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我有一個腦洞,想跟你們分享一下 by 蕗昜斯威爾 :: 2014/01/21(Tue)

古代 萌短大綱文
忠犬大王攻x前軟萌後堅韌皇子受



  一個文雅的弱國跟一個很牛逼卻粗魯野蠻的強國打架打敗了,弱國要求講和。
  古代不是有質子之說麼,就是一個國家放一個挺重要的人在另一個國家當人質表誠意。粗魯的強國的大王不知怎麼想起這個,就表示要弱國送個質子來,前面說了粗魯的大國很粗魯很糙,連個像樣的翻譯都沒有,說出來的話讓弱國使者理解起來,就像是要弱國送個人獻給大王一樣。
  弱國使者理解道:送個人過去給你們大王?這是要公主去和親啊?
  可是公主們大的嫁了、小的還在換牙呀,弱國國王一合計,就臨時蒐集了幾個乾女兒送過去。
  強國一看,好嘛,你這是隨便拉幾個女的來唬弄誰呢?給你們時間重新送!不然就要為你藐視我們大王跟你動武!
  弱國使者一看慌了:我們國家皇室情況你們也瞭解的嘛,實在沒辦法了這都是我國最美的美女了你們還想怎麼樣嘛?
  強國翻譯這回說的清楚了:我們不要女人!要男的!要你們大王的 兒子!你明白?
  弱國使者哭着回去報告了大王,朝野上下一片震驚:這強國國王竟然是個短袖!還是如此明目張膽的短袖!聽說挺年輕英武的,怎麼如此作風敗壞!
  可是誰讓人家兵強馬壯,為了黎明百姓小三皇子你就去吧。
  小三皇子從書堆裡抬起頭來說為啥是我啊?
  可不就是你嘛?你大哥是太子要繼承大統的,你二哥跟你二嫂新婚燕爾的多恩愛啊,你四弟倒是可以考慮但是看他體型總覺得拿不出手啊,還是說你想讓你還在吃奶的五弟去?
  於是小三皇子被塞進一襲嫁衣,在親人的哭泣裡上路了。
  前面說了,弱國雖弱,可是以文雅出名國家,什麼是文雅就是繁文汝節多嘛。雖然從沒有過皇子出嫁的先例,不過有跟公主出嫁一樣的禮節應該是不會錯的。於是送嫁隊伍到了大國都城,先不進城,按照禮節一番吹吹打打,小三皇子按照送嫁官的指示下車對著來時路三跪九拜,再對著天對著地對著大國都城各種唸唸叨叨,反正各種看起來隆重盛大的禮節讓一直很粗魯豪放的大國居民甚至強國國王都傻了眼:
  嘩!果然是禮儀之邦!
  強國以前從沒收過質子,這次也是年輕博學的強國國王(其實也沒看過多少本書,反正是比國民們看的多點,都說了是粗魯的糙國啦)從書上看的有這麼一說,就心血來潮。如今質子來了,看這陣仗貌似接個質子遠非想像中容易?
  這國王不想因為準備不周怠慢了質子損害了剛剛建立起來的強國形象,就趁着送質子隊伍還在忙的時候,趕緊派了人跟負責官聯繫,大概意思說因為不懂你們的風俗習慣,所以沒有準備,需要什麼你說,我們照做。
  這位負責的官心想:嘿到底是蠻族,兵強馬壯又怎地,連個接親都不會!好在我們送親隊伍人不少,你給指個地方,喜堂和新房妥妥地給你搞定!
  人多力量大,有錢好辦事!眨眼間,小三皇子身着嫁衣站在了張燈結綵的喜堂上等着拜堂。嘿!這都等着呢,新郎子還沒露面呢算怎麼回事啊?還不趕緊去請你們大王來啊!
  噢噢噢,快去稟報請大王來!
  大王一聽要自己出面,心想這是得先跟質子見個面的,於是就去了。
  去了以後被掛上一坨紅布安排在了喜堂中央跟身着嫁衣的小三皇子併排站着。大王心想:怎麼回事這個質子,叫我過來面見自己還蓋着塊布在頭上?長的什麼樣啊也不給看看?
  拜天地嘛,咱們都知道的,這大國國王不知道啊,以為是人家的國家禮儀呢,就也跟着拜了,還想著以後一定要向這位質子學學禮儀什麼的,擺脫野蠻大國的帽子。
  送去洞房的時候送嫁官攙着小三皇子邊走邊語重心長地說:三皇子啊,進了洞房就全靠你了啊,為了黎明百姓委屈您了,您要加油啊。
  小三皇子確實委屈啊,皺着眉頭心裡一個勁念叨着黎明百姓父皇母后,才堅持到這的。
  強國大王一看質子被走了,心想這是見面儀式結束了?好吧,我也走了。
  送嫁官轉過臉來看新郎官要走了這怎麼行!趕緊過去攔住。因為交流有障礙,強國大王被連比劃帶拽地送進了洞房,一大波大王護衛也跟進來,送嫁官磕磕巴巴地表示護衛不能有,大王一看洞房床上坐著質子,心想原來是見面儀式還沒結束哦,好吧,護衛們都出去。
  送嫁官滿意了,趕緊也出去了,還關上了門。
  這大王看門也關上了,質子卻坐在床邊半天沒動,心裡雖疑惑也沒先動作,不懂禮節以免露怯嘛。於是就人高馬大地站在床邊上扯胸前的大紅花玩。
  小三皇子一邊仔細聽著動靜一邊為即將來臨的事情忐忑不安。
  你說小三皇子懂不懂這個龍陽什麼的啊?那當然是懂的。別忘了在宮裡的時候找小三皇子都要從書堆裡扒拉。書裡的東西啥沒有啊,小三皇子好學不倦,來者不拒,瞭解點龍陽十八式算什麼?
  大不了被捅後庭嘛,總歸是不會死的,為了百姓安寧,為了父皇母后,拼了!
  想到這裡,小三皇子一把扯下紅蓋頭,心裡喊到:來吧!
  大王冷不丁的被嚇一跳,就看到質子終於取下了蓋頭布。這質子看著年紀不大吧,怎麼這麼白啊?他剛才是跟我問候了麼?我現在跟他問候一下應該沒錯吧?
  小三皇子看著眼前這人,該比自己高一個頭!太魁梧了長的還黑!還不是均勻的黑!鼓起的勇氣一下子泄下去了,還沒來得及友好地打個招呼,就聽這人哼笑一聲說了話。
  小三皇子震驚了,因為他清楚地聽見那人說:自己脫!
  因為不是一個語言系統的嘛,這個大王同樣也想友好的問候,但在小三皇子的語言系統裡聽起來就是:自己脫!
  震驚過後,小三皇子想:該來的總歸會來,躲不掉的。
  於是大王就見這質子突然嘆了口氣,然後就開始解腰帶脫衣服,脫了外衣不算眼看就要脫光,心想這是什麼動靜啊?有這樣的禮儀麼?我是不是也得脫啊?
  於是就脫了。
  兩個人脫了個差不多了面對面站着互相看。
  小三皇子十九啦,小身材還算不錯,雖然鍛鍊的少還有點肉肉,好在正在抽條長個兒,看起來蠻勻稱。皇子嘛,生活條件好,自然細皮嫩肉,白裡透紅。
  人高馬大的年輕大王,一看就是戰場上歷練出來的漢子!肌肉杠杠地!身上也不算黑,估計臉上不均勻的黑也是因為上戰場帶頭盔的緣故。這麼看來真是攻氣十足!
