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隔壁公司總裁的那個女王助理 by 齊楚/kiru :: 2014/01/18(Sat)

也是舊文 應該還沒貼過 0.0"

文案
總之這就是一個別人故事裡的炮灰攻和炮灰受的故事。

主CP:溫柔攻X女王受 【→_→就是那個助理啦
副CP:總裁攻X平凡受 【→_→這裡的總裁就是隔壁公司的那個總裁啦

→_→一種酷炫之風迎面襲來。

內容標籤:相愛相殺 都市情緣 歡喜冤家
搜索關鍵字:主角:溫柔攻,女王受 ┃ 配角:總裁攻,平凡受 ┃ 其它:






  1

  攻的屬性,放在以他為主角的耽美文裡,那絶壁是一個絶世好攻的設定,長得帥有錢啊什麼的自不用多說,然後又溫柔又……有點人妻,是的,他會做飯。用一個詞概括的話,那大概就是典型的言情文男二了吧。然後呢,攻是一家公司的總經理,董事長是他老爸。

  而受呢,就整一個冷漠傲嬌女王型的角色,長得也很……漂亮。工作能力很強,但因為喜歡他家的那個酷帥狂霸拽的總裁,所以就甘於人下地做了那個總裁的助理。

  受喜歡的那個總裁啊……就是典型的小說中的總裁啊,冷酷啊,冷血啊,被蚊子咬了讓蚊香公司破產吧可任性了啊,雖然有能力可看起來很可怕啊,一看就是那種會邪魅一笑,然後說小人兒就算你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的暴君攻類型啊。

  可是女王受還是喜歡這個總裁,不知道眼睛是被眼屎糊住了還是近視眼嚴重了。

  而溫柔攻呢,其實也有喜歡的人,那就是他的小學弟啦!小學弟是一個平凡受,平凡到沒什麼特別突出的有點,所以如果以他作為主角受的話,那麼被掃文組的掃了,大概也只能被打上“呆萌受”的標籤了。不過一般人生活中誰會喜歡那麼一個沒特點的受啊,溫柔攻的眼睛也真是被眼屎糊住了!不過平凡受身上也總得有那麼一兩個拿得出手的優點讓人喜歡吧,所以這個平凡受的有點,大概就是……善良和朝氣了。

  總裁知道女王受喜歡他,不過他那麼酷炫,肯定是不屑一顧地表示,喜歡爺的不多你一個,所以你愛喜歡不喜歡,給爺幹好本職工作最重要。

  溫柔攻本來是想讓平凡受到自己公司工作的,但是立志自己找工作的平凡受拒絶了溫柔攻的幫助,說要自己找。於是平凡受就找到了一份工作,是在總裁攻的公司當一個小職員。

  然後,就是這樣那樣的情況出現,這個平凡受處處出點小狀況,又處處惹到了總裁攻,然後總裁就抖S屬性中帶著些抖M屬性,竟然看上了平凡受!別問哥他是怎麼看上的,也許是覺得這個人挺善良的,也許是覺得他做的那些味道一般般的飯菜有媽媽的味道,也許是覺得他略炸毛的性格很可愛,也許是覺得他的朝氣蓬勃很吸引人,總之,一般言情小說耽美小說裡的男主或者攻是怎麼喜歡上麻雀女主角或者平凡受的,這裡的總裁就是怎麼喜歡上的!

  所以說啊,他們的眼睛到底是怎麼長的啊,腦子裡是怎麼想的啊。

  所以這個時候,就進入了溫柔攻和總裁攻是情敵的情節了。

  而女王受呢,冷艷高貴地工作着,又因為總裁攻對平凡受的另眼相看,着實看平凡受不順眼,所以→_→他就工作上給平凡受找茬了。

  平凡受開始的時候神經粗大還沒什麼感覺,後來也漸漸注意到一點點不對勁了——女王受是不是看我不順眼啊。

  所以平凡受有點萎靡,把這當成工作上的不順心之事,講給溫柔攻聽,想要他幫忙出個主意,什麼在職場如何和同事搞好關係之類的。於是溫柔攻給他出了好些主意,並開始注意起女王受來了——這個人以前和總裁攻談生意的時候見過,工作能力不錯,非常不錯,在助理這個位置上簡直是屈才了,不過沒想到竟然是這樣蛇蝎心腸的人,竟然為難我心愛的小師弟!是可忍孰不可忍——於是溫柔攻也開始找女王受麻煩了。

  溫柔攻的手段,有那麼點幼稚……好吧,很幼稚!比如,下雨天的時候開車經過女王受的身邊,濺他一身水,或者是女王受到他公司裡來談事情的時候,各種挑刺為難,還不小心把咖啡倒到他身上什麼的。女王受咬牙忍了。

  而同時,平凡受開始實施溫柔攻建議,但女王受看他不順眼哪是這種建議可以化解的,所以還是照樣找茬。

  於是乎這種找茬被看在了總裁攻的眼裡,總裁攻這個時候已經喜歡平凡受了啊,當然不會讓自己喜歡的人受委屈啊,所以就找女王受談了一下……好吧,是單方面警告,說讓他裡平凡受遠點。女王受很苦逼啊。

  總裁雖然對別人很冷酷,但是對自己喜歡的人還是不錯的,所以平凡受在他的溫柔攻勢之下,就那樣……淪陷了。可憐了真正的溫柔攻,明明他才是最溫柔的一個。所以說,果然還是有對比才有效果,總裁攻之前那麼壞地欺負平凡受,後面又對平凡受那麼好,是人都有那麼點不同程度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淪陷也不是不可能的啊,何況這裡總裁攻才是他的官配呢,何況群眾都是喜聞樂見這種麻雀和高富帥的設定的呢。

  於是,在總裁攻追到平凡受之後,他們就同居了啊!所以,女王受就這樣華麗地失戀了啊!!!

  同時失戀的還有溫柔攻。

  當溫柔攻聽到小師弟告訴自己說有喜歡的人了,並且喜歡的人就是隔壁公司那個小說裡才會出現的總裁的時候,頓時感覺就像被雷劈了一樣!

  小師弟看著石化了的溫柔攻,說,師兄你怎麼了,你不會……不會瞧不起同性戀吧?

  溫柔攻怎麼可能告訴他自己暗戀他很久了這件事呢,所以也只能說沒有我怎麼會歧視同性戀呢,我只是感到太驚訝了,原本以為你會找個可愛的女生呢啊哈哈……

  是啊,溫柔攻怎麼會歧視同性戀呢,他自己就是一個大基佬啊!

