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論泡芙的正確吃法 by 陌塵漫 :: 2014/01/12(Sun)

文案
=J=......我是尼萌最雞汁可愛的小夥伴
網配文,翻唱攻X填詞受。
短篇正文已完結。

內容標籤: 都市情緣
搜索關鍵字:主角:田黎,夏哲信 ┃ 配角:大花,隆滔亦 ┃ 其它:網配,輕鬆,HE



  ☆、那個泡芙很可口的樣子[一]

  【一】那個學弟看起來很可口啊

  高臨在擁擠的食堂艱難的端着兩個餐盤跋山涉水的來到田黎對面的座位上。

  他把餐盤放在桌上,和對面的人打趣道,“終於回來了,田大少爺可別嫌棄我們的食堂大鍋飯。誒,你瞅什麼呢!”

  “你看那個人。”田黎衝門口方向揚了揚下巴。

  高臨抬眼順着他的目光望去,無奈人口密度實在太大,他半天也沒看出來田黎說的是哪個。

  “人那麼多,你看的哪個啊。”

  “就是那個穿藍色格子衫的,長得挺清秀。”

  高臨仔細一看,“嗨,他呀,我認識,是大二的一小學弟,怎麼著,色心萌動?”

  “被你一說是有點萌動,我去搭訕試試。”

  田黎吃掉夾起的土豆,放下筷子起身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高臨心裡打鼓,學弟不會讓這敗類看上了吧?學弟你可千萬要守住節操不要被他拿到聯繫方式啊!

  不過過了一會兒田黎就回來了,頗有些失望的坐下說,“人太多了,我過去的時候學弟已經出門了。”

  高臨長舒一口氣。

  本來田黎也沒抱太大希望,不過看他到這表情,挑高眉毛道,“給我。”

  “啥?”

  “學弟的聯繫方式,”想了想,又補上一句,“要網上的,麻花藤號碼什麼的。”

  高臨警鈴大作,機智的開口,“我沒有學弟的Q號……”

  在對方的瞪視下,他默默補上一句,“只知道他的渣浪主頁。”

  田黎打開渣浪,雙手把手機捧到高臨眼前,高臨顫顫巍巍的打出了學弟的微博名,心裡流淚,學弟啊不要怪哥,學長只能幫你到這裡了。

  田黎點進微博名為[奶油了個泡芙]的主頁,果斷關注。

  “嗯?”田黎看了看學弟微博的個人簡介,得意的小聲笑出來,“哈哈哈哈……”

  高臨被他笑得滲人,嚥下嘴裡的東西問,“你個二愣子笑什麼呢,不就關注個微博嗎。”

  “嘖嘖嘖我說這個微博名怎麼有點眼熟,你學弟好像早就關注過我了啊。而且……”

  看看這簡介,詞娘一隻本命大神是錦亭大爺,嗷嗚大爺求抱走!

  田黎笑得草枝亂顫,哎呦我去,這不是每次我的微博都回覆轉發的小泡芙嗎,哎呦這緣分!

  “而、而且什麼?”

  “而且這個泡芙看起來很可口啊,我又是他的本命……喂,我突然覺得這事情沒那麼不靠譜。”

  “喂,你想幹嘛?”

  “我啊,”田黎眯了眯眼,“想試試。”

  【二】媽呀救命本命回粉了應該怎麼撲!!!

  夏哲信終於和食堂的殭屍小夥伴們搶完飯,滿意的剔了剔牙吭哧着往門口走去,等出了吵鬧的食堂,拿出耳機塞在耳朵裡,裡面傳來熟悉的本命的歌曲,他舒心的呼了一口氣。

  夏哲信是一個熱愛網配的人,他和眾多小透明一樣,心裡裝着一個可愛的本命小天使。

  本命小天使叫錦亭,性別男愛好男現居V市,夏哲信慨嘆,這就是妥妥的緣分啊,我夏哲信也是性別男愛好男!還是同一個城市同一個次元的。但是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就是,這麼和我有緣分的錦亭君大小也算個神,我還是個基友圈都沒拳頭大的小!透!明!

  唉,什麼時候錦亭看上唱我的詞就好了,光是想想就心神蕩漾……

  一路聽著歌進了寢室,一股泡麵味撲面而來,一個裝着果皮瓜子殻的包裝袋嗖的飛下來,裡面零零碎碎的垃圾撒了一圈。

  夏哲信忍着頭皮上暴起的青筋,衝到陽台上打開了窗戶。

  一直在床上看電影沒和他打招呼的漢子立刻“嗷”一嗓子,“哎你開窗幹嘛啊怪冷的,我感冒怎麼辦,這兩天正在降溫,快關上。”

  夏哲信黑着臉拉上窗戶,不捨的留着一個小縫。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有個這樣的舍友,你不洗腳就算了還不穿襪子,每天吃泡麵看電影打遊戲不會長蘑菇嗎啊?你出去讓我呼吸一下正常的室內空氣不行嗎,嘶……這氣味,實在不能忍受,我還是帶著電腦去教室吧。

  夏哲信在教室打開電腦帶上耳機,QQ的滴滴滴聲響了一陣,他點上去看了一眼,都是群消息,他沒怎麼理會,和往常一樣打開貼吧葉子微博等等巡視了一圈。

  渣浪提示,一位新粉絲。

  夏哲信打開,不由得虎軀一震,眼睛程幾何倍數放大。

  臥槽這不是真的吧!!!我沒看錯吧,啊?錦亭大爺居!然!回!粉!了!

  ……嗷本命居然回!!粉!!了!!! 這感覺簡直比在微博抽中了一台土豪金還讓人春心蕩漾啊!本命怎麼會注意到我,難道是被草民每日的微博回覆賣萌賣蠢溫暖問候打動了嗎!艾瑪,要不要給本命打個招呼?……但是說點啥,才顯得草民既重視本命又不那麼逗比?

