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玖里荷花香滿夏 by 寂靜清和 :: 2013/04/23(Tue)

最近太忙了沒時間看新文 (ノω・、)
這篇是之前【壹贰叁肆】数字短篇系列的文 先貼著

文案
蘇東坡說過:“吾心安處,便是吾鄉。”
不管孩子走到了哪裡,走了多遠,不要忘記那個從小生長過的故鄉。
那裡有兒時的歌謡,媽媽的味道,還有我們最初的夢想……
寫給伊布同學的鄉土小清新短篇。
這文本來準備一章完結,但是越寫越High最後不得不分寫成了四章。
風格依舊,平淡溫馨又甜甜。

內容標籤:花季雨季 青梅竹馬
搜索關鍵字:主角:黎滿,夏玖 ┃ 配角:外婆,母親,清大嬸 ┃ 其它:寂靜清和短篇



  ☆、Ⅰ

  “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向臉兩邊開。亂入池中看不見,聞歌始覺有人來……”

  少年清脆的聲線從藕荷深處清亮的傳了出來。伴隨着竹篙插入水塘裡攪起的水聲,和不知從哪兒飛來輕點水面又飛遠的鷗鷺戲水的聲響。

  小小的木船搖搖晃晃的從碩大的荷葉叢裡緩緩的飄了出來。

  一個穿著短袖白襯衫的十一二歲白淨的男孩子正拿着本書朗聲唸著,他安逸的坐在木船的前端,他面對面站着的,是一個瘦瘦高高的男孩,皮膚黑些,穿著件黑色背心,米色的齊膝的中褲,還帶著頂碩大的大草帽,正哼哧哼哧的擺弄着一個兩米多長的竹槁。孩子個頭不大,但是把船行駛的又穩又快。

  “小九,那是什麼詩真好聽。”划船的男孩子朗聲問。

  “是講荷花的詞。叫做《採蓮曲》”坐著的小男孩眯起了眼睛。

  夏日裡的陽光刺眼,他拿手遮了遮,就把身邊的大草帽也給帶上。小小的臉映在大大的帽沿下變成了小小的白白的一顆。

  “你念的真好聽,是誰寫的我以前怎麼沒聽過,李白還是杜甫?”男孩嘻嘻哈哈的笑着,路出雪白健康的大白牙。

  “不是李白也不會杜甫,是王昌齡寫的。滿滿,你又沒好好唸書是不是?”小九扶着帽檐抬頭看人,有些小小的生氣:“你媽說啦,你語文又沒考好,這是必須要背的課文,你得記住呀。”

  “知道知道啦。那你念我跟着你念,你教我我一定記得住。”黎滿騰出手來拍拍胸脯,一臉的篤定。

  “那好吧。”夏玖點點頭,把書一合,朗聲道:“荷葉羅裙一色裁,”

  ——“荷葉羅裙一色裁,”

  ——“芙蓉向臉兩邊開。”

  ——“芙蓉向臉兩邊開。”

  ——“亂入池中看不見,聞歌始覺有人來。”

  ——“亂入池中看不見,聞歌始覺有人來。”

  “記住了嘛?”夏玖帶著黎滿念了一遍。

  那人只是搖頭:“唔,忘了。”

  夏玖皺眉指了指他們身邊的開的正好的荷花道:“說的就是咱們的荷塘嘛,荷葉像裙子,荷花像笑臉,我們的小船在荷花池裡飄呀飄的外人看不見,然後聽到我們的聲音才知道我們在裡頭。明白?”夏玖有些着急。

  黎滿趕忙點頭說:“啊,知道了知道了,第一句什麼來着:荷葉裙子……”

  “荷葉羅裙一色裁。”

  “對的。荷葉……”黎滿正皺着眉逼自己背詩呢,突然看到了什麼,眼睛一亮:“小九,你看那邊!”

  “啊!好大的蓮蓬!”孩子就是孩子,天大地大沒有好吃的好玩的大。夏玖見到荷葉叢裡好大的一個大蓮蓬,落敗的花瓣還有一兩片掛在上頭,非常的新鮮,一定好吃。

  “往那裡滑,往那裡滑——”夏玖興奮的把手裡的書放在一邊,人都往那個方向傾斜了過去。

  “彆著急,我這就過去了,你抓穩坐穩了呀。”黎滿吆喝一聲,木槁插入水中小船兒俐落的換了個方向,朝着那朵蓮蓬劃了過去。

  “哇塞,真大,這是最大的一個!”夏玖輕輕的嘆道,摘了下來,和木船上已經小山一樣的蓮蓬一比較。

  “小九你看,那邊還有兩隻野鴨子。”黎滿突然小聲的指向藕荷深處。

  “好像是,是你家養的嗎?這邊的荷塘都是你們家的吧。”

  “應該不是,噓,我去抓一隻過來,小九你暫時呆在船上喲,別怕,我馬上就回來。”

  “哎——你別下去,危險。或許是清大嬸家的鴨子跑過來了。”夏玖着急去抓人,黎滿把竹篙橫放在船上,已經跳下了水塘,噗通一聲,只露出一小節肩膀。

  “晚上讓我媽做燉野鴨子給你吃,我媽做的可好吃了,啊,還有冰糖蓮子。乖乖在那裡別亂動喲,我馬上就回來……”

  ……

  =========================

  “噗嗤——”夏玖笑了起來。

  記憶裡那個穿著黑背心,唸書總是不好,在夏天帶他在荷花池裡摘蓮蓬逮野鴨的小男孩已經變成小少年的模樣。身上是健康的小麥色皮膚,聲音粗獷穩重,看起來大大咧咧的,其實還是和小時候一樣不愛唸書,但是一直很照顧自己。

  只是,越長大就越愛逗他玩。

  “你站在我家門口傻笑什麼呢。”身後一個聲音響起。夏玖一轉身就見到一個大大笑臉。“讓我算算,才兩個禮拜沒見,就想我了?”

  夏玖把手上的一大籃子的蔬菜塞給黎滿道:“誰想你呢,我外婆讓我拿來的蔬菜。吶,這個青菜和西紅柿剛剛才摘下來的,新鮮的很。我走了呀。”

  夏玖被黎滿說的不好意思,轉身要走。

  手就被牽住了。

  “人都來了,回去幹嘛,晚上在我家吃飯。今天吃你愛吃的鯽魚煲。”黎滿一手拎着蔬菜,一手牽着夏玖進了家門,在樓下就吼着:“媽,夏玖來了,晚上在家裡吃法。”

  “喂,你幹嘛呢,多麻煩阿姨呀。”夏玖掙脫的要走。

  “魚是我早上釣來的,我家荷塘的鯽魚喲,你確定不要吃?”黎滿探頭眯着眼睛勾他。

  “唔……無功不受祿。”離得好近,黎滿的分明的眼睛盯的他很不好意思。

  “你們這些讀書人呀,賬都不會算,你看,我弟這個學期語文數學都考了雙百分,可都是你教的好。我媽說了,我已經是讀書無望,還好你把我弟弟輔導的好,所以你是大恩人。彬彬去同學家裡玩了,他也想你。”黎滿刮了刮夏玖的鼻子。

  黎媽媽也下樓了。

  “喲,是小九呀,考試考完了?上回聽你媽說鎮上學校裡飯菜都不行,考試很費腦子吧。滿滿今天一大早就跑去弄了一盆大魚回來,就知道你今天要回來。”夏媽媽樂呵呵的,看到黎滿手上的一大籃蔬菜就皺眉頭:“哎呀,怎麼又那麼客氣。”

  “外婆讓我送來的。我聽說彬彬這次考試考的特別好?真好。”夏玖笑眯眯的。

  “可不是嘛,還好有你教他呀,如果彬彬像大的這樣不爭氣,他爸真要被氣死了還要埋怨我沒教好他們。你看小時候也是你教的滿滿,可惜這孩子一天到晚就知道到處玩,也不學好。”黎媽媽恨鐵不成鋼。

  “不是的,黎滿他擅長做別的。”夏玖有些着急的幫黎滿說話,

  但是當事人一點感覺都沒有,已經拉著夏玖去了廚房了。

  “媽,我幫你去殺魚。”

  “你拉小九去幹嗎,小九去樓上看電視去,開了空調樓下熱。”黎媽媽喊人上樓。

  黎滿不樂意了。“哎呀,媽你別管了,去看電視去,我把菜洗好了再來叫你。”

  “等會兒你去把彬彬喊回來,這兩天他玩的都沒邊了天天去同學家裡打遊戲,你讓他回來收收心,多和小九學學。”媽媽不免念叨。

  廚房裡,夏玖在看大盆子裡好大一條草魚。和幾條小鯽魚。

  “嘿嘿,大吧,今天手氣好,一上午釣了一大筐,剩下的賣給魚販子了,挑了最大的草魚做酥魚吃,晚上然我爸來做,小的給你煲魚湯。”黎滿從冰箱裡拿了碗剝好的蓮子遞給夏玖。“吶,都去了蓮心的,解解暑,剛在日頭底下曬着很熱吧。”

  “唔,不熱。真好吃。”夏玖邊吃新鮮蓮子邊看著魚,看到黎滿套上圍裙走過來說:“站的遠些,他們到處撲騰。”

  “好。”夏玖站的遠了點,看黎滿的動作麻利的用刀背敲了敲魚的腦袋,草魚就乖乖的不動了,然後破肚取出內臟和魚泡,清洗了魚鰓又過了水,就放在砧板上“篤篤篤——”的麻利的先切橫着分成兩半,一半帶背刺,一半不帶,再切成差不多大小魚塊。

  瀝乾在一處。

  “怎麼,不吃了?”黎滿抽空看了看夏玖,那人呆呆的站在那裡,也不動,淨盯着自己手上的動作看了。“哦,你等等,還有這個,我給忘了。”

  說完又去冰箱裡拿了一個盒子來,遞給夏玖:“藕粉糕。凍了吃起來特別爽。”

  “不用不用,等會兒還吃飯呢,都要被你喂成豬了。”夏玖搖搖頭,甜甜的一笑把蓮子塞了一顆進黎滿的嘴裡。

  “哪有,看你瘦的,你們讀書人怎麼怎麼都吃不胖,你看看還那麼白。”夏玖拿着濕噠噠的手刮刮夏玖的鼻子。

  “我從小就這樣,我媽說我像我爸,我沒見過他,我也不知道。”夏玖拍掉黎滿的手。“對啦,你考試怎麼樣了?”