  失戀了的溫柔攻,心裡憋着一股氣,遷怒地責怪起女王受來了,他怎麼不把總裁攻看好呢,怎麼喜歡了總裁那麼多年,還不把人弄到手,讓他現在拐跑了自己的小師弟呢!

  ——女王受喜歡總裁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了

  於是失戀了的溫柔攻,繼續找女王受麻煩了。開車濺他一身水什麼的小意思,潑他一身咖啡算什麼,溫柔攻都直接開始搶女王受的客戶了——喂!你們兩家公司的發展方向完全不同好麼!

  女王受總算是覺出點不對勁來了——這個隔壁公司的文質彬彬的總經理原來是個斯文敗類衣冠禽獸麼?所以女王受女王氣場爆發,特麼管你是總經理還是董事長,濺我水我就刮花你的車,潑我咖啡我就潑你茶,搶客戶是吧?我也去挑撥你的客戶,讓你做不成生意。

  總之,他們就這樣愉快地忘記了自己失戀了的事。

  2

  於是互掐總得有點進展。

  某天晚上,女王受在他朋友的帶領下,去了gay吧。

  這是他第一次去,難免有點緊張,雖然他表面看上去還是那麼地冷艷高貴。

  然後他就沒有防範之心地被人下藥了!畢竟女王受還是一個很漂亮的受嘛,在基佬圈子裡,這種有點妖孽的又帶著清高的風格,肯定是吊人胃口很受歡迎的啊。

  而此時,他的朋友自己也玩high了,釣男人去了。

  可憐的女王受,處男之身就要不保了——是的,女王受還是處男。

  於是當那個龍套猥瑣男把女王受扶到廁所欲行不軌的時候,遇到了剛噓噓完正在洗手的溫柔攻。

  其實溫柔攻也是不怎麼泡吧的,不過因為朋友的邀請啊什麼的也不好推脫就來了,也想找個人試試看,說不定能忘了平凡受——朋友們也都說了,不能再一棵樹上吊死,何況這樹還不是自己的。

  溫柔攻很驚訝的看著女王受被猥瑣男非禮,卻一副欲拒還迎的樣子,猥瑣男發現溫柔攻盯着自己看,想瞪回去,卻發現對方長得也很不錯,於是就說,要不要一起三批?

  溫柔攻總算是看出不對勁來了——女王受絶逼是被人下了那種無恥的藥了啊!於是溫柔攻就很英雄救美的給了猥瑣男一拳——溫柔攻也是練過的,什麼什麼黑帶的,一拳過來,猥瑣男頓時血流如注,很喜聞樂見地暈了。

  沒了猥瑣男的支撐,女王受整個人都要軟下去了。

  溫柔攻雖然平時看女王受不順眼,但那畢竟是私人恩怨,他還是很欣賞這個人的能力的,此時自然不能袖手旁觀,於是就很雷鋒精神地把女王受帶回家了——他不知道女王受住哪,所以就帶回自己家了。

  溫柔攻現在還是和父母一起住的,父母也知道他是個基佬,但是父母思想很開放啊,基佬就基佬吧,不是說一般優秀的男人都是基佬嗎?所以這說明我兒子很優秀啊——喂,是不是太樂觀過頭了。

  溫柔攻本來是想到自己父母這段時間出國旅行了,才敢把人往家裡帶的,因為這樣也方便叫醫生來。

  但是沒想到,當他扶着人進屋的時候,客廳裡坐著他的父母,正在看電視還是啥的……於是四隻眼睛瞪得大大地,看著自己的兒子扶着一個很漂亮但看起來狀態很不對的男人。溫柔攻很是尷尬,但還是先把人放到床上在說吧,於是腦迴路出了點問題,把人扶進了自己屋。

  兩個老人對視,眨眼——所以這是自己的兒媳婦嗎?

  董事長表示,看起來是的,這孩子我見過,是我們隔壁XX公司的總裁助理。雖然是個助理吧,但工作能力真的是相當不錯啊,兒子把他給拿下了?誒嘿嘿,不錯,把他挖過來,我們公司將來會發展地更好。

  董事長夫人點頭表示同意,有這樣的賢內助幫兒子,是挺不錯的。

  於是溫柔攻在不知道的情況下,已經被自己的父母將自己和女王受腦補成一對了。

  溫柔攻把人放到床上,看著面色發紅的女王受,不知道為毛心生邪念,想要親他。但是在他馬上要親到的時候,醫生來了,被打斷了。溫柔攻表示略遺憾——不對,遺憾毛線啊,我幹嘛要遺憾啊!

  醫生給女王受檢查,檢查完了打了藥,然後囑咐了溫柔攻幾句,告訴他接下來該怎麼怎麼做,然後就離開了。

  溫柔攻看著已經緩和下來的女王受,鬆了一口氣,出房門找父母去了——得解釋一下,否則被父母誤會了可不好。

  不過父母確實是誤會了,他們他們略責備地看著溫柔攻,說你怎麼不在屋裡陪着他啊?哦對了那孩子怎麼了?

  溫柔攻當然說不出口被人下藥了之類的話,於是就只能編了個謊話說發燒了。

  然後董事長夫人就說了,怪不得看著臉那麼紅呢。好了你快去看著他吧。

  溫柔攻想解釋什麼,因為看起來父母腦補了很不得了的東西,但也不知道怎麼說,於是腦補就腦補吧,也成不了事實,就進去看著女王受了。

  女王受的確很漂亮啊,睡着的時候,安安靜靜的,睫毛長長的,看著就想摸,於是溫柔攻就摸了;嘴巴紅紅的,看著就想親,於是溫柔攻就……沒親,他還是有點理智的。

  溫柔攻想,睡着的時候那麼無害,怎麼醒着的時候那麼會咬人呢——他可記得那天女王受潑他一身茶的時候是朝着他的褲襠潑的,想想就疼——那是熱茶啊!

  然後就很晚了,該洗洗睡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吧——溫柔攻隨便地洗了個澡,鑽進被窩睡覺了,都是男人嘛,一起睡沒什麼。

  於是,當早上女王受因為生物鐘的原因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溫柔攻摟着睡覺的時候,很是驚嚇,回憶起昨晚的事——自己好像被下藥了,然後就頓時臉色蒼白了。然後發現自己還穿著衣服,身上也沒有哪裡不舒服,默默地鬆了一口氣,然後轉頭看著溫柔攻——難道我昨晚做了他?

