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暗戀未必失戀 by 楠燈魚 (校園短篇 雙向暗戀) :: 2013/04/09(Tue)

文案
這是一個狗血暗戀的故事;
這是一個學校整了一個么蛾子來增進畢業生對母校感情的故事……嗯?
這是一個調戲(霧)接線員的故事……吧【
卻沒想到就算接個電話,上帝還能灑一大盆狗血。

雙向暗戀,短篇HE。

內容標籤:情有獨鍾 天作之合
搜索關鍵字:主角:王平安,周揚 ┃ 配角: ┃ 其它:雙向暗戀,短篇HE



chapter 00

  王平安,性別男,今年20歲,S大勤奮的大二生一枚。為人低調樸素,性子溫和,待人親切,處理事情又有自己的見解,雖然溫和但也有一些固執,而且和別人說話不敢直視對方眼睛,超出10秒臉頰必定泛紅,不限男女。由於王平安這性子,人緣倒也不錯,男生覺得他猶如多年未曾謀面的弟弟,女生覺得他……很受,她們堅定的認為在小受沒有找到自己合適的小攻之前,作為“王平安的娘家人”自然是要好好的疼愛這個小受。
  
  故事的主人公王平安自然是不知道女生們的心思的,他和別的男生不怎麼相同,沒找過女朋友,沒和舍友談過任何關於女生的話題。當宿舍的哥們兒們因為“到底是一班的誰誰誰更可愛還是二班的誰誰更漂亮”意見分歧徵求王平安的意見的時候,王平安總會細想一會兒,說:“一班的誰誰誰可愛,二班的誰誰漂亮。”
  
  ……完全和沒問一樣。
  
  好吧,“可愛”和“漂亮”這兩個詞的意思也壓根不相同。
  
  總而言之在這方面,王平安這人也讓舍友們頗為頭痛。
  
  其實王平安也想和舍友們談論誰誰誰更可愛誰誰更漂亮的問題,但是在他的眼中,他只覺得一個人好看。每次看到他總會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臉色緋紅,很快的把眼神移開卻又不由自主的想要多看幾眼。為此選了和他一樣的選修課,在課堂上偷看幾眼他認真聽課的樣子;看他打籃球看他的女朋友為他遞上擦汗的毛巾遞上水,而王平安就站在場地邊的角落,手上拿著一早就買好的水,握得緊緊的,卻一直都沒敢送出去,最後只能自己喝了,把空瓶子放在宿舍裡面。漸漸地空瓶子越來越多,王平安就把空瓶子都買了廢品,給宿舍採辦了垃圾袋,裝垃圾用,也算環保。
  王平安單相思兩年,對方一直都不知道,他也不打算說。他覺得他說了之後說不定就連平時的默默觀望也會覺得自己真噁心。
  
  他愛上了一個男人。
  
  王平安意識到這點的時候,最開始只是覺得只是自己的一種錯覺,畢竟剛升上大學,自己的性子又有點軟弱,因為是從小地方來所以還有些自卑,肯定會對比自己大了兩屆的學長有好感,而且他的身上還有自己沒有的東西——樂觀,自信,敢於嘗試,富於冒險。過了一學期之後,王平安才覺得真的有點不對勁了,這種“感情”有增無減。後來他留意了宿舍的哥們兒們平時談論女生的話題,談到了“愛情”的時候,王平安的腦子裡面一直是那個人,揮之不去。他才意識到,“哦,原來我喜歡他。”
  
  結果,“轟——”的一下,王平安的臉紅程度到達了史上最高點。
  
  男的男的男的男的我喜歡的人居然是個男的男的男的男的啊!!
  
  為此,王平安懊惱了好幾週,腦子裡面想著“為什麼我喜歡的會是個男的啊”“這真的是喜歡麼”“被爸媽知道了怎麼辦啊會不會打斷我的腿”“被學長知道了絶對會被認為是變態的吧”“他可是有女朋友的啊我是不是電視裡面經常演的那個拆散別人幸福生活的小三兒啊”……一整晚接著一整晚,翻來覆去的睡不著。
  
  但是選修課還是要上的,當看到那個人走進教室的時候,王平安又不爭氣的臉紅了,腦子裡面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同學,請問這個位置有人坐麼?”
  
  正在王平安還在為“真是太不爭氣了怎麼臉又紅了”狠狠地罵自己的時候,耳邊突然出現了一個聲音,他詫異的抬頭,發現他喜歡的那個人正一手指著自己旁邊的座位,一手拿本書,對自己禮貌地笑著。
  
  王平安愣住了,他現在連自己臉紅還是沒臉紅都顧不上了。腦子裡面來來回回就一句——他和我說話了他和我說話了他和我說話了……
  
  “同學?你沒事吧?”那個人略微詫異的看著王平安。
  
  “哦哦哦沒有!我沒事!”王平安急忙回過神,“旁邊沒人,你坐吧。”
  
  說完便連忙回過頭,盯著手中的書本,卻一個字也看不進去。那個人在自己身旁坐下來,翻開書,溫習上一堂課老師講的內容。王平安偷偷瞄了一眼他書本上的字跡,字很大氣很漂亮,然後又掃了一眼字跡書上,在上節課記得歪歪扭扭的筆記……
  
  算了還是不要看了,越看越傷心。
  
  這一堂課,老師在上面滔滔不絶的講著,王平安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
  
  這個小插曲,也算是王平安和這個人在大學中唯一的交集。王平安用鉛筆在書上輕輕地寫下那個人的名字——周揚。然後仔仔細細的看了好久,連忙又用橡皮擦掉,甩甩腦袋,讓自己清醒一點。
  
