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報復關係戶 by 木沐牧穆慕 :: 2013/03/24(Sun)

這篇我以前在網上看過
不過作者最近在JJ上發的似乎有加多些內容(・・*)?

短篇 兼職被關係戶搶了 腹黑小計謀報復之 輕鬆 HE
搜索關鍵字:主角:周路魯舟 ┃ 配角: ┃ 其它:關係戶




  剛高考完周路就到快餐店應聘。他一向信奉速度便是生命,遂在廣大高三黨準備瘋狂幾日再找工作時,他已經找好暑假工準備應聘了。
  周路早在高考前便相中了那家快餐店,離家近有空調輪班制待遇好。
  高考比一般期末考早了近一個月,不管是中學生還是大學生應該都在死命啃書,由此這份好工作幾乎已是周路的囊中物。
  只是天不遂人願,饒是周路動作快,也遇到了競爭者。那人又高又帥,但在周路眼中卻比蒼蠅還要討人嫌。所幸後面的簡單考核諸如收銀端盤子這等活計他早在自家開的餐館裡練得十分嫻熟,那分明是嬌生慣養大少爺的帥哥自然是望塵莫及的。
  洋洋得意中的周路沒想到一點——萬惡的關係戶。
  被告知沒有被錄用的周路咬牙切齒拉住當傳聲筒的服務員姐姐問為何。服務員姐姐眨眨眼道:“他好像是我們經理的侄子的同學。長得可真帥啊……”
  周路氣得直磨牙,盛怒之下對經理辦公室方向直嚎世道不公,引來客人圍觀,最終被服務員姐姐連拖帶拽丟出門去,只好打道回府。
  回到家後他仍沉浸在被關係戶擠走的悲憤中不能自拔,直到周母獲悉此事,下旨一道讓他到自家餐館幫忙。
  母上之命周路不敢不從,只好遵命在那又小又熱的店裡當免費苦力。被無情奴役壓榨時想到全因那關係戶自己才會落到如斯田地,怨念更深。
  
  一日周路到那快餐店中吃他最愛的垃圾食品,剛好他要的漢堡短缺要等上一會,服務員姐姐給他一個餐牌道待會讓人送去,他便找了個地方坐著等。
  正邊啃薯條邊擺弄那小餐牌時,周路瞥見那關係戶托著他要的漢堡四處張望。
  頓時計上心來。
  周路一手迅速將餐牌藏進口袋裏一手繼續悠閒揀薯條啃,眼角餘光瞟向關係戶。只見他在眾多餐桌中徘徊,目光如探照燈掃過每一桌,愣是沒發現誰的桌上有餐牌。
  關係戶又轉了幾圈,路過周路身邊時周路沒忍住噗哧一聲笑出來,連忙用手掩飾。關係戶正急著呢,只回頭略看了一眼就又匆匆走了。
  最後周路見關係戶沒轍了,托著盤子跟服務員姐姐說了幾句,服務員姐姐接了盤子往這邊走來。他連忙掏出牌子放回原位,努力保持表情自然。
  服務員姐姐一下就發現那牌子,快步過來放下盤子就轉身走了。周路特地陰陽怪氣說了句:“慢死了。”聲音不高不低剛好讓服務員姐姐聽見。隨後就見服務員姐姐在點餐檯後面豎起眉訓那關係戶。關係戶低頭虛心受訓,不由得疑惑地往周路那桌瞟了一眼,嚇得周路趕緊收回視線專心吃漢堡,緊張小伎倆被發現之餘有點報仇雪恨的快意。
  
