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想入非非 by 枕濕夠了 (溫柔寫手攻x傲嬌畫手受) :: 2012/12/25(Tue)

其實一開始不太喜歡小受的個性~
哪有對新來的房客那麼兇的~
不過後來喜歡上了就沒什麼好計較略~
就當成是傲嬌吧傲嬌吧~ ╮( ̄▽ ̄")╭ (喂


文案:
我叫陸霏霏,男,北方人。
不要叫我想入非非,入和陸不一樣,來,日唔入,不是樂唔陸。

內容標籤: 都市情緣
搜索關鍵字:主角:吳崇華,陸霏霏 ┃ 配角: ┃ 其它:

一、新房客

“你好,我是吳崇華,你新房客,南方人,可以喊我蔥花。”吳崇華微笑着,對新房東伸出了右手。

“你好,我叫陸霏霏,你新房東,北方人。”陸霏霏頓了一下,沒有伸出手,用審視的目光把初次見面的青年從頭到尾嚴厲的看了一遍,撇了下嘴,說:“崇和蔥是不一樣的,一個有捲舌一個沒有,謝謝。”

吳崇華並不在意,很自然的收回手,笑了一下:“哦,是嗎。陸霏霏,想入非非,很好記的名字。”

陸霏霏彎下腰從門口的玄關處拿出一雙備用拖鞋,對吳崇華說:“進來吧。”

“客廳和廚房陽台共用,兩間屋子,左邊那間是我的,右邊你的,浴室和廁所在那裡。”
陸霏霏一指陽台,“我在陽台種了一些植物,不要去動它。”

陸霏霏轉身對吳崇華嚴肅的說:“我想中介都和你說清楚了吧,不准吸煙,不准帶人過夜,互不干涉,懂了嗎?”

吳崇華笑了笑,露出兩個可愛的小酒窩:“沒問題,還有什麼需要交代的嗎?沒有的話我讓人就把行李搬進來了。”

陸霏霏說:“有,我叫陸霏霏不叫入非非,陸和入是不一樣的,謝謝。”
吳崇華一攤手:“好吧。”

“這是鑰匙。”



“啪”的一聲,門關上了,陸霏霏回到房間,打開微博:
今天中介介紹的新房客來了,男,南方人,普通話尤其糟糕,長的挺俊,笑起來有兩個淺淺的酒窩,挺可愛的。顏控表示很不錯,八十分,RP待考察。


微博一發出去立刻就有十幾條回覆:

非非大大這下有眼福了!

無圖無真相!求上圖

非非大大有新歡了!

大大快點調教新房客的普通話!

新房客千萬不要像前一個JP女一樣……

新房客千萬不要像前一個JP女一樣……+1

……


陸霏霏的微博名就叫做想入非非,知名網絡插畫家。


在另外一個房間,吳崇華好不容易讓搬家公司把東西都搬進去,把亂七八糟的房間整理的差不多後,累的躺在床上長吁一口氣,拿出手機,也發了一條微博:

成功搬入新房子,新房東貌似很討厭我,對我普通話很鄙視。╮(╯▽╰)╭ 網絡還沒有搞定,這幾天更新暫停。雖然卡在結局有點不厚道,也容我休息幾天好好考慮一下結局,一定會HE!

一眨眼也是幾十條回覆:

蔥花大大快用你的魅力征服房東!

壞房東什麼最討厭了!

普通話不好的大大可萌了!

同為南方人表示我也講不好……

〒▽〒又不更新……

大大你不要卡在結局啊QAQ


吳崇華的微博名叫做蔥小花,知名網絡耽美寫手。



這邊陸霏霏正歡快的刷微博呢,臥室的門突然開了:“房東,房間沒網絡啊!”吳崇華的聲音突然冒出來。

陸霏霏嚇了一跳,手一抖趕緊關掉微博,扭頭看去,怒了:“不懂敲門啊!”

吳崇華抱歉的摸摸後腦勺:“對不起,下次我會注意的,這網絡……”一邊說著一邊偷偷瞄向了房東的電腦,想著他剛才肯定在看什麼兒童不宜的東西,要不怎麼這麼緊張。

陸霏霏也覺得自己太緊張,緩了一口氣,有點不樂意的說:“這裡是舊小區,重新牽個網絡不好弄……嗯,這樣,我平時也不怎麼用,你買個路由器從我這裡分一半網絡,當然你要交一半的錢。”

陸霏霏看著吳崇華:“一半的網速大型遊戲都玩不來,而且我用的時候不准開占太大網速的東西,不同意你就自己想辦法去。”

吳崇華爽快的答應了:“行,我也不玩遊戲,那這錢和房租一起交吧。”

說完,吳崇華一閃就關了門。

什麼人啊!連句謝謝也不會說!瞧那普通話糟糕的!陸霏霏一膈應差點把滑鼠扔過去了。

想了想心裡又不爽,打開微博:
新房客一點禮貌都不懂,看來要好好調教一下了!【哼】

氣得也不看評論,直接把微博關了,開始畫畫,他還有好多畫要交稿呢!

而這邊,吳崇華則用手機發微薄:
房東幫我搞定了網絡問題,看來人也不錯嘛!很快就會恢復更新,大家不用着急。

還配上了一個剪刀手圖片。【液】


吳崇華躲屋子裡當了一個星期宅男終於把文完結了,點擊發佈的一瞬間終於鬆了一口氣,這篇文耗費了他很大的心血,卡文無數次,也曾想過坑掉算了,但是作為一個有坑品的作者是堅決不能這樣自毀前途的,磕磕絆絆的寫到最後竟然越寫越順,不過就差一個結局時竟然遇到原房東賣房退租,幾近周折重新安定下來趕緊把坑填了。

發佈上去後,吳崇華看著大結局章,陰險的笑了,這個HE勝似BE,估計又要引來一大堆讀者的哭喊了,笑話,他可是知名的在虐文作者,怎麼能就這樣簡簡單單的給出一個HE呢!

