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你畫我猜 by 這裡還有魚 (寡言攻X話嘮受) :: 2012/12/24(Mon)


校園溫馨短篇,双向暗戀,寡言攻x話嘮受。
CP 陳墨x艾江



1.
艾江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注意陳墨的,可能是開學那天他左手行李箱,右手三個大口袋氣喘吁吁爬樓梯時,陳墨在後面拍了拍他,淡淡說了一句“幫你。”,然後幫他把沉死人的行李箱拎到了5樓宿舍。

也可能是某個週末他無聊去圖書館消磨時間,湊巧坐在陳墨旁邊,偶然一瞥看到他低着頭,一臉認真的紙上畫畫的樣子。

又或者是那次下課晚了,他在擁擠的食堂裡找不到座位,端着餐盤四處遊蕩時陳墨拉了下他說“坐。”……

總之等艾江反應過來,每天偷偷觀察陳墨或是努力製造巧遇好像已經成了一種習慣。然後再等他意識到自己這種反常的行為很可能跟某種叫“喜歡”的情緒劃等號時,他恍惚了一個禮拜。

據同宿舍的周航說,他以為艾江這傢伙吃錯藥了,一禮拜說的話加起來比他平時半天說得還少。好在艾江很快又恢復成了那個沒心沒肺的話嘮,因為他想通了,不就是喜歡男生麼,陳墨畫畫厲害,人又好幫過他那麼多次,自己會喜歡他也很正常嘛。

接受這個事實之後,艾江花了一個月時間,終於從每天只能偷偷觀察陳墨進展到每天和陳墨膩在一起的現狀,只是在感到滿足的同時心裡生出的那一絲酸澀,大概連他自己都沒察覺。

************

第一次見面那次艾江是問過陳墨的名字的,想過兩天請他吃飯作為答謝,陳墨沒回答就走了。

因為同住一個宿舍樓,兩人沒少在樓梯上碰到,加上後來幾次不期而遇,艾江就起了想和陳墨交個朋友的念頭。可是他引以為傲的話嘮神技到了陳墨面前卻完全沒了用武之地,花了兩個多月才只從陳墨口中套出了他的名字、專業和宿舍號,頂多是算不上陌生人了,可要說是朋友那還差得老遠。

讓艾江更沮喪的是陳墨的態度,每次都只有自己一個人侃侃而談,陳墨說的話不會超過十句,每句不超過三個字,艾江覺得那些“哦”“可以”“沒事”更像是一種敷衍。而且艾江就沒在陳墨臉上看到過表情這種東西,他總是緊抿着唇一臉淡然的樣子。艾江有時說得唾沫橫飛,一眼掃到陳墨的標準表情,一瞬間就沒了說話的欲`望,過一會又覺得兩個人相對沉默太尷尬,這才又挑起下個話題。

總結努力跟陳墨套近乎的這一個多月的經歷,艾江感覺自己就是典型的“熱臉貼屁股”,那屁股還是屬於捂不熱的,任是艾江再自來熟再熱情,他也沒了繼續捂下去的動力。他想陳墨肯定是煩他了,但又不好意思說,所以在一起聊天時才用每次蹦一兩個字的方式暗示自己,那自己也該知趣點別打擾人家了。於是艾江就漸漸不去找陳墨了,跟着宿舍的兄弟渣遊戲以轉移注意力。時間久了,和陳墨就又恢復成了點頭之交的關係。

可是艾江還是控制不住自己老想偷偷觀察陳墨的念頭,甚至還摸清了他的日常作息並打聽到了他們專業的課表。知道他常去5號食堂吃早飯,就比他早起五分鐘坐在角落裡等他;沒課的時候就會去蹭陳墨上的課,運氣好能坐到他旁邊打個招呼,說句“哎喲,真巧。”,運氣不好也能看著他的背影默默發三節課的呆;知道他週六上午經常會去學校附近的公園寫生,下午到圖書館繼續畫畫,艾江也會扔下和宿舍兄弟約好的副本,縮在樹叢後面或是拿本書遮着臉偷看專注畫畫的陳墨……

