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離離離和欺負你 by 靜水邊 (悶騷淡定抖S黑社會攻x妖孽二貨M髮型師受) :: 2013/04/06(Sat)

歡樂文
看HJJ上的評論 文章名稱似乎是跟首兒歌有關係 0.0??
因為沒有聽過所以有些地方看得不是太明白 沒能戳到萌點 QAQ

文案
HJJ的名字叫:新年小萌文遲到賀一發
提前搬到LJJ來……我我我一定會快快平坑的!!
這就是個妖孽二貨M髮型師受被悶騷淡定抖S黑社會攻看上的小故事,小梗擼一發怡情,結婚晚宴上唱離離離你懂的!

搜索關鍵字:主角:艾瑪,篤斯 ┃ 配角: ┃ 其它:





  艾瑪把劉海抄到腦後,對著鏡子一挑眉,再一皺,撅個嘴還眨了眨眼,賀嘉很無奈的看著他:“你要再數一下你鼻毛麼?”
  艾瑪拱了拱鼻子:“借把剪刀給我,鼻毛都長鼻孔外面來了!”
  賀嘉:“……”
  
  今天是發小張貝貝的大喜之日,艾瑪是伴郎,小白西裝襯的比那新郎還洋氣,新娘泱泱挽著他手臂打趣:“姐姐,我嫁給你吧~”
  艾瑪嬌羞的比了個蘭花:“要不姐姐你讓貝貝也娶了我撒!”
  泱泱樂的直抽,差點散了頭花,張貝貝狠捶了艾瑪一拳,後者毫不客氣的比劃了回來。
  
  鏡子裡的嬌娘貌美如花,艾瑪站在泱泱的身後給她盤著發,哼著歌手指靈巧穿插,沒一會兒便發如雲鬢美如天仙。
  泱泱讚歎:“艾瑪的手真巧,以後天天給我扎頭髮吧。”
  艾瑪笑:“哎呦姑奶奶,來我店裡燙染三折吹剪免費的還想怎麼招,偏要圈養起來搞個私人專屬啊。”
  泱泱眨眼:“你肯不,你肯的話一幫人等著圈養你。”
  艾瑪吹了記口哨:“別,老子貴得很!”
  
  泱泱有自己的跟妝,不過艾瑪是她最得意的私人髮型師,當然走哪帶哪,逢人便介紹:“哎呀,這是那什麼什麼理髮店的老闆。”
  “對對,就是什麼什麼街上最有名氣的。”
  “小老闆可帥氣了吧,我好姐妹哈哈!”
  艾瑪順帶著沾了不少人氣,老客人也多,拉著他討論時下最流行的髮型,染什麼顏色配什麼臉蛋兒總要他評點評點,等他從一堆女人裡出來,幾個當伴郎的都特酸的埋汰他。
  賀嘉:“嘖嘖,你說怎麼女人老愛圍著你轉啊。”
  艾瑪比了個特嬌羞的眼神兒:“人家萌~”
  張貝貝:“……哪來的妖孽,快來個人收了!”
  
  篤斯抄著口袋,一臉漠然的在喜單上籤下大名,要不是看在他封的厚度不少的大紅色紅包上,人人都以為他是去參加喪禮的……
  身邊的人倒是很習慣他這副樣子,戲謔道:“義妹大喜,這數量還真是厚道啊。”
  篤斯淡淡的嗯了一聲,他將大衣遞給侍從,慢條斯理的捲起袖子,機靈的小弟遞上雪茄,點煙的點煙,倒茶的倒茶。
  泱泱姍姍來遲,拖著裙襬,大老遠看到他就歡快的喊起來:“篤哥!”
  張貝貝跟在自己媳婦身後,一臉緊張的拽著艾瑪:“哎呦媽呀,篤哥來了!篤哥來了!”
  艾瑪一臉糾結的嘀咕:“……老子叫艾瑪,不叫哎呦媽呀!”
  張貝貝黑線:“這不是重點好伐,重點是篤哥!”
  艾瑪一臉迷茫:“那是誰?你老丈人?”
  張貝貝默默扭臉,他簡直為自己想要向艾瑪傾吐的智商捉急……
  
