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網配圈的那些事兒 by 瓊緋 (神馬攻x神馬受 果然很迷惘XD) :: 2013/03/22(Fri)

文案
短篇耽美網配文【不喜慎入】
介素神馬攻X神馬受 作者表示很迷惘
筒子們自己看吧

內容標籤:情有獨鍾 網配
搜索關鍵字:主角:秦深,林躍 ┃ 配角:眾CV ┃ 其它:網配



1 歌會

  期末考試剛剛結束,學校的學子們紛紛收拾行李回家了。
  林越從圖書館出來,看著湧向校門的人群,嘆了口氣,在學校呆了那麼久,能回家了,內心應該是極其興奮的,可是林越卻不同,他不想回去,也回不去。
  去食堂打了份飯,就回宿舍了。
  要放假了,食堂的飯菜都偷工減料,但沒辦法,只能湊合著吃了,總不能餓著。
  回到宿舍,已經沒有人了。
  林越想起來,宿舍的最後一人,也在今天下午回家了。
  而林越和以往兩年一樣,留校。在外面找了一份家教,在網上找了一份翻譯的工作,掙下學期的生活費。
  和家裡鬧翻了,自上大學開始,只能自己負擔學費和生活費。雖然忙碌,卻也充實。
  吃完飯,洗漱完畢,已經19點半了,習慣性的打開電腦,上了論壇。
  一個新帖子,吸引了林越的目光。
  《深海傻媽歌會,藍棋傻媽獻聲,深藍黨表示無比星湖》
  很長的標題,卻也交代清楚了帖子的主要內容。
  深海和藍棋是網配圈大神級的CV,合作了多部劇,已經被很多腦殘粉腦補成了CP。
  而兩位大神也從未出面否認,所以又有謡言傳出,其實深海和藍棋現實中早已在一起。
  林越簡單的瀏覽的一下帖子,原來今天19點是深海的YY生日歌會,而藍棋驚喜現身,併合唱了一首情歌,讓深藍黨激動不已,忍不住發了個帖子。短短幾分鐘,已經有不少回帖的人,看樣子,兩人的CP還是有不少支持者。
  林越在網配圈兩年多,雖然名氣及不上深海和藍棋,卻也累積了不少粉絲,有自己的粉絲群。
  林越偶爾打開粉絲群黑看的時候,也曾看到過深海的名字,也有妹子私戳他,說他的聲線和深海很合,期待兩人合作之類的。
  那時,林越真的還不知道深海是誰。於是好奇的百度了一下,才知道原來深海在網配圈原來是那麼大神級的存在。
  試聽了深海的幾部劇,林越頓時覺得自己真是弱爆了。
  從那時開始,林越對深海這個名字就異常敏感。
  林越猶豫了一下,現在20點不到,歌會開始還不久,要不要去聽一聽現場呢。
  在猶豫之中,林越的手已經不聽話的點開了YY,上了小號。
  來到深海的頻道,頻道里已經有兩千多人,人數還在不斷上升中。
  現在在麥上唱歌的是小樓聽風雨,也是一個小有名氣的CV,林越聽他的聲音,溫潤,很舒服的感覺。
  一曲完畢,小樓輕笑著道,“首先,祝深海生日快樂。”頓了頓,“我不卡吧?”
  公屏上,不卡兩個字刷起了屏。
  小樓這才再次開口,“我說呢,藍棋傻媽都下麥好幾分鐘了 ,怎麼在我唱歌的時候,刷的是藍棋的名字呢,既然我不卡,那麼就是妹子們卡了。在這裡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小樓聽風雨……”
  因為很多妹子都是深藍黨,所以在藍棋下麥的時候,妹子們還在呼喚著他,聽到小樓開玩笑般的話,也覺得自己過分了些。
  於是公屏上,小樓傻媽好可愛,小樓傻媽愛你的字樣又刷起了屏。
  又呆了十幾分鐘,還是沒聽到深海的聲音,點開管理員列表,叫深海的橙馬儼然在,看來剛才錯過了他和藍棋的合唱,深海短時間內不會再上麥了,索性縮小了YY的屏幕,一邊聽著不同嘉賓的歌聲,一邊往下繼續刷帖子。
  十幾分鐘後,QQ聲響了起來。
  林越看論壇上沒什麼好看的了,索性關了頁面。
  點開QQ,找他的是薄荷糖,他家的一個萌妹子。
  糖糖:浮沉,在咩,在咩,有木有在?!
  浮沉是林越的馬甲。
  浮沉:在,怎麼了?
  糖糖:我這裡有個本子,腹黑攻X溫柔受,裡面的受受很適合你,要不要接?
  浮沉最近不太想接新劇,所以毫不猶豫地回:最近比較忙,應該沒時間接。
  糖糖當下就怒了:P!你不是放假嗎,怎麼會沒時間,怎麼會沒時間,懶的接才是真的吧【掀桌】
  林越和薄荷糖認識許久,也瞭解這妹子的性格,最容易暴走。
  嘆了口氣,回道:什麼本子?其他角色找好CV了嗎?
  薄荷糖回的快:是一個新人作者的文,但很溫馨,很生活化,點擊率不錯。角色什麼的,都找的差不多了。就差攻受還沒定,我這不是就來GD你了嘛~偷偷告訴你,劇組的策劃妹子已經去GD深海傻媽了,所以你懂的【媚眼】
  薄荷糖說到這兒,林越確實有些心動了,自己和深海海沒正面接觸過呢!這時,耳機裡傳來熟悉的聲音,林越一愣,這不就是深海的聲音嗎。
  才想起來,自己的YY還在深海的生日會頻道掛著,看來是深海又上麥了,顧不上回薄荷糖,點開被縮小的YY屏幕。
  果然,1麥正是披著橙馬的深海。
  深海的聲音有些低沉,緩緩地報上了3個數字,然後管理員開啟搶板凳。
  原來是已經到了遊戲環節,搶到板凳的可以上麥向深海提1個要求。
  林越看到搶板凳界面出來,隨機的地點了一下,也沒抱著能中的期望。
  正巧,QQ的滴滴聲,響的格外的頻繁。
  林越這才想起,自己還和薄荷糖聊著天呢,趕緊打開,果然,一排薄荷糖的消息。
  糖糖:怎麼樣,接不接?
  糖糖:人呢?
  糖糖:不要裝死,給姑奶奶出來!
  糖糖:死浮沉,快給本宮獻身!
  浮沉:額……剛剛去廁所了……把本子發過來把,我看過以後,給你答覆。
  您已成功接收文件。
  “飄拂在嗎?不在的話就把你抱下去了……”耳機裡傳來深海的聲音。
  林越想,應該是剛剛搶到板凳的妹子黑麥了。
  腦中一激靈……飄拂……不就是他小號的馬甲嘛!
  連忙點開屏幕,果然,自己的小號正掛在2麥呢,不會那麼神吧,隨便點一下,都能搶到……
  手忙腳亂地開麥,“在,我在。”
  刻意壓低了自己的聲音,畢竟自己也是個CV,萬一被人聽出聲音來就不太好了。
  深海低聲笑了一下,“原來是男生啊……那麼你有什麼要求呢?”
  林越還真沒想到有什麼要求,他壓根就沒想過自己能搶到。
  “額……可以用冗詞的語氣錄個短信音嗎?就說,來短信了,就行,不用很麻煩。”冗詞是深海曾經配過的一個角色,在深海眾多的作品中,他最喜歡這個角色。
  冗詞的愛恨憎惡,家國情仇的那種糾結不捨,被深海表現的淋漓盡致。
  林越的來電鈴聲是那部劇第三期的ED,是深海唱的。不知怎地,林越就想錄個深海的短信鈴聲,這個想法是很突然產生的,沒過腦子,話已說出了口。
  “沒問題,”深海幾乎沒猶豫,“不過既然你搶到了板凳,這個鈴聲就應該單獨錄給你,我加你好友,等歌會結束單獨給你錄。”
  林越倒是沒想那麼多,可是聽到深海的話,還是有些受寵若驚。
  公屏上刷瘋了,妹子們求共享。
  同時自己的私聊也要爆了,和公屏一樣,求共享。
  這時,深海的好友申請過來了,林越無視那些私聊,趕緊點了同意。