艾江一直沒想過他這種行為代表了什麼,更多時候就只是惋惜他那麼想跟陳墨做朋友,可是陳墨大卻不太喜歡自己,為了不讓他到討厭自己的地步,還是繼續保持這種距離好了。還是同宿舍的周航一句話點醒了他,讓他明白了自己對陳墨,到底是什麼感情。



2.
那天宿舍一夥人集體在遊戲裡拚殺,艾江不慎被殺正在那鬱悶的躺屍,一會兒周航也來陪他了,無聊的兩人就這麼聊了起來。

周航一臉八卦的笑着問:“艾江,說實話,你最近是不是瞞着咱宿舍兄弟偷偷談戀愛了啊?”
艾江一臉莫名:“沒啊。”
周航嘖了一聲,繼續道:“喲,還裝蒜,那你告訴我每週六你都雷打不動的出門是到哪去了?回來的時候還經常笑得一臉蕩漾,不是去私會還能是去幹嘛啊?”

宿舍其他幾個聽到兩人的對話,也都丟下遊戲,人人一臉“有八卦聽”的表情賊笑着圍到艾江身邊“逼供”。艾江還在消化周航說的“女友”“私會”,回憶着週六去幹的“正事”,眼前又晃過陳墨的臉,腦子裡突然就自動把陳墨和女友關聯了起來,然後他就莫名其妙的臉紅了。

宿舍的兄弟都開始起鬨:“哎喲,看來是真的了!艾江你行啊,什麼時候也帶人給咱們看看唄!”接着紛紛開始問艾江是怎麼跟人勾搭上的,艾江腦子裡正亂得跟團漿糊似的,平時口齒伶俐現在卻支吾着說不出半句,周航他們看他難得害羞也就沒繼續問了,表示日後機會還多得很。

然後就是艾江一個禮拜的恍惚期,他連偷窺陳墨和製造巧遇的日常都懈怠了,只是翻來覆去的想著自己對陳墨的想法。最後想明白了也接受了,晚上埋着頭在被窩裡握拳給自己打氣,決定要像打不死的小強一樣,再次去捂熱陳墨這塊千年寒冰。

於是他把偷窺日常改為陪同日常。每天儘量跟陳墨同時下樓,幾步跑過去裝湊巧遇上,一起結伴去5號吃早飯;去蹭陳墨的課提前一會到給陳墨占座,看到陳墨到了就向他揮手示意;週六跟陳墨在小公園“巧遇”了幾次,暗示自己最近喜歡到這來鍛鍊,之後就順理成章和陳墨同行了。

陳墨對艾江再次的熱情沒有太明確的表示,可是艾江寧願相信陳墨在自己說話的時候時常很認真的注視自己,對著自己說的話比別人都多,這些都是在接受自己的表現。

“現在我跟陳墨應該算得上是朋友了吧。”艾江這麼想著的時候心裡很滿足。

兩人就這樣以一冷一熱的模式相處着,倒也漸漸有了外人所不知的默契和親密。

===================
3.
不知不覺進入了梅雨期,前一刻還是大晴天,下一秒就能有瓢潑大雨就能把人淋成落湯雞。艾江下了課才想起沒帶傘,打算等雨小些再走,快走到教學樓門口時看到有不少拿着傘的人,估計多半是在等男女朋友。隨意一掃卻看到陳墨也拿着傘站在一角,還是那副抿着唇面無表情的樣子。

艾江沒想到他什麼時候居然有女友了,突然覺得心裡有些發悶,正想避開他往另一邊走,陳墨卻已經注意到他了,他只好掛起微笑走過去打招呼:“哎,陳墨你也在等你女朋友啊,真貼心啊。”刻意開玩笑的話語間卻全然沒有了他平時的活力。

