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意淫過度 by 齊楚 (高富帥攻x天然呆腦補受 大綱文) :: 2013/04/14(Sun)

大綱文
平凡小受不相信高富帥攻真的喜歡他
然後就自行YY腦補了各式各樣的狗血劇情
因為攻受都沒名字一開始看著挺繞的
不過看下去發現其實是挺萌挺歡樂的一篇 XDDD

文案
→_→一個喜歡意淫的受的故事
很大綱很流水賬
有狗血
相同情節不斷重複

搜索關鍵字:主角:攻,受 ┃ 配角:閨蜜,高富帥 ┃ 其它:大綱文



☆、1.

  受平時小說什麼的看太多了,所以在生活中看到什麼事就會展開豐富的聯想,腦補很多情節,換句話說就是意淫過度。並且很多時候,事情的發展都順應了他腦補的情節,畢竟藝術源於生活嘛。

  比如,曾經有個美女向他告白,說喜歡他想和他交往。那天受頭髮亂糟糟的,三個月沒剪頭髮了,因為前一天晚上通宵看小說所以精神萎靡黑眼圈濃重,受自己都不敢看鏡子裡的自己了,但那個美女卻像看帥哥一樣看著他,怎麼看怎麼感覺詭異。受搜索自己腦海中為數不多的三次元八卦消息,隱隱約約想到了這位美女好像有個高富帥男友,似乎還挺恩愛的,於是受大概知道這位美女要幹嘛了——大概是和男友吵架了什麼的,然後想氣氣自己的男友吧。但是知道歸知道,受還是很配合地接受了美女的告白——當美女的男友其實也算是一次不錯的生活體驗嘛。至於之後的那個高富帥男友吃醋,在看到美女挽着他的手腕的時候給了他一拳,然後在圍觀群眾面前上演你無情你冷酷你無理取鬧的瓊瑤劇什麼的——好吧也算是一次難得的生活體驗。只是——受心裡吐槽,下手真重,還有着瓊瑤式的吵架方式也太神展開了一點吧。

  不過經過這次生活體驗,受倒是收穫了倆朋友——美女和他的高富帥男友。

  然後生活就這樣繼續着,受時不時地聽美女抱怨抱怨她的男友,或是在那個高富帥能盯死人的目光中淡然地抽出被美女挽着的手臂,說你們聊太晚了我該回去了不然寢室要門禁了。

  說起來——受淡淡的憂傷——怎麼感覺自己和美女的關係不是好朋友而是閨蜜呢?

  再然後,受又碰到了一次告白。只不過這次告白的人不是美女,而是帥哥——也就是本故事的攻君了。

  受思索,這人似乎沒有女友,所以……是想氣氣男友?不過比起這個可能性來,那種和人打賭打輸了來找我告白或者來和人打賭看在多少時間能把我拐上床……咳,讓我愛上他什麼的這種可能性更大。

  但無論是哪種可能,受都答應了——也是一次生活體驗啊。再說小說裡一般這種情況,最後都是經過一番虐心虐身情節之後,雙方相愛了——受也是看耽美小說的→_→。

  於是受很配合地接受了攻的各種約會請求,什麼遊樂場海洋公園什麼酒吧夜店,純情的不純情的,受都去過——的確是很不錯的生活體驗啊。

  交往中,受發現,攻有些傲嬌,臉皮也有些厚——似乎有點矛盾,不過卻是事實:攻從不對他說情話,有時候被猜中心思也會否認,但是卻很好意思地把受的東西當做自己的,比如玩受的手機——玩得比受自己還熟練。

  受說,我這個又不是智能機,有什麼好玩的?

