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盟主留步 by 毛醬 (腹黑盟主攻x花痴魔教教主受) :: 2013/04/06(Sat)

文案
一個花痴且路痴的魔教教主愛上了英俊帥氣逼人的武林盟主,然後呢?

搜索關鍵字:主角:秦子墨,鄭岱 ┃ 配角: ┃ 其它:




1.

  夙天教教主是個斷袖?
  
  秦子墨整了整袖角,裝模做樣的掀起茶蓋沿著碧玉杯緣慢慢研磨,一副深沉思考的模樣。
  
  白長老微慍,嗓門不由自主拔高了一些:“教主,您是不是應該適當遏制一下這種流言?”
  
  秦子墨彎開唇角:“可是這是事實啊。”
  
  白長老一愣。
  
  秦子墨耐心解釋:“因為生孩子很疼啊,我又不忍心讓我心愛的人受這種苦,所以就喜歡男人好了。”
  
  多麼理直氣壯的理由!
  
  白長老還未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就聽秦子墨繼續道:“對了白叔,我打算下山一趟,理由就別問了,聽了您會吐血的。”
  
  白長老吹鬍子瞪眼,我現在就想吐血了好麼! 不過等等……為什麼我又不能動了?
  
  秦子墨彎出一個好看的月牙眼:“教內事務由左護法暫理,您從旁監督,那我呢,就先走了。”說著他轉過身從侍婢手中接過細軟,又將一粒藥放在桌子上,仔細叮囑道,“等我走遠了你就把藥喂給白長老吃,記得重新泡一杯熱茶。”
  
  侍婢點頭如蒜搗。
  
  秦子墨滿意的點點頭,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
  
  白長老瞪著眼睛看他瀟灑的背影,心中怒罵不已,這個小兔崽子,除了下藥這種損招兒還會作甚!
  
  ******
  日暮,秦子墨騎著一匹俊俏白馬,優哉游哉的進了城。
  
  一路上並沒見多少武林人士,秦子墨心下里有些疑惑,待行到街角處時翻身下馬,對著蹲在地上賣花的小姑娘露出一個溫煦笑容:“小妹妹,你知道武林大會在哪裡舉行嗎?”
  
  小姑娘頭也不抬道:“你買了花我就告訴你。”
  
  秦子墨一撩袍角,爽快的蹲了下去,東挑挑西撿撿選了一朵漂亮的牡丹花。
  
  小姑娘接過銀兩,這才嘻嘻笑道:“公子您走反啦,武林大會在群雄鎮舉行哦,這裡是群英鎮。”
  
  秦子墨的笑容僵在唇角。
  
  秦子墨迅速將牡丹花別到小姑娘的頭上,隨後飛身上馬,馬鞭一揚,白馬踢踢踏踏的狂奔起來。中途又挨著問了好幾個人,走了幾次岔路,最後終於在第三日午時準確抵達了群雄鎮。
  
  武林大會,準確來說,是選舉盟主大會剛進行到第二日,已經刷了一大批武林俊秀青年豪傑下去。
  
  秦子墨失望的趴在馬背上,暗罵自己沒有眼福,一面又目不轉睛的盯著英雄台,絶不錯失任何一位英俊少俠的登場,平素總是彎成月牙的眼睛睜得渾圓,一眨不眨的。
  
  等到日落西沉,秦子墨終於直起了身子,雖然視線仍然黏著在剛離場的那一位思明山莊鄭少主身上。
  
  那位鄭少主年紀不大,卻不愛笑,此刻正木著臉接過屬下遞上來的手巾,不甚在意的擦了擦汗珠。
  
  秦子墨遙遙看他一舉一動,覺得自己對他一見鍾情了。


2.

  長橋街上,人聲鼎沸。
  
  秦子墨看了一眼灰塵撲撲的自己,又望了一眼錦衣華服疾行的鄭少主,頭頂頓時亮起一根小蠟燭。
  
  打定主意,秦子墨便迎面朝秦少主奔去,然後歡欣無比的扯住鄭少主的衣袖,大聲喚道:“堂哥!”
  