  那以後周路隔三差五就去快餐店蹲點,漸漸掌握了關係戶的輪班規律和快餐店的做餐時間。關係戶每週一三五午班,而午飯時間後B餐的漢堡賣完了還沒來得及做,因此只要每週一三五下午2點左右到快餐店點B餐就有可能是關係戶來送漢堡。
  周路被自己高超的推理水平感動得一塌糊塗。
  周路每次點完餐後都坐在角落裡觀察那關係戶,看他托著餐盤出來皺眉找放有餐牌的桌子的樣子,看他被服務員姐姐訓時帶些疑惑帶些委屈的樣子,然後自己抱著漢堡偷笑。
  終於有一次,關係戶啪的一聲把餐盤放在已經藏好餐牌的周路面前,周路被嚇一跳,瞪大眼看著他。
  “是你對吧?每次見我送餐就把餐牌藏起來害我找不到被前輩訓。別以為我不知道,剛剛你點餐的時候我就已經留意你了,果然藏起來了。”關係戶居高臨下道,伸手從周路口袋裏摳出餐牌。人臓並獲。
  “我……”
  “說,為什麼要捉弄我?”關係戶一片烏雲似的壓下來,直壓得周路抬不起頭,只好一把撈起漢堡奪路而逃。
  心神不寧回到餐館還要繼續被壓榨,周路身心俱疲。
  待總算逃脫母上魔掌回到房間,已經是晚上了。周路瞪著一直來不及吃的漢堡,想到下午自己被那關係戶嚇得落荒而逃就覺得丟臉。明明是報復,最後卻出醜的卻是自己,都是那可惡的關係戶。
  
  隔日周路照常去快餐店蹲著,他早想好升級圈套,只等那關係戶往裡跳。
  周路只點薯條可樂,拿了餐環顧四周,看見有幾個妹子面前的桌上放了餐牌,遂賊笑著坐到她們旁邊。
  果然是關係戶送餐,他看見周路又來了便徑直走過去,沒好氣道:“你要玩到什麼時候,我才不會再上當。”
  “可……”
  “這是您的漢堡。”關係戶重重放下餐盤,磨著牙道。
  “可我沒點漢堡啊。”周路說。
  “哼,餐牌藏在口袋吧。”關係戶說著便伸手去掏周路的口袋,掏了半天找不著,正要開口,就聽到旁邊妹子弱弱說:“那個,我們的漢堡……”
  關係戶轉頭,看見那群妹子正舉了餐牌給他看,再回頭見周路攤手做了個無辜表情,瞬間明白此人詭計。
  周路看著關係戶把漢堡端給妹子們,又低頭道了歉,感覺自己扳回一城,雖然挨了幾下白眼但是還是很爽。
  之後那關係戶肯定不會輕易上當,周路覺得自己這口氣也出得差不多了,但似乎是習慣了隔天就往那快餐店跑。開始他並不在意,反正那些油炸食品在他看來是美味佳餚,況且還可以看見那關係戶滿臉防備的可笑樣子。
  但慢慢的,周路發現自己開始關心多餘的東西了。
  比如那人的髮型,裝束,端盤子的姿勢,小習慣。有時他帶些警惕看過來時周路竟然有些緊張,手心微微沁汗,又有些期待他走過來搭話。
  這分明是小妹子看見帥哥時的感覺。雖然那關係戶的確長得不錯,可自己如假包換是漢子啊。
  周路想不通這是什麼原理,只覺得不正常,遂一連幾週沒去快餐店,狗一樣老老實實在自家餐館趴著。母上大人見他轉了性勤快起來,無比感動,於是賞他些銀兩讓他去吃頓洋快餐權當獎勵。
  周路本不想去,轉念一想,實在有些想那關係戶了,不知道自己這麼久不出現他會不會懷疑自己在策劃大陰謀從而怕得飯都吃不下。遂欣然起行。
  快餐店卻沒有關係戶身影,周路躊躇許久,終於拉來服務員姐姐詢問。“那個關係戶今天沒來?”
  服務員姐姐仍舊眨眨眼:“關係戶?你說魯舟大帥哥?他前幾天辭職了。”
  原來他叫魯舟啊……“什麼?辭職?!”
  “是啊,說是做膩了。唉,帥哥就是帥哥啊,連工作都朝三暮四的。”服務員姐姐嘆著氣走遠了,留下下巴掉地上的周路。
  