  王平安啊王平安,他有他的生活,你有你的,不能以一己私慾來破壞別人的生活啊……所以還是和以前一樣默默地看著就好了,總有一天會淡的。
  
  王平安以此來安慰自己暗戀卻又注定失戀的心。
  
  但是大二第二學期一開始,他就再也沒有見到周揚。
  
  周揚比他大了兩屆,按照學校規定,大四生要出去找工作,在學校的機會是越來越少了。王平安嘆了口氣,這以後真的會越來越淡了。
  
  大二的第二學期,課程多且名目繁複,每天在趕課之餘,還要去考各種等級證書,忙的焦頭爛額,王平安也沒有什麼心思胡思亂想了。偏偏在這麼忙的時候,學校還辦了一個服務熱線,專門針對畢業生或者是研究生來傾訴平時苦惱或者是解決一些問題,還有種就是如果畢業的校友有什麼話想留給學弟學妹們,也可以打這個電話,再由接線員做登記之後,在布條上寫好字,掛在校園裡面那棵頗有歷史的大樹上。
  
  最開始這個活動被同學們嘲笑說是“這種和牽紅線沒啥差異的活動會被別的學校恥笑吧?話說我們學校什麼時候開始兼職做月老了?”,然而後來,一個月內,還真的成了一對情侶。
  男的是已經畢業五年的一位校友,由於自己勤奮創業也有了不錯的家底,將近而立之年卻仍然單身。在聽說母校有了這個活動之後,猶豫再三便打了電話,沒有明確說明自己是誰,只是說“我一直都在等你的電話,號碼我從來都沒有換過,我害怕如果有一天你打來的是空號,我錯過了你一次,不想因為我的原因,讓你錯過我。”落款是XX級蘿蔔。
  
  這段狗血且沒有一點文采的話被掛到了樹上,學生們來來往往都能看到,還在津津樂道說是誰啊這麼明目張膽且情深意切的追女生……但是一個月後,才漸漸的知道了,原來這位成功人士在大學一直暗戀一個女生。由於男生當時的髮型特別像蘿蔔須,於是女生給他起外號叫蘿蔔。男生為那個女生付出了很多,那個女生也知道,但是直到畢業都沒有回應他的感情。後來男生開始創業更加忙碌,女生卻留校了。原本這事兒也就這麼過去了,沒想到那個男生是個痴情的種子,他也聽同學說過那女生這幾年也沒男朋友也沒結婚,想了想法子用這招對女生告白。當年的男生已經成了商場精英,女生也成了大學老師。還好沒有物是人非,功夫不負有心人,最終還是修成了正果。
  
  結果這事情在校園內轟動了。
  
  自此之後這個明明是為同學排憂解難的熱線,就成了S大著名的“月老線”,那棵大樹,也成了“月老樹”。
  
  王平安聽說之後也感動的熱淚盈眶,覺得這種情節一般都是出現在小說裡面的,然而現在卻發生在了自己身邊,怎麼能不感動呢?於是當每個學院要從大二大三中抽出幾人,來排班當“月老線”的接線員的時候,王平安自告奮勇地報名了。
  
  導師看到王平安自己來報名的時候,小小的詫異了一把。覺得平常這個溫和的孩子突然這麼熱情,肯定要給他個機會讓他來鍛鍊鍛鍊,就毫不猶豫的給王平安排了個班——每週三晚九點到十一點,兩個小時,十一點一結束正好能在宿管關宿舍門之前回去,而且週四的時候王平安還沒課。
  
  王平安開心地接受了,每週三晚上都坐在學院辦公室裡面等著接電話。
  無奈的是,由於位於周內的晚上,打電話的人很少,要不然就是一個都不打,王平安就拿本書看著打發時間,也還算清閒。

作者有話要說:
也不算是第一次在JJ發文了但是……依舊操作不順啊OJL
這是給阿睡的生賀w 生日快樂=3=
各種渣別嫌棄QAQQ


chapter 01

  文案也說了,這是一個狗血的故事,那麼必然會有它揮灑狗血的地方。
  
  王平安在每週三晚上上完自修,就守在電話前面,寫寫作業,幫老師打表,打發打發時間。偶爾也會有人打電話來,也就是詢問一些現在學校的情況和一些老師,以及當年留校的同學們。突然之間上天倒下來一大盆狗血,這種比中五百萬還難得的事情,全部落在了王平安頭上,是個人都得暈乎一陣子。
  
  此刻王平安的確很暈乎。他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那頭的聲音他聽著有些陌生,但是卻又抑制不住的熟悉,就好像那天上選修課的時候,周揚禮貌地笑著對他說:“同學,請問這個位置有人坐麼?”
  
  王平安覺得自己耳朵出了問題,是不是最近太累了從而出現了幻聽?
  
  “呃……你好,這、這是物電學院的服務電話,請問、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助的麼?”王平安迅速調整了自己的狀態,感覺不能憑藉對方的一個“喂,你好。”三個字來判斷出一個人,而且每個人的聲音也都是有相似之處的所以還不能這麼快的下結論,嗯嗯沒錯就是這樣……
  
  電話那頭有點沉默,院辦的老師都回家了,周圍特別安靜,如果不是王平安聽到了那個人的呼吸聲,他會以為對方已經掛斷電話了。
  
  那種輕聲的呼吸,就好像在他的耳邊一樣……
  
  “你好,這裡是物電學院的服務電話,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助的麼?”
  
