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那個沉迷於手機的! by 櫻之雪歌 :: 2014/03/10(Mon)

溫馨的小短篇 司機是受 腹黑是攻(咦?

文案
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實在是很奇妙,有些人說不定你天天有見到,可一旦提起對方時你卻連他的樣子都記不清。
小小短篇,祝各位節日快樂!

內容標籤:都市情緣 情有獨鍾
搜索關鍵字:主角:劉政,周清濤 ┃ 配角: ┃ 其它:短萌



1
  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實在是很奇妙,有些人說不定你天天有見到,可一旦提起對方時你卻連他的樣子都記不清。
  劉政是個司機,他開的607路支線公交車是從紅荔小區到科技園地鐵站再按原路返回,這一年多以來,他載過的乘客不計其數,其中不乏衣着鮮亮的上班族,也有不少老人和兒童。
  這人對於他來說,就像阿拉伯數字一樣只是個符號,過目即忘。偶爾碰上一些好談的乘客,聊的次數多了,也就能記得那麼十幾個。
  
   有天晚班時,下午5點50分,他準時抵達科技中一道公交站台,陸陸續續有幾個乘客上來,他抬頭看了下後視鏡,待最後一個乘客上來時,站台上就只剩下一個 低頭看手機的人。他按上關門按鈕,腳踩離合掛檔,接着抬腳踩油門,操作起來如行雲流水,沒辦法,任誰開了一年多公交車,誰都可以操作熟練的像個專家。
  
  車子剛起步,還沒開出5米,只聽見一聲大喊,劉政從後視鏡中看見剛還在看手機的人舉着手機朝車子飛奔而來……
  又是一個看手機看得入迷忘記看車的傻逼……
  劉政覺得他今天心情還不錯,於是踩了腳剎車,等這個傻逼上車。
  要是他心情不好,他就會讓這種傻逼等下班車然後再等個20幾分鐘。607路支線公交車車次少,高峰時每隔10分鐘一班車,非高峰時要30分才會有一班車,通常不是那麼好等。
  
  等劉政踩剎停車的時候,車子開出差不多10米了。
  青年跑了那麼一段路,臉色有些潮紅,他朝劉政笑了下,然後刷了公交卡,朝車廂後面去了。
  劉政目不斜視,繼續啟動車子,開往紅荔小區。
  這種傻逼每天總有那麼一兩個,劉政連吐槽的興緻都沒,幾分鐘後,他就連這個青年長什麼樣都忘記了。
  
  接下來第二天,同樣在科技中一道公交站台,這回劉政剛啟動車子,站台上那看手機的人就反應了過來,匆忙地朝公交車奔來。作為一個盡職的公交車司機,只要車還沒出站台,他從來不會拒載乘客,所以他很迅速地按了開門按鈕。
  跨進車門的青年鬆了口氣,那樣子像是很慶幸自己終於趕上了公交車……
  
  第三天的日子跟前面的日子沒什麼不同,沒有什麼愉悅他的小插曲發生,只是在經過科技中一道公交站台時,他好像從後視鏡中看到遠遠的有個人影在急跑。這人不會是在追他的車吧?可是他已經出了站台哦……
  
  第四天,有個青年一上車就抱怨:“師傅,你昨天下午怎麼不等等我?結果我在雨中等了半小時才等到車……”
  劉政扯了扯嘴角,開始睜眼說瞎話:“昨天我輪休沒上班。”
  青年邊刷卡邊感嘆:“原來不是你啊,昨天可真冷……”
  
  大概是劉政多看了這個青年那麼幾眼,這接連下來的幾天,他抵達科技中一道公交站台時,他都能認出站台上看手機的青年。
  不知道這個青年是不是特別喜歡看手機,幾乎每次都要等他的車子啟動了這個忙於看手機的人才反應過來,然後急急忙忙得衝上車……
  