  夏哲信在微博私信框裡的信息寫了又刪,刪了再寫,內心活生生像是一隻脫肛的草泥馬拖着嫁妝在本命的草原上撒歡。

  這邊夏哲信還在斟酌用詞,那頭田黎已經回了家把他馬甲扒了個透,所有關於奶油泡芙的關鍵詞都搜索過了,還聽了之前他填過的詞。

  田黎一首首聽下來,說真的,泡芙學弟一年多前的詞都是寫很老舊的題材,寫的沒什麼大錯但也沒有出彩的地方。但是往後他的詞風漸漸成熟,有幾首曲子的詞格排列很獨特大膽,近期的填詞已經很有自己的風格和想法了,要紅只是時間和機遇問題。

  田黎心裡有個想法,但是不知道可行性有多大。

  他不知道怎麼形容心裡的感覺,在食堂就看了那人一眼,他當時雖然是有那麼一點非分之想,但是也沒真想怎麼樣。

  就算他當時過去搭訕,也沒有真的想過能勾搭上泡芙學弟。但是就人是這麼貪心,知道了他混網配,知道了他的本命是自己,知道了他就在隔壁大學……

  田黎心裡癢癢了。

  【咳咳】

  田黎被突如其來的疼訊好友驗證消息驚了一下,打開一看,對方名叫「是橘子不是菊花」,驗證消息裡還寫了句:北鼻!!猜我是誰!

  田黎蛋疼了一下點了通過,找了一個這麼蠢的西皮一定是他入圈以來最黑的歷史。

  是橘子不是菊花

  大大,求抱大腿!

  錦亭桑。

  =_=||大花泥垢,小號就不能換個體面點的馬甲嗎,老子不願意每次和你的各馬甲出現在同一張海報同一條微博裡

  是橘子不是菊花

  ……友裂

  錦亭桑。

  債見!

  是橘子不是菊花

  ……臥槽別啊北鼻!!!新劇ED出了再走嘛!

  大爺…錦亭大爺~~來葵花麻麻給你揉揉肩捏捏腳

  錦亭桑。

  = =+就知道無事獻慇勤,非這啥即那啥

  是橘子不是菊花

  233333對了,這次ED詞,上次合作的茹兔妹子看到群裡的招募,想試一下

  但是我覺得她的詞風不太適合玄幻類的,怕不合適

  錦亭桑。

  那就再找找吧,我也覺得她不太合適

  是橘子不是菊花

  XDD其實我看好另一個詞作了,想給你參謀參謀,是一個交流群看到的

  田黎打開大花發來的連結,突然感覺這個蠢西皮在大事上,方向還是和他很一致的,這不就是泡芙學弟的葉子嗎?

  錦亭大爺簡直想仰天大笑一聲,大花愛卿深得朕心啊,去,把此泡芙擄來做皇后。

  錦亭桑。

  嘖,大花,真是猿糞到了狗屎運都擋不住啊

  是橘子不是菊花

  ……西皮你咋了……Σ( ° △ °|||)︴你認識?

  錦亭桑。

  不認識,今天想和他搭訕,沒搭上

  是橘子不是菊花

  ………………臥槽有料啊!求深扒!求內||幕!!!

  聽完田黎的敘述,葵花麻麻雖是馳騁風月CP場多年,也被他的狗血情節深深打凍了。

  是橘子不是菊花

  ……怪不得說,狗血來源於生活高於生活啊!西皮要我提供泡芙的Q號給你嗎

  錦亭桑。

  不了,你不是想找他約詞嗎,先別告訴他是我唱,嗯……我先和他在微博勾搭一下,要是覺得合適了,到時候拉我們進劇組

  是橘子不是菊花

  嘖,真陰險(← ←)那我去約詞了!順便幫你物色一下小泡芙人怎麼樣軟不軟

  錦亭桑。

  去吧記得彙報

  夏哲信糾結了半天,趴在桌子上看著這會兒深思熟慮寫給錦亭本命的私信內容。

  『錦亭大爺居然關注了我QAQ雞凍哭了……本命好,我是透明小填詞奶油泡芙,很喜歡你的歌,原諒我是個聲控o(*////▽////*)q 突然就和本命互粉了,簡直不能再幸胡!可以無恥的求勾搭嗎[可愛][搖尾巴]』

  他還在猶豫着要不要發送,突然耳機裡傳來“滴滴滴滴”的消息提示音,他看著沒見過的頭像,點開了消息。

  是橘子不是菊花 16:37:24

  詞娘君,在麼!【表情,大菊花】

  夏哲信看著那朵臉紅的大菊花,不知怎麼想起了本命有個經常微博互動的CP叫做“大葵花麻麻客堂接客了”,這難道是葵花麻麻的妹妹菊花小姨?他心虛的輕咳了一聲,憋着笑回覆。

  奶油泡芙

  在的,妹子好XD

  是橘子不是菊花

  小泡芙泥壕!我是策劃菊花,我看了你資料的葉子地址,很喜歡你的詞風的XD

  現手上有一部全一期玄幻古風廣播劇ED,求約詞o(*////▽////*)q

  奶油泡芙

  0.0你認真的麼,菊花妹子

  是橘子不是菊花 16:38:57

  看我認真的大菊花【表情:大菊花】我去看了群裡經常冒泡的詞娘的葉子,覺得你的詞風超讚的,來吧來大菊花的碗裡!

  夏哲信和菊花妹子聊了一會兒,爽快的接下了妹子的約詞,妹子人和她的菊花表情一樣豪邁歡脫不拘小節。

  作為一個很少接到約詞的小透明,他決定待會兒就去下載伴奏,儘早把歌詞交給妹子PIA。

  接了詞後,夏哲信猶豫了許久,終於把之前那條私信發出去了。

  沒想到的是,他很快就收到了本命親切的回覆——

  『喲,小泡芙好呀。想怎麼勾搭,賣身還是賣身?』

  夏哲信使勁撓了兩把桌子,直到前面的同學奇怪的回頭才乾咳了一聲坐好。

  『Σ( ° △ °|||)︴這兩個賣身有什麼區別嗎……』

  『有啊,一個是吃了,一個也是吃了,只不過吃的意思不太一樣←_←』

  『……』

  作者有話要說:

  ☆、那個泡芙很可口的樣子[二]

  【三】不要大意的來攪基吧

  夏哲信急匆匆的拎着晚飯進了宿舍,在床上支起小桌子打開電腦。

  今天晚上有個大社團的歌會,錦亭前兩天在微博說他也會來。

  歌會七點開始,夏哲信打開YY早早的就進了頻道蹲點,暖場的妹子漢子把氣氛調節的很好。

  從歌會開始夏哲信就一直在等着,終於八點半左右,主持人說道,“下面這一位嘉賓我們可是好不容易才抓到的,大家猜猜是誰?”