  王平安這次說的非常順溜。
  
  “我失戀了。”
  
  電話那頭的人突然說。
  
  那人的語速很快,且有一點類似於終於說出來了的解脫感,有點輕鬆的感覺。王平安倒是愣住了。他嘴巴笨,來自告奮勇的當接線員的時候,老師想必也是考慮了他的情況的,所以才把他排到了人少的時間段先鍛鍊鍛鍊。而且這個接線員的任務也就是接接電話處理處理事情,有人問問題了再去查查資料處理下,很少有人真的會給這熱線打電話做心理安慰的。況且心理安慰不應該給心理輔導室的老師打電話麼?
  
  “……這這這這個……沒沒沒事,還能再找到更好的,別傷心。”
  
  王平安絞盡腦汁終於說出這一句沒有任何技術含量的話。
  
  “嗯。”
  
  電話那頭的人說道,雲淡風輕的感覺。王平安緊張的手心都出了汗,他害怕對方一個想不開就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了也說不定……他記得電視上都這麼演的。
  
  於是他鼓起勇氣又說道:“真的沒事的,她和你分手是她沒眼光,你還能找到更好的……這就當做是上天的一個考驗,你和她沒挺過來說明你們不合適,柳暗花明還又一村呢,往未來看,適合你的肯定還在等著你……”電話那頭沒聲音,他頓了頓,繼續說,“你看看未來多好啊,女朋友沒了還有事業啊,事業也沒了還有爸媽啊,說得再難聽點就算是都沒了但是你還有你自己啊,只要自己有希望就能克服一切困難勇往直前……”
  
  王平安恨不得扇自己一嘴巴,這前言不搭後語的說的都是什麼啊……
  
  沒想到對方的語氣裡面突然帶了些笑,“你不會是害怕我輕生吧?”
  
  有、有這麼明顯麼……王平安不說話了,有點窘。
  
  “我還沒脆弱到這種地步,”電話那頭那人語氣中的笑意愈發的明顯了,“放心吧。”
  王平安的臉紅紅的,被戳中心思有點不好意思。
  
  “沒想到……和你聊天感覺輕鬆多了,謝謝啊。”
  
  “哦哦哦……沒事沒事。”王平安連忙擺了擺手,突然想起這是電話,對方也看不見,便尷尬地把手放下了。
  
  “那,再見了。”
  
  “再見。”
  
  王平安掛了電話,然後把臉埋在臂彎裡面。
  
  剛才那個人的聲音……真像周揚啊。
  
  掛了電話後,王平安的大腦終於趨向正常化。儘管他在學校的這段時間,聽周揚說話的機會很少,基本上只有在選修課或者是籃球場才能聽見,但是他還是清楚地記得周揚的聲音。剛才那個人的聲音和周揚的很像,幾乎就讓王平安以為那個人是周揚了,但是這是物電學院的電話。
  
  當初為了方便查找更好的服務畢業生和研究生,所以是按照院系來劃分的,每個院系依據情況設置熱線,每個院相應的畢業生一般都是打自己院系的熱線的,一是自己院系方便查找資料,二是對自己院系熟悉,所以更有家的感覺。
  
  王平安是物電學院的,而周揚卻是管理學院的。
  
  所以只是聲音比較像而已。王平安有些失望的拍了拍臉頰。
  
  王平安學的是物理專業,每天不是和條條框框的公式打交道,就是去感受一下牛頓的思維,要不然就是在實驗室裡面泡著,日子過得很忙很充實,和知識打交道,不用太多的嘴上交流,對他來言也是好的。平淡的過著每一天,早上起來幫宿舍的哥們兒占位置,中午打飯,下午實驗室,晚上的時候抱著課本去上自修,回來再睡覺,然後又是新的一天。
  
  王平安挺知足,日子也過得樂在其中。
  
  那個人自從那天打過電話之後就再也沒有打過來了,或許是在別的時間段裡面打來,但是接線員不是王平安。王平安只排了一個班,就是週三的那一天。
  
  剛好位於一週的中間,人的心情最莫名最暴躁的時候。
  
  所以當王平安再次接到那個人的電話的時候,那個人的情緒明顯有些暴躁。
  
  “你好,這裡是物電學院服務電話,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助的麼?”
  
  為了確保隱私,所以電話沒有來電顯示,王平安也不知道對方是誰。
  
  “是我。”語氣有點沖。
  
  王平安撓了撓頭,是認識的人……?
  
  “請問你是哪位?有什麼需要幫助的麼?”
  
  其實王平安在心裡面已經有了猜測,說不定這個人真的是周揚。他的心跳慢慢的快了起來。
  
  “我是誰?我是誰?我是誰?!你連我是誰都不知道?你憑什麼否認我做的事情?有你這麼不公平的麼!”
  