2 翻譯

  林躍摸摸自己饑餓的肚子,已經下午一點多了,放假的食堂本就沒什麼好菜,現在應該連渣也不剩了吧。
  只好泡了一碗泡麵,坐在電腦前,開始看薄荷糖昨晚傳給他的本子。
  才看了開頭,就被吸引住了。
  雖然是新人的文筆,總體顯得有些稚嫩,但文中處處流露的溫暖的感覺,攻受間那種和諧的感覺,卻將林躍的心填的滿滿的。
  沒有起起伏伏,只是平平淡淡的生活細節,如此真實,卻又如此動人。
  打開QQ,見薄荷糖在線,就敲了過去。
  浮沉:在?
  薄荷糖:~\(≧▽≦)/~啦啦啦,是要接劇,對嘛對嘛~
  浮沉:嗯,主役攻確定了嗎?
  薄荷糖:【撲】浮沉愛你,我就知道你會接的!主役攻還沒定啊,深海傻媽那裡還米有消息┭┮﹏┭┮
  浮沉:唔…好吧,等什麼時候可以現場了和我說一下吧……
  又和薄荷糖閒扯了幾句後,林躍上了YY的小號。
  昨夜深海的生日歌會一直到凌晨一點多才結束,林躍的生活一直很有規律,在23點宿舍熄燈斷網前一定睡覺,因為放假了,學校不限網不熄燈,但林躍還是只撐到了24點,那時歌會還沒散,他沒收到深海的那個錄音就下線了。
  點開好友列表,這個號唯一的好友頭像是暗的,他有點失望。
  只好將這事放一邊,開始自己的正事——翻譯!
  磕磕絆絆的翻譯完一段,林躍皺起了眉頭,這書的難度已經超過了自己的能力範圍,儘管可以上網查,可是有些專業名詞網上也無法查到正解。
  當初接這份翻譯是見給的報酬多,林躍自然也有考慮難度問題,但他想想如今網絡那麼發達自己應該能處理的來,他實在不想放過難得的高報酬。
  “唉……”林躍嘆了口氣,說好的是半個月交差,現在也不知來不來的及……
  再一次被一個專業名詞難住時,林躍心糟遭的揉了揉頭髮。
  “翻譯好心糟,各種不會……”
  這條心情先後出現在林躍的QQ和YY的個性簽名裡。
  不過幾分鐘就有人在QQ上敲了過來。是小沐,廣播劇的後期,話說林越入圈的第一部主役劇的後期還是這個妹子做的,當時林越聽後各種崇拜啊,於是七拐八彎的就去勾搭了,慢慢熟悉了起來。
  小沐:傻媽,乃又接兼職了咩(⊙_⊙)
  浮沉:是啊,接了個,沒想到那麼難,專業名詞神馬的,內傷啊~
  小沐:需要場外求助嗎O(∩_∩)O
  浮沉:你也不是專業語言類的啊,會嗎?
  小沐:哎呀,我又沒說是我,我認識一個神級的人物,雖然只是輔修的小語種,不過幫你應該是沒傻媽問題的,你等等,我看看他在不在。
  大約10分鐘,還沒等到小沐回應,YY上倒是先響了起來。
  林越連忙打開YY界面,他的YY小號只有那麼一個好友,此時響起來不是深海找他還能是什麼。
  果然,一打開好友消息,就看到了深海的消息。
  深海:在?
  飄拂:我在我在。
  深海:我把錄音傳給你,昨晚歌會太晚散,我找你的時候你已經下線了。
  飄拂:嗯,我習慣早睡。
  這時錄音傳了過來,林越連忙點了接收。
  飄拂:謝謝深海傻媽。
  林越打完這句話後,遲遲不見有回覆,心想也是,深海找他的事已經辦完了,沒必要再多和他說什麼了。
  於是關了好友消息,又開始攻破他的難關去了。
  小沐:傻媽,師兄說他暫時沒空%>_<%,我把你的QQ號給他了,師兄說一會兒加你,等晚上有空的時候找你~乃不介意的吧,不介意的吧~
  還沒等林越回答,一個好友申請就過來了。
  “冗詞”林越看著這個QQ名楞了一會兒,才點了通過。
  馬上戳小沐。
  浮沉:小沐,你師兄也聽耽美廣播劇的嗎?
  小沐回了一個問號。
  浮沉:他的QQ名……冗詞……
  小沐:啊?是喔,我師兄偶爾也聽一下……據說冗詞是師兄最愛的一個人物,我記得傻媽你也最喜歡冗詞是不是,真是太有緣了……
  林越看小沐的言辭間有些激動,林越感到莫名,喜歡冗詞的人應該是有不少,就算自己和她師兄恰好都喜歡,也用不著激動至此啊。
  回過神,發現QQ和YY上,都有新消息。
  一個是“冗詞”的,一個是深海的。
  林越猶豫了一下,還是選擇先看深海的,順便打開了深海剛剛傳過來的錄音。
  低沉悅耳的男聲,循環著。
  “來短信了……”
  深海:剛剛有點事——對了,我看你的簽名上說要翻譯,你是做翻譯這方面的工作還是……
  林越沒想到深海會關注這個,有些驚喜。
  浮沉:不是,我還在念大學,趁著放假,做點翻譯的兼職。
  深海:這樣啊……有問題可以找我,額學過一點小語種,你的問題應該難不到我。
  林越受寵若驚。
  林越想了想,把之前的幾個難住他的專業名詞發了過去,還加了句麻煩了,對方的答案很快的回了過來。
  浮沉:大神,膜拜,求抱大腿\(^o^)/~
  林越不覺地賣起了萌,發出去後又後悔了,會被嫌棄的吧,一個大男人……
  誰知,深海的回覆,讓林越又愣住了。
  深海:膜拜請隨意,抱大腿要收費。
  林越不知道該回什麼,在聊天框裡刪了又寫,寫了又刪,最後還是深海先來了消息。
  深海:我一會兒要出門,先撤了。
  林越連忙發了個揮手的表情。
  對方的頭像幾乎同時暗了。
  林越這才打開“冗詞”的QQ消息。
  冗詞:翻譯?
  林越看對方的頭像是暗的,難道已經下了,還是隱身?
  浮沉:額,翻譯暫時沒什麼問題了,還是要謝謝你。
  林越心中有些不好意思本來是自己麻煩他,可是自己又把他無視了那麼長時間。
  等了許久也不見回覆,看來是真的不在線了。
  將深海錄給他的短信音傳到手機上,反覆的聽。
  儘管只4個字,卻字字落在林越的心坎。
  就是這個聲音讓他深深著迷。
  林越心中默默想。