  老這麼站着也不對,年輕大王就發出了句嘀咕,大概意思是說感覺怪怪的。
  好嘛這句外語嘀咕聽在小三皇子耳朵裡,跟“主動點”是差不多的音,還能怎麼辦啊,小三皇子,上吧~於是小三皇子就上了,撲上前去準備摟脖子親。這位大王當然嚇一跳啊,條件反射去摸腰上掛着的刀,哪有刀啊,人都是光着的。
  小三皇子撲過去發現個子不夠高呀,夠不着嘴啊。就使勁一撲,那位大王措不及防,被撲倒在床邊上坐下,小三皇子就親上去了。
  那大王就愣住了:我天!這是要幹嘛?
  小三皇子在人家嘴上舔了半天不見動靜,心裡想著接下來該怎麼辦啊,唉,辦個事怎麼這麼難啊,真是在“紙上得來終覺淺”。
  那大王坐在床邊上身體後傾,手臂撐着床,臉上沒有表情愣愣地看著跨在自己身上的小三皇子。都到了這地步的小三皇子心想:主動點就主動點,命都豁出去了來你這裡,這點羞恥算什麼!就臉紅紅地伸出小嫩手向人家下三路出手了。
  大家知道這個強國是很粗魯很糙的國家,就算是皇子也養的不精細,基本上從小就是個野生放養的狀態,擱在戰場上歷練着,年輕精力全部發洩在了東奔西走打打殺殺上了。而且這皇子爹死得早,他年紀輕輕一把大旗扛在肩上更是很少顧及身體需求,如今戰事稍緩,國家暫定,飽暖就思隱欲,那下三路,是完全禁不起挑逗啊~質子,還…還要做這樣的事?年輕英武的大王完全呆掉了。可是看那質子認認真真地在做的樣子,又覺得也許人家的風俗就是這樣吧,配合一下好了。就伸手去摸人家看起來滑溜溜的身體,一摸之下,果然滑溜溜手感好極了。
  有了配合做起來就順溜多了,儘管語言不通,可是不妨礙身體交流呀。
  擼也擼過了,舔也舔過了,接下來就該進了。小三皇子環顧一週,沒有發現書上說的那個什麼油。這準備也太不充分了!幸好屋裡有個油燈,用來做潤滑想必是極好的。
  小三皇子起身去取燈油。這位大王溫香軟玉地正在享受,看軟玉要走,自然極不捨得。一把扯過來壓在下面,壓的小三皇子驚呼一聲:你不要強上啊,好歹上點油啊!
  這大王聽不懂,以為質子說要結束了,簡直老大不情願!戀戀不捨地看著白白的小身體起身走了,看看胯下一柱擎天,不行,都這樣了,豈能放過!想著就準備撲過去撈人。
  好在小三皇子取了燈油就回來了,跪趴在床上,把姿勢擺擺好,就開始自己做潤滑。臉紅紅的,眼含水潤還不時地因為難受而聲音出聲。
  這位大王看的目瞪口呆。
  目瞪口呆之後完全把持不住!氣喘如牛鼻孔冒煙地想幹點什麼?可是以前沒幹過啊這位質子怎麼看也是個男的啊這怎麼下嘴啊?
  好在小三皇子還記着這位大王前面說的“主動點”,潤滑好了不等大王過來壓,自己就騎上去了。
  把那大東西抵在入口處,抬頭看一眼那大王正色眯眯地盯着自己看,小三皇子覺得簡直羞恥到姥姥家了!可是,為了黎民百姓,為了父皇的叮囑、母后的眼淚,衝啊!!!
  就進去了。
  那一瞬間,小三皇子覺得自己疼的神經都“嘎嘣”一聲斷掉了,一動都不敢動。
  那一瞬間,那位大王覺得自己爽的靈魂都“呲啦”一聲冒煙了,一路轉着圈兒地升天。
  大王的理智徹底喪失,簡直比馳騁疆場爽一萬倍!出擊!出擊!出擊!再出擊!正着出擊!翻過來再出擊!一直出擊!不停地出擊!!哎呀終於勝利啦~結束以後,這大王喘了半天氣才平復,理智回籠的時候趕緊把小質子摟過來看看。
  隱約記得剛才出擊的時候小質子哭的稀里嘩啦的,自己腦子裡只想著出擊,看著人家哭的時候,出擊的想法更強烈,根本停不下來!
  小三皇子臉帶淚痕地已經昏睡過去。
  這位大王看著小質子的睡蓮,心中簡直充滿了愛意:哎呦,原來收一個質子還有這樣的事要做,真不賴啊~摟着小軟玉躺了一會,突然覺得不過癮:要不再來一次吧?
  大王做事一向果斷凌厲說幹就幹!
  小三皇子就被幹醒了。衝著身上的人哀嚎:疼…疼死啦,你…你就不能,節制,節制點嗎!
  大王反正聽不懂,繼續幹。
  小三皇子又昏睡過去了。
  門外的大王護衛一直等到深夜也沒見大王出來,過來喊門,還被大王呵斥不准打擾,只好兢兢業業地站在院門外,直到天亮。
  小三皇子做了個夢,夢見自己是個女的,被一個大漢騎着馬在後面追,邊追還邊拿鞭子抽自己屁股。
  就嚇醒了。醒來第一件事就是趕緊摸摸下面還在不在。
  一扭頭,發現個人躺旁邊才想起來自己已經和親了,頓時好傷感:摸到了又怎樣,以後還能不能用得上啊~艱難的往床下爬的時候,那位大王也醒了,看他一臉痛苦的樣子,就過去扶。
  小三皇子說你不用扶我,我自己能走,你讓人打點洗澡水來吧,我非常需要洗一洗啊。
  那位大王說你在說什麼啊我聽不懂,你餓不餓啊?我叫人給你弄點吃的來吧。
  小三皇子說洗澡水啊,你不懂麼?算了,先不洗吧,你先叫人給我弄點吃的來吧,很餓啊。
  那位大王說你是不想吃飯嗎?那要不然我讓人給你打點洗澡水吧,你看你的頭髮都被汗水乾結了。
  最後兩個人都愁眉苦臉地決定不說話了。
  大王出門叫了護衛去請那個送嫁的官員來聽小質子的吩咐,自己也幫不上忙就出門了。
  送嫁官一邊伺候着小三皇子洗漱更衣吃飯,一邊聽小三皇子抱怨:這不行啊,完全溝通不了啊,要是有天不小心冒犯他了,父王也救不了我啊。
  送嫁官很同意啊,就提議找個翻譯官過來教小三皇子統一語言。
  就這麼決定了。
  那位大王畢竟是個一國之王啊,而且昨晚的洞房花燭夜又完全不在他的概念裡,早上出門當然要去處理國事啊。
  都說了這個國家是個很糙的國家,上朝啊什麼的根本不存在,大王處理國事也就騎着快馬帶一隊精兵各個軍營巡視一下,操練一下,下面的人報個收成,制定一下下一步作戰計劃。對了,就類似於一個遊牧的軍事型國家。
  大王今天看起來格外的神清氣爽,不是還微微笑一下,辦起事來非常的雷厲風行,比以往提早很多就一溜煙的回都城了。
  小三皇子一邊痛苦地喝着湯藥一邊抱怨,龍陽這等事情下面的那個實在是太痛苦了,反正答應和親來已經沒有什麼男人的尊嚴了,可是這個事後真的是太遭罪了!
  那送嫁官就說了,三皇子您一定要忍辱負重,您可是身擔邊境百姓的安寧啊。您看這個是太醫給你配的藥丸,您一會兒要這樣那樣的用。
  為什麼非要這樣那樣的用啊?小三皇子不願意。實在是太羞恥。
  您就聽太醫的吧,這樣那樣用了以後好的快啊。萬一那大王又來,您也好少遭罪不是?
