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王爺的忠犬攻 by 決絕 :: 2013/12/21(Sat)

文案
陶文穿越了,發現自己成了自己看過的一部悲劇小說裡的渣攻。
此渣攻作為一個王爺,不安安分分地過日子不說,竟然還跟皇帝不對盤任性妄為,跟皇帝皇帝不對盤任性妄為也就罷了,他竟然還把對他忠心耿耿心懷愛戀的先皇送給他保命用的暗衛首領兼忠犬受虐了又虐給虐死了,於是最後落了個被一直看他不順眼的皇帝砍死的下場。
陶文覺得,為了能好好地活下去,他決不能走原主的老路,不過值得慶倖的是,他是絕不可能成為一個渣攻的,因為他是受……
  
主受僕攻,饑渴受V忠犬攻,短篇不V,各種沒節操,雷點眾多,慎入!

內容標籤:穿越時空 宮廷侯爵
搜索關鍵字:主角:陶文,小二 ┃ 配角: ┃ 其它:



☆、那個忠犬受

  現實是很殘酷的,已經榮升為魔法師的陶文在找到了一個同類打算來一場驚天動地的戀愛並破處,然後羞答答地約了人脫了衣服打算滾床單的時候,卻突然發現對方跟他一樣,都是0……
  靠,早知道開房的時候他就不樂呵呵地搶著付費了!
  為什麼小說裡總是黃瓜比菊花多大家爭著要做攻,可是現實裡卻是菊花比黃瓜多要找個好攻不容易呢?
  陶文一臉悲傷地跟自己剛剛打算滾床單的同樣一臉悲傷的對象告別,又說好了兩人以後要成為閨蜜以後,就傷心地上網開始找小說看。
  小說的世界總是很美好的,陶文在現實中受挫以後,就喜歡找本溫馨無虐的小說來撫慰一下自己的內心,而他最喜歡的主角屬性,絕對就是忠犬。
  在網上翻了一圈,陶文卻沒看到和自己心意的忠犬,然後,他突然就看到了一篇標明了忠犬受的文。
  在沒有攻的時候,受……也湊合一下好了,陶文興致勃勃地看了起來。
  作者文筆很好,可絕對是一個天大的後媽,陶文一路看一路心酸,要不是裡面的忠犬受實在是讓他喜愛的很,他絕對是看不下去的,不過正因為裡面的忠犬受太得他的喜愛了,上帝視角的他又覺得渣攻太壞,所以他急需被撫慰的心,更是碎成了渣子。
  不過,中間虐點有點誤會也沒關係,只要結局HE,陶文也就心滿意足了,可是讓陶文沒想到的是,在他盼啊盼啊,在渣攻終於知道了自己愛著忠犬受的時候,他喜歡的忠犬受,就死了!真的死了!
  這文竟然是BE!他心愛的忠犬受先被渣攻虐死了,然後在死了以後,渣攻幡然悔悟,接著,渣攻也就被他的皇帝哥哥給殺了。
  這坑爹的結局!陶文看著電腦,都想變成怨靈去找作者的麻煩了!有這麼折騰人的嗎?還有哪個渣攻,小受為了救你受傷受傷再受傷依然忠心耿耿,別人幾句話你就誤會了覺得自己被背叛了,這也太坑爹了有沒有!
  當然,要是最後渣攻知道真相的時候小受沒死,陶文心裡估計也還不會這麼難受,偏偏小受死了……作者這分明就是在報復社會吧?
  唉,要是他有這麼一個對自己忠心耿耿滿心愛慕的暗衛,肯定是不會像文裡的王爺一樣渣的!更不會那麼沒頭腦地去得罪自己的頂頭上司以至於皇帝大人看自己不順眼處處下絆子害了自己的暗衛和自己。
  他……肯定會脫光光了好好誘惑一下自己的暗衛的!不對,要是暗衛是坐上來被他捅而不是來捅他的話……
  這麼想著的時候,陶文又鬱卒了,因為他是個受,還是一個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決定找人結束處男身卻發現對方也是受的悲劇受。
  陶文帶著滿心的不甘願躺進了被窩,然後因為自己畏寒的緣故插上了電熱毯……
  最後到底是觸電死的還是被燒死的陶文已經不打算去追究了,他只知道,自己死了,就死在自己父母唯一留給自己的東西,那套五十平的小房子裡。
  作者有話要說:  最近萌上了主受僕攻的文!開個短篇~