  王平安算是聽出來了,這個人語言激動,邏輯不順,明顯不是在說自己而是在說別人,絶對的喝醉了,把王平安當做某個人罵了起來。索性王平安的性子還是很溫和的,在知道對方喝醉了之後,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靜靜地聽他說著。
  
  他遇見過這種情況,還不止一次。宿舍的哥們兒們經常去喝酒,王平安不經常去,就算去了也喝不了多少,倒是經常把喝醉的還能走得人拽回宿舍,不能走的就扛回去。喝的不省人事的,吐他一身,拽著他哭,然後罵。在開始的時候王平安覺得這人簡直不可理喻,但是見的多了也就那樣了,左耳朵進右耳朵出,就當是感悟一下佛家的禪定。等到那吐他一身的哥們兒醒了之後,把自己的襯衫丟給他洗就行了。
  
  王平安深知和喝醉的人講道理純屬給自己找絆子,於是對方說什麼,他都應著,在對方罵的很大聲的時候,王平安還充當被罵的人賠禮道歉認個錯。
  
  他仔細地聽著,再加上自己的猜測,算是得出了個大概的結論。
  
  畢業之後去找工作,從底層開始打基礎慢慢干,明明是自己想出來的點子,卻被冠以了別人的名字。滿肚子氣憤,想要理論,但是上司根本不聽。為自己冤屈,覺得自己太虧了,難道一輩子就只能幹最底層麼?
  
  王平安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卻還是沒有說出來。
  
  按照常理,這個時候都應該安慰安慰對方,說再努力總是會有機會的。但是王平安卻什麼都沒有說,只是聽對方罵著。他心裡有點堵。並不是只要努力就有機會,是金子總會發光的這句話也不完全正確,有些機會只能自己創造,如果一直在埋頭苦幹卻沒有創造機會的話……王平安想到了自己和周揚,他永遠都只是看著周揚,連他們兩人之間可能性的一點點機會都沒有創造出來,他沒有什麼資格給別人講道理。
  
  他和周揚之間,一點點可能性都沒有。

作者有話要說:
其實我是囤稿型的……這其實已經寫完了,慢慢修改慢慢發吧QAQ
還有,WORD2007自我感覺沒有2003好用= =,默認字體是微軟雅黑,前引號和後引號都差不多,但是轉換成宋體的話又有明顯的區別,鄙人實在眼拙OJL 所以如果出現前引號後引號混用的話請諒解QAQ...
因為是宿舍妹子的電腦,再加上無線真的太坑爹,所以會大量使用存稿箱什麼的=L=【默


chapter 02

  至那次那件事情之後,王平安連續幾週都沒有再接到過那個人的電話。他也沒有細想,也不願意再想了。有些事情過去了就過去了,在心裡面好好藏著就行。
  
  可是他這麼想,那個人卻不這麼想。在週三的時候,王平安值班,那個人又打電話過來了。
  
  “喂,你好。”
  
  王平安本來想要把那句說得特別順溜的“物電學院服務電話”說出口,聽到這個聲音之後,他慢慢地回道:“哦……你好。”
  
  “嘿,我以為我又打錯了。”語氣中帶著笑。
  
  “……哦。”王平安不知道接些什麼話了,有點不太明白這個人到底在說什麼。
  
  “我已經給這個電話打了好幾次了,每次都是不同的人接。”
  
  “……”你老給這個電話打電話幹嘛?
  
  “那個,我喝醉那天……謝謝了。”
  
  原來是道謝啊。王平安恍然大悟,“哦,沒事沒事,這個電話本來就是排憂解難用的。”
  
  “嗯。”又有短暫的沉默,“還有,抱歉了。”
  
  “誒?”王平安腦子轉了轉,應該是為喝醉罵人的事情道歉?連忙又擺擺手,說,“不用不用!不用那麼客氣!”
  
  “呵……”電話對面笑了笑,“你是學弟吧?幾級的?”
  
  “11級。你是學長吧?”王平安回答。
  
  “嗯,比你大了幾級,學弟怎麼稱呼?”
  
  “王平安……”王平安老老實實地報上了大名。
  
  “平安平安,你父母一定是期望你平平安安的吧?”
  
  “嗯,平平安安一輩子。”王平安點了點頭,語氣中有著對父母的尊敬感。
  
  電話那頭也沒有再說什麼,王平安鼓足勇氣,試探著問道:“學長你……怎麼稱呼?”
  
  “我啊……”語氣微微上揚,感覺那人是笑著的,“叫我阿猴吧。”
  
  “阿……猴?”
  
  “嗯,猴子的猴。”
  
  “阿猴……是真名麼?”王平安遲疑地問道。
  
  “……噗哈哈哈。”阿猴突然笑了起來,“你聽過有誰的名字叫阿猴的麼?學弟你真是太可愛了哈哈哈哈……”
  
  王平安臉紅了紅,“那你為什麼不說真名呢?”
  
  我都告訴你我叫什麼了你如果不告訴我你叫什麼的話也太不公平了吧……
  
  “平安學弟,學長來給你上一課。”阿猴清了清嗓子,“首先,這是一部電話,而你是接線員,按照你的說法,這是排憂解難的熱線,我有什麼問題都可以給你說,但是我沒有辦法保證你會不會給別人說出去,所以我用‘阿猴’這個名字,也是為了保證個人的隱私。”
  
  “我……”
  
  “還有一點,”阿猴打斷了王平安的話,“我知道你的名字,你卻不知道我的,如果你說出去的話,最起碼我還能保證在學校裡面能找到你,到時候再弄點人身報復什麼的,你也不知道我是誰,物電學院每週三晚上的接線員王平安學弟。”
  
  阿猴的語氣帶著笑,王平安恨得牙癢癢,最終從硬生生地說:“我又不會——”說出去!
  
  “我知道你不會說出去的,學弟。”語氣中收斂了笑,透出一種真摯的感覺。
  
  王平安只說了四個字,就愣住了。這個阿猴怎麼知道他想要說什麼?
  