  泱泱挽著篤斯的手臂,她顯然興奮的很,迫不及待的想與人分享好心情,張貝貝正一臉如臨大敵的模樣,自然而然,完全狀態外的艾瑪成了最好的武力先驅。
  “艾瑪。”泱泱拉著他介紹:“這是我哥哥篤斯。”
  艾瑪從善如流的熱情伸手:“你好篤先生。”
  篤斯挑了挑眉,他並沒有伸手的打算,只是淡淡的應了一聲:“你好。”
  泱泱絲毫不覺得自己哥哥敷衍,再接再厲的拉關係:“艾瑪是髮型設計師哦,哥你要是想弄頭髮可以去找他,洗剪吹免費燙染三折!”
  艾瑪囧了,心想姑奶奶我要是每個客人都這樣我這店基本別開了……
  篤斯難得有了點興趣,若有所思的問道:“是麼?”
  艾瑪內心血流成河,可憐兮兮的哼哼道:“是啊是啊……篤先生還可以辦張會員卡,沖1000送500,外加護理一套染髮劑兩支……恩,我們店的防脫髮膏也不錯,篤先生要試試麼?”
  篤斯:“……”
  
  被推薦使用防脫髮膏的篤先生一臉淡定的坐在主婚桌上,身邊的小弟們如沐春風目不斜視,艾瑪倒是渾然不覺,他剛給了篤斯自己的名片,對方還非常大方的直接掏出1000現金辦了會員卡,真是賺大發了!
  篤斯主動為艾瑪倒上酒:“艾先生做這行多久了?”
  艾瑪的小臉喝的白裡透紅:“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
  篤斯淡笑:“那技術一定很好。”
  艾瑪已經醺醺然了:“地球人都知道!”
  篤斯眯了眯眼:“那艾先生你覺得我適合什麼樣的髮型呢?”
  艾瑪不說不覺得,一說立馬專業了起來,他湊近了開始看篤斯的臉,對方一臉坦然的任他盯著。
  
  天庭飽滿,劍眉星目,面若冠玉,稜角分明,五官深刻,沉穩大氣。
  艾瑪深深的吐出一口氣,認真道:“帥呆了!”
  篤斯:“……謝謝。”
  “不客氣。”艾瑪抱著手臂,擺出一張專業又嚴肅的臉:“篤先生你這麼帥,就算是剃光頭也一樣非常非常適合你的!”
  篤斯:“……”
  坐在一旁的小弟們已經快哭了……
  
  婚禮進行到一半自然是□疊起,司儀在台上非常激動的嘶吼:“在這大喜的日子,除了父母我們最要感謝的是誰呢?!”
  台下一臉茫然的看著台上。
  司儀毫不氣餒:“當然是新郎新娘最好的朋友們!”
  新浪張貝貝很蛋疼的吐槽:“我感謝他們啥啊?除了搶婚什麼缺德事都被那幫子損友給干光了啊!”
  司儀自然接收不到張貝貝的腦電波,繼續鼓動道:“現在!有請新娘和新郎最好的朋友上台來為大家獻唱一曲!大家說!好不好?!”
  台下於是盲目的一片好。
  
  篤斯看著身邊躍躍欲試的艾瑪淡淡道:“艾先生想上台麼?”
  艾瑪決定謙讓一下:“篤先生你要上去麼?”
  篤先生微微一笑:“我不擅長唱歌,不過——”他點了點下巴:“我倒挺想聽艾先生你唱的。”
  
  張貝貝看著同手同腳上來的艾瑪整個人都斯巴達了,司儀倒是正中下懷,正擔心沒人上來得下去拉呢,得,這就來了個現成的,而且賣相還不錯呢!
  司儀積極的把話筒伸了過去:“請問您和新郎新娘是什麼關係呢?”
  艾瑪覺得自己肯定是喝多了,他現在看什麼都是暈的,轉頭便見台下賀嘉嘴巴一張一合的在那動:“嘩——友!嘩——友!”
  艾瑪張了張嘴:“好基友?”
  司儀:“……”
  張貝貝:“……”
  司儀擦了把汗:“哈哈!這位先生真幽默!哈哈哈!那先生你們認識多少年了啊?”
  艾瑪終於找著感覺了,非常堅定的握了握拳:“一輩子!”
  司儀:“……”他覺得今晚結束後的紅包肯定是泡湯了……
  
