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山神大人 by 貓梳 (賣萌吃貨攻x溫柔人妻受) :: 2012/12/23(Sun)

不小心遇到妖怪並與之接下孽緣的人妻少年和會撒嬌會賣萌的吃貨山神大人之間的溫吞流水賬!
以及已經決定寫但現在看來仍遙遙無期的番外!
內容標籤:幻想空間 靈異神怪

搜索關鍵字:主角:晨曦;林彥 ┃ 配角:吉吉;小花;雲鼎山一干妖怪 ┃ 其它:溫馨小白



  「小彥,小彥!快醒醒!」一大清早,林彥就被耳邊細細小小的聲音吵醒,他迷迷濛濛的睜開眼睛,只見枕頭邊蹲著一隻胖乎乎的松鼠。

  「早啊花花。」林彥揉揉眼睛,從床上坐起來。

  「快!別磨蹭啦,再不起床就錯過啦!」被叫做花花的松鼠焦急地甩了甩毛茸茸的尾巴,竟然口吐人言,兩隻短短的前爪還揪住林彥的睡衣,拚命地拉個不停。


  「唔……什麼?」林彥莫名的撓了撓頭,伸手拉開床頭的窗簾,赫然發現一隻毛色黑亮的烏鴉正站在窗檯上,「篤篤篤「地敲自家窗子。

  「嘠!今天是立春!」等他推開窗戶,外面的烏鴉蹦跳著進了屋子,又抖抖身上晶瑩的小雪花,繼續不滿道:

  「山神大人要巡山哪,笨蛋嘠!」

  等到他裹著羽絨服,暈暈乎乎的被小烏鴉和松鼠用法力送上高聳樹枝,林彥才模糊的回憶起,自己似乎的確說過對每年初春的「山神巡山」感興趣這個話題,沒想到竟然被妖怪朋友們記得這麼清楚,還特意把他拉起來觀看。


  不過,要是不用起這麼早更好啊,他無奈地看了看,兩隻小妖怪正窩在他胸前的衣服口袋裡,毛茸茸的擠成一團,嘀嘀咕咕不知說著什麼。

  發現云鼎山有妖怪,並且還能與之對話,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

  那時他因為某些原因搬來山裡和外婆一起住。神秘的大自然對小孩子的吸引毋庸置疑,對於小林彥來說,每天在山林裡瘋跑瘋玩,簡直是再快樂不過的事。直到有次不小心跌進山谷,扭傷腳踝,他才得以一窺云鼎山裡的大秘密……


  等外婆和村裡的叔叔阿姨們找到自己,已經是過了一夜的事情了。那時外婆抱著自己大哭一場,周圍的村民們則驚奇的議論開來。畢竟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子,竟然能一人熬過寒冷的秋夜,而且除了腳踝扭傷外,竟然連發燒感冒都沒有,不得不說是個奇蹟。


  後來村長摸著小林彥的頭嘆道「這娃子真是運氣好啊,將來是個有福的。」

  有沒有福林彥不知道,但是運氣好卻是真的。因為就在那天夜裡,若不是有這些小妖怪們守在身邊,將毛茸茸暖意洋洋的身子偎在自己身邊,擋住深秋陰冷慈姑的寒風,自己恐怕還不知有沒有機會活過到現在。


  林彥現在還清楚地記得在當時自己極度震驚與恐懼的深夜裡,一隻黑不溜丟的小烏鴉跳上自己肩頭,誇張的扯著嗓子大叫道:「聽著人類,要不是曾被你救過,小爺才懶得管你哪!還有今晚遇見我們的事情要保密!你要是敢跟別人洩露一個字,小爺我就每天揀石子兒砸你家玻璃嘠!」


  說完它不等林彥反應,又扭頭伸出翅膀,指著旁邊的一隻松鼠道:「你那尾巴堵嚴實點,沒見那旮旯漏風麼?敢把小爺恩人凍壞試試嘠!」

  關於解救烏鴉的恩人什麼的,林彥其實已經記不清了,拜那個熱心腸的獸醫老爸所賜,他從小到大撿到過、救治過的小動物實在多到數不勝數,什麼時間什麼地點救過一隻烏鴉,林彥早就沒有印象了。但是這並不妨礙他秘密又迅速的和山林裡的妖精們打成一片,並且頗為自來熟的得知了那隻笨笨的肥松鼠叫小花,而傲嬌小烏鴉的名字叫吉吉。


  「嘠!想什麼哪?」眼前一片黑影扇過,烏鴉吉吉啄了啄林彥頸上的羽絨服鈕子,喚回他的注意,「記住你可是來偷看的,別迷迷糊糊的給小爺我惹事!」


  「再發呆要掉下樹去咯。」松鼠小花也冒出尖尖的小腦袋,怯生生的提醒道。

  林彥笑著拍拍它腦瓜頂,從衣服兜裡掏出一把葵花籽。

  小花歡呼一聲,立刻捧走一顆又圓又大的,咯咯吱吱的啃起來。

  「別搶!那是給小爺的!」吉吉立馬從林彥身上的口袋裡跳出,蹦到他的手掌上,也埋頭啄個不停。

  林彥嘆口氣,真是,養成習慣了啊。

  即使從七八歲長到二十來歲,即使已經搬到城裡居住只在每年寒暑假回山裡來,他這隨時在衣服兜裡準備零食小吃的習慣還是沒有改變……

  誰讓他的妖怪朋友們隨時隨地都有可能蹦出來嚇人一跳呢,哄小孩子嘛,林彥自覺還是很擅長的。

  林彥正看著兩個小傢伙在他手裡吃的正香,忽然心中產生一種奇異的感覺,他不禁抬頭向遠方望去。坐在這顆高大的松樹上簡直可以俯看整個云鼎山。


  「巡山開始啦!」

  吉吉和小花一左一右跳到林彥肩頭,異口同聲的叫道。
林彥在小烏鴉的指點下看向云鼎山深處,時值初春,天氣雖然略有回暖,但山上的積雪還沒有融化,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只偶爾在厚厚白雪的掩蓋下,可以看見光禿禿的枝幹和一閃而過的小動物。


  清晨的太陽還未完全升起,山林中有些微的霧氣籠罩。

  「快看那裡,山神大人出來了。」小花在林彥肩頭小聲說道,吉吉立刻回頭瞪它一眼,「別出聲嘠!不要打擾山神大人!」

  林彥心說隔這麼遠,哪裡就聽到了?卻也忍不住屏息凝神的看過去。

  之間淡淡的霧氣中,隱隱約約有身影透出來。

  漸漸地,身影逐漸清晰,竟然是一條長長的隊伍。

  「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山神大人,據說大人穿的那件白衣是天上的仙女用云朵織的哪,真漂亮!」小花羨慕的說道。

