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二楞子大俠和傲嬌YD教主的故事 by 齊楚 :: 2013/12/22(Sun)

文案
這是一篇流水賬大綱文,講的是二楞子大俠和傲嬌教主相識相知相愛的故事【誤】。
大俠是攻,教主是受。

內容標籤:情有獨鍾 強強 天作之合
搜索關鍵字:主角:大俠,教主 ┃ 配角:前教主前盟主師父鷹 ┃ 其它:大綱文,受QJ攻==+




這是一篇流水賬大綱文,講的是二楞子大俠和傲嬌教主相識相知相愛的故事【誤】。
大俠是攻,教主是受。
話說教主第一次見到大俠,是在大俠跟着他師父以及其他一群所謂正義大俠人士後面上山圍剿魔教的時候,领頭的是當時的武林盟主。
那時候教主還不是教主,是魔教前教主的唯一弟子;大俠也還不是大俠,是他師父收留的用來打點衣食住行偶爾教教武功的小徒弟。
就是在那個時候,教主對大俠一見鍾情了。
眾所周知,通常魔教教主與武林盟主都有一段不可告人又不得不說的八卦往事。
這裡的前教主和當時的武林盟主同理,也有JQ孽緣。鑒於主角不是他們,作者就長話短說了,概括起來就是當年他們比武相識相知相殺相愛了,但是礙於身份什麼的,只能在每個寂寞的夜晚對月空嘆,然後多年過去盟主要娶親了,前教主知道後去搶親了,於是盟主就率領眾人去圍剿救人了。但圍剿的結果是教主被武林盟主搶回去了,雙方都辭了各自職務旅遊結婚去了……其中各種狗血瓊瑤以及各路正義大俠的精采反應就不在這裡加以贅述了。
總之這件事的直接影響就是,我們的主角教主他當上了教主,而大俠看到武林盟主搶了個漂亮的媳婦回去【當教主的都是美人】,知道了練好武功可以取到漂亮的媳婦還可以保護媳婦,於是就勤奮練武終於成了大俠了。


前面說到了,教主對大俠一見鍾情了。原因麼,說不清,真要提,大概是大俠當時伺候他師父的傻愣的樣子很像教主小時候養的一條狗吧。那條狗的名字叫小黑。由於當時教主還不知道大俠的名字,所以教主一直在心裡把大俠叫做大黑,以致教主後來一直無法改口,以致教主在當上教主多年後第一次遇見已經小有名氣的大俠的時候,脫口而出的就是:大黑!
然後當時大俠的第一個反應是:你怎麼知道我小名的?
還好當時周圍沒什麼人,不然丟臉丟大了。
大俠丟臉沒什麼關係,反正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個二楞子,呆傻呆傻的,唯一的優點大概就是他有一身好武功。
但是教主就不一樣了,因為他的屬性是傲嬌,丟臉什麼的,是對他最大的侮辱。
然後他們就開始打架,咳咳,比武了。
比武告一段落之後,教主說:三個月後,此地,再決戰!
然後教主瀟灑地走掉了。
再然後,教主總是用各自藉口找大俠打架,人前人後的,他們都不知道打了多少回架了。
為什麼教主總是要找大俠打架呢,原因很簡單。因為教主很傲嬌,才不會對大俠說喜歡啊愛啊什麼的,所以只能採取這種相殺相愛的方式來爭取和大俠肢體上的接觸了。而且有前教主和前武林盟主的先例,教主對二楞子大俠抱著隱隱約約的期待。
但是大俠是二楞子,對於教主這種特殊的示愛方式,他也只是當做是教主特別看他不順眼。好吧,其實除了教主,誰也不知道他總是找大俠打架這事是愛的表現。所以說教主不僅傲嬌,而且還有點死心眼。
所以隔三差五的打架,他們的感情能有多大的發展空間呢?漸漸地,教主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但是他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了。唉,頗有點自作孽不可活的意味在裏邊。


所以作者也看不下去教主同志在感情上的笨拙了,所以一不做二不休,作者把他們扔到了一個孤島上。
他們是怎麼到孤島上去的呢?劇情安排是大俠接了什麼什麼任務要去孤島上找什麼什麼東西,教主知道後擔心他於是也悄悄跟去了,然後船遇風暴,被困孤島。
於是在孤島上,他們的感情終於有了質一般的飛躍。