刷新了一下完結章頁面,果然有讀者在下面哭喊:

竟然是這樣!不能接受!┭┮﹏┭┮

蔥花大大你太壞了!這明明是BE!

牆裂求溫馨番外治癒!

=皿=凸 把作者拖出去鞭屍!!!!

陰笑着發了微博:
這篇文終於完結了,感謝大家一路上的陪伴,休息一段時間再開新文。批了個愛死:我說了會HE沒騙你們吧!

讀者嘛,就是要虐虐才行。

而另外一個房間,宅了一個星期,終於把答應出版社的圖畫稿全部上交完畢後的陸霏霏,滿懷期待的打開養肥肥一個星期的蔥小花的文,在看完完結章以後氣得摔滑鼠:臥槽,這算哪門子的HE!如果作者在我面前的話我一定%^&#%&$*&#&$%*#%*!!!!




二、同居生活

吳崇華用力伸了個懶腰,只感覺脊椎骨噼裡啪啦的響,心裡暗道:天天蹲在屋裡人都要生鏽了。收拾收拾自己準備出門散散心。

出了房間正好撞上怒氣衝衝的陸霏霏也出來透氣,兩人面對面一愣,陸霏霏先緩了緩,沒好氣的對吳崇華說:“早上好。”

吳崇華一看掛着客廳牆壁上的鐘,樂了,這都中午了還早上好,一瞧陸霏霏那皺了吧唧快變成菊花的苦逼臉和佈滿血絲的眼睛就知道:哦,房東又熬夜了,不過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

話說雖然搬來的一個星期兩人都是宅着,但也是見過幾回、不冷不淡的打過招呼的,互相知道了對方的職業。

一個是插畫家,經常為雜誌和圖書畫封面。當然私下畫的同人小黃漫對方是不知道的。

得,還是個藝術家。

一個是網絡編輯,搞文字工作。當然私下寫寫小黃書對方也是不知道的。

得,竟然是個文學工作者。

於是陸霏霏也就明白了這麼個偏遠小區的單間房為什麼會有人願意來租,感情是也是家裡蹲職業者啊。

兩個家裡蹲這一個星期的伙食費都照顧了樓下的超市和大排檔了,陸霏霏有點嫌棄的看了一眼亂七八糟的的客廳,方便麵盒子和快餐盒堆的到處都是,整個屋子瀰漫著一股似有似無的餿味,皺了皺眉頭對吳崇華說:“咱們倆把房子收拾一下吧,瞧著亂成什麼樣子了。”

吳崇華也有點不好意思,搬來一個星期了也沒打掃一次公共衛生,不過看來房東也忘記這件事情了,摸下巴想了想,說:“這樣,咱們定一個規矩,自己的房間自己收拾,以後一三五我負責公共衛生,二四六你來,星期日一起大掃除。今天星期三,我來吧。”

有便宜不占非好漢,陸霏霏很爽快的答應了,指着小陽台說:“掃把在那裡你應該知道吧,我先去洗把臉刷個牙。”說著一步三搖晃得瑟的走進洗漱間。

待陸霏霏慢騰騰的從洗漱間搞定個人衛生順便放水完畢出來後,看著煥然一新到處都是噌噌亮彷彿不是自己家一樣的客廳,整個人都=口=了,瞄了眼背對他在廚房清理衛生的吳崇華,心裡又有點過意不去,自覺的把垃圾桶裡的垃圾拿出去倒了。

半小時後房東大人倒完垃圾,心滿意足的順便去捏了樓下李阿姨家的阿喵的尾巴、揩了把王大叔家旺財那油光水滑的皮毛的油後,搖搖晃晃的提着垃圾桶回家時,聞到了一股莫名的香味,肚子立刻不爭氣的咕咕叫了兩聲。

在廚房裡忙活的吳崇華聽見聲響,回過頭來對在客廳裡目瞪口呆的陸霏霏喊道:“房東,你也沒吃早飯吧,我看了下廚房裡還有點瘦肉皮蛋小米就煮了鍋皮蛋瘦肉粥,很快就好了。

陸霏霏走進廚房,看著在鍋裡噗噗作響色香味俱全的皮蛋粥,驚訝的說:“你會做飯?”

吳崇華輕笑一聲:“單身男人哪有不會做飯的道理,這是食材少,要不給你上一桌滿漢全席都沒問題,更不用說小小的皮蛋粥了……好了,出鍋!”

雖然吳崇華的普通話在陸霏霏聽來還是那麼奇怪彆扭,不過這個時候完全被食物吸引住的他也懶得糾正房客的發音了,很配合的從壁櫥裡找出兩副碗筷擺在桌子上就等開飯了。

吳崇華把粥端上桌時候看見了陸霏霏眼巴巴的表情不由得噗哧的笑了出來:“嗯,別急,還有點燙。”說著拿起陸霏霏面前的碗盛了一碗遞給他。

“這個皮蛋瘦肉粥呢,很簡單的,你有空也可以在家裡煮。洗乾淨米,大火煮沸後轉小火,每隔兩分鐘攪動一次,煮成濃稠的白粥。皮蛋和瘦肉切丁,加丁點兒鹽、生粉和生抽拌勻。轉大火,將皮蛋、肉末下入沸騰的白粥中,加鹽,看肉熟了就關火,加點雞精雞精調味就可以了。我看你平時應該也不下廚,這廚房用品……?”