陳墨搖了搖頭,艾江似乎在他眼裡看到一絲迷惑,接着又看他抬了抬拿傘的手,淡淡說:“雨大,等你。”

艾江有點傻了,然後接連消化完“陳墨沒有女朋友”“陳墨注意到自己沒帶傘”
“陳墨等的人是自己”這些事後他又覺得有點暈,內心早沒了剛才的煩悶,而是變得陽光普照萬里無雲。

在艾江兀自發愣的時候,陳墨已經拉著他走出教學樓了。一把傘在兩人頭頂撐開,下一刻艾江感覺到陳墨的手放到自己的肩膀旁,然後把自己往他身邊靠了靠。艾江一邊跟着陳墨的步調一邊不時偷瞄一下他攬着自己的手,心裡正竊喜不已,陳墨的手又緊了緊。

艾江抬頭看他用眼神示意怎麼了,陳墨微皺着眉說:“小心,路滑。”

艾江明白他是讓自己注意腳下,衝他笑着點點頭後低頭看了看腳下,錯過了某人因害羞和緊張而有些發紅的耳朵。

到了宿舍樓,因為陳墨的宿舍在3樓,艾江懶得爬5樓,就很不客氣的要求去他宿舍洗個澡,陳墨自然是點頭同意。

陳墨宿舍的人都不在,艾江等陳墨拿鑰匙開了門,就讓他趕緊去衣櫃裡給自己拿一會穿的換洗衣服。他自己在宿舍裡亂晃,不經意間掃到陳墨桌上一堆畫紙,好像是他忘了收起來了。

艾江一時好奇就隨意翻看了起來。前面幾張是風景畫,都是他看過很多遍的小公園某一處的景色,然後是幾張素描,多是水果、器皿這些東西。翻到一半,艾江愣住了,手下也越翻越慢,連陳墨難得叫他名字時都沒聽到。

4.
陳墨走到艾江旁邊,看到他低着頭,目光靜止在一張畫上,那上面是坐在草地上大笑的艾江,旁邊有一行字:今天看到了他大笑的樣子,很美。

艾江看了一會,才注意到身邊的陳墨,不禁有些臉紅,兩人相對沉默。過了一會,他又抬頭看向陳墨,帶著不確定和期待輕聲問:“為什麼……畫了這麼多的我?”因為緊張,聲音還微微發顫。

陳墨抿了抿唇,耳朵又悄悄紅了,他不敢跟艾江對視。直到艾江伸手握住他反覆握緊又鬆開的手,他深呼吸了一下才回答:“因為,因為……我……喜、喜歡……你……”說完又把頭埋下去了。

艾江嘴角忍不住上揚,他想自己現在的樣子一定很傻,不過他顧不上了,眼前這個他暗戀了很久的人居然說喜歡自己,他實在覺得太過驚喜。

艾江捏了捏陳墨的手,在他抬頭後看到他的臉上居然少見的露出羞窘的神情,有些好笑說:“好巧啊,我也喜歡你!”然後還摟了陳墨一下。

不出意外陳墨把腦袋埋他肩膀了,艾江覺得今天看到的陳墨真是太新鮮了,但是他心裡還有個疑問想問清楚。於是他戳戳陳墨的腰,帶著些怨念和不好意思的問道:“你既然喜歡我,那為什麼我跟你說話,你每次的回答都不會超過3個字啊?”