  攻頓了下,想了個理由,說:研究舊機型。

  於是當月,受的手機流量超了,受在心裡狠狠地抽了攻一頓,然後默默地訂了一個疊加包。

  不過雖然攻對受那樣的厚臉皮,但某些方面卻是止乎於禮——攻沒有親過受,更不要說上床了,他們的身體接觸也只限於拉手什麼的,摟摟抱抱的話偶爾有,卻更像是勾肩搭背。受鬆口氣,他暫時還不知道怎麼面對那些親密的接觸,不過會臉紅是肯定的吧——極少和人肢體接觸的受如是想——不過被“前美女女友”挽着手的時候怎麼感覺那麼麻木呢?受又走神了。

  “前美女女友”,也就是受的閨蜜知道受在和一個男人交往之後,嘆氣天下的好男人怎麼都去攪基了呢,得到了她高富帥男友的又一次眼刀——難道我不是好男人?

  美女沒理她男友,繼續說,怪不得上次你對我的告白那麼無動於衷呢,原來對女人沒感覺啊,對了,要是你那個男友也和你吵架了,可以來找我,我可以假裝你女友氣他!於是又勾起了高富帥男友的一次不好回憶,欠嘴說道,你也就只能想出這種低智商的點子,然後他們又開始吵了。

  受淡定地看他們吵着,然後看看時間差不多了,說,我待會還有課,先走了,回見。

  而那麼多的約會場所,目前受最喜歡的,是酒吧,因為可以喝雞尾酒——受以前沒有喝過,所以很好奇。他想,希望在自己對雞尾酒失去興趣之前,攻不會說分手。受自己可沒多少錢進酒吧揮霍。

  攻帶受去了幾次酒吧,這次,他們終於遇到了熟人——攻的熟人,受其實不算認識,頂多有點耳聞——什麼校草之一校園風雲人物之一啊之類的人物。

  那個熟人無視了受的存在,對攻說,喲,這次換口味了?

  攻說,你說什麼呢,說話注意點。

  那個熟人似乎喝多了的樣子,有點口無遮攔,說,什麼注意點哪,難道你認真了上心了?

  然後熟人又湊到攻的耳邊說悄悄話:那個賭約你要不要履行得這麼徹底啊?是叫你去告白,交往什麼的湊合湊合就算了,用得着這麼認真麼?

  攻把他推到一邊,說,你喝醉了就快點回去,少在這邊丟人現眼。

  那個熟人就在那裡笑,說誰說我喝醉了。

  受挖挖耳朵,心裡吐槽說,說悄悄話就說的小聲點唄,我都聽到了還叫什麼悄悄話,不過原來是和別人打賭打輸了什麼的來向我告白麼,真沒創意。然後開始損起那個熟人來,嘖嘖,還真是衣冠禽獸,真該讓那些喜歡他的人看看他現在的模樣。

  攻湊過來對受說,他這人一喝醉就胡言亂語,你別在意。

  受說,嗯,我沒什麼好在意的。

  攻說,你生氣了?

  受說,我為什麼要生氣?

  攻想說因為他說我向你告白是因為賭約,但卻說不出口,似乎說出口了就會聽到受說分手。

  於是攻只能說,你沒生氣就好。

  又過了幾個星期,到攻生日了。攻的朋友們給攻開party慶祝。

  受心想,真是老土的設定。大概party上會有什麼高|潮的“神展開”,就是不知道會竄出個未婚妻呢還是撞破賭約然後高調分手……受神遊天外。

  party是在一個酒店大包廂,寬敞明亮。看著那一堆堆的不認識的高富帥白富美,受感覺有些侷促——尼瑪我一個diao絲和這堆真富二代完全是兩個世界的人好麼!他們說的這個這個牌子的裙子那個那個牌子的西褲我一個都沒聽說過好麼!老子只知道阿瑪尼LV普拉達好麼!受內心很不淡定,自己穿著休閒襯衫在一旁默默地吃甜點,眼神略顯哀怨地看著一群群西裝禮服的俊男美女,就連服務員都比自己穿的正常。

  受是一個人到的現場,攻說他要去接一個人,所以就讓受一個人來了。

  於是受很後悔,早知道不來了,很丟人好麼。

  不過即使受內心是怎樣的不平靜,但表面上看還是很淡定的,淡定得都生出一個強大的氣場來沒有人上前搭訕,受自嘲為diao絲氣場。

  不多時,攻來了,和一個美女一起進場。

  受想,這就是傳說中的未婚妻吧,這氣質,真好,不過怎麼看起來比攻年紀大呢?