  於是司儀果斷的決定開始正題:“那麼先生您上來是要準備唱什麼歌呢?”
  艾瑪握緊了話筒,真誠又深情的看向台下,大聲道:“我要唱一首春天在哪裡,送給我最好的發小張貝貝和泱泱,祝他們白頭偕老,百年好合!”
  
  音樂響起的時候張貝貝就忍不住摀住了臉,泱泱還沒反應過來,她正賣力的鼓著掌,胳膊肘子捅著自家的老公:“你幹嘛呀!快聽啊!艾瑪唱歌可好聽了!”
  “春天在哪裡呀~春天在哪裡~春天在那小朋友的眼睛裡~”
  泱泱激動的站了起來,跟著一起唱,張貝貝怎麼拉也拉不住,急的都快哭了。
  “看見紅的花呀看見綠的草~還有那會唱歌的小黃鸝~”
  艾瑪唱的手舞足蹈,邊唱邊跳的跑到張貝貝身邊,司儀見機炒熱氣氛,猛的讓音響師將音樂調到最響。
  艾瑪狠狠一運氣,拔高了音量嘶吼了出來:“離離離離離離~離離離離離~”
  眾人:“……”
  艾瑪閉著眼轉調子:“離離離離離離離~離離離離離~”
  眾人:“………………”
  艾瑪緩了口氣繼續:“離離離離離離~離離離離~”
  張貝貝內牛滿面:“尼瑪!不帶這麼循環播放的啊!!”




  在很多年後,大家詢問篤先生對於那晚的婚宴記憶,護短的篤先生都會氣場非常強勢的淡定道:“我家艾瑪唱歌可是非常好聽的。”
  已經光榮晉陞奶爸長了兩寸啤酒肚的張貝貝血淚附和:“……恩,餘音繞樑三日不絶啊!”
  
  於是現在餘音三日不絶的某人正過著滋潤又熱情的一天……
  “您的頭髮比較厚,我把層次為您打高了些,您看是不是就清爽了不少?”艾瑪托著鏡子,給一位中年太太照著後面:“再加上您的臉型很瘦長,發尾稍向裡包一些會顯得更有味道,您瞧瞧是不?”
  太太用手攏著頭髮,表情看上去極為滿意,頗有格調的道:“還是小艾的技術靠譜,我這頭呀,就得你來伺候。”
  艾瑪從善如流的奉承:“能伺候您的頭簡直是我的榮幸!”
  店員們:“……”
  
  對於什麼什麼理髮店來說,艾瑪這個老闆是個非常神奇的存在,因為任何一個看上去非常難搞而事實也的確是非常難搞的客人,到了艾瑪手裡都會被□成功……
  超乎常人的耐心和卑躬屈膝(……)的態度,滿足了一切高高在上的客人各種詭異的胃口和獵奇心理,更重要的是本人完全沒有任何勉強的感覺,真誠敬業無比的樂在其中。
  
  所以當篤斯第一次來到店裡,哪怕身後跟著五六個猙獰的魁梧大漢的時候,店員們都是相當的淡定,因為他們堅信,這一定是艾瑪的客人,他們的老闆是可以征服一切的!
  正在哼著歌洗手的艾瑪被學徒戳了戳肩膀:“老闆,你客人?”
  艾瑪一抬頭,猛的對上篤斯氣場無比強勢的眼神,瞬間抖了抖。
  學徒湊在老闆耳邊咬耳朵根:“又帥又猛啊老闆!”
  艾瑪抖得更厲害了:“恩……猛的我恨不得跪他腳底下去了……”
  學徒:“……”
  