3 微博

  如是過了將近一週。
  這天林躍家教剛回來,簡單的吃了點收拾一下,已經晚上將近十點了。
  和往常一樣,上了QQ,QQ消息像打了雞血一樣,響個不停。
  QQ群林躍一向都是閉了的,因為加了太多的劇組群還有幾個官方的粉絲群。
  點開一看,都是薄荷糖的消息。
  糖糖:浮沉,有好消息!!!
  糖糖:在咩!!!
  糖糖:居然不在嗎?!!
  糖糖:快粗線!!!這種雞凍人心的時候居然敢不在!!
  糖糖:於是,是真的死了嗎……
  糖糖:好吧,上線了戳我……
  林躍看著薄荷糖一條條不淡定的消息,自己險些也不淡定了。
  浮沉:在了在了,什麼事那麼急?
  薄荷糖像是一直等著他一樣很快就回過來了。
  糖糖:嘿嘿嘿……
  林躍似乎看到了薄荷糖在電腦前陰笑的樣子,冷不丁的抖了抖。
  浮沉:怎……怎麼了……
  糖糖:啊啊啊,深海傻媽接了接了啊啊啊啊啊!
  薄荷糖瞬間像變了身一樣,林躍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浮沉:什麼接了……
  糖糖:暈……你不是忘了我之前和你說的那個劇了吧……【抓狂】浮沉傻媽乃不可以那麼不厚道啊!
  林躍張大了嘴,於是薄荷糖的意思是深海接了那個劇,於是他和深海就要CP了嗎……不不是CP,是合作,合作!
  儘管內心無限波瀾,林躍仍舊定了定神,淡定了敲出幾個字。
  浮沉:嗯,知道了。
  糖糖:靠!乃居然那麼淡定……這就素大神和NC粉的差別嗎……
  浮沉:過獎。
  糖糖:浮沉傻媽,乃被淡定帝附身了嗎……還是這樣淡定的你其實是你不淡定的表現……
  不可否認糖糖同學還是很聰明的,可是某人也是絶對不會承認的。
  糖糖:我先把你拉進劇組群吧……
  下一刻QQ消息就跳了出來。
  薄荷糖邀請您進入《大神VS小神劇組群》
  點了同意。
  後期--薄荷糖:撒花歡迎浮沉傻媽加入o(*////▽////*)q
  策劃--墨小染:於是糖糖你真的把浮沉傻媽GD過來了嗎……
  浮沉:大家好。
  策劃--墨小染:歡迎傻媽【蹦躂】
  美工—-淡淡的憂桑:歡迎浮沉傻媽……好開心~
  CV—-清泉(俞肖文):歡迎……
  後期—薄荷糖:浮沉浮沉,改一下群名片……清泉傻媽也被炸出來了!
  CV—-浮沉(安可):是這樣嗎?
  美工—-淡淡的憂桑:是的是的~清泉傻媽被炸出來了+1
  導演—小幻:清泉傻媽乃表GD深海傻媽的受受,小心乃家小攻不開心!無痕傻媽快粗線!
  CV—-清泉(俞肖文):汗!我什麼也沒幹啊!還有,我什麼時候和無痕有關係了!
  策劃--墨小染:表否認!
  CV—-清泉(俞肖文):算了,我還是遁吧!
  策劃--墨小染:拽住不准走!
  美工—-淡淡的憂桑:我想說小染染乃還素晚了一步……
  導演—小幻:浮沉傻媽也進群了,只剩深海傻媽了……
  策劃--墨小染:表示深海傻媽還沒上線啊,不第一時間來臨幸小受的小攻不是好小攻啊……
  CV—-浮沉(安可):……
  策劃--墨小染:浮沉傻媽表擔心!深海傻媽一定會來的!
  ……很晚了,我要去睡了……
  美工—-淡淡的憂桑:傻媽那麼就早睡了嗎?
  CV—-浮沉(安可):嗯,習慣了。
  美工—-淡淡的憂桑:傻媽揮揮~好好休息~
  策劃--墨小染:傻媽揮爪~
  導演—小幻:傻媽晚安~
  CV—-浮沉(安可):嗯,大家晚安~什麼時候現場了就說一聲……不過最近晚上時間比較少……
  導演—小幻:沒事沒事,不急的。
  在下QQ之前,薄荷糖又發了一條消息過來。
  糖糖:今天果然不太對啊……
  林躍想了想,確實,或許真的是因為能和深海一起合作而格外激動吧,真的期待很久了。
  浮沉:可能今天家教累了吧。
  糖糖:那快去睡吧,快去睡吧……劇不急的。
  浮沉:嗯,晚安。
  下了QQ以後,林躍沒有第一時間睡覺,而是又上了YY的小號。
  看著灰色的好友頭像,嘆了口氣,果然沒在線……
  抱著僥倖的心態又去了深海的YY私人頻道,有不少人掛著,不過僅僅只是掛著,也許那些妹紙們也期待著能這樣守到某人突然詐屍。
  索性下了YY,看到桌面上翻譯的文件夾,頭又疼了起來。
  這幾天的翻譯讓他很痛苦,後面出現越來越多的不明詞彙,有時想求助深海,可是看到的都是灰暗的頭像,或許是隱身,可是林躍就是沒勇氣戳。
  而那個叫“冗詞”的QQ號,似乎也未曾亮起過,之前林躍試著戳了一下,直到今天也沒回覆。
  煩躁之中,想起了之前幾個妹紙強硬要求自己開通的微博,這都一年多了,也沒更新幾條,憑著記憶登錄。
  無數的信息和@讓林躍愣了愣,點了全部忽略。發了這個微博裡不超過一隻手的手指多的新微薄。
  人世浮沉:【專業名詞】,不會譯,煩躁!
  儘管已經不算早了,可是這個圈子裡的妹子們大多是午夜檔,而且這是林躍難得發的一個微博,很快就被轉了起來。
  天真不天真轉發並評論:啊啊啊,浮沉傻媽乃終於織圍脖的,好開心!@人世浮沉:【專業名詞】,不會譯,煩躁!
  是紫薯不是子鼠轉發並評論:傻媽……這個……乃素學小語種的嗎,專業名詞神馬的好有難度┭┮﹏┭┮!@人世浮沉:【專業名詞】,不會譯,煩躁!
  子息息兮評論並轉發:這個是真的浮沉傻媽嗎……傻媽有困難,身為NC粉,義無反顧的擴散……!@人世浮沉:【專業名詞】,不會譯,煩躁!
  薄荷糖評論並轉發:又在翻譯?不是要睡了嗎?!@人世浮沉:【專業名詞】,不會譯,煩躁!
  ……
  北京時間二十三點整,林躍整理了一下資料,準備關電腦睡覺,突然想起了什麼……點開微博,妹子們果然很強大啊……
  在無數無效的評論中,林躍一條條快速瀏覽過去,其實並不抱什麼希望,可是意外的,卻真的看到了靠譜的答案。
  好奇地點開了那人的微博……深,微博數2條,難不成是個新註冊的微博?林躍想。
  可是看到後面的粉絲數,不淡定了,粉絲數50000+
  自己的粉絲數也不過2萬多罷了。
  2條微博,一條是註冊時系統發的,另一條也是當日博主發的。
  深:微博已註冊。
  很簡單的一條和系統大同小異的微博,之後就沒了。
  打開應該是唯一一條微博上萬條的評論。
  啊啊啊:深海傻媽終於織圍脖了!!!
  我眼戳了嗎:深海傻媽,嗚嗚嗚……
  ……
  原來這個微博名為“深”的博主是深海。
  林躍有些不淡定了,敲下謝謝正解幾個字,就將答案複製過去。
  既然深海在微博,那麼YY在線嗎?
  既然深海玩微博為什麼微博數至今還是2呢……
  雖然很好奇很想驗證什麼,可是生物鐘已經在提醒他,該睡了。