  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大半個月,不論颳風打雷還是下雨,直到他換到早班……
  換到早班的劉政,8點10分在紅荔路口公交站台,碰上了同樣的情況。鬼使神差般,他停車時按了下喇叭,看手機的青年迅速抬頭,然後朝車子一路走來。
  劉政心情大好,他覺得這個朝他走來的青年有那麼點呆。
  就這樣,停車時的喇叭聲,幾乎成了兩人心照不宣的暗號。
  邊看手機邊等車的青年,只要聽到喇叭聲,就知道那個酷酷的公交車司機來了……
  
  兩個有了點頭之交後,有一天有一搭沒一搭閒聊時,青年問:“師傅你開公交車多長時間啦?”
  “一年多吧。”劉政隨口問道:“你是剛搬來紅荔小區的麼?”
  這其實就像是說今天天氣很好一樣,隨意扯的話題,因為就算是他倆有見過,劉政也不一定記得。
  “怎麼會?我在紅荔小區住了好幾年啦。”青年爽朗地笑了。
  劉政哦了一聲,這來來往往的乘客對他來說過目即忘,見過但沒印象這件事,實在是太平常了。
  
  劉政是個十分沉默的人,他一向話不多,因此與青年交談的話語少之又少。當然他臉上的表情也不多。
  他以前唸書時還算是個活潑的人,念高二時他意識到自己與別人不一樣,別的男孩子喜歡女孩子而他好像喜歡上隔壁的一個高高大大的男生,意識到這一點後,他漸漸地變得沉默寡言,不再與同學嬉笑打鬧,甚至還刻意地與他們保持距離,儘量避免與人肢體接觸。
  
  他不是沒收過女孩子的情書,他不是沒看過那些愛情動作片,可是他……他不敢和任何人說,也不敢露出任何跡象,那時他十分恐慌,覺得自己有病,偷偷地去查過一些資料,也想過要不要試着去交交女朋友,可是……糟糕的是他更喜歡是和他同性別的男人。
  他覺得自己會被親朋好友歧視,會被認識的不認識的人指着鼻子罵變態……抵抗不了壓力的他,成績一落千丈,高中畢業後書也不讀了,考了個駕照開起了出租車。
  
  這種單調又不用怎麼跟人交流也不用跟人怎麼多接觸的日子,實在是很適合他。可是縣城太小了,讓他覺得有些喘不過氣來,總擔心自己那毛病被人發現了給爸媽丟臉了,這一天一天的越來越不敢面對老爸老媽,越來越想到一個誰也不認識自己的地方去。
  21歲那年,他逃也似的離開了家鄉,隻身一個人來到了G市,先是在一個電子廠打了一年的工,覺得他十分不適合這種集體生活,便在培訓增駕後,當了一個公交車司機。

2
  有天晚上11點多,劉政輪值最後一班公交車。
  這12月的天還真的有些冷,再加上夜越來越深,這一路沒有一個乘客,他開着空車從紅荔小區到科技園地鐵站,再回來時也沒有一個乘客。在他以為這最後一班車要放空時,在科技中一道公交站台,喝醉酒的青年搖搖晃晃地上車了。
  
  青年一上車就嘟囔:“剛喝的有點多,一會到了喊我。”
  說完往前車門旁的第一個橫向座位上一倒,抱著車內的扶欄不動了。
  酒氣衝天,看樣子還真喝的不少。
  劉政蹙了蹙眉,這醉鬼可千萬不要吐在車廂裡。
  就這樣抱著扶欄也能睡着?
  不曉得去後面找個連排的椅子躺着麼?
  