  就在女王受思緒開始天馬行空的時候,溫柔攻醒了,看著盯着他看的女王受在晨光的照耀下,臉上的汗毛有種熠熠生輝的感覺,溫柔攻就腦抽了,親了一下女王受,說早安。

  那情形怎麼看怎麼像在一起睡了多年的老夫老妻!

  女王受頓時就火了——自己的初吻啊!

  於是女王受發飆了給了溫柔攻一巴掌。然後就起床了。

  溫柔攻自知理虧,於是也就不說什麼了……

  然後女王受問溫柔攻為什麼自己會和他在一起,這裡是哪裡,昨晚發生了什麼。

  溫柔攻就告訴了他發生了什麼,並且還很壞心地編了一段女王受是怎麼淫蕩地往自己身上貼,自己又是怎樣地柳下惠拒絶他的引誘的。女王受聽的面紅耳赤,最後憋得跟個西紅柿一樣。溫柔攻看得很開心。不過他還是低估了女王受的毒舌能力,只聽女王受說:呵呵,你這樣都沒什麼反應,果然似乎陽痿麼。

  說完女王受就出去了,也不給溫柔攻辯解的機會。

  溫柔攻真的是打落了牙齒只能自己往下嚥啊。

  攻的父母都起床了,看著女王受走出來,兩眼頓時發光。

  父母熱情地邀請他留下來吃早飯。

  女王受很有禮貌但又無情地拒絶了,父母只能遺憾地放他離開。

  然後狠狠地瞪了攻一眼,一定是你把我兒媳婦給氣走了,真沒本事。

  攻表示自己很無辜啊,我幹什麼了要一大早起來被人打被人瞪啊明明是做的好事啊!怨氣無處發的溫柔攻,只能戳荷包蛋。然後就被他媽媽敲了一筷子:不要糟蹋糧食!

  溫柔攻很委屈。

  3

  之後的日子呢,還是互相找茬。

  不過卻沒有之前那麼劍拔弩張了,見了面互損上那麼一兩句,在外人看來反而顯得很“恩愛”。

  女王受還是比較感激溫柔攻在酒吧裡救了他的,所以有時候態度還不錯,反而弄得溫柔攻像抖M一般不適應了。

  兩人在酒吧裡喝酒,喝得多了,話匣子也就打開了。

  溫柔攻奚落女王受說白白幹了那麼多年助理,少賺了那麼多錢,最後還不是連人都沒有追到。

  女王受呵呵,你還不是一樣,捧在手心裡的那麼多年的小師弟,最後還不是被人拐跑了?

  溫柔攻說,彼此彼此。

  女王受說這哪能彼此啊,我那邊他是知道我喜歡他的,他不喜歡我我也沒轍,而你呢,對方到現在都不知道你喜歡他吧,恐怕還不知道你是同性戀啊,這得是有多可悲多苦逼多傻逼啊。

  女王受嘲笑起來很不手下留情。

  溫柔攻被說蔫了。

  女王受繼續毒舌,他們都說你溫柔吧,我看啊你就是懦弱,唯唯諾諾的連喜歡的人都不知道抓緊爭取才被人那麼輕易地鑽了空子。我呢是爭取過了,也不算遺憾,雖然輸給那樣的人很不甘心,而你呢?呵呵。

  溫柔攻原本打算遺忘的事就那樣被挖出來鞭撻了。

  但礙於顏面沒有怎麼發作,只能喝酒喝酒喝酒。

  所以到了最後,本來酒量很好的溫柔攻還是醉了,酒量不好的女王受也不甚清醒。

  不過女王受還是有那麼點行動能力和神智的,把重的要死的溫柔攻扶出了酒吧,打包帶回自己住的地方了——雖然他上次去過溫柔攻的家,不過現在他頭腦那麼混沌,實在懶得去回憶,又嫌麻煩,於是就帶回去了。

  把人帶回去之後,他就很不負責地把溫柔攻扔到了那張沙發上,自己洗完澡就進屋睡覺了。

  他覺得自己沒把人扔在酒吧已經很仁至義盡了。

  於是可憐的溫柔攻就這樣在沙發上將就了一宿,一早醒來,宿醉頭痛,還有落枕的感覺——他在沙發上睡覺的姿勢不對。

  等晃過神來,溫柔攻發現自己處在一個陌生的地方——略寒酸的公寓,客廳就那麼丁點大,牆上的牆紙都有些微微發霉。角落裡堆砌着不少書,亂七八糟的,看著挺破舊。

  就在溫柔攻暗暗觀察的時候,臥室的門開了,女王受穿著一件XXXL的大T恤走了出來。

  T恤領口很大,所以香肩啊鎖骨啊一覽無餘,看的溫柔攻略有點口乾。

  在往下看,那兩條細細的長腿,臥槽,活生生的勾引啊。

  溫柔攻覺得自己有點上火。

  女王受揉揉眼睛,終於看到了還在沙發上窩着的溫柔攻,於是問道,你怎麼還沒走?

  然後就兀自進了洗手間,不再鳥他了。

  溫柔攻瞄到,那個洗手間也挺小的。

  唉,真寒酸哪。

  最後溫柔攻還是給女王受做了早餐才走的。

  因為他無意中發現女王受不吃早餐,覺得這樣很不好,於是就用冰箱裡僅有的一點食材——雞蛋,給他煎了了倆荷包蛋。

  溫柔攻說,不吃早餐很不好。

  女王受說,你管我那麼多幹嘛。

  溫柔攻惱了,好心當作驢肝肺,不讓我管是吧,好,我走。

  於是溫柔攻就走了。

  女王受喝着牛奶,吃著煎蛋,看溫柔攻就那樣氣呼呼地走掉了,也覺得自己剛剛的話說得嚴重了。

  不過……女王受轉念一想,一個大男人這麼小氣這麼容易生氣,怪不得沒人要。

  於是繼續心安理得地吃煎蛋。

  溫柔攻再一次見到女王受是幾天後的下班時間。

  溫柔攻是不會承認自己這幾天因為有點小生氣所以躲着女王受的。

  溫柔攻剛把車開出車庫,就看到了從大樓裡出來的女王受,不知道為毛就冒出了要不要去載他一程的想法。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這種想法很M的時候,就看到女王受被車撞了。

  女王受,他,在人行道上,被一輛,兒童自行車,給撞了。

  溫柔攻被這場景給囧到了。

  路邊的行人也囧了。

  騎自行車的小朋友則怕了,因為自己闖禍了。小朋友忐忑略帶哭腔地問道:叔叔你沒事吧?我……我不是故意的……

  女王受當然不能和小朋友計較,只能蹲下去看自己的傷勢。然後一動,發現腳扭到了。想了想,也只能自己打車去醫院了。

  溫柔攻在囧完了也就下車了,畢竟和女王受也算是……朋友一場,不能就這樣當做沒看見嘛。

  溫柔攻對女王受說,我送你去醫院吧。

  有免費苦力,女王受自然也不矯情,就說有勞了,便在溫柔攻的攙扶之下上了車去了醫院。

  從醫院出來之後,女王受說開車去XX小區就可以了。

  XX小區就是女王受住的地方。

  溫柔攻回想起前幾天的所見,覺得那種地方哪是人住的,何況女王受還受了傷。溫柔攻畢竟是溫柔的,所以打算把人帶回自己家養傷。

  女王受不是很同意,畢竟自己又不是手腳殘廢的人,而且打擾溫柔攻的家人也不好。

  溫柔攻說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麼呢?我爸媽很好客的。你這麼客氣幹嘛?還把我當朋友麼?