4 大神

  在食堂那殘羹冷炙的飯菜的打擊下,林躍終於下定決心去超市大採購。
  裹上厚厚的衣服,走在大街上。
  前幾天還不明顯,但隨著春節的臨近,大街上喜氣洋洋的氣氛就越來越濃厚了。
  形單影隻的林躍就顯得有些孤單。
  進了超市,看到超市那擁擠的人潮,懊惱的拍了自己一下,怎麼忘了現在這個時間是採購年貨的時間,和大爺大媽搶購神馬的,真是鬧心。
  努力的擠進人群,還好在這個專區,人還不算很多,抓了些餅乾泡麵之類的乾糧,就打算撤了。
  轉身的一剎那,被一道外力猛的一推,人就向前倒去,在即將與地面親密接觸的那一刻,一雙手托住了他的腰。
  “沒事吧?”一道富有磁性的男聲在林躍耳邊響起。
  “沒,沒事……”林躍站穩,“謝謝……”
  林躍抬起頭,一雙深邃的眼眸首先映入眼簾。
  男人不可置否的哼了一身,轉身在貨架上挑起東西來。
  林躍的臉微微有些紅,好丟人啊。
  結賬的時候,又出了差錯,林躍上下摸索,竟找不到自己的錢包了,明明帶了的啊。
  林躍急的臉通紅。
  收銀員不住的催促,以及周圍人逐漸變化的眼神,讓林躍的腦袋一片空白。
  站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傻子,錢包掉了。”身邊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人。
  林躍傻傻地盯著伸過來的那隻手,原來是在剛才丟了,“謝謝你。”
  今天已經第二次對這個人說謝謝了。
  直到回到學校,林躍臉上的紅暈猶在,“真是太丟人了,太丟人了……”
  不過,那個男人的聲音真的好聽啊。
  傻子……
  拍拍自己熱熱的臉,打開電腦。
  不知怎麼想的,沒有按慣例點開企鵝,而是上了百年不用的微博。
  人世浮沉:今天去超市大採購,差點摔了,錢包又掉了,還好遇到個帥哥,話說聲音還真不錯。
  子息息兮評論並轉發:啊啊啊,傻媽居然連續更新微博了,是要紮根在這裡了嗎!!!!@人世浮沉:今天去超市大採購,差點摔了,錢包又掉了,還好遇到個帥哥,話說聲音還真不錯。
  天真不天真轉發並評論:傻媽是去超市採購年貨嘛,這個時間人很多啊,話說帥哥神馬的,傻媽還不GD回來當小攻,嘿嘿嘿……@人世浮沉:今天去超市大採購,差點摔了,錢包又掉了,還好遇到個帥哥,話說聲音還真不錯。
  於是,下面大多數回覆開始排隊了,就是GD回來當小攻之類的……
  看的林躍滿頭黑線。
  看那男的的衣著,像是社會成功人士,長的也不錯,不過就萍水相逢,他還真沒想那麼多。
  不過長的好的人,一向會被關注,這倒不錯。
  上QQ時,又有消息了,林躍已經習慣了,找他的大多時候是薄荷糖,只是這次,他看到閃動的頭像,愣住了 。
  冗詞……
  就是薄荷糖介紹給他的翻譯的外援。
  冗詞:浮沉?
  浮沉:我上了……
  對方好幾分鐘以後才回過來。
  冗詞:劇組通知,今天晚上現場,有空嗎?
  林躍想了半天也沒反應過來,什麼劇組,什麼現場……剛想打字詢問,冗詞的消息又過來了。
  冗詞:對了,我好像忘了說,我是深海。
  !!!
  林躍瞬間就愣住了,他說他是……
  深海啊!!!!!!
  怎麼會這樣!!!!!
  他怎麼可以那麼淡定的告訴自己一個這麼不淡定的消息!!!
  不對……現在是什麼情況……
  兩人會互相加好友是因為翻譯,翻譯後援冗詞,不對,現在是深海,後援深海大神是薄荷糖介紹的,薄荷糖說是深海是她的師兄,就是說薄荷糖和深海現實中是認識的……然後自己和薄荷糖在網絡上的關係又好……
  薄荷糖這貨,不會在深海大神面前說自己的壞話吧!
  薄荷糖那丫頭搞什麼鬼,怪不得那天閃爍其詞的,而自己竟然也不察覺~!
  這個世界怎麼會那麼玄幻……
  冗詞:還在嗎?
  林躍剛把思路理清楚,回過神,深海的消息又過來了。
  浮沉:在,在。
  林躍看著深海的QQ名,突然想起薄荷糖之前說過冗詞是她師兄最喜歡的角色,現在師兄=深海,於是說,深海配過那麼多的角色中,他最愛的角色是冗詞。
  心裡想的,不知不覺竟然打了出來。
  林躍看著已經發出去的消息,竟然生出想拍死自己的衝動,時間可不可以倒流啊!!!
  答案當然是不!
  可是深海竟然就回答了!
  冗詞:冗詞只是我喜歡的角色之一……還有一個是歐羽。
  歐羽是林躍很早以前配的一個角色,屬性當然是……受……而且是只炸毛受。
  林躍看著深海的回覆,再次神遊了。
  他可以理解為大神最愛的攻是他自己配的冗詞,最愛的受是林躍他配的歐羽嗎……林躍已經不自覺地將自己代入到歐羽了……甚至想,歐羽好幸福啊……
  冗詞:人呢?又不見了?給個答案啊,劇組群裡在催了……
  答案?什麼答案……群?!
  林躍發現今天的自己真的是太戳了……
  浮沉:那個晚上最早也要九點半以後……
  林躍還在猶豫要不要說因為要家教之類的原因,冗詞那邊回了一個“哦”字過來。
  林躍看過後,頓時打消了這個念頭。
  剛剛大神說劇組群……
  林躍都忘了自己對所有群屏蔽,打開群消息,幾百條消息蜂擁而來。
  策劃--墨小染:大神,乃就木有GD一下浮沉小受受的說嘛┭┮﹏┭┮
  這是群裡最新的一條消息,林躍盯了很久,還是沒看到深海的回覆,林躍的心情一下子就低落下來了。
  CV—-浮沉(安可):大家中午好【發呆】
  策劃--墨小染:啊啊啊,浮沉受出現了!!!大神大神,快出現!!!
  策劃--墨小染:大神下的好速度┭┮﹏┭┮
  林躍看了一下群成員,深海已經加群了,可是頭像是暗的,不知道是隱身還是剛下。其他人的頭像也是暗的,作為唯一兩個亮起的頭像之一,林躍覺得還是應該說點什麼的。
  CV—-浮沉(安可):策劃君乃不用上班神馬的嗎,怎麼大家在的時候你在,大家不在時候,你也依舊□……
  策劃--墨小染:午休醬油划水神馬的,就表讓我說出來了!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你不要轉移話題!說!大神剛剛是不是偷偷TX你了!他說了什麼!求共享!
  CV—-浮沉(安可):【汗】不是你們讓他問我有沒有時間現場的嗎……
  也是,深海怎麼會為這麼點小事,就找上自己,肯定是被他們坑了。
  策劃--墨小染:我……我堅決不會承認的……身為小攻要有主動GD受受的自覺神馬的……話說剛剛大神跟我說你要到九點半以後才有空啊……
  CV—-浮沉(安可):是啊,接了個家教,九點結束,加上回程,至少得九點半。
  策劃--墨小染:好吧,等大夥兒都上了,我們再商量一下……我期待的現場啊!不能按時聽到了!【摔】
  CV—-浮沉(安可):我繼續我苦逼的翻譯去了……你……也別划水了,小心被老闆抓包……
  策劃--墨小染:啊啊啊啊——傻媽表詛咒窩啊!剛剛老闆突然出現!差點被抓啊!
  噗哧!林躍笑出來了,心情好像好了點,這個叫墨小染的策劃好像有點意思哈。
  關了群,繼續奮鬥去了。
  QQ提示再次響起。
  林躍打開一看,是深海的。
  心裡一喜,連忙打開。
  深海:翻譯有不懂的,可以戳我,不過回覆可能不會太及時。
  早在林躍打開劇組群前,就把深海的QQ備註名改回了深海,又給他新建了一個分組“大神最愛冗詞和歐羽”,單獨拉了進去。
  看到消息時,第一反應是原來大神不但沒下,還在黑看!
  第二反應是……大神好人啊!!!太貼心了!!!有木有!!!