  鄭少主和他身後一群人都停了下來。
  
  秦子墨淚眼朦朧道:“堂哥,我是小墨呀,你還認得我嗎?”說著又抓了一下自己的衣袍,可憐兮兮道,“也難怪,我現在這副樣子,堂哥肯定不想認我了……”
  
  週遭已經圍了一群人,對著秦子墨和鄭岱一行人指指點點起來。
  
  鄭岱止住屬下的動作,冷冷看了秦子墨一眼,道:“先回別院。”
  
  秦子墨抹去眼淚,乖巧的垂著頭跟在鄭岱身後,一路上也不說話,眉眼卻是越來越彎。
  
  阿岱的聲音可真是好聽。
  
  正心旌搖盪間,一把淺藍色的長劍悄無聲息的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鄭岱沉聲道:“你是誰?”
  
  秦子墨眨了眨眼睛:“堂哥,我是鄭墨。”
  
  鄭岱冷道:“鄭家三代單傳。”
  
  秦子墨“啊”了一聲,皺著眉苦惱了一小會兒,很快又眉開眼笑起來:“好吧,那我說實話好了。”
  
  說著也不去管頸側的長劍,只快步走到鄭岱面前,仰起頭啃了一口鄭岱的下巴,笑道:“阿岱,我喜歡你。”
  
  ******
  鄭岱的下巴留下一個淺淺的牙印。
  
  他快速收回長劍,用劍鞘抵住秦子墨的肩膀,皺眉道:“你是女人?”
  
  秦子墨笑了一聲,抓住鄭岱的左手摸上自己的胸口:“是男是女,你自己摸摸看啊。”
  
  鄭岱的左掌驀然僵硬起來。
  
  秦子墨笑眯眯的問道:“阿岱,摸出來了嗎?可還喜歡?”
  
  鄭岱猛地收回左手,低下頭看了一眼秦子墨,抿了抿薄唇,隨後轉過身,頭也不回的走了。
  
  秦子墨在他身後哎哎叫道:“別走啊,我可以住下來嗎?……你不說話我就當你同意了……哎你怎麼不罵我?……真的不罵我?”
  
  玄色袍角輕輕擦過石牆,很快消失在視線中。
  
  秦子墨失望地嘆了口氣。
  
  唉,哄自己的心上人說句話怎麼就這麼難呢?


3.

  武林大會進行到白熱化階段。
  
  秦子墨握著一柄白玉骨扇,興緻高昂的蹲在路邊看大傢伙兒下賭注。
  
  那攤主忙得兩腳不沾地,還時不時招呼秦子墨:“公子,你不下注嗎?這麼多盟主候選人裡還沒個心儀的?”
  
  秦子墨笑了笑,沒說話,視線卻是牢牢的鎖緊英雄台。
  
  鄭岱上場沒多久,一身黑色短打,襯著劍眉星目愈發英氣逼人,出手乾脆而又俐落,嗯,姿勢也十分好看。
  
  秦子墨舔了舔嘴唇,啪的合上骨扇,扭頭沖攤主笑道:“我押思明山莊鄭岱鄭少主。”
  
  說著在袖子裡摸了半天,摸出了一錠亮閃閃的金子,亮瞎了週遭人的眼睛。
  
  攤主眼睛都看直了,喃喃道:“公子真是大方呀……”
  
  秦子墨高深莫測的點點頭,心中洋洋得意,對自己的男人(未來的)不大手筆怎麼能行!
  
  雖然金子是他臨走前從右護法那裡順來的。
  
  ******
  秦子墨早早地回了鄭家別院,徑直拐進後院小廚房,小廚房只管給鄭岱做飯。
  
  王大娘正在蒸點心,見他進來,忙喜笑連開道:“小墨你來了啊,我剛蒸了一屜奶黃包,你趕緊嘗嘗看。”
  
  秦子墨也不客氣,拿起一個咬在嘴裡,眉眼淺淺的彎開來:“太好吃啦,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奶黃包!”
  