  當然父母好客這句話其實是溫柔攻瞎扯的。

  女王受想說我們什麼時候是朋友了,但還是忍了沒說。女王受也不是不分場合的毒舌的。

  於是女王受想了想說,我去你家有沒有什麼換洗的衣服,一點都不方便啊。

  溫柔攻想拍拍胸膛說穿我的啊,不過看看二人形體的差異,這話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於是說,我們先去你家,收拾下行李。

  於是最終,女王受只能妥協了——誰讓那個實習醫生把自己的腳包得跟個粽子一樣呢?明明不過是扭傷,結果搞得像腿斷了一樣。

  女王受在溫柔攻家,受到了熱烈的歡迎。

  說得有些誇張,不過也差不多了,至少溫柔攻的父母很高興。有種婆婆看媳婦越看越順眼的感覺。

  在談到女王受為毛會受傷的時候,攻的媽媽嗔怪說溫柔攻也太不小心了,怎麼能讓女王受受傷呢?

  所以……二老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呢?女王受想。

  溫柔攻想的是,又不是我騎自行車撞的他,和我有什麼關係啊。

  不過他沒有把這話說出來,只是笑着應道是是是。

  於是一頓飯吃得很是詭異。

  飯後,溫柔攻讓家裡請來的保姆去收拾一下客房,好讓女王受入住。客房就在溫柔攻的房間旁邊,照顧起來也方便。

  攻媽媽看了一眼攻爸爸董事長,意思是說,怎麼還住客房?

  董事長爸爸輕輕搖搖頭說,表示大概是年輕人害羞,還沒想好怎麼和我們說呢,我們就不要戳穿了。

  攻媽媽嘆氣,不是都說年輕人熱情奔放的麼,怎麼關鍵時候那麼畏手畏腳的了呢。

  目測溫柔攻知道他父母這麼意淫他們,會吐血三升。

  4

  女王受在溫柔攻家住了半個月就回去了。

  攻的父母略表遺憾。

  這期間,女王受真的是好吃好喝地被招待,整個人都胖了那麼一圈。當然,本質上還是可惡的瘦子→_→。

  而溫柔攻呢,在女王受入住的第一天,就對他說,洗澡不方便的話就喊我吧,我幫你。

  女王受臉紅着把他趕了出去。

  溫柔攻看到女王受臉那麼紅,本來還是很純潔的助人為樂的思想的他,頓時也想到了一些少兒不宜的東西,於是也就臉紅了,罵了一聲靠,我又不是色狼。

  在溫柔攻家的這十幾天,女王受每天都由溫柔攻接送上下班。

  然後就很自然地被圍觀了。

  大傢俬底下議論紛紛:

  ——所以女王受這是傍上了隔壁公司的總經理?

  ——也是啊,女王受那麼優秀隔壁公司的總經理也那麼優秀挺般配的啊。

  ——這樣也好,女王受總算不是在我們總裁這一棵樹上吊死了,我們總裁是在太不像現實中的人了,如果真的和女王受好了的話二次元和三次元就真的沒有牆了。

  ——唉,為毛長得帥的男人都是基佬呢。

  ——唉,我也好想談戀愛……

  ……以上,為女王受所在公司的一些正面討論。至於一些壞話酸話上趕着倒貼一個不成換另一個不要臉什麼的,女王受也不在意,任他們說去了。

  平凡受當然也聽到了這些議論,某天還起了一個大早去圍觀,然後發現果然自己的師兄在接送女王受上班。

  平凡受就震驚了——所以原來自己的師兄是個基佬嗎?

  總裁攻寵溺地捏捏平凡受的臉頰,說,原來你不知道?總裁攻最終還是沒有告訴平凡受他師兄喜歡他的事。總裁攻的醋勁還是很大的。

  平凡受搖搖頭說,不知道。遂即又笑道,說,這樣也好,女王受也算是有個好的歸宿了,也不用因為喜歡你但你不喜歡他而難過了。相信師兄一定可以給他幸福的!我也不用擔心他和我搶你啦!說著平凡受就親了一下總裁攻。

  總裁攻的眼神一下子就變了,大白天的要發情了,掐了平凡受的屁股一把,說你這個磨人的小妖精然後就在辦公室裡動次打次動次打次起來,來了一次辦公室play,順便消化消化午飯。

  然後總結下來,這十幾天朝夕相處的結果就是,女王受對溫柔攻態度好了很多,至少算是把他當朋友了。

  女王受腳傷好了之後,溫柔攻以慶祝他傷好的名義,請他出來吃飯。

  女王受就當是去蹭飯了。

  燭光晚餐,氣氛曖昧良好,無奈當事二人沒有多餘的想法。

  二人很正常地吃了晚餐,溫柔攻提出去喝一杯,女王受挑眉,當然奉陪。

  於是很喜聞樂見地,二人又醉了。

  然後他們就又去了女王受的家。雖然溫柔攻這樣嫌棄那樣嫌棄,不過還是勉為其難地住下了——實在是不想動了啊!

  不過這次溫柔攻不是委屈在沙發上過夜,而是據理力爭終於爬上了女王受的床,可喜可賀。

  於是所以他們酒後亂性了麼?答案……亂有性沒有。

  溫柔攻按着女王受親了會摸了會,在脖子鎖骨上留下了好幾個吻痕,才滿足地睡去。

  而女王受因為比他更困,就隨他折騰了。

  然後第二天上班的時候,女王受發現同事看自己的眼神有點奇怪,到洗手間一瞧,就看到了自己脖子上紅紅的一小片,頓時臉色很不好看。

  平凡受似乎是越來越八卦了,在中午的時候去總裁辦公室找總裁一起吃飯路過女王受的辦公桌的時候,看到了女王受脖子上了那一塊紅痕,眼睛都綠了,衝進總裁辦公室就去找總裁八卦了——驚天秘聞!女王受終於被吃掉了麼?!