  “就那樣。”

  “什麼叫就那樣,你們技校應該專業方面考的比較多吧,又不是書本上的知識,你不是最擅長那些?”夏玖問。

  “所以就這樣呀,你知道我最擅長搞那些了,都是小case啦。啊——”黎滿張嘴,一手在殺鯽魚,一側頭,夏玖手上的蓮子剛好丟進去。“你呢。這兩天有什麼好玩的?”

  “沒啦,學校裡就是不停的上課考試,好多暑假作業。也不知道要做到什麼時候。很無聊的。”

  “昨天李靜先回來了,他說你又考了年級前十名,名字貼在牆上可拉風了,真厲害。還說又有姑娘和你表白了?”黎滿一個八卦的表情。

  “除了考試我也不會別的。”

  “那姑娘呢?”黎滿問。

  “幹嘛,你管我?”夏玖用手指攪攪碗裡的鏈子,發出叮叮咚咚的聲響。

  黎滿沒說話,魚殺了一半也不動了。

  好久才嘆了口氣說:“好了,就看你傻兮兮的就知道吃,我怕你被人家欺負。”然後就轉頭專心殺魚去了。

  “九九哥哥。”彬彬回來了。在廚房門口探着腦袋甜甜的喊人。

  “去吧,和彬彬去樓上看電視去。他前幾天發了成績單就喊着要給你看。他要得瑟老半天。”黎滿趕人了。

  “九九哥哥,我在樓上等你呀,這裡熱死啦。”彬彬跑上樓吹空調了。

  黎滿洗了手把那盆藕粉糕帶給夏玖:“拿上去吃。”

  “我沒答應她。”夏玖看看藕粉糕低頭嘟囔了一句。

  “啊?”黎滿開了水龍頭在沖水。沒聽清,夏玖搖搖頭,跑進了在他耳邊喊:“我拒絶人家了,那姑娘哭天哭地的,開心了?”

  黎滿轉頭看。

  嘩嘩的水流聲映着兩個人都有些紅的臉蛋。

  “傷人家心可不好。”黎滿明明是在笑的。“上去吧彬彬等急了又要吼了。”

  “哦。”夏玖樂呵呵的上樓了,黎滿也傻兮兮的忙手上的事情了。

  晚上吃飯的時候彬彬嘰嘰呱呱的說著學校裡的事。黎爸爸和黎媽媽不停給夏玖夾菜吃:“小九明年就要高考了吧,我們村子裡這麼多年就數你最會讀書。想好以後要考哪個學校了嗎?要去大點的城市看看,我們這個小村子裡出的讀書人真不多。”

  “我還沒想好。”夏玖撓撓腦袋。看看黎滿,那人也認真的聽著。

  “好了,我們小九將來要考清華北大呢。去北京,大城市,只是以後可別出去了就不回來了呀,這裡我們村子現在也越來越好了,你看我們家的荷塘,這些年的蓮子和藕買的價錢都不錯的。現在已經不像以前了,是好山好水好風光。”黎爸爸喝着啤酒拍拍彬彬的腦袋:“以後這荷塘留給你哥哥,你得靠自己去唸書以後去做辦公室好不好?”

  “我不要,我不要走,我要和媽媽在一起。”彬彬不高興了,直搖頭,要媽媽抱。

  “都幾歲了還不害臊。”黎媽媽撓撓彬彬的頭。

  黎滿給夏玖夾了好大一塊魚肚子的肉。“誰說以後我要管荷塘的,以後我出去賺錢,讓彬彬在家裡陪爸媽。”

  “喲,就你喲。”黎爸爸搖頭。

  夏玖看嘀咕的說了句:“黎滿很厲害的。”

  每次他只會這麼說一句維護黎滿。

  對別人沒什麼用,但是對黎滿很受用。

  黎滿嘿嘿的笑,像是聽到了多大表揚一樣:“爸媽,你們別埋汰我了,你看,我們的小狀元都說我厲害呢。”

  “什麼小狀元呀。”夏玖不好意思。在桌子下踢黎滿的腳。

  “嘿嘿。”黎滿縮縮脖子,把一塊青菜給弟弟故意的:“多吃素菜,別挑食,不然和小豆芽一樣的長不大!”

  “媽媽……”總是在家裡受寵的弟弟也就只有他哥敢欺負他了。

  吃好飯,夏玖和黎滿一起洗碗,彬彬去看電視去了。

  “等會兒我送你回去。”黎滿說。

  “不要啦,就幾步路,我會掉到水塘裡去還是會被狼給叼走哦?”夏玖總覺得黎滿把他當小孩子看,不滿的嘟嘟嘴:“還有,不許說什麼小狀元,你這是給我壓力。到時候我考不好,都是你害的。”

  “好,不說小狀元了。”

  黎滿把晚上沒做的幾條小鯽魚放在厚塑料袋裏,舀上水。

  “這魚不要了,給彬彬吃。”夏玖不好意思。

  “他怎麼吃都那樣,不用給他。”黎滿說完就出了廚房,朝樓上喊了句:“我去送小九。”

  “那你們留着自己吃啦,不要都給我。”

  “明天我再去釣就好了,又不麻煩。走啦。”夏玖拿了包,黎滿隨意的就牽起夏玖的手。就像他們小時候那樣,那麼順手,也不肯放。

  “哪裡不麻煩。”夏玖嘟嘟囔囔的拿了自己的包跟着黎滿回去了。

  樓上聽到彬彬的喊聲:“哥哥,家裡赤豆雪糕吃完了,回來幫我帶幾隻呀。”

  “要吃自己去買。”黎滿就知道自己弟弟犯懶了。

  “不要嘛,人家要在玩遊戲。”彬彬耍賴。

  黎滿已經在關家門了。

  “你對彬彬總是那麼凶,他是你弟弟,你得讓着他。”回去的路上,村子裡好多人在外頭乘涼。

  見到兩個人都打招呼。

  小孩子都喜歡黎滿,黎滿從小就是孩子王,村子裡哪個孩子的玩具壞了,電腦壞了,自行車壞了他都能修。一路上見他對別家孩子都很友好,夏玖不免多說一句。

  “那小鬼被寵壞掉了。你看他就考了一次雙百分,爸媽就隨便他玩電腦,他現在每天不是看電視就是都盯着電腦玩呀玩。”黎滿抱怨。

  “現在小孩都愛玩遊戲,不像我們小時候,都沒有什麼好玩的。”

  “有的呀,小時候你不是都跟着我在荷塘裡抓泥鰍玩泥巴的?”

  “哈哈,是的是的,對了,我今天還想起來一件事,你記不記得我們小時候,你去荷塘裡抓了好大一隻鴨子。我們以為是野生的,回家殺了說要阿姨做老鴨煲的,結果那鴨子是隔壁清大嬸家的,最後清大嬸發飆,賠了好多錢才了事。”夏玖甩着兩個人拉著的手,一下一下的,自由自在。

  “哦,你還記得呀,清大嬸好凶悍,後來我小半年見到她都繞道。”

  “誰讓你把人家養了大半年的鴨子給吃了,人家是要給兒子高考補腦子的。”夏玖想起來也想笑。

  “你說大牛哥呀,他不是讀書的料,他媽還是逼他考大學,我覺得他挺可憐的。大牛哥哥有你一半聰明後來也不會復讀了一年還是讀了大專。還有不許說我喲,那鴨子都是你吃的,你還說好吃的不得了。”黎滿捏捏夏玖的鼻子,“是你說要吃鴨子我才去抓的。”

  “啊?明明是你自己要去的,我怎麼都勸不住好不好!”夏玖反駁。他記性可好了,怎麼可能會忘記,還有那晚上他們吃了頓老鴨煲結果黎滿被清大嬸滿村子追着跑的模樣都歷歷在目。

  黎滿才不肯乖乖認賬:“不可能,從小到大我什麼不聽你的?你不讓我去我肯定沒去。”還說的言之鑿鑿好像真的就這麼一回事。

  “那我從小教了你多少功課,你什麼時候聽進去過。”夏玖擺事實。

  “你也說了嘛,我別的地方很厲害呀。你會唸書就好了,我會得會幹別的。你等等——”兩個人路過小賣部,黎滿買了兩隻雪糕來。

  “香草味巧克力的。”

  兩人就邊吃雪糕邊走路。看到路邊的螢火蟲,黎滿還會故意的去踩兩腳,非弄的小蟲子到處飛才好。

  “明年你就要高考了。小九,你想好去哪裡了嗎?”黎滿吃完雪糕,咬着雪糕棒,一抖一抖的。

  “我其實……不想去念大學。”夏玖突然不走了。低頭看著黑黑的鄉間小道。

  “啊?”黎滿以為自己聽錯了。

  “你知道我家的。那時候我爸爸就是離開村子要去大城市闖闖,走了一年就回來和我媽離婚了。外面不一定好。人都要變壞的。”