  太醫當然是送嫁隊伍里帶來的。小三皇子又不是不得寵,雖然和親是不得已,那就儘量的不要讓小三皇子受了委屈,太醫和急救隊那必然是經過嚴格挑選和訓練的,主攻各種龍陽傷害。
  一想萬一那大王又來,小三皇子趕緊拿好藥丸,這樣那樣地放到了該放的地方。
  太陽還沒落山呢,那大王果然又來了,順便還帶了個翻譯。
  一想到那個喪心病狂的花燭夜,小三皇子就對眼前的人不能直視。索性佔據坐榻一邊作新媳婦害羞狀不說話。
  那大王一直對昨晚的事回味無窮,腦子裡時不時的就出來質子的小模樣,終於忙完了來看看質子,原本心情蠻高興,小質子今天還會撲上來麼?
  結果沒有。
  蠻失望地先開口說一些關懷的話由翻譯傳達給質子。然後就見小質子猶豫着給倒了茶水送過來,也不看人,就對著空氣說了句請喝茶。
  送嫁官在旁邊就心裡急:這不行啊,太生硬了啊,萬一那大王生氣啦。要提醒咱三皇子,下次給夫君敬茶一定要主動啊,要說夫君請喝茶啊。
  這位大王見質子送茶來了,就挺高興地說我不渴,你喝吧。
  小三皇子聽翻譯說那大王命自己把茶喝了,就喝了一口放下了,結果抬頭看見那大王色迷迷地看著自己。
  冤枉啊,大王其實是笑咪咪地看著小質子呢,覺得果然是禮儀之邦過來的人,喝喝茶都這麼的文文氣氣。見面儀式就那麼一次好可惜啊。
  小三皇子後面還塞着藥丸呢,好怕這大王今晚又來一次啊,就趕緊表了態:昨夜之事過激,現下身體不便,周禮之事還請大王擇日。說完了怕那大王生氣,就補充了句,或是頭次,因而身體不適,假以時日或慣於此道,大王可隨意。
  大王帶的翻譯愣了一下,然後開始翻譯。
  那大王聽了好不驚喜!
  原本以為那儀式就一次,再也嘗不到,正要可惜,結果小質子怎麼說的,他說昨晚的事情還可以在明天再做一次!不止明天,他說自己身體好着呢,以後大王想做多少就做多少。
  血氣方剛的年輕大王天還不亮就騎快馬跑出去視察工作,平時一天的工作量他趕在中午之前就回來了!
  當然是趕着見小三皇子。
  然後倆人就在翻譯官的參與下開始了愉快的午飯時間,小三皇子簡直被桌子上作為食物的那只完整的巨大烤全羊給驚呆了。那大王輕輕鬆鬆的扯下了一條腿!熱情地戳到小三皇子的嘴巴前說你吃。
  小三皇子是個典型的書生,書生的典型特點就是手無縛雞之力,何況一隻巨大的羊腿!但是小三皇子沒有忘記自己的身份,自己是和親來的對面那個要儘力討好不能得罪!就兩隻手幾乎是抱著那條羊腿在懷裡啃。
  那位大王看小質子吃的很認真就很開心啊,他也想把小質子像那樣抱在懷裡啃。
  飯後兩人出門去散步,大王多想跟小質子走的近一些啊,可是不行啊,中間必須要夾着一個翻譯啊,被一個翻譯夾在中間的二人世界一點也不愉快吶。
  不要怨翻譯,翻譯也很苦逼。
  你的皮膚很白象馬奶一樣,也很滑,我很喜歡。
  啊過獎了,您是我見過最勇猛的大王,身姿矯健。
  你說我力氣太大了,是不是那天晚上把你弄的太疼,今天晚上做的話我會輕一點。
  這些話說出來那翻譯官臉都要紅了好吧!
  走了一會,這位大王愉快地提出不如出門逛逛,看看都城百姓的生活。
  小三皇子心想自己好歹是個和親的男王妃,見見百姓是應該的嘛,就說好吧那就去吧。
  結果看見門外栓着的幾匹馬的時候小三皇子都快哭了,好的屁啊,你們國家好歹強名在外吧,你身為大王難道連個馬車都沒有的嗎?何況本皇子是個孺生啊那會騎馬!
  可是對面那人要儘力討好不能得罪啊於是小三皇子就委婉地提出能不能跟大王共乘一騎。
  大王好樂意的啦,愉快地扛起小三皇子上了馬,騎在馬上把小三皇子放在身前坐坐好,揚起馬鞭意氣風發一溜煙兒地出發了。
  然後沒一會兒又回來了,忘記帶翻譯啦!
  那位大王開心地摟着小質子騎在馬上,邊走邊看邊聊天。旁邊緊緊跟着一匹馬上坐著伸長脖子仔細聆聽費勁解說的翻譯。
  大街上沒有多少人,附近有低矮的棚屋傳出幹活的聲音,有個女人騎着馬,馬上還馱着一隻羊,風馳電掣地從旁邊過去了。
  小三皇子深深的被看到的驚到了,這到底是多麼窮的一個國家啊,他們的大王沒有馬車就算了,都城大街上連個像樣一點的房子都沒有啊!來的時候就疑惑了,好歹是和親來的,住的地方根本不像一個王宮。現在知道了,因為太窮了!
  為啥都這樣的窮了還叫強國呢?
  前面說了,這是一個遊牧的軍事型國家,蓋房子不行但是騎馬打仗很強啊。兵器和馬匹是國民的主要財產,大王一說要打仗,呼啦一下就全去了,女人和半大小子也上了!簡直豪無牽掛!根本不用像其他的國家那樣擔心豪華的宮殿和精美的瓷器。
  就這舊棚屋和破都城,就算偶爾吃了敗仗被攻下了也不會有國家感興趣的,然後等人家修養好了拖家帶口千軍萬馬地攻回來,破房子照住!
  這樣智慧的存在方式小三皇子現在還理解不了,他正在被看起來異常破敗的都城,和剛才風馳電掣過去的那個女人以及大街上騎着馬帶著刀砍砍殺殺的孩子們給刺激到了。
  這是何等的粗魯和糙啊!
  這位大王一點也不覺得自己的國家糙,路過一個打鐵鋪子,他還樂呵呵地跟小質子說,你想看我打鐵麼?我打鐵很厲害的。
  說著撩開披風呼啦一下跳下馬,掄起大鎚就開始哐哐哐的砸,旁邊的夥計們都認識自家的大王,紛紛過來表示稱讚,大王好得意喲,掄的更起勁了。
  小三皇子好怕啊,心說你輕點砸啊,聲音太大別把馬驚到啦,我還在馬上我不會騎啊。
  後來在回去的路上,小三皇子就所有所思,不行,我不能老這麼弱下去,黎明百姓還等着我去保護呢。我得變強。
  那位大王也若有所思,晚上又可以跟小質子做滑溜溜的事了,好期待呀~因為忙着處理幾款公務,這位大王頂着星星來到小三皇子的住處,進門就問小質子吶?
  被告知小質子上茅房去了。
  大王就等,等了好久終於小質子回來了,這位大王就興沖沖地撲上去想做點什麼,結果小質子退開了一丈遠,因為知道大王是來做啥的就提前表示今晚是不能做了。
  大王聽翻譯轉述完失望地問為啥?