  而另一邊,溫柔攻儼然不知道自己昨晚的一時興起,害得女王受成了八卦的中心,還想著,今晚帶女王受去哪吃飯呢。

  然後當他發現女王受生氣不理他的時候,已經是下班的時候了。

  溫柔攻去找女王受表示一起去吃飯,女王受很冷艷高貴地拒絶了,說不用了。態度很疏遠。

  溫柔攻就納悶了,這傢伙又是哪根筋沒搭對變得這麼彆扭了?

  然後就盯着女王受看,看他今天是不是鬼上身了。於是就很自然地看到了女王受的脖子上自己昨晚做壞事留下的罪證。

  溫柔攻的手摸上女王受的脖子,有點疑惑,道:這裡……

  溫柔攻不提還好,一提,女王受馬上火了,拍掉了溫柔攻的鹹豬手,就走人了。

  留下溫柔攻在原地發呆。

  這時候平凡受出來了,發現了自己的師兄,又看到了走遠了的女王受,略同情地說道,師兄,一定是因為你昨晚太不溫柔了他才會生氣的,好自為之吧。

  然後就上了總裁攻的車。

  總裁攻看了溫柔攻一眼,邪魅一笑,似乎是在說,就你這傻逼樣,怪不得追不到人。

  溫柔攻覺得很惱火。

  於是溫柔攻和女王受就莫名其妙地開始了冷戰。

  女王受公司裡的八卦又有了一個新的話題——一定是隔壁公司的總經理那啥的時候太不溫柔了所以女王受這幾天才跟女人更年期一樣可怕,嘖嘖嘖,看不出來啊,那個總經理平時看上去人模狗樣斯斯文文的,沒想到到了床上這麼衣冠禽獸這麼霸道鬼畜。

  女王受聽到了,深呼吸了幾次之後終於冷靜下來了,說道:你們很閒是吧,那去把這幾份報表校對了吧。說完就很女王地走掉了。

  嚼舌根的幾個同事頓時內牛滿面,叫你多嘴多舌啊,嚶嚶嚶這下要加班到幾點啊嚶嚶嚶,可是人家真的好想八卦嘛嚶嚶嚶……

  冷戰的轉折,是女王受又一次的苦逼進醫院。

  因為女王受不吃早餐的壞習慣,所以他貧血然後低血糖了,然後就不負眾望地暈倒了,然後就被送醫院了。

  其實單單暈倒的話還算好,打點葡萄糖吃些藥調理調理就OK了,但是女王受暈倒的時候不是那種“啊我要暈了”然後弱柳扶風地軟倒在地,而是“咚”的一聲,頭磕桌子上了,磕了一個口子,流了好多好多血!——平凡受給溫柔攻打電話的時候這麼描述的。

  溫柔攻來不及吐槽他暈倒了你幹嘛給我打電話我又不是他的誰,就脫口而出問是哪個醫院了。

  然後溫柔攻就十萬火急地趕到了醫院,衝到了病房,然後就看到了頭上繞了一圈紗布,閉着眼睛輸者液面色慘白的女王受,溫柔攻頓時就心疼了——前段日子在自己家養肥了的肉都瘦沒了有木有!

  總裁攻和平凡受還有退出了病房,把空間讓給了溫柔攻。

  溫柔攻指間顫抖地輕撫過女王受的眉眼,嘆息,怎麼就那麼不小心呢,怎麼就那麼糟蹋自己呢?

  搞得好像女王受其實是自殺,現在二人是在上演生離死別虐戀情深的苦情戲一般。

  女王受醒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然後就發現了陪在床邊的溫柔攻。

  女王受問,你怎麼在這。

  溫柔攻說,你在公司暈倒了,然後又磕了頭,所以被送了醫院。……所以我留下來陪床。

  女王受說,哦。

  大概是剛醒來腦子還有些混沌,所以女王受也沒有深究。

  然後女王受說我餓了。

  溫柔攻說,我去買,你想吃什麼?

  女王受也不是很挑食,說隨便吧。

  溫柔攻就叫了醫生過來檢查,自己出去買了點粥,白粥,還有排骨湯。

  女王受說:……沒有辣椒什麼的麼?

  溫柔攻說,你傷口都沒好呢,吃什麼辣椒?

  女王受撇撇嘴不說話。

  女王受吃完才想到:你的晚飯?

  溫柔攻說,就知道你會忘了我,放心吧,我買了盒飯。說著就拿出了一個肉很多盒飯。女王受看得有點咬牙切齒的感覺。

  女王受在醫院呆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出院了,因為也不是什麼大傷。

  溫柔攻還是有些不放心,就讓女王受去住他家。

  但是女王受拒絶了,他說我這次四肢健全,不用人幫忙,

  溫柔攻無奈,然後想受暈倒大概的原因就是沒吃早餐吧,就決定每天早上給受送早餐了。

  於是第二天,是週末,女王受一早7點就被門鈴聲吵醒了,氣壓很大。

  一臉不豫地開了門,就發現溫柔攻一臉微笑地站在門前。

  女王受怎麼看怎麼覺得那個笑容裡充滿了吵醒他睡眠的賤賤的自豪感。

  不過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何況是來給自己送早餐是笑臉人,女王受就放人進來了,自己去洗手間洗漱了。

  攻溫柔攻帶來的早餐是兩人份,就是說溫柔攻打算是和女王受一起吃早餐的,女王受吐槽說,你大週末的還起那麼早,真是閒得慌。

  溫柔攻已經習慣了女王受的毒舌,告訴自己這只是他害羞了不好意思了才這麼說的,聳聳肩表示我大人有大量,不計較你這個小人的誹謗。女王受也掃了他一眼,也表示,我也懶得計較你的自戀。

  然後溫柔攻就這樣風雨無阻地送起了早飯,兩人的關係也越來越曖昧了。

  比如有時候兩人去gay吧喝酒,因為不想被人騷擾,就裝情侶了。

  反正親一下也沒什麼關係,所以有時候遇到不怎麼相信的,溫柔攻就直接抓過女王受親了。

  一開始的時候女王受還不是很樂意,後來親多了,也就無所謂了。

  於是溫柔攻的親親從單純的親一下發展成了舌吻!