  黎滿也停了下來。

  兩個人都不說話,只有袋子裡的魚蹦了幾下,發出噼裡啪啦的聲響。

  “大傻瓜。”黎滿低低的罵了一句。

  夏玖只覺得身子一晃,胸口就和黎滿的胸口貼在一起了。

  “黎滿……”

  “別胡思亂想,好好唸書,別的都不用你操心。以後會很好的,你不會變成你爸爸那樣,相信我。”

  有人輕輕的在夏玖的耳邊親昵的寬慰着。

  兩個人抱在一起,貼的那麼近。

  ……

  耳邊的蟬鳴和蛙叫聲,統統都聽不見了,只能聽到一下一下的心跳聲,和兩個人的混雜在一起的呼吸聲。

  他們的頭頂繁星璀璨。

  空氣裡,滿滿的都是荷塘飄來的荷葉的清香……

  ☆、Ⅱ

  大清早,空氣涼涼的,夏玖穿了件大T恤去菜園裡幫忙。

  “怎麼那麼早就起了,多睡一會兒。”夏媽媽當然是心疼兒子。放個假的也不好好休息。

  “昨天答應沈大娘給他小孫子教作文。”夏玖幫媽媽擇着油菜。

  “這撥長的好,下午你給黎滿家送去些。”夏媽媽看著筐子裡的菜,滿臉的笑意。

  “嗯,彬彬也愛吃我們家的菜,說特別甜。那孩子挑食的緊,黎滿以前總是騙他說蔬菜是我們家種的,吃了會和我一樣聰明他才肯好好的吃蔬菜。不過現在彬彬長大了,變聰明了,不過我們家的味道他還吃的出來。”夏玖想起小時候黎滿的媽媽騙彬彬吃飯的模樣就笑出了聲來。

  在夏日清晨的陽光下,少年的笑容是那麼的好看。

  “媽,你幹嘛這麼看著我呀……”

  “你越大越像你爸,眼睛長的特別的像。你和他一樣,都是讀書的料,腦子又好使聰明。”媽媽看著夏玖像是在透過他去看另一個人。

  “像他有什麼好的。”夏玖最不喜歡聽媽媽提起爸爸。

  他的印象裡爸爸的面容都是模模糊糊的。

  應該是在他很小很小很小的時候見過面,然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於是從小到大,爸爸這個稱呼,一直都是夏玖最不喜歡聽到的稱呼。

  別的孩子都有爸爸,但是他沒有。

  “媽媽命不好,嫁錯了人。但是你爸千不好萬不好,好歹把你留給了我。你看你健健康康的,又聰明又俊……”媽媽開始她經常性的誇讚。

  “媽……這種話你在我面前說說就好了,可別給別人聽去要被人笑話的。我哪裡聰明了,就是會讀書罷了,長的也就這樣……每次都被你說的天花亂墜的。”夏玖趕忙打斷媽媽,和媽媽說了很多回了,只是天底下當媽的總是覺得自己的孩子才是最好最好的。

  “媽哪裡說錯了?”

  “黎滿生的才好。我沒他好看。”夏玖嘟嘟囔囔的趕忙轉移話題。“媽,其實王叔挺好的。上回外婆摔壞了腿你們都不告訴我,還瞞着黎滿家,我聽說都是王叔幫着你。媽,王叔真不錯的。”

  夏媽媽明顯是尷尬了一下:“哎,你媽我都這把年紀了,不想這些了。媽只想你好就好,將來念個大學,有出息。”

  “王叔這些年都幫着咱們家,家裡的蔬菜糧食都是他收了去幫我們賣好價錢,村子裡好多家也都受他的照顧。我們老師說的,做好事做一次那不稀奇,但是天天做,月月做,年年做,那一定就是好人。你和外婆沒有人照顧,我也不放心的。”夏玖把能收的菜都收了,滿滿的一籮筐。

  “我和你外婆都挺好的。你王叔是人好,但是看上他的人也多。隔壁村的張家的大女兒聽說特地找人去找你王叔說婚事。我們這邊都傳開了。哎,以後這事你也別再提了,村子裡的人傳來傳去,最後不知道說成什麼樣子呢。”夏媽媽擦擦汗,遞給夏玖一壺水。夏玖看的出來媽媽的臉上有點失落。

  “媽,沒事,你還有我呢……”夏玖寬慰的一笑。

  說曹操曹操就到。

  沒多久菜園外頭開過來一輛麵包車。

  是王叔。

  “阿芬,要來搭把手嗎?”王叔下車就過來。

  看到夏玖也在,嘖嘖稱讚:“小九真孝順呀,才回來沒幾天就幫你媽幹活,真不錯。等會兒要去哪,王叔載你去。”

  王叔聲音洪亮,帶著和藹的笑容。

  夏媽媽見人來了,下意識的去擼了擼頭髮:“老王今天這麼早就來了呀。”

  “今天天熱,早去早回。吶,這個給你,上回你看上的是不是這個?”王叔從口袋裏掏出一個塑料袋。

  夏媽媽有些不可思議:“這……這……”

  “這個顏色好看。”是一個藕荷色的發卡,簡單的樣式上面一排的水鑽,清晨的陽光照着,一閃一閃的特別好看。

  “這……多少錢,我讓小九拿給你。”夏媽媽是又驚喜又害羞。眼睛都不知道該往哪裡看。

  “說什麼呢,拿着。”王叔抓抓不長的頭髮,抬頭看看天,一臉無所謂的模樣,順便斜眼瞟了眼夏玖。

  夏玖立刻心領神會:“媽,我去沈大娘家了。要趕不及了。”

  “你中午回來嗎?”夏媽媽見一溜煙跑出菜地的兒子,問了句。

  “回來的。”夏玖跑遠了,喊了一句。

  怎麼看都覺得王叔對媽媽還是很有心的嘛。

  夏玖想著將來媽媽能和王叔在一塊兒真的很不錯。

  於是一整天都咧着嘴笑。

  中午沈大娘要留夏玖吃飯,夏玖只能吃了午飯才回家。

  剛從大娘家出來,遠遠的就看見黎滿騎着大自行車哼哧哼哧的過來了。

  “你怎麼跑這來了,不幫你爸看荷塘?”夏玖見到人就笑,露出好看的小酒窩。

  “日頭太大了,讓工人們都回去了,傍晚太陽下山了再幹活。”黎滿一個漂亮的剎車,學着電視裡那種耍帥的擺尾。

  “那麼大的太陽,熱死了吧,我來接你。你外婆說你去沈大媽家了。”黎滿拍拍車凳。

  “我媽不在家嗎?”夏玖問。

  “聽說幫王叔去鎮上的集市看攤子去了。”

  “哦。好。”夏玖心裡更加甜了,指了指黎滿的老式自行車道:“喲,今天你的奔馳狀態很好嘛。”

  夏玖很自然的扶着黎滿的腰坐到了車後座上。然後這輛所謂的“奔馳”就吱嘎吱嘎的亂響。

  “怎麼不騎你爸的助動車出來,自行車多費力。”夏玖看到黎滿的背後T恤上都是汗漬。”

  “我從會騎車開始就用這輛車馱着你,習慣了。而且這車很帶感,特別踏實,一步一步的。”

  “小時候你總是嚇我,把車蹬的非常快,有一次我們還掉到田梗裡去了,你記不記得?”夏玖想起小時候黎滿載着他到處跑的情景。

  “記得,我扭傷了腳回家還被我爸狠狠的揍了一頓。”

  “是呀,你被揍從來都不哭,還對我對鬼臉。”

  “我是無敵鐵金剛怎麼會隨便哭。抓緊我了嗎?”黎滿喊夏玖抱著他。

  “嗯。抓緊了——”夏玖摟住黎滿結識的腰。

  “抓緊——飛嘍——”黎滿賣力的蹬着車子,笑意飛揚。

  “叮鈴鈴鈴——”自行車的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響,沿著長長的鄉間小道飛馳着,揚起了大大的塵土,帶著歡聲和笑語。

  “黎滿你騎的慢點——”夏玖坐在車後被分吹的身上涼颼颼的。

  “別怕,可安全了。開心嗎?”黎滿喊着。

  “開心!”夏玖也喊着。

  他們路過了田埂,繞過了荷花池,也路過了夏玖的家。

  等黎滿騎的精疲力盡一身的汗。

  才掉轉車頭回了夏玖的家裡。

  “滿滿來啦。”外婆見兩個滿頭大汗,特別是黎滿像是從水裡撈起來的人,就知道兩個孩子一定去外面瘋了。

  “外婆好。”黎滿甜甜的叫着。

  “好好……又去瘋了吧,看你一身汗,冰箱裡有綠豆湯,讓小九給你去拿。”

  外婆拿着蒲扇給兩個滿頭大汗的孩子扇搧風。

  “知道了。外婆上樓去睡午覺吧,我在沈大娘那邊吃過飯了。我帶他去後面沖涼,熱死了。”

  “好,看把你們給熱的……”外婆說的慢,滿臉慈愛的笑意。

  “嘩啦——”

  後院傳來澆水的聲響。

  “嘶——真爽!”夏玖把從後院井裡打上來的水衝到黎滿的身上,那人就穿了個平腳短褲舒舒服服的站在那裡。

  “累壞了?”夏玖站在一邊,絞毛巾丟給他。

  “還行。你也來洗把臉,你家的井水夏天裡是最涼的。”黎滿又打了一桶水上來。“小九,你平時都吃什麼的呀,怎麼比姑娘都要白?”