陳墨好像有些怕癢,縮了縮身子,靠在他肩膀上悶悶的說:“我、我……不能……很、很連貫……的……說話,怕、怕……你會……嫌、嫌棄,喜歡你……也、也……不敢說……”

艾江這才明白陳墨一直這麼沉默寡言,其實是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說話有些結巴,因為害怕被人看不起,所以選擇少說話,久而久之他給人的印象就成了不愛說話和冷淡。不過他才不在乎這些,他的陳墨這麼好,不愛說話又有什麼關係,陳墨沒說出口的他也可以猜到,而且自己這麼能說,以後陳墨聽自己說話就好。

想到這裡,艾江安慰的摟緊了陳墨,帶著點羞澀說:“沒關係啊,你看我這麼話嘮,正好可以互補一下。”

他頓了頓,又接着溫柔而堅定的說:“而且你要說什麼我都懂,我會一直等你全部說完的。”

************

兩人保持着相擁的姿勢好一會才放開,陳墨臉上隱約帶了點笑意,握住艾江的手,認真的問:“和、和……我……在、在一起,好嗎?”

艾江眨眨眼,微笑道:“好啊。”

【全文完】

======以下是廢話=====
其實設定是結巴攻X話嘮受,因為想到貌似劇透了就改掉了。好像是因為之前看了《師兄喊師弟回家吃飯》,萌了裡面的結巴師兄,於是腦補了一個小段子。

因為是匆忙定下的,文名比較坑爹【根本沒啥實際意思啊……】受好像也不太話嘮啊,雖然有短小大綱但是還是邊寫邊改,可能有不流暢的地方,不過我自己寫得還滿開心的,希望大家看完能一笑我就滿足了~

還有LZ一定是深井冰吧,明天考計算機還跟打雞血的一樣寫了這麼久orz

最後悄悄的問,有想看攻視角的番外麼,等放假了有靈感想試着寫寫看。其實本來計劃正文是寫攻受雙視角的,廢話寫太多就算了……

傳說中的攻視角番外:

1.
在小陳墨沒意識到他有結巴這個毛病之前,他其實是個挺開朗的孩子,就像大多數普通男孩子一樣,喜歡整天出去瘋玩,偶爾使壞惡作劇一下,把大人搞得哭笑不得。

直到他上了幼稚園,接觸到了更多同齡的小朋友們,他突然發現,自己和別的孩子不一樣。

比如上課老師請小朋友回答問題,小陳墨總是和其他小朋友一樣把手舉得高高的,可除了第一次老師帶著鼓勵的微笑點了他的名,之後,就再沒喊過他。那次他花了5分鐘都沒能把幾句話的答案說清楚,老師還是很溫柔的讓他坐下了,換了別的孩子來回答。小陳墨總覺得老師看著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後來他懂了,那種眼神叫同情。

比如課間和小朋友們一起玩,大家比賽故事接龍,經常是輪到小陳墨這裏就卡住了。小陳墨其實心裏早就想好了情節發展,可一開口就是只能斷斷續續的蹦出兩三個字,看著七八雙眼睛齊刷刷的望著他,小陳墨急得要命,臉都憋紅了卻也沒能說出完整的一句話。時間久了,小朋友們都覺得和小陳墨玩特沒勁,玩遊戲時也都習慣性忽視他了。每次課間一群孩子熱熱鬧鬧的聚在一起,只有小陳墨獨自站在一邊,望著不時傳出大笑聲和激動的叫聲的人群,神情帶著期望和失落。

小陳墨也問過爸媽,為什麼他就是不能像別的孩子那樣,心裏怎麼想嘴上就能不費力的說出來。陳爸爸忙著處理工作上的事,隨口說了句:“聽話,等爸爸忙完了就帶你去公園玩。”陳媽媽並沒有把兒子的煩惱放在心上,只是愛憐的摸摸他的腦袋,安慰道:“乖兒子沒事的,你現在還小呢,長大了就會好的。”

可是,等小陳墨變成了大陳墨,他依然沒辦法很連貫的說出一句話。

後來,他明白了,他這種毛病叫結巴。

陳墨小學的時候班上有個特調皮的學生,發現陳墨說話不利索就很喜歡去招惹他,搶他的文具,在他的課本上亂畫,有一次還趁陳墨不注意伸腳絆他,總之就是想看陳墨氣呼呼的指著他,卻半天都說不完整一句罵人的話的樣子。這時候那個調皮鬼就會一邊繞著陳墨轉圈,一邊大笑著對周圍的人喊:“噢噢噢~快看!陳墨是個結巴!話都不會說丟死人啦!!哈哈哈!!”陳墨低垂著頭,卻還是能聽到附近那些嬉笑聲和嘲笑的竊竊私語。