  攻和美女一起進場,作為主角,自然引來了很多人的矚目,一一寒暄過後,攻帶著美女一起向受走來。

  受覺得自己處的位置真不好,離門太遠了,逃都沒得逃,他想,不是要說分手的事吧,要不要這麼高調啊,一個電話就能解決的事,要不要再那麼多人面前說啊?臥槽難道那個什麼賭約其實是想讓我出醜?

  看著美女在攻耳邊笑着說悄悄話,受想,真親密,和我一起的時候都沒這麼靠得近過,果然賭約就是賭約。受才不承認這些話當中的酸意。

  這麼想著之際,攻已經帶著美女來到了來到受面前。

  受沒說話,沉默地等着審判的來臨。

  美女說:你就是XXX吧?

  受點頭,想,其實你語氣可以不屑一點,這樣才顯得真實。

  美女說,長得比照片上的可愛。

  受無話可說,想,這什麼形容詞,有這麼諷刺人的麼?

  美女又說:看你這麼老實的樣子,我把兒子交給你就放心了。

  受驚嚇到了:兒子?心想,別是攻有了什麼私生子你不要就交給我照顧了吧。

  美女說,怎麼?XX沒有跟你說我是他媽媽麼?

  受心裡罵,臥槽。表面上淡定道,沒有。

  美女對攻嗔怪道,你怎麼沒跟他說?

  攻說:怕跟他說了把他嚇到,今天就不來了。

  美女媽媽貼近攻的耳朵說,難道你還沒把他搞定?

  攻說,我們才到拉小手的階段。

  美女媽媽說,現在年輕人的奔放哪去了?你們都交往三個月了怎麼可能連床都沒上過?

  攻說,他靦腆,我怕嚇到他。

  受聽不下去了,說,你們說悄悄話可不可以小聲點?

  美女媽媽說,不好意思啊,嚇到你了,其實今天這個party的主要目的呢,就是讓我和你見見面,以及把你介紹給XX的朋友們。

  受總結道:見家長和出櫃?

  美女媽媽讚賞道,真聰明。

  受點點頭,瞭然,然後說,那個,剛剛水喝多了,失陪下去趟洗手間?

  美女媽媽一副我知道你緊張的表情,說,去吧。

  然後受就離開了大包廂,很沒骨氣地逃了。

  受很聰明地沒選擇回宿舍,而是去了閨蜜那。

  高富帥很不友善地盯着受,受選擇無視,說,今晚借下你們的沙發。

  美女閨蜜很擔心地問道,怎麼了?有人欺負你?

  受撒謊說,沒有,只是宿舍樓門關了,進不去沒地方睡覺了。

  美女看看牆上才指到九點半的鐘錶,說,那你就呆這吧。

  作者有話要說:→_→又和諧屍吊絲- -

☆、2.

  受躺在沙發上,思考:……前略,所以他那是玩真的?

  輾轉:可是我一直都是在跟他玩假的……

  反側:我要不要和他繼續演下去呢?

  躺平:假戲真做什麼的,也算是最後預期的結果吧,雖然中間過程不一樣了……

  繼續側臥:靠,當初光顧意淫分手場景了,都沒想過假戲真做了怎麼辦。

  繼續輾轉:也不知道我走後那個party怎樣了……

  最後突然坐起:臥槽聽說他生氣了很恐怖的樣子尼瑪我這回是真的失算了!

  然後洩氣般地躺回了沙發:可是真讓他把我介紹給他的朋友那也太……

  想了很多很多,受終於還是沒有睡着。他的手機早在出酒店的時候就被自己關機了,現在更是不想打開。

  無論怎樣,第二天還是要去上課——受是個不逃課的好孩子。

  於是很自然的,就被攻抓到了。

  攻黑着臉,略可怕,路過的行人都紛紛避讓。

  受想,或許自己應該嘗試逃課來體驗一下生活。

  於是受就真的體驗到了,因為攻把他帶走了,上不成課了。受心裡慶幸,還好這節課的老師從來不點名。同時又有些後悔,讓攻對自己的生活習慣那麼瞭解。

  兩人來到一個比較幽靜的沒人的地方,卻沉默着都沒說話。

  攻是生氣不說話,受是有點內疚不敢說話。

  受不敢看攻,低着頭。攻則是盯着受,似乎要盯出朵花來。

  氣氛就這樣僵持着,終於,攻說話了:昨天,你為什麼就那麼走了?