  夏玖脫了上衣,一副白花花的身子曝露出來。他低頭自己看看,上面還有兩塊蚊子印,紅紅的一塊一塊。

  “我有曬太陽。”夏玖淡淡的說。剛要把去擰毛巾,只見黎滿突然把整桶水都澆到他的身上,從頭到尾都濕了,整個透心涼。

  “黎滿!我還穿著褲子和鞋子!”夏玖不高興的嚷嚷。

  “爺們洗澡就是要這麼霸氣。”黎滿惡作劇達成,抱著手在笑。

  “就知道欺負我!”夏玖抹了兩把臉,眼睛才能勉強掙開。

  “好啦,要不我再給你澆個透心涼?”

  “你敢!”

  “哈哈,回屋吃綠豆湯去。”黎滿把木桶放在井邊,摟着濕噠噠的人進屋子了。

  下午的時候,院子裡的陰涼處曬着濕透了的鞋子和幾件他們之前穿的T恤長褲。

  黎滿和夏玖舒舒服服的躺在二樓的屋子裡看著電視說著閒話。

  “你們高中真不人道,暑假一共才放假這麼幾天,還有那麼多作業。”黎滿彆扭的翻着夏玖桌子整整齊齊的一疊作業。

  他已經做的七七八八了。

  “嗯。”夏玖翻着電視頻道。“你要看什麼?”

  “隨便。和你呆一塊兒就好,看什麼都一樣。”黎滿抱怨完,坐回沙發上,很自然的把夏玖身子一攬拉進懷裡。

  “你不熱哦?”夏玖心裡挺高興地,還是裝模作樣的說。

  “不熱。你才回來幾天又要回去了,哎。高中就是不人道。”黎滿嘟嚷着。

  “我不是每個禮拜都回來的?吶,吃橘子。”夏玖剝了個橘子分成兩半,塞了一半去黎滿的嘴裡。

  “他們說你們學校高三週末都不讓回家。”某人不樂意。

  “哪有,我問過上一屆的,他們說是因為作業太多了回家耽擱一下就做不完了。我只要抓緊點做完就可以回來了。”夏玖安慰道。

  “好,那你回來前給我電話,想吃什麼和我說。秋天湖裡的螃蟹就要肥了,到時候讓你吃個夠。”黎滿撓撓夏玖的頭髮,還沒有乾透,所以軟軟的涼颼颼。

  “滿滿,從小你就特別照顧我……什麼好吃的都想到我……為什麼呀。”夏玖靠在黎滿的肩窩上舒舒服服的。電風扇吹的涼颼颼,外面的蟬鳴一陣一陣的很有節奏,電視裡放著娛樂節目,聲音不響,他有些困了。

  “沒為什麼,我就喜歡對你好,還要理由嘛?你高興我就高興。”黎滿回答的挺認真。“你也對我很好呀,有什麼好的都想到我,還教彬彬唸書,你不知道,我已經不學無數了,如果彬彬和我一樣不爭氣,我爸媽一定要被我們哥倆氣死。”

  “哪有,唸書真的不算什麼的,你很好,真的。你會很多事情都是我不會的。”

  “也就你總是說我好。”黎滿把頭靠在夏玖的腦袋上。那個人的腦袋越來越重,像是要睡着了。

  “真好的……”快睡着的人喃喃着。

  “什麼真好?”黎滿低頭去看肩膀上的人。

  “就現在這樣……暑假真好……家裡真好……你真好……”

  “傻瓜……”

  蟬鳴聲低沉了下去。

  電視的聲音也低沉了下去。

  夏玖覺得自己輕飄飄了起來。

  半夢半醒間,覺得有人揉揉他的腦袋,有人含住了自己的嘴,是剛剛吃到的橘子味的。

  “唔……”夏玖動了動腦袋。

  軟軟的唇還是沒有離開他,有低沉的小聲響起。

  有人刮了刮他的鼻子。

  ……

  暑假最後幾天,黎滿帶夏玖又去荷花池裡泛舟划船。

  太陽快落山了,荷塘裡的蜻蜓低低的飛着,整個荷花池都被染成了金黃色。

  荷花早就過了花期都謝了,荷葉也歪歪的,很多都枯敗。

  但是兩個人划著船在荷花叢裡遊蕩着。

  不用說話,就愜意的很。

  “明天幾點去學校?我送你。”

  “不用啦,我自己去,一大早的班車。”

  “哦。”黎滿有點悶悶的。

  “那個,你過幾天回學校也要好好唸書哦。”夏玖叮囑道。

  “我一直都很乖的。我是我們班的班長哩,以身作則。下個學期我們有市裡的技能大賽,可能我會去。”

  “真的?”

  “嗯,我們班上我是代表,到時候拿了獎給你買個了禮物。”黎滿自信滿滿。

  “別亂花錢,你加油就好。”

  “嗯。”

  “好可愛呀,你看是鴨媽媽帶著好幾隻小鴨子。”夏玖看到荷塘深處的鴨子,指給黎滿看。

  “要不要我去偷幾隻過來給你玩?”黎滿見夏玖臉上很喜歡的模樣。

  “不要,他們那麼小離開媽媽會害怕的。你靠近點,他們游起來好滑稽。”夏玖輕輕說。

  “你坐穩了。”

  “哈,你看他們游過來了,不怕人。過來了過來了……”夏玖伸手去水面上舀起水花,鴨媽媽就來他們的船邊繞了一圈又捲起小水波的划走了。

  “下次回來我再帶你來看鴨子。”黎滿看著被夕陽灑的溫和美好的人,心裡滿滿的感情都要溢出來了。

  “我給你唱首歌。”黎滿搖着竹篙追着尋着鴨媽媽的方向划去。

  “嗯,什麼歌?”

  “那天在你家聽到的,很好聽,就去學了。”

  “好。我聽著。”

  “我唱的不好不許笑話我。”

  “不會。小時候你經常在荷塘裡扯着嗓子喊“我真的很想再活五百年”。還記得嗎?嚇得好多人以為你家荷塘鬧鬼。”夏玖笑了。

  “我這次是認真學的。”

  “嗯,好。”

  “已經開始,

  每天溫習好幾次,

  你的名字和樣子,

  不自覺被你笑着牽動意識。

  開始,每天寫一首詩,

  用最美的文字,

  記錄你這我最在意的心事。

  不掩飾,勾勾小指,去改變舉止,

  變成你喜歡的樣子。

  這一輩子,我會發誓,都對你很誠實。

  不再固執,不分彼此,願意為你如此。

  這一輩子,我會發誓,都對你很誠實。

  我像孩子,卻願意試,保護你到世界

  ……”

  黎滿的聲音不大,但是非常非常的溫柔。像是娓娓道來自己心裡的堅持一般。

  夏玖一直看著對面的人認真的模樣。眼神交匯,坦坦蕩蕩的是那麼的單純又誠實。

  “不掩飾,勾勾小指,去改變舉止,

  變成你喜歡的樣子。

  這一輩子,我會發誓,都對你很誠實。

  不再固執,不分彼此,願意為你如此。

  這一輩子,我會發誓,都對你很誠實。

  我像孩子,卻願意試,保護你到世界末日……”

  夏玖跟着簡單的調子也一起唱。

  唱着唱着,兩個人就笑了起來。

  小木船安安靜靜的伴着揚起的水聲在枯敗的荷花池裡若隱若現。

  偶爾有說話聲,笑聲還有歌聲傳了出來。

  有時候越來越遠,有時候越來越近。

  隱隱約約間,忽明忽暗間。

  天光暗去,不知道什麼時候天上已經掛上了薄薄的一個月亮。

  ……

  夏天的蛙鳴和蟬鳴已經不那麼明顯。

  夏天過完,秋天也就來了……

  ☆、Ⅲ

  夏玖開始了高中最後一年。

  鎮上的一中離村裡並不遠,週末的時候有好幾班的大巴,一個多小時就能到村裡。

  比起夏玖的高中,黎滿的技校離村裡就近很多,騎車也不用半個小時。於是黎滿多數時候都住在家裡幫爸爸照看荷塘。

  十月,秋天來了,蓮藕成熟的季節到了,荷塘上又要繁忙熱鬧好一陣子。

  週五的時候黎滿下午下了課去鎮上買了幾塊上好的排骨回家。

  一到家剛進院子,就聽見媽媽在訓弟弟。

  一聽就知道是彬彬玩電腦遊戲玩瘋了不肯做作業。

  “都是你爸不好,買什麼電腦,學習上我看也沒什麼用,啊?每天回家就盯着電腦玩,你看看你的眼睛,再這麼下瞎了就高興了哦。”黎媽媽恨鐵不成鋼的教訓着。也聽不見彬彬的聲音:“你爸爸也是,上回考試考的好點了就到處縱容你。回來看我不好好教訓他。”

  這樣的抱怨,黎滿最近每次回家都要聽這麼一遍。

  想著弟弟必定是帶著耳機盯着屏幕忙活着也不理媽媽。

  黎滿去廚房放下了手的排骨,上了二樓。

  果然是那一幕。媽媽氣的臉通紅,彬彬無動於衷的盯着電腦手指飛快的的在打遊戲,眼睛都要貼到屏幕上去了。

  “啪——”突然,電腦屏幕變黑了。

  彬彬整個人像是觸電一樣的彈了起來,一臉不滿。

  只見黎滿手上拿着電腦的插頭,也沒什麼好氣的把弟弟頭上的耳機摘了下來。

  “媽和你說話呢,沒聽見?剛放學就玩電腦,作業做沒?你怎麼和我保證的,我不在的時候聽嗎的話,做完作業再玩電腦。”黎滿教訓人來氣勢挺強的。“回房間去。”