  林彥點點頭,其實以他一個普通人類的目力,實在看不太清山神的面貌,只知道他披著一頭銀發,正不緊不慢的在崎嶇的小道上走過,寬大的白色袍袖輕輕飄起,姿態翩然。


  「你看後面高高瘦瘦的那個人叫雪葦,是山神大人的管家,真身是只白鷺。右邊穿黑色風衣的是靈霄,真身是山鷹,負責咱們云鼎山的警衛,還有不停打哈欠的那位大叔是專管山裡姻緣的合歡樹,他最近好像愛上山下鎮子裡賣的什麼葡萄酒,要找他證婚最好送一瓶去……」小花滔滔不絕的普及著云鼎山妖怪全錄。


  林彥看著山神領著一行化成人形的妖怪,四處走走停停,突然覺得所謂巡山,或許就是一場集體春遊?

  「噓!」吉吉打斷小花的科普和林彥的臆想,「山神大人過來了,要開始施展法術啦!」小烏鴉的眼睛裡晶晶亮亮寫滿崇拜。

  林彥急忙認真看去,只見山神和一眾妖怪越走越近,為首的山神大人從懷裡掏出一把摺扇,「嘩啦」一下展開,寬大的袍袖隨著手臂一搖一擺。

  坐在高處的林彥便感覺剛剛那股奇異的暖流再度襲來,將身心都浸透。

  幾乎就在一瞬間,清晨的陽光彷彿透剪影一樣過層層重疊的枝幹照了進來,枯枝上的冰花折射出明亮的光彩,高大樹木的陰影散開,雪地裡星星點點閃著瑩光,有細小的雪屑飄飄蕩蕩散落下來,接著「簌!」的一聲輕響,融化在土地裡不見。山裡的霧氣全部緩緩淡去,整個云鼎山的全貌清晰地顯現出來。


  林彥卻清楚地感覺到先前冬日裡的蕭瑟肅殺一掃而光,山神大人的摺扇輕輕一揮,整個云鼎山似乎一下子歡欣鼓舞起來!在搖擺的枝幹間,在低矮的灌木叢裡,在晨光下,在微風中,甚至在那些跳躍的光斑裡,他都能聽見到冰雪融化的聲音、萬物萌動的絮語。


  他沐浴在勃勃的生機中,又彷彿剛剛從懵懂混沌中甦醒,感覺到心臟在胸腔裡奮力跳動,血液在血管裡急速流淌。

  他沒喝酒,可卻覺得此刻身和心都醉了。

  老松樹蒼勁的枝幹似乎顫了顫,一小團雪屑散落在林彥頭頂。

  原來這才是山神大人的巡山,他閉起眼睛,深深吸了一口山間清新的空氣。

  「小心!」陶醉間忽然聽見烏鴉吉吉的驚叫,林彥還沒弄清怎麼回事,就感覺到面上重重迎來冰涼的一擊!

  他一下失去平衡,伸手在空中徒勞的劃了兩下,栽下樹去。

  沒想到辛辛苦苦活了二十來年,今天要死在山裡了,而且竟然還是被雪砸死的。

  急速的下墜中,林彥看著瞬間散成碎末的大坨雪塊自嘲的想到。
然而意料之中的疼痛沒有來臨,感覺到身子掉下的趨勢忽然緩了一緩,林彥悄悄睜開眼睛,忽然愣住了。

  他正坐在一個青年懷裡,那人年紀似乎與自己相當,皮膚白嫩,面容清秀俊美,琥珀色的眼眸裡宛若帶著笑意,幾縷垂下來的銀發輕輕拂過林彥的臉頰。


  在仍然料峭的初春裡,他卻只鬆鬆垮垮的穿著一件綿軟的白袍,露出修長纖細的脖頸與秀氣的鎖骨……

  等、等等!林彥從幾乎要流口水的狀態中清醒過來。銀發、白袍……那麼他現在其實是躺在山神大人的懷裡?!

  林彥嚇了一跳,連忙從青年的懷抱中下來。

  「人類?」他看見青年有些驚訝的挑挑眉。

  這時化作人形的吉吉和小花急忙跑到青年面前,倆只妖怪剛剛被林彥嚇個半死,小腦瓜上全是豆大的汗珠。

  「山、山神大人!」小花現在是個有著棕色頭髮的小男孩,他弓著身子朝山神緊張的說道,「他、他是人類,是我和吉吉的好朋友,但不是壞人……」


  「是我拉小彥來看山神大人您的巡山的,」見小松鼠語無倫次的說不清楚,烏鴉吉吉連忙插嘴道,「請大人不要怪小花和小彥,要怪就怪我吧!」

  只見他挺起胸膛,帶著點豁出去的無畏神情站在山神面前。四週一下安靜下來,一時間所有目光都聚集在這個黑衣的短髮男孩身上,連一貫木著臉的雪葦也微微皺起眉頭。


  林彥倒是好像突然想起什麼,他轉身走到剛剛坐著的老松樹下,拎起一個包裹的嚴嚴實實的竹籃回到大家面前。

  他對警惕的看著自己的妖怪們友好的一笑,又禮貌的朝少年微微躬身,從容說道:「我叫林彥,現在暫住在山腳下的云鼎鎮。打擾到山神大人巡山,真是萬分抱歉。」他舉起手裡的竹籃,慢慢掀開餐布,露出籃子裡包裹好的食物。


  「這是我先前做好的藍莓芝士和藍莓慕斯蛋糕,還有一小壺蜂蜜柚子茶,本來是打算當做早餐的。」蛋糕和飲料的甜香若有若無的飄出來,林彥滿意的聽見周圍嚥口水的聲音,他嘴角一勾,雙手將竹籃遞到山神面前,誠懇的說道:「如果山神大人不嫌棄,還請收下這些作為我打擾大家的賠禮,也懇請大人不要責罰吉吉和小花。」


  「是罕見的藍莓哪!」

  黑衣小男孩扯扯一旁棕髮小男孩的衣袖,用四周都能聽見的聲音悄悄說道。

  「是啊,而且是小彥做的呀!」棕髮小男孩也悄悄回答到。

  「那可是比我媽媽做的還要好吃得食物哪!」

  小花的媽媽可是山裡出了名的巧手廚師呢!周圍盯著竹籃的視線更加炙熱了。

  銀發的山神大人舉起袖子咳了兩聲,大家連忙收回視線,做出一副嚴肅的樣子。

  只聽他笑了笑,柔聲說道:

  「罕見的藍莓呀,還做成了蛋糕。那我就不客氣的收下啦。」林彥感覺到兩隻小妖怪明顯鬆了一口氣。

  「難得有人來云鼎山做客,你們倆竟然還讓人家坐到那麼危險的地方去……」

  看著身後的雪葦接過籃子,青年略微責備道,隨後他轉過頭來望向林彥和小妖怪們。

  「那麼,要不要跟著我一起巡山?」
 亦步亦趨的跟在妖怪大部隊的身後,還要時不時的接受隊伍和山林裡好奇目光的洗禮,饒是林彥平時自詡臉皮厚,此刻也忍不住有些臉紅了。

  「好歹也該穿件體面點的衣服來的。」林彥在心裡悄悄的說,他抬眼看了看走在最前頭衣冠楚楚的山神大人,不愧是織女做的衣服,那潔白的布料隨風飄揚,讓他揮動摺扇的動作宛如舞蹈般流暢優美。


  林彥又低頭看看自己,因為一大早就被拉起來,他只來得及隨便套上一件慘綠色的羽絨服,腦袋上還頂著一頭鳥窩狀的亂發。

  與美麗優雅的山神大人相比,自己簡直就像是塊臃腫肥胖的大粽子,而且這粽子肩上還扛著一隻懶鳥和一隻胖松鼠……

  白衣青年在一棵古樹下扇了扇。

  「山神大人正在叫醒老槐樹伯伯,伯伯年紀太大,冬眠時比較容易睡過頭。」小花晃蹬著小短腿坐在林彥肩上繼續現場演說。

  白衣青年朝空地上的灌木林揮了揮。

  「山神大人在叫小兔子們出來玩哪!」吉吉轉頭用喙從林彥帽兜裡挑起一顆葵花籽。林彥為了他倆吃的方便,早就貼心的把堅果袋放進衣服後面的帽子裡。


  有了兩隻小傢伙嘰嘰喳喳的陪伴,林彥漸漸地放鬆下來,他仔仔細細的端詳山裡的景物,並在小妖怪的講解下瞭解了好多云鼎山的妖怪軼事。

  比如山洞裡的蝙蝠精突發奇想的開了一家黑暗餐廳,讓前來光顧的顧客們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洞穴裡體驗「感官新樂趣」,並且體貼的為第100位光顧的客人提供免費「昆蟲沙拉套餐」。


  比如雲鼎山深處的老蛇怪,據說生平嗜好攀岩摘野果,常常把自己嵌在石頭縫裡啃漿果,隨處亂扔的果核經常把從底下路過的居民砸個滿頭包。

  又比如北面山裡的鹿妖們突然迷上蔬菜燒烤,每月總有幾天要聚在草坪上烤蒜烤蔥烤韭菜烤蒜苔烤尖椒……往往嗆的周圍鄰居們迎風流淚……

  想不到云鼎山裡還有這麼熱鬧的時候啊,林彥覺得眼前的枯枝敗葉都生動起來。他朝著怯怯張望的小妖怪小動物揮揮手,想了想,又抓了一把葵花籽在手裡揚了揚,毫不意外的見到樹叢裡又多冒出幾個小腦袋,熱切的盯著他,的手。


  果然,山裡住的都是吃貨……

  林彥一邊想著一邊將葵花籽拋灑在路邊,立刻有膽大的小妖們蹦出來撿走。

  「不要給太多。」

  溫和的嗓音傳來,林彥轉頭看向前方。

  「再這樣下去,巡山就要變成投喂了。」

  山神大人笑的親切動人,銀色的發梢在陽光下熠熠生光。

  下山的路馬上要走到盡頭了,前方甚至隱隱約約能看見炊煙裊裊的村莊。

  巡山的隊伍停在河邊空地。

  白鳥河河如其名,像只展翅欲飛的巨大鳥類,把云鼎山圈在兩翼之間。

  冬日的寒氣還未散去,結冰的河上白茫茫一片。

  「這是巡山的最後一項內容,祭拜河伯。」小松鼠和小烏鴉從林彥身上蹦下來,在落地之前化作人形,收起剛剛的嬉鬧神情,隊伍裡的妖怪們也都嚴肅起來。


  山神大人已經走到佈滿鵝卵石的河床上,他展開摺扇,踮起腳尖,另一隻手裡突然多了一對鈴鐺,隨著「叮鈴一聲脆響,銀發白衣的青年跳起舞來。

  林彥瞪大眼睛,他看著青年柔和的舒展四肢,探手,彎腰、旋轉,在河床上翩躚。

  他甩袖,那跑袖就如流動的云霞般飄散開來。

  他舞扇,那摺扇就如新出的花苞般綻放開來。

  他盡情舞著,銀發裡流光閃閃,冰面上倒影著他行云流水般的動作,宛如水藻一樣搖曳生姿。

  沒有音樂,沒有鼓點,他歡快而又旁若無人的跳著,在碧空下,在河流邊,在云鼎山面前,在天與地的注視中,自在舞動……

  「篤!篤!」林彥聽見他用摺扇輕輕地敲了敲腳邊的冰面,那聲音不大,卻彷彿就響徹在林彥耳邊,敲進他心裡。

  幾乎就在一剎那,冰面上產生了細小的裂紋,好像天空突然傾瀉下萬千星斗,無數的銀光在大家面前跳躍奔騰,堅固的的河面寸寸碎裂,化成細小的冰渣,隨著冰下的水波漂流而去。


  「春天來啦!」妖怪們大聲歡呼著,他們知道河流已經從漫長的凝固的時光裡衝破出來,帶著愉快的喧囂圍繞著云鼎山奔流而去。山間充斥著清脆悅耳的水聲,云鼎山終於在歡聲笑語中完全甦醒過來!