  事情是這樣的,這弱國和強國風土人情不同,飲食習慣更不同,小三皇子吃慣了精米細面的人,肚子裡一下子塞滿了那麼多烤肉,不拉稀才怪。
  這位翻譯就臉羞羞地指着小三皇子的屁股說他那裡因為拉稀壞掉了,你今天要是把你的那個放到他的那裡的話,會壞的更厲害的。
  大王聽完就一臉震驚地說啊原來你們國家的人也是需要用那裡上茅廁的啊你一來就跟我幹那個我以為你們那裡就只是幹那個的,還覺得你們國家的男人真神奇。
  小三皇子羞恥的都快哭了。
  那位大王就大度的表示在小質子的那裡好之前,我們就不做那個儀式,就只摸一摸滑溜溜的皮膚就行。
  大王,我正在積極地學習這個國家的文化,我覺得您也應該稍微的瞭解一點我們國家的文化。
  是啊應該的我會抽空好好學習的。
  大王啊,讓翻譯出去吧。
  不行啊翻譯走了我們會很不方便啊。
  可是大王您都快把我的衣服扒光了,還有個人在旁邊看著更加不方便啊。
  於是翻譯官終於得以離開那些閃瞎眼的場面,可以不用翻那些羞到咬舌頭的話了。
  沒了翻譯,大王和小三皇子也不用說話了,反正說了也聽不懂。大王就相對無言默默含情地摸啊摸摸啊摸。
  摸到後來,小三皇子都有點不忍心了,這大王可憐的,都硬成那樣了,就只是摸啊摸的過乾瘾。小三皇子雖然還沒有經歷過那樣的硬,但想也知道應該是相當難受的吧。
  算了給他口一個吧。
  於是話不多說就口了。
  對於年輕英武常年四處征戰的大王來說哎呀媽呀這是相當的享受啊~小嘴巴親啊親,小舌頭舔啊舔,小眼神還時不時地向上瞟一瞟,哎呦我天!真是恨不得給他來一記狠狠的!可是不行大王捨不得啊,因為小質子看起來太嬌嫩啦,總覺的用勁太大了會受傷啊。
  這位大王汗流浹背地半躺在床上,豆大的汗珠順着黑的不均勻的臉龐淌下來,落在鼓起的腹肌上,因為忍耐着不下狠手,兩個拳頭緊緊地握住敞開在身體兩側的衣襟,手臂上青筋爆出。最後終於在小質子的一個向上瞟的眼神裡,沒有把持住狠狠一抬跨,噴射在了小質子的嘴巴深處。
  小三皇子是覺得無所謂啊。雖然對男孩子來說這是極度羞恥的事,但他已經接受了自己身份並且早就做好了各種意義上的心裡準備,包括嚥下口來的某液體。
  天吶,這是何等精細高超的床上功夫!把這個糙慣了的大王調理的呼哧帶喘暈暈乎乎不能自已,身上的肌肉因為在緊繃之後突然放鬆還在不停地抖啊抖。
  看來小三皇子你平時這方面的書也是讀了不少啊!這充分說明多讀書是好的,不管什麼內容的書都有能用的上的時候!
  小三皇子蠻有成就感地爬過來在大王身邊躺躺好,大王抖完了肌肉平復了呼吸,扯過來毯子蓋在了自己跟小質子身上,倆人甜甜蜜蜜地摟着準備睡覺。
  在睡着之前,小質子突然心裡蠻感慨的,嫁過來好多天各方面都適應,最主要的是這個大王自己還不討厭呢,想起送嫁官沒事就愛嘮叨的那些“軟萌嬌”的為妻之道,就扳過來大王的臉,對著他用母語軟軟的叫了一聲夫君~大王眨巴着眼睛聽不懂,就重複了一句:夫君?小三皇子就溫柔的笑着點點頭。
  大王就好開心地說:原來你的名字叫夫君啊,真好聽啊~我以後都叫你夫君好嗎?
  我的名字好土的啊你就叫我大王吧~小三皇子學了幾天語言,到底學的不夠,聽不懂這位大王叨叨叨地說了些什麼,可是為了表示禮貌,不管說了什麼,溫柔地笑着點點頭總是沒有錯的。
  這位大王簡直被小質子美好的笑臉迷的魂飛魄散,用力把小質子緊緊攏在懷裡超幸福超甜蜜地喊着:夫君?~~~小三皇子還挺納悶,不就叫了他一句夫君麼看把這個黑子高興成這樣!
  就舒舒服服地睡着了。
  第二天醒來的晚,伺候的人恭敬的排排站着,大王坐起來看著正在更衣的小三皇子,又甜甜蜜蜜地喊了一聲:夫君?~(為啥大王叫的夫君後頭老有個問號呢?這是因為大王異國口音重,說夫君的時候老是像個問句,你們自己試一試,夫君?~)小三皇子聽到這句夫君?~,就以為這位大王在這麼多人面前調侃自己昨晚上的撒嬌呢,臉羞羞地揮退了眾人,走到大王跟前牽起大王的爪爪,認真地用剛學了不久的語言說道:夫君,秘密的。然後點一點大王的胸口,點一點自己的胸口,再補充一句:我們的。
  意思就是說啊,叫你夫君是咱們倆私下裡的事情,不要老是在別人跟前提起啊。老羞人啦,以後再也不這麼叫你啦。
  這位大王被小質子深情而真摯的話感動的幾乎涕零,心想啊原來私密的名字他只分享給我一個人好感動啊~你放心我會每天在心裡默默地喊着你的名字一百遍的~大王的愛如潮水,瞬間就洶湧澎湃~往後的一段時間,大王和小三皇子白天一個外出工作,一個在家學習;晚上就滾床單上練龍陽十八式強身健體,膠膠漆漆好不甜蜜。
  大王對小三皇子的愛是日進千里,一發不可收,已經不滿足於晚上回屋能看到他了,後來外地巡視出城練兵也一定要帶上小質子,一方面緩解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肉麻,一方面純顯擺。
  啊你看這是我的精騎兵哦不止這麼多哦,在其他地方還有更多的哦~啊你來看我們的軍刀鋪吧好多刀哦很好用的你看這一款是我設計的哦~快來看我們的羊群和馬群,都好肥碩哦草長的好羊馬吃的飽冬天都完全不用去打獵了呢~小三皇子大概掃一眼,簡直毫無興趣,權當出來練騎馬好了。
  要巡視的地方太多,大王就帶著小質子就近找了個據點休息。其實基本上每個軍營據點都有大王下榻的地方,大王以前也基本上就是打一槍換一個地方,都城什麼的也就是個叫法,而且那裡還那麼破。不過現在不是有了小質子在都城麼,這位大王就每天都回,因為不管工作再晚也要跟想念了一天的小質子滑溜溜地睡一晚上,嘿嘿嘿~終於下了馬小三皇子腿都在打顫,剛緩過來一抬頭就見不遠處大王跟一個不大的孩子玩的哈哈哈地笑聲震天。
  小三皇子就想嘿這個大王沒想到還挺招小孩子喜歡的果然是因為長了一副蠢樣麼。
  結果等小三皇子走近了看,一下子就震驚了。
  那位大王把孩子扛起來親,抱懷裡揉,眨眼間又把孩子扔地上刀對刀地幹起架來這些都沒什麼奇怪的,關鍵是這個孩子無論是穿著打扮還是身形眉眼,完完全全就是他面前縮小版的這位大王!簡直一模一樣!
  大王他爹不是早早就沒了麼這不是他弟吧難道是他兒子?他都有兒子了?!還這麼大了?!他啥時候成的親一點消息都沒聽說過啊!等等這些都不是關鍵問題了,關鍵是他不是個斷袖麼還把我娶過來了就是當個側室麼?
  緩一緩緩一緩不要着急萬一那孩子只是跟大王長的像呢完全有可能啊哈哈哈就問了旁邊跟着的一個護衛,護衛就很清楚地說,那是我們國家的小王子啊。
  小三皇子語言學了這麼久,日常溝通已經毫無問題,護衛說的明明白白是小王子,現在確定這大王就是個有兒子的人了。
  小三皇子一下子就出離憤怒了,好嘛還以為你是一個真斷袖現在發現你完全就是欺騙少男心嘛虧我還嚥下過你的某液體心甘情願給你摸就算被你捅的再痛也從沒想過捅回去!再也不想看見你了哼!