5 微妙

  兩人正式現場時,已經過了三四天。
  三四天,可以像之前的一週,什麼事也沒發生。也可以發生了極大的轉變……
  事實上,當兩人“首次”對戲卻如此熟稔的語氣對話時,全組的人都傻眼了。
  比如說,此刻,在對其中一場戲時,林躍的語氣始終達不到劇本所要求的那種感覺,自己都有些煩躁了。
  導演小幻試著引導多次未果,只得嘆氣說,“先跳過這一句吧,浮沉傻媽果然不適合還是有不適合的台詞啊……”
  深海卻在此時開口:“看私戳。”
  “深海傻媽,你要拐帶浮沉傻媽去做神馬!!!”
  林躍點開私戳。
  深海:不要太注重語氣,要注意情感,把自己代入到安可對夏跡的那種感覺,或者是自己在戀愛時對戀人那種帶著依賴卻又放不下的感覺。
  林躍只是深思了一下,整個感覺就找到了……
  “大神,你和傻媽說了什麼!竟然對了竟然找到對的感覺了!”
  “果然還是CP有CP感嘛!”
  “你們一定背著我們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不然怎麼可能大神一指點就OK了,求□的內容!!!”
  其實在看到深海的那句話,帶著依賴卻又放不下的感覺,林躍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對深海的感覺。
  說實話,這幾天兩人的私下交流的確有些多。
  自己在翻譯時遇到瓶頸,在第一次戳時仍帶著小心翼翼的感覺,可是當看著深海並沒有那種厭煩的表現時,這種習慣性的求助便頻繁起來。而深海的確也給自己不少幫助。
  因為第一次和深海合作,林躍心中多少有點忐忑,林躍當然不會傻到和深海說,可是他一時忘記了薄荷糖和深海的現實關係,將這些說給了薄荷糖。
  結果,理所當然的,薄荷糖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彙報給他的師兄,也就是深海大神,美其名曰,讓另一個主角幫助你調整情緒效果肯定最好了。
  於是,當林躍收到深海類似與讓他不必緊張的安慰話語時,整個人就呆住了!唯一的感覺就是……丟人啊……
  不知是大神最近比較空閒還是薄荷糖又胡言亂語了什麼,大神竟然主動提出來在第一次集體拉現場之前,他可以私下幫他對對戲。
  林躍在確認了幾遍自己沒看錯的情況下,才顫顫悠悠地回過去:好……辛苦大神了……
  深海倒想是無所謂的樣子。
  只是林躍也沒想到在深海面前,自己會那麼戳那麼戳。
  林躍上YY的時候,由於最近一次是登的小號,又是設定的記住密碼,於是順手一點就上了飄拂那個號,等輸入頻道號,進去的時候……
  “飄拂?浮沉?”
  直到大神的聲音在耳邊想起,林躍一激靈,一看自己的馬甲,果然是上錯號了!
  連忙點了退出頻道,下了小號,坐在電腦前,懊悔啊,暴露了暴露了!
  緩了緩,才重新開了大號上去。
  剛進頻道就被拉進了小黑屋。
  似乎是錯覺,林躍聽到了一聲悶笑。
  “回來了?”
  林躍的臉微微泛紅,“嗯……”
  “開始對戲吧。”
  深海沒有糾結自己小號的問題,林躍心裡放鬆了些,當然他是不會以為深海已經忘了“飄拂”,從他剛剛的表現可以明顯看出來。
  不知何時,白色的馬甲被染成橙色。林躍一看這裡並不是深海平時開歌會的頻道,看來是自己的私密小窩,而在私密小窩的小黑屋裡就只有他們兩個。
  林躍的心跳無來由的跳快了幾拍。
  那天是週末的下午,據說是深海難得的休息日,卻大半個下午都在陪林躍對戲,林躍心裡有些不好意思。直到快要出門家教的時間到了,才不捨的退YY。
  這一段插曲,劇組的那些人是一定不會知道的,否則還不鬧翻了天。
  不過,看兩人“首次”拉現場就表現的難以言說的微妙,有些人就想的多了……比如說對自己師兄很是瞭解的薄荷糖!
  當下就私戳了深海。
  薄荷糖:師兄,動作很快啊,我們都還沒有察覺,你就已經悄悄的把我們家浮沉小受受拐走了!!!
  深海看到這句話時,眼睛微眯了一下,嘴角輕輕一扯,淡定的打字。
  深海:他什麼時候是你家的了?嗯?
  薄荷糖看到這話,當即渾身一震。
  薄荷糖:於是是真的,真下手了?
  深海食指輕輕扣著桌面,不急不緩。
  深海:不急。
  第一次知道圈裡還有浮沉這個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很久了吧,那日薄荷糖電腦出了問題,讓他幫忙修。
  於是這某人的電腦的某個盤的文件夾中,發現了一個神奇的東西,某個CV還未處理的干音。
  【CV 浮沉-歐羽】深海順手就打開了。
  清澈的男聲,炸毛的小受,這是浮沉在深海心中第一印象。
  很容易就從薄荷糖口中套到了關於浮沉的一些事。
  薄荷糖說他在
  當大神VS小神的策劃妹子找上自己的時候,正是自己最忙的時候,理所當然的就推了。
  而後來薄荷糖找上門說主役受是浮沉配,想不到自己居然不接的時候,深海第一時間戳了策劃妹子接下了這個劇,還好策劃妹子還沒有找別人。
  在歌會遇到那個叫飄拂的漢子馬甲時,深海覺得他的聲音真的有些耳熟,但又覺得是錯覺,並沒有太在意。
  在將錄音戳給飄拂時,無意間看到了他的個性簽名,然後不過一分鐘,薄荷糖就戳了自己,巧的很,都是翻譯的事……
  對於深海來說,翻譯什麼的,只是舉手之勞而已,更何況,需要幫助的那個人是浮沉,於是趁機加了浮沉的QQ。
  只是臨近年底,公司忙的不可開交,後來幾天,深海實在沒有時間上線。
  再上線時,被拉進了劇組群。
  劇組的妹子們神神秘秘的交給他一個任務。
  只是問個拉現場的時間而已,深海失笑,還是戳了過去。
  從那時開始,兩人的交流逐漸多了起來。
  發現“飄拂”就是浮沉,這真是個意外的收穫,可是卻是個美麗的意外。
  深海發現在忙碌之餘,偶爾逗逗某人感覺還是不錯的。


6 發劇

  隨著年關的到來,林躍在深海的幫助下,終於將那份翻譯完成,上交,得到了一份可觀的收入。
  而林躍的家教活動也因過年的緣故暫時結束,第二份工資入賬。
  而這個短劇在之後又拉了幾次現場以後,後期終於收齊了干音,大概年三十能齣劇。
  眾人翹首以盼。
  這些好事卻沒有影響林躍的心情。
  林躍這幾日反而煩惱的很,原因只是QQ消息裡和某位大神的短短對話。
  浮沉:大神,謝謝你的無償幫助!翻譯工作已圓滿完成!錢包鼓鼓,嘿嘿!
  深海:是嘛,我可沒說是無償啊……
  浮沉:大神,乃神馬意思……
  深海:怎麼說我都幫了你的大忙,不該感謝一下我嗎?
  浮沉:我……我已經謝過了啊,還要怎麼謝 0.0
  深海:……聽小糖說,浮沉傻媽唱歌還不錯,什麼時候來YY,唱幾首歌聽聽吧。
  浮沉:……
  深海:有困難?
  浮沉:沒,沒有。
  深海:既然這樣那就發劇那天晚上八點YY見。
  林躍自認為唱歌唱的還算不錯,但是和深海相比就差了那麼一點味道。
  深海怎麼會突然想聽他唱歌了呢!
  