陸霏霏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是上一個女房客留下來的,我只會下麵條,以前都是她煮飯的。肉是昨天鄰居買多了送來的,我還沒想好怎麼處理,正好派上用場。”當然,前房客除了會煮飯以外就沒有任何優點,經常帶不同的男朋友回來過夜擾人休息,陸霏霏實在受不了,租期一到,即使面臨着斷炊的風險也是打死也不續租給她了。

“可惜廚房沒有蔥花,要不撒點蔥花上去會更加美味一點。”吳崇華有點可惜的說。

“咳,我不吃蔥花。”陸霏霏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粥,砸吧砸吧嘴巴說,“不吃你。”

說完立刻一愣:呸呸呸,蔥花和崇華不一樣,我怎麼被感染了。

吳崇華:“……”想吃我還沒門呢!

“房東,要不我叫你小飛得了”吳崇華笑了,兩個酒窩裡滿滿的都是奸詐,可惜對面埋頭呼嚕呼嚕喝粥的陸霏霏沒看到,“我自信廚藝還是不錯的,以後我來煮飯吧,伙食費均攤,至於這主廚費……”

陸霏霏瞥了下嘴巴,拿人手軟,吃人嘴短,也不計較人家喊他小飛的事情了:“行,你網費不用交了,不過我可是很挑食的,等下我寫一個單子給你,你要優先照顧我的口味。”

“一言而定!”吳崇華爽快的答應了,指着空碗和鍋,“好了,你該洗碗了。”

“憑什麼!”陸霏霏聞言炸毛了,本來是靠在沙發上摸着肚子砸吧砸吧消食順便回味呢,立刻蹦躂起來,“不幹!你煮的你洗。”

“這可不行,我煮飯你洗碗分工合作天經地義!”

“想得美!”

“我不給你煮飯了!”

“……我洗!”

生氣的鼓起嘴巴,咣當咣當的收拾了碗筷去廚房洗刷刷,嘴裡咕噥着:小氣的南方人,不就是洗碗嘛,爺我今天大度,讓你一回……

吳崇華坐在沙發上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想:看來不調教不行啊……


當天晚上,想入非非的微博這樣寫道:

話說新房客的廚藝很不錯,不過竟然讓我洗碗!不可饒恕!但是作為一個大度的北方人我還是同意了!o( ̄ヘ ̄o#)

一眨眼幾十條回覆:

摸摸,下次讓他洗回來!

傲嬌了哇,洗碗就洗碗吧,有飯吃就不錯啦傻媽。

親,用了不傷手的立白沒?【不對

你煮飯來我洗碗,夫夫雙雙把家還!

你煮飯來我洗碗,夫夫雙雙把家還!+1

你煮飯來我洗碗,夫夫雙雙把家還!+2

……

而另外一邊,蔥小花的微博是:

順利和房東達成戰略同盟,以後我負責一日三餐,家庭煮男的日子嘖嘖嘖……

瞬間幾十條回覆:

傻媽的廚藝可好了,便宜房東了……┭┮﹏┭┮

有種莫名其妙的恩愛感……不過還是求番外!那不是HE啊啊啊啊啊啊!!!

蔥花傻媽求番外!

蔥花傻媽求番外!+1

蔥花傻媽求番外!+2

……

陸霏霏點開評論,鬱悶的看著一溜兒的“你煮飯來我洗碗,夫夫雙雙把家還!”咬牙切齒呸呸呸,誰和誰夫夫了!我們是純潔的房東和房客的關係!頂多……頂多多了個飼養者和被飼養者的關注嘛……

吳崇華則是照例的無視了一堆求番外的姑娘,悠閒的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自言自語:“不急不急嘛,番外會有的,肉,也會有的。”






這篇火熱一時的文完結了,吳崇華生活上過的越來越順心,每天在網編工作的閒餘時間也寫了一點不痛不癢的小番外放上去,接着就是下廚了,同居生活很是美滿。

不過還有一大堆在文底下嗷嗷待哺的留言讀者們嚷嚷着必須有甜蜜番外,之前一不小心在微博漏風說會有肉也被讀者截圖天天貼上來叫喊:說好的肉呢!

臉皮堪比城牆一樣的作者大人自然不會理會這些,不過現在有一件很傷腦筋的問題擺在面前,出個人志。

在完結前就答應許多讀者說會出實體書給大家收藏紀念,雖然結局很坑爹但是讀者都自發的做好了印量調查就等着作者去印書。這洶湧的愛讓作者大人不得不把這件事情作為一件重中之重的事情來考慮。

之前已經出過幾本個人志的吳崇華自然輕車熟路,各方面都沒問題,但是前一直合作的畫手生娃去了,沒法畫封面插圖設計版式等等,又找不到合適的畫手,於是只能先放著了。

另一邊陸霏霏在微博看到喜歡的作者大大說擱置個人志的原因時候,作為死忠粉,雖然自己在微博上罵了好多次蔥小花坑爹臉皮厚,但是這一切都不能阻止他對這文的熱愛,立刻私信過去毛遂自薦:
我很喜歡這篇文,願意免費畫封面和插圖,版式等等都可以做。加QQ:88XXXXXXX

陸霏霏暗想:這還是我第一次這樣“低聲下氣”……如果,如果人家不搭理我的話……那我……也……沒辦法吧 T T

雖然心裡是這樣想著,但是忍不住緊張的盯着QQ就等着系統消息。

晚上的時候吳崇華完成了一天的更新任務,習慣性的點開微博,在眾多瑪麗蘇和催更中看到了陸霏霏的私信。

鬼使神差的,也是是覺得“想入非非”這個ID有點……吳崇華點進了陸霏霏的微博,雖然大都是一些日常沒營養的吐槽微博,但是各種段子的耽美小黃漫畫和擬人也不少,看了下畫風覺得挺對自己胃口,覺得可以試一試,便加了想入非非的QQ。

這一邊想入非非從下午發私信過去就等啊等啊,一邊沮喪的想著蔥小花不喜歡我的風格或者懶得搭理我,一邊安慰自己作者只是還沒看見罷了。不停的自己碎碎念道:好歹我也是半火不火小粉紅的一個畫手吧,這是出於對作品的愛免費畫啊。

在他已經完全放棄希望的時候,QQ咳咳兩下,新好友申請!