☆、成為渣攻的受

  陶文再次醒來的時候,就看到自己躺在一張金碧輝煌的大床上。
  這不是他的住處,也不會有人花錢跟他開玩笑,所以陶文一下子就愣住了,而等他坐起來,看到房間裡那個大大的畫著春宮圖的屏風的時候,他覺得自己應該是穿越了。
  他剛剛看的那本王爺和暗衛的小說裡,對於王爺的房間的描述,就跟眼前一模一樣,呃,根據小說內容,他臥室的房梁上,應該是躺著那個願意為自家王爺付出一切的暗衛的。
  這麼想著,陶文突然覺得腦袋一痛,然後,他就得到了屬於原主的那個王爺的記憶。
  梳理了一下自己的記憶,陶文抬起頭,卻什麼也沒看見。
  不過,眼前的這一切太過真實,所以應該是真的,他想也不想,就大喊了一聲:“小二!”沒錯,這位暗衛兄弟,有一個代號——二。
  也許那是作者的惡趣味,不過就算是這樣難聽的名字,也無法降低一點陶文對那位忠犬受的喜愛——能為愛人付出生命什麼的,這樣的人真的太少見了!
  話音剛落,在陶文的面前就出現了一個人,那是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長的非常陽剛,完全符合陶文的審美觀,而他一出現,就跪了下去。
  真的是穿越了?本來就孑然一身唯一的牽掛也就是剛剛從男友成為閨蜜的小受朋友的陶文在這個時候的第一個反應就是,眼前這個壯碩的男人人明明應該是攻的,怎麼就成了受了呢?
  也許,這位忠犬小二本來是攻的,後來太忠犬就忠犬成受了,又或者,在他如此攻的外表裡,其實隱藏著一顆小受的心?
  所有的一切,都已經不可考,陶文只知道,眼前這個人是寵愛這個王爺的先皇特地為這個王爺培養的暗衛,也是歷代掌握在皇室手裡的暗衛的首領,而先皇之所以會把這個暗衛給王爺而不是給皇帝,就是想要保住這個王爺的命。
  可惜的是,這個王爺不關起門好好當自己的閒散王爺不說,還四處惹事並多次挑戰皇帝的極限,終於給自己惹來了殺生之禍。
  惹來了殺生之禍也就罷了,本來還有一個暗衛誓死保護他,可他在無意中中了春|藥強了眼前的人以後,就愛上了折騰對方,最後還在皇帝派來的人的挑撥下把對方折騰死了,剛後悔著呢,自己沒人保護,也就跟著死了……