  夏哲信心裡一跳,看到麥序上出現錦亭的馬甲時着實激動了一把,果然沒來錯嗷嗷!!

  公屏上一直在刷錦亭,看得出錦亭的人氣很高。

  主持人,“那接下來就把麥序交給錦亭大人了。”

  錦亭,“好的,咳,大家晚上好,我是錦亭。說起來好像有一段時間沒有參加過歌會了,看到這麼多人,還有點小緊張啊。”

  夏哲信聽到錦亭的溫柔真音,內心簡直變成了粉紅泡泡卟嘟卟嘟飄着,耳機裡傳來錦亭的歌,是他前段時間剛翻唱的新歌【長泱】。

  “砰。”

  夏哲信聽到一聲不小的開門聲,準確來說是踹門聲,就知道奇葩舍友隆滔亦又回來了。

  果不其然他轉頭看向門口,隆滔亦掃了他一眼,“切,又在玩什麼非主流的東西,一個大老爺們成天在網上裝文藝。”

  “什麼非主流,我說過了是網配。”

  “網配?小心遇上恐龍母豬。”

  歌會那邊錦亭一首歌已經唱到了尾聲,夏哲信懶得和隆滔亦說,瞪了他一眼抓緊時間給本命獻了幾朵花。

  他設置的是每次送一朵,這會兒已經累計了五朵,他一股腦全給了錦亭,不過他送花的刷屏沒兩秒就被人刷上去了,他默默嘆了一口氣,看著本命的YY號。

  勾搭?還是不勾搭?試試吧,說不定本命還記得那天的微博私信聊天。

  最後錦亭要下麥了,夏哲信鼓起勇氣發送了一條好友申請,沒過多久錦亭就通過了他的請求,他打開YY聊天窗口,輸入,刪除,輸入,刪除。

  田黎這邊耐着性子等了一會兒,可是對面的泡芙一直沒什麼動靜,便主動招呼了一聲。

  錦亭

  小泡芙,又見到你了

  夏哲信簡直受!寵!若!驚!立馬親切的回了一句。

  奶油泡芙

  錦亭SAMA,這就是傳說中的猿糞嗎

  錦亭

  咳,兩個男的之間基情的緣分嗎……你……喜歡男的?

  奶油泡芙

  Σ( ° △ °|||)︴如果說是本命你會歧視我嗎

  錦亭

  = =不會

  錦亭

  所以不要大意的來攪基吧少年

  可能是夏哲信笑得實在太拉仇恨了,舍友隆滔亦陰陽怪氣道,“聊什麼呢,笑得哈喇子都出來了。別說我不提醒你啊,網上人妖多着呢,你可別亂來,到時候染上什麼病傳染給我就不……”

  “艹,你說誰人妖你再說一遍?怎麼著大晚上的想幹架啊。”

  你才人妖你全家都人妖!!

  夏哲信瞪着眼睛一副你再說我咬你的樣子,隆滔亦悻悻的看了他一眼,嘟囔了句“不跟你見識好心當作驢肝肺”,不吱聲了。

  夏哲信因為隆滔亦剛才的話心下不快,但也沒和他再計較。

  【四】摳腳的舍友泥垢了!!!

  轉眼到了週五,距離上次菊花妹子的約詞已經過了四天,歌詞寫的並不算順利,夏哲信反覆修改幾次,總覺得好像缺點什麼。

  詞是給一個古風玄幻全一期廣播劇做ED,原文叫做九凌,作者有些名氣,說實話,夏哲信覺得自己竟然能接到這個約詞不得不說有點運氣,但是要是填的不好,那整個廣播劇都會有種虎頭蛇尾的感覺。

  詞風要求是帶著玄幻類型的,雖然原文中也描述了主角的愛情,但是詞一定要大氣不能總是兒女情長小家碧玉。

  夏哲信看著填完的詞,總覺得華而不實。

  這天他有些鬱悶的回到寢室,詞又改了幾次還是那種感覺,心裡有些煩躁。

  心情不太好的夏哲信看到宿舍裡奇葩舍友的兩雙鞋肆無忌憚的躺在地板中央,還有旁邊扔着的垃圾,心裡的草泥馬眼看著再有一根稻草就爆發了,然後,最後一根稻草來了——

  他看向自己的桌上,上面放著一個泡麵桶,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吃的,面桶底好像是被戳破了,湯湯水水流到桌子上,他順着那一灘水看去,臥槽老子的作業本!!

  “隆滔亦誰讓你在我桌上吃泡麵的,麵湯流了我一桌子,你沒看到還有書嗎?你能不能洗洗腳啊,整天在網上妹子來妹子去的你也不怕熏着妹子啊,宿舍這麼大味兒你聞不見吶!!”

  隆滔亦愣在床上,反應過來後不咸不淡回道,“不就是用用你桌子嗎,再說了,我洗不洗腳和你有什麼關係,別人都行就你不行,那麼嬌貴出去住啊。”

  夏哲信看了看異味熏天的宿舍,去陽台拉開窗戶,爬上自己的床發微博。

  臥槽實在受不了從來不洗腳的舍友了,你以為老子不敢出去住啊,嚴肅的求合租!!!!本人在V市上學,O大學附近的房屋即可,求合租,有意者私信聯繫PO主

  寫完後又艾特了幾個小夥伴幫擴,三次元二次元都有。

  他背對著隆滔亦,聽見對方下了地去陽台上關了窗子,又去廁所放了水,爬到兩個月沒換的床單上繼續敲電腦。

  讓夏哲信沒想到的是,他發了微博沒幾個小時就收到了一條短信,居然是一位學長高臨發來的,短信是這麼說的——

  【小學弟,怎麼了,舍友惹你生氣了?你說求合租,真的假的?】

  【真的,實在受不了不知道洗腳為何物的舍友了,學長你有合適的介紹嗎?不過我資金不是很充裕……】

  【呃,我幫你問問在外面住的朋友吧,有合適的介紹給你】

  【謝謝學長!】

  高臨心想,學弟你傻啊,發什麼微博啊,被田黎看到怎麼辦?他現在正好一個人在外面租房住啊。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田黎看不到這條微博看不到,佛祖保佑,阿門——

  高臨還沒祈禱完,手機就響了,高臨一看來電人,怪叫一聲,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喂,田黎……”

  “喂,我看到你的小學弟求合租啊。”

  “啊,是嗎我不知道啊哈哈哈……”