  小三皇子轉身就出了院門騎上馬快馬加鞭一陣風似的就走了。
  大王跟小王子愉快地玩着正要轉身介紹給小質子認識,一看小質子呢?就出去找。
  護衛說騎上馬跑了,還不讓我們跟着。
  大王說哎呀他不認路啊跑丟了怎麼辦!趕緊上馬跟我去追啊!
  小三皇子本來沿著大道走的直線,誰知駕馭馬的時候失了誤,馬受驚了下了大道帶著小三皇子飛快地跑沒影了。
  大王帶著幾個護衛沿著大道都走到下一個據點了,沒人見到小質子。眼看天色漸晚大王就急了,吩咐兵分幾路一定要找到小質子。
  小三皇子好不容易制住了馬抬頭一看這是哪兒啊?眼前茫茫草甸連個方向都辯不清,馬之前跑的太急,這會累的直喘小三皇子不忍心再騎就下馬來牽着走。
  這一走就走到天都快黑了。小三皇子邊走邊冷靜下來想想,他好歹是個大王嘛,總得有個繼承人啥的,就算倆人再滾床單也都不會生孩子呀,還不允許人家提前先生一個了麼?
  本來就是因為一時賭氣騎馬散個心,現在好了人都散丟了。不過好在小三皇子博學嘛,觀天象辯地形識植被,不久就走回了大路,然後跟來找人的護衛碰上就一起回去。
  在回去的路上小三皇子就旁敲側擊地問起大王的正室王后小王子的娘。結果被護衛告知大王沒有王后啊。
  小三皇子就說你們不是連小王子都有了麼?
  護衛就說了小王子是我們女王大人的兒子當然就是我們的小王子啊。
  小三皇子就暈了,哈?你們還有個女王大人?!
  原來大王的這個國家地域非常的遼闊,大王上面還有一個姐姐,因為這個國家不存在男女差別待遇,這位姐姐就繼承大王他爹的意願管理着遙遠的另一半國土,是受全國人民愛戴的女王大人。幾年前女王大人生了一個小王子,因為生性太豪放了一時不知道孩子的爹是誰,但是這個國家有個傳統就是男孩子小時候一定要跟着親人之中的男性長輩成長,一般是爹或者成年兄長,這小王子找不着爹又沒有兄長,只好被送到了舅舅這裡了。
  小三皇子瞬間醍醐灌頂,覺得自己真是事多,幸好沒有跑丟啊就愉快地跟着護衛回去了。
  結果大王跑丟了。
  小三皇子本來正在跟認識了不久就打的火熱的小王子談天說地一邊等大王回來,都快到後半夜了因為正值雨季突然天氣突變下了暴雨,然後有護衛回來問大王回來了沒有,大家說沒有,那護衛就說本來他們跟在大王后面找人的,結果大王因為心急跑的太快把他們落下了,雨太大辯不清方向大王會不會跑丟了啊?
  小王子一聽王舅丟了那還得了!拔腿出門就要去追,小王子身板還沒馬腿高,騎馬都得有人給他抱上去。小三皇子趕緊喊住他說你別去了再把你給丟了。
  小王子一看外面大雨傾盆,就想可不是呢就問那咋辦。
  小三皇子說盲目的去找在這樣的天氣里根本不行,想個辦法通知周圍的據點給大王個路標讓他自己找過去。
  護衛就說我們有送信的草原鷹啊。
  小三皇子就說以小王子的名義給他們命令讓他們趕緊在各自據點的高處點大篝火,被雨水澆滅了就繼續點,直到找到大王為止。
  草原鷹風雨無阻效率極高,沒多久草原各處據點都能看見星星點點的火光。
  那位大王正焦急地想像着小三皇子在這大雨裡無助地發着抖的樣子,心痛的都快碎了。但是可惡的雨太大根本辯不清方向,正在瀕臨絶望的時候大王就看到了遠處的亮光。
  第二天一早雨停了,大王騎着快馬迫不及待地趕去見小質子,就在路上遇到了出門來尋他的小三皇子。
  大家看過電視裡久別的戀人重逢的場景吧,就是那樣的,這兩個人騎着馬以慢鏡頭的方式朝對方飛奔而來,然後下馬緊緊擁抱,同時都淚流滿面。
  小三皇子哭着說你蠢的像豬一樣,自己家都能跑丟。
  這位大王也哭着說以後不要一聲不吭地就跑了,太可怕了真想把你栓在褲腰帶上。
  如果說小三皇子剛來的時候還小,沒有像這位大王那樣達到一睡鍾情的境界,那麼經過這麼長事件的慢慢培養,日久生情的境界小三皇子還是有的,特別是此刻看著為了找他在暴雨裡奔波不放棄的這位大王,臉因為好久沒打仗沒曬那麼黑了看起來還真是個俊俏的大王一點兒也不糙!小三皇子越看越喜歡,小心臟裡充斥着滿滿的愛意。
  兩個人一路肉麻回房間還嫌不夠,大王乾脆翹了今天的班耗在小三皇子這裡繼續肉麻。
  倆人黏糊糊地抱在一起哼哼唧唧,大王見氣氛正好,就含情脈脈地想起了小質子曾經告訴他的那個只有他知道的私密的名字,於是羞答答地說那個我能叫你夫君麼?
  小三皇子就震驚了一下,心想這大王想幹啥呀難道他想做妻子在下面?不行啊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去上他啊怎麼辦?
  大王看小三皇子一臉震驚就趕緊補充說,你的這個私密名字就叫這一次啦你也可以叫我的名字哦。
  小三皇子心說你是把夫君兩個字當做我的名字了麼好吧聽起來還挺爽的,而且確實倆人好這麼久了還不知道這位大王的名字呢,就問了那大王你叫什麼名字啊?
  大王就一下子更加羞澀了,說你知道的我家姐弟兩個,我王姐被稱呼為大赤女王,我們國家以紅和黑為尊貴顏色,所以我就叫……小三皇子說啊原來你叫……大王趕緊摀住小三皇子嘴巴不要太大聲啊,我總感覺這段話會被人知道,然後他們就會笑。
  小三皇子就說不會呀這裡就我們倆,沒人聽到會笑的。
  大王看了看周圍還是不放心。
  小三皇子就說你不要這麼擔心啦,二黑是很好聽的名字啊,我很喜歡的。
  大王就說真的嗎你真的覺得二黑是很好聽的名字麼啊你喜歡太好了,現在我們倆都有對方私密的名字了呢。
  小三皇子就溫柔地笑着點點頭,嗯!
  大王看著小三皇子的笑容着了迷,就深情而朦朧地呼喚着,夫君?~小三皇子就同樣深情而朦朧地回應着,二黑~小三皇子是已經超級熟悉這個國家的語言和生活方式了,從十九歲的小小少年慢慢長大,越來越風姿綽約此人只應天上有了。他的送嫁隊伍里有很多技術人才,給這個國家帶來了不少福利,老百姓們對小質子簡直敬若神明,另一方面又被大王貼心呵護,視若珍寶,日子過得太滋潤,簡直樂不思蜀。
  在這樣的情況下, 他有天就從別人那裡大概知道了當年那個和親事件純屬烏龍,原來自己嫁過來是因為一場誤會!小三皇子會一氣之下調頭就回國老死不跟那個上了他的男人往來了嗎?當然不會,在熱戀的情侶心裡,這簡直是一場上天安排的完美邂逅!
  小三皇子趴在大王身上深情款款地想這傢伙一直對我這麼好肯定是一開始就對我一見鍾情啊?可是轉念一想不對啊,在他的眼裡我不是就只是另一個國家的質子麼,感覺瞬間就掉價了好多,雖然跟他拜過堂了但是他根本不知道拜堂的意思啊原來只是我一頭熱麼?
