麼。”
  
  “這個……你不是說你姐摔傷了嗎?”夏盯著眼前活蹦亂跳的女人,嘴角抽搐。
  “是啊。”阮雲淡風輕。
  “傷呢?!!”
  “你沒看見她膝蓋上貼了創可貼麼?”
  “就為了這個你好意思哭成那樣?!!”
  “啊哈哈,她沒說傷得怎麼樣……直到我們快到了才來電話說只是小傷……”阮無比心虛。
  夏瞬間崩潰。


第 11 章

  一日阮閒來無事獨自在校園內遊蕩,偶遇一對情侶,因為實在無聊,遂抱著觀摩學習的心態尾隨在後。
  女孩穿著甜美,挽住男友臂彎小鳥依人,不時抬頭與男友儂語幾句,臉頰緋紅。
  阮將自己與夏自動代入,頓時被腦中浮起的夏的甜美羞澀模樣雷得外焦裡嫩。
  情侶旁若無人你儂我儂繞著校道來回走了不下十圈,直轉得阮頭昏眼花雙腿發軟,只能棄了偷窺念頭蹲在路邊目送兩人走遠。
  只見兩人在遠處相擁笑成一團,看彼此的眼神皆柔和甜蜜。
  阮忽然覺得無比刺眼。一經對比,他們似乎缺了些什麼。
  阮蹲在路邊苦思良久仍不得法,遂決定回宿舍與夏一起研究探討。
  
  然而衝回宿舍阮又不知該如何開口。與室友對視片刻後果斷拉其出門現場參觀以領會精神。
  小情侶仍在繞校道,兩人鬼鬼祟祟尾隨其後。
  夏奇怪道:“你就帶我出來偷窺別人?”
  “你有沒有發現什麼?”阮一本正經。
  “那妹子長得不錯。”夏□道。
  阮硬壓怒氣循循善誘:“你不覺得比起他們,我們好像缺了什麼麼?”
  “嗯,還缺個漂亮妹子。”夏贊同。
  阮拂袖而去。
  
  小情侶們猶在你儂我儂,阮撇開視線與之擦肩而過快步走回宿舍獨自苦悶。
  雖然身為基佬對粉紅色的約會並不在乎,但也不能完全沒情侶感吧,好像連次像樣的牽手都沒。阮慾求不滿。
  忽然靈光一閃。既然夏如此榆木腦袋點不通,不如由自己採取主動,佔據上風再順利推倒。
  如此一想原本憋屈無比的阮立馬豁然開朗,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付諸行動。
  遂待夏回來迅速與其約定次日出校買必需品,夏滿口答應。
  
  次日天朗氣清萬里無雲,正是採購好時機。夏阮二人雙雙出門,並肩走上林蔭校道。
  阮心懷鬼胎,特意走慢半步與室友錯開。
  首先,牽手。阮臉頰發熱,邊默默吐槽自己臉皮薄邊朝室友伸出手去,握住。夏一愣,隨後似乎釋然,回握住室友汗淋淋的手。
  阮愈發緊張,真正情侶牽手是十指交纏的,他自然不能敷衍了事。遂緩緩移動手指,幻想夏並無知覺,直到十指交握。
  前方夏忽然噗哧一聲笑出來,驚得阮又羞又怒。
  “你笑什麼?!”
  “沒什麼啊。”夏心情大好。
  
  然後,接吻。
  阮稍稍放鬆,此前在宿舍已與夏親吻不止一次,就算從未主動也懂得依樣畫葫蘆。轉念一想,這可是室外,遂連連否決。
  還是先買東西,回宿舍再進行推倒大計。
  由於惦記著會宿舍要做的齷蹉事,阮心神不寧草草拎了泡麵若干便要結賬。不料被夏逮到,被說教途中走神數次,獲夏白眼一枚爆慄幾斤。
  幾番周折,終於回到宿舍。
  阮早在歸程中已做好速戰速決的計劃與覺悟,遂一關上門便飛撲上前抱住夏狠親。結果兩聲哀嚎劃破長空,動作太猛撞到牙了。
  
  最後是……
  阮黑線,這進展會不會太快了點。
  又看明顯會意已早早洗好澡躺床上的夏,有種無法臨陣脫逃的感覺。阮唯有乖乖洗澡上床挺屍。
  嘖,這什麼鬼天氣,怎麼這麼熱。
  “皇上,不要臣妾侍寢麼?”夏掀開被子一臉期待。
  “你怎麼沒穿衣服?!”
  “皇上今日可是翻了臣妾的牌呀,臣妾自然要做好準備。”
  “……”
  “皇上莫非是想讓臣妾自己來?”
  讓夏來似乎是個好辦法,反正自己肯定是在上面,躺著光享受也好。“朕恩准了!”
  “臣妾遵旨。”
  
  “……喂,貌似錯了吧。”
  “沒錯啊。”
  “朕是上面那個!!”
  “你比較喜歡那個體位嗎?我是沒關係……”
  “你混蛋!!!”
  
  “這樣有戀愛感覺了沒?”完事後夏摟住精疲力竭出氣多進氣少的室友問道。
  阮無力與其爭辯。
  “那這樣呢?”夏輕啄室友的唇,盯著他眼睛柔聲道:“我喜歡你喲。”
  阮艱難翻過身在被子裡蜷成一團不理夏。
  “那這樣呢?”夏就勢抱住室友,下巴擱在其肩上,髮絲交纏呼吸相聞。
  “唔……嗯。”阮雙耳紅透,臉頰湯熱。
  夏噗哧一聲笑場了。
  阮回過身怒目而視,揮起枕頭打去,夏連忙躲避。
  
  滿室融融,二人猶自打鬧,不經意間對視,眼內皆是盎然笑意。
  1. 校園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網配圈的那些事兒 by 瓊緋 (神馬攻x神馬受 果然很迷惘XD) | 首頁 | 最上 | 結婚大喜 by 絨絨毛 (表面面癱內在腦補二貨溫柔攻x炸毛健氣可愛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664-84283266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