  “少來啊,我現在正好一個人在外面住,你要不要——”

  “別想讓我給你介紹啊,他是我學弟,萬一你有什麼想法怎麼辦。”

  “我是有想法啊,想讓你介紹我和他合租。”

  “我不,你想合租不會自己私信啊。”

  “嘿,你不是說你不知道他要求合租嗎,你怎麼知道可以私信啊。我不想用現在互粉的微博和他私信合租的事。”

  “反正我不能明知道你動機不純還幫你吧。”

  “你也認識我這麼久了,我又不是那種人,保證規規矩矩的。實在不行你可以一開始就告訴他我的性向,要是他同意,你也放心。”

  “……好吧,我把你的電話給他。剩下的事你們自己溝通吧。”

  “好哥們!下次請你喝喜酒啊。”

  “去你的吧。”

  掛了電話,高臨給夏哲信發短信。

  【那個,哲信啊,我有個朋友是X大的,今年大三,在外面租房住,原來的合租人為了戀人去了別的城市,他正在找合租人,你有興趣的話我把他的聯繫方式給你?】

  【好啊,謝謝學長!學長介紹的話,我也不怕被人騙了】

  高臨有點心虛的擦擦汗。

  【他說和你聊聊,可以的話你過兩天去看房子,他的聯繫方式,田黎:18254XXXXXX】

  【嗯,要是真的成了,一定請學長吃飯】

  高臨默默流淚,繼喝喜酒後還要吃喜宴的節奏嗎!

  【五】師兄,同道中人啊!

  夏哲信把田黎的聯繫方式存進手機,想到剛才和隆滔亦鬧翻,現在在宿舍打電話說合租的事情好像不太好,還是發信息吧。

  【那個,田黎學長嗎?晚上好,我是夏哲信,高臨學長應該提過的吧,我想問問合租的事情】

  【小信啊,你師兄剛和我說過你的情況,你真的準備出來住麼】

  【因為我舍友常年不洗腳吃泡麵還很不爽我,所以……師兄快收留我吧TAT】

  【哈哈好啊,我現在租的房子離學校很近,出門購物之類的都很方便,環境也不錯。不過有幾點要提前和你說一下,這邊房間有廚房衛生間,洗澡也很方便,但是只有一個大間臥室,所以如果你搬過來的話是在一個房間兩邊靠牆分床睡,兩人共用臥室,這樣你介意嗎?不過相對的租金低一些,兩個人的話很實惠。】

  【嗷不介意!反正在宿舍也是一個屋子睡的,這個沒問題啦,還有別的什麼要注意嗎?】

  【嗯,還有兩點是我的個人問題。一個是我個人比較喜歡網配翻唱之類的,會在網上做一些翻唱,我在房間錄歌的時候需要保持安靜,這個,可以嗎?】

  其實這個田黎不問也知道對方會答應的,這也算是他給泡芙的誘餌,看,我們都喜歡網配,你就快來吧!

  夏哲信震驚了,學長的朋友田黎濕熊居然混網配!腫麼能不激動,這和現在一起住的隆滔亦簡直就是兩個檔次啊!!

  【學長你喜歡網配?同道中人啊,翻唱什麼的好厲害!我這種五音不全的只能從事填詞工作……保持安靜什麼的完全沒問題啊,翻唱什麼的就是小天使啊!!】

  【是嗎?那我們說不定還能合作呢。不過還有一點要和你說……我覺得見了面我可能說不出口,而且也不想瞞着你。我是同性戀,不過我不會對室友亂來的,這個可以問你師兄,如果你能接受的話】

  夏哲信又深深震驚了,不是因為他是同性戀,而是田黎居然敢就這麼告訴他,我是同!性!戀!沒想到,居然又是同…道…中…人……

  田黎看著那邊不回覆了,心裡略為忐忑,雖然他在網上的聊天中覺得對方和他一樣是彎的,但是也不能完全確定,萬一是直的聽了不嚇跑才怪。

  【師兄好膽量……咳,既然大家都是同道中人,這種事情小生不會介意的o(*////▽////*)o以及不許問是1是0!!】

  【哈哈哈,那小信你什麼時候有空過來看看房子吧,我對自己的狗窩還是很有信心的】

  【明天可以嗎XDD】

  【這個……你師兄沒和你說我這週末出門麼,明天早上就走,翹兩三天課,去A市面基,所以……你舍友那邊鬧得很僵嗎?能不能撐到我回來……】

  【這樣啊,哎喲人家原來還挺期待的翻唱君長的啥樣子,不過就這幾天還是可以忍受的。要不下週五吧,我下午沒課】

  【好啊,那我們到時候電話聯繫】

  【嗯,我會在這兩天先收拾一下東西。嘿嘿,終於要脫離苦海了!對了,師兄,學校的無線網套餐在那邊可以用嗎……突然想起來明天是月底啊,如果不能用的話我就把原來套餐退掉。】

  【房間拉了寬頻,夠兩個人用的,學校的網在這邊信號不好,別用了吧。】

  【嗯的,那謝謝師兄,心情大好,泡腳去啦】

  作者有話要說:

  ☆、那個泡芙很可口的樣子[三]

  【六】艾瑪這是要失眠啊

  夏哲信爬下床嘿嘿笑着倒水泡腳,甜蜜的生活甜蜜的生活無限好咯哎……

  在微博上回覆了眾基友的好意,又轉發原微博說了已經聯繫到合適合租人,他又想起之前那個蛋疼的歌詞。

  缺點什麼呢?對了,自己只看了劇本,沒有看原文,要不看看原文找找感覺?

  說幹就幹,夏哲信撈出腳,迅速的洗漱完畢滾進被窩找到了小說原文下載下來細細看起來。原文故事描寫的很飽滿,有一些句子是劇本沒辦法表現出來的,雖然是短篇但是當得起短小精悍四個字了。在他看到結尾男主孤身戰敗卻依舊傲決時,突然有了想法。

  也顧不上時間不早了,他一骨碌翻起身打開電腦改詞,改完詞後看了兩遍,覺得滿意了,登了QQ看到菊花妹子居然還在線,就直接離線發了過去。

  奶油泡芙

  菊花妹子,詞改好了發給你了,如果有哪裡不合適的話告訴我去改吧。不過我已經儘力填到最好了www

  是橘子不是菊花

  【拍胸!】我現在去看!!