  劉政漫無思緒的亂想著,車子平穩的往前開着。
  在沒有行人的寬敞馬路上,公交車的車速不過40碼。
  這是劉政第一次在這麼好的路況下把車開的這麼慢。
  當然正忙於開車的他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他只是在想車子顛來顛去會不會把那個醉鬼顛下座位……
  
  抵達紅荔小區對面的公交總站,那個醉鬼絲毫沒有清醒的樣子。他停好車,先是大聲喂了幾句,對方絲毫沒有反應。然後他試着搖了那個醉鬼幾下,對方依然沒有反應。
  看樣子這個醉鬼已經醉死過去了……
  要不要就把這人丟在車子上?劉政表示很糾結。
  最後,他還是把這個醉鬼背到了他的宿舍。
  他住的是公司的員工宿舍,就在公交總站旁,一樓是調度室司機休息室財務室等,二樓以上是員工宿舍。
  
  單身的他住在五樓,在沒有電梯的情況下,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這個醉鬼背上五樓。明明看上去並不比他高多少,怎麼這麼重?
  醉鬼倒在床上後,倒是有了些意識。
  有了些意識的醉鬼,開始“大河向東流啊,天上的星星參北斗……”的引頸高歌,這荒腔走調的歌聲在這寂靜的暗夜裡格外讓人磣得慌,再嚎下去估計樓上樓下左邊右邊的鄰居都得來踹門。
  
  劉政為了杜絶這個醉鬼給鄰居們造成困擾,他順手用床邊的枕巾把這醉鬼的嘴巴給摀住。不能動口的醉鬼改成打滾,滾了兩圈後,意識又清醒了一些,翻身坐起來睜着迷濛的眼睛看著劉政。
  “我不知道你家在哪,又不能把你丟在車上,只好把你帶我家來了……”
  劉政有些尷尬還有些不知所措,但他還沒解釋完,他以為已經清醒的醉鬼又倒回床上,還發出滿足的呼呼聲。
  
  小小的單身宿舍內只有一張床,劉政也沒打算管這個醉鬼,他掀開被子往醉鬼身上一蓋,然後又搬出床棉絮,剛在地上鋪好,他以為已經睡死的醉鬼又坐起來了……
  這回醉鬼沒唱歌,醉鬼只是要求:“再來一瓶!”
  然後下床四處找東西,看樣子是在找酒瓶子。
  劉政宿舍裡並沒有酒,醉鬼找到瓶礦泉水,擰開蓋子吆喝:“來!乾杯!”
  劉政趕緊將地上的棉絮捲到一邊,他一共就兩床棉絮,要是不小心淋濕了,那他——只好委屈這個醉鬼蓋濕的被子了。
  
  自以為已經找到酒的醉鬼,又開始像個無頭蒼蠅似的四處找杯子。
  這小小的單間實在沒有多少東西,劉政一向在公司食堂解決吃飯的問題,因此房裡除了他自己常用的那個喝水的杯子外,連個一次性杯子都沒有。
  醉鬼轉了幾圈一無所獲後,奔廁所去了。
  
  劉政只好跟了過去,他接了盆冷水,用冰冷的帕子給原地轉圈的醉鬼洗了個冷水臉。
  醉鬼被冷水一凍,意識更清醒了些,兩眼不再迷離,他先是看了看自己,然後又看了看劉政,“你能不能出去讓我先——尿個尿?”
  劉政的臉瞬間紅了,轉身就往外走。
  尿完尿洗完臉出來的青年,恢復了平常那幅精英樣,只是把劉政刷牙的杯子拿了出來,“陪我再喝一杯!”
  “我這沒有酒。”劉政搖頭。
  
  “沒關係,喝白開水也行。”青年東看看西望望,四處打量着房子。
  “現在都快一點,我明天還要上班。”劉政覺得他已經困的不行,平常這個時候他早就進入了夢鄉。
  青年若有所思:“你明天不是上晚班麼?”
  “那你明天不用上班麼?”
  “咱倆聊會兒天唄——”
  “你不回去麼?這裡離紅荔小區不遠,就在街對面那。”
  “我在你這裡湊合一晚成不?”
  