  “你怎麼知道……我想要說什麼。”王平安奇怪地問。
  
  “嗯……太好猜了吧,學弟你的心思只聽語氣就能聽的出來了啊~”
  
  王平安再度牙癢癢。
  
  自此之後,王平安算是結識了這個據說比他大了不知道幾級的學長。
  
  阿猴只要閒著沒事,週三晚上都會打電話,和王平安聊一聊,有時候就聊聊今天吃什麼,學校食堂的飯是不是越來越難吃了。王平安有時候也會問阿猴一些問題,畢竟阿猴是“前輩”,多比自己在這個學校呆了幾年,請教他的話在某些事情上可以少走些彎路,例如每年兩次的拼人品拼網速腦力手力並用的苦逼事情——選課。
  
  對於所有大學生而言,選課簡直就是及其痛苦的事情。和食堂的飯、宿舍的無線、圖書館的座位並稱為煩惱當代大學生並使其痛不欲生的四件事情之一。在選課這件事情上便可以深切的體會到什麼叫做大難來臨各自飛。
  
  選課,或許叫做“搶課”會更加貼切一些。不僅拼的是網速,更拼的是人品。去早了還沒開放公選,只能數著秒針滴答滴答的計算時間;去晚了先不說進不進得去,就算擠過了其他人輸入學號密碼終於刷新到選課見面的時候,好的課程都被選走了,剩下的就都是學分少且老師變態非常難過的科目。更苦逼的是學校如果是多個校區的話,有些課程還是別的校區的,這就意味著還要坐車去別的校區上課。
  
  臨近選課的時候,王平安一直都很忐忑,他從來都沒有選上過那種學分多且好過的課。唯一的一次就是選了和周揚同樣的課的那次,雖然那課也不怎麼好,不過王平安卻是非常開心的。
  
  不過這次,由於學習任務實在是太重,也想要選一些學分多的且好過的課程。王平安也就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問了問阿猴,卻沒想到阿猴把自己的QQ號碼給他了,給王平安在QQ上進行手把手的輔導,王平安收起忐忑的心思,認真地學著。
  
  學成出師之後,王平安再也不像其他人那樣在電腦面前苦守著來搶課了,搶課第一天的時候就搶到了兩門好課,宿舍的哥們兒知道後毫不客氣的把整個宿舍的搶課任務全部都歸王平安所管。漸漸地王平安學來的搶課大法,整個班都知道了,王平安也沒藏著掖著,誰問他他就告訴誰。再後來他把這事情告訴阿猴的時候,阿猴直說他傻。
  
  “我說你傻不傻啊,自己搶自己的,告訴別人了,等到下次就都把你自己看上的課給搶走了。”阿猴的語氣雖然聽著很埋怨,但是卻和平常一樣,笑著的,沒有什麼責怪的意思。
  
  “哦……對不起。”王平安有些忐忑。
  
  “……你對不起幹什麼?”阿猴反而詫異了。
  
  “沒經過你同意,就把你的方法告訴別人了……對不起。”王平安在電話這頭紅著臉,一臉悔意。
  
  “噗……”阿猴在電話那頭反而語氣中有著些許的笑意,“既然告訴你了那這個方法就和我沒關係了,只是,為什麼告訴別人啊?”
  
  “那別人問了,我就……”王平安試著辯解。
  
  “誰問你你都說啊,如果問你銀行卡密碼你說麼?”
  
  “這個肯定不能說……”王平安頓了頓,“而且這兩個根本就不是同一件事情。”
  
  “……誒算了算了,”阿猴說,“平安學弟啊,你受過別人欺負麼?”
  
  “問這個幹什麼?”王平安皺皺眉。
  
  “哦,沒事,就是隨便問問,不方便回答的話算了。”
  
  “……沒什麼不方便的,”王平安語氣淡淡的,“以前也受過欺負,不過現在也沒了。”王平安稍微笑了一下。
  
  阿猴沉默了一會兒,說:“以後有人欺負你的話給我說一聲吧,別把什麼都憋在自己心裡面。有時候遠水解不了近渴但是還是能聽你抱怨一下的。”
  
  王平安愣了下,然後“哦”了一聲。
  
  王平安以前的確經常受欺負。他本來長得就比較慢,比同齡人略矮一些,而且模樣還挺清秀,平時不太喜歡說話,老師都覺得他挺乖,經常給他委派一些任務。王平安辦事情也穩重一些,頗受老師喜愛,但也遭到同齡人的嫉妒,所以平常所受到的欺負也不少,排擠也不是沒有過,不過王平安也是咬咬牙就過來了。他沒有做錯事情,只是當時不受別人喜歡罷了。
  
  後來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邊的人都巧舌如簧,王平安由於嘴笨也沒法和別人比,也就逐漸地平凡下來了。
  
  所以當他聽到阿猴說的話的時候,感動也不是沒有,在他的心裡面,早已經把阿猴給上升了好幾個地位。
  
  ……就當做是一個和周揚很像的人好了。
  
  王平安在心裡這樣想,雖然這種想法有些卑鄙。

作者有話要說:
存稿箱果然是萌物Q.Q


chapter 03

  自從搶課的方法傳開之後,王平安也算是小小的火了一把。最起碼在自己的學院中再提到“王平安”這個人也沒有誰不認識了。
  
  同級的人都向他討教過搶課的方法,王平安知無不言,於是這次搶課在別的學院都在焦頭爛額之時,王平安所在的物電學院可謂是搶佔了所有好課意氣風發閒得發慌。
  
  別的學院如果向他們討教的話,他們就會體現出團結一心的精神,秉持著“真理都是模糊地、不確切的、只給有緣人知道的”原則,通俗來講也就是說無論你怎麼問我就是不說你能把我咋樣?
  