你好,我是蔥小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陸霏霏仰天大笑,立刻通過了申請。

蔥小花,我一定要讓你改結局!

陸霏霏噼裡啪啦活動了下手指,迫不及待的敲過去:

陸【你好。】我……我不敢說 T T

吳【你好。關於畫的問題……】

……

待兩人在扣扣上溝通好以後已經是凌晨兩點了,陸霏霏很不爭氣的沒有成功勸說到作者改結局,不過他也只得,這樣一本書已經給出結局後,作者是無論如何也不會隨意改結局的,所以也只是說說而已。不過讓他開心的是說動已經不準備繼續寫下去的蔥小花添了個長番外,還是肉番,頓時很有成就感。

而這邊,和畫手商量好畫風和交流了下大概構思和個人志需要的一些圖,吳崇華也很高興能和這樣一位不錯的畫手合作。許下了本來就準備寫的肉番一個,雖然人家不知道本來就要寫嘛,但是心裡覺得有點過意不去,不能就這樣拿所有讀者都能看到的報酬來報答畫手吧。

於是,吳崇華和想入非非說書出來了送一本親筆簽名的給他作為一點小小心意。

打開微博,關注了想入非非,順手就發了一條微博:

個人志的問題解決了,多謝@想入非非,合作愉快。

大半夜的許多午夜黨瞬間回覆:

嗷嗷嗷!一定買!求淘寶!求通販!

我最愛的畫手和我最愛的作家合作,激動死了!!!!

太好了!┭┮﹏┭┮


……

陸霏霏立刻轉發了那條微博:

轉發理由:(*^__^*) 合作愉快,親們,個人志有肉番哦!

這邊評論也立刻瘋狂了:
!!
迫不及待的想入了!

肉!!(ˉ﹃ˉ)

非非大大是好人!

果斷好評!!一定買!

……

比打了雞血中了五百萬還激動的陸霏霏當天晚上熬夜就把草稿畫出來了,第二天一早,熬夜熬成兔子眼的陸霏霏疲憊的打着哈欠走出房門,吧唧一下把自己甩在沙發上,有氣無力的和吳崇華說:“我……餓……死……了……”

吳崇華昨晚上因為解決了一直揪心的個人志問題,睡得是無比安穩,而且一大早就起來出門買了豆漿油條。

吳崇華看著他那困的連眼皮都睜不開的樣子就想笑,說:“喂,都困成這個樣子了還餓啊,快點醒醒,吃點東西墊墊去補個覺吧。”

陸霏霏一拍沙發,嘟囔着:“哈哈哈哈哈哈昨天晚上我畫了一宿的畫啊,早上才想起來,臥槽!白天畫也不急啊!”

說著歪在沙發上,慢騰騰的半睡半醒的吃起了早餐。

這小雞啄米一樣的,邊睡覺邊吃東西的樣子把吳崇華逗笑了,看著陸霏霏吃飽了也等於睡着了,推了推他,小聲的說:“喂,醒醒!你回屋自己裡睡覺去。在客廳睡覺會着涼的。”

已經完全沉入睡眠的陸霏霏翻了個身子,像趕蒼蠅一樣拍走了吳崇華的手,“別吵。”

天氣也轉涼了,這樣穿著一件單衣躺在沙發上,不管的話肯定會感冒。

看著這麼大一個人實在是扛不動,只好默默嘆息一聲:喂,我不是故意要進你房間的,我就拿個被子出來而已啊。

門沒關,吳崇華就直接進去了,拿起被子的時候看到了陸霏霏的電腦,超大的顯示屏還亮着,好奇心作怪,吳崇華鬼使神差的走了過去。

這是你自己不關電腦,屏幕這麼大,我不是故意要看的啊……

【……】

【喂,這……這不是我小說的插圖嗎?】

昨晚上QQ交流的時候想入非非也告訴他大概會畫成什麼樣子,兩人溝通的非常順暢,很多方面不約而同的達成了一致意見。於是吳崇華看到圖的一瞬間立刻代入那個角色了,這就是他想像中的主角樣子啊!

如果說陸霏霏只是剛好畫了這麼一個人設和小說主角一模一樣的圖的話,這圖上的XXX三個字就很明顯的推翻了這個結論。

XXX就是那本書主角的名字。

【難道,陸霏霏就是想入非非……?】

【……非?霏?】

【……】

靠,這世界真小。

吳崇華心情複雜的拿着被子回到客廳,輕輕的給他蓋上,站在一邊看著還不知道自己身份已經暴露的睡、得、正、香、的陸霏霏,默默吐槽。






陸霏霏感到很奇怪。

陸霏霏感到非常的奇怪。

陸霏霏感到極其特別的奇怪。

哎,你說,同在一個屋簷下,抬頭不見低頭見,也沒發生什麼事情啊,可是吳崇華這幾天怎麼怪怪的。

總覺得他一直避着自己,好幾次吃飯的時候都是只見飯不見人,雖然對某些人軟軟糯糯的普通話一直很鄙視,但是習慣了有個人在吃飯的時候

搭腔,突然沒了房子冷清很多,更加奇怪的是他感覺吳崇華有時候會偷偷看他。

背後汗毛都豎起來了有木有!嚇死人啊!

“我說,你到底怎麼了,大姨媽來了?”陸霏霏邊吃飯邊說。

“男人嘛,每個月總會有那麼幾天的。”

“你……”

“一點小事而已。”

“靠,扭扭捏捏的,像不像個男人!我說你們南方人就這樣小心眼,有什麼事就說啊!”

“喂,南方人怎麼著了!”吳崇華一巴掌把筷子拍在桌子上,“南方人惹着你了!”

“你連兒化音都不會說!”