  青年坐在小桌邊的凳子上,神情十分落寞,在明亮的燈光下顯得有些憂傷:“我其實也不想借酒燒愁的,只是和我交往了兩年的女朋友,今天和我分手了。”
   青年拿起劉政專用的杯子,給自己倒了杯礦泉水,“她說我是個工作狂遊戲狂,嫌我沒錢又沒時間陪她。我是工作忙沒時間陪她,可我一天工作15個小時,不就 是想多賺點錢麼?也不想想,我要養父母要交月供要交水電燃氣費,還要請她喝咖啡吃各國料理給她買奢侈品,這些錢不努力去賺會自己從天上掉下來麼?”
  “我玩遊戲怎麼了?我是專門負責開發遊戲的,我自己能不測試麼?”
  
  “說我沒時間陪她,我這個項目馬上就要驗收了,現在正是緊鑼密鼓忙翻天的時候,哪抽的出來時間去看什麼電影喝什麼咖啡?”
  “女人還真麻煩啊,你說是不是?”
  “不努力工作嘛,她賺我沒出息。努力工作賺錢嘛,她又賺我沒時間陪她……”
  劉政開了一天的車實在是累的很,他倒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捲成一團,一點也不想管這青年也沒時間聽這青年嘮叨,這傢伙既然清醒了那肯定知道下樓過條馬路回家的。
  快要睡着的劉政迷迷糊糊地想起,他沒房沒車沒錢一窮二白,幸好他不用去找個什麼女朋友。
  
  第二天睜眼時,劉政發現他和青年相擁着躺在一個被窩裡。他縮在青年的頸窩邊,青年則把右腳擱他的小腿上。這個姿勢顯得兩人親密極了,劉政嚇出了一身冷汗。慌忙推開青年衝進了廁所。
  洗了把冷水臉後發現他身上的衣服還是睡前穿的那套,那懸着的心終於放了下來,他還以為自己化身為禽獸把人家怎麼的了。雖然說他離家十萬八千里了,但是他還是不敢讓人知道他喜歡的是同性別的男人。
  刷完牙後,見青年抱著他的被子睡得正香,他有一種把人踢下床的衝動。當然他只是想想而已,穿好衣服下樓買早餐,還順手替青年也帶了一份。
  
  經過這次事件,劉政知曉了青年叫周清濤,是一家遊戲公司的手游開發工程師。
  兩個由點頭之交後,上升成了朋友。
  其實劉政並不想交任何朋友的,尤其是這種性別男長相身材還合他眼的朋友,他只想像個蠶蛹一樣,住在自己的世界裡,任春來秋去,看別人破繭成蝶。
  
  可是他抵擋不了這人堅持不懈地靠近。好幾天沒看到青年坐公交車,他還以為像他以前認識的那些人一樣,過陣子他就連這人的樣子都記不清了。沒想到他輪休時,這人居然直接光臨他的宿舍,開門見山地說要來蹭飯。
  他這單身宿舍連個鍋子都沒有,能讓這人蹭什麼飯?
  這個嚷着要蹭飯的人,帶來了不少的食物和酒。於是春暖花開之際,兩人又上升成了酒肉朋友。
  躲在蛹裡的蠶,怯生生地伸出了一個觸角,有那麼一點渴望能像個正常人那樣擁有關注和朋友。
  
   一起吃飯喝酒的次數多了,劉政也就有榮幸聽周清濤的「失戀史」,自上個女朋友掰了後,這傢伙迅速找了個男朋友,當初聽到周清濤醉眼朦朧地講這段像風一樣 迅速地來又像風一樣迅速地走了的戀愛,他先是十分震驚,覺得這人怎麼能這樣坦蕩地說他喜歡一個男人?這一定是他喝太多的緣故,醉鬼的話千萬不能信。
  
  可是,周清濤帶他去同性戀酒吧見識過後,他就知道這人說的是真的。不可避免的內心感到有些高興,同時又十分的忐忑。他不知道要不要把自己保守了這麼多年的秘密告訴周清濤,要不要再告訴他,他其實,他其實有那麼點喜歡他?
  思來想去,劉政沒能開口,一是他覺得難以啟口,二是他不想弄巧成拙失去這個「唯一」的朋友。
  他眷念這絲暖意,這使他看上去就像個正常人。