  巡山結束了,妖怪們歡快的蹦跳著,「山神大人……叫什麼名字?」恍惚中,林彥聽見自己悄悄地問。

  「晨曦。」一個依然溫和的聲音回答道。

  他看見銀發的青年緩步向自己走來。

  「我叫晨曦。」

  河水在他琥珀色的眼眸裡投下波光粼粼的倒影,俊秀白`皙的臉上還掛著點點細小的汗珠。


巡山結束後一連幾天,云鼎山附近都淅淅瀝瀝的下著小雨,山裡水汽瀰漫,雨滴澆在雪上,讓它們更快的融化開來,露出覆蓋其下的新綠。在山南的向陽地帶,甚至已經有星星點點的小花綻開。


  在終於放晴的一個下午,林彥的外婆將搖椅拖到陽台,坐在上面曬太陽。老式錄音機正在播放纏綿的老歌,若不是烤箱裡的巧克力曲奇散發出香氣,她蓋著薄毯,幾乎就要睡著。


  有人敲門,外婆端著烤盤打開`房門,只見門外站著一個架著金絲眼鏡的男青年。

  他長得高高瘦瘦,穿著黑色西裝褲,白色襯衫,銀色馬夾,領口還頗為西式的繫著小領結,手裡捧著一束金黃燦爛的迎春花。青年端端正正的行了個禮,開口說道:「婆婆您好,我叫雪葦,請問林彥先生在家麼?」


  挎著外婆送的曲奇餅走在路上,林彥好奇地問這位管家。

  「山神大人是怎麼知道我家的?你們問了吉吉或者小花?」

  雪葦回答:「只要打聽一下這鎮上誰傢伙食最豐富就知道了。」

  林彥:「……怪不得我最近總覺得家裡的食物經常莫名其妙的減少。」

  「那是因為林彥先生和您外婆的好手藝已經在山裡傳開了。」雪葦笑著說,「上次的藍莓糕點,連挑嘴的山神大人都很喜歡呢。」

  看來被妖怪盯上了……

  林彥邊走邊想,不經意看到連雪葦的眼神也時不時的瞟向他手裡的食物籃子,不禁微微一笑。

  「林先生不必擔心,大人已經發了話,大家應該會收斂了。」

  「山神大人說什麼?」

  「偷吃的方法不可取。」

  「……」

  意思就是明目張膽來要就可以咯……林彥在心裡吐糟,卻又隱約覺得有點自豪。

  「到了,您請進。」

  走到大山深處,雪葦一擺手,林彥面前就出現一座的小院。

  穿著粉`嫩蕾絲裙的貓耳娘和兔耳娘站在門前台階一齊鞠躬,聲音甜美。

  「歡迎光臨~❤」

  那個心形是怎麼回事?

  林彥眨眨眼。

  等等這是那個清秀的白衣青年的品味?竟然不是小清新而是日漫風?!

  「咳!」見客人呆住,白鷺管家有些尷尬的輕咳一聲,「這個……是我讓她們換上的……因為聽說最近城裡很流行這種風格……」

  ……想不到一本正經的管家這麼悶騷……

  林彥盯著雪葦微紅的臉頰打量不停。

  院落不大,裝修的十分精巧雅緻,古色古香。

  小巧的迴廊繞過荷花池,另一側空地上的桃樹已經冒出米粒大小的花苞。樹下石桌石凳,石子小路彎彎曲曲,拐到院角的花圃。

  雪葦推開一扇門,朝林彥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打擾咯!」林彥邁進房去。

  「小彥來了麼?歡迎來做客。」屋內傳來清脆稚嫩的童聲。

  「啪!」手裡的點心籃子掉下去,砸在木質地板上發出脆響。

  我看到了什麼?

  林彥在心裡說。

  一隻穿著衣服的白毛狐狸正坐在書桌後面?!

  「山神大人……你這樣要嚇到客人了。」管家在旁邊急急忙忙的說道。

  「啊!」被叫做山神大人的狐狸低頭看看自己,「哎呀忘記了……」

  小狐狸從籐椅上蹦下來,抖了抖蓬鬆的毛髮。

  林彥眼前一花,就聽「噗!」的一聲,白霧散去,面前出現一個銀發狐耳狐尾的小男孩。

  「嗯……糟糕了……」只見小男孩圍著自己轉了個圈,然後蹲起馬步,嘴裡嗯嗯啊啊的運氣大半天,然後在眾人差異的目光下不好意思的抖抖耳朵。

  「耳朵和尾巴收不回去了……」小男孩說,肉嘟嘟的臉上浮起紅暈。

  「那個,林先生不好意思叫你看到奇怪的東西……」管家蹲下來,幫小狐妖正了正領口,向林彥解釋到:

  「因為前幾天的巡山活動消耗了大人的法力……」

  所以失去法力的山神大人就縮小成叼著薯片蹲坐在電腦前網上衝浪的宅男狐耳正太嘛?

  林彥失神的想到。

  這信息量是不是有點大……
面前的小男孩支愣著一對尖尖的狐狸耳朵,銀色的短髮留長一小撮,被編成小麻花辮甩在腦後,繫上紅色的頭繩。他穿著改良過的唐裝,鑲嵌著紅色花邊的圓形小立領下繫著編織精細的中國結掛飾。白色底襯得棉布坎肩上盤扣系的整整齊齊,胸前衣襟上還印著喜氣的團花圖案。


  這真的是巡山那天漂亮的不食人間煙火的山神大人麼?這明明是Q版風格的大號人型玩偶吧!

  還有那個毛茸茸的大尾巴不要搖來晃去的賣萌了行嗎!