  邊上的媽媽聽了都有三分害怕,覺得自己的大兒子是生氣了。

  她訓還是敢訓彬彬的,但是直接拔電腦插頭這樣的事女人還是不敢。黎媽媽也不懂電腦,生怕自己亂動把好幾千塊錢的東西給弄壞了。於是每天都只是絮絮叨叨的在那裡抱怨。

  還是大兒子回來管用。

  彬彬雖然一臉的不高興的。還是被黎滿的氣勢給嚇的乖乖的去做作業了。

  黎滿凶巴巴的把插頭丟給媽媽道:“媽,彬彬再不聽你的話就拔這個。”

  “呃,好。”

  說完就走了。

  “哎,滿滿你去哪兒?”黎媽媽好久才反應過來,在窗口探出頭去問兒子。

  “我買了排骨在廚房,晚上等我回來做排骨燉藕湯。”黎滿拿了一身挖藕的裝備,已經走了老遠了。遠遠看去,哪裡還有剛剛訓斥彬彬時候的嚴肅,一臉的笑容洋溢。

  “這是怎麼了?”黎媽媽覺得詫異。

  撅着小嘴眼睛還有點紅的彬彬在門口嘟囔着:“還能怎麼了,一定是小九哥哥今天回來。滿滿哥每次不都那樣。”

  彬彬不高興,還是乖乖回房間做作業去。

  家裡他也就只敢和媽媽對著幹,對爸爸和哥哥,他都怕。

  黎滿家的荷塘是附近這塊區域最大的。

  黎爸爸總是自豪的說,自己家裡有十里荷塘,都傳了三代人了,要一直傳下去才對得起老祖宗和大自然給的財富。

  黎滿自己估摸着,這荷塘應該也就九里的光景。

  前幾個禮拜前,荷塘裡的水都排了出去了。

  現下在夏天的時候波光粼粼,印染着綠色荷葉粉色荷花的水塘早就面目全非。

  只有黑乎乎的淤泥都裸露了出來。

  而驚艷了一整個夏天的荷花池孕育出的秋天最美味的美食,就在這些黑黢黢的淤泥裡。

  黎滿換上了挖藕的塑膠鞋和塑膠衣服,戴上了手套,提着鏟子,一個人上了木船用竹篙一點點的把自己送去湖中心。

  已經臨近傍晚,家裡的挖藕工人都陸陸續續的撐船出來回岸邊。

  大家見到黎滿的小船都遠遠的開始打招呼:“喲,滿滿怎麼來了,都那麼晚了,不上學呀今天?”

  喊他的是張大叔,每年到了秋天都會來家裡的荷塘裡做工的職業挖藕人。

  “剛從學校回來,挖幾個新鮮的就回去。”黎滿揚揚手,在打招呼。

  “往東邊去,我們剛從那邊回來,個頭都特別大。滿滿手藝好,挖幾個大的給我們開開眼。”

  船靠的進了,聲音也越發的清晰。

  “哪裡比得過張叔叔你。我就去練練手,晚上回家加個菜。”

  “呵呵,像你這樣肯吃苦的年輕人不多了,好樣的,不愧是老黎的兒子。將來可是我們的大老闆呢。”張大叔笑着,引得他們船上的其他工人也起着哄。

  荷塘下的淤泥很深。踩上去一腳深一腳淺,一般人想要站穩都很困難。但是對從小就和爸爸下荷塘挖藕的黎滿,一切都是輕車熟路。

  東邊有張大叔他們挖過的痕跡,黑乎乎的一片,有鏟子鏟過的留下的記號。

  挖藕沒有任何的機械方法,只能百分之百的靠人力,也沒有任何徵兆告訴你與淤泥下的藕藏在什麼地方,靠的全憑一雙手,和多年的經驗。

  黎滿年輕力壯,隨便在淤泥上走了幾步便找尋了個地方下了鏟子。

  淤泥又軟又黏,一鏟子去,好大的力氣才能□繼續。

  就這樣一下一下的。時而輕,時而重,埋藏在底下的米白色的藕漸漸的露了出來。

  黎滿已經一頭的汗,但是異常的耐心。

  的確像張叔說的那樣,今年的藕特備的結實特別的狀,應該又是豐收的一年。

  那個人也有口福了。

  黎滿這麼想著,更加的賣力一鏟鏟的沿著藕的生長方向探過去。

  要挖出完整的,賣相好的藕才是真的厲害。

  這對黎滿來說並不難……

  ……

  等天色暗了下來,黎滿的已經挖了好幾條長藕。

  他滿意的抱回了船上,劃回了岸邊。

  想著晚上夏玖回來吃到最愛吃的排骨藕湯時候的表情會是怎麼樣。

  正甜甜的想著呢,見到岸邊屈膝坐著一個人。穿著白色的襯衫正托着腦袋往這邊看過來。

  就是他正在想的那個人。

  天色灑在那個人的身上是暗暗的藍色,但是不遠處是萬家的燈火,暖洋洋的照着黎滿將要到達的彼岸。黎滿只覺得心裡滿的都要溢出來了。

  “你怎麼跑這裡來了!”黎滿明明心裡是高興的,但是說出來的話帶著點埋怨。“就穿了那麼一點,冷不冷?”

  船到岸,黎滿把竹篙一丟,就上了岸,想去摸摸夏玖身上冷不冷。

  卻是發現自己滿身的淤泥。手伸到一半就停了下來。

  “我先去把船上的東西拖上來。”黎滿跳回船上去搬藕。

  “我來幫你。”夏玖揚起大大的笑容。

  “得得得,髒的要死,你剛從學校回來吧,累不累?晚上給你做你愛吃的,吶,剛挖來的最新鮮,我還摸了一盆泥鰍,彬彬愛吃。”黎滿背對著人挑了幾個最好的藕,老長老長的抱在懷裡,手裡又拿了一個盆子。

  夏玖探頭去看,還真是肥大的泥鰍,滑溜溜的在那裡的游來游去。

  “我哪裡有那麼嬌弱。我幫你拿泥鰍。”夏玖拿過盆子,邊讚歎黎滿撈上來的藕:“今年的藕那麼大?你爸見了一定笑開了花。”

  “上週就開始挖了,不過這幾天張叔才找對地方,挖出來的都特別大。”黎滿一臉的自豪。“你什麼時候回來的?路上都還好吧?”

  “剛到沒多久,去你家找你,阿姨說你來荷塘裡了,我就過來等你。”

  “也不多穿點,晚上起風了,可不比我們放假那會兒。讓在我家等我的。”黎滿咕噥着。

  “說了我沒那麼嬌氣,彬彬在做作業呢,我不能打擾他嘛,而且我也想早點看到……你從荷塘裡弄點什麼好東西回來。”夏玖找着藉口,乖巧的笑着。其實是因為黎滿喜歡他穿白色襯衫的模樣,所以今天特地穿的這件。

  “你信不信晚上就要打噴嚏了?”黎滿探頭表示很懷疑。

  “不會的。”夏玖自信滿滿。

  “好呀,你等着。”

  “喂,你就不能說我點好的?”

  “我只說事實,這叫做——務。實。”黎滿一個字一個字的說,故意氣人的。

  “你——”“阿嚏——”夏玖摀住自己的嘴。

  身邊傳來某人壞壞的笑聲。

  ……

  回到家黎滿一身的泥巴。去了後院裡脫了身上行頭,洗了好一會兒才把手洗乾淨。去樓上拿了件自己的衣服下來給夏玖。兩個人就在廚房裡幫黎媽媽做飯。

  黎媽媽早就把下午兒子買回來的豬胸骨切塊而在砂鍋裡燉了一個多小時了,就等着黎滿的藕,洗乾淨了切塊兒入湯,先大火燒開,然後小火煨上半個小時以後就好了。

  黎滿還做了泥鰍煲,炒了兩個菜。

  忙的不亦樂乎。

  黎媽媽和夏玖都是打下手的。在邊上看著黎滿忙活,邊嘮嘮家常。

  黎媽媽喜歡夏玖,這孩子乖巧懂事,又長的好看,小時候夏玖媽媽的身體不好,外婆也年紀大了,村子裡的媽媽們都搶着要照顧他,後來夏玖唸書好,有孩子的都想讓夏玖去家裡教教孩子。夏玖很會教人,那些老師講的不懂的題目,夏玖來了說幾遍孩子就懂了,而且孩子都喜歡夏玖,也願意聽他的話。

  黎媽媽和夏玖說來說去去也就是她的兩個兒子。

  “黎滿明年也要畢業了,他爸讓他回來看荷塘,這孩子倒是要往外面跑。前幾天還和他爸鬧矛盾呢。”黎媽媽說起這件事也頭疼。

  夏玖沒聽黎滿說這事兒,看著炒菜的人,也有點糾結。

  “媽,這事兒你得幫着我,我還年輕,當然要出去闖一闖,我爸還能幹幾年,還有張大叔他們,每年都幹的好好的,也不差我一個吧。”黎滿指了指一邊的盤子,夏玖隨手就給他遞了過去。他把油鍋裡夾着肉末炸的焦黃酥脆的藕片撈了起來。

  “你去外面誰照顧你呀,離家裡遠,我們都要記掛你。”黎媽媽不高興的擔心着。

  “平時你們也不記掛我呀,家裡有彬彬在,我也放心,而且小九也要出去念大學的。我們正好一塊兒。”黎滿說的理所當然。藕片盛好,把砂鍋的火一關,對著夏玖滿意的笑着:“餓了吧,吃飯去。”

  晚上黎滿的爸爸回來的時候家裡剛好開飯。

  爸爸看到一桌子的大菜又看到夏玖,笑到:“還是我們占小九的光,平時黎滿沒那麼勤快。彬彬,多學學你哥哥,要幫媽媽幹點事兒。”

  “哦。”彬彬嘴上應着,但是臉上不怎麼高興。“媽媽不是說我只要負責好好唸書,別的都不用我管嘛。”