  大王看小質子雖然乖乖地趴在自己懷裡,可是明顯變得不高興了啊就問怎麼了嘛?
  小三皇子就糾結着想哎呀怎麼跟這個蠢貨說這麼複雜的事情啊,算了就這樣將錯就錯下去吧可是不行啊還是感覺不甘心啊~於是小三皇子就把大王的揪過來問說吧我是不是就只是一個外國的質子?
  大王說不是啊,你不光是個質子,你還是我的小手爐啊~小三皇子說啊原來我還是一個手爐?
  大王就說了,這樣,我就把你把你捧在我的手心裡,然後你又那麼暖着我的心窩窩~小三皇子一拳頭砸過去哎呀你哪裡是個蠢貨啊簡直太肉麻啦~~兩個人就粘呼呼地在床上滾啊滾。然後小三皇子又停下來,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們國家是怎麼舉行成親儀式的呢,我們需要來一次啊。
  大王就說不用啊,我們早就舉行過儀式了啊~是這樣的,這個國家的婚配製度都是定期舉行相親大會,到了年紀的青年們來參加,互相看對眼了,就由一方牽一匹馬來要求同乘,另一方答應了,倆人就騎上馬在眾人的圍觀下浪漫地奔向遠方。可以說同騎一匹馬就相當於一個求婚和結婚的儀式,所以這個國家的人一般是不會當眾同乘一匹馬的。小三皇子還不會騎馬的時候,跟大王當眾同乘過何止一次兩次,怪不得當初大王樂意地臉上都開花了呢~知道了這個以後小三皇子好不羞澀啊,這麼說來是我先跟他求的婚呀?
  小三皇子跟大王幸福甜蜜地過着日子,可是突然有一天小三皇子發現大王開始變得好忙啊,就找人問了怎麼了嗎?一問之下好不驚訝,大王竟然要出兵了!
  這是怎麼回事啊?明明沒有任何國家來犯的消息啊。
  就拉來了大王問。大王樂哈哈地解釋說今年雨季沒有來,草原眼看就要枯黃了,人馬都養不上秋膘,要趕在冬天到來之前出去打獵啊。
  小三皇子就說噢打獵啊,那快去吧。
  大王就意氣風發地去了,一去去了一個多月。兩個人都互相想念的不行的時候大王終於回來了,肉麻了一陣之後,小三皇子就問打獵的收成怎麼樣啊?
  大王就說還不錯啊,帶回來的獵物夠吃好一陣子,還有下一批就快到了。
  怎麼打個獵還一批一批的啊,小三皇子就很疑惑地去看了,一看之下震驚了!
  長長一溜望不見頭的糧草車,怎麼看也不是本國的,旁邊還有一長隊戴着鐵鏈的鄰國士兵,怎麼看都像是俘虜。
  大王還在旁邊解釋可以用這些俘虜向鄰國要更多的糧草。
  這哪裡是打獵分明是搶劫!
  小三皇子就很生氣地發了火。大王很納悶啊這有什麼可生氣的不是應該高興嗎?百姓和兵馬不用餓肚子了。
  小三皇子說那也不能做這樣的事啊!
  大王看小三皇子生的氣還挺大,就問那你說怎麼辦嘛。
  往年風調雨順水草豐沛羊馬肥碩,大家修養生息沒事練練兵布佈陣就行了,預備着大災大旱的年份出去打個仗,搶點糧草過個冬。這一直是這個遊牧型國家的生存方式,糧草不夠了就出動人馬去別的國家弄點回來,就像是家裡沒糧食了去地裡收,屋裡沒菜了去市場買一樣的平常。
  小三皇子不是這個國家的人,但是他也知道這裡完全不適合耕耘,只能放牧搞養殖,如果那麼簡單想出其他的生存方法, 先人前輩們早想出來了,因此幾千年來這個國家都是這樣活過來的,已經成了傳統和根深蒂固的觀念。
  小三皇子幾天沒理大王一隻關在屋子裡想辦法,大王看小三皇子不理自己了好着急啊,就趕緊放了那些俘虜說看我放了他們啦不要生我氣了。
  小三皇子就嘆着氣說好,記住打仗不好,以後不要做這樣的事了。
  這位大王就點頭說好我保證。
  大王這頭哄好了小三皇子,那頭又開始對根本不夠老百姓用的糧草愁眉苦臉了。
  果然沒過多久,水源斷流草木枯黃,天氣也逐漸轉冷,牲畜秋膘沒養上也根本沒有糧草可以儲備,整個國家各個地方都陸續地傳來牲畜餓死凍死的事件,國家那一頭的王姐已經帶兵出徵了,這頭大王去視察災情,看著瘦的皮包骨的羊群和馬匹揪心死了,這些羊和馬可都是老百姓的生命保障啊。到後來不光是牲畜死亡,連老百姓都快撐不下去了,人們聚集在他們的大王身邊尋求大王幫助,有老媽媽哭倒在大王馬下,求大王救救他們。
  這一次大王瞞着小三皇子,領兵出去打仗了。
  小三皇子也只是認為這次大王出門巡查久了點,畢竟這個國家面積真的很大,正在他感慨早知道留意一下大王的行程跟他一起去了的時候,他的父皇突然派人來跟他說那個大王馬上就要打到他們國家了,叫小三皇子趕緊收拾收拾回國。
  小三皇子十分震驚問是怎麼回事?
  說是那位大王不久前帶著大隊兵馬開始在不同的國家燒殺搶掠,來勢十分兇猛眼看就要殺到他們的國家了,小三皇子還是和親的身份,到時候兩國要是打起來就很不好辦了,所以請小三皇子趕緊回國吧。
  小三皇子不信,快馬加鞭一路跟着軍隊的足跡來到邊境,果然見到了殘酷的戰爭場面。
  那位大王得知小三皇子來到了戰場,不顧滿身戰鬥痕跡一把抱過小愛人急切吼道你來這裡幹嘛很危險快回去!
  小三皇子推開他問你答應過我什麼? 如果我不來你是不是都已經打到我家門口了?!
  大王就愣了,然後趕緊說不會的,對不起違背了約定可是沒辦法呀災害越來越嚴重了我不能不顧百姓的死活啊。
  小三皇子就怒了,那其他國家百姓的死活就可以不用顧了嗎!你變成了燒殺掠奪的強盜了你知道嗎!
  小三皇子最開始是為什麼能接受自己一個男兒身嫁過來和親的,不就是為了百姓安寧和父皇母后麼?雖然開頭很烏龍,但好在他得到了一個美好的愛人,多麼完美的事啊。可是現在他的這個愛人馬上就要與他的初衷為敵了。
  但是對大王來說這次全國性的災害情況真的是很嚴重,大王幾乎試過了一切辦法,可是這個國家一直以來就是這樣的,打仗是他們在災害面前最有效也是唯一的自保方法。除了這個,面對貧瘠的草原荒土上凍死餓死的羊馬,失去生存保障的這個國家是毫無辦法。
  面對盛怒的小三皇子,大王搖了搖頭,對不起,我得打仗,我不能放棄那些稱我為大王的百姓任他們凍死餓死。
  小三皇子泄了氣,苦笑着說,其實我也不能放棄我的百姓,既然這樣的話,我走了。
  大王看著那個總是扒在自己懷裡的軟軟的小東西,此刻決絶又堅硬地轉身離去,伸出的手還沒抬起又握緊了拳頭放下,因為他的腦海裡閃過他的子民,一聲聲地叫着他,大王。
  大王,不是安在他身上的一個尊貴的光環,這個國家的每一個子民都有一個大王,每一個大王都背負着那個子民的企願,而這千千萬萬個大王就匯聚成了一個他,他就不是他,而是千千萬萬子民的希望和盼頭。所以他怎麼能置他們不理?