  是橘子不是菊花

  嗷嗷小泡芙我炒雞喜歡的,我去拿給翻唱君看!翻唱君是我西皮北鼻你一定會喜歡他的2333

  奶油泡芙

  真的沒有要改的地方麼?因為下個月可能會有好多天不上線,所以趁着我還在狠狠PIA沒關係的_(:з」∠)_

  是橘子不是菊花

  泡芙你要去哪裡!發森了什麼咩,不要走【抱著大腿望

  奶油泡芙

  也沒什麼,就是和舍友鬧翻了,正準備搬家。等我搬完家就回來了。不過最近會消失幾天XD 所以趕緊再看看歌詞要不要改

  是橘子不是菊花

  我和導演翻唱都覺得沒問題的!!對了等等小泡芙你先別走!!仁家還沒拉你進劇組

  馬上夏哲信就收到了菊花妹子可愛的小喇叭。

  您的好友是橘子不是菊花邀請您加入群“九凌劇組(2434XXX)”

  夏哲信傻笑着打開劇組群,見大家都在群裡聊天都認識的樣子,他默默的萎了。

  【策劃】大花

  北鼻們!詞娘君來了XDD 軟漢子喲快撲倒

  【編劇】剋剋勒

  小泡芙求勾搭!

  【填詞】泡芙

  那個……菊花,我不軟……

  【CV】子心

  臥槽這麼軟的名字居然是漢子

  【翻唱】錦亭

  [摳鼻]我就說是漢子吧

  夏哲信看到【翻唱】錦亭說話,當時就斯巴達了。等等啊橋豆麻袋這是幾個情況?!難道菊花妹子說的翻唱君是錦亭?不是吧不是吧?嗷嗚!!

  他還沉浸在錦亭兩個字的衝擊中,完全沒注意群裡在討論啥。

  【CV】以銘

  你們好像把泡芙嚇走了……

  【編劇】剋剋勒

  小泡芙別走!俺會端茶倒水會暖床,求長期合作!!

  【策劃】大花

  233333剋剋泥垢

  ……

  夏哲信顫顫巍巍的問了一句。

  【填詞】泡芙

  那個,等等,錦亭SAMA,難道是我知道的那個錦亭麼!

  【翻唱】錦亭

  小泡芙我們最近真是緣分不淺啊←_←

  【CV】子心

  一股濃濃的JQ味……

  ED翻唱居然是錦亭!夏哲信簡直感動的想哭!!等等,剛才菊花妹子說錦亭是她的CP?那她不就是那個大葵花麻麻?

  瞬間隆滔亦投來的鄙視眼神都變得可愛起來,他倒在床上使勁蹭了蹭,來吧鄙視老子吧今晚讓你鄙視個夠!!!

  夏哲信這次終於爺兒們了一會,既然微博YY本命都沒有拒絶我,加一下本命大爺的Q好友應該不會被拒絶才是!

  他顫顫巍巍的把滑鼠挪到本命名字上時耳機裡傳來小喇叭的聲音,他心裡默默想,要是錦亭來加我就……臥槽!居然真的是錦亭這種已經勾搭上了本命的感覺是腫麼回事!!加了好友面基還會遠嗎!!!

  加了好友,他腦子一抽打過去一句話——

  奶油泡芙 20:21:33

  嗷!錦亭大爺!多日不見求撲倒!!

  發完以後他默默看著屏幕捂臉,完了,我的形象……

  在電腦那頭的田黎看到泡芙的這句話,忍不住笑起來,這個死呆蠢,都不知道我是誰還想撲倒我?等你來了誰撲誰還不一定呢。

  錦亭桑。 20:21:54

  不給撲 = = 小泡芙多日不與我微博互動了,感受到了你的惡意

  夏哲信看到這麼傲嬌的本命瞬間就硬了,大腦系統提示——您的好友節操君已下線。

  奶油泡芙 20:22:17

  乖,不要傲嬌!求包養!被包養也行啊QAQ

  錦亭桑。 20:22:46

  ←_←你來晚了,誰讓你之前沒進劇組,我已經包養給別人了

  奶油泡芙 20:23:12

  TAT再給個機會吧

  錦亭桑。 20:23:34

  機會也不是不能給。來張圖,長得俊爺就收了←_←

  夏哲信猶了個豫,本命不會是認真的吧……就這麼單刀直入的爆照尊的好嗎!!

  奶油泡芙 20:23:59

  QAQ我怕我發了圖本命你直接拉黑我……醜哭

  田黎默默吐槽,還沒有那麼呆嘛,還以為我要你就會給呢。

  錦亭桑。 20:24:23

  沒有合作的可能了,你感受一下

  奶油泡芙 20:24:29

  不要啊QAQAQ!!!!!

  錦亭桑。 20:24:38

  愛卿如果發兩張照片,朕就考慮一下回報

  原來打着誓死不丟臉等下次有拿得出手的照片再勾引本命的念頭的夏哲信立刻兩眼放光,本!命!的!照!片!

  大腦系統提示——您的好友理智君已下線。

  奶油泡芙 20:24:51

  皇上等我!!!

  田黎笑眯眯的喝了一口桌上的酸奶,打開另一個Q的列表,戳了一個備註為【高臨】的人。

  謹上 20:25:14

  喂,你的小學弟要被我騙到照片了

  高臨 20:26:08

  ……你對我可愛的學弟做了什麼!不是下周去看房子嗎,大晚上的發什麼照片

  謹上 20:26:49

  誰讓我是他在翻唱圈的大本命呢,簡直不要太蠢萌

  高臨 20:27:15

  喂你個渣男別坑我學弟啊,不然我就是罪人了

  謹上 20:27:34

  可是我之前和他說房子問題時候告訴他我喜歡男的,作為回報他告訴我他是彎的[摳鼻]

  高臨 20:27:40

  …………臥槽?