  溫柔攻舌吻完了之後表示,感覺挺不錯的。

  女王受罵了一句操,想我為什麼要心跳地那麼快!

  5

  按理說兩人都戀人未滿友達以上了,怎麼著也該來一炮促進一下感情了,所以這一炮就悄悄地來了。

  女王受和溫柔攻喝酒,微醺。然後女王受又開始毒舌了,說,都沒見你找過人,不會是那裡不行吧。

  是男人,怎麼能容忍自己被人說不行呢?

  溫柔攻也難得毒舌了一會,說,你還不是也沒找過?不會是處男吧。

  雖然……女王受的確是處男,這麼大了還是處男這種事情說出來很丟臉好不好,當即就抓了溫柔攻的領子,靠近了說我是不是處男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言外之意就是我技術很好會讓你很爽的!至於是否有事實依據?聳肩,至少打手槍的技術不差。

  溫柔攻聽了,就勢親了女王受一口,說來啊怕你啊,到時候誰讓誰爽還說不定呢。

  於是兩個人就這樣杠上了,就這樣去開房了——在不是非做不可的情況下。

  然後就是洗澡,親吻,前戲。

  保險套和潤滑劑是路上買的。那家店的店主挺會做生意的,把成人用品店開在了那家gay吧附近,當看著攻受二人進店的時候,眼睛都要發光了——看到肥羊了!

  女王受力氣比不過溫柔攻,很快就被溫柔攻壓制在身下。

  事實上他被溫柔攻的前戲弄得身體都軟了,想動也沒多少力氣動了——畢竟是處男啊。

  溫柔攻越做越有感覺,女王受的身體和自己的真是契合啊,一些羞澀的反應也很可愛啊。

  溫柔攻覺得自己快要忍不住了,於是草草擴張了下,就戴上了套套想要進去,真是一點都不符合他的設定。

  然後在剛剛進去一點的時候,女王受就被撐的疼得受不了了——怪不得這個混蛋當時買套子的時候買那麼大號的!自己當時還嘲笑他戴不牢掉下來了怎麼辦來着,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女王受怕疼,所以此時疼得眼淚都出來了,掙扎着說不做了,什麼作為女王的傲嬌霸氣全都丟棄了,變的跟個小弱受似的。

  不過怎麼可能不做?!就算是作者同意了讀者也不會同意的啊!

  何況溫柔攻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他此時已經鬼畜附身沒有溫柔可言了。溫柔攻壓制住女王受掙扎着的手臂,俯身親吻着女王受,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後在女王受逐漸放鬆下來的時候,一個挺身進去了,一聲慘叫就那樣被吞沒在了兩人的唇舌之間——女王受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悶哼。溫柔攻慶幸自己的舌頭沒有伸進去,不然還不得被咬斷了。

  溫柔攻等女王受適應了一會之後,就緩緩地動了起來,鬼畜中帶著點溫柔,女王受漸漸也得到了一些快感。

  發洩過一次之後,兩人或趴或躺,休息了一會,感受了一下餘韻,然後溫柔攻又蠢蠢欲動了,——禁慾太久什麼的,食髓知味什麼的,總之理由很充分。

  溫柔攻摟着女王受,慢慢地親吻着,感覺就像是事後的溫存。

  而女王受也正沉浸在自己終於不是處男了的感慨中,任溫柔攻在自己身上親舔着。

  於是等他回過神來發現溫柔攻又舉槍攻城略地的時候,已經晚了……

  縱慾的後果就是睡過頭。

  溫柔攻睡到八點多才醒過來,而女王受則是九點多的時候。

  總之早過了上班時間,遲到定了。

  所以索性翹班吧!

  女王受公司的八卦人士們紛紛猜測,女王受一定是被溫柔攻做的下不了床了!

  →_→還猜得真準。

  女王受的確是下不了床,因為溫柔攻發現他有點點發燒。

  女王受有點賭氣的,不理溫柔攻,因為溫柔攻昨晚晚上做了他三次!

  什麼?你說三次不算多,一夜七次才合格?你去射個七次看看,最後有沒有精盡人亡!三次,就算“不多”,可對一個處男來說也不少啊!雖然說女王最後有那麼一丟丟的享受到,被頂到前列腺什麼的,快感掠過全身什麼的,不過怎麼能忘了前面一次又一次的疼痛呢?

  所以女王受傲嬌了,打算晾溫柔攻一會——你確定不是害羞麼?

  溫柔攻在酒店照看了女王受一天,等他燒退了,才送人回家,然後略……羞澀地囑咐說要注意休息。

  女王受哼。

  而照料人的期間,溫柔攻出去給總裁攻打了一個電話,是關於女王受請假的事的。

  總裁攻邪魅地揶揄,怎麼?玩得太激烈了把人做暈過去了?看不出來嘛。

  溫柔攻直接掛了電話。

  但是剛掛,總裁攻就又打過來了。他說:他是我的員工,所以你要是對他……你自己看著辦吧。

  對他怎樣?對他不好?我都快二十四孝了!吃過就扔?我還沒扔呢!始亂終棄?我還沒開始呢!溫柔攻肚子裡一把火,說出來的話都有點陰陽怪氣了:他不就是你一個助理麼,你要那麼重視?

  言外之意就是當初人家追着你的時候,你看不上眼,現在和我好上了,你倒是護起短來了。

  也不知道這句話裡面有多少醋意酸味。

  總裁攻說,雖然只是助理,但我很看好他,工作能力很不錯,是難得的人才,他再鍛鍊一段時間,我就給他升職加薪了,警告你啊,別搶我的人。

  溫柔攻說,他現在是我的人!

  總裁攻繼續邪魅一笑,說:那也得他承認才行啊。

  溫柔攻氣結,果斷掛電話。

  所以說邪魅的總裁什麼的,有時候就是這麼讓人討厭。

  6

  發生了肉體關係之後的兩人,態度有了微妙的變化。

  女王受突然變得冷淡了,不過溫柔攻把這當做是害羞了。

  而溫柔攻,儼然有變成倒貼攻的趨勢。雖然說從經濟上來講,倒貼什麼的不成立,但是溫柔攻仍舊每天早上送飯送上班,每天傍晚請吃飯送回家什麼的,傻子都看出來他這是在追人啦!