  大年三十晚上六點半,林躍解決完晚飯,回來就發現QQ閃的很歡快。
  一一點開。
  薄荷糖:晚上七點準時發劇,記得去搶樓啊!!!
  墨小染:要發劇了,傻媽記得搶樓還有微博轉帖啊!!!
  打開被屏蔽的劇組群,果然討論的十分熱烈。
  策劃--墨小染:糖糖,乃真速度!!好期待深海大神和浮沉傻媽首次的合作啊!!!
  後期—-薄荷糖:會有驚喜的!!!!!!!!相信我!!!!!!!
  導演—-小 幻:話說兩個主角好久沒出現了……
  CV—-清泉(俞肖文):勾搭成JIAN神馬的,都懂的……
  策劃--墨小染:喲,這不是清泉傻媽嘛,勾搭成JIAN,說的是你自己嗎─━ _ ─━
  CV—-清泉(俞肖文):跟你們說了,我和無痕那貨沒關係沒關係沒關係!!!
  美工—-淡淡的憂桑:我們可沒說是無痕傻媽,這不是不打自招嗎,嘿嘿嘿!
  CV—-清泉(俞肖文):老子,老子不跟你們胡扯了,過大年去了!!!
  導演—-小 幻:過年之前,先給老娘把樓搶了再說!
  策劃--墨小染:導演霸氣……測漏……
  美工—-淡淡的憂桑:霸氣測漏+1
  後期—-薄荷糖:霸氣測漏+手機號碼
  CV—-浮沉(安可):呃……什麼情況……
  策劃--墨小染:呀,浮沉小受,乃終於粗線了!是準備過年很忙咩……
  CV—-浮沉(安可):額,木有,我在學校呢,過什麼年。
  美工—-淡淡的憂桑:於是,大過年的傻媽一個人在宿舍……聽起來好孤單啊……
  電腦另一頭的某位大神,剛上QQ就看到這樣的一番對話,皺了皺眉。
  CV—-深海(夏跡):一個人在學校?
  策劃--墨小染:哇哦,深海傻媽追隨著小受的身影而來啦!
  CV—-浮沉(安可):我們宿舍就我一個,不過其他專業可能也有幾個留校的。
  美工—-淡淡的憂桑:哎呀,這個時候是不是應該搬個凳子來圍觀JQ了。
  於是下一刻,兩個主角紛紛消失。
  策劃--墨小染:憂桑,乃有多戳!表說出來,偷偷圍觀就好,你看現在跑掉了吧……
  林躍消失的原因自然是大神私下戳了他。
  深海:你在C大?
  浮沉:你怎麼知道?
  林躍有些驚訝,但後來又反應過來,一定又是薄荷糖說的!不過大神這樣問的意思是……
  深海:要發劇了,準備好
  下一秒,話題被強硬地轉開。再次看向被自己忽視的群,一溜兒薄荷糖的刷屏格外壯觀。
  後期—-薄荷糖:18點55分,馬上就要發劇了,準備好,該搶的搶起來,該輪的輪起來!
  後期—-薄荷糖:18點55分,馬上就要發劇了,準備好,該搶的搶起來,該輪的輪起來!
  後期—-薄荷糖:18點55分,馬上就要發劇了,準備好,該搶的搶起來,該輪的輪起來!
  林躍打開論壇,在劇發出來的第一瞬間就回了過去,卻仍舊沒搶到沙發。
  IL:1——深海
  2L:恭喜發劇。——浮沉
  僅1秒的時差,浮沉被壓在了深海下面。
  3L:搶沙發!——墨小染
  4L:坐觀樓上速度驚人的深海浮沉傻媽,名字排在一起才發現驚人的CP感。
  5L:姑娘們,微博輪起來!——小幻
  6L:臥槽,我居然居然不是沙發!深海大神太神速了!——墨小染
  ……
  林躍打開微博,把劇帖轉了起來。突然發現深海居然也轉了!
  原本只有2條的微博數,果然變成了3.
  據說深海從來就不在微博輪劇帖,從不逛論壇,更別提在發劇時,搶沙發了!
  難道是傳言有誤嗎……
  浮沉:大神,乃的網速好攻……
  深海:喔?只是網速攻而已嗎?
  林躍看到這句話,面上一紅,這是被調戲了嗎……
  在聊天框反覆輸入刪除,不知道改怎麼回覆。
  另一端的深海看到長時間的“正在輸入”卻沒有消息回過來,索性自己先回了過去。
  深海:8點的時候,記得來頻道啊。
  1個小時,林躍從沒有如此忐忑過。
  劇帖被輪的很快,論壇裡,帖子被粉絲們頂了起來,討論異常激烈。
  “準備好了嗎,我可是很期待浮沉傻媽的歌曲呢!”
  深海的聲音中,似乎帶著些引誘,林躍咬了咬唇,終於開麥。
  “嗯,可以了……”
  這幾天林躍一直在想唱什麼歌好。
  突然想起,深海曾說過,他最喜歡林躍曾主役的歐羽。正巧,那個小短劇的ED就是林躍唱的。很久沒有再唱過了,可是林躍還是決定唱這個。
  林躍略微顫抖著唱了起來。
  曾經想過會與誰攜手到世界盡頭
  直到遇見了你
  才知道你就是我的世界
  沒有盡頭
  ……
  另一端深海痴痴地聽著,並不算完美的歌聲卻還是打動了他的心。
  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世界,沒有盡頭。