  王大娘就喜歡他的甜嘴,當下樂呵得合不攏嘴。
  
  秦子墨擦了擦嘴角,趁王大娘開心,趁熱打鐵道:“對了,王大娘,不知道我堂哥喜歡吃什麼呀?”
  
  一提到鄭岱,王大娘更開心了:“少主喜歡吃的東西可多啦,桂花糖蒸慄粉糕梅花香餅芙蓉香蕉卷水晶冬瓜餃雞絲銀耳杏仁豆腐……”
  
  秦子墨聽得頭暈眼花,連忙截斷她的話頭:“好了我知道了。”心道您這麼喂他怎麼也沒把他喂成個大胖子呀。
  
  王大娘意猶未盡的看他:“對了,你問這個幹什麼?”
  
  秦子墨笑道:“前幾日堂哥說想嘗嘗我的手藝,正好今天得空,就想給堂哥一個驚喜。”
  
  王大娘驚道:“你一個人可以嗎?”
  
  秦子墨把她往外推,道:“您放心吧,我是出了名的廚藝好,一定會喂飽堂哥的。”
  
  王大娘三步一回頭,見秦子墨信誓旦旦的樣子,也放心下來,高高興興的回家陪孫子去了。
  
  ******
  鄭岱比武歸來,換了一身黑色的大袖交領長袍,慢悠悠的踱到後院小廚房。
  
  秦子墨正坐在小板凳上削紅薯。
  
  鄭岱愣了一下,道:“怎麼是你?”
  
  秦子墨扭過頭來,嘴角邊沾了一塊紅薯皮,笑盈盈道:“阿岱,你先坐下嘗嘗我的手藝。”
  
  鄭岱往桌子上看去,偌大的紅木餐桌上只擺了四個菜:辣炒土豆絲、西紅柿炒雞蛋、醋溜大白菜、小蔥拌豆腐。
  
  鄭岱眸光一閃,道:“想毒死我?”
  
  秦子墨“啊”了一聲,連忙夾了一筷子土豆絲,兩口嚥下去以後沖鄭岱露出一臉“真好吃”的表情。
  
  鄭岱皺了皺眉,道:“那麼,想餓死我?”
  
  秦子墨看了看桌子,又看看他,眨眨眼睛道:“不夠啊?那就多吃幾碗米飯吧……”
  
  鄭岱:“……”
  
  秦子墨心虛的笑了笑,道:“阿岱,偶爾也吃點家常便飯吧,嗯……甜食吃多了……牙會疼的。”
  
  鄭岱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一撩衣袍坐了下來,也不再多說話,埋頭吃起菜來。
  
  秦子墨慇勤的給他盛好飯,然後坐在一旁陶醉的看著鄭岱吃飯的模樣。
  
  鄭岱抬起頭看了他一眼,突然伸出手去,將秦子墨嘴角的紅薯皮拈了下來。
  
  秦子墨怔了一下,耳朵還沒來得及泛起紅暈,就聽鄭岱道:“削皮做什麼?我想吃烤地瓜。”
  
  秦子墨忙站起來,跌跌撞撞的往灶台那裡蹭,烤地瓜什麼的果斷比桂花糖蒸慄粉糕容易多了好麼!
  
  鄭岱放下筷子,入神的盯著秦子墨的背影,向來暗沉的眸光此時深深淺淺,不知在想些什麼。


4.

  經過昨晚的烤地瓜之夜,秦子墨深深覺得自己和鄭岱的關係已有了量的改變,基本上可以進行下一步了。
  
  下一步是什麼?
  
  秦子墨趁著漆黑夜色,躡手躡腳的摸到鄭岱的房間外面。
  
  鄭岱估摸著已經睡下了。
  
  秦子墨窩在牆角,苦惱的看著手中的幾種迷香,都是自己特製的品質一流的□之類。
  
  秦子墨喃喃自語:“用梨花香的好呢,還是桃花香的好?……或者桂花香的?”
  
  正在選擇困難間,身後突然傳來一個低沉悅耳的聲音:“梨花香。”
  
  秦子墨點頭:“嗯,那就梨花香。”
  
  咦?這聲音好耳熟。
  
  秦子墨猛地跳起來,轉過身沖鄭岱露出一個大大笑容:“咦好巧阿岱你也來賞花啊!”
  