  艾瑪振作了精神,充分堆起笑臉,剛喚了一聲篤……結果先生還沒來得及出來,就被洗臉池邊高出的台階絆了個趔趄。
  於是,這跪他腳底下去的話就這麼□裸的實現了……
  艾瑪直接摔蒙了,他下意識的雙腿一併,規規矩矩的磕了個頭:“篤先生大駕光臨,有失遠迎,見諒見諒!”
  店裡面一片寂靜無聲,篤斯面無表情的低著頭,過了半晌,突然淡淡道:“平身。”
  眾人:“……”
  
  艾瑪深吸一口氣,一個用力,居然……沒起來?!他可憐兮兮的仰著頭,一臉祈求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篤斯若有所思的挑了挑眉:“怎麼?還想舔鞋底?”
  艾瑪:“……”
  篤斯輕笑了一聲,伸出一隻腳晃了晃:“舔吧。”
  艾瑪:“-口-”
  篤斯這回是真的笑了,他伸出一隻手將艾瑪扶起來,甚至彎下腰頗為體貼的彈了彈對方褲子上的灰塵:“開玩笑的,摔疼了麼?”
  艾瑪立刻感激涕零的搖頭:“不疼不疼!”
  “呵。”篤斯意味不明的搖了搖頭,他盯著艾瑪看了一會兒,突然伸出手捂了捂對方的額頭:“這邊,都磕紅了。”
  
  艾瑪一臉銷魂的整理著剪刀,跟在身邊打下手的學徒終於看不下去的提醒道:“老闆……回神了,篤先生的頭快洗好了,你到底想好剪什麼髮型沒啊?”
  艾瑪默默的扭臉:“小牛啊……篤先生真的好溫柔!”
  小牛:“……我記得他剛剛還讓你舔鞋底來著。”
  艾瑪:“但他扶我起來了啊!“
  小牛:“那是因為你給人家磕頭了……”
  艾瑪:“……我的姿勢標準麼?”
  小牛:“恩……是人見到了都會喊平身的。”
  艾瑪:“……”
  
  篤斯悠閒的坐在椅子上,他的劉海濕嗒嗒的貼著眼皮,用艾瑪的話說,就是充滿了性感狂野的凌亂美。
  手裡的雜誌已經被翻了好幾遍,篤斯懶懶的將書丟給身後的小弟,隔著鏡子對戰戰兢兢服侍在身後的艾瑪淡淡道:“艾先生看著剪吧,我相信你的技術。”
  艾瑪環視了一圈圍在身後的大漢們,小心翼翼的道:“您真的無所謂什麼髮型麼?”
  篤斯溫和的笑了笑:“不介意。”
  艾瑪糾結了:“那您真的不考慮下光頭麼?”
  篤斯眯了眯眼,放緩了語速,一字一頓道:“除了光頭。”
  身後的光頭小弟們:“……”
  
  艾瑪只要一投入到工作中就會忘乎所以,人剪合一(……)感天動地(……)。
  剪子在他手裡靈巧的翻著花式,平推斜削,每一下都不會浪費,篤斯似乎也感受到了專業的氛圍,很是放心的閉目養神起來,結果被推醒的時候,他才意識到自己居然睡著了。
  “篤先生?”艾瑪托著鏡子輕聲叫他:“您看看還滿意不?”
  篤斯微微有些發怔的看著鏡子裡稍顯陌生的自己,以往向後抄的劉海被剪短了柔順的貼在額頭上,淡化了整個五官的凌厲曲線,艾瑪甚至給他蓄了短短的鬢角,給人一種學生時代白襯衫少年的文藝感覺。
  艾瑪顯然很滿意自己的傑作:“您的頭髮很柔軟,非常服貼,留劉海會給人非常溫和的感覺,淡化了咄咄逼人的氣勢,能更加顯得平易近人!”
  篤斯看不出喜怒的附和了一句:“是麼?”
  “那是當然的!”艾瑪繼續不假辭色的大加讚頌:“而且您的膚色白皙,配合這樣的髮型,簡直是宇宙無敵第一瀟灑帥氣的花樣美男子!”
  眾人的心聲:這麼華麗浮誇不切實際的讚美居然能被你說的如此真誠……老闆你熊的!
  