  所以是的,溫柔攻在追女王受。

  和陌生人做了一次可以說是一夜情好聚好散江湖不見,可女王受不是陌生人,吃完就散豈不是失去了一個朋友?而要是說當做什麼都沒發生呢,溫柔攻覺得自己做不到,女王受的態度也說明了他也做不到。何況自己現在對他也是很有好感的,想當初女王受說自己懦弱不懂得爭取才會讓自己的小師弟被別人追走,現在放下了小師弟喜歡了女王受,吃一塹長一智,至少也該學會爭取了,不然又該被他嘲笑了。

  溫柔攻下定決心付諸行動了。

  而女王受也就開始幾天態度冷淡,因為他實在做不到和一個裸裎相對過把自己做哭過的男人像沒事人一樣繼續說說笑笑。也許是害羞也許是傲嬌,總之心態上肯定是會有變化的。

  而後溫柔攻對他態度也沒有疏遠,反而變得更親近了,女王受對比了下自己的態度,覺得自己太矯情太在意了,一點都不男人,不就是做了一次麼,有什麼,誰說朋友之間不能打下炮的,於是女王受就釋懷了,心安理得地接受起溫柔攻的各種慇勤來。

  溫柔攻見時機差不多了,就在一天早上送了女王受到公司,女王受要下車的時候,拉住了女王受,親了他一下。

  女王受愣了,雖然他們親過,可沒有一次是在這麼正常的情況下,這混蛋什麼意思?

  溫柔攻看女王受被自己親愣了,覺得很可愛,親昵地捏捏女王受的鼻子,說快下車吧,不然你要遲到了。

  女王受哄的一下紅了臉,開門下車奪路而逃。

  正打算進公司門的同事們看到了臉紅的女王受,然後又看到了溫柔攻的車,心想,一大早就秀恩愛什麼的真是作死啊!

  接下來,每天早上以及晚上女王受下車之前,都會被溫柔攻拉住親一下。一開始算是比較純情的,親一下就好的那種,偶爾多舔幾下,女王受也很快就習慣了,但某天晚上,在女王受以為溫柔攻俯身過來親一下就可以走了的時候,溫柔攻卻一反常態,來了個深吻。

  女王受被他親的氣息不穩,然後感覺到了一隻手伸進了自己的衣服裡,正在揉捏自己的腰。

  ——這傢伙一定是故意的!

  因為女王受的腰很敏感,被騷擾的時候不由自主地想要往後躲,但再往後就是座椅靠背,實在沒地方可躲,於是就只能扭來扭去,躲着那只鹹豬手。

  女王受終於被親被摸得受不了,發出了悶哼,伸手去抓溫柔攻的手,想要制止他的動作。

  不料溫柔攻把手從衣服裡抽出來之後,卻反抓了他的手,牽引着拉到自己的胯下,按住那處的腫脹,同時另一隻手放倒了副駕駛的座位。

  溫柔攻停止了親吻,抬起頭,居高臨下地看著女王受,目光炯炯,帶著不容置疑的侵略感。

  女王受被他看怕了。

  然後溫柔攻嘆了一口氣,放開了女王受的手,洩氣般地壓住了女王受,把頭埋在他脖間,悶聲道,是我太心急了,對不起。

  女王受被他下身的腫脹頂着不是很舒服。

  然後也許是夜色太美好,也許是溫柔攻太可憐,也許是女王受心太軟……女王受心一橫就去握住了溫柔攻的下身,擼動了起來。動作帶著賭氣般的粗魯。

  溫柔攻倒吸一口冷氣,氣息不穩,卻不敢有多餘的動作,只能就着女王受的脖子,輕輕舔舐。

  女王受用力捏了溫柔攻一下,說道,你別閒着。

  溫柔攻這才發現女王受也有反應了。

  溫柔攻想,看起來你也不是無動於衷的嘛。

  然後覺得自己應該有點表示。於是溫柔攻就起身解了女王受的皮帶扒了女王受的褲子,幫女王受咬了。

  女王受是第一次被咬,那感覺舒服得他發出了傳說中的那種慵懶的像貓一樣的聲音,聽的溫柔攻下身更加挺立。

  然後女王受射了,射了溫柔攻一臉。

  溫柔攻抽來紙巾一邊擦拭一邊笑說,你幾天沒解決了。

  女王受不理他。

  溫柔攻擦完又拉了女王受的手說,你舒服了,該幫我繼續了吧。

  女王受只能認命地動作起來。禮尚往來不是麼。

  之後的日子,兩人似乎變得默契了許多,接吻也不全是溫柔攻一方主動的了,女王受心情好的時候也會回吻。溫柔攻感覺受到了很大的鼓舞,果然努力爭取總是沒錯的。

  兩人之間的關係就像一層窗戶紙,似乎只要捅一下就破了。只是雙方誰也沒有多說,窗戶紙貼得好好的。

  溫柔攻想,既然自己已經主動了,也不差那麼一點了吧。於是計劃了一番,在週末的時候帶女王受去市郊玩了。山清水秀的地方最適合放鬆心情,也最容易讓人產生衝動了。

  然後溫柔攻在小樹林裡跟女王受告白了。

  也不是什麼多純情的話,溫柔攻說,我們同居吧。

  女王受看風景。很久之後,久到溫柔攻以為他是打算用沉默來拒絶的時候,女王受才回了一句:嗯。

  聲音輕輕的,要不是溫柔攻一直屏息注意着,恐怕都聽不到。

  溫柔攻很高興,嘴角弧度慢慢變大,藏不住內心的喜悅,他也不屑於藏。

  女王受至始至終都沒有看他,因為用膝蓋想都能想到他現在的得瑟樣,不過想像一下他現在的樣子,自己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然後他們就同居了。

  溫柔攻嫌棄女王受的房子各種破舊不舒適,女王受不想住溫柔攻家,打擾老人,或者說他暫時還不想面對攻的父母那種像看兒媳婦一樣的眼神,所以攻另外找了處房子。攻的父母感嘆,真是兒大不中留啊,聽的溫柔攻一頭黑線。

  溫柔攻有一種成家了的感慨,人逢喜事精神爽,本來就對員工不錯的他,更加和顏悅色了。

  然後如總裁攻所言,女王受雖然還是做着助理,但權力大了不少,工資了多了很多,不過這也意味着工作負擔加重,很多時候都在加班。

  溫柔攻有種淡淡的哀愁,因為不能和女王受夜夜笙歌了。

  不過就算女王受工作不多,也不會同意溫柔攻的夜夜笙歌的意見的,他至今對溫柔攻的大傢伙還心存芥蒂,所以也只敢讓溫柔攻在週末的時候稍微放縱一下。

  總之生活很和諧很幸福——溫柔攻和女王受很幸福,總裁攻和平凡受也很幸福,於是就這樣沒多少波瀾地HE了。

  -正文完-

  0.0大概……就這樣結束了……

  【番外】


  溫柔攻和女王受在一起之後,至始至終都沒有說過任何我喜歡你或者我愛你之類的情話。

  溫柔攻也許是覺得兩人之間的關係不需要那樣矯情的話來維繫。而女王受大概是不屑於去講的,只會用行動來表示,就像當初他喜歡總裁攻的時候,也沒有說過半個喜歡。行動上的坦率,語言上的傲嬌。