7 見面

  昨晚和深海在YY上聊到很晚.早上八點多,林躍還睡的迷迷糊糊,就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半天才反應過來,是他的手機響了,手機鈴聲正是深海唱的ED。
  “喂……”帶著濃濃的睡意接起了電話,心裡還在埋怨誰那麼早擾人清夢。
  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讓林越徹底清醒。
  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大……大神?!”
  昨晚下線前,深海居然破天荒的問林躍要了他的手機號碼,大神親自開口,林躍幾乎沒有猶豫就給了。
  只是沒想到第二天早上就打過來了。
  直到洗漱好,走到學校的東大門附近,看著倚在大門口低著頭那挺拔的身影,林躍仍有做夢的感覺,大神居然來找他了!!!
  站在離大神不過十幾步距離的地方,林躍的腳步變的沉重,心跳加速。
  活的深海,活的大神,真實的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卻突然不敢靠近了。
  深海卻像是有感應一般,突然抬起頭,朝林躍這邊望了過來。
  四目相對,林躍突然如石雕般僵住。
  深海的反應很淡定,慢慢踱步過來。
  在林躍面前站定,“浮沉。”
  語氣是如此篤定。
  “大……大神?”
  深海被林躍的反應逗笑了,“我不是大大神,我叫秦深。”
  林躍先是被囧的不好意思,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大神這是把自己的真名告訴他了,反應遲鈍的他,這才報上名字,“我叫林躍。樹林的林,跳躍的躍。”
  心裡還在咀嚼著大神的名字,秦深,情深似海……比自己父母幫他隨便起的名字好多了。
  當林躍慢慢的將心收回來時,他已經被大神拐到餐館裡吃早點了。
  在吃飯的空閒,林躍偷偷的朝秦深瞥了好幾眼雖然和自己一樣是休閒的打扮,可怎麼看怎麼比自己帥氣。
  果然人比人氣死人嗎……
  而且他怎麼覺得大神好像有點眼熟的樣子啊。
  林躍甩甩頭將這個不可能的想法丟掉。
  秦深當然知道身邊的這個小孩一直在看自己,他樂意讓他看。
  說句明白的,這就是某大神的惡趣味。
  遲鈍的某小受,到早點快要吃完才想起來問,“大神,你怎麼突然來C大了……”
  “突然?”秦深挑了挑眉,“我昨晚沒和你說我會過來嗎?”
  “你什麼時候說了!”你只問我要了號碼而已……
  喲,居然還會炸毛啊,某大神心裡的惡趣味又上來了。
  “是嗎?那可能是我忘記說了……”
  林躍看著秦深那理所當然雲淡風輕的樣子,心裡憋著股氣。
  突然腦海中一閃,想起了一個很重要的事,“大神,今天是大年初一,你不過回去過年嗎?”
  畢竟不是所以人都像自己一樣,被家人嫌棄吧。
  秦深沉吟了一會兒,才回答道,“我是孤兒。“
  林躍震驚了,瞪大了眼睛看著秦深,臉都憋紅了,“對……對不起……”
  秦深順手揉了揉林躍柔軟的頭髮,“沒事,這麼多年一個人習慣了。你呢,你怎麼不回去……不要和我說做兼職啊……”
  林躍垂下了眼瞼,“我高三那年和家人出櫃,爸媽不接受自己的兒子是個同性戀的事實,我就被趕出來了……”
  看著林躍的模樣,秦深有些心疼。
  “都過去了,今年過年你不是一個人,我也不是一個人,你看這樣多好?”
  林躍點點頭。
  今年真是特別的一年呢。
  和秦深在外面逛了一天,大街上紅紅火火的,林躍終於有了過大年的感覺。
  抬頭看看身邊陪著自己的這個人,出神了。
  直到一道外力將他拉回,林躍才反應過來。
  耳邊傳來大神急又氣的聲音,“怎麼總是那麼迷糊,真不知你是怎麼長到那麼大的!”
  原來剛剛有一輛車從前方駛來,而林躍愣神的剎那險些被撞到,還好秦深眼疾手快。
  “我,我不是故意的,以後不會了。”
  “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不過以後要當心,怎麼每一次見你,都會出狀況。”
  林躍的腦子當機了一會兒,每一次?
  他和大神不是才第一次見面嗎?
  秦深見林躍迷糊的樣子就知道他不記得了,“之前在超市,你錢包掉了的那次……”
  林躍猛地想起來了,這不就是那天幫他的人嘛!
  為什麼每次在大神面前自己總是那麼丟人!
  “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林躍看看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時間過的好快啊……
  儘管還不想那麼快就和大神分開,但卻還是點頭了。
  “去我那裡吧,反正你在宿舍也是一個人,大過年的一個人很悽慘哎……”
  林躍一下子消化不過來,“大神,你剛剛,剛剛說什麼?”
  “怎麼每次和我說話都結巴呢……”秦深道,“我說去我那裡,我們一起過年。”
  大神的速度是不用質疑的,回學校收拾了幾件衣物,就把某隻迷迷糊糊的小受拐回家了。
  總結陳詞:太容易了。
  不過心裡還琢磨著,還是太好騙了,以後要教育一下,對人提高警惕是很重要的。
  這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林躍踏進大神的屋子第一感覺,很乾淨。
  不是很大,但很整潔。
  “今天逛了一天,累嗎?”秦深體貼地將林躍的東西通通安置好。
  林躍搖搖頭,他根本不覺得累,和大神見面耶,誰還會記得累不累的問題。
  “那好吧,去書房玩會兒電腦?還是要先去洗澡?”
  走了一天倒真是出了不少汗,“洗澡吧。”
  “嗯,浴室在左邊,我先幫你把電腦開開,等洗完澡玩會兒電腦再睡吧,現在還早。”秦深體貼地將一切都安排好。
  林躍在一邊的浴室洗澡,秦深突然有一種家的感覺。
  打開電腦,QQ自動登錄。
  還沒來得及點別的,就聽到QQ嘀嘀嘀的聲音響不停。
  小糖:師兄,在嗎?
  小幻:大神!乃和浮沉傻媽……
  小糖:師兄你不在嗎?
  藍棋:論壇上的帖子是真的?
  小糖:怎麼還不上!浮沉受受也不上線!你們是要急死我嗎!
  藍棋:我們那麼多年感情,你居然就這樣棄了嗎!【大哭】
  來不及注意藍棋那要死不活的玩笑話,秦深的心裡頓時有種不妙的感覺。
  難道一天的時間就出事了
  這事情還和自己與林躍有關?
  藍棋說論壇上的帖子……
  秦深馬上打開了帖子,下一刻,臉黑了。

作者有話要說:
這個短文會很短,某緋幾乎木有安排波折……下一章完結,如果筒子們想看番外,某緋就寫 不想看就算了。
接下來某緋一個會著重於另一個網配文,大神VS小神,這個文的構想比這個小短文複雜了一些,也安排了一些波折,不會那麼輕易就happy-ending了
然後還有一個古風文,風華漠-鳳琴凰簫 喜歡的親,就繼續跟著某緋的腳步吧……