  非常欠揍。
  
  隨即便有些人看不慣了,暗地裡流言四起。
  
  王平安也不知道這樣的事情發生了,每天也就和平常一樣,上上課寫寫作業,偶爾打工做家教賺賺外快,週三晚上和阿猴打打電話,有時候也會上QQ隨便說上幾句。由於臨近這一學期末,離過年也不遠了,都想有點好的成績,過年親戚問的話也能說得出口。所以當這些流言傳到王平安的耳朵裡面的時候,本來被複習填的滿滿噹噹的腦子,一下子就空了。
  
  本來流言還圍繞著某一學院(自然就是王平安所在的學院)因為擁有無敵搶課法卻不願意告訴其他院的自私行為的痛斥,王平安有些內心忐忑,但是當“這種搶課的方法是管理學院已經畢業的前輩經過無數日夜鑽研出來的為什麼物電學院會知道?”被王平安知道後,他算是徹底的懵了。
  
  這種搶課方法是從管理學院已經畢業的前輩鑽研出來的……
  
  管理學院已經畢業的前輩……
  
  阿猴的聲音那麼耳熟……
  
  周揚!
  
  王平安愣了。
  
  電話正好響起,王平安趕忙接了起來,卻連最開始的說辭都來不及說。
  
  阿猴在王平安接到電話的第一時間就開了口:“平安學弟?”
  
  “……”王平安沒敢接話。
  
  “平安學弟?”阿猴又問道。
  
  “啊啊——”王平安連忙回過神來,“是、是我。”
  
  “平安學弟你沒事吧?”
  
  “沒、沒,怎、怎麼了?”王平安沒來由的緊張。如果真的是的話……如果真的是的話……阿猴就是周揚?
  
  王平安感覺他都能聽見自己的心跳,撲通撲通的作響,連忙用手捂著心口,深呼吸,慢慢地放鬆,試圖不要讓它跳的這麼……大聲。
  
  “平安學弟啊,事情我聽說了……”阿猴慢慢地說。
  
  “……什麼事情?”
  
  “你不用什麼事情都自己憋著的,覺得苦惱的話就給我說說吧。”
  
  “……阿猴,你是哪個學院的?”王平安的大腦一片空白。
  
  “……”阿猴沉默了一下,輕笑了聲,“平安學弟啊,我還以為你會給我說由於你自己把搶課的方法告訴自己學院的人以至於引起其他學院的不滿,為此苦惱憂傷想找個人傾訴下呢。”
  
  “你、你怎麼知道?”王平安詫異道。
  
  “雖然我畢業了但是S大好歹也是我的母校,我自認為人緣還算不錯,所以有什麼事情也還算是知道的清楚。”阿猴頗為無奈地說。
  
  王平安沉默著沒說話。
  
  阿猴也沉默了一下,說:“你為什麼不告訴別的學院的人只給自己學院的人說呢?”
  
  “我……我不認識其他學院的人……”王平安聲音越來越小。
  
  不認識其他學院的人,其他學院的人也不認識他,自然不會有人來問他。
  
  阿猴嘆了口氣:“算了,你也沒做錯,是其他人不說,不是你不說。”
  
  王平安點了點頭,才想起自己點頭對方也看不到,便連忙答應了一聲。
  
  “謝謝你。”王平安說。
  
  “謝我幹什麼?”阿猴笑道。
  
  王平安又不說話了。
  
  “都說了應該是我謝謝你,對了,你是不是考完試了?”
  
  “已經考完了。”王平安答。
  
  “正好,我明天準備回學校看看,平安學弟能當我導遊麼?”阿猴頓了頓,“你應該不會這麼早就回家吧?”
  
  “哦哦哦不會!不會那麼早回家,還要去打工。”王平安回答,“阿猴你……要導遊幹什麼?”你又不是不認識路……
  
  “聽說學校擴建了,想著應該會有很大變化的吧,所以想讓人帶我隨便逛逛。”
  
  “……”你不是人緣好麼為什麼非要找我啊?
  
  “我其實不太想讓以前認識的人看到我,要不然非得被他們拽著請客,非得吃窮我不可。”阿猴痛苦地說。
  
  你就不擔心我會吃窮你麼……
  
  “我相信平安學弟你一定是一個熱心腸的好心人,肯定願意帶我在學校裡面隨便逛逛吧?”
  
  “好吧……”王平安摸了摸鼻梁。只是帶別人逛逛而已,也沒啥。
  
  “那明天早上十點,在那個掛滿佈條的月老樹下見面?”
  
  “好。”王平安點點頭。
  
  “平安學弟你果然很好啊,我對明天的見面很期待。”
  
  “……我也是。”王平安有點無奈。
  
  “那平安學弟能在一會兒幫我去趟管理學院研究生宿舍樓底下找一下我的同學麼?我給他說過了。那個同學要給一個東西,不過他明天凌晨就要回家了,碰不上我,時間有點趕,所以……能拜託一下麼?“
  
  “好,沒問題。”王平安點點頭。
  
  不過感覺……有點不太對勁……
  
  “……誒等等!”王平安有些激動,“你說,管理學院研究生宿舍樓……?”
  