“喲,會捲舌頭了不起啊!”吳崇華一個眼刀子甩過去,“你們用方言說悄悄話全國人民都聽得懂,我們南方人當着你面罵人你都不!知!道

!”

“感情你經常在我背後說我壞話啊!”陸霏霏怒了。

陸霏霏瞪大了眼睛,眉毛豎起來,嘴巴氣鼓鼓的:“啊啊啊啊啊我好心關心你到底怎麼了結果不識好人心!!!哼!”

吳崇華唰的一下站了起來,身子向前傾越過了餐桌,右手一撈勾住了陸霏霏的脖子就吻了下去。

【唔……???】

【唔……!!!】

陸霏霏楞了幾秒才確認——他!被!吻!了!

靠靠靠!勞資還以為你要打我呢!

這嘴巴上軟軟的……呸呸呸,關注點錯了!

陸霏霏回過神來張開嘴狠狠一咬,吳崇華一退,咬空了。

不過也騰出了一些空間,於是用力推開對面的人,由於他是坐著的,抬頭仰視,憤怒的說:“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

“就是你想像的那樣,我的小寶貝兒。”吳崇華一挑眉毛。

【……】

“我還有點事。”陸霏霏臉上一紅,瞪了一眼吳崇華,用袖子用力的擦了下嘴巴,急急忙忙的一溜小跑“啪”的一下關了門躲在房間裡。

靠,我應該一拳揍過去的啊!回屋幹嘛!!我是男人啊!!!

這是勞資的房子啊!要躲也應該是他躲啊!!!

從來沒有聽說過幹了壞事還理直氣壯的啊!這人臉皮怎麼這麼厚啊!

關鍵是!!!我被調戲了啊啊啊啊啊啊!!!魂淡!

小寶貝兒,你全家都小寶貝兒,這會兒的兒化音怎麼講的這麼地道了嚶嚶嚶……

咬牙切齒咬牙切齒咬牙切齒咬牙切齒咬牙切齒咬牙切齒!!!



這是表白了嗎?呵。

看著他瞪着眼睛氣鼓鼓的樣子好像一隻炸毛的小獸,毛茸茸的,情不自禁的就吻了下去。

其實從那天發現陸霏霏就是想入非非的時候,吳崇華看陸霏霏的眼神就不一樣了。

他的好吃懶做,他的囉囉嗦嗦,他的一笑一怒都是那麼可愛。

從來不知道喜歡上一個人的感覺,原來是這樣的啊。

看耽美的男紙,不是彎的就是在彎的路上。

很明顯,陸霏霏和他是同類。

不過,不會把他嚇跑了吧。

還有……陸霏霏要是知道,自己就是蔥小花的話會……?


【微博】

想入非非v: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勞資被非禮了!!!!!!(丿 ̄皿 ̄)丿┳┳ ~ ┻┻...

評論:

非非傻媽你腫麼了!!

傻媽快點非禮回去!!!

誰敢非禮非非傻媽!【挽袖子】

是誰!!!不會是房客吧!!

同問!!

非非傻媽你是被女的非禮了還是男的……

……


蔥小花v:或許這就是喜歡的感覺吧。表白貌似很失敗?哎。

評論:

傻媽不要大意的上啊!

失敗算什麼!再來一次!!

小花傻媽這就是你坑讀者的報應!┭┮﹏┭┮

傻媽要繼續努力呀,一定要把自己喜歡的那個人追到手。

弱弱的問一句,傻媽你喜歡上誰了……

……

喂,直接吻過去也算表白啊?這坑爹呢!

陸霏霏很不開心,被人吻了就算了,被男的吻了也算了,就當做是被狗啃了一口。

關鍵是這種氣不起來的心情……

關鍵是這種心中有小鹿亂撞的心情……

我……難道對他也有意思?

呸呸呸,雖然勞資本來就喜歡男的,但是也不是隨隨便便來一個男的就喜歡的!

當天晚上,陸霏霏輾轉反側,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着卻……

第二天起床後感覺整個人似乎被重物壓了一個晚上,全身都痠痛無力,關鍵是……褲襠是濕的……

褲襠是濕的……

是濕的……

濕的……

的……

……

啊啊啊啊啊啊勞資做什麼春`夢啊,勞資都多少年沒有那啥了啊!!!!

一想到自己在夢裡被人這樣那樣,翻過去再這樣那樣,陸霏霏就……

之前幾天是吳崇華有意無意的避着陸霏霏,接下來幾天則是陸霏霏真刻意的避着吳崇華了。

吳崇華也很無奈,這陸霏霏到底是討厭他呢還是害羞了呢。

每天鬼鬼祟祟的,到飯點了探頭瞧一眼自己在不在,不在的話才出來吃飯,搞得他都不好意思在客廳吃飯了,只好做好飯放著然後喊那個龜縮

在房間裡的:“喂,出來吃飯了!”

這……這……他只是個租戶啊……

突然有一種自己才是房東的感覺……

而陸霏霏一邊罵自己沒骨氣,一邊心裡咆哮:我是房東!我是房東!我是房東!

房東你有點骨氣啊!!!!!

即使厚臉皮吃著人家做的飯他也是房東!

可是為什麼我……我就……害怕看到他呢……

看到他才不會臉紅呢!

我……我,才沒有做過春`夢呢!







“閉關”的這幾天,陸霏霏把內頁插圖和封面都畫好了,發到了蔥小花的郵箱,郵件剛發過去沒多久,右下角的扣扣就滴滴滴的響了。

是蔥小花。

蔥小花 14:17:55
畫我看了,我非常喜歡,謝謝~

想入非非 14:18:05
不嫌棄就好!一想到我的畫可以出現在我喜歡的書上就覺得非常激動啊!!還需要改的話儘管和我說!\\(≧▽≦)/

蔥小花 14:18:23
不用改了,內頁排版完畢就可以送去打樣然後印刷了。

想入非非 14:18:42
現在還差幾個贈品小書籤的圖,這個簡單,我很快就會畫完的。

蔥小花 14:18:56
嗯……話說你微博是怎麼回事?