  說起來,文章還是寫的很不錯的,不然陶文也不可能看完,就說渣攻吧,他之所以會渣,就是因為他在中藥強了自己的暗衛以後發現自己似乎喜歡上了這個從小跟著他保護他為他出生入死的男人,他接受不了這個事實,偏偏又以為自己這個隱忍聽話的侍衛其實是自己的父皇,已經死了好幾年的皇帝的床伴,於是,誤會誤會再誤會,又聽信別人覺得自己的暗衛跟自己的皇帝哥哥也有一腿的他,就渣了。
  王爺攻從頭渣到尾,直到忠犬受拖著重傷的身體又一次救了他並死了,他才後悔萬分。
  然後,皇帝就出現了,他這才發現讓他開始不相信忠犬受的人都是皇帝的手下,其實忠犬受心裡喜歡的一直只有他,主子也只有他一個,當然,那時候什麼都來不及了,所以沒一會兒,他就也死了。
  這實在是一個悲劇,就是不知道,如今這個悲劇到底已經發展到哪裡了。
  腦海裡的記憶還有些雜亂,跳來跳去沒個頭緒,陶文轉過頭,去看那個跪著的暗衛。
  面容俊朗的男人眼裡有著血絲,還有掩飾不住的疲憊,然後,陶文就聞到了對方身上傳來的血腥味。
  難道已經開虐了?要不然,眼前這位武功天下第一的暗衛,又怎麼可能會受傷?
  當然,現在最重要的,是要讓對方先站起來——陶文這輩子還沒人跪過他呢!
  “你起來!”陶文在開口以後,才發現自己的喉嚨很嘶啞,而且說話的時候還很痛。
  作為嬌生慣養的王爺,他輕易是不會受傷的,就算惹了天大的麻煩,也會被眼前這人保護的連擦傷都沒有一個,而縱觀全書,渣攻嗓子受傷,就是在他和忠犬受第一次做了以後的事情。
  陶文認真地回憶了一下,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就在半個月前,“他”又出門去惹事了,偏偏還惹上了江湖上不能惹的一個煞星,然後就被下了春|藥……因為四下裡無人,他最後就強了自己的暗衛。
  而對方在幫他解毒又把“他”帶回王府以後,就被“他”找人拿鞭子打了一頓,而“他”自己,卻因為幕天席地受涼了的緣故啞了嗓子……
  陶文知道,這時候原主是覺得暗衛別有用心爬上了自己床所以有偏見的,而他……他現在只想捶胸頓足嚎啕大哭——眼前的人,怎麼就受過了呢?
  暗衛小二已經站起來了,低著頭不去看陶文,不過就算是這樣,陶文還是發現,對方比自己高了不少。
  呃,他是不是還有希望把忠犬受培養成忠犬攻?親愛的你可千萬不要一入受門不成攻啊!
  作者有話要說:  