  “學校裡老師不是經常說,我們要綜合發展嗎?唸書只是一個本事,還有別的本事都是要好好學的。”夏玖滿足的吃著排骨,安慰着不高興的彬彬。

  “但是媽媽說,以後我能考上大學,就什麼都不用愁了,有好工作,有大房子住,有漂亮的老婆。”彬彬說這話兒特別的溜。夏玖差點沒嗆到。

  “小小年紀胡說什麼呢。”黎媽媽敲敲彬彬的碗示意他好好吃飯。

  “阿姨的意思是,彬彬你好好的唸書,將來會過上和爸爸媽媽不一樣的生活。這只是一種生活形態的不同,比如你和你滿滿哥哥將來從事的工作可能就不一樣。”夏玖用簡單的意思來解釋給彬彬聽。

  “那麼小九哥哥呢?將來你要做什麼?”小九好奇的問。

  “我呀……還沒想好……”夏玖說的有些心虛。

  小孩子忘性大,思維也跳躍,很快就說別的問題去了。

  只是黎滿卻一直皺着眉頭。

  晚上夏玖幫彬彬看了看作業和作文才回去。

  黎滿推着自行車陪着夏玖走着。

  “滿滿,你覺得我將來去做老師好不好?”夏玖問身邊的人。

  “好。村裡的孩子你一教就會,比學校老師們都強。”黎滿點點頭。

  “其實我小時候也想過,將來去做學問,研究古詩詞什麼的學者。”

  “好。你從小背書就溜,背古詩誰都比不過你。”黎滿又是點點頭。

  “那,我去當數學家?”

  “好。你數學好。”

  “恩,做生物家,研究疾病,癌症什麼的?”

  “好,你最聰明了,一定什麼病都能治得好。”

  “那……考古?”

  “好。不,不好。考古很累人的,要到處跑,還要下墓地什麼的,太辛苦了。你去做輕鬆的工作就好。”黎滿認真的考慮着。

  “我以為我說什麼你都說好呢。”夏嵐輕輕的笑着。突然停了下來。認真的看著推着車的人。

  “你剛剛說的是真的,要和我一起去外面?”

  黎滿看進被昏黃的路燈印的閃閃發光的那雙帶著笑意的眼睛。認真的點頭。

  “你一個人我不放心。”話是最樸實的那一句。

  “你也怕我不回來?要去盯着我哦。”夏玖開着玩笑。

  “怕你不好好吃飯,你愛吃我做的飯。不管你去多遠,我也跟着這樣隨時隨地都能吃的到。”黎滿依舊是那麼的認真。寵溺的抬手揉揉夏玖的腦袋。故意為難的問道:“怎麼,不想我跟着你?”

  “沒……”夏玖低頭,往前走了一步,離黎滿更近了,快貼到一起去了。

  不遠處不知道是誰家的狗狗在“嗷嗚嗷嗚——”的交換,安靜的路上,只站着他們兩個人。

  夏玖拉住黎滿的手,輕輕的捏了捏說:“滿滿,我們永遠不會分開的對不對?”

  “嗯。不分開。我那麼能幹,你去哪裡我還去不了嗎?”黎滿的的頭抵着夏玖的腦袋,離的那麼近,什麼都看的真切。

  “好。那我就不怕了。等我去外面唸完書,我回來做老師。”夏玖笑的眉眼彎彎的。

  “好。等你唸完書,我再回來幫我爸弄荷塘。做我的小地主小老闆。”黎滿一臉土豪樣。

  “好呀,小老闆。”夏玖眼睛眯的快沒有了。或許是靠的太近了,氣氛太過的曖昧。

  夏玖微微的轉頭,黎滿用手一帶,就親上了他的面頰。

  晚上的空氣有些冷了,於是臉上也是涼颼颼的。

  黎滿對冷冷的觸感並不滿意。索性找到了粉粉嘴唇,親了下去。

  有橘子的味道,是出來前夏玖吃的橘子,有濕濕軟軟的觸感和熱熱的溫度。

  夏玖沒動,安靜的站在那兒隨便黎滿為所欲為。

  黎滿青澀又認真的親着。

  覺得牽着他的手,吻着人,心裡滿滿的,是再好不過的體驗。

  “以後,我太依賴你,纏着你,怎麼辦?”

  好久黎滿嘗完了橘子味的嘴終於肯放開了人。夏玖紅着臉,輕輕的問着。

  “是我該擔心這個問題吧。將來你出息了,做了小白領,看不上咱們村子了不肯回來了,我該怎麼辦?”黎滿笑着表情略嚴肅。

  “不會的,天好地好,沒有家裡最好。”夏玖肯定的說。

  “天好地好,也沒有小九最好。”黎滿接的快。見到夏玖發愣的臉,非常的滿足,刮了刮他的鼻子,牽上他的手:“明天想吃什麼?在家裡幾天好好補補。”

  “明天你來我家吃飯,王叔也來,我媽媽一定做好吃的。”夏玖被帶到吃的話題上,回答的也自然了。

  明明是被告白了。

  只是黎滿好聰明的,那麼的自然又浪漫。

  “好的呀,我可想著你媽做的回鍋肉,我一個人能吃一盆。”

  “好的,明天讓我媽多做些。保管夠。”

  “阿姨和王叔現在怎麼樣了,好事快近了吧,我可是聽我媽說起,王叔往你家跑的可勤了。”

  “真的嗎?要是真的就太好了。”

  “哈,你還是阿姨親兒子,都不放心上哦。”

  “我都在學校好不好,一回來沒和我媽說上話呢,就來找你了……”夏玖說的挺沒中氣的。

  “哦~倒是我不對了?”黎滿逗人。

  ……

  兩個人邊走邊說,一路牽着的手就沒有放下過。

  偶爾有路過的人,兩個人抬手打招呼叫人,等人走遠了,就又牽着,不肯放下。

  風兒吹過,原本開始涼颼颼的晚風,大概是牽着的手太熱乎,也變得溫和許多。

  明明兩戶人家離的並不遠,偏偏兩個人漫無目的走了好多的遠路。

  就是不想分開一樣……

  秋天也深了。

  ☆、Ⅳ (完)

  高三的那個秋天,夏玖的嘴被鮮嫩的鮮藕和肥美的大螃蟹養的胃口都叼了起來。

  每個禮拜到了週五夏玖就有些坐不住,要不是成堆的作業逼着他不得不集中注意力快些完成,他是一秒鐘都不想在學校裡呆下去。

  夏玖回到村子連家都不回,就去荷塘邊上等着人。

  黎滿時間總是掐的準,夏玖在河邊沒等多久呢,那人就一身黑黢黢的污泥,撐着小船過來了。遠遠的看去就一排因為笑着而露出來的牙齒特別的刺眼。夏玖總說黎滿全身沒一塊地方是白的,就是牙齒白。

  黎滿就不樂意了就要脫衣服褲子,說其實屁股上沒被曬到的地方還是挺白的。

  每次夏玖就罵他耍流氓,某人笑嘻嘻的,逗着人。

  荷塘裡一年四季都有好吃的。夏天有小龍蝦,用來炒成十三香的是夏玖的媽媽的最拿手,每次做好了拿去黎滿家,幾個個孩子都搶着吃還會鬧起來。到了秋冬,就是肥美的魚蟹成熟。

  黎滿家裡靠着這九里的荷塘從黎滿爺爺輩那會兒就靠着辛勤的勞作發家致富。

  荷塘裡有魚有蝦有螃蟹有荷花蓮子和藕。真的是守着這荷塘,吃穿都不愁了。

  而夏玖這些年,可沒少吃這荷塘裡的美食。每次黎滿家抓到最大的螃蟹,最大的魚最好的蓮子和最好的藕,多數都進了他的嘴裡。

  夏玖就是這麼想的,不然,為什麼每次週五回來,吃到的總是那麼的美味,好像每次都有新的驚喜。每個禮拜也就是回到村子裡,回到荷塘邊,見到那個黑黢黢的身影向他走來,得瑟的給他看船上的各種吃的,揚言那些都是最好最大最符合時令的……也好像才覺得是真的回到家裡,能歇口氣,能把腦子裡雜亂紛雜的公式和題目都忘掉,輕輕鬆鬆快快樂樂的渡個週末,再去迎接新的一週。

  寒假的的時候,夏玖考完試回村子裡。

  黎滿早就在車站等他了。

  下車的還有好些村裡的人還有夏玖的同學,彼此都認識,大家還開玩笑說:“黎滿真是有心,這麼點路害怕小九被狼吃了呀。”

  村子裡的人都知道夏玖和黎滿關係好,總愛說黎滿怕夏玖被狼吃了,所以盯着緊。

  夏玖見到人乾乾淨淨的人返到奇怪了問:“怎麼特地跑這兒來?”