  受說,我肚子疼你信麼?

  攻顯然不信。

  受嘆口氣,心想,反正他都已經生氣了,不如坦白了算了,情況再糟,也不過是分手吧……

  於是受說:其實,你一開始跟我告白的時候,我就當你是玩玩的態度的。

  攻瞪大了眼睛:我是在很認真地和你交往好嗎!你和我在一起的時候到底在想些什麼?!

  受小聲說,在想你什麼時候會和我分手……

  攻都要氣笑了,說,所以都是我一廂情願,你從來都沒喜歡過我是嗎?!

  受心裡吐槽,要不要說那麼狗血的台詞?嘴上說,我不知道……

  攻說,你自己什麼感覺你會不知道?

  受說,我又沒談過戀愛。

  攻說,你不是有過一個女友麼?

  受想了想,才知道攻說的是他的閨蜜,於是說,我只是幫她演戲氣她男友,我這樣的人怎麼可能真的有人看得上。

  攻說,什麼你這樣的人,你是不是還生氣那次那個誰說的賭約的事?攻的口氣不覺地軟了下來。

  受說,不是,其實我也猜過你向我告白是不是因為賭約什麼的,所以猜中了也沒什麼好驚訝的。

  攻有點無語:你平時沒事的時候都在想些什麼?

  受說:看狗血小說……小說裡就有主人公最開始因為賭約交往的情節,然後虐心虐身什麼的……

  攻現在已經不知道要氣什麼了。

  受問道:所以我們現在還……繼續交往麼?

  攻冷笑,當然繼續!按照狗血小說的定律,我們最後是要相愛的,你還沒愛上我,分什麼手!

  受略白痴地問道:所以我們相愛了就分手?

  攻看白痴一樣地看了他一眼,受也意識到這個問題有些白痴,於是換了個問題:那虐心虐身呢?

  攻說,剛剛虐心虐攻了,虐身麼,以後慢慢補上。

  不知道為什麼受感覺菊花一緊。

  受說,沒什麼事的話我先回去上課了?

  攻點點頭,但在受要走的時候拉住了受,親了受一下,說,我媽說都是我之前走純情路線才把你膽子養小了,所以以後我不會只像以前那樣只是拉拉小手了。

  停了幾秒,攻又說,不過,上床的事,我會徵得你的同意的,好了你回去吧。

  然後攻就轉身走掉了。

  受注意到攻的耳朵紅了。但是下一秒,受臉紅了:臥槽我的初吻啊!!!!!還有被他剛剛的話感動到了怎麼辦!!!

  於是接下來的半節課,受都處在走神中……

  之後的交往,攻開始變得強勢了。他去受的宿舍收拾了受的行李,說,我們同居!

  受驚訝地看著他,他說,我說過我們先不做,但沒說先不一起睡啊。

  不過最後他們還是沒有睡在一張床上,先不說攻住的地方有客房,就算沒有,受也不介意睡沙發。

  一開始攻親受的時候,受還會臉紅,時間久了,就由習慣變成麻木了。也是啊,只是碰碰嘴唇而已,又不是舌頭伸進來,純情得連作者本人都不想吐槽了。

  在一個風和日麗的週日,受在睡懶覺,攻有事出去了。

  睡着睡着,受接到了一個電話,是美女閨蜜打來的。閨蜜說:十萬緊急!我看到你家攻和一個女孩子在逛街!那個女孩子還挽着你家攻的手!