  這時奶油泡芙終於發了消息過來,田黎嘿嘿一樂。

  奶油泡芙 20:27:43

  那個……QAQ別嫌棄我啊,雖然不腫麼地,但看在我怎麼著也算是素顏出鏡的份上……

  【圖片】【圖片】

  田黎露出一個舒(wei)心(suo)的笑容,近照一看長得比那天在食堂還清秀,老子妥妥的是攻啊。轉手就把照片發給了高臨,然後又給泡芙回了消息。

  錦亭桑。 20:27:54

  絶世小受,本攻的大碗已經為你敞開,勇敢的跳進來吧。

  奶油泡芙 20:28:03

  ……我不是受……伸手,錦亭君求果照

  錦亭桑。 20:28:07

  等我去找←_←

  說完這句話,田黎機智的找了一張背影照發過去,雖然沒有臉,但是看身材也是可以的嘛。

  高臨 20:28:05

  臥槽,學弟從來沒和我這麼賣過萌= =

  謹上 20:28:08

  感覺簡直天時地利人和啊,你說我下周要不要去你們學校接他←_←

  高臨 20:28:36

  ……我不管了你們愛咋整咋整去吧

  謹上 20:29:04

  別啊,朕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喜歡的,愛好一樣而且還能經常在一起,長的也清秀我挺喜歡的,對了,他脾氣怎麼樣,平時聊天我覺得有點呆,還挺不錯的

  高臨一口水噴出來,“噗——”

  高臨 20:29:30

  脾氣……還好吧,挺樂觀的小孩

  高臨 20:29:37

  等等,你不會真的說真的吧

  高臨 20:29:42

  喂,啊喂,人呢,田黎!!!!

  田黎果斷的關了和高臨的聊天窗口,繼續調戲泡芙君。

  奶油泡芙 20:28:35

  =口= 不帶這樣的求正臉……

  奶油泡芙 20:28:54

  求正面……

  錦亭桑。 20:29:21

  沒——有——正——臉——

  奶油泡芙 20:29:44

  QAQ感覺被欺騙了

  夏哲信默默咬着手,看著背影就要硬了的感覺是腫麼回事,以後要是有機會面基就好了。

  田黎和小泡芙聊了一會兒,想了想還是找了一張有臉的照片發過去,心裡作死的想,等下周見了面,真是期待小泡芙發現我是錦亭的表情啊。

  夏哲信看著電腦上的照片更憤力的啃手,簡直不要太順眼不要太帥!!!今晚這是妥妥要失眠的節奏啊。

  【七】智商捉雞不是你的錯,智商捉雞還要黑人那就……

  總之,經過了不平靜的一夜後,第二天夏哲信揉了揉有點發酸的眼睛,回想一下昨天簡直是太美滿,不但找到了合租人可以搬出去,還和本命合作了,還破天荒的和本命交換了照片。

  他拍拍臉,沒做夢吧?

  今天是月底了,得去把無線網的套餐取消了。

  這幾天不能上網了,正好整理整理搬走的東西。

  田黎今天去A市要面基的人有兩個,一個是他在網配裡勾搭的女漢子CP大花,還有一個人是大花認識的同城詞娘茹兔,他不怎麼熟悉。

  V市離A市不是很遠,可以直接做大巴車去,大概四個多小時就能到,每天固定三班車,田黎坐的正是早上十點那一班。

  下午兩點三十四田黎背着裝了衣服食物的黑色背包下了大巴,給大花打了電話。

  “喂,大花,我下車了。”

  “我就在車站肯德基,等我來接你啊。”

  田黎邊說邊往肯德基的方向走去,“不用,我知道那家店在哪,我自己來就行,買好吃的等着,中午就吃了兩片麵包,有點餓了。”

  “是,錦亭大爺,小女子這就給您買去。”

  田黎進了肯德基就看到大花和他招手,他走過去坐在對面,溫柔道,“大花愛卿,兩個月不見又豐滿了啊。”

  “喂,要不要這麼直白又殘忍啊,上次說我平這次嫌我滿,直接說你喜歡男的不就行了≧へ≦!”

  田黎笑得如沐春風,“對了,不是說你帶個填詞君一起嗎,怎麼,被放了鴿子?”

  大花表情僵了僵,“我和她鬧翻了。”

  “嗯?”

  “對了,你覺得昨天泡芙的歌詞怎麼樣,很符合劇的要求吧?”

  “很好啊,我覺得歌詞看了很有想唱的慾望。”

  “喲,CP你有慾望啊?”

  “……泥垢。”

  “其實今天早上那個叫茹兔的詞作也來了,但是被我罵走了,有件事你還不知道吧。”

  大花拿出手機翻開泡芙的葉子拿給田黎看。

  可以看到最上面的幾個留言都在說泡芙的歌詞沒有內涵,而且怎麼看怎麼和某些詞作的詞風像,就像是東拉西湊拼起來的。

  起頭這麼說的是一個叫做茹兔的人,後面幾個人都是跑來表示支持她的說法的。

  Wingter°

  我也去看了那個泡芙的填詞,感覺很一般啊

  大堂啊都是人

  兔子怎麼了,別生氣別生氣

  會飛的大螞蚱

  又來盜詞的?真是夠了,以後再也不吃泡芙了

  ……

  田黎皺了皺眉,“怎麼回事,是茹兔掛泡芙抄襲?什麼時候的事?”

  大花看著他,“我今天早上才發現的,大概是從昨天下午開始的吧。之前我不是說過茹兔問過我這部劇ED歌詞的事,我覺得她的詞風不合適,所以說找了其他詞作。她當時還酸溜溜的說,‘唉我知道我很渣,到時候出了詞我會去看看學習一下的’。

  後來大概是我在交流群說小泡芙接了詞,她個奇葩就在泡芙的葉子上留言說泡芙抄襲多名詞作的歌詞,仗着自己有兩個粉囂張的不得了,還有人去嘈吧發帖,不過果然嘈吧還是真爺們多,樓主被反槽的簡直慘不忍睹。”

  說著大花又翻出了嘈吧的帖子給田黎看,之見首頁飄着一個名為“【深槽】呵呵,現在林子大了什麼詞娘都有”的帖子。

  點開帖子,發現樓主句句犀利字字珠璣,馬甲“泡芙”掛在一樓不要太顯眼!!

  樓裡的奶油泡芙就是到處抄襲盜詞想紅的猥瑣小人,還列舉了很多所謂的“證據”。

  可能樓主還沒吐槽完,所以回覆也大多是【茶樓】【還有的插!】之類的。

  但是到了後面就有人說樓主的“證據”根本站不住腳,繼而有人翻出了泡芙的葉子,又扯到了茹兔的留言,畢竟剛開始說泡芙抄襲的就是她。

  到了再後面,簡直就是扒茹兔的專場,偶爾會有幾個沒看完帖子說抄襲可恥的,但主要矛頭已經轉向了茹兔。

  “所以你的意思是,因為泡芙還算是個透明,卻搶了她本來想寫的詞,所以……她去黑泡芙了?”