  篤斯花了5分鐘才稍微適應了全新的自己,他慢慢站起來,掏出錢包付了雙倍的價錢。
  艾瑪受寵若驚:“篤先生看來您真的是非常滿意啊!”
  篤斯下意識抄劉海的手頓了頓,微笑道:“你喜歡就好。”
  “我非常喜歡!”艾瑪激動的滿臉通紅:“篤先生下次來染個頭髮吧!這樣會把你襯得更嫩的!我都想好顏色了!”
  小弟們:“……”
  
  篤斯頂著學生頭,一臉淡漠的坐進車裡,身邊的壯漢們正襟危坐,目不斜視。
  “我說。”篤斯突然慢條斯理的開口:“這個髮型怎麼樣?”
  小弟之一擦了擦汗:“非常適合您!”
  篤斯改抱著手臂的姿勢:“像黑社會老大麼。”
  小弟們:“……”
  篤斯挑了挑眉:“你們要快點適應,像我這樣宇宙無敵第一瀟灑帥氣的花樣美男子黑社會老大可是不多的。”
  小弟們:“…………”




  篤斯不能算是真正的黑社會老大,他是做正經生意的人,最多開開賭場酒吧,身邊圍幾個小弟當保鏢,撐排場。
  道上見過他的人不是很多,但只要是人,聽到無敵黑旋風篤斯大人(……)下半身都會抖的跟鵪鶉一樣!
  小弟默默的扭臉看了一眼穿著衛衣人字拖的無敵黑旋風大人……
  
  篤斯低垂著頭,劉海搭在眼皮上,新換的髮型襯的他白皙又柔和,似乎接收到視線的侵擾,篤斯慢慢抬起眼來斜著一挑眉,眾小弟又哆哆嗦嗦的轉回臉去……
  就算是變嫩了,那也是變嫩了的無敵黑旋風大人……TAT
  
  艾瑪被哄著請客去喝酒,每到月底的時候這都是私人老闆必經的一件事,員工們的理由一向非常坦率,一律是:“月底了,沒錢了,所以老闆你要請客!”
  艾瑪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荷包,兩眼一抹黑嚥了嚥口水。
  
  會館門口的小弟們大老遠就看見艾瑪一行浩浩蕩蕩熱熱鬧鬧的湧了過來,有機靈的立馬第一時間向老大彙報:“篤先生,給你剪童花頭的小哥來了。”
  “……”篤斯對於童花頭這一說法不置可否的彎了彎嘴角,他啪的闔上報紙,站起來兩手插兜道:“走,出去溜一圈。”
  身邊有小弟很是為難:“今天北邊莫爺要來場子裡找樂子,他不認識先生您,怕頂撞了。”
  篤斯隨意的擺了擺手:“無妨,我自會對付。”
  
  艾瑪很少來會館這麼高檔的場所,所以今天難得穿了正裝,白襯衫黑馬甲,休閒長褲襯得雙腿筆直修長。
  艾瑪對著廁所鏡子照了半天,轉頭問小牛:“你說我是把劉海抄上去MAN一點呢,還是放下來MAN一點呢?”
  小牛囧囧的看了眼自己老闆,堅定道:“您紮了馬尾的時候最MAN!”
  艾瑪一臉英雄所見略同的表情,哼著歌快速的給自己綁了個馬尾,未了又開始糾結衣領,解了兩顆鈕子,又繫上一顆,煩惱道:“你說,我是解開兩顆帥呢,還是一顆帥呢?”
  小牛很認真的看了一會兒,誠懇道:“老闆,你解開兩顆吧,露著鎖骨比較性感!”
  艾瑪:“……”
  