  受想了想,說,也許是表姐表妹關係呢。

  閨蜜說:不是啊!我問過我家高富帥了,他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高富帥和攻其實是遠方親戚

  受說:哦,也許是青梅竹馬歸國,陪着熟悉新環境吧。

  閨蜜說:那你怎麼也不緊張一下!他們表現得很親密誒!

  受說:我緊張了他們就不親密了麼?

  閨蜜說:……我不和你說了,再見!

  然後就掛機了。

  然後受就放好手機,繼續睡……

  ……

  好吧,睡不着了。

  受猶豫再三,最後還是給攻打了個電話。

  受說:你在哪?

  攻說:外面。

  受說:哦,那你中午回來麼?

  攻說:不……怎麼了?

  受說:哦,沒什麼,本來是想你回來的話給我帶個外賣的。

  攻說:你還沒起床啊?快起來!……對了,晚上,我大概會很遲回去,所以也不用等我吃完飯了。

  受說:哦,你和你的朋友們在一起?

  攻頓了一下,說:……嗯,挺久沒見了……聚一下。

  受說:哦,那你少喝點酒。

  然後就掛了手機。

  受頭一次有一種被忽略了的失落感。

  接受,收到了閨蜜的短信:啊啊啊啊啊!!!!那個女的親了一下你家的攻啊!!!!

  受回覆:也許只是外國呆久了,習慣改不了。好了你就不要再做跟蹤狂了。

  然後關機,起床,收拾了下,去學校附近的一家休閒書吧待了一天。

☆、3.

  隨後幾天,受有點心不在焉。不過他一向表現得都是一副神遊天外的樣子,所以攻也沒怎麼在意。

  然後又是晴朗的一天,因為沒課,受窩在房子裡玩電腦。

  門鈴響了,受嚇一跳,因為剛剛看完一個視頻,上面狂刷彈幕“開放查水錶!”

  於是受想,難道真的有人來查水錶?

  就這樣想著去開了門,然後發現不是查水錶的。

  受看著面前的美女,思索,是走錯門的還是暗戀者來示威的?

  美女說:你好。請問這裡是XX家麼?

  受問:你是?

  美女說:我是XX的未婚妻XXXX。

  受說:哦,XX小姐啊,那個……XX他不在家,如果你找他的話,下次再來吧。

  美女問道:那您是?

  受說:我是他男友。

  美女的臉色一下子精采了。變換了幾種不同的顏色之後,轉身走了。

  受也懶得和她說再見,關門進屋,心裡罵了一句臥槽。

  然後就沒興緻玩電腦了。

  受腦補了事情經過和結果:

  1,這個未婚妻是那個女的一廂情願的,她自己腦補了花前月下海誓山盟,然後四處宣告自己腦補出來的地位,想讓腦補變成真的;奈何攻他早就心有所屬,經過一番虐心狗血情節,和自己HE了——這種情況一般出現在耽美小說裡。

  2,這個未婚妻是真的,過程略,虐心情節之後,攻和自己HE了——同樣是耽美小說情節。

  3,這個未婚妻是真的,過程略,攻最後和她相愛了結婚了,俊男靚女可喜可賀,自己是他們故事中的炮灰——麥麩言情小說。

  4,這個未婚妻是真的,攻一開始就在騙自己,他們之前吵架了,現在和好了,自己是徹頭徹尾的炮灰——狗血言情小說。

  5,攻和別人的賭約其實是看他能和自己交往多久,現在攻堅持到規定的時間了,所以找了個藉口來甩掉我——BE耽美小說

  ……

  無論哪種假設,受都很不高興。

  他不高興的表現就是,沉默,然後爆發了。

  收拾了點東西,就去美女閨蜜那了。

  閨蜜,就是用來互相攀比男友或者互相講自己男友壞話用的。

  聽了那麼多次美女閨蜜抱怨她高富帥男友的話,這回怎麼著也該輪到受他想閨蜜抱怨了。

  受說:他有一個未婚妻。

  閨蜜說:我就說嘛!上週日那個女的肯定不是你說的什麼青梅竹馬那麼簡單!

  受說:我有點不高興,他騙我。

  閨蜜說:應該的!這種事肯定要吃醋。

  受說:所以這幾天能不能在你們這借住下?