  向來無法抵抗小朋友的林彥無奈地想到。

  「山神大人很喜歡曲奇餅?」看著小傢伙頗為自來熟的坐在自己懷裡啃點心,林彥問道。

  「當然喜歡呀,只要是好吃的我都喜歡。」小狐妖歡快的晃了晃尾巴,毛茸茸的尾巴尖擦過林彥下巴。

  「還有小彥叫我晨曦就好啦。」小狐妖遞來一杯熱氣騰騰的檸檬紅茶。

  「那小晨曦平時都做什麼呢?」林彥環顧四周。

  「唔……」晨曦嚥下嘴裡的曲奇,「上網或者打遊戲。還有不要叫我小晨曦,我都已經一千歲啦!」他揮舞著小拳頭抗議道。

  連性格都變的孩子氣了啊……林彥想,被山神邀請後所感到的一點點緊張也消散了。

  「山裡也有網線嗎?」

  「我用無線網卡。」

  「呃,好高科技。」

  「還好吧,就是天氣不好時影響網速。」晨曦皺眉。

  緊跟時代潮流的神仙大人哪,林彥一笑,忍不住去捏小狐狸的耳朵。

  「剛剛在看什麼?」林彥好奇的向花花綠綠的電腦屏幕上看去。

  「打折網。」晨曦又抓起一塊曲奇餅塞進嘴裡。

  「呃?」林彥一愣。

  「尋找打折的餐館或者飯店是我的樂趣啊。」晨曦小口的啜著紅茶。

  「對了,你看這家我很喜歡的火鍋店在打折哪!」他興奮地指給林彥看,「而且還贈送鴨血和肥腸!」

  「我們明天去吃吧!」小狐妖拽住林彥的衣袖。

  「明天啊……」林彥有點為難的看了看晨曦的耳朵和尾巴。

  「對啊,我現在沒辦法完全變成人的樣子。」晨曦也意識到不妥,垂頭喪氣的坐回林彥懷裡,尖尖的耳朵迅速耷拉下來。

  林彥看著小男孩的腦袋,銀色的頭髮泛著柔和的光澤,幾根呆毛直愣愣的翹著,毛茸茸的耳朵卻無精打采的伏在頭髮裡。

  「吶,火鍋是吧……」他有些壞心眼的將下巴抵在小傢伙毛茸茸的腦瓜頂,柔軟又溫熱的觸感真好。

  「還喜歡吃什麼呢?」林彥溫柔的問道。

  小男孩疑惑的抬頭看向他,大大的琥珀色眼睛裡寫滿問號。

  「除了鴨血和肥腸外,晨曦還喜歡吃什麼?還有我想借用山神大人的廚房,應該沒有問題吧?」林彥問。

  「你要做給我吃嗎?」狐妖的眼睛亮起來。

  「沒辦法,誰讓我結交上一個小饞鬼做朋友呢。」

  伸手蹭掉晨曦臉上的餅乾渣,林彥笑出聲來。

  「今天的晚餐我來下廚吧!」

  「剛剛已經通知林先生的外婆,您留下吃晚飯的事了。」一身黑衣的山鷹站在門外。

  「辛苦您了。」接過靈霄從山下鎮子裡買來的食物,林彥朝他笑笑。「不介意的話進來一起吧,很快就弄好了。」

  山鷹大人進屋一看,呦!山神大人、管家、貓耳娘咪咪和兔耳娘小白,大家全部規規矩矩的圍坐在圓桌前,伸長脖子看著忙碌的林彥。

  「需要幫忙嗎?」雪葦問道。

  「已經準備好了。」林彥看了看砂鍋,加了豬骨、枸杞、蓮子和紅棗熬製的湯底早就經大火燒開,又撇掉浮沫。

  水沸騰後,林彥又轉成中小火,經過一兩個小時的慢慢熬燉,現在的湯汁已經漸漸變成奶白色,濃郁的骨香隨著蒸騰的熱氣四散開來。

  靈霄的肚子已經不爭氣的響起來。

  「別急,馬上就可以煮啦!」晨曦很有經驗的拍拍他,然後深深吸了一大口香氣。

  林彥在湯裡撒入鹽和白胡椒,又倒進切好的蔥段和薑片,將火調大,最後端上切好洗好的肉類及蔬菜。

  「咕嘟嘟嘟……」燒開的火鍋湯裡翻滾著提前放進去的木耳和香菇,林彥對著眼巴巴看著他的大家微微一笑。

  「可以開始啦!」

  話音未落,所有人爭先恐後的將自己手邊的食材倒入鍋中。

  「一下全倒進去很難馬上煮熟的!」雪葦一邊嚴肅的說一邊不停地往砂鍋裡丟蝦仁。

  「先放胡蘿蔔片地瓜片還有土豆片啊,這些要煮的時間長!」兔妖端起蔬菜盤。

  山鷹不說話,一口氣將一盤肉片撥到湯裡。

  「再這樣下去鍋要冒了。」林彥無奈的說,他正忙著將餐巾系在晨曦脖子下,以防咋咋呼呼的小狐妖將油湯滴在衣服上。而後者正張牙舞爪的揮著漏勺。


  「快點快點!凍豆腐要煮散架啦!」

等到一桌人酒足飯飽,桌面上早已杯盤狼藉。

  「那盤小羔羊肉真是滑嫩,肉片切得薄薄的容易熟又好入味。」

  靈霄正襟危坐,回味無窮。

  「魚肉丸也很鮮美啊,還有點點甜味!」

  咪咪拄著胳膊趴在飯桌上陶醉。

  「而且醬料的滋味也很特別,還有骨湯煮過的食物都有濃郁的醇香!」

  晨曦將湯鍋裡最後一塊鴨血送進嘴裡,美滋滋的說道。

  「一不小心吃了好多金針菇,怎麼辦我的減肥計劃……」

  小白兔捧臉犯愁。

  「不過沒想到倉促之間能做的這麼豐盛。」雪葦感激的朝林彥點點頭。

  「其實是我沒想到山神大人倉庫裡的貯藏這麼豐富。」看著一雙雙崇拜的望向自己的眼睛,林彥謙虛的說道。

  他捏住小狐妖肉嘟嘟的下巴,幫他把濺出來的醬汁擦掉,這小傢伙實在吃得太多了,打個飽嗝都是韭菜花、紅方和麻將的味道。

  我簡直要變成保姆了。

  林彥想,沒辦法,誰叫自己一看見小孩子就不自覺的想要照顧呢……忍不住又伸手肉肉對方的包子臉。

  「真的非常好吃啊!」縮小的山神大人早就習慣某人的魔爪,此刻正愜意的坐在他腿上,拍拍肚皮,被火鍋蒸汽熏得笑臉紅撲撲的。

  「你喜歡就好。」看著對方眼裡映出的微笑的自己,林彥說道。

  咪咪和小白在收拾碗筷,晨曦和雪葦將林彥送到門外,天色已經暗下來,橘紅色的云霞在山林裡投下溫馨的影子。

  「快回去吧,」林彥看著鼻尖微紅的小狐妖,「小心感冒。」

  「我可是神仙哪,哪有神仙會感冒呢!」晨曦一本正經的說道。

  「是啊,我又忘記了……」林彥伸手摸摸小狐仙的頭頂。小傢伙歪歪腦袋,在他手心輕輕地蹭了蹭,不說話了。

  「路上小心。」雪葦說。

  「各位再見咯。」林彥朝眾人擺手。

  「一定要再來玩!」晨曦站在管家身後說道。

  「我會的。」林彥溫和地回答,轉身跟著等在外面的靈霄走出院落。

  夜色裡的山路有些崎嶇,在靈霄的護送下,林彥順利的回到家。

  「我就送到這裡了。」山鷹在林家門前站住。

  「麻煩您了。」林彥連忙道謝。

  靈霄搖搖頭,想了想又說道:「是我要向您道謝,晚餐非常美味,山神大人也很開心。之前我們還擔心大人會因為失去法力而難過,現在看來,已經沒事了。」


  一向少言寡語的黑面護衛難得開口,林彥忍不住說,「大家都很寵愛晨曦哪!」

  「是啊,」靈霄也笑,帶著不自覺地驕傲和自豪的口吻,「因為山神大人是整個云鼎山的最珍貴的寶物啊。」

  他向來冷峻嚴肅的面龐上顯出溫情與寵溺。

  「山神大人以後就拜託您了。」像林彥施了一禮,靈霄轉身離開。

  「好像被託付了了不得的事情哪……」

  看著對方逐漸遠去的背影,林彥微笑著嘆道。
轉眼半個月過去了。

  天氣越來越暖和,山上動物們逐漸活躍起來。林彥去山神小院拜訪的次數也越來越多,自從偶然間碰到小烏鴉,並也邀他一起去做客後。山林裡突然多了「只要和小彥一起去拜訪山神大人,就能吃到他親手做的美味食物。」這樣的傳言。