  “我早就放假了,下午就把活幹完了在這裡等你,冷吧,把這個圍上。”夏玖脖子上多了一條淺灰色的圍巾,厚厚的,又軟又暖。

  “你織的?”夏玖隨口就問,知道不可能。

  被黎滿打了打後腦勺:“我要是會做這個,我娘大概要樂開花了。前幾天碰巧看到買的。上回說得獎了就給你買禮物。”

  黎滿說的簡單。夏玖留心去看了圍巾上的牌子,是個挺貴的品牌,他們班上一個繳了贊助費進來的男生經常就穿這個牌子的衣服,應該價值不菲。

  黎滿見夏玖看著圍巾的標牌皺眉,就解釋:“看什麼呢,也不是多貴的東西,我給彬彬也買了,那死小子,偏說灰色的好看非要這條,拿過去了又要換回來。不過什麼顏色你戴着都好看。”

  “黎滿,我以前白吃你們家的不算,還拿你這麼貴的東西……”夏玖嘴上嘟囔着,說了一半就不說了,因為黎滿最不喜歡聽這樣的話。現在黎滿的臉都僵了,夏玖想了想還是說了下去:“我媽上回都說我了。”

  “夏玖……你和我生分……”黎滿的話凶凶的。

  “幹嘛,你凶我?”夏玖瞪眼。黎滿就軟了:“嘖,我們一起長大,都……反正你不許和我糾結這些,我對你好我樂意。”

  “哦。”夏玖嗯了一聲。把腦袋埋在暖和的圍巾裡,跟着黎滿走了。

  兩個人好久都沒說話。

  黎滿走在前面,好一會停了腳步,夏玖沒注意,一下子撞上了前面人的背。

  “唔——”

  “多大了,走路都不專心。走我邊上,免得我真怕你被狼給吃了。”黎滿轉頭看夏玖。

  夏玖揉揉鼻子:“你別走了一半不動了呀。我餓了,注意力不集中。”

  “今天去你家吃。你媽說晚上在院子裡燒炭做燒烤。”

  “真的?”夏玖聽到吃的眼睛都發光了。

  “看你樂的,走。”

  晚上黎滿的一家都來了,王叔也在,夏玖的媽媽很高興,外婆也樂呵呵的,看著一群人在院子裡圍着簡易的燒烤架子聊天說笑。

  冬天天氣冷,院子裡搭了了簡單的棚子,燒了幾個炭爐子,暖洋洋的,飄着食物的香氣。

  王叔和黎爸爸喝着啤酒扯着大嗓門互相吹噓着自己的生意,兩個媽媽守在簡單的檯子上揉麵做最後幾個餃子。

  三個孩子就興奮的拿着肉霸着烤架烤着肉。

  彬彬難得沒有嚷嚷着要玩電腦遊戲,光盯着黎滿手上烤的油汪汪的雞翅和小鯽魚,自己手上的那個已經烤的焦糊糊的一坨,似乎只是把弄着玩的。

  黎滿整個就是熟手,好幾串的烤串在他手裡熟練的翻滾着,撒上花椒粉,孜然粉和鹽,抹上醬油,再用辣椒粉激出香味,把方圓的幾條大狗都引過來了,還有周圍的孩子們,沒人能低檔的了這樣的味道。

  “熊孩子就知道吃,別糟蹋手上那個,去幫媽下餃子去。”黎滿看彬彬眼睛都盯直了,手裡的一串肉變成一串黑炭了,趕忙把吃的搶來,給他手上塞了個雞翅,讓他別亂搗亂。

  彬彬肯定不肯走,揮着手上的雞翅和別的小孩炫耀呢。

  不過他們的夏玖哥哥最看不得別的孩子受委屈,黎滿給他一大把烤好的肉串都分給幾個鄉里的孩子。見孩子們歡天喜地的走了,他也樂呵呵的笑:“彬彬,有好東西要同大家一起分享,吃著會更香。”

  “啊?”彬彬看著自己手上被啃的亂七八糟的雞翅膀,又看看幾個大人都看著他呢。悶悶的點點頭跑去夏玖外婆那邊了。

  “你們小九就是懂事,能幹唸書好,都是阿芬的功勞。”黎爸爸從來不吝嗇對夏玖的讚美。

  王叔聽了頻頻點頭:“是呀,這麼好的孩子……”

  “你可是賺到了啊,多了這麼好個的兒子!”黎爸爸開着玩笑。

  那邊的女人臉紅透了,這邊的孩子們卻笑了。

  晚上吃飽了餃子,彬彬喊着要回家,四個大人是要去屋子裡打幾圈麻將才能散,黎滿和夏玖就帶著彬彬先回去。

  “我媽和王叔看樣子快了,大概年後就辦酒席?”夏玖走在黎滿身旁淡淡的說。

  “嗯。你不是早就這麼盼了嘛?終於等到這一天了哦。”黎滿拍拍他的肩膀。

  “但是……我媽上回和我說,他和王叔結婚我們就不住在村裡了,王叔在鎮上有房子,可大了,讓我和外婆一起搬過去。”夏玖的言語裡有些捨不得。去看黎滿,黎滿也沒想到會這樣。

  “去鎮上當然好,住樓房,王叔剛不是說以後跑生意帶著你媽媽?也不用幹農活了,多好。”黎滿安慰着。

  “但是……我不想搬走。”悶悶的。

  “哦,是捨不得我哦。”某人故意恍然大悟道。

  “我是捨不得你們荷塘裡魚蝦蟹還有藕!想什麼呢。”

  “不想就不想!反正你捨不得走就對了,是不是?”黎滿去蹭蹭夏玖的衣服,兩個人都穿的厚實,衣服擦在一起發出好聽的聲響。“嗯,我想想。如果你真的要去鎮上就跟着你媽媽去嘛,反正你也要出去念大學了,到時候也不管住在哪裡,而且你回來,可以來我家住,或者我去你家住嘛,就像小時候一樣。其實也沒多遠。”

  “嗯。”夏玖應着:“也好的,鎮上醫院好,外婆有點頭疼腦熱的,去看病也方便,王叔是好人,對外婆一直都很好的。”

  “對嘛,我們家明年也準備蓋個新房子。”

  “你們家還不夠住嘛?”

  “嘿嘿,你不知道,我爸說去看了隔壁鎮上開發的富人的別墅,就是挨着個破水塘,造的好看點,就能賣好幾百萬。我們家那麼好的荷塘風景比那個臭水溝好多了,也要仿着那種富人的別墅蓋個氣派的房子裝大款。”黎滿挺自豪的,說起來的神情像極了剛剛黎爸爸誇自己家荷塘裡的東西是全中國最好的一樣。

  夏玖輕輕的笑着:“你就得瑟吧,到時候我來看有多豪華。”

  “隨時歡迎呀,給你留一個房間,夏玖專用——哦不,還是不要留了……”黎滿突然高深莫測起來。

  “啊?”

  “你來了當然和我睡。”黎滿突然曖昧的一笑。

  旋即被夏玖敲了一下腦殼:“亂想什麼呢。”夏玖憋着笑,說的害羞。

  那邊跑在前面的彬彬已經着急的跑到家門口開了家門一溜煙的跑上樓去了。

  “死小鬼。”黎滿不滿的哼哼着。

  “幹嘛呢,玩是孩子的天性,彬彬成績又沒落下,別苦大仇深的。”

  “你就是向着他。”黎滿瞪人,不過沒什麼殺傷力。

  “吶,這個是送給你的。”到了家,黎滿把一路拎回來的袋子打開,以為裡面只是剛剛包多了的餃子,卻是從裡頭拿出了件還包着包裝的毛衣來。

  黎滿一臉的驚喜。看看衣服又看看夏玖。

  “幹嘛,傻了呀。看看合不合適。”夏玖笑的眉眼彎彎,拿手在已經樂傻了的人的面前晃了晃。

  黎滿回神,三兩下拆開包裝,是件駝色的毛衣,看起來就很厚實很保暖。這人猴急的,三兩下脫下衣服。套上毛衣,開始得瑟。

  “你慢點行不,我剛還以為你要把衣服給撐爆了。”夏玖低低的笑着。

  “好暖和,是溫暖牌的吧?”

  “說什麼呢,哪裡來的溫暖牌,是你平時愛穿的那個牌子,嗯,看起來大小剛好,我眼光沒跑偏。”夏玖看著自己的選擇非常的滿意,還沒看夠呢,駝色的一大塊就往他身上撲了過來。

  黎滿一下子抱住了他,按着他的腦袋網肩膀上揉。

  “要悶死了啦。”夏玖好不容易才掙脫看。看到黎滿喜歡他也高興,就是這個人樂呵起來就沒輕沒重的,不過他肩上有肌肉,其實還是軟乎乎的。

  “哈,剛還說白吃我的不好意思,原來是要送我禮物打預防針。”

  “看著順眼就給你買了,算是新年禮物吧。”

  “好嘞,不能白拿你東西,寒假每天都來我家吃飯吧,我每天給你弄好吃的?”

  “不要。”夏玖無情的拒絶。

  黎滿傻了。

  “我要陪外婆。”夏玖故意的說。

  “哎呀,外婆一起來嘛……”

  ……

  黎滿就夏玖寒假的吃飯問題和夏玖進行了好久的無聊的討價還價。

  最後說到別的地方去了,而那個寒假夏玖一邊複習功課一邊幫村裡的孩子們複習,也就吃盡了百家飯。

  不過每天下午,夏玖還是都會去荷塘邊等人。

  等着某人一身黑黢黢的從荷塘從眾緩緩的朝他駛來,吐着霧氣,只露出白白的牙齒。

  然後兩個人有說有笑的一起走好長一段路,等黎滿換上那件他穿了一個冬天的毛衣,就黏在一起說話看電視幫着爸媽做做家事。

  樂哉樂哉。

  ……

  年初的時候夏玖的媽媽嫁給了王叔,卻沒有搬去鎮上。

  媽媽說外婆一輩子都住在這個村子裡,哪裡都不想去了。

  王叔知道了也就一口答應下來,把黎滿家裡從裡到外翻修了一遍,說就拿這裡當新房,反正有車,去鎮上也方便。

  夏玖特別的感激。

  因為他也捨不得這裡。

  捨不得這片土地,這片荷塘,和土地上,荷塘裡會飄向他的那個人。

  冬天過完,春天來的快。

  等黎滿家的荷塘又蓄滿了水。

  就到了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的時節。

  六月。

  荷塘裡的荷花就開了。

  而夏玖的高考,也就在蟬鳴聲響起,荷花開的最美最盛的時節到來了。

  七月。荷花謝了。

  夏玖拿到了成績。填了志願。

  八月。蓮蓬成熟了。

  夏玖家門口放起了鞭炮,那是他的錄取通知書寄到了。

  全村子的人都跑去夏九家裡的道賀,送吃的,送紅包的就沒有停過。

  王叔和夏媽媽還有外婆在家裡準備了許多瓜果零食,和鄉親們一起慶祝喜悅。

  “哎呀,你們小九真好樣的,我們家大志將來也要和小九一樣有出息就燒高香了。”鄉親們誇讚的話都類似,但是夏媽媽每聽到一次都覺得像是全新的一般,從嘴裡一直甜到了心裡,而王叔更是慷慨的給每個鄉親發煙倒酒送吃的,臉上滿是自豪。