☆、同床吧

  陶文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實,這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對於父母雙亡本身性向與別人不同又內向的他來說,穿越總比死了好。
  就算如今這具身體有一個想要置他于死地的皇帝大哥,但是在附送一個忠犬並且只要他不搗亂還沒有危險的情況下,他也就不在乎了,可惜現在,就是攻受問題有點難辦。
  “你的身體怎麼樣了?”陶文把聲音放溫和了,問道。
  再沒有上床以前,王爺和暗衛的關係還是很不錯的,王爺對於這個先皇給的人也很好,要不是這樣,暗衛也不會對王爺非常仰慕,所以,之前的那頓鞭子,還是王爺第一次讓人打暗衛。
  不過,就因為暗衛身體好傷好的快,王爺打著打著就打習慣了,最終在渣攻的道路上一去不回頭。
  “主子,屬下沒事。”小二一臉嚴肅地開口。
  看著雖然說沒事但是身上飄著血腥味和藥味的暗衛,陶文覺得對方的話實在是不可信,而且,他很清晰地記得,原主在發現自己上了一個男人以後,是讓人打了眼前這人一百鞭的:“你去床上躺下休息一下吧。”
  小二一下子就跪下了:“屬下不敢!”
  “你上來!”陶文直接坐了起來。
  “主子你之前受了涼……”小二連忙開口,似乎是感覺到自己逾越了,就沒有繼續說下去,沉默地低下了頭。
  “這樣吧,我們一起去床上躺著?”聽到對方帶著關心的話,陶文覺得非常地高興。
  他是不會去糾結那些諸如對方喜歡的是以前的王爺而不是自己之類的無聊問題的,現在他已經穿越了,他就是那個一事無成只知道惹事的王爺,他也會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至於被眼前的人看了出來懷疑他芯子換了什麼的……他的這具身體還是王爺,有王爺的記憶,難道對方還敢弑主?
  他已經打算好了,以後自己就要做一個混吃等死的王爺,然後找一個忠犬攻養著——這應該也是他的那位皇帝大哥想要看到的場面。
  至於跟忠犬的愛情什麼的,只要對方一直不離開自己就好了,他還真不怎麼在意。
  “屬下不敢!”小二還是跪在地上。
  有些人,就是吃軟不吃硬的:“我命令你,去床上躺著!”陶文下狠藥了。
  小二乖乖地躺到了床上。
  陶文感覺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發現自己應該並無大礙,就開始研究起躺在床上的暗衛來。
  小二的睡姿非常的標準,標準到讓他覺得有些不習慣:“小二,我以後會對你好的。”
  “屬下不敢!”小二又道,眼珠子烏黑烏黑的。
  陶文覺得圓滿了。
  他腦海裡的記憶還在翻滾不休,讓他覺得頭昏腦脹的,乾脆就在小二身邊躺了下來。
  長這麼大,陶文還沒跟別人躺一張床過,不過他本身是個沒有警覺心的,所以倒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好的,只是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開始整理記憶。
  不過,他這樣,卻是苦了躺在他身邊的暗衛。
  暗衛小二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全身戒備同時對自己的主人的行為疑惑到不行。
  他家王爺不算個壞人,但也不算個好人,之前的反應也說明了,對方是討厭自己的,他甚至已經打定了主意以後若非必要絕對不出現在王爺面前,可是現在,王爺怎麼就讓他跟他糖一張床了?
  那天王爺醒來,看到滿身血污的他眼裡的鄙夷和厭惡不是假的,可現在……他又想多了,他是王爺的暗衛,一切要以王爺為重,記著這一點就足夠了。
  陶文在整理好了記憶以後,就想吼一聲“渣”。
  自己不小心吃了春|藥強上了對方也就罷了,一醒來就翻臉不認人,在中了毒又因為情|事受傷的忠犬受把他帶回王府以後,做的第一件事竟然就是讓人打他鞭子!還起了殺人的心思。
  陶文越想越不是滋味,突然卻又想到,小二身上應該是有不少傷的,那麼,他上藥了嗎?
  這麼想著,陶文一下子就坐了起來,剛想拉開身邊的人的衣服看看,卻對上了對方淩厲的眼神,只是在看到他以後,對方的目光一下子又放柔了。
  陶文突然有點心動……他一定要早點把這人的傷治好,以便自己能早點破處!
  作者有話要說:  