  鄭岱手裡拎著壇竹葉青,垂著眸子看他,道:“你在總管的房間外面賞花?”
  
  秦子墨咳嗽了一聲,道:“路過路過……咳……”頓了一下,連忙轉移話題,“話說阿岱你去哪裡賞花?我和你一起。”
  
  鄭岱看了他一眼,沒說話,轉過身朝後院走去。
  
  秦子墨忙跟在他身側。
  
  沿著後院一條窄窄小巷走過去,視野開闊處,是波光粼粼的一江池水,兩側柳樹新綠,桃樹、杏樹和梨樹參差不齊,滿滿噹噹種了一院子。
  
  春暖花開,正是桃花、杏花和梨花一齊開放的好時節。
  
  鄭岱尋了塊綠地,席地而坐,然後開了那罈子竹葉青。
  
  秦子墨小狗一樣的湊過來用力嗅了嗅,喜笑顏開道:“良辰美景,美酒佳人,真是賞心樂事。”
  
  鄭岱仰起頭喝了幾口酒,然後將罈子遞給秦子墨。
  
  秦子墨頓時覺得自己彷彿飄在雲端,和心上人共飲一罈酒這種事情,真的是想一想就會讓人醉倒好不好?
  
  鄭岱看他,道:“不喝?”
  
  秦子墨連忙接過來,假裝不甚在意的抿了一小口酒,然後彎起眼角,一雙好看的眼睛裡水氣朦朧。
  
  秦子墨酒量很差,喝了沒幾口,整個人就真的暈暈乎乎起來。
  
  鄭岱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道:“醉了?”
  
  秦子墨捉住他的手,嘟囔了一聲“才沒有”,又笑嘻嘻的湊到鄭岱面前,半跪著仰起頭,用力的“啵”了一口鄭岱的嘴唇。
  
  鄭岱眸光一沉。
  
  秦子墨搖搖晃晃的站起來,跌跌撞撞的往前走了幾步,停下來,回過頭沖鄭岱笑道:“阿岱,給你看花。”
  
  說著他足尖一點,先是踏水而行,然後從腰間抽出一柄薄如蟬翼的長劍,騰身躍起,白色的衣袍在空中旋轉了一圈,只是頃刻之間,白色和粉色的花瓣便都紛紛揚揚的落入碧波當中。
  
  鄭岱站在岸邊看他,皎潔月光下的白衣公子彷彿踏著花瓣起舞,卻又勢如旋風,難辨其形。
  
  秦子墨收了劍,安然落回岸邊,吃吃的對著鄭岱笑:“阿岱,可還喜歡?”


5.

  歷時十多天的武林大會終於進入尾聲。
  
  鄭岱眾望所歸,成為新一任的武林盟主。
  
  秦子墨笑眯眯的在下面數著贏來的銀兩,心裡琢磨著送自己的心上人什麼賀禮比較好。
  
  一轉身,忽然看到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自己面前。
  
  秦子墨大叫一聲:“啊有鬼!”
  
  右護法嚇了一跳,也跟著他慌張起來,往四周看了看,驚道:“啊啊啊教主哪裡有鬼?”
  
  秦子墨把白花花的銀子都砸在他身上,然後腳底抹油,飛快的跑回了鄭家別院。
  
  右護法都來了,回教的日子還會遠嗎?
  
  秦子墨苦惱的嘆了口氣,坐在池水畔等鄭岱回來。
  
  淺淺的花香浮在鼻端,秦子墨想著想著,不由睡了過去。
  
  ******
  怎麼這麼吵?
  
  秦子墨揉了揉眼睛,直起身子,疑惑的聽著外面喧鬧的聲音,似乎是……後院傳來的?
  
  秦子墨睡眼惺忪的走到後院,然後被浩浩蕩蕩的武林人士嚇清醒了。
  
  那群人見了他,紛紛叫嚷起來。
  
  鄭岱被他們擁在中間,此刻也冷眼看向秦子墨,問道:“魔教教主?”
  