想入非非 14:19:07
……

蔥小花 14:19:08


想入非非 14:19:13
……

蔥小花 14:19:27
生活上遇到什麼問題了嗎?可以和我說說。【微笑】

想入非非 14:31:39
額……我房客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幾天一直不對勁,前幾天我和他說話的時候……他……他吻了我。

蔥小花 14:31:51
你感到很噁心?

想入非非 14:31:51
不 怎麼說呢,很意外吧。

蔥小花 14:32:20
……對他有感覺嗎?

想入非非 14:32:47
之前是沒有的,現在……好像有一點。【抓狂表情】

蔥小花 14:33:10
看不出來你還是個M啊!

想入非非 14:33:13
……

蔥小花 14:37:05
嗯,如果發現很喜歡的作者喜歡你,你會怎麼辦?

想入非非 14:37:35
額?
我想我會很高興吧。

蔥小花 14:37:46
是那種喜歡。

想入非非 14:38:13
……
大大你喜歡上誰了?

蔥小花 14:41:09
現實中我喜歡上一個人,他是我的讀者。

想入非非 14:41:59
那就和他說啊,我覺得他會很高興的吧。

蔥小花 14:42:29
關鍵是,他好像有點討厭我,而且我剛對他做了很壞的事情。

想入非非 14:43:37
這……我也不知道啊……

蔥小花 14:43:46
幫我想像一下,如果我喜歡你的話,你會怎麼辦?

想入非非 14:44:23
\\(≧▽≦)/我想我會非常高興的投入非非大大的懷抱的!
我是你的腦殘粉!

蔥小花 14:46:03
如果發現自己喜歡的那個人和自己在同一個屋簷下的話?

想入非非 14:47:06
\\(≧▽≦)/我覺得我會迫不及待的撲過去表白的!

蔥小花 14:47:16
如果那個人和你表白的話?

想入非非 14:47:25
\\(≧▽≦)/ 我肯定答應!

蔥小花 14:47:30
你等等。

想入非非 14:47:34
咦?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來,“開門,我是吳崇華。”

陸霏霏的思維在沉浸在蔥小花到底要幹什麼裡,突然的敲門聲把他從二次元世界抓出來,一瞬間,刷的一下陸霏霏的臉色變來變去——他又想起來那天的那個吻了……

心情很複雜的開門去了,不管怎麼樣,畢竟在同一個屋簷下,一直避着不是個事兒,早晚要解決的。

陸霏霏一開門,一樣就看到吳崇華剛舉起來又要敲門的手,吳崇華很自然的放下手,並沒有尷尬的樣子,對陸霏霏微微一笑。

“陸霏霏。”

“嗯,有什麼事情。如果是那天的事情……”

“你是彎的。”

“……”陸霏霏瞬間被噎了,沒錯,他是。

“我也是,我喜歡你。”

“嗯,如果你要為那天吻我的事情作解釋,我想說,咱們當做沒發生好嗎?我是彎的沒錯,我喜歡男的沒錯,但這並不代表隨!便!來!一!個!男的我都會接受!”

“不,你喜歡我。”

“你別自作多情,本來我是不討厭你的,現在……”

“我是蔥小花。”

“你是誰都沒用,是蔥小花也沒用,啥,蔥,蔥……小花?”

“你好,想入非非。”

“&#¥&%……*#*(%¥……#@¥@&*(”

“自我介紹一下,我,吳崇華,網名蔥小花,耽美作者,最近剛完結一篇文,和畫手想入非非合作出個人志。我喜歡你,我想和你好。”

“兄弟,玩笑不能亂開。”

“別自欺欺人了,剛才在QQ上你都說喜歡我了,要不咱們去看聊天記錄?”

“……”

“我是認真的。”吳崇華頓了頓,看著陸霏霏的眼睛認真的說,“說實話,從搬來的第一天我就覺得你很可愛,知道你也是彎的以後我最大的顧慮就消失了,我不但喜歡你的畫也喜歡你的人,給我一個機會試一試吧,不試試看怎麼知道不喜歡我。況且,咱們能遇到一起,不得不說是緣分。既然是上天的安排……”

“停!”陸霏霏即使的組織了吳崇華的長篇大論,深呼氣了一口氣,“這太突然了,讓我好好考慮一下。”

“你要考慮多久?”

“……這種事情能催的嗎?”

“我晚上給你煮你最喜歡的糖醋排骨。”吳崇華笑着說,淡淡的酒窩又出現了。

“……?”

“微博上看到的,我知道你最喜歡這道菜。說實話我自認為我的廚藝挺不錯的,我可以天天做你喜歡的菜。”

“我晚上給你答覆。”喂我怎麼突然改口了。

“好的。”吳崇華瞬間心裡:耶!高興的豎起兩根手指頭。

陸霏霏啪的一下把門關了,扭頭就趴床上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腫麼會這樣!!!!

沒錯!!之前的鎮定是裝的!也可以說是被吳崇華給鎮住了!