  在小三皇子回國的那一天,大王精心挑選了自己的一隊精騎兵護送小三皇子回國。
  他說,那是我最愛的人,你們去幫我保護他。拜託了。
  這個文雅的弱國高興地迎回了自家去和親的小三皇子,對他展現着無比的熱情和愛戴,因為據說要不是小三皇子的話,他們國家很有可能就被那個軍事強國進攻了呢~就這樣這個文雅國家平靜而幸福地過着他們的日子,一直很平靜幸福。
  就這樣平靜幸福了很久,然後有一天這個國家的皇帝想退休卻發現犯了難。
  大皇子不是太子麼傳給他不就行了?
  要說那大皇子身為太子,倒也特別的敬業,一直刻苦專心地在宮裡學習着馭國之術,有天他父皇就說你去民間逛一逛吧,體察一下民情。就去了。誰知道一去之下還上了癮似的,隔三差五地就往外跑。到後來甚至不帶隨從地偷偷跑。因為聽說是交到了一個特別好的民間朋友,一直挺照顧他,一直一個人在民間逛也沒出什麼事。直到有一回據說是臉色特別不好地回來,還說腰酸背痛的在床上修養了好多天。不過好了之後又跑出去了,這一跑還留了書信說不打算回來了。
  太子跑了,沒辦法老皇帝就叫來了二皇子。
  二皇子回來以後跟老婆說愛妃啊你對我當皇上怎麼看?
  二皇妃就說你當了皇上是不是就要後宮佳麗三千了我不願意。
  二皇子說不會呀愛妃我後宮裡就只有你一個。
  二皇妃說就算只有我一個,那你當了皇帝天天忙於國事,哪裡還有時間跟我談戀愛啊。
  二皇子一聽說對哦,那我還是趕緊推辭了吧。
  老皇帝就去找了小三皇子。
  三皇子就說好吧父皇你也別去找四弟了,他可是立志要成為美食王的男人,五弟還小話都還說不清,皇位就交給我好了。
  於是小三皇子從此就要改口稱小三陛下了。
  小三陛下心無雜念厲精圖治,沒過幾年,弱國擺脫了弱國的帽子,變成了文雅的強國,附近的小國紛紛過來求朝賀求貿易,很好啊小三陛下一代明主,友好合作來者不拒。
  當然這幾年也是小三陛下迅速成長的幾年,從一個少年書呆子,逐漸蛻變成一個精明強幹的青年帝王,長的高大了英俊了,再也不見當年那個軟萌嬌嫩的模樣。
  可是幾乎所有的周邊國家都來跟他的國家友好往來,這其中唯獨沒有那個他當初嫁過去的國家。
  那位曾經只是看見他的微笑就樂的找不着北的傢伙,現在只存在回憶裡了。
  你不來,我亦不去,我們既無立約又何來相欠。但,你是欠我的,你讓我的歲月窄如手掌,我一生的年數若沒有你便如同虛無。
  小三陛下的心聲就是去討債啊各位萌友們!雖然因為樓主的一時腦歪虐了他們五年沒見面,但是因為是同一個腦洞的洞友,小三陛下跟二黑大王那總是要見面的!
  你可以認為是為了辦公務倆人不經意的碰上了,也可以認為是倆人中的誰故意創造了個機會促使了見面,反正如此這般的倆人就見面了。
  見面了之後,一個說,你來啦,呵想不到在這種情況下見到你。
  一個說,是呀我也沒想到,早知道這樣我來之前最好能讓侍衛通報一下。不過無所謂了。
  一個說,說起來真是好幾年沒見了,聽說你過得還好?
  一個說,還挺好,你也挺好的看起來一點也沒變。
  一個說,你倒是變化挺大的,長高了像個大人了。
  一個說,嗯,畢竟都五年了過去了。
  一個說,是呀。那個我還有點事,你跟着侍衛先去休息,我辦完了事再去找你怎麼樣?
  一個說,好。
  然後小三陛下就跟着侍衛走了。
  這邊大王看著小三陛下走遠了,仰天長嘯一聲,一陣風似的跑回住處,一頭紮進大水缸裡,呼呼啦啦一陣猛搓猛洗。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老天你為什麼讓我在多年未見的愛人來見我的時候看到我在羊圈裡給馬接生!一身馬糞味頭上還掛着草!
  完蛋了他會不會扭頭就回國了再也不想見到我了吧?好不容易盼來了你你不要因為這個又走了啊!
  大王把自己搓洗的香噴噴,換上了自己最標緻的裝備,反覆確認帥的百無遺漏之後,邁着同手同腳的堅定步伐去見小三陛下了。
  小三陛下在房間的臥塌上坐著喝茶,看起來謙謙君子氣度不凡,身梁見長不是當初那個纖小又軟嫩嫩的模樣了,可是這分分明明的還是他朝思暮想的小夫君,喝茶的模樣依然的這麼令人神魂顛倒~大王扒在門邊上要進不進地盯着小三陛下看。眾護衛看不下去了,恭敬地把大王推了進去還體貼地關上了門。
  大王手和腳都不知道怎麼擺了。
  小三陛下就說大王你大夏天的怎麼把狐裘鎧甲穿上了你不熱麼?
  大王就趕緊把鎧甲脫了。
  大王那邊剛脫了衣服,小三陛下這邊玩味地一笑就上手要把這位大王推倒在臥塌上。
  大王當然不會力氣不如從前了,只是他從很久以前就捨不得對嬌嫩的小三皇子下狠手,如今幾年過去了,雖然那個嬌嫩的質子已經變成了俊朗的青年,但是他還是他最心愛的小夫君啊。
  就被小三陛下壓趴下了。
  小三陛下還綁了他的手臂掛在臥塌柱子上。
  看著大王掙過來扭過去的小三陛下覺得心裡好不痛快。然後小三陛下想起當年的事又覺得少了點啥非常的不滿意,就差遣了人迅速地去帶個人來。
  當年那個翻譯官就懵裡懵懂地被找來了,一進門就發現他們家大王被撂倒在床上,衣衫半解,春風外漏,一看場面就好粉紅啊,小翻譯羞答答地挪到角落裡,對自家大王不敢直視。
  小三陛下一看到這翻譯,就想到了當年這位大王當着這個小翻譯的面對自己做的那些羞到姥爺家的事,如今各種條件都允許,當然要以牙還牙以羞恥還羞恥。於是把小翻譯叫過去說,我說什麼你給他翻譯什麼聽懂了麼?
  唉呀媽呀氣場太強大,小翻譯嚇呆了趕緊點頭。
  小三陛下就轉過去色迷迷地母語對大王說,自己把衣服脫了,主動點過來伺候。
  大王聽不懂就看向小翻譯。
  小翻譯汗都快下來了,救命啊我已經好多年沒做過翻譯了!單詞什麼的早忘光了,你說的是什麼意思我也沒太懂啊!!
  呃,這個,他是說啊,他想把自己脫光光然後做些讓你舒服的事情,這樣子…吧?
  小三陛下一聽拍桌子怒了,你翻譯的都是什麼玩意兒?!這麼多年一點進步都沒有想死是吧!
  小翻譯跪在地上猛磕頭,好汗饒命好汗饒命啊,大王快救救我~大王說你別為難人家了,他外語不好的我已經沒有再讓他做翻譯了。
  小三陛下就說哦這麼說,當年的事你都知道了?
  大王就說是啊你走之後很久才知道的。
  這倆人聊的好流暢哦,小翻譯在下面跪的都快痛苦死了,大着膽子抬頭看一眼,哎呀媽呀這位陛下您都快貼在我們家半裸的大王身上啦,接下來您倆是不是要扒光了做那啥那啥的事啊,天吶放我走吧,我不想看啊~終於小三陛下想起了屋裡還有個人,揮揮手讓他走了。
  小翻譯就一溜煙地直線跑回家,彎都不帶拐的。邊跑邊吶喊我再也不要做翻譯啦,不要讓我翻譯啊,我不聽我不聽我不聽!