  周路沒心情吃垃圾食品了,轉身回家。
  原以為他會一直霸佔那勝之不武的工作直到暑假結束,沒想到才一個月便不幹了。周路莫名有些失落,邊揪路邊矮灌木的葉子邊往餐館方向走。
  失落之餘又想到了些讓他氣憤的事。
  自己為了賺大學生活費而找的工作讓那關係戶輕鬆奪去了,而奪過去之後又輕易丟了。既然不打算認真干最初就不要跟他搶啊,憑什麼搶過去了又不好好對待膩了就丟。
  越想越氣憤。
  周路蹂躪著手中樹葉走近店裡,一抬頭看見魯舟戳在面前。
  “喲,你也是來應聘嗎?”魯舟跟他打招呼。周路從呆愣中清醒過來,朝他點點頭算是回應,迅速閃進廚房。
  “媽你要用外面那人?”周路拉住母上大人,一得到肯定答案便附在其耳邊說了那魯舟一大通壞話,說得母上大人連連搖頭道人不可貌相,讓他出去趕走那魯舟。
  周路走到那關係戶面前,道:“不好意思我們已經招夠人了你走吧。”掩不住得意。
  魯舟不信,道:“剛才跟老闆娘都談好待遇了,怎的你一回來就不收了?你跟老闆娘說了什麼?”
  周路不答,一副走好不送表情。魯舟怒了,丟下一句“走著瞧”便轉身離去了。
  哼哼,知道厲害了吧,這回我才是關係戶。周路心想。
  
  不過幾小時周路就有些後悔趕走那魯舟了。
  估計這次以後是沒什麼機會能遇上他了,偌大的城市裡偶遇機率實在太低。早知道就讓他留下來,為什麼要爭那一時之氣呢,完全可以問到聯繫方式之後再趕他走啊。
  話說為什麼要糾結呢,又擺了他一道不是應該開心嗎?
  這問題周路一連想了幾天都沒想通,那魯舟的臉跟那個問題在他腦裡都要糾結成糊了。
  某日周路照常愁眉苦臉在店裡當免費勞工,就見魯舟悠悠閒閒走進來找個位子坐下了,正朝他招手。
  “你想幹嘛?”周路眼前一亮,但那人似笑非笑的表情又讓他豎起滿身防備。
  “我來吃個飯。你們飯館不會連客人都趕吧?”魯舟道。
  周路仍是不信,把菜單當擋箭牌擋在身前:“想要什麼?”
  魯舟快速說了幾個菜名,周路聽不太清,又拉不下面子讓他再說一遍,只好從菜單裡找了幾樣讀起來差不多的菜下了單,便逃回廚房了。
  待菜端上來,魯舟皺起眉,連道他要的不是這些,讓他給換了。周路怒了,吼道:“你分明是捉弄我來的!”
  魯舟攤手表示無奈,說:“這就是你們飯館的待客之道?上錯菜了你們還有理了?”言罷還搖搖頭,一副失望透頂的樣子。周路被噎住,只好把菜端回去,在廚房被母上大人狠狠修理了一頓,再出來時狠狠瞪了魯舟一眼才把菜放下。
  魯舟在某人怨念目光中慢悠悠吃完飯,然後看了他一眼,見他瞬間直了腰板帶些敵意回瞪過來,不由笑了起來,卻引起那人越加不滿的瞪視。
  “有空嗎?我請你吃點東西當是上次搶你工作的賠禮。”
  “……誒?”
  