  “而且她今天早上來的時候,哎喲那個濃妝艷抹喲,一看就是來勾引你的,被我轟走了,哎她不會也來掛我吧人家好怕怕。”

  “……還真有這種人啊,就她這智商還掛別人?”

  “西皮這可是英雄救美的大好機會,泡芙這幾天說不會上網,這次他被黑我的責任挺大的,我回去就發微博澄清,你也一起吧!唔……還有ED詞你聽的怎麼樣了,要不你這兩天抽空用我的設備錄了吧,等你回去再錄後期都能做出來了。”

  田黎揚起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好啊。”

  “等這首歌出來了,看誰會相信泡芙是抄襲。”

  “大花啊,你要相信本大爺對你是真心的。不過我想和泡芙做CP了。”

  “……見色忘友喜新厭舊啊你!!!”

  這天晚上錦亭發佈了一條長微博,圖文並茂的說了某小粉紅詞作因為約詞不成就說別人抄襲的事,並在微博中艾特了圈中好友和當事人茹兔、泡芙。

  錦亭大爺一向和藹可親沒節操好調戲的西皮妹子大葵花麻麻客堂開課了也轉發了微博,評論字裡行間都表示了對茹兔的不滿,順帶還提了茹兔某些老纏粉的英雄事蹟。

  第二天,茹兔發了微博澄清“事實”,結果被嘈吧聞風而來的俠士們掐的慘不忍睹。

  第三天,茹兔發表微博退圈了。

  在這風雲湧動的三天,被掛被黑了一圈結果卻多了很多支持者的奶油泡芙自始至終沒出現過,錦亭看到眾人的疑惑,微博解釋泡芙這些天不能上網過兩天就會回來,眾粉絲們意味深長的“哦”了一聲表示知道了。

  作者有話要說:

  ☆、那個泡芙很可口的樣子[完結]

  【八】等等,這是幾個情況?

  這幾天,夏哲信覺得自己就是在過苦行僧的日子,沒網的日子很苦逼,很寂寞,很空虛。

  週四的這天,東西都收拾的差不多了,夏哲信下午上完課回到寢室,一想到待會兒又要去自習室就想吐,他覺得他得了一種去自習就會死的病……

  啊啊啊啊啊忍不住了老子要去網吧看一看我親愛的小夥伴們。

  夏哲信一路小跑着到了最近的一家網吧,真是的網吧一個個都建的這麼遠要死啊。

  開了一台電腦,他迫不及待的登錄了QQ,這次的“滴滴滴滴”聲尤其特別的長,他移過去一看,一些不常聯繫的小夥伴也給他發了私聊。

  他打開看了留言,有說“泡芙相信你”“挺住哥們”之類的,也有說“抄襲那事是真的嗎”“你的XX歌詞不是抄襲的吧”之類的,他有點莫名,一一回覆了蟹蟹和沒有抄襲啊,心裡有種不翔的預感。

  等他打開了網頁登錄微博和葉子,立刻被那上百個艾特和評論留言嚇尿了。

  哦湊哦湊老子就四天沒來啊發生了啥啊!!!

  他點了艾特的微博傳送到了錦亭的微博,正是為他澄清抄襲事件的長微博,他看完微博心裡無限感慨,茹兔喪心病狂的黑人大招還是其次,本命居然為他發微博澄清了,而且微博裡出現了很多他填過的詞,一看就是花了很長時間寫的。

  夏哲信覺得心裡感動的淚水在氾濫,看到前兩天有人說他抄襲之類的委屈感都少了很多,甚至有點竊喜本命這麼向着他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激動過後,他也轉發了微博,並且很狗腿的評論道:嗷本命,簡直太感動,這幾天都沒有上網,不知道發生的事情,今天晚上來了後就看到了!!錦亭SAMA簡直是俺的真愛啊請不要大意的收下俺滿滿的謝意吧!!謝謝大葵花麻麻和所有支持我的小夥伴![親親]

  發了微博他又轉戰QQ,點開錦亭的聊天窗口,親切的呼喚。

  奶油了個泡芙

  錦亭大本命!!!我看到微博了QUQ蟹蟹你的澄清

  錦亭桑。

  你有CP嗎?

  奶油了個泡芙

  啊,還沒呢TAT……

  錦亭桑。

  看微博,蠢泡芙╭(╯^╰)╮

  夏哲信咧着嘴回到微博,卻見錦亭又轉發了他的微博,說道:好啊你來以身相許吧,我缺個暖床的西皮

  男神你是在和我求西皮嗎?!!Σ( ° △ °|||)︴媽呀幸福來的太突然了!

  這時系統又提示有新的艾特,夏哲信看了後忍不住笑噴了,微博是大葵花麻麻客堂開課了轉發了錦亭的微博,還聲淚俱下的控訴了錦亭居然踹了自己找了新西皮,但是作為一個偉大的女性她要成全這段不倫之戀。

  奶油了個泡芙

  男神你真的要和我做西皮嗎!艾瑪這麼幸胡的事情怎麼會發生在我身上……

  錦亭桑。

  你再不回覆微博我就和葵花破鏡重圓(╯‵□′)╯︵┻━┻

  夏哲信虎軀一震,神速轉發評論“快來看我的男神西皮小夥伴尼萌都不要嫉妒我”並艾特了一串基友。

  各粉絲回覆——

  “這麼秀恩愛真的好嗎[摳鼻]”

  “秀恩愛燒死!!QAQ”

  “果然澄清微博不是辣麼好發的……一不小心就把人搭進去的節奏……”

  “葵花麻麻來我懷裡吧!!!”