話說到了孤島上,開始的時候教主由於傲嬌,雖然對於和大俠一起孤男寡男荒郊野外的內心怦怦然,但還是不屑於表現出來的,所以他對大俠的態度,除了冷淡就是“哼”。
於是大俠說,教主兄啊,我們現在一同落難,就先暫且休戰吧。
教主聽到這個當然是很開心的了,但他還是傲嬌着:那……好吧。
於是他們就這樣開始了在孤島上的生活。
孤島上有個湖,湖裡有魚;孤島上有數,樹上有野果;再加上孤島上遍地的野菜,大俠經常風餐露宿練出來的手藝,他們想被餓死都難。
劈材燒水做飯什麼的粗活,基本都是大俠一人包辦了。一是因為大俠幹慣了,二是因為教主幹不慣。而且大俠覺得,教主那樣一雙除了因為習武在手上特定幾處長了薄繭但其他幾處仍舊白白|嫩嫩的手,的確不怎麼適合做這些事,所以大俠對教主說,教主兄,你去採些野果來吧。可見大俠對教主還是有點憐香惜玉的,教主,你有戲哦!不過在每次教主都摘了不少青澀的果子回來後,大俠就放棄了讓教主去幹活的想法了。大俠雖然愣了點,但人還是不笨的。
但這下輪到教主不樂意了,教主覺得傷自尊了,被瞧不起了,被當小白臉包養了,被傷男人尊嚴了,所以他對大俠說,我去抓魚。
大俠想,教主會武功,而且不是傻子分得清大魚小魚,所以就答應了。
但是由於教主當時是一時打了雞血,忘了自己是不會游泳的了,所以縱身跳進湖裡之後,開始撲騰開始嗆水開始下沉了。在失去意識之前,教主唯一的想法就是委屈——他和大俠還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呢,自己就先死了,而且還是自己跳進湖裡淹死的……


在燒得噼裡啪啦的火堆旁,教主醒過來了。已經是晚上了。
教主看到自己身上蓋得是大俠的衣服,而自己的衣服正在不遠處用木頭支着烤着,同時在烤着的還有大俠的裏衣。
教主又看到自己旁邊,大俠正赤裸着上身在那裡烤魚。
教主突然意識到是大俠將自已扒光,又想到自己在大俠面前出醜了,頓時感到一陣面紅耳赤。
大俠看到教主醒過來了,說你沒事了吧。
教主臉紅着搖搖頭。不過還好天色暗看不出來。
大俠又說,餓了吧,我烤好魚了,給。說著大俠把魚遞了過來。
教主坐起身來,身上蓋的衣服滑落,於是他和大俠赤誠相見了。教主臉更加紅了,但是是男人,扭扭捏捏的就不像樣了,於是接過魚來低着頭默默地臉紅着吃著,並且時不時地偷看一下大俠赤裸着的上身——身材真好,比自己想像的夢到的還要好——補充說明,教主已經做過無數次主角是大俠的春夢了。【= =+】
然後大俠又說了一句讓教主直接熟了的話:教主兄,你的皮膚還挺白挺好摸的啊。
原諒大俠是個二楞子吧,他說這話一點調戲的意思都沒有,不過是適時地感嘆了一下而已。
在湖裡幫教主洗乾淨後,大俠抱著教主回到了岸上,幫教主穿好了衣服。
期間教主一直臉紅着。
完事之後大俠問教主,媳婦,我們該怎麼離開這裡呢?
教主感到奇怪說,你怎麼現在想起要回去的問題了?
大俠說,我在一直留在這沒什麼,但是我捨不得媳婦你留在這裡受苦啊,而且我還有任務沒完成呢,而且我還要把你帶回去給我師父看看。
大俠啊,你終於想起你的任務了啊!
教主想了想,不說話,把手指放到嘴巴里吹了幾聲口哨,不一會,一隻鷹不知道從哪飛了過來。教主又從從自己衣服上撕了塊布,咬破手指在布上寫了點什麼,把那塊布給那隻鷹抓着,鷹飛走了。
大俠抓起教主的手說,媳婦,你受傷了。說著就把那還流着血的手指放到嘴裡吸允。
教主臉紅。
大俠說,媳婦,你紅着臉的樣子真好看。
教主更加臉紅。