  鄉親們都說:“老王是最福氣好的,攤到個勤勞的媳婦,還有個了不起的兒子。”

  王叔爽朗的笑聲就一直沒有斷過。

  黎媽媽帶著彬彬來的晚,不過一來就是來搶人的:“走,晚上去我家裡吃,老頭子都在那邊忙了一下午了,讓我來請你們過去呢。”

  夏媽媽說:“哎喲,該你們過來吃,小九和滿滿從小就好,沒有滿滿這麼照顧他這孩子也沒今天。滿滿也能幹,聽說他們學校老師去北京就帶了一個人,你家滿滿有出息呀。”

  黎媽媽一臉也滿是自豪:“哎呀,我們家滿滿也就那樣,人老實肯幹就還成。從小就盯着你家小九,現在好了,小九要去北京了,他們又碰到一塊兒了。隨便他去,年輕人就要多歷練歷練。今天大傢伙兒都在,這麼大的喜事兒大家都要熱鬧一番,你們說是不是?我們家別的沒有,就是地方大,大家一起熱鬧!老黎還說晚上要和老王你大戰三百回合,說你運氣太好,一定要殺你的莊贏你的錢。”

  王叔聽了就坐不住了:“好,走,我有預感我今天打麻將一定賺翻天!”

  ……

  這邊整個村都樂呵呵的,準備着慶祝。

  而那位狀元郎此時卻不知蹤影。

  等王叔和夏媽媽帶著外婆準備走了,才有人問:“小九呢,好像下午就沒見過他。”

  黎媽媽聽了就說:“他還能去哪兒呀,和我家滿滿去荷塘裡了呀。”

  ……

  此時。還鮮嫩的荷葉露出水面有半人多高。

  一個皮膚白淨的少年穿著白襯衫舒舒服服的坐在一艘木船上,船的另一邊站着一個穿著黑背心的撐船的少年。

  兩個人一黑一白,看著挺有對比感。

  一個清秀,一個俊朗。

  夕陽西下,粉紅色的霞光把兩個年輕人照的份外的朦朧又俊美。

  “想什麼呢。”划船的人問。

  “在想北京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夏玖用手托腮,認真的在思考。

  “不管是什麼地方,咱們去了就知道了唄。”黎滿回答的理所當然。

  “滿滿,你不擔心不害怕嗎?”

  “不怕,我一想到我要照顧你,我就全身都是力量。要好好和師傅學手藝,然後賺錢,養你。”有人自信滿滿。

  “誰要你養呀,我能養活自己,學費可以申請助學貸款。我自己還能做家教賺外快。”夏玖撓撓頭髮。

  “那你也要吃飯呀,我得把你的胃養好了,你看現在多好,水水嫩嫩的。”黎滿突然放下竹篙,走了過來。

  船失去了平衡還是左右晃動。

  夏玖本能的去抓船沿,很快就被一隻粗糙但是乾燥軟和的大手給抓住了。

  黎滿坐在他邊上,也舒舒服服的靠着。

  夏玖轉身去看人,覺得黎滿的五官生的比他好看,稜角分明的,很耐看。

  “滿滿,我還是喜歡村子,喜歡荷塘……”

  “嗯,我也喜歡。但是我們得出去學本事不是嗎?咱們不是說好了,以後你畢業了我回來管荷塘,你回來做老師。”黎滿轉頭,看進夏玖黑白分明的眼睛裡。長長的睫毛一抖一抖的很是好看。

  “我們還要和現在一樣,夏天吃蓮蓬,秋天吃藕,冬天吃肥螃蟹,春天吃鯽魚。”夏玖想到身下的水裡都是好吃的,更加堅定了自己的信念。

  “你就知道吃!”黎滿捏捏夏玖的鼻子。

  “我媽說外面大城市有各種各樣的誘惑,為了錢為了名利為了別的什麼的,就不要原本最質樸的生活了。我就怕以後我或者你變了,變得複雜了,變得想要更多的東西,就忘了現在的理想了。”夏玖想了想,還是和黎滿說出心裡最害怕的事。

  “小九,等到了北京,你就把我當做是村子把我當做這片荷塘好不好?我每天看到我,就看到了這裡,就不會變壞了。”

  想了很久,黎滿說的溫柔。

  夏玖看著黎滿真誠溫柔的目光。心軟的都要化開了。

  兩個人都轉着頭,夏玖輕輕的嗯了一聲。就貼上了黎滿微微翹起的嘴唇。

  輕輕的一點,就鬆開了。

  “吾心安處,便是吾鄉。”夏玖紅着臉,喃喃着。

  黎滿被主動的親了,臉上帶著濃濃的笑意,抓着人的手更是緊了。索性大手一伸攬過了人,吻的霸道又溫柔。

  耳邊是船兒飄在荷葉叢裡的水聲。

  兩張唇畔之間,也有輕輕的水漬聲。

  黎滿親了好久,才把人放開。眼睛裡不單單有的是溫柔和喜歡,還有從來沒有過的一種淡淡的情.欲。

  夏玖看在眼裡,探頭討好的在黎滿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夏玖,我喜歡你。從小就喜歡。”黎滿摸摸自己的臉頰又去摸摸夏玖的臉,把腦門盯着腦門,用最親密的姿勢告白。

  “從小你就對我好,我也喜歡你。”

  親密直白的話說完了,卻不知道再說點什麼。

  於是黎滿又親上了,夏玖也乖乖的回應着。

  小船兒隨波搖搖晃晃的也不知道要飄到哪裡去。

  荷葉叢中,悉悉索索的傳來一些聲響。

  “剛剛你說的那個話是什麼意思?”

  “‘吾心安處,便是吾鄉。’是蘇東坡寫的一句古詩。”

  “那個做紅燒肉的?”

  “噗——你還記得哦。”

  “那是,初中的時候你和我說的嘛,我記不住,你就說,紅燒肉吃過沒,就是東坡肉,他就是做東坡肉聞名的。”

  “你就記得這些亂七八糟的。那句話的意思是:就算身處異鄉,但是只要心裡是滿足而安定的,那麼哪裡都能成為我的故鄉……”

  “只要我們在一起,一定滿足而安定,哪裡都是我們的荷塘和村莊。”

  “嗯。”

  “怎麼念的,再教我一遍。”

  “你聽好了,吾心安處……”

  “吾心安處,”

  “便是吾鄉。”

  “吾心安處,便是吾鄉。”黎滿重複了一遍。

  “滿滿變聰明了,小時候要教好多遍才能記全一句話。”

  “哪有,我可是還記得小時候你教我的《採蓮曲》。”

  “哦?你真的還記得?”

  “呃,是什麼來着……”

  “你不是說記得嗎?”

  “給我點提示。”

  ……

  “荷葉羅裙一色裁,”夏玖起了個頭。

  “對,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芙蓉……小九別提醒我,我記得的。”

  “好,你慢慢想……”

  “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向臉兩邊開。亂入池中……看不見,聞歌始覺有人來……對不對?”黎滿一口氣念了出來,然後大大的鬆了口氣。

  “嗯。滿滿最厲害了。”

  “唔,我腦子裡也就只有這麼一首詩.”黎滿憨憨的笑着。

  “一首就夠了。”因為這就是我們生長的地方嘛,你不能忘。

  “嗯,對了,這首詩誰寫的,李白還是杜甫?”

  “都不是,是王昌齡寫的。”夏玖小聲的糾正,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

  ……

  黎滿的又去撐起了竹篙,船兒又開始游動。

  “啊!好大的蓮蓬!”

  “小九你看,那邊還有兩隻野鴨子。”

  “不會又是清大嬸家的吧?”

  “這回應該是野生的,她們家好多年不養鴨子了,小九今晚想吃嗎?”

  “唔……想的。”

  “好嘞,你坐穩了,我這就划過去。”

  “等等,別是誰家養的,到時候被逮到了又要被罵了。”

  “不管,今天可是狀元郎要吃他們,是他們的福氣造化。”

  “滿滿你別這麼說,我要不好意思的。”

  “本來就是嘛……我的小九最厲害……”

  ……

  對話聲被一排荷葉叢擋住了,變得模糊而飄逸。

  而這兩個在這一片九里荷花池中長大的孩子,很快就要去外面的城市去見見不一樣的世界。

  那個世界並不單純並不美好。但是這是他們必須要經歷的,未來嘛,是未知的。

  但是就像他們說的那樣。

  將來不管走到了哪裡,都不會忘記每年的夏天,這九里的荷花開滿整個荷塘的絢爛風景,和在這一片荷塘裡,滋長出來的,像荷花搬單純又乾淨的品性,和愛情。

  《玖里荷花香滿夏》完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時尚先生 by 語笑闌珊 (腹黑總監攻x表面冷豔實則迷糊呆萌吃貨受) | 首頁 | 最上 | 小透明的春天 by 瘋狂的屠夫 (正直認真小透明受x溫柔腹黑大神攻)>>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727-4cbd2288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