  王平安本來平靜的心跳又一次加速了,他害怕聽到某個答案卻又迫切的希望聽到一個答案。
  
  “恩對,管理學院研究生宿舍樓。”
  
  王平安聽見阿猴在電話裡一字一頓的說,世界安靜的只能聽到對方的聲音和自己逐漸加速的心跳。
  
  “明天要見面我居然忘了自我介紹,”阿猴笑了聲,“我是管理學院的。”
  
  “我叫周揚。”
  
  王平安徹底的懵了。
  
  他忘了自己是怎麼掛斷的電話,怎麼暈暈乎乎的走到了管理學院研究生住宿樓底下,怎麼從周揚的同學手裡面拿到了一個小盒子,怎麼被周揚的同學上下打量,甚至連“原來你就是王平安學弟啊……”這句都聽得不太真切,恍若做夢一般。
  
  王平安今晚上絶對睡不著了。
  
  他在被窩裡面滾來滾去。
  
  平時在言情小說中出現的段落還真的發生在了他的身上,他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該哭一場?電話那頭那個自稱為“阿猴”的人,居然就是周揚!相似的聲音相似的語氣相似的一切,本來他也一直都在懷疑,但是卻始終沒有向對方詢問過。他天真的以為校友只能打自己學院的月老線,但是連個來電顯示都沒有的電話,接線員又怎麼知道對方是不是自己學院的呢?
  
  除了他之外就沒有人會這麼認為了吧?font color='#EeFAE8'>
  
  王平安把頭捂在了被子裡面,只恨地上沒有縫,否則早就鑽了進去。
  
  他本來以為自己和周揚的關係自周揚畢業之後應該就沒有交集了,但是卻沒有想到,竟然通過一部電話再次有了聯繫。這也算是一種……緣分?
  
  王平安的臉蹭的一下紅了,在枕頭上蹭了幾下。
  
  明天就要見面了明天就要見面了……
  
  王平安用手臂摀住眼睛,試圖讓自己安靜下來。他開始回想以前的每一個細節,例如第一次接到周揚的電話的時候,周揚說什麼來著……
  
  ——“我失戀了。”
  
  王平安心一下子就涼了。
  
  他失戀了。
  
  對啊,周揚曾經的女朋友是不是當初和他走得很近的那個漂亮的女生?即使周揚失戀了,以後肯定也會有新的女朋友,肯定會有一個家庭,會有自己的孩子……肯定也不知道自己喜歡他很久了,肯定只把自己當做他的朋友,說不定有幸還能上升為“好朋友”,到時候等到周揚結婚的時候,他還能參加他的婚禮,看著他挽著新娘的手,為她戴上戒指……
  
  而他自己,也就只能在喜宴中鼓鼓掌,眼眶發澀。
  
  王平安覺得有點冷了,明明剛才還是有些熱的。


chapter 04

  果然,王平安一晚上都沒睡好,頭有些暈,太陽穴疼的要命,倒也沒有再多想什麼了。
  
  他站在鏡子前面,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穿著黑色夾克,牛仔褲和運動鞋,如果忽略眼睛下面的眼袋和嚇人的黑眼圈之外,勉強也算21世紀迎著朝陽報效祖國的大好青年一枚。
  
  王平安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拍了拍臉頰,努力使自己看著精神一點。
  
  今天的天氣還算好,和前幾天比,今天出了太陽,陽關打在身上很舒服。儘管風吹個不停,倒也是減少了冬季應該有的肅殺之感。
  
  王平安站在那個月老樹下,看著還有半個小時,果然又開始緊張了起來。心裡開始胡思亂想,例如周揚真的會來麼,不是騙自己的吧?況且學校裡面又不是只有一個叫周揚的……說不定是因為搶課的緣故,其他人的惡作劇?他們應該沒那麼閒吧為了整自己採取這麼迂迴的方法……
  
  而且,周揚拜託自己取的東西現在還在自己這裡……
  
  王平安摸了摸在兜中放的那個還沒他巴掌大的小盒子,握在手裡面剛好能包住。
  
  不知道里面裝的什麼……
  
  時間慢慢走著。王平安覺得有些無聊,便在月老樹下看上面掛的布條的內容。這是他第一次仔細地看布條上寫的內容,什麼祝願母校越來越好什麼祝願XX老師桃李滿天下什麼XX我喜歡你,甚至連失戀的傾訴都有,王平安由於身高問題也就只能把掛的比較低的看一看。
  
  他其實還是覺得有些鬱悶的,由於自己所在的時間段沒有多少人打進來過電話,他從來沒有幫別人掛過這些……王平安在心裡面嘆了口氣,繼續看了起來。
  
  他發現有一條的內容有些不太一樣,上面寫著“希望平安能回應我我喜歡你”。
  
  沒有標點。
  
  王平安注意到它,也就是因為他的名字有“平安”兩個字。這肯定也是誰希望喜歡的人能夠平安吧。但是這個句子,又有點不太通順。
  
  希望平安,能回應我,我喜歡你。
  
  應該是這樣吧?但是主語是誰?這又沒有署名怎麼能讓對方知道這是寫給她的呢?
  
  王平安好奇著把布條翻了過來,然後他愣住了。
  
  布條背面,寫著兩個字,很顯然是署名。
  
  ——阿猴。
  
  “平安學弟?”
  
  聲音在背後響起,王平安慌忙放下布條,然後回頭。
  
  果然是周揚!
  