“沒想到我陸霏霏一世英名,就這樣栽在糖醋排骨身上了……”

陸霏霏突然想到了什麼,飛奔去打開微博,在自己的微博裡搜索:糖醋排骨。

想入非非v:說起我最喜歡的一道菜,莫過於糖醋排骨。記得小時候天天鬧着要吃,每次媽媽一做這道菜我總是能多吃一碗飯呢。大了以後自己住了,又不會廚藝,要吃的時候只能出門點外賣,飯店的味道又不和我口味。這時候就在想,這輩子一定要和一個會做糖醋排骨的人在一起。如果遇到一個會給我做糖醋排骨的男子,我就嫁了。

我……怎麼會發這樣一條微博……這黑歷史……

滿臉血。

……

其實陸霏霏也不是對吳崇華完全沒好感,只是覺得租戶突然變成自己喜歡的作者有一點突然加不能接受,感覺自己的隱`私被人看乾淨了一樣。

你想啊,在現實中被一個網上的人調戲了自己還不知道,即使那個人是自己很喜歡的作者,但是總覺得怪不好意思的,畢竟……自己有點表裡不一咳咳。如果是網上認識的再發展到現實中,那估計沒啥壓力了。

痛定思痛,陸霏霏很深入的思考了一下自己要不要接受吳崇華的表白,一方面能在現實中遇到一個對胃口的人的確很不容易,也可以說這是運氣吧,一方面這……也許是上天安排的緣分?

自己空窗好久了啊,一想到那天的春`夢,咳咳,望天。

這時候已經晚上九點多了,微博上最熱鬧的時候,既然已經想通了,陸霏霏也不再矯情,還是有點不好意思去對門找吳崇華說那啥那啥的,於是豁出去了,在微博上發:

想入非非v:@蔥小花 我答應你了,咱們試一試吧。【害羞】

發完這條微博陸霏霏的臉唰的一下紅了,咳咳這會不會太……直白了。手有點抖,不停的在刷新頁面,不去點擊那一條條表示疑惑的評論,他總覺得陸霏霏正在對門刷微博,希望他能立刻看到又希望他永遠看不到這條微博。


吳崇華雖然覺得雙方都有意,陸霏霏應該會答應自己,又害怕那個傲嬌的縮頭烏龜躲起來不接受自己的表白,本來要寫文的,但是卻集中不了注意力寫不下去,在房間不停的刷微博看讀者的評論。

晚上給回覆,他到底……會不會答應我呢。本來很自信的他猶豫了。

當他看到那條陸霏霏答應的微博時又吃驚又瞭然,這個小混蛋,幹嘛不過來直接說啊,還要微博上召喚我,高興又得意的打了個響指:嘿嘿,這回我就要高調了!於是直接轉發並且評論了。

很快,主頁就出現一條轉發:

蔥小花v:呀親們!我和你們的非非傻媽在一起了哦。-3-【親親】
//想入非非v:@蔥小花 我答應你了,咱們試一試吧。【害羞】

陸霏霏刷出這一條微博的時候,頓時無語了,這……這魂淡這麼高調!!怕別人不知道嗎!!!

叩叩叩,敲門聲響起來,陸霏霏剛開門就被吳崇華緊緊的抱住了,一個洶湧的充滿着激情和愛意的吻壓了下來,瞬間被吻的暈頭轉向都喘不過氣來了。

待吳崇華終於把陸霏霏放開,陸霏霏的臉是紅通通的,也不知道是缺氧還是又不好意思了。

兩人靠的很近很近,感受到對方急促的呼吸。

一瞬間好像整個世界都只剩下了他,只有心跳聲噗通噗通的。

吳崇華微微喘着氣,綻開一個大大的笑容,說:陸霏霏,我喜歡你!

“我……我……也是!”


END




【番外】肉 《春`宵一夢值千金吶值千金》

兩個月後,吳崇華的個人志已經從印廠送到家了,封面250G銅版壓膜,內頁100G道林紙,大32開,送兩張書籤,加2開海報一張,之前有預定過的還送卡貼一張,所有購買的都有作者簽名,而因為作者和畫者已經公開在一起了,所以還有想入非非的簽名!

這樣一個大好的福利,太給力了有木有。

當漂亮的書被曬在微博上時,讀者們紛紛嗷嗷嗷迫不及待的求發貨。

吳崇華揮汗如雨的把所有書搬到客廳,看著小山一樣高的個人志把客廳塞的滿滿的,再累也是值得了!

而對書愛不釋手蹲在地上不停的愛`撫的陸霏霏,一想到這書有自己的一份力,而寫書的那個人如今也是在自己身邊就覺得很不可思議,在兩個月之前,他永遠也不會想到自己竟然會和一個人在一起,沒錯,就是在一起。

渴望愛情但是從來沒有想過主動去追求什麼。

遇到愛情卻像烏龜一樣把自己縮進殻裡宅男,他就是個渣渣。

陸霏霏一度以為自己就這樣單身一輩子過去了呢。

要不是他,要不是他,要不是他……

生活在一起,你做飯來我洗碗,有時候出去逛街,運動,去超市大採購,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個日子甜蜜的好像偷來的一樣。

“陸霏霏,遇到你,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事。”吳崇華攬住陸霏霏的肩膀,在他耳邊說。

“我也是。”陸霏霏主動的吻過去。

充滿愛意的吻彷彿蜻蜓點水一樣輕輕碰了一下,一絲唾液似斷未斷。

你這是在,點火嗎?吳崇華一挑眉。

你說呢。陸霏霏曖昧的一笑。

陽光透過玻璃照在陸霏霏的臉上,彷彿鍍上了一層亮光,陸霏霏的眼睛亮晶晶的,直勾勾的看著吳崇華。

兩人摟在一起,都能感受到對方的那裡……

那,別怪我不客氣了呢。

吳崇華的手不老實了,從腰部往上,慢慢的,慢慢的,直到那突起的兩點。

“別,別在這裡,有書呢……”

“不覺得,在書上做'愛很刺激嗎?讀者收到的就是這樣充滿愛意的書呢……”

你,你真是壞透了!陸霏霏全身軟綿綿的,說不出話來,心裡惱怒卻只能任吳崇華上下其手。

“放心,我不會弄壞書的,乖,寶貝,張腿。”

上衣被掀起來,那人不斷的撕咬舔舐着他左邊的乳'頭,連右邊……右邊也不放過……用右手不斷的揉`捏着,很快,陸霏霏的呼吸聲便加重了,

不斷的喘息着,“別……”