☆、破處吧

  陶文給了小二一堆的傷藥,然後命令對方留在他的房間裡休養,而他自己,當然也是在房間裡休養的。
  如今他穿了的這個王爺,上有討厭他的皇帝哥哥,下有一群想要利用他以及找他報仇的人,為了自己的性命著想,他還是少出門為好。
  而在不出門的情況下,陶文能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折騰小二,當然,這個折騰是非常單純的。
  陶文一直覺得,自己的節操雖然早就已經死掉了,但是畢竟還是個處,應該是會有一些諸如害羞之類的情緒的,可是面對他怎麼說就怎麼做的小二,他卻完全害羞不起來,甚至好幾次,都想把對方撲倒了試試。
  “來,小二,我給你上藥。”拿著王府裡最好的傷藥,陶文對著自己面前身形高大的小二開口。
  “主人,屬下的傷已經好了,不用再浪費傷藥。”小二馬上就跪下了。
  “給你上藥怎麼就是浪費了?我命令你,去床上躺著!”陶文馬上開口。
  小二身上的傷確實已經好了大半,可是對於一直很饑渴從未被滿足的陶文來說,就算是借著上藥吃吃豆腐也是很好的,所以他挖了一塊傷藥以後,就在小二身上塗抹了起來,還用上了按摩手法……
  “小二,這傷藥還是對皮膚很有好處,能去疤美白的。”
  “主人!這是陛下賞賜給主子的藥,屬下不敢用!”小二一個翻身,從床上下來,又跪在了地上:“屬下,屬下也不用去疤……”後面一句話,這聲音怎一個小字了得!
  “我命令你!去床上躺著!”
  陶文撲過去上下其手。
  當然,除了擦藥的時候以外,其他的很多時候,也是會發生各種狀況的,比如吃飯的時候。
  “來,小二,我們一起吃飯。”陶文笑眯眯地開口。
  “主人,屬下吃饅頭就可以了。”小二面無表情。
  “這怎麼行?只吃饅頭沒營養,你坐下來,我們一起吃。”
  “主人,屬下是不能和主人坐在一起的。”
  “我命令你!坐下來和我一起吃飯!”
  當然,最邪惡的時候,應該是洗澡的時候。
  “小二,你給我擦背!”
  “小二,你太用力了,輕一點。”
  “小二,你的手藝不錯,前面也幫我擦擦,要擦乾淨一點。”
  ……
  “小二,你怎麼一直不說話?你流鼻血了!”
  對於這一切,其實陶文還是很滿意的。
  唯一讓他覺得可惜的是,這些日子他也憋得很辛苦,可是就算他已經很沒有節操很饑渴了,還是決定要培養一下感情再上床的,而現在,感情應該培養的差不多了吧?
  至少,小二看他的眼神越來越熱情了,他幾次“偷襲”還發現對方硬了!
  也是時候開吃了!
  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陶文把小二叫下來陪睡覺,然後在半夜的時候,他偷偷地爬到了對方的身上。
  只是蹭了兩下,陶文就覺得有什麼東西已經變得硬邦邦的了,因為對方穿著緊身服的緣故,那小東西緊貼在腹部,說不出的性感!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陶文低下頭就開始扒對方的衣服,而對方也異常地配合,只不過等兩人坦誠以對以後,對方竟然非常乖巧地張開了雙腿。
  陶文被雷到了。
  他一口就咬在了小二的肩膀上:“小二,天天跟著我的是不是?”
  “是。”
  “你知道我所有的事情是不是?”
  “……是。”
  “你整天偷看我還喜歡我是不是?”
  “屬下知罪!”
  “你不知罪!見鬼的,你知道當初我上了你幹嘛還用鞭子打你嗎?”
  “屬下不知。”
  “老子想讓你上我,結果你自動獻身被我上了,你說我生氣不生氣?!”陶文一邊說,一邊異常彪悍地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潤滑油,在自己後面塗了點,又在小二挺立的小東西上面塗了一些。
  小二一開始地時候還在疑惑,那個晚上明明是王爺主動壓倒他的,可現在,在王爺嘴裡怎麼就變了?不過,變了就變了吧……那樣其實很痛很難受……他再也忍耐不住,抓著身上的人就一個翻身佔據了主動位置……
  他更喜歡現在這樣,也更喜歡現在的王爺,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他一直盯著的王爺突然就變了。
  作者有話要說:  