  於是露著性感鎖骨的艾瑪老闆出現在了眾人面前,篤斯老遠就一眼看見了他,排開眾人慢慢踱了過來。
  艾瑪很興奮,以至於,篤斯到他面前了他都沒注意,直到對面率先揮了揮手,招呼道:“嗨。”
  艾瑪“嘩——”的一下,臉一扭,嘴裡的啤酒直接噴了出來。
  右邊的小牛淡定的抹了一把臉。
  艾瑪:“篤篤篤……篤先生!”
  篤斯微微一笑:“艾先生怎麼來這種地方了。”
  艾瑪眼神心虛的飄忽游移:“來來……來聚會!”他猛的一把拽過旁邊的小牛:“對不對?!咱們是同事聚會對吧?!”
  小牛內心吐槽著你是老闆你說了算你問我幹嗎……一邊非常配合的替老闆解圍:“沒錯,篤先生,咱們只是正當的同事聚會,啥也沒幹!”
  篤斯滿意了:“好好玩,酒水我買單。”說完一揮手,伶俐的侍應生立馬帶著眾人去開大包廂。
  艾瑪對此崇拜的簡直五體投地:“不愧是正宮!氣場實在是太強了!”
  篤斯淡淡一笑:“皇上謬讚,臣妾惶恐。”
  艾瑪:“……”
  
  被尊稱正宮娘娘的篤先生順理成章的留了下來,群臣們戰戰兢兢的跟在後頭開路,結果好巧不巧在走廊上和另一撥的人堵了個對門。
  北城莫爺做的是風月場生意,今兒算是領著手底下們來別家場子找樂子,被堵了自然是不肯先讓路的。
  艾瑪身邊的篤斯小弟頗為恭敬的彎腰詢問自家老大的意思:“篤先生?”
  
  莫爺挑了挑眉,小弟的位置頗為尷尬的夾在艾瑪和篤斯的中間斜後方,他有些吃不準哪個才是地頭蛇,於是對著比較像的那個展顏一笑:“篤先生,久聞大名不如一見啊。”
  艾瑪目瞪口呆的看著對準自己招呼,一身風塵味的男人,剛想擺手說你認錯了,就聽見一旁篤斯開了口:“篤先生,他是誰啊。”說完,還順勢挽過自己手臂,半身傾斜的靠在自己肩上。
  艾瑪:“……”
  莫爺摸了摸下巴:“這位是?”
  篤斯禮貌的輕笑了一下。
  艾瑪瞬間反應過來,一臉嚴肅道:“這是朕的愛妃。”
  莫爺:“……”
  艾瑪演戲演上了癮,指著身後的小弟介紹:“這些是朕的御前侍衛。”
  莫爺:“…………”
  艾瑪指著小牛:“這是大內總管。”
  小牛:“喳!”
  艾瑪滿意的點了點頭,他咳了咳,對著莫爺高深莫測道:“有事起奏,無事退朝。”
  莫爺:“………………”
  
  大包廂燈火輝煌,DJ點著歌,小姐跳著舞,艾瑪喝的臉都紅了,他藉著曖昧的燈光打量身邊的篤斯,越發覺得對方長的清俊完美,抓心撓肺的討他歡喜。
  藉著酒意,艾瑪大著膽子捅了捅篤斯:“你、你說,你是不是,怕、怕那個莫爺啊。”
  篤斯好脾氣的摟住這個醉鬼,意味不明的笑了笑:“為什麼會這麼覺得?”
  “你都不說自己是篤、篤先生。”艾瑪打了個嗝:“他、他以前,欺、欺負你了?”
  “如果我說……”篤斯故意拖長了音調,他看著艾瑪:“他欺負我了,你會不會保護我?”
  艾瑪一聽,立馬坐正了拍胸脯:“有我在!沒人能欺負你!”
  篤斯眨了眨眼:“真的?”
  艾瑪猛點頭,繼續拍胸脯:“有我在!你想欺負誰就欺負誰!”
  篤斯意味深長的笑了笑:“我沒想欺負誰。”他伸手,撩過艾瑪的馬尾在指尖上繞了幾圈,未了輕輕一拽,後者便一個不穩一頭紮進了對方懷裡。
  篤斯湊近了艾瑪耳邊,他打量著對方飽滿小巧的耳垂,然後,低下頭,輕輕的咬了咬。
  
  我沒想欺負誰,就想欺負你來著。

作者有話要說:
不要以為下就結束了啊……還有個END呢……我會加油平坑的TAT


END

  其實按照常理,篤先生並不愛干乘人之危的活兒,但如果是旁的那個勾引,就另當別論了,俗話說,一方主動,那叫□,兩方都有點意思,自然就是和奸了……
  於是準備和奸的篤先生遇到了此生最大的挑戰,那就是,耍酒瘋的艾瑪不是常人的智商能夠HOLD的住的!
  