而吳崇華的左手手已經下滑,放在了那個不該放位置了呢,不重不輕的揉`捏着那裡。

陸霏霏抓住吳崇華的肩膀,仰直了脖子,眼睛緊緊閉着,眼睫毛像一隻受驚的蝴蝶一樣輕輕顫抖着。

慢慢的,手間的活動變成了變成了兩人互相遊戲。

陸霏霏撫摸着吳崇華漂亮的腹肌,沒想到,原來他的身材……不錯嘛……唔……

“嘿,寶貝,你身寸了!”吳崇華壞笑一聲,手從那裡拿出來,指尖粘黏着白色的液體,魅惑的瞧了一眼身下的人,伸出舌頭輕輕舔了一下。

又俯下`身,把嘴裡的味道傳給他,淫'靡的聲音在客廳不斷的響起。

陸霏霏不斷抗拒着,“魂淡,髒死了!”

“寶貝,這是你的東西呢,怎麼能嫌棄呢!”

吳崇華終於放過陸霏霏的嘴唇,都被我吻腫了呢,紅嘟嘟的小嘴可真誘人,不知道下面……怎麼樣呢?

順着寬鬆的牛仔褲,手裡粘黏着的的白濁緩緩的往後'穴擠壓,陸霏霏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卻又擺脫不了對方的控制,掙扎也是徒勞,只能一喘一喘的接受對方的調戲,任對方毫無顧忌的把玩自己最隱秘的部位。

有着精'液的潤滑,手指很快伸了進去,旋轉,擠壓,慢慢的揉`捏着。

突然間只覺得身下一涼,最後的屏障也消失了,已經挺立的昂揚毫無遮掩物的暴露在空氣中,顫巍巍的抖動着,上面還掛着一絲白濁。

親愛的,可以嗎?

雙腿被壓迫的張開到最大的角度,最隱秘的部位已經被瞧得乾乾淨淨,陸霏霏害羞的扭過頭去,默認了,都到這份上,你還磨蹭什麼呢。

慢慢的由一根手指,變成兩根手指,當三根手指都伸進後`穴的時候,陸霏霏受不了,帶著哭腔呻吟道:別……別折磨我了,快點進來啊……

吳崇華也忍不住了,快速的解開褲子,粗壯的陽`具筆直的挺立着,可以看見上面的青筋正在激動的一跳一跳,龜`頭也漲的受不了了,頂住了那裡,藉著精`液的潤滑,很容易的把第一截送了進去。

陸霏霏嗷的叫了一聲,這會兒卻央求着:慢點!

吳崇華卻是騎虎難下了,右手把陸霏霏兩隻手按在一起不讓他亂動,左手狠狠的拍打了一下陸霏霏的臀`部,“放鬆點!”

寶貝,我來了!

一個用力的挺身,男'根整個沒入,根部緊緊拍打在臀`部上,身下的人痛的一瞬間眼淚飆出來了:“你個混蛋,痛死我了!”

“嘿嘿,我就是要捅死你!”

說著,吳崇華不斷的抽`插着,整個拔出來又整個沒入,好像餓虎撲食一樣食不知昧,怎麼要都要不夠。

“啊……嗯……不……嗯嗯……啊……”

也許是前期工作做得好,很快,陸霏霏慢慢的從抽`插中感到快感,兩條腿纏上了吳崇華結實的腰部,很配合的跟隨者對方的節奏運動着。

陸霏霏的手從禁錮中解放出來,不停的撫慰着自己的男'根,享受到快感後卻是不甘就這樣被欺負,用力的收縮了後`穴,狠狠的一夾。

“啊!”吳崇華措不及防,一個控制不住,就射在了陸霏霏裡面。

他生氣的打了陸霏霏的臀`部:“看看你幹的,這下射在你裡面了,等下不好好清理你會生病的!”

“呵呵,你也不過如此嘛!”陸霏霏眉毛一挑,喘息着說。

“看我怎麼收拾你!”

啪啪啪的聲音在客廳不間斷,而身下的有幾本書卻已沾染了欲液,兩人都不知情……

雖不是紅床暖張,也算是巫山雲`雨 春`宵一夢,待兩人都累得動不了了,陸霏霏才發現書……書髒了……

“啊啊啊混蛋!!書!!你的書!!!”

“沒事,這幾本我們就自己留着,愛的見證嘿嘿。”

“流氓!”

“你剛才幹什麼了還好意思叫我流氓!要不是你……”

“下次讓我在上面!”

“想得美!你就是一受命!讓大爺我好好再爽一回!”

“滾!”

……

“陸霏霏,霏霏,霏霏你醒醒,怎麼睡着了?”吳崇華俯下`身拍打着陸霏霏飛臉,他不就是一個做飯的功夫麼,在客廳點書的陸霏霏就趴在書上睡着了,“困了就回屋去睡吧,這裡會着涼的,醒醒!”

糟糕!臉又紅又燙的!不會是已經感冒了?!!

“嗯……?”陸霏霏睜開眼睛,一瞬間回不過神來。

“你在客廳睡着了,彆著涼了!”

“刷”的一下,陸霏霏的臉紅變白又變紅。

我剛才……

吞了口唾沫,陸霏霏心虛的看了下客廳的書,還是像搬進來的時候壘的整整齊齊,沒有一本是有污漬的。

這……這……

嚶嚶嚶我腫麼了!

“喂,出來吃飯了飯再睡,中午我燒了你最喜歡的糖——醋——排——骨——”

“不吃!勞資沒胃口!”


番外完。
  1. 網配・網路・COS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報社什麼最討厭了 by 枕濕夠了 (短文) | 首頁 | 最上 | 隔壁的孕婦你還好嗎 by 枕濕夠了 (網配 大神攻x鄰居受)>>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94-a8321a1c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