3
  夏天帶來了炙熱的暑意,人一熱就容易變得浮躁。
  每天都期望能夠見到某個人,每天都開始想念某個人,劉政覺得自己這種狀態就像是在戀愛。哦,還是那苦逼的不能再苦逼的暗戀。
  周清濤說他喜歡上了一個清清秀秀的男生,還一天比一天喜歡,可對方一直只把他當朋友絲毫沒感受到他的情意。說到這裡時,周清濤居然還十分認真地問他有什麼好主意,能讓對方像他喜歡對方一樣地也喜歡上他……
  又老了一歲的劉政躁動不已,壓抑了這麼多年的他覺得有種瀕臨失控的危機感,覺得自己再不做點什麼肯定會後悔。於是舉起啤酒瓶喝了個瓶朝天,然後藉著酒意大拍桌而起,睜着迷濛的雙眼盯着周清濤:“他不要你我要你!”
  這一吼幾乎用盡了劉政所有的勇氣,除了年紀小時幹過幾件蠢事外,這麼多年他一直循規蹈矩的什麼出格的事都沒幹過,吼完後見周清濤黑圓圓的眼睛直瞪他,他一時惡向膽邊生,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衝上前抱著周清濤就啃。
  後來發生的事讓劉政恨不得挖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
  衝動果然是魔鬼,他衝動了開頭被魔鬼了了結尾。
  結果雖然不那麼盡如他意,但好歹也沒差之千里。
  扶着痠痛的腰,忽略某個部位的不適感,他覺得有種奇異的滿足感。這個看了那麼久的人,終於可以摸到了。
  
  周清濤是被捏醒的,躺在他身邊的人小心翼翼地捏捏他的胳膊摸摸他的腰,他就是想裝睡也睡不着了。
  伸手將人圈在懷裡輕輕地吻了吻,感到懷裡的身體一僵,見人臉紅到脖子根了,他愉悅地笑了,“怎麼,到手了就不想負責了?”
  劉政趕緊搖頭。
  “昨天晚上不是還豪情萬丈?怎麼現在都不敢看我了?”周清濤接着打趣道。
  “我……”昨天晚上好像把所有的勇氣都用光了。
  周清濤見懷裡的人想掙開,雙手用力抱緊:“就這麼著吧,你現在可得對我負責。”
  “我……”劉政心想我本來還真想把你怎麼的的,可結果是你變成了魔鬼,我能負個什麼責!不過再丟人的事情都做過了,也就不在乎再多那麼一件,他厚着臉皮說:“我會對你負責的……你就別想著那個誰了!”
  本來還以為那個他保守了這麼多年的秘密會伴隨他至死,還會被他帶進棺材,現在既然揭開了還有那麼點希望擺在眼前了,劉政本能地就想抓住這個機會讓自己美夢成真。人都會不由自主地嚮往陽光,都希望自己能夠過得好。
  周清濤聽了呵呵地笑:“我呢,除了愛玩遊戲十分宅以外,其他沒有什麼不良嗜好,賺的錢不是很多但養活咱倆是沒有問題的,如果你能接受的話,那咱倆在一起吧?”
  “我能養自己。”劉政說。
  “那你養我好不好?我很好養的,每天有飯吃就夠了。”
  劉政覺得這是他這輩子聽過的最動人的情話,心花如煙花般燦放,連忙應了聲好。
  只要你願意,我願意一直養你到老。
  
  天氣最熱的時候,劉政從公司員工宿舍搬了出去,住進了對面的紅荔小區,享受有空調的日子,不過他再也沒有那麼多空閒的時候用來發呆和仰望天空了,一有空他就喜歡整理兩人住的小窩,這讓他覺得有一種家的感覺。
  介入對方的生活後,周清濤果然如他自己所說的那般,是個典型的工作狂和遊戲狂,而且還有本事把住的地方弄得像個狗窩。
  當劉政知道周清濤還有一輛代步車時,他驚訝了,“你有車還趕什麼公交車?”
  回想當年那個邊看手機邊等車的二呆,好像與眼前這人相差甚遠。
  “當時擦到墩子送修了。”周清濤感慨道:“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當初要不是車子送修,我怎麼可能會碰到你呢?”
  