  艾瑪:“愛妃,朕心裡苦啊!”
  篤斯:“……你苦什麼?”
  艾瑪:“今天有個禿頂的要我幫他剪頭髮!”
  篤斯很好奇:“你怎麼剪的?”
  艾瑪得意道:“我把他後面都剃光了,就留前面一個蓋冒……”
  篤斯:“……”
  
  艾瑪躺在床上,他的小馬甲早就被甩到了一邊,襯衫紐扣解了還剩一個,篤斯並不心急,他擰來熱毛巾給對方擦著身子,好脾氣的聽著對方嘴裡不停的哼哼唧唧。
  “翻個身。”篤斯拍了拍對方腦袋。
  艾瑪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句:“A面還沒唱完呢……B面會卡帶的……”
  篤斯很淡定的勸道:“你可以當自己的是CD機,輪流轉。”
  艾瑪想想有道理,非常爽快的翻了個身,把臉埋在被子裡繼續唱。
  篤斯很順利的脫了對方的襯衫,結果毛巾擦到一半艾瑪就不老實的轉了過來,眯著醉濛濛的眼睛得瑟道:“老子自己轉!嗝……老子是自動的!”
  篤斯:“……”
  
  脫光了褲子的艾瑪似乎有點冷,篤斯在看到對方白色的緊身三角褲時表情很是深沉,他低著頭凝視了很久,直到艾瑪不舒服的動了動。
  “你你你、看看……看什麼?”艾瑪大著舌頭想合攏雙腿,篤斯顯然不準備讓他如願,他空出一隻手抓住艾瑪的大腿根部,拇指沿著內褲隆起的形狀惡劣的壓了壓。
  “這個是什麼?”篤斯問道。
  艾瑪被壓的有些疼,但是控制不住小弟弟在人家淫威下萬分不爭氣,頗有些躍躍欲試呼之欲出的架勢。
  篤斯的手指隔著內褲慢條斯理的揉捏,又問了一遍:“這是什麼?”
  艾瑪委屈萬分,他腦子暈的不行,但也知道這人在欺負自己,只能可憐兮兮的求饒:“不要弄……小雞雞會壞掉的!”
  “他有壞掉麼?”篤斯挑了挑眉,他扯下對方的內褲,下一秒小艾瑪便精神抖擻的跳了出來:“我看他好的很。”
  艾瑪漲紅了臉,他僵在原地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見篤斯看了許久也沒下一步動作,於是大著膽子哼唧了一句:“……你看好久了,這麼好看啊?”
  篤斯愣了愣,半晌輕輕笑了一聲。
  
  艾瑪抓著埋在自己雙腿間的頭髮,柔軟的手感,推也不是,拉也不是,他是真沒想到對方會毫不猶豫的低下頭幫他口/交,甚至有功夫貼著他耳旁說了句是好看,好看的我都想吃了的情話。
  篤斯的技術稱不上多好,但看得出男人非常用心,他含的很深,舌頭若有若無溫柔的打著旋兒,偶爾挑著眉梢觀察艾瑪的表情,微紅的眼角帶著媚意。
  艾瑪頭腦一片空白,臨到□的時候突然胡思亂想道:“這髮型真是剪得好……太適合了……”
  
  篤斯直接吞下了對方的精/水,回頭才發現手指上也噴到了點,他也沒多想,湊在嘴邊舔了個乾淨。
  艾瑪還沒酒醒,痴傻的看他動作,問了句:“好吃麼……?”
  篤斯勾唇一笑:“你也嘗嘗?”說完不等對方反應,捏著下巴就親了上去。
  艾瑪被吻的迷迷糊糊的瞬間才反應過來,乘著接吻間隙嘟囔道:“我兒子孫子都被你給吃了……”
  篤斯哭笑不得,他邊吻著艾瑪邊褪去衣褲,帶著誘哄的語氣低聲道:“那我等下都還給你,好不好?”
  