  這個「他」指的是誰,妖怪們心知肚明,畢竟山神大人可是出了名的會吃不會做啊……

  於是林彥常常在山裡散著步,就會從路邊樹叢裡突然跳出不知名的小妖,滿懷期待的來搭訕。

  「小彥要去山神大人那裡麼?」

  好在妖怪們溫和又有禮貌,一來二去,林彥反而認識了不少新朋友。而「林彥」的名字,在山裡早就成了「好吃」的代名詞。

  「再這樣下去本山神要被這幫傢伙吃窮啦!」小狐妖盤腿坐在院子裡的石凳上,手裡抱著最心愛的小雞抱枕,不倒翁一樣的搖來晃去。

  「那是因為我們的山神大人很好客啊,而且大家也有帶禮物來。」林彥回答。

  院子裡的桃花開了,他正忙著教來拜訪的小黑豹煮桃花粥。

  先將培干的的桃花瓣研成細末,再把薏米和料理好的豬蹄一起燉熟。等豬蹄燉的綿軟爛熟,肉香四溢後,就倒入桃花末煨成粥。吃之前最好加點香油和蔥花拌勻,容易入口又營養美容。小黑豹的姐姐剛剛生完寶寶,吃這個簡直再好不過。


  「都怪那隻大嘴巴烏鴉!」晨曦還是很氣憤。

  「嘠!小爺我生來就是嘴巴大,你有意見麼?」吉吉此刻就蹲在桃花樹上趾高氣昂。

  「誰讓你天天纏著林彥,我們都沒機會找他玩啊!」自從發現山神大人變成和他一樣大的小孩子,吉吉之前的緊張與拘謹感全都不見了。而且,作為林彥「多年來的老朋友」,他在小狐妖面前,總會有種優越感油然而生。


  「不行,不能坐以待斃,」晨曦跳下凳子,拉著林彥往外跑,「我們去南山看桃花吧!」

  「成語不是這樣用的嘠!」吉吉在他們背後跳腳。



  和院裡那棵孤零零的桃樹不同,南山下的桃花林裡一片勃勃生機。嬌嫩的花朵爭芳吐豔,層層疊疊擠在一起,宛如煙霞,將天空都染成粉紅色。

  小狐妖興奮地在柔軟的草地上打滾,尾巴上沾了不少草屑,林彥細心地把一一它們撿出來。

  「真漂亮啊。」林彥躺在樹下的草坪上仰望花海,幾片花瓣輕輕飄落在他頭頂。晨曦老實下來,靜靜的趴在一旁偷眼瞧著。

  「怎麼了?」林彥問。

  「……沒有。」晨曦連忙收回目光,微微有點臉紅。

  「真的很漂亮啊……」過了一會,他枕在林彥手臂上,悄悄說。

  兩人安安靜靜地躺了一陣子。

  「我覺得,我們還是早點回去比較好。」林彥望著天邊飄來的陰云。

  沒人回答。

  他低頭望去,不禁微微一笑。

  只見一隻渾身素白的小狐狸正蜷成一團,呼呼睡得正香,小小的身子有規律的一起一伏。

  林彥忍不住伸手去摸,狐狸皮毛又軟又滑,手感真好。

  小狐狸哼唧一聲,脊背貼地,在草地上扭扭蹭蹭的伸個懶腰,翻個身,繼續埋頭大睡。

  林彥看的起了童心,揪起一根狗尾巴草,探到小狐狸鼻頭輕輕一刮。

  「阿嚏!」小傢伙醒了,它迷濛的半睜開眼睛打量林彥,又看了看自己,然後一聲尖叫。

  「走`光啦!」再度變成狐耳正太的晨曦揉著鼻子抱怨著。

  林彥哈哈一笑,「又不是第一次看到。」





兩人正玩鬧,忽然覺得頭頂的天空陰沉起來,緊接著,豆大的雨點砸落。

  「我們的趕緊回去。」晨曦說。轉頭卻見林彥脫下風衣披在自己頭上,背對著他蹲下,「快上來。」

  晨曦愣了一下,乖乖趴上去。

  林彥站起身,又掂了掂,笑著說道:「要跑咯!」然後邁開大步跑起來。

  濃密的樹林替他們遮擋了大半的雨水,林彥背著小狐妖,毫不困難的在綠蔭下穿梭。

  晨曦趴在青年背上,一隻手摟住他的脖子,一隻手舉高,將風衣遮擋在他頭上。

  他埋頭在林彥頸間,細細打量林彥,雨水打濕他的發梢,順著清瘦的臉頰流淌下來。耳邊只剩下青年微重的呼吸和沉穩有利的心跳聲。

  「前面的路口左轉。」小狐妖指揮到。

  怎麼我的心跳也加快了呢?他想。

  世界好像突然飄滿了粉紅色泡泡。

  連雨水敲打在樹葉上、草叢裡,花瓣上,叮咚作響,都像是在唱一首清新動人的小情歌。

  春雨來得也快去得也快,林彥站在迴廊裡擦頭髮。天空已經放晴。

  他們跑進院子時,體貼的管家已經放好熱騰騰的洗澡水。

  現在他已經洗漱完畢,但是小狐狸仍不見人影。林彥等了又等,山神的房間依然沒有動靜。

  「不會是泡在水裡睡著了吧……」林彥有些擔心。

  「晨曦?」他站在屋外喊道。

  房間裡沒有聲音。

  「我要進來咯。」林彥推開`房門,「你不是又玩水玩上癮了吧,呆太久會著涼啊……」他突然閉上嘴巴。

  晨曦的確睡著了,他的頭靠在浴盆的一側,眼睛閉起來,長長的睫毛投下一小片陰影,銀色長發隨意的飄在水面上,露出水面的肩膀在陽光下反射出柔和的光澤,一隻修長的手臂隨意搭在盆邊,皮膚上的水珠閃著點點微光。