最開始因為結巴的毛病被欺負和嘲笑時,陳墨躲到廁所偷偷抹過幾次眼淚,後來他就習慣了,知道自己說多了會被別人笑,就乾脆不說話,漸漸地性格也變得冷淡了。

久而久之,周圍的同學對陳墨這個人的印象就是人如其名:沉默寡言、冷淡、生人勿近。很多人因此都不敢去接近陳墨這個天然冰山,只有少數無意中和陳墨有過接觸的才知道,他其實是個很善良的人。

陳墨就這麼一路沉默到了大學,直到開學第一天,他遇見了艾江。


2.
陳墨第一次看見艾江的時候,那人正左手拎著行李箱,右手提著三個大口袋,艱難的爬著樓梯,明明都累得開始喘氣了,嘴裏卻還在念念有詞:“呼……靠靠靠!老媽真是……呼……煩死了,都說……呼……不要帶兩床被子……呼呼……他媽的重死……呼……個人啊!!還有……老頭子是不是有……病啊!不對是絕對……有病!說什麼公司有事……居然就……走了!!呼呼……要死啊老子……的宿舍……是5樓啊……呼……”

陳墨走在他後面,聽著說一句喘兩口氣,偏偏還在沒完沒了的抱怨,莫名有些想笑,又覺得對方也挺不容易,於是上前拍了拍那人,說幫他拎行李箱。

到了5樓,那人一臉激動的向陳墨道謝,一長串話冒出來都不帶喘氣的:“哎哥們你簡直是我的救星啊我都不知道怎麼謝你了!我怎麼這麼幸運呢開學第一天就遇到你這麼個好人!哎咱倆交個朋友吧我叫艾江哥們你呢,哥們留個手機號唄過兩天我請你吃飯成不balabalabala”

陳墨不太擅長跟這麼自來熟的人交流,很輕的搖了搖頭,想著既然對方沒事,那他就走了。

兩人一個宿舍樓的,難免經常在樓梯上碰到,有時也會在學校的其他地方巧遇,這時候艾江都會笑眯眯地跑到陳墨身邊,開始滔滔不絕起來,或者是“哎哥們好巧咱又見面了幹嘛去呢……哦吃飯啊我也是啊那一起吧哈哈……我跟你說啊那個3食堂的紅燒肉特好吃我帶你嘗嘗怎麼樣balabalabala”,或者是“哎你也上這個課啊……既然這樣下次我們可以一起來唄……哦對了還可以輪流占座這樣咱倆能輪流睡懶覺哈哈balabalabala”,又或者是“咦同學咱真有緣呐我難得來次圖書館都能坐你旁邊……哇你會畫畫啊給我看看唄……好厲害這怎麼畫出來的啊太牛叉了balabalabala”

……

反正等陳墨注意到他和艾江好像遇見的相當頻繁時,艾江已經從他口中套出了名字、專業和宿舍號,而他也習慣了每天身邊有個超級話嘮的熱鬧生活。

陳墨其實不反感艾江,相反他還挺羡慕艾江的,這個人似乎總有說不完的話,隨便什麼話題他都能聊得上來,而且劈裏啪啦一長串出來很是流暢。不像自己,都說連貫一句話都很費勁。

他還覺得很奇怪,艾江怎麼會樂意跟自己待一塊,他知道自己沒什麼表情,私下聽過有女生說他這叫“面癱”,因為結巴他也儘量不說話,可是艾江好像並不介意自己是個無趣的人,即使自己回應得很簡短,艾江也能開心的對著自己聊上半天。