  差不多一年沒見,周揚有了挺大的變化,和學校中有些不一樣,穿著黑色的風衣,成熟了不少。王平安看周揚對自己笑,他的心跳漸漸地快了起來。
  
  “周周周揚?”
  
  王平安的聲音有些澀,有些發抖。他有點腳軟,這些突如其來的事情簡直是在考驗他的承受能力。
  
  周揚笑著點了點頭。
  
  王平安緊張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抱歉,等很久了吧?”周揚說。
  
  王平安連忙搖了搖頭,身子往後站了站,試圖擋住那個布條。
  
  周揚有些好奇的往王平安身後看去,王平安又往後站了站,卻沒想到差點被樹根給絆倒。
  
  “沒事吧?”周揚扶了他一把。
  
  “沒沒沒沒沒——”王平安連忙擺手,臉一下子就紅了。
  
  周揚放開王平安,說:“你看到了?”
  
  王平安沒反應過來。
  
  周揚伸手指了指那個布條,說:“上面的內容,你看到了?”
  
  王平安站穩,咬了咬嘴唇,低頭,沒說話。
  
  儘管風已經停了,但是那種冬季特有的肅殺的感覺又回來了。
  
  “對不起。”王平安開口,“我……不是故意看到的,就、就是等得有點無聊,隨便的看看……”
  
  他的聲音越來越小。
  
  突然,王平安覺得自己的頭髮被人揉了揉。他抬頭,看見周揚正笑得特別開心。
  
  “平安,你這樣子會讓別人以為我欺負你的……”
  
  “……”王平安看著周揚近在咫尺的臉,有些恍惚。
  
  “那……平安,你能回應我麼?”
  
  你說什麼?
  
  王平安想這麼說,但是他確確實實的聽到了周揚說的話,一個字都不差。
  
  周揚彷彿知道王平安心裡面所想的內容,他放下了手,看著王平安的眼睛,慢慢地說:“平安,你能回應我麼?我喜歡你。”
  
  周揚喜歡我?王平安的大腦有些運轉不靈。
  
  那個布條上的內容寫的明明就是希望對方平安希望對方能夠回應自己的感情……啊?
  
  “希望平安能回應我我喜歡你”……這句,一個標點都沒有。
  
  那如果是——
  
  “希望,平安能回應我,我喜歡你。”……這樣呢?
  
  “你——”王平安除了說這個字之外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周揚的耳根有些紅,不過語氣卻是很堅定。
  
  “在聽說有月老樹和熱線這回事的時候,我就給我們學院的熱線打了電話,掛上了這個布條,想著你應該能看到的吧,卻沒想到你連打聽‘阿猴是誰’都沒做,我就以為我失戀了……”
  
  王平安連忙搖了搖頭。不是他沒打聽,而是他壓根就沒仔細看過月老樹上面掛的布條的內容……
  
  周揚繼續說:“但是我還是有僥倖的心理,心理還是很鬱悶,就給你們學院的熱線打了電話,你接上電話,我就知道是你了……
  
  “喝醉酒那次,我想找人說一下,想到的第一個人就是你,就毫不猶豫的給你打電話了;
  
  “後來我給你說我是阿猴,你一點反應都沒有,我以為我真的是單相思,想要讓你喜歡我,摸到了你值班的時間,我就總給你打電話……
  
  “在得知你不認識其他學院的人之後,我就覺得你也肯定是不會問別人‘阿猴’是誰的,然後就想要找你說明白一些。”
  
  周揚說了這些之後,王平安算是轉過來彎了。
  
  原來他不是單相思,原來周揚喜歡他!
  
  “你……繞這麼大個彎幹什麼?”王平安臉紅紅的,聲音小的不行。
  
  周揚看著王平安,嘴角的笑容越來越明顯,說:“有點害怕。”
  
  害怕在學校裡面我的感覺都是錯的,害怕你知道這件事情之後你會牴觸我,害怕我說出口了連朋友都做不成……
  
  王平安撓了撓臉頰,沒做聲。
  
  周揚慢慢地抱住王平安,看到王平安的耳朵根都紅的不能再紅,勾起了嘴角。
  
  王平安比他低了多半個頭,周揚低頭在他耳邊輕輕說:“你都收下我的禮物了,所以不能反悔啊。”
  
  王平安愣住了,說:“……禮物?什麼禮物?”
  
  他突然想到兜裡面那個小盒子……難道是……
  
  周揚放開王平安,看著他從兜裡面拿出那個盒子,看看自己,是在詢問。
  
  周揚笑著沒說話。
  
  王平安打開盒子,裡面是一對戒指。銀白色的,在太陽光底下閃著光。
  
  周揚拿起其中的一枚,套在王平安的手上,剩下的一枚套在自己的手上,兩個戒指輕輕碰了一下,笑道:“從今以後就是我的人了,別反悔啊。”
  
  王平安紅著臉,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用力地點了點頭。
  
  月老樹下又成一段姻緣。

作者有話要說:
完結了QUQ本來就是短篇=L=
首次嘗試原創耽美,各種渣什麼的QAQ還望阿睡不要嫌棄QAQQQ生日快樂=3=

再過一段時間等到運動會過去了就開古風的坑好了……>///<【滾走
  1. 校園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足下的戀人 by 易修羅 (主人強攻x人前禁慾完美人後忠犬受) | 首頁 | 最上 | 大家都說在一起 by 木不言蹊 (腹黑淡定不要臉攻x潔癖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704-c86ceeee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