  林彥覺得四周忽然安靜下來,他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打量著眼前的人。

  陽光透過窗子灑進屋內,留下一幅美麗的剪影,深深淺淺的金色與灰黑交雜在一起,描摹出睡著的人清秀的臉龐。

  這是晨曦,但卻不是平時纏著林彥撒嬌的那一個。

  初見時的山神大人回來了。

  或許感覺到了門口透過來的寒氣,晨曦皺了皺眉頭,緩緩睜開眼睛。他琥珀色的眼眸被光線映的微微一亮,下意識的眯起來。

  「小彥?很冷啊……」

  「對、對不起。」林彥終於回神,連忙轉身去關身後的房門。

  「嘩啦啦啦!」他聽見身後水聲響起,有人從浴缸中邁出來。

  林彥僵直了身體,不敢轉身。

  那人越走越近,很快來到他背後,一個溫熱卻潮濕的身體挨過來。他的下巴靠在林彥肩上,頭髮上的水珠落下,打濕林彥的白襯衫。

  「這樣就暖和多了。」

  山神大人懶洋洋的說。

  林彥的臉紅了,透過染濕的的衣服,他清楚的感覺到青年身上傳來的熱度與胸腹的線條。

  「要、要吃琵琶薏米羹嗎,可以驅寒。」林彥磕磕巴巴的說。

  「好啊。」晨曦反而環住林彥,一點沒有要鬆手的意思,他現在已經長得比人類青年高了。

  「難道要我拖著你去準備麼?」林彥無奈的扭頭看著賴在自己身上不走的山神大人,他的耳朵和尾巴都不見了,但是狡詐的神情和狐狸簡直一模一樣。


  「我不介意啊……」晨曦毫不客氣的抱著他扭了扭。

  「那麻煩你先給我一卷衛生紙。」林彥呼出一口氣,冷靜的說道。

  「怎麼?」晨曦好奇。

  「擦鼻血。」

  林彥面目表情的回答,兩隻耳朵卻都紅透了。

云鼎山春光無限,各類鳥兒在春風裡展開歌喉。最近愛情歌曲在山裡十分流行,原因嘛,山神大人戀愛了。

  戀愛中的山神大人為了向他的心上人表達心意,發動全山的大小妖怪蒐集各類流行的情歌。於是林彥的耳朵飽受神曲荼毒。

  山神大人的戀人有沒有被感動大家不知道,不過山裡又多了幾對情侶倒是真的。

  「小彥我們去唱卡拉OK吧!」

  吉吉哼著不成調子的小曲,拉著松鼠小花蹲在山神小院的屋簷下朝裡面大喊,後者現在也成了小院的常客了。

  「那叫KTV。」正在廚房裡忙碌的人類青年回答它。

  「去嘛去嘛~」吉吉拉長音撒嬌,「而且你那樣不熱嗎?快出來透透氣。」

  「很熱。」林彥說,隨即他無奈地回頭朝賴在自己後背上的人說道,「你這樣我沒法擺盤啊。」

  「月亮代表我的心~」深情唱完最後一句,身後的銀發青年才不情願的鬆開緊抱著他的雙臂。

  林彥端出盤子,放在石桌上。吉吉立馬忘飛下去,化成人形問道:「什麼好吃的?」

  「菠蘿餡餅,我在網上學會的,大家來試吃吧。」林彥解下系在身上的畫著狐狸圖案的橘色圍裙向眾人招呼著。這件圍裙是晨曦從網上訂購的,據說是特意為他挑選的禮物。


  山神御用專業廚師服嗎?收到禮物的林彥翻個白眼。

  「這樣小彥在做菜時也能想著我啦!」晨曦笑眯眯的說道。

  「要不要這麼黏膩啊。」目睹一切的烏鴉少年吐糟。



  大家圍在桌前試吃,雪葦還體貼的端來檸檬汁。

  「小彥最近都不抱我啦!」晨曦哀怨的從廚房出來,伸手拿起一塊餡餅。

  「你現在的個頭有一米八,要累死我嗎?」林彥扶額。

  在晨曦還是小狐妖的時候,自己的確常常抱著他四處閒逛,沒想到竟然讓這傢伙養成了習慣,現在長大了還天天跟在自己身後,簡直形影不離。

  果然之前那個神仙範兒的美青年只是錯覺嗎!林彥在心裡嘆息。

  「那你就讓我抱你啊!」晨曦化悲憤為力量,一口氣吞下大半餡餅。

  「燙燙燙燙燙……」

  林彥連忙端過一杯水,捧著狐妖的頭讓他喝下,「不要吃那麼急,還有很多。」

後者趁機擺出嬌弱的姿態靠進他懷裡。

  「瞎了,我要被閃瞎了!」吉吉忿忿地說。

  不過菠蘿餡餅真好吃。

  考好的餡餅面皮酥軟,上面灑滿杏仁糖霜,菠蘿果肉被切成小丁,清甜中帶點微酸,嚼起來有嘎吱嘎吱的脆響。

  餡料裡混合著杏仁醬和焦糖汁,入口綿密,爽滑清新。

  「一會給靈霄也捎一塊去。」吉吉一邊滿足的咀嚼,一邊自言自語。

  身後的吵鬧突然停下來,黑髮小孩莫名的回頭看去,只見大家都一臉八卦的看著他。

  「我好像聞到了姦情的味道。」小白的嗅了嗅鼻子。

  「我確定那不是幻覺。」雪葦點點頭。

  「快交代!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咪咪叉腰喊道。

  「慰、慰問下人民的子弟兵不行嗎!」吉吉朝圍過來的眾人解釋著,明顯底氣不足。

  大家繼續毫不客氣的逼近……

  就在此時,一片黑影掠過,巨大的山鷹突然飛來,叼住眼前黑髮小男孩頸後的衣領。小烏鴉反應迅速,眾人只覺眼前一花,兩隻鳥兒便在他們面前凌空而去,只留下幾片慌亂的黑色羽毛。


  「竟、竟然可以把吉吉叼起來!」小白目瞪口呆。

  「靈霄大人還是那麼孔武有力!」咪咪星星眼。

  「可惡竟然叫外援!」小花沉重的說,「兒大不中留啊!」他誇張的嘆了口氣。然後又痛心疾首的驚叫道:

  「哇靠他們還順走了一塊餡餅!」

  「好有默契。」

  林彥最終總結道。

  「不愧是軍民一家親。」


  「跟我來。」趁大家都仰頭感嘆時,晨曦悄悄握住林彥的手。


白鳥河的河水歡快奔騰著,晨曦和林彥此時正坐在船的兩頭,不知山神大人施了什麼法術,小木船晃晃蕩蕩的,竟然自己逆流而行起來。

  雖然幾乎每天都在云鼎山裡進出,但坐在船上觀察山林還是第一次。林彥饒有興趣的趴在船舷上觀看風景,兩岸茂密的樹叢裡偶爾能看見外出覓食的小動物,蟲鳴聲遠遠近近的交疊在一起,時不時有小妖怪從樹幹後探出頭來,友好的和他們打招呼。