  就算做足了前戲和潤滑,等到篤斯真正插/進來的時候,艾瑪還是疼的差點抽過去,當然,不好受的肯定不止他一個。
  篤斯深吸一口氣,他額頭隱隱顯出青筋的紋路,語氣還算鎮定:“你放鬆點。”
  艾瑪:“呼……哈……嘶嘶……”
  篤斯:“……有這麼疼?”
  艾瑪:“……就、就跟……呼……生、生……哈……孩子……嘶、似的……”
  篤斯:“……”
  艾瑪疼的有些受不了了,他眼眶都紅了,頗為悲壯道:“你進來吧……好歹先讓一個人爽了再說……要不然太虧了!”
  篤斯抿著唇,明顯有著不做了的意思趨勢,艾瑪急了,一把按住對方想要撤開的臀部抖著聲音道:“都、都到這一步了……不、不能放棄……我、我我唱歌就不疼了!”
  篤斯顯然不信,但還是問了一句:“你唱什麼?”
  艾瑪想了半天,他貌似只會唱一首歌:“……我能唱春天在哪裡麼?”
  篤斯:“……”
  
  當晚,在離離離的高/潮中,篤先生順利達到了本壘,於是在未來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每當篤先生想要求歡時都會頗具深意的貼著艾瑪耳邊說情話:“今晚想唱春天在哪裡麼?”
  艾瑪:“……”
  
  ——————————END!!

作者有話要說:
恩……所以這篇文的名字就叫離離離和欺負你……次奧!!我的節操君……以後再也不敢聽這首兒童歌曲了內牛滿面TAT
還有,這次是真END!!!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3
<<悅愛如斯 by 覆水傾墨 (溫柔忠犬翻譯攻x歡脫純情二貨受) | 首頁 | 最上 | 盟主留步 by 毛醬 (腹黑盟主攻x花痴魔教教主受)>>


comment

歌名就叫:春天在哪裡

LZ可去搜一下,是首兒歌...

春天在哪裡呀 春天在哪裡
春天在那青翠的山林裡
這裡有紅花呀 這裡有綠草
還有那會唱歌的小黃鸝
嘀哩哩哩哩嘀哩哩(離離離離離離離~~~)
嘀哩哩哩哩哩(離離離離離離離~~~)
嘀哩哩哩哩嘀哩哩(離離離離離離離~~~)
嘀哩哩哩哩哩(離離離離離離離~~~)

  1. 2013/04/07(Sun) 08:38:13 |
  2. URL |
  3. NEKO #-
  4. [ 編輯 ]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歌名就叫:春天在哪裡
>
> LZ可去搜一下,是首兒歌...
>
> 春天在哪裡呀 春天在哪裡
> 春天在那青翠的山林裡
> 這裡有紅花呀 這裡有綠草
> 還有那會唱歌的小黃鸝
> 嘀哩哩哩哩嘀哩哩(離離離離離離離~~~)
> 嘀哩哩哩哩哩(離離離離離離離~~~)
> 嘀哩哩哩哩嘀哩哩(離離離離離離離~~~)
> 嘀哩哩哩哩哩(離離離離離離離~~~)

哈 我去找來聽了 XD"
能在別人結婚宴上唱這歌 果然不是普通的二阿 XDDDDD
  1. 2013/04/07(Sun) 09:55:56 |
  2. URL |
  3. yoi #-
  4. [ 編輯 ]

滾床單之歌 ~~~ 離離離離離離離~~~
o(*≧▽≦)ツ┏━┓
  1. 2013/04/10(Wed) 13:49:25 |
  2. URL |
  3. BONC #-
  4. [ 編輯 ]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696-d5074510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