  這人與人之間的緣分真的很奇妙。周清濤住在紅荔小區,本來他有一輛代步的小汽車,本田鋒范手動波,剛買還不到半年,上次在停車場倒車時沒注意到旁邊的墩子,結果把車尾給撞了右後車燈給撞壞了,只好送去4S店維修。
  沒有代步的小汽車後,他只得趕607路公交車,紅荔小區到公司就只有這麼一路公交車。大半年沒有趕公交車業務有些生疏,他第一天等車時就差點錯過了,好在那個司機停下來等了他……真讓他意外。
  上車後,發現這個司機有點面熟。
  努力回憶了下,才想起,這不是早兩天在小區對面的老樹咖啡,躺着中槍的那小夥子麼?隔壁那對情侶吵架鬧分手,那女的情緒有點激動端起咖啡就潑,結果咖啡潑到路過的那小夥子身上了。
  小夥子當時並沒有說什麼,看上去不甚在意,還淡定地坐下來點了杯咖啡,慢條斯理地喝了起來。
  從他這個角度看上去,那小夥子的側影有些孤寂,像是游離在世事之外,與週遭這一切都格格不入。
  當時的他正忙與朋友商談新項目的市場前景,印象中只覺得這個小夥子——還不錯。
  
  接下來的幾天,他都能幸運的趕上公交車並碰上這個酷酷的司機,小夥子長得十分清秀,如果和他多說幾句話還會臉紅,要是碰上健談的乘客喋喋不休時,他還會一本正經地目視前方。不知怎麼的,他覺得這樣子的小夥子十分可愛。
  與上個男朋友分手差不多有一年了吧,他覺得冬天要過去了春天也該來了,他應該重新找個人來喜歡了。
  
  項目通過驗收上線時,他帶領項目組的全體成員去公司附近的巴椒園慶功,為了這個項目大家連續奮鬥了幾個月,現在成功上線了,大夥一高興就喝高了。
  等他把手下那幫人安排打車走後,就見到607路公交車迎面開來。
  這倒省了他等出租車的時間,他搖搖晃晃地上了公交車,又見到了那個酷酷的司機。
  雖然大腦已經快被酒精麻醉,但並不妨礙理智尚存的大腦高速運轉,十幾分內他就開發了幾個接近酷小夥的程序,然後自己還換位測試了下,最後選了個最可靠的,他現在喝的有點多,不如先試下小夥子和他是不是同類?
  借醉酒之名,他終於登堂入室,順便扯了個失戀的理由,看看對方的反應。
  可惜他喝的實在是有點多,雖然他一廂情願地獲得了同床共枕的機會,但想做的都沒做。小青年並沒有把他踹下床,還體貼地替他買好了早餐,宿醉醒來的他在懊惱之餘還是有點欣慰的。
  心動就要行動。常年和電腦程序打交道的周清濤,有了需求就自動進入開發模式,先是瞭解了對方的工作時間排班情況,然後不着痕跡地開始接近。對方看樣子習慣住在自己的殼子裡,太急進了說不定會適的其反。
  這人的生活比小學生還簡單,除了上班就是窩在宿舍,出去走走也是一個人去附近買點生活必需品或者喝個咖啡。平常話也不多,偶爾逼急了還會臉紅裝死。對待旁人很疏離,卻願意信任他,有的時候還乖巧體貼的不像話,與他相處時總能讓他感到愉快。
  真是越接近越覺得這人真令他喜歡。
  茫茫人海,既然遇見,既然喜歡,那就認真地獲取好感吧,總有一天,這人也會