  小船越行越深,周圍也越來越幽靜。深淺不一的綠色在林彥面前展現,像是在觀賞一幅徐徐展開的山水畫。

  繞過幾叢蘆葦後一個轉彎,林彥面前出現了一片幽深的湖泊,湖水映襯著四周濃密的樹蔭,像塊溫潤的翡翠。彩豔麗的翠鳥蹲在蘆葦桿上,一隻肥青蛙被船劃過的聲音嚇到,撲通一聲跳下水。


  「真漂亮。」林彥讚歎。

  「我就知道小彥會喜歡。」晨曦頗有些自豪的說道。「這是活水湖,湖底有座泉眼,可以說是白鳥河的源頭。」

  林彥點點頭,仔細打量著這座整個云鼎山的生命之源。

  小船晃晃悠悠的行至湖心,那裡沒有樹木阻擋,露出藍天白雲。

  「我要帶你認識下新朋友。」晨曦神秘的笑笑,手腕一翻,變出一對鈴鐺。

  「這是……巡山祭典時你用過的?」林彥疑惑的問。

  「是啊!」晨曦笑道。然後輕輕地搖晃了兩下。

  「叮鈴!叮鈴!」清脆的鈴聲在湖面迴蕩,林彥覺得船下的水面好像輕輕顫動了一下。

  細小的水流聲傳來,岸邊的蘆葦叢裡泛起陣陣漣漪。不一會,一群小紅魚從水底浮起,然後迅速的的從四面八方向他們游來。

  離近了才發現,這些小魚通體透明,脊背一抹豔紅渲染開來,像是塗上了新研的胭脂。

  它們身材小巧靈活,圍在小船四周嬉戲,仔細看去,甚至能透過透明的身體看見搖擺的魚骨和一張一合的魚鰓。

  「這些小傢伙可是云鼎山的特產喔!」晨曦點了點水面,立刻有小魚爭先恐後的游過去輕啄他的手指。

  林彥覺得很新鮮,他學著晨曦的樣子,也把手指浸入水中,魚兒們嚇了一跳,立即四下散去。見沒什麼危險,又歡快的游近。

  幾條大膽地小魚圍著林彥的手指轉了轉,啄一啄,迅速的逃開。過了一會,見林彥不動,就又搖頭晃腦的游回來。

  林彥忍不住撲哧一笑,嚇的幾條小魚「倏」一下潛入水中不見。

  「它們好奇又膽小,」晨曦總結,不知從哪掏出一小把面包屑,遞給林彥,「但是很好結交。」

  林彥哈哈一笑,說到:「只要有吃的,你的朋友都好結交。」

  他把食物撒向水面,果然小紅魚們歡快的圍過來,林彥一擺手,魚群就跟著他移動,簡直像一小片紅色的潮汐。

  片刻之後,林彥就和這些小生靈們混熟了。或許是感覺到人類青年的注視,它們更加活躍,一時潛入水底不見蹤影,一時又突然冒出水面,吐幾個小氣泡,或者瀟灑乾脆的一拍尾巴,激盪起小小的漣漪。


  林彥目不轉睛的看得有趣,就聽見晨曦在一旁小聲嘀咕,「……都吃得差不多了也該幹活了吧喂……」

  「嗯?」林彥正疑惑,忽然看見小魚們靜靜退散開來。

  然後漸漸地,一隊小魚從水底緩緩浮上來。

  之所以說成一隊,是因為每條小魚都規規矩矩的與其他同類保持距離。

  它們頭尾相接,竟然排出了一顆紅心!

  又過了一會,魚群再度散開、聚合,這次浮上來一個大大的LOVE……

  林彥簡直目瞪口呆!

  「那個……之前在網上看了一場水上芭蕾,嘿嘿嘿。」向來奔放坦白的山神大人也磕磕巴巴。

  水面氤氳,在碧綠的柔波下,巨大的英文字母隨水波微微浮動,陽光在每條小魚的脊背上摺射出鮮紅的色彩,簡直映的林彥眼花繚亂。

  林彥「……」

  晨曦幾乎是屏息的盯著他。

  「……我大概有些暈船了。」

  林彥緩緩向後倒去。

  這種又萌又囧的感覺多久沒出現了?林彥想。

  他被一個溫暖的懷抱接住。


  「……我搞砸了麼?」山神大人小心翼翼的問。「你不喜歡?」

  「沒有,」林彥連忙說,「我只是很好奇誰幫你想出的這個點子。」

  簡直就像是半夜守在女生宿舍樓下點蠟燭的傻小子……

  「咪咪。」晨曦老老實實地回答。「她說要是有人這樣跟她告白就立馬答應。」

  林彥餘光瞥到水裡的魚兒們齊齊一抖。

  「你不喜歡。」受到打擊的山神大人垂頭喪氣。

  「不會,我只是……「林言想了想措辭,「我只是不太習慣這麼直白的表達感情,真的。」

「不過我真的很喜歡。」

  他仰頭看山神大人清秀的面容,湖面的光線很好,從這個角度,他可以清楚的看見晨曦尖尖的下巴,瑩潤的嘴唇和直挺的鼻樑。

  「怎麼辦,好像更暈了。」林彥喃喃。

  「那就閉上眼睛。」晨曦低下頭溫柔地說。

  他的臉背著光,銀發散落下來,但是一雙眼睛卻依舊清澈明亮。


  「好。」

  林彥微微一笑,閉上眼睛,又稍稍抬起下顎。

  一片陰影投下來。

  嘴唇被溫軟的觸感覆蓋,甜美又清新。

  林彥覺得自己被熟悉的氣息包圍,他好像乘風掠過山林,又好像融化在土裡,身旁全是芳草的清香。

  「我喜歡你……」

  他聽見晨曦輕輕的說。

  「我喜歡你!」

  山神大人的聲音又大了些,他的眼角眉梢跳躍著歡欣與喜悅。


  我喜歡院前的桃花

  我喜歡湖裡的小魚

  我喜歡整個云鼎山的萬物

  它讓我在某一天,

  遇到從天而降的你

  我最喜歡的你


- 完 -
  1. 靈異・神怪.擬人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失戀先生早上好 by 貓梳 (YD二貨有心沒膽受x體貼悶騷外柔裡黑攻) | 首頁 | 最上 | 小龍女不女 by 羲和清零 (温柔寵溺攻x呆萌二貨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67-74d996da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