  兩人自己也覺得沒什麼,知道對方的想法就夠了,不需要說出來。

  然後某一天,溫柔攻參加了一個私人小聚會,來的都是他朋友圈裡的人,算是好久沒見聚一聚什麼的。一些人聽說了溫柔攻有了伴,頓時就燃起了八卦之心,問對方是幹嘛的,什麼樣的人,長啥樣balabala的,溫柔攻就這樣成了大眾焦點,有點無奈,不過也不打算藏著掖著,很大方地告訴他們了,頗有種我老婆很厲害怎麼樣你們羡慕吧的炫耀感在裡面,眾人紛紛表示他很欠揍。

  然後就有人八卦道,那樣性格的,很難追吧?你當初怎麼表白的?買了多少花多少克拉的戒指啊?

  溫柔攻這才想到,自己似乎還欠女王受一個戒指,而且就連當初的表白,也不是那麼正式。雖然女王受不是會在意這些的人,不過自己作為他老公,沒有做到這些,的確是不應該啊。

  溫柔攻訕訕地講了他當初在小樹林裡想女王受隱晦告白的事,惹得眾人大喊渣,說,你就這樣搞到手了,連個承諾都沒有?臥槽,小心以後他跟人跑了你都不知道,還是來個正式的比較好。

  溫柔攻點點頭,表示有道理。

  遂即,溫柔攻就著手去搗鼓戒指了。

  他打算給女王受一個驚喜,所以女王受手指的尺寸,都是他趁其睡著偷偷量的。

  戒指還算樸實,就一個圈,有點紋飾,連鑽石都沒有,倒是內環刻上了兩人的名字首字母。挺大眾的,其實就沖溫柔攻那沒多少浪漫想法的大腦,能想到刻上名字首字母就已經不錯了。

  然後溫柔攻參考了朋友提議的燭光晚餐,他自己準備的,在家裡。

  女王受這段時間工作略忙,因為要準備一個客戶的資料,所以倒也沒怎麼注意溫柔攻和平時有什麼不同。

  然後等他發覺的時候,已經是在餐桌上了——溫柔攻把燈全關了,就點了蠟燭。

  女王受問,你今天是那根筋搭不對了,搞這麼一出。

  溫柔攻告訴自己,沖著今天是個大日子,就不要計較他這點點的小毒舌了。

  於是溫柔攻笑道,先不說話了,嘗嘗我做的西餐。

  平時在家裡都是溫柔攻做的飯,所以他的廚藝自不必多說,不過做的都是些家常菜,這種西餐倒是他第一次嘗試。但是溫柔攻似乎本身就在廚藝上有那麼些天賦,但見女王受嘗了一口,說,看不出來你還會這些,還不錯。

  聽了誇獎,溫柔攻還是挺高興的,說你喜歡就好。

  女王受也不多問了,雖然為這頓燭光晚餐感到奇怪,但是想諒這傢伙也不敢對自己做什麼,就繼續吃了。

  然後一頓飯就這樣很……平常地過去了,除了開始的幾句話,他們後面幾乎都沒說什麼,因為氣氛不大對——女王受吃得心無旁騖的樣子,溫柔攻想好的那堆話到了嘴邊就怎麼也說不出口了,於是只能喝酒。

  飯後,女王受回書房繼續搞工作的事了,溫柔攻收拾殘局。

  溫柔攻深深地歎了一口氣,為自己的“愛在心頭口難開”感到悲哀,然後就洗碗去了。

  十點多的時候,女王受洗了澡,然後還在看資料,只不過場所從書房換到了主臥。

  溫柔攻在旁邊躺著,輾轉反側,弄得女王受有點煩。

  女王受說,你要睡就先睡吧,我還要一會。

  溫柔攻正在為晚飯的時候沒說出口的話沒遞上去的戒指而暗自懺悔,現在聽到女王受向他搭話,就腦一熱脫口而出一句我愛你。

  說出去的話就沒有收回來的道理,既然已經說了,雖然氣氛不大對不夠浪漫,但溫柔攻還是一不做二不休,拿出了戒指,在女王受因為他剛剛的話還愣著的時候,套上了女王受左手的無名指。

  溫柔攻說,本來這些話是打算晚飯的時候和你說的,結果你吃飯吃得那麼認真,我都搭不上話,我連送出這枚戒指的機會都沒有。然後我想說的是——

  溫柔攻深呼吸了一下,抬起頭,看著女王受的眼睛,溫柔並深情地叫了一聲女王受的名字,他說:我愛你。

  女王受靜默了幾秒,把被溫柔攻抓著的手收了回來,說,你的那枚呢。

  溫柔攻笑了,把裝著另一枚戒指的戒指盒遞給了女王受。女王受在溫柔攻的注視下,把那枚內圈刻著二人名字首字母的戒指,套在了溫柔攻的手上。

  溫柔攻看著那枚戒指傻笑,好像那戒指是女王受買給他的一樣。

  女王受拍拍他的臉說,好了,你話也說完了,戒指也戴了,睡覺吧。

  溫柔攻感覺一盆冷水從天而降——這麼幸福的時刻,需要這麼無情地打斷嗎?女王受比自己還不懂浪漫!

  但是溫柔攻還是很聽話地躺下了,畢竟今晚的目的達到了,可以做個好夢了。

  不過因為太幸福太興奮了,溫柔攻有點失眠,但又不敢翻轉身體,怕被女王受吐槽。

  然後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迷迷糊糊聽到了女王受放下資料關閉床頭燈的聲音,然後女王受的身體好像靠了過來,半夢半醒間,溫柔攻聽到女王受說:我也愛你。

  黑暗中,溫柔攻揚起了一個大大的笑容——失眠什麼的,也不是什麼壞事嘛。


  -番外完-



  _(:з」∠)_。。。。本來寫好的時候因為憋不出番外,沒感覺,就打算不寫了的。。。。。。。。

  但是那麼多人說……不寫總感覺略不厚道?

  大概就這樣了……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愛久生情 by VAINY | 首頁 | 最上 | 管理員非要和我談戀愛 by 桃寶卷>>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875-61cca3e7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