  由於周路對油炸食品莫名的執著,就餐地點自然定在那見證他復仇血淚史的快餐店。兩人各自點好餐找了位置坐好,相對無言。
  周路本有些緊張,但等了一會不見對方有說話慾望,也不知要說什麼,遂果斷埋頭解決面前的佳餚。
  魯舟正找著話題,回神一看,對方沉浸在垃圾食品中專心致志心無旁鶩,不忍打擾,於是一口一口吸著可樂等他吃完。
  說起來一開始真是完全沒留意到周路。只怪他長得無甚存在感,應聘時也只略看了一眼,以至於後來連日工作不順魯舟都沒聯想到是被報復了。直到一起工作的前輩提醒他那人故意藏起餐牌整他呢,他才注意到。隔日觀察一下果真如此,魯舟便去說了兩句,本以為這無聊玩笑就此打住,怎料那人變本加厲還讓他在客人面前出醜。
  魯舟正豎起滿身防備準備等他進攻就反擊之,那人卻老實了。只是每日都來盯得他脊背發涼。剛習慣被盯著,那人又不來了,弄得他總分神,最後只好辭職。
  在餐館再見他時總算想起來了,他便是在快餐店應聘那天被炮灰的苦逼。那炮灰跟餐館老闆娘似乎交情不淺,靠關係也把自己炮灰掉了。
  真是可惡的關係戶。
  魯舟見周路把最後一口漢堡扔進嘴裡,打個飽嗝,滿臉滿足抬眼看自己,一副洗耳恭聽模樣,被逗笑了,開口道:“你整我也整夠了,我現在也請客賠罪了,就算扯平了吧。您就高抬貴手讓我在那飯館干吧。”
  周路想了想,他要是在自家餐館打工自己就不用被非人壓榨了,況且答應下來魯舟定會放鬆警惕,有利於復仇之路。哼,對關係戶的仇恨可不會因一頓飯而消失。
  再說,能每天見著魯舟也不錯。“好,包在我身上,明天上班。”周路抱著微妙心情一口應下來。
  次日周路難得主動在餐館幫忙,美曰指導新人實質搗亂。周母無比感動,為不辜負兒子難得孝心果斷決定休息一天找三姑六婆搓麻將去,將新人與一臉奸笑的孝子留在店裡。
  魯舟沒料到在餐館打工也不得安寧。
  似乎是因為在自家地盤上,周路干擾魯舟更是肆無忌憚。魯舟打掃時他忙著把剛拖乾淨的地板踏髒;魯舟招呼客人時他也躥過來搶著招呼;魯舟端菜他跑前跑後頤指氣使讓魯舟別端錯了。最後魯舟煩了,見他還一副精力過剩的樣子,果斷進廚房幫忙洗碗留他招呼客人。周路跟著也想進去,卻被魯舟轟出來了,很不是滋味。
  魯舟聽周路在外頭總算安分了,才開始刷碗,邊刷邊想周路那上躥下跳模樣,不由噗哧笑出聲來。旁邊幹活的廚師大叔一眼瞟過來:“笑什麼呢?想到小女朋友了?”
  魯舟連忙否認,廚師大叔笑著調侃道:“臉紅了,果斷是在想小女朋友啊。”
  “不是女朋友……”魯舟想說他只是想到外面那搗蛋鬼一時忍俊不禁,卻被廚師大叔打斷。
  “誒?還不是女朋友?那就是暗戀中咯。小夥子,喜歡上了就要勇敢上啊!”廚師大叔幾句話說的魯舟大窘,幾要吐血。
  暗戀?喜歡上?那傢伙?不會吧。
  