然後幾天之後,教主和大俠被教主那隻鷹所招來的手下營救了回去。


營救回去之後教主對教眾說,這位以後就是我們教的男主人了,你們要好好聽他的話,他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敢有違抗者,殺無赦。
教眾們都是些什麼人啊?早就在前教主的先例和教主怎麼多年的行為中看出端倪來了,於是唯唯諾諾點頭稱是,同時在心裡“邪惡”地笑着——都是一群寂寞的八卦的人啊。
教主對他們的服從感到很滿意。


接下來,在交代了教眾各種事宜之後,跟着大俠去交了任務之後,教主由大俠帶著去看大俠的師父了。
教主感到有些緊張,他問大俠說,你師父會不會不接受我呀?
大俠說,別怕,我師父人很好的,而且是我娶媳婦又不是他娶媳婦,他接不接受有什麼關係?
教主說,你不怕你師父要和你斷絶師徒關係?
大俠說,我師父好像一直怕我和他斷絶師徒關係。
教主問,為什麼?
大俠說,我師父貪杯,而我會釀他最喜歡的酒。
教主無語。

到了大俠師父那,師父迎出來,說,好徒兒你終於回來啦!快快快,去釀酒,你上次給我的酒我都快喝完了!
大俠止住大俠師父說,師父徒兒這次來主要是要給您引見一個人。
師父問,誰呀?比釀酒還重要?
大俠說,是我媳婦。說著大俠把教主推了出來。
師父一看,眼前一亮,說,好小子啊,還真的給你拐了個漂亮媳婦回來啊!
教主覺得奇怪,問大俠怎麼回事,大俠在教主耳邊說,我跟我師父說過我習武就是為了娶媳婦。
教主說,你師父好像真不介意我是個男的。
大俠說,我師父眼神不大好,
教主無語。
這時候大俠師父說話了,他說,去去去,別在這卿卿我我的,去把那壇你釀的打算成親時喝的那罈酒挖出來,今晚你們成親!接着又嘀嘀咕咕說,到底埋哪了呢,這麼多年了我一直找不到。
教主再無語,感情他師父為了喝酒就這樣輕率了自己徒弟的親事啊。
但是大俠很高興,因為要成親了。
當天晚上,大俠和教主胸前繫著大紅花,拜了天地,送入了洞房。
洞房裡,大俠說,媳婦,我們和交杯酒吧。
教主紅着臉和大俠交了杯。
大俠說,媳婦,我們洞房吧。
教主紅着臉不說話了。
大俠說,媳婦,我抱你上床。
教主不說話。大俠把他抱到了床上。
大俠說,媳婦,我幫你脫衣服。
教主不說話。大俠脫掉了教主的衣服,又脫掉了自己的。
大俠說,媳婦,接下來要怎麼做?
教主不說話,他已經要熟了。原諒大俠的無知,他和教主的第一次,他醒來的時候,教主已經開始坐下去了,所以前戲什麼的,大俠真的不會呀。
大俠又說,媳婦?
教主不說話,推到了大俠,開始親吻。
大俠在教主的指導下漸入佳境,開始回應教主的吻,然後全身燥熱起來,磨蹭這教主的身子。
教主說,親我其他的地方。
大俠和教主調了個個,很聽話地親吻着教主全身上下其他的地方。
教主舒服得蜷起了腳趾,大腿磨蹭着大俠的身體,喉嚨裡不時地發出嘆息。
大俠看著教主因為情慾薄紅了的臉,帶著媚意的眼角,覺得某一處漲得厲害,他說,媳婦,我想進去。
教主說,把我衣服裡的藥膏拿出來。
大俠拿了。
教主說,用你的手指蘸些藥膏,探進……我那裡,先讓我適應適應。
大俠看看教主那麼小的穴,又看看自己那麼大的兄弟,覺得的確有先讓它適應適應的必要,不然傷了他媳婦可不好。於是大俠忍着自己想要進去的衝動,耐着性子幫教主適應着。
教主被大俠的手指進出得很激動,等那裡適應了大俠的三根手指之後,教主說,可以了,你進來吧。大俠抽出了手指,龐然大物頂了進去。
教主被進入得太快太突然,忍不住啊了一聲,大俠緊張的問,媳婦你傷到了麼?
教主搖搖頭說,沒有你繼續,輕點慢點。然後在大俠慢慢的進入中,發出陣陣低低的呻吟。
於是就這樣在教主的指導下,大俠快速地學着並實踐着,再加上上次在孤島上的那半次經驗,大俠折騰了教主大半夜。大俠學得很快,後來幾次基本不用教主指導了,而事實上教主也指導不了,說出口的話語都被一聲聲呻吟代替了。總之是長夜漫漫,春宵一刻,芙蓉帳暖啊!