☆、再來一次

  如果跟自己喜歡的人春風一度醒來,竟然看到對方並不是抱著自己而是跪在床邊,會有怎麼樣的感覺?
  陶文只覺得有一口氣憋在胸口上不來也下不去。
  不過憋了一會兒以後,他卻很快想通了,愛跪就跪吧,反正那傢伙昨晚一直“跪著”。
  至於現在……
  “小二,我冷,你竟然不知道給我暖個被窩?”
  “小二,你窩在上面做什麼?我身上酸痛的厲害,你就不知道幫我揉揉?”
  “小二,我餓了,你去拿東西給我吃,要多拿點!你跟我一起吃我胃口比較好。”
  陶文相信,用起來這樣舒服的小攻,在現代絕對是找不到的,所以這裡的日子,其實也不像想像中那麼難熬是不是?
  等過了幾天,感到自己後面已經沒有大礙以後,陶文邪惡地笑著,再次將魔爪伸進了陪睡的暗衛的褲子裡……
  暗衛兄紋絲不動,不,還是有一個地方迅速地動了的—— 某物件以最快的速度“站”了起來。
  陶文臉紅了,感謝曾經各種高H文鈣片給他的洗禮,他很快反應過來:“我……我命令你,好好伺候你主子我!”
  暗衛兄迫不及待地跪了下來,開始伺候主子。
  床咿呀咿呀地晃了起來,暗衛兄體力驚人,異常給力,跟上次破處相比有了非常重大的進步,可就是有一點不太好……
  “恩恩,太深了,我不要了……”陶文意亂情迷。
  暗衛兄停下不動了。
  這是逼著本就沒有節操的人再把節操掉一掉嗎?
  陶文用了夾了一下,看到暗衛兄衣服神清氣爽的樣子,一口咬在了他肩膀上:“你倒是給我動啊!”
  暗衛兄一向很聽主子的命令。
  陶文開始哀悼自己的牙齒——尼瑪咬個牙印玩情趣不適合暗衛這種生物啊,他練得真的不是金鐘罩鐵布衫嗎?
  事畢,暗衛兄盡責地幫忙清理,即便自己又硬了也不敢越雷池一步,陶文非常滿意,伸手摸著玩兒摸著玩兒繼續摸著玩兒……
  男人硬忍著的樣子絕對很好看,可惜陶文心太軟,看著暗衛兄可憐兮兮的模樣忍不住又讓對方“跪”了一回。
  “不行了,不要了……”
  暗衛兄又停了。
  “小二,你就別管我了,快點結束好不好!你別以為我我不知道,男人想要幹的時間長點就要中途歇一歇!我跟你說,做的時候總是忍著不射是會痿掉的!”
  事實證明,暗衛兄就算中途不歇一歇,幹的時間也很長……
  狂風驟雨,驚濤駭浪,這次做完以後,陶文已經沒空再去想別的,只是突然覺得,自己這次後面受了這麼重的傷,估計又要休息幾天才行……
  暗衛兄看到主子睡了,暗搓搓地親了一口,躺到主子身邊一動不動等著主子粘過來,雖然明天早上要不著痕跡地爬起來會有點困難,但他是不會被這樣小小的困難打倒的。
  第二天,陶文看到跪在床邊的人已經淡定了,下午就找來下人,在床前鋪上了厚厚的羊毛毯,呃,說不定他們還可以去地上滾一滾……
  原本的王爺到處折騰的事情,陶文是絕不會去做的了,在皇帝沒有放下戒心以前,他成了一個徹底的宅男,每天就只做三件事——吃飯睡覺逗暗衛。
  逗著逗著最後總是自己“受傷”什麼的,習慣了就好了。
  作者有話要說:  