陳墨漸漸發現,快樂是可以傳染的,至少和艾江在一起,看到他帶笑的模樣,自己也總是忍不住想要彎起唇角。

=========
額,坑爹的LZ拖了好久的番外……今天打算雞血一把寫掉它,根據LZ的話嘮程度,目測可能會比正文還要長= =先發兩段出來,剩下的還在碼
本貼得到鮮花: 3 | 評分人: 野生小透明

3.
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陳墨突然就覺得見到艾江的次數變少了。意識到這個事實時,陳墨臉上依然沒什麼表情,心裏卻像是小時候被欺負和嘲笑時那樣,有些酸,又有些悶。他有些黯然的想,艾江果然還是覺得他太沒意思了吧,所以就不來找自己了。

而他自己,卻好像已經習慣了身邊有那麼一個話多的朋友。

陳墨知道自己不想失去艾江這個朋友,好幾次和艾江錯身而過,看到他和身邊的人聊得熱乎而沒注意到自己,陳墨都很想喊住他,和他打個招呼。但是他不敢,他怕自討沒趣,他怕一說話不小心暴露了結巴的毛病,艾江也會像其他人一樣,用或嘲笑或同情的眼神看著他。

但就在陳墨試圖讓自己再次適應一個人時,艾江卻又意外的蹭了過來。兩人很快又恢復成之前的結伴模式,一起去5號吃早飯,同上一堂課時一個給另一個占座,週六定期在小公園活動……陳墨隱約覺得,他和艾江之間甚至比過去更親密,這讓他很高興,於是跟艾江在一起時他也開始試著多表達自己的想法,陳墨想用這種方式告訴艾江,自己很在意他這個朋友。

************

陳墨後來想,自己是什麼時候喜歡上艾江的呢,好像他自己也說不清,反正等他反應過來,他就已經覺得和艾江待在一塊總是很開心,艾江不在他就時常會想起他,有時忍不住就把腦海裏想像的人畫下來……

陳墨根據這些得出了一個結論:艾江,這個名字在不知不覺中就占滿了他的生活。而他覺得很滿足,他甚至想和艾江一直這樣。

週末是陳墨和陳媽媽的定期交流時間,因為陳墨不愛說話,陳媽媽又想瞭解兒子的大學裏的近況,兩人便約定用QQ聊天代替電話。

即使是打字聊天,平時陳墨的話也不多,只是簡單的說幾句學校裏的事,剩下的時候多是陳媽媽談論著生活瑣事或是表達對兒子的關心。然而這一次,陳墨卻一反常態的跟陳媽媽聊起了艾江和自己對艾江的感覺。

……

那天的聊天結束前,陳媽媽感慨的打了一句“唉,乖兒子居然也談戀愛了,看來我是真的老了啊~”

陳墨看著那句話愣了一愣,然後突然就明白了,原來他對艾江的那種感情,是喜歡。

明瞭自己的心意後,陳墨並沒有跟艾江坦白的打算。他知道這種感情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艾江不知道,那麼他們還可以繼續做朋友,這樣就很好。

然後就到了那個下雨天,陳墨沒想到艾江會看到自己的畫紙,裏面有他畫的很多艾江。

陳墨知道艾江肯定是知道了,所以在艾江問他的時候,他很緊張。深呼吸了一下,陳墨還是決定實話實說,告訴艾江自己喜歡他,之後會怎麼樣就再說吧。

而艾江並沒有像陳墨預想的那樣離開或是說厭惡他,陳墨感到他輕輕捏了捏自己的手,他有些不敢置信的抬頭,看到艾江帶著一貫的微笑說了那句“好巧啊,我也喜歡你!”然後,居然還伸手摟住了自己。

陳墨覺得自己的臉很熱,心裏卻像是糖化開了一樣很甜,他想自己需要點時間來消化一下“艾江也喜歡自己”這個驚喜,於是他把臉埋入了艾江的肩膀。

突然他感到艾江戳了戳自己的腰,陳墨怕癢,條件反射的縮了縮身子,聽到艾江在他耳邊問:“你既然喜歡我,那為什麼我跟你說話,你每次的回答都不會超過3個字啊?”