對了,大俠的師父呢?——他早已被那壇大俠不知道從哪挖出來的酒灌醉了,正睡着呢!


於是,從此之後大俠和教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_→完。
很小的番外

【一】關於為什麼大俠和教主的初H大俠會提前醒來

關於大俠為什麼在他們第一次的時候提前醒來,教主想了很久都想不通。
於是有一人教主忍不住了,問大俠這個問題。
大俠說,我師父說在江湖上行走,迷丵|藥總是難免的,所以他從小給我吃這個,還給我配了相關的藥加以輔助對抗,所以普通迷丵|藥基本奈何不了我。對了媳婦,你那是什麼藥啊,這麼厲害,我暈了好久才醒。
教主無語凝咽,同時默默地感謝大俠師父。


【二】日常生活片段

教主叫大俠大黑,在他們確定關係之後教主就這麼叫了。
於是在他們H的時候,動情之處,教主這樣叫着:啊……大黑……大黑……慢點……大黑……
大俠每次聽到這個,總是很激動,於是教主第二天基本下不了床了。
教主在不H的時候總是傲嬌的,於是他傲嬌着不理會大俠。大俠千哄萬哄沒用,萬般無奈,只有離開了。教主感到很委屈。
委屈了的教主躺在床上生悶氣,然後肚子餓了。但是傲嬌教主傲嬌着不去找吃的,就這麼餓了一天。終於實在受不了了,教主起床,去找吃的。
結果教主一打開房門,發現大俠正在那裡跪着。
教主問,你跪着幹嘛?
大俠說,媳婦,我惹你生氣了,所以反省呢。
教主說,那你知道哪裡錯了麼?
大俠說,不知道。
教主覺得自己不應該嘗試讓這個二楞子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於是決定放棄這方面的交流。【喂教主,難道不是大俠根本沒錯而是你傲嬌鬧彆扭麼?】
教主於是說,我餓了,你起來去做飯。
大俠說,媳婦你不生氣了?
教主嗯了一聲點點頭,傲嬌道,快去做飯。
大俠說唉好嘞。於是屁顛屁顛地跑去做飯了。



【三】關於生計問題

教主的生活費來源是魔教的生意提供的,反正教主花費也不大,所以魔教供一個教主無壓力。
那麼大俠呢?一介布衣的大俠,生活費哪來的呢?
讓關注了大俠多年的教主來告訴你,大俠武藝高強,做個做些懸賞任務是綽綽有餘的,而且大俠釀的一手好酒,實在拮据時,賣酒去。
另外,當大俠和教主在一起之後,教主那麼有錢,大俠還擔心沒錢花麼?
當然大俠是不會被當小白臉養的。事實上他根本沒想過他媳婦是有錢人這個問題,覺得成親了,有媳婦了,得有擔當,於是更加賣力地去掙錢養家了。所以我們根本不用擔心他們的生計問題。

【四】關於傳宗接代問題

有一天,教主很矯情地問大俠,你和我在一起就不能有小孩了,你介意麼?
大俠說,小孩可以領養的嘛,我師父就沒小孩,我就是我師父領養的。
教主感到很甜蜜。

全文完。
  1. 古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媳婦圈養計劃 by 九畫 | 首頁 | 最上 | 大大養成手記 by 這媞嗰非注蓅尐呺>>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820-9a429fa6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