8 相信

  一個名為《某CV與某大神不得不說的故事》的帖子被高高掛起。
  昨夜無意中闖進了一個頻道,看到了深海和浮沉兩個大神,只有他們兩個人啊!!!JQ啊!!有木有!從來未曾開過歌會也不曾參加過歌會的浮沉傻媽竟然在唱歌啊~!而且樓主進去的時候,浮沉傻媽唱的是深海傻媽的ED啊!
  兩人彷若無人的有愛互動,閃瞎了我的眼啊!猛然想起2位剛剛合作完新的廣播劇啊!而且深海大神一反往常地搶貼輪微博,難道樓主說到點子上了,難道只有樓主一個人這麼覺得嗎!
  後面還附上了一段音頻,是昨晚2人的互動。和微博,帖子的截圖。
  秦深也記得昨晚有幾個小白馬無意闖進來了,不過想了想也沒覺得什麼,就交代了一聲讓她們不要外傳不要拉人過來,就隨他們去了,沒想到居然還是爆出來了。
  這個帖子的表達還是正面的,只是後面不少的回帖,漸漸歪了,各種掐。
  1L:深海&浮沉,難以想像……
  2L:聽新劇的時候就覺得各種美好啊,2位傻媽聲音很配啊!
  3L:深海傻媽拋棄藍棋傻媽了嗎!深藍黨要畢業了嗎!不要啊!
  ……
  58L:沒有根據的帖子,也敢發出來,不過唱個歌而已,有什麼好說的,深海傻媽和藍棋傻媽一起唱歌的時間難道還少嗎?LZ有沒有腦子啊,明擺著找掐!
  59L:自覺對某CV不感冒,據說每次和他合作完,總有精采的互動,找存在感,想紅什麼的,還用只說嘛!
  60L:贊同LS,我之前還見深海傻媽和藍棋傻媽在一起有愛互動,只能說某CV不知廉恥橫插一腳……據說原來大神VS小神的主役受就是找的藍棋傻媽,結果……想必大家都懂的!
  61L:LS說話要有根據,我們浮沉大大怎麼了,就許藍棋傻媽和深海傻媽唱歌,不許我們大大和深海傻媽一起互動了嗎!腦補黨差不多得了!憑什麼說浮沉傻媽搶了藍棋傻媽的角色,明眼人都知道藍棋傻媽的音色根本不適合配安可!真是夠了!
  掐架開始了。
  秦深不斷往下拉,越往下看臉色越黑。
  尤其到後來,他竟然還看到了某人的留言。
  389L:我和深海很好,請大家勿要猜測掐架——藍棋
  啪的一聲,滑鼠重重地被拍在桌上,險些陣亡。
  關掉網頁,拿出手機就去了個電話。
  “藍棋,那個帖子怎麼回事?”
  藍棋那邊還用誇我吧快誇我的語氣回了過來,“哥們做的不錯吧,我知道肯定又是那群妹子腦補過分了,於是兄弟我就順勢……嘿嘿,還合心意嗎?”
  “藍棋,你死去吧!”
  秦深喊出這句話就掛掉了電話。
  藍棋那邊還很震驚,難道他的兄弟這次來真的?若是這樣,可就慘了啊!
  秦深和藍棋認識很久,算是死黨了。
  藍棋當初進網配圈也是聽說秦深混在這裡,好奇地進來看看。那時什麼也不懂,甚至連馬甲也用真名,後來紅了,索性也就不改了。
  因為秦深很討厭被人腦補,亂配CP什麼的,兩人商量了一下,索性就互做擋箭牌了。以往碰到這類事,藍棋也一向都是這樣處理的。
  只是這次……
  秦深心裡想,這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他還沒來得及和藍棋說林躍的事,就發生了帖子這個事。
  聽到浴室的水聲似乎停了,秦深連忙把網頁關了,然後電腦強制關機,順便做了點手腳。
  果然不多久,林躍就出來了。
  剛剛洗過澡,渾身上下怎麼看怎麼透著股慵懶,看的秦深心慌慌。
  “額……電腦好像壞了,要不你先去睡吧,我去洗澡。”
  幾乎是落荒而逃,怕被某人看出自己的不對勁來。
  林躍傻傻地站在原地,怎麼自己洗個澡出來,大神好像有些不對勁啊。
  走到電腦前,開機,卻出現的黑屏。
  林躍皺了皺眉,想到了什麼,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敲打,開機圖象終於出現,“還好學過一點……”
  開機密碼,林躍試著輸了大神的生日,錯誤!又輸了幾個特別的數字,還是不對!突然腦中一閃,自己的生日……對了!
  秦深原本想電腦被自己動了點手腳又有開機密碼,雖然這個密碼比較簡單,但林躍一定是開不了的。
  沒想到,他洗完澡出來,竟然看到林躍坐在電腦前髮呆,電腦是開的!
  秦深頓時慌了!該死!他不會看到什麼了吧!
  林躍也是聽到了動靜,轉過頭。
  “那個,電腦我弄好了,還好不是很難……嘿嘿……”
  秦深看著林躍神色如常的樣子,莫非他還不知道帖子的事?
  林躍見秦深站在原地發愣,便道,“你要用電腦嗎?”
  說著還起身讓位,秦深這才回神,“沒,可能今天有點累了。既然電腦好了,如果不想睡就再玩會兒……”
  林躍哪裡還想玩什麼電腦。他怎麼可能沒看到帖子呢。
  登上QQ就是幾個妹子的私戳,帖子等幾個重點詞不斷重複,林躍又不傻,何況還有個妹紙甚至把地址甩了過來。
  林躍看到帖子的剎那,心裡很平靜,誰沒有被掐過呢。真正讓他心慌的是,看到藍棋的回帖。他們現實中是在一起的嗎,那麼自己又算什麼呢……
  秦深的QQ是自動登錄的,林躍好奇地點開,最近聯繫人裡藍棋赫然在目,顫抖著打開消息記錄,新徹底涼了。
  儘管如此,在秦深面前卻還保持著平靜的神情。
  那一夜,林躍在床上輾轉反側,始終睡不著。
  他不知道的是,另一個房間的秦深也和他一樣。
  
  早上起床的時候還迷迷糊糊,黑眼圈卻是很明顯。走到客廳,秦深正在打電話,看到林躍,很快就掛了電話,似乎還有點慌亂。
  林躍的心沉了下去,如果沒聽錯的話,他剛剛是聽到了藍棋這兩個字,是在打電話解釋吧。
  “醒了?怎麼有黑眼圈,沒睡好嗎?”秦深湊上來,手抬起來想摸林躍的臉,林躍明顯地躲過去了。
  秦深的手一頓,收了回去。
  “可能有點認床……”
  秦深點點頭,“吃早點吧,也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就隨便買了點,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
  林躍聽到秦深的話,心裡說不上來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他們明明就還和陌生人一般,不過就是在網絡上的交集多了點,自己竟然會傻乎乎地跟著他回家,還遐想著會有未來。
  的確會有未來,不過是秦深和藍棋的未來吧。
  和昨天一樣,秦深帶著林躍出去玩,只是林躍明顯的心不在焉,秦深的心裡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從什麼時候開始不正常的呢。
  回到家,林躍站在客廳,緊緊盯著秦深,似乎下了什麼決心般。
  “我有話和你說。”
  秦深的心裡咯噔了一下,壓著嗓子道,“說。”
  林躍咬了咬唇,卻還是說出了口,“我想回學校宿舍住。”
  秦深心裡徹底明了,這小孩肯定是看到帖子了,也不問為什麼,直接拖著林躍進了書房,“你跟我來。”
  林躍摸不著頭腦,卻本能有些抗拒,但還是敵不過秦深的力氣。
  打開電腦,上了YY,秦深進了一個頻道,林躍知道那是秦深平時開歌會的頻道,此時人卻不是一般的多。
  此時,在麥上的是藍棋,他似乎看到深海進來,還說了一句,“正主終於到了啊……”
  “這是……”是要和自己攤牌了吧,何必呢,他已經做好決定了,何必那麼殘忍讓他親眼去見證呢。
  “小躍,那個帖子你看了吧……”秦深頓了頓,也沒想要林躍的回答,“我和藍棋,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只是兄弟,死黨而已……”
  和林躍說了自己和藍棋的關係,包括二人互為擋箭牌是事,林躍還傻傻地沒有反應過來。
  就見秦深,開麥,“論壇裡的帖子,我看過了。這其中的誤會想必藍棋已經說過了。我不在乎大家信不信,我只在乎一個人信不信……”
  秦深說目光灼灼地看向林躍,“我已經找到了想要共度一生的人,如果因為圈子裡那虛無的東西讓他不開心,那麼我就只能抽身離開了。畢竟網絡只是網絡,而現實才是自己一輩子最重要的。”
  秦深說完,也不管其他人的反應,退出了YY。
  眼睛卻還是盯著林躍,彷彿還在等著那個答案。
  你信不信?
  林躍笑了,當聽到秦深說‘我不在乎大家信不信,我只在乎一個人信不信……’的時候,當聽到秦深說‘我已經找到了想要共度一生的人’的時候。
  怎麼會不相信呢!
  
  【全文完】

作者有話要說:
完了~\(≧▽≦)/~啦啦啦 願意陪某緋繼續走下去 我們大神VS小神再見!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原來你也是炮灰 by 羲瀾 (網配 高富帥攻x精英男 強強互攻) | 首頁 | 最上 | 室友 by 木沐牧穆慕 (健氣攻x二貨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666-c6b5c9c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