  閨蜜滿口答應:好好好!

  受在閨蜜那躲了幾天,仍舊心煩意亂。

  閨蜜說:要不這樣,我裝你女友,去探探口風?

  受說:高富帥他會殺了我吧。

  閨蜜說:啊!有了!讓高富帥去裝你男友!

  一旁喝水的高富帥噴了。

  受說,這樣有意義麼?

  閨蜜說:當然有啊!如果他還喜歡你,那他肯定會生氣,於是同時也就能報那個什麼未婚妻的仇;如果他不喜歡你,哼,就證明給他看你還是有更帥的男人喜歡的!

  高富帥說:雖然我很高興你承認我帥,但為什麼我要扮演基佬?

  閨蜜說:誰讓整個世界帥哥基本都攪基去了,可信度多高啊。

  受對高富帥說:不好意思,我不該給她發那個什麼經典耽美三百篇的……裡面狗血文太多了。

  高富帥說:不是你的錯,是她自己本身就喜歡狗血情節。上次……帶她回家見父母的時候她自己幻想了很多豪門恩怨棒打鴛鴦什麼的情節,然後在自己的膝蓋上墊了護膝……最後我父母很親切很高興地接待了她。

  受心裡吐槽:原來閨蜜比我還會意淫,還熱衷於行動,怪不得當初會找我“告白”,吵架的時候的台詞是你無情你冷酷你無理取鬧。

  閨蜜笑着說:既然如此,你們就滿足一下我吧。

  受對高富帥說:你找了一個隱藏屬性是鬼畜腹黑的女友,珍重。

  於是乎,他們就那樣答應了。

  但是有個問題——

  受說:他知道高富帥是你男友啊。

  閨蜜說:我們最近正假裝分手。

  受吐槽:你們真無聊這有什麼好玩的。

  高富帥說:她只是在意淫自己被豪門迫害了而已。

  受:……

  其實扮演男友什麼的,工作也很簡單,就是一起吃個飯,一起去個圖書館,分別的時候抱一下,空閒的時候一起出去玩一下。

  閨蜜則是偷偷跟在他們後面,拍照。

  受和高富帥表面上看著,動作是挺親密的,一顰一簇,似乎說著情侶間的情話,但實際上卻聊着不着邊際的話:

  受:我發現我以前對她的認識,太片面了。

  高富帥:你知道就好。

  受:其實你不用這麼配合的。

  高富帥:她會不高興。

  受:戀愛中的人果然是白痴

  高富帥:你呢,還不是一樣和我一起在這裡做白痴的事?

  受:……被你這麼一說,我好像……知道為什麼要躲着他,為什麼感覺不高興了。

  高富帥:為什麼?

  受說:好像……是喜歡上他了……

  高富帥喝水又嗆到:你現在才感覺到?

  平復下來之後,高富帥突然向受勾勾手說:附耳過來。

  受靠過去說:什麼?

  高富帥在他耳邊說:他來了,我先閃了。

  然後受就看到好幾天沒見的攻黑着臉向他走來。

  攻很生氣,說:你和他是怎麼回事,你……

  因為有太多的問題要問,一下子反而不知道該先問哪個了。

  受說:我和他沒什麼。

  攻說:沒什麼你和他靠得那麼近,還一副要親你的樣子?沒什麼那這張照片是怎麼回事!

  攻甩出一張照片。

  受一看,是閨蜜拍的他和高富帥借位接吻的照片。

  受說:這個只是借位。

  攻說:你們借位幹嘛?

  受心裡說,當然是借位拍照了,難道還真親啊。然後解釋道:只是……只是拍下來氣氣你而已。

  攻問:氣我幹嘛?

  受決定豁出去了,說:因為我不高興了我吃醋了!

  攻問:吃什麼醋?我又沒對誰幹嘛,我還吃你的醋了呢剛才!