  小三陛下揮退了人,回身到床上不說話把這位大王擺到跟前自習瞧。
  這傢伙的臉貌似還是那麼的黑,聽護衛說了,他們家這大王這幾年不是練兵打鐵,就是在放羊遛馬,天天把自己忙的像個黑陀螺似的,底下的將士們找他議事都要在羊圈馬棚裡才能找到他,儼然變成一個養羊專業戶。
  小三陛下湊近了仔細端詳這位養羊專業戶,發現自己對他的愛意完全沒有減少一丁點,心想啊我是怎麼做到五年沒有跟他見面的?正在感慨的時候就看到大王額頭上一個淺淺的痕跡,就隨口問了是怎麼弄的。
  大王就說了,原來在沒見面的這幾年裡,這位大王想念小夫君的不行,就曾經偷偷的消失過幾天,跑到小三皇子所在的國家去,人生地不熟不懂人家的語言也沒有勇氣直接站到想念的人面前去,但是跑過來離他近點總可以緩解一下相思之苦不是。
  大王很幸運,就剛好碰見小三陛下出宮巡視,大街上的群眾紛紛上來圍觀陛下的儀仗隊,這位大王就遠遠地站在後頭翹首一看。剛看到個身影還沒來得及高興,發現小三陛下有轉過頭來的趨勢,因為突然的心虛,這大王就趕緊地蹲下藏起來。誰知前面剛好站着一個牽着牲口來賣的百姓,這一蹲,就蹲在了人家的驢屁股後頭。
  被驢踢了?
  大王點點頭,好不羞澀的樣子。
  小三陛下就笑了,心裡滿滿的愛意迅速充斥着整個身體,俯身上去邊用手指頭在大王的胸肌腹肌上打着圈兒向下滑,邊用磁性地嗓音問着想不到這些年你這麼想我呢?
  大王掙不開手上的腰帶,一扭頭說,一般般。
  小三陛下心說看你嘴硬就退下了大王的褲子,握住了大王的某個傢伙。這個傢伙喜歡怎麼樣的握法,小三陛下再清楚不過,不一會某個傢伙就精神奕奕地伸長了脖子衝著小三陛下直流口水。
  大王就羞紅了臉。
  小三陛下惡趣味來了就指着大王跨下說你這個傢伙不要高興太早,今天沒有給你插的今天是你被插!
  大王一聽小三陛下貌似要來真的了,臉瞬間綠了,某個傢伙也跟着剛才逞強的勇氣一起萎了。
  小三陛下一看,喲!嚇萎了?讓我來試試看能不能給他再哄起來。就輕退衣衫慢慢跪爬過去,俯身在大王的身上,軟綿綿甜膩膩地說,大王~我也特別的想你呢,要疼我哦~哎呦臥槽!那小聲兒那小腰兒那看起來還是那麼白嫩嫩滑溜溜的小皮膚,殺傷力太大把大王一下子送到了幾年前的床上,胯下的傢伙咔咔咔地就立起來了!
  小三陛下看著立起來的傢伙突然一下子又變了臉,直起腰來一臉總攻像地說,哦?
  這麼好騙啊,後面也一定很好吃吧?~說著就要抬大王的腿,大王一看情形不好不斷掙扎着的時候一下子又萎了。
  小三陛下就笑了,笑的甜蜜蜜的就是曾經那種讓大王魂飛魄散的笑法,溫柔深情又不失婉約地說,大王我跟你開玩笑呢你怎麼萎了呢,我幫你舔舔讓它再立起來好不好~舔一舔,用這裡~大王就盯着小三陛下的嘴巴移不開視線了,小嘴巴微微開啟,小舌頭探出來輕舔紅唇,大王清清楚楚地記得親它們時的感覺和它們親在自己傢伙上時的感覺。
  胯下的傢伙又立起來了。
  小三陛下玩的好不過癮,可是大王的傢伙起起落落反反覆覆的大王都快哭了,快點給個痛快的啊!
  大王也是個男人被最愛的小夫君這樣的不計後果地擺弄,當然是火從蛋邊生於是大喝一聲生生掙斷了臥榻邊的柱子,積壓了五年的某火氣一朝爆發了,正玩的興起的小三陛下完全無防備的被狠壓回臥榻上。
  小三陛下心說喝呀不要小瞧我這幾年的成長啊我也是有肌肉的人了,正要用勁壓回去可是在那一瞬間他看見大王正在淚流滿面。
  大王說,你,不要玩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你走之後我每天告訴自己別的國家的百姓也在遭受苦難不要去搶劫人家的了不然你會生氣,我每天都祈禱天氣快點變暖,牲口不要再死了老百姓不要再哭了。我想做一個合格的大王可是我也想要你,我努力地壯大老百姓的羊群希望他們過得開心點,這樣我才能對他們問心無愧地離開去找你,可是總也不夠總也不夠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小三陛下一下子就愣住了不敢說話,天吶最愛人說這樣可憐的話簡直心都疼碎了啊。
  本來帶著自己身為一國陛下多年勵精圖治得來的強大後援力和一副健碩的身板一顆強韌的心,精心策劃的一場見面禮,結果在二黑大王的哭哭中徹底功虧一簣。
  小三陛下趕緊順從地摟住哭泣的二黑大王,對不起對不起,是我不對我不好我應該早點回來的對不起。
  二黑大王一個八尺的英武漢子此刻哭的不能自已,同時壓着小三陛下變得柔韌十足但依然滑溜的身板,就控制不住地抬起了小三陛下的腰分開了小三陛下的腿。
  小三陛下忙着給大王擦眼淚的時候,大王已經做好了戰鬥準備,終於給大王擦乾了眼淚看他平靜下來的以後,小三陛下發覺了現在倆人那熟悉的姿勢。
  嗯?
  ( 其實我被上面萌友們“求反”和”求千萬不要反“嚇到了,天吶我該怎麼辦?要不拉登吧萌友們按照喜好各自想像怎麼樣~(@^_^@)~ )當年的小三皇子完全能夠理解大王的苦大王的無奈,但是他不得不離開,面對天災他呆着這裡完全不能幫上忙,他不能眼看著他與祖國為敵,他更不能停留在大王身後看他越走越遠。
  回去以後的小三陛下這五年完全沒閒着,解決完了本國旱災饑荒,就趕緊馬不停蹄地發展手工業促進商業,如今已經成了一個完全不用依賴農耕僅商品貿易就可以養活國家的經濟強國,小三陛下更是玩轉國際經濟於股掌之中。
  眼看時機成熟他迫不及待地回到這裡,他說我要讓你的子民富足,讓你再也沒有理由為了他們不要我。
  然後有了小三陛下的幫助大王再也不用老是往羊圈裡跑了。正宗草原羔羊肉千里汗血馬經過了小三陛下的手那就變成國際上天價也還供不應求的東西。草原百姓不久之後就都默默地富足的像暴發戶一樣。


  吶,另外為了不讓前來看更新的萌友們失望,這一段是樓主拚死在極度想倒床不醒之前洞的,算是個結束吧。
  其實總覺的這個洞越來越顯得大了,其實完全可以在之前的好多個地方寫上腦洞結束的對不對。
  不過樓主好驕傲自己能腦了這麼一個大洞,當然還是要謝謝各位萌友們的捧場,所以最後我一定要說一句,這都是被你們逼出來的!
  哈哈開玩笑的,樓主頭好痛果然電腦輻射太大了要睡去了拜~

  完
  1. 古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蘋果派 by VAINY | 首頁 | 最上 | 炸雞跟百合 by 蓎麟>>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879-60885eaf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