陳墨在心裏歎了口氣,心想既然不能說的都說了,剩下的也沒必要瞞著艾江了。他第一次在艾江面前說了很長的句子,坦白了自己結巴的毛病。雖然花了很長時間,艾江卻一直耐心十足的聽到他說完,最後還抱住自己,說了很多安慰的話。

陳墨真的覺得自己能喜歡上艾江,而恰好艾江又喜歡上自己真是一件很幸運的事。以後,會有一個人願意等他把一句話說完整,願意去瞭解他簡短話語裏的意思,願意和他一直在一起,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番外完】


番外小補丁:

#關於KISS#

這事發生在陳墨和艾江正式交往半年多的時候。

艾江這段時間一直很忙,陳墨問他,他卻神神秘秘的表示無可奉告。

然後某天艾江突然把陳墨拉到兩人的固定約會地點——小公園的某個角落,傻笑了半天,才從口袋裏拿出兩張票遞給他。

陳墨接過一看,是本地最近畫展的門票,裏面有好幾個他喜歡的畫家的作品。他之前在學校佈告欄看到過,艾江可能見他停下腳步看了一會便留心了。想到這陳墨不禁有些感動,但又對艾江是怎麼弄到門票的感到有些疑惑,於是開口問:“票,哪來的?”

艾江笑得一臉得意的望著他,回道:“上次我看你在佈告欄那盯著看了很久我就猜你肯定很想去這個畫展吧。剛好我聽到我們社團裏有個學長在說這事我就問他有沒有票,他說有我當然就想問他要了嘛,恩他說可以但是有條件他說最近他正忙一個活動只要我給他打一個月的下手就把票送我,嘿嘿這不我圓滿完成任務就把票拿到了手了嘛。”

陳墨這才知道艾江最近忙是為了給自己這個驚喜,他是真的很高興,於是他含笑沖著艾江柔聲說:“你過來。”

艾江有些莫名,但還是聽話的靠了過去,並在陳墨的眼神示意下和他越靠越近,然後終於忍不住問:“你想幹嘛?”

陳墨沒說話,輕輕把自己的唇貼上艾江的,趁著對方瞪大眼睛發出驚訝的“唔”的一聲時把舌頭伸了進去,艾江驚訝過後也緩了過來,慢慢的開始回應陳墨。

良久,兩人氣喘吁吁的分開,陳墨又快速的在艾江有些紅的臉上啄了一下,說:“我高興,獎勵。”


#關於河蟹#

這事發生在陳墨和艾江已經是老夫老夫的時候。

畢業後艾江成了普通上班族,而陳墨選擇成為職業畫手,平時都在家趕稿,編輯會定期上門收稿。這份工作既滿足了陳墨的愛好,又不用過多的接觸陌生人,兩人都覺得很合適。

其實這幾年艾江一直有在幫陳墨改善結巴的毛病,時常給他做一些訓練。在雙方的共同努力下,陳墨已經有了很大進步,只要不是太長的句子,他都能連貫的說出來,雖然語速比常人要慢一些。

這陣子臨近截稿期,陳墨把自己關在書房趕稿。艾江下班回家,看書房門緊閉,知道陳墨還沒忙完,就先去廚房做晚飯了。

兩葷一素端上飯桌的時候,艾江看到書房的門開了,陳墨慢慢走到他身後摟住了他。

艾江拍了拍陳墨環著他腰的手,笑著說:“總算都畫完了?再等會啊那個我再弄個清湯就開始開飯了。”

陳墨卻不願意放開艾江,把唇貼在他後頸,輕聲道:“我餓了。”