  受說:那個什麼未婚妻……

  攻說:什麼未婚妻?哦,那個女的啊,我青梅竹馬,我媽她出主意讓她假扮我未婚妻來試探試探你的,誰讓我們的關係進展那麼緩慢。結果你都不等我回來就跑了!你知道我這幾天多着急麼!

  受說:我還聽說……她在街上親你了。

  攻說:……我找那個誰【也就是受的閨蜜】幫忙,讓事情顯得更真實些,看來是她編過頭了。

  攻上前抱住受,說:你不高興,是不是因為喜歡我了?

  受有點不想承認,但還是點了點頭。

  然後攻就抱得更緊了。至於其他一些未解釋的小誤會,兩人都互相喜歡了都互通心意了,還有什麼不能解開的呢。

  後來,攻知道是受的閨蜜耍了他,閨蜜如是解釋道:你要我幫忙騙受,我當然得幫他報復回來,怎麼可以光他吃醋而你只看著他吃醋呢。

  受想,以後得罪誰都不能得罪女人。

  後來,受忍不住好奇問攻,為什麼他媽媽對他們那麼樂觀其成。

  攻說:我媽知道我的性向改不了,所以希望我找個老實的,你很符合她的要求。

  後來,受知道了攻的那個賭約實際的內容——正如他所猜想,攻和別人打賭輸了,找個人告白,交往一段時間。只不過他沒猜到的是,和攻打賭的是攻的媽媽,打賭的方式是打牌,而攻則是,在賭約之前就喜歡受了。

  受問:為什麼?別跟我說一見鍾情啊,我不信的。

  攻說: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到了,注意久了,就喜歡了。

  受說:……你還不如說一見鍾情呢。

  後來,受跟攻吐槽說,為什麼我在你身上腦補的狗血情節都和實際情況有出入呢。

  攻說:不是所有小說的套路都是一樣的,你總得允許創新對吧。

  受補充道:也許是我看的範圍還不夠廣。

  攻無奈道:也許是你排列組合沒學好,情節沒組合全。

  受說:你說的也有道理。

  攻:……

  後來,他們終於不再是純情的親親而是唇舌的交流,不再只是摟摟抱抱還有本能驅使的撫摸,不再躺在床上只是單純睡覺還有睡前的出汗運動。

  其實……也不是多久以後的事……只是幸福的生活讓兩人覺得,彷彿已經在一起很久很久了,以後還會在一起更久更久……

  -正文完-

☆、番外1-初H

  攻和受互通心意之後,就想著一件事了——如何把受拐上床。

  所以那幾天,攻盯着受的眼神,就像狼盯着羊。

  受被他看得很恐慌,雖然心裡猜到攻想幹嘛,但是他還沒做好心裡準備呢,所以是不會主動跟攻提起這個話題的。

  受不主動不見得攻不會主動。

  這天晚上,攻和受提議說:我們一起看電影吧。

  受說:好啊,最近有什麼好看的上映麼?

  攻說:……我們,在電腦上看……碟子。

  受說:哦。什麼片啊?

  攻說:動作片。

  於是他們就一起看起了片子。看著看著,受發現這不僅是一部動作片,而且還是一部沒有女主角的動作片,而且是一部一直在動作台詞只有重複幾句的動作片。

  受問:……為什麼是日本的?

  攻說:歐美的太重口,怕嚇到你。

  受腹誹:我已經被你嚇到了。

  攻又說:你有感覺了麼?

  受搖頭。

  攻欺身過去,親了一下受,說:這樣呢?

  受還是搖頭。

  攻用舌頭伸入交流,把受弄得氣喘吁吁,問:現在呢?

  受不搖頭了,卻也沒有點頭。

  攻把受壓到在床上,一直受伸進受的衣服裡撫摸,另一隻則撫上某處,輕輕揉捏。

  攻笑道:還不承認?都那麼硬了。

  受喘氣,卻不回答,彷彿砧板上的魚任人宰割,卻也沒有掙扎的想法衝動。

  攻也不急着要他回答,夜很長,有的是時間耕耘……

  ……

  於是他們的初次,還是很和諧美好的。

☆、番外2-又一次狗血情節

  還是受獨自一人在屋子裡玩電腦,門鈴響了,開門,是一個穿著打扮都很漂亮表情卻略桀驁的美女。

  受思考:排除未婚妻的可能,難道是表姐表妹之類的來考察?