  “哦湊這果斷是要在一起的節奏啊。”

  “……”

  【九】這位壯士你好眼熟啊

  在泡芙把自己賣了的翌日清晨,他神清氣爽的起了個大早。

  今天說好去看房子的啊,又要有個翻唱小夥伴了啊,會不會認識本命啊。

  夏哲信翻出田黎的手機號,發了短信過去。

  【師兄,今天下午說的去看房子,沒什麼緊急事件吧XD 我們幾點見面啊】

  【你幾點下課,我去你學校接你,一起去吃個午飯吧】

  【好啊XD 我十二點下課,十分鐘我就能到學校正門。】

  【那我在門口等你,不見不散喲。我穿白色外套,牛仔褲。】

  【收到XD】

  和闐師兄聯繫好,夏哲信又打開Q給錦亭發了個消息。

  ——早安西皮! o(* ̄▽ ̄*)ブ我去上課了喲

  迅速洗漱完畢,夏哲信背着書包出了門,感覺今天依舊飄着泡麵臭腳味的宿舍都格外可愛。

  中午一下課夏哲信就拎着早早收拾好的背包出了門一路奔向學校正門,遠遠就看見了一個穿著白色外套的修長身影。

  他停下來抓了抓頭髮,又看了看自己的衣領褲腳,確定沒什麼問題才快步向那個人走去,走近了還很歡樂的打了個招呼。

  “那個,田師兄麼,久……等、了……”

  夏哲信覺得一定是有什麼地方不對,為毛田師兄很臉熟啊,為毛田師兄長得那麼像這幾天晚上他研究了無數遍的照片啊,為毛田師兄和本命長得辣麼一樣啊!!!

  壯士,你撞臉了吧?

  “嗨,小泡芙。”田黎看著他一副斯巴達的表情憋着笑回道。

  真身好像比照片還要呆啊。

  “田師兄你你你、你……長得好眼熟啊……QAQ”

  “是啊。我們昨晚才成為新CP啊,這麼快就不認賬了啊。”

  “哪有……”夏哲信傻笑兩聲。

  本命就在眼前,怎麼撲,怎麼撲!而且,早知道今天就收拾一下了,現在一副小宅男的裝備一點都不正式啊摔!!

  “師兄你早就知道我是誰,那你怎麼不告訴我!!我一點準備都沒有啊。”

  “準備什麼,反正我都看過你照片了,還和你在網上聊了那麼久”田黎悶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走吧,請本命吃個飯,不為過吧。”

  等等啊喂,誒你在網上不是這樣的啊,說好的高冷傲嬌大爺呢,一副陽光大哥哥的樣子是要鬧哪樣啊!哦湊夏哲信泥垢了不就搭個肩膀嗎你在腦補什麼奇怪的東西啊……

  “小信學弟,我不認識路啊。”

  “哦、哦,這邊,那個師兄你想吃什麼,有沒有什麼不愛吃的啊。”

  “隨便啦,我不吃豆腐洋蔥和胡蘿蔔。”

  “男神可不可以不要拍我的頭。”

  “不能,你應該說求順毛求撫摸。”

  “……”

  “房子其實不錯啦,你下午要不要帶著行李去看啊。”

  “啊?”

  “看完直接把行李放那兒就不用再回來一趟了唄。”

  “這麼快啊……”就要和本命朝夕相處了嗎這種在做夢的感覺是腫麼回事啊。

  “有嗎?你之前不是還說求撲倒嗎。”

  “這個,咳……咳……那不是在網上嗎。”

  【九】後續事件追蹤報導

  自從和本命同居,啊呸不是,能和錦亭大本命成為舍友我簡直是個最幸福的小透明啊。

  搬了家的夏哲信躺在床上一頓感慨,和本命在一起的日子不要太愜意不要太瀟灑,每天調戲本命被本命調戲的生活不要太!美!好!

  這種對本命有幻想的感覺……反正都住一起了,每天睡前幻想一下不犯罪吧?

  經過半個月的目測,師兄還沒男朋友的樣子,現在不撲更待何時?

  可是怎麼撲,這個,還有待商榷。

  “那個,師兄你睡了嗎?”

  那邊傳來一聲輕笑,“沒呢,怎麼,泡愛卿有事啟奏?”

  “啊,那個我明天只有早上有課,下午皇上有時間嗎……我們出去玩吧。”

  夏哲信默默在心裡鄙視自己,要不要再狗腿一點。

  “這個主意深得朕心,過來順毛。”

  “……”

  “明天想去哪兒,要不要我準備一下。”

  “……要不,去……遊樂場?”

  夏哲信默默再鄙視自己一次,遊樂場是有多幼稚啊喂,不要腦補泡沫劇表白情節啊!

  “不是,那個,我們要不去看個電影?”

  夏哲信內心:……OTZ真是夠了好嗎不要腦補俗套約會情節啊!

  “……我沒什麼主意,要不師兄你說去哪吧,嘿,嘿嘿。”夏哲信乾笑兩聲。

  “那就先去遊樂場再去看電影再去燭光晚餐,愛妃你覺得怎麼樣?”

  “……啊?”

  “想約會就直說嘛,又不是第一次了。”

  “不是第一次……了?!”

  “不過沒有表白,前兩天那些一起出去玩的確實不算約會啊。不然,就定明天是第一次約會吧。”

  “……啊?”

  田黎從床上翻起身,藉著外面的光線走到夏哲信床邊蹲下來,兩隻胳膊交疊搭在他枕頭邊上,抬頭盯着床上的人。

  夏哲信看著田黎有點模糊的臉,突然覺得有點緊張。

  “小信,我們在一起吧。”

  “Σ( ° △ °|||)︴”

  “認真的喲。小信,我覺得我挺喜歡你的,和我在一起吧,嗯?”

  男神在月光下蹲在你床邊說在一起什麼的不要太犯罪了好嗎。

  “真的?”

  “你是從了我呢,還是從了我呢?”

  本命來求撲倒,多蠢才會不答應啊,夏哲信清了清嗓子,“師兄……”

  “嗯。”

  “……”夏哲信虎着膽子伸手在田黎頭髮上揉了好幾把,然後又把手縮回被子裡。

  “哼哼哼”悶笑了兩聲,“摸摸頭,本少爺答應了。”手感真是太好。

  “呵,”田黎輕笑出聲,伸手在他還露在外面的腦袋上蹭了兩把,似乎歪着脖子斟酌了一下,然後站起來俯身親了一下他的額頭才回到自己的床上。

  夏哲信縮了縮脖子,聽到田黎躺好後,露出整個腦袋,嘿嘿一笑,像只偷了魚骨頭的貓。

  “師兄晚安。”

  “晚安,準媳婦兒。”

  “……”睚眥必報是不對的!!!

  ——END——

  作者有話要說:  就這麼簡單粗暴的完結了吧_(:з」∠)_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桃花聲 by 七世有幸 | 首頁 | 最上 | 趁熱吃 by 蒼白貧血>>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853-fe9b93dc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