  好不容易在廚師大叔的戀愛經摧殘中等到下班時間,魯舟腳底抹油溜出了廚房,迎面撞上正往廚房探頭探腦的周路。
  魯舟現在見著周路臉有些發燙,方才聽著戀愛經時腦內自動套入的就是面前這傢伙。奇怪的是周路也別開眼看向別處,魯舟眼皮一抽,想著趕快離開這是非之地,書包卻怎麼也找不見了。
  魯舟眯眼盯著那不能上鎖的儲物櫥,覺得用膝蓋都能猜出犯人來。
  往周路那邊看去,他正無所事事在店裡四處晃蕩,時不時瞟他兩眼。魯舟一笑,故作慌張道:“我書包怎麼不見了?!”
  周路立馬湊上去,道:“呀,怎麼這麼不小心……”在魯舟看來他那憋笑的猙獰表情甚是可笑。
  “不好,鐵定是被賊人偷去了!”魯舟表情誇張,掏出手機作勢報警。
  周路沒想到他有這一著,頓時手足無措:“別啊別啊,你再仔細找找吧別讓人警察叔叔白走一趟。”
  “不可能,我記得清楚,就是放在這兒的不見了。”魯舟停頓一下,又端起手機,“還是報警吧,裡面還有銀行卡身份證什麼的。”
  周路臉色發青,連忙攔住他,道:“我想起來了,剛才客人多,我怕你東西被偷給拿到收銀台下面收著了。”廚房裡閒了一下午,他的客人真可謂不食人間煙火。
  魯舟到收銀台那尋回自己書包,回頭見周路對著他扁嘴瞪眼的,好不委屈,遂拍拍他的頭:“小孩兒,跟我鬥還早著呢。”分明是同齡,但魯舟稍高,口氣老成,還真有些長輩味道。
  周路才反應過來,愣愣看魯舟遠去背影片刻,方咬牙切齒道此仇不報非君子。
  
  魯舟睡前想起下午周路目瞪口呆那模樣,不由蜷在被窩裡捧腹。
  不就是一份暑假工嗎,何必要費盡心思報復,且屢敗屢戰。魯舟覺得自己也莫名的有些樂在其中了,特別是那人做了虧心事把心虛都擺到臉上,被拆穿了生氣樣子也有那麼一絲可愛。
  但作為報復,這報復週期也未免太長了點。
  魯舟忽然想起在快餐店時周路那讓自己脊背發涼的視線,在餐館他也時不時看自己,不停搗亂以引起自己注意。
  魯舟又笑了。
  
  次日,收工後。
  周路站在河堤邊啃魯舟給他買的雪糕左顧右盼,嗯四下無人正是殺人滅口好地方,又轉頭看了眼魯舟,他不會一怒之下宰了自己吧。
  “放心吧雖然你捉弄了我那麼多次,但是我那麼寬宏大量,不會宰了你再毀屍滅跡的。”魯舟一語戳中周路心思。
  “呃……啊哈哈。”周路無言以對。
  “話說你看上我了吧?在快餐店就一直盯著我看,在飯館也是,剛才也是。”魯舟一語驚人。
  “哈?!沒、沒有啊。”周路手足無措。
  “沒有?那你臉紅什麼?嗯?”魯舟湊近。
  “天、天氣太、太熱了。”周路腦袋冒煙,抬手想扇搧風緩解熱氣卻差點打到魯舟臉上,連忙收回來。
  “太熱了?”魯舟狐疑道,隨即話鋒一轉,“你臉上沾到雪糕了。”
  “誒?”周路伸手要擦,怎料魯舟的嘴更快堵了上來,舔走那點雪糕。
  周路腦袋轟一聲著了,看著那可惡魯舟心滿意足從他臉旁退開。想起從他來餐館時就一直被他的氣勢壓著翻身不得,還害他被母上大人修理了,現在又被他輕、輕薄了,登時火冒三丈。
  必須報復一下,可是要怎麼報復呢。
  魯舟臉有些發燙,掩嘴乾咳幾聲,開口道:“咳,其實我也……”
  周路看著眼前晃來晃去的礙眼的臉,一咬牙,張口就啃了上去。
  “痛!你怎麼用咬的啊?!”
  “啊哈哈哈哈。”
  大仇得報,周路無比舒坦。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一二三四五六七 by AzureS蔚藍 (漫畫家大神攻x作曲家粉絲受) | 首頁 | 最上 | 我喜歡你,你不知道。 by 雌雄墨辨 (腹黑攻x呆萌受 雙向暗戀)>>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669-c5be0903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