  卻不想那個女人開口就是:你是XX包養的那個誰麼?我是他的女友。

  受心裡罵臥槽,然後一句話沒說關了門。

  門鈴又響,受開門,女人說:你怎麼這麼沒教養!

  受換上一副笑容,道:您好,請進,請坐,請問要喝些什麼麼?

  女人勉強接受道:那就紅茶吧。

  受說:不好意思,只有白水,我去給您倒,稍等。

  然後就溜進了廚房,女人火沒處發。

  受給閨蜜打了個電話,讓她過來救場……好吧,讓她過來一起演狗血劇。他們在電話裡這樣那樣密謀了一番,受終於端着一杯白水出去給那個女人了。

  於是他們就那樣坐著,期間女人不斷“不經意地”提起自己和攻的“婚約”什麼的,還不斷地暗示攻打算和她結婚,你識相的話就快點滾吧。

  受認真地聽著,心想,這大概又是一個自我意識過剩的女人吧,太符合出現一個假冒的女友然後攻受二人產生誤會虐心虐身的耽美情節了。

  不多久,門鈴響了,閨蜜來了。

  受去開門,然後閨蜜還沒進門就說道:你怎麼還纏着他?真不要臉!不知道我們快結婚了麼!

  然後閨蜜就自顧自地進門了。

  看到在沙發上坐著的自稱未婚妻的女人,閨蜜皺眉道:你是誰?

  女人道:我是XX的女友,你又是誰?

  受適時在一旁補充道:她是XX的未婚妻。

  女人的臉頓時變得難看了:未婚妻?

  閨蜜甜蜜地說道:是啊,而且我們馬上就要結婚了,他還說要帶我去馬爾代夫度蜜月……啊對了,我已經有了他的小寶寶,你要看化驗單麼?

  說著閨蜜就翻起包來:看,兩個月了哦~

  閨蜜自覺將男主角換成高富帥男友,表演起來沒有任何違和感。

  女人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尖聲道:不要臉!然後好像就要伸手打閨蜜。

  受伸手擋了一下,女人氣結,用另一隻空閒的受扇了礙事的受一巴掌,然後氣呼呼走了。

  受摀住被打了的右臉,對閨蜜說:好像玩脫了?

  閨蜜說:你還笑?!快看看臉怎麼樣了!天哪,都抓傷了!我去拿冰塊!對了要不要去醫院打破傷風的針?

  受說,沒事,敷一會好了。話說,你懷孕了?

  閨蜜甜蜜道:是啊,兩個月了。

  受想,好險好險,差點就變成毆打孕婦這種爛俗情節了。

  這時候攻帶著他媽媽回來了,看到受捂着臉,問道怎麼了。

  於是閨蜜就把剛剛的事添油加醋地說了一下。

  攻聽了很生氣,攻的媽媽聽了也有點不高興,說道:看來是X家的女兒,生意上有點來往,而且他們一直想把女兒嫁給XX,上次兩家人一起吃飯,他女兒就一直盯着XX看……好了這件事交給我就行了,哼,敢欺負我兒媳婦!

  受想:難道要發展為商戰情節了麼?

  閨蜜眼睛發光:哦!最喜歡的豪門恩怨!

  攻則是小心呵護受的臉:還疼麼。

  ……

  至於後來結局到底怎樣了——受聽說攻在一次宴會上狠狠地駁了那個X家一次臉,以及,因為差點“毆打孕婦”,那一家子被閨蜜的高富帥男友一家很不待見。

  受也不多做評論,繼續看他的狗血小說去了。

  作者有話要說:全文完。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淘寶情趣記事 by 欲曉 (大灰狼學長攻x小白兔學弟受) | 首頁 | 最上 | 一個天氣很不錯的上午的街邊咖啡館 by 優秀青年小阿力力/世界人民的114君>>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715-3b5f64f3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