  秦子墨體貼的幫他補充完整:“嗯,魔教教主秦子墨。”心中不由罵道,右護法真是無聊,每次都玩這個把戲,只要一找到自己的蹤跡就開始向武林所謂正義人士散播自己是魔教教主秦子墨的消息,然後讓一大幫子武林人把自己逼回去。
  
  哎,還說趁熱打鐵攻佔阿岱的心呢!
  
  秦子墨嘆了口氣,驀然飛身而起,將鄭岱身側的人一個挨一個踢了出去,袖口輕輕擦過鄭岱的右手,很快又一個騰身,躍到後院的牆頭。
  
  秦子墨回過頭來,衝著牆下一眾武林人士輕笑道:“後會有期。”
  
  說著便消失在了牆頭。
  
  眾人愣了一下,紛紛拔腿去追,一陣吵嚷過後,院中只剩下鄭岱一人。
  
  鄭岱攤開右掌。
  
  掌心裡一塊玲瓏剔透的翠色扳指,曾經成天價掛在秦子墨的脖子上。
  
  鄭岱垂下眼睛,細細看了半晌,方才被秦子墨輕輕貼過的耳際滾燙發熱。
  
  “阿岱,高基山上,夙天教內,我等你來。”
  
  ******
  兩個月後,夙天教,後山。
  
  秦子墨後背抵在樹上,袍子鬆鬆垮垮的掛在身上,露出的大片肌膚上紅痕點點。
  
  “嗯……阿岱……慢……慢一點……啊……不要……”秦子墨的眼裡氤著薄薄一層水氣,兩條修長的腿環住鄭岱的腰背,身子軟的像一團春泥,被鄭岱頂得往後一聳一聳,後背生疼。
  
  鄭岱掐著他的腰,低下頭在他耳邊輕輕道:“不要?”說著放慢了動作,開始淺淺抽擦起來。
  
  秦子墨受不了,連忙仰起頭去吻鄭岱的脖子,溫熱的嘴唇觸到冰涼的翠玉扳指,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鄭岱眸色一沉,動作又大了起來,直把秦子墨的雙臀撞得泛紅。
  
  秦子墨在他懷裡不住□:“阿岱……啊……就是那裡……嗯……再用力一點……”
  
  鄭岱一下又一下的挺腰抽`插,素來清冷的聲音透著濃濃的情`欲:“子墨,你知道麼,你第一次喚我堂哥的時候,我就想把你壓在身下這般操弄了……”
  
  秦子墨斷斷續續道:“胡說……騙……騙人……你明明……當時都不……啊……不願意理……理我……”
  
  鄭岱托住他的頭,俯身吻住秦子墨嫣紅的雙唇,一番糾纏。
  
  待分開時,秦子墨氣喘吁吁,鄭岱附在他的耳邊,啞聲道:“是真的,騙你做什麼?”
  
  秦子墨已無暇理會他的話,只覺得眼前白花花一片,想要得到更大的歡愉,忍不住雙手纏上鄭岱的脖子,胡亂說道:“啊……阿岱……堂哥……太深了……啊啊啊……阿岱哥哥!”
  
  鄭岱被這一聲“阿岱哥哥”激得眼角一跳,忍不住加快了速度,直抽`插了百餘下,然後瀉了出來。
  
  花瓣紛紛揚揚而下,鄭岱摟住軟成一團的秦子墨,輕輕笑道:“忘記了有什麼關係?你總歸是我的。”
  
  ******
  
  很久以前的某年某月某日。
  
  “雖然……雖然你是魔教的人……可是……你長得真好看……”
  
  “哼,誰要理你,告訴你哦,我才不會喜歡你這種小豆芽,我將來一定要嫁給……不,娶武林盟主做娘子!”
  
  END
  1. 古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離離離和欺負你 by 靜水邊 (悶騷淡定抖S黑社會攻x妖孽二貨M髮型師受) | 首頁 | 最上 | [網配]消逝的背影 by 惑戳戳 (冷漠CV攻x痴情後期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695-20f27826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