艾江莫名,既然餓了還不快放開自己,於是掙扎了兩下示意陳墨放手:“喂你不是餓了那趕緊放開我我好去燒……唔!”話沒說完就被陳墨翻轉過身子堵住了嘴。

陳墨一邊吻著艾江一邊熟練的解艾江身上的衣物,艾江看自己上身都光了,眼看下`身也要不保頓時急了,漲紅了臉使勁推陳墨:“幹嘛呢你說好了吃飯你怎麼突然幹這個事趕緊放……開……”說到最後艾江才遲鈍的反應過來陳墨剛才的“餓”是指什麼,連話都不好意思說了。

陳墨見艾江不吭聲的把頭埋在自己懷裏,知道對方是害羞了,輕笑了下摟著人去了臥室。

到了床上,兩人終於“坦誠相見”,陳墨耐心的做完前戲,確認艾江後面徹底放鬆後,才把自己忍耐許久的性`器插了進去,然後開始時輕時重的抽`插……

艾江被頂到某處,忍不住溢出幾聲破碎的呻吟,引得陳墨更猛烈的抽`插。

突然艾江像是想到了什麼,拉住了陳墨的胳膊道:“哎陳墨我跟你說……唔……今天我去菜場買黃瓜……啊……的時候那個大媽居然多算了……唔……2塊錢……嘶你輕點啊……然後……被我發現了我就……唔……我就跟她理論嘛……啊……結果你猜怎麼樣……哈……”結果她多送了我兩根黃瓜呢。

話沒說完,因為艾江看到陳墨想殺人的眼神和類似= =#的表情就自動消音了。

==========我是繼續OOXX的分割線==========

又過了一會,艾江又耐不住了,坐在陳墨的身上,隨著陳墨的頂弄上下起伏著,嘴裏還在碎碎念:“哎陳墨啊……我記得我們家醋……唔……還是醬油的……啊……好像用完了……唔……下次記得……記得去超市提醒我買……哈……我覺得XX牌的……”好像不錯幾個字再次被陳墨的表情嚇得縮回去了。

==========我是還在OOXX的分割線==========

在被陳墨翻來覆去吃了個遍後,艾江第三次想起了什麼,陳墨敏銳的注意到了,搶在他之前,面癱著臉道:“閉嘴。”

艾江委屈的看著他:“哦,不准說就不准說嘛。我只是看你這麼辛苦想和你聊聊天讓你放鬆一下……”

陳墨:“……”

然後果斷俯身堵住了艾江的唇,艾江也很主動的摟住他的脖子和熱吻起來。

……

事後吃飽喝足的陳墨心想,在床上對待話嘮最有效的辦法大概只有真的讓他“閉嘴”了吧。

【全文完】

========最後照例是LZ的廢話========

好雞凍啊我終於沒有坑死在番外上TVT而且基本把想交代的全部的交代了。番外裏艾江應該有話嘮起來了吧XDD反正我盡力了,這文就寫到這裏了,不會再有後續了~

對了,關於番外我還有說幾句,寫陳墨小時候莫名覺得有點虐,想到像陳墨這樣的人其實有很多,看似不好接近,其實內心很柔軟啊。像是最近看熊貓的《律師兇猛》,就很喜歡裏面的劉律師,好在他和陳墨都找到珍惜他的人XDD

關於番外補丁,是為了彌補下清湯寡水的正文。然後河蟹那段是某天睡前無聊時想到的,突然就覺得和話癆受啪啪啪的攻大概會很苦逼吧,於是就有了這麼一段……話說LZ是字母戲無能星人,會看不會寫,大家請將就吧
  1. 校園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當炸毛踢到鐵板 by 一世華裳 (强大妖孽攻x聰明出格炸毛受) | 首頁 | 最上 | 朝光成夕照 by 師亙/曉歌 (腹黑淡定攻X得瑟人妖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84-eb801841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