☆、番外:皇帝

  皇帝一直很不忿,明明他英明神武英俊瀟灑風流倜儻雄才大略氣質超人,但不知道為什麼,他老爹就是偏愛那個沒有一點男子氣概還只知道闖禍的弟弟!
  什麼你這麼厲害了你弟弟什麼都不會你就該讓著你弟弟什麼的……呵呵。
  要是他弟弟調皮搗蛋的時候,跟他一樣被狠狠地揍一頓,他就不信他那個弟弟還能一事無成!
  而且,一事無成也就罷了,雖然不滿意一點,但是讓他養著這麼一個廢物也是可以的,可是,他的弟弟竟然還很不安分!
  把他控制武林的計畫毀之一旦,把他打算將貪官一網打盡的局弄得面目全非,再加上幫他選定的妃子逃婚什麼的……要讓他相信他弟弟沒肖想他的位子實在太難了!
  當然,最關鍵的一點是,他的父皇,竟然在去世前將原本由皇帝掌控,可以監視朝堂控制武林的暗衛交給了他弟弟!
  暗衛啊!那可是暗衛啊!幾乎無所不能天下無敵的暗衛啊!據說暗衛都是能夜闖皇宮不被發現的,這些暗衛在他沒登基以前還跟著他父皇熟悉皇宮地形……
  太沒有安全感了!
  他一直致力於將這些暗衛收買到自己這裡來,可是,那個暗衛首領,他見過一面的叫小二的傢伙竟然對他的弟弟忠心耿耿的,連帶的那傢伙的屬下也對他弟弟忠心耿耿的!
  他弟弟長的沒他帥懂得沒他多還性子暴虐那暗衛是眼瞎了嗎竟然效忠這麼個人?
  不過,就是因為這份忠心,他感到更加心動了貌似了……對著他弟弟那個渣都能忠心不二誓死相隨,能力還非常強,這些暗衛真的太討人喜歡了!
  皇帝一直致力於挑撥自己的弟弟和暗衛的關係,本來以為就要成了,可讓他想不到的是,他那個弟弟竟然突然安分起來了!
  安分的都有些不對頭了……該不會他弟弟正在醞釀一個驚天大陰謀吧?
  皇帝陛下決定前往查看。
  皇帝陛下帶了很多人,甚至還準備了軍隊,然後才終於大著膽子進了他弟弟的王府。
  鑒於他是皇帝,鑒於他跟他弟弟還沒撕破臉,皇帝陛下雖然做了N多準備,但進去以後,卻擺起了哥哥的譜,命令了自己的手下和王府的手下都不准出聲,然後靜悄悄地進了屋子……
  “小二,老子今天不折騰死你我就不算你主子!”
  “小二,怎麼樣,老子厲害吧?我夾死你夾死你夾死你!”
  “小二,你叫吧,不過你就算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嘎嘎!”
  ……
  皇帝眼睛一亮!
  他知道自己那個弟弟對身邊有個人時刻跟著這一點非常不滿,因此對小二非常不好,而他也是因為這個才想要挑撥兩人的關係的,現在看來……
  他弟弟和他的暗衛的關係,似乎不用挑撥就已經破裂了?
  哈哈哈哈哈哈!皇帝陛下無聲地仰天長笑,決定破門而入英雄救暗衛,而他也確實這麼做了——大手一推,門應聲而開。
  皇帝覺得自己眼瞎了。
  他那個小霸王一樣的弟弟竟然面目含春滿身紅痕地“坐”在那個暗衛身上,標準的觀音坐蓮的姿勢,這還不算,他已經不說剛才那樣囂張的話,他正在呻|吟著:“小二你輕點我要不行了我腿軟……”
  皇帝突然發現,自己弟弟還是有比自己出色的地方的,至少比他美麗比他誘人……
  所以說,暗衛之所以忠心不二是因為吃了主子嗎?如果真是這樣,他寧願不要忠心的暗衛!
  皇帝默默地退了出去,覺得自己傻透了。
  他真傻,真的。
  他安排了那麼多人不惜調動軍隊來他弟弟這裡,還幻想著他弟弟會綁架皇帝什麼的,最後竟然只是看了一場春宮……
  皇帝的心情非常糟糕,不過過了一段時間以後,心情卻又好了起來。
  怪不得他弟弟不要王妃,原來是被暗衛醬醬又釀釀了!
  怪不得他弟弟整天惹事,原來是被暗衛醬醬又釀釀了!!
  怪不得他弟弟討厭暗衛,原來是被暗衛醬醬又釀釀了!!!
  他弟弟都跟暗衛在一起了絕對沒機會再跟女人在一起了不會有孩子了似乎還被暗衛囚禁在了府裡他還有什麼好怕的?
  皇帝陛下性情愉悅地回了宮,然後給自己的弟弟賞賜了上好的傷藥以及補腎的藥物,當然,他比較希望那補腎的藥最後能被暗衛吃了。
  哈哈哈哈哈!
  1. 穿越・重生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網配之讓我照顧你 by 不斯 | 首頁 | 最上 | 少俠,我們團長還沒有夫人! by 幼兒園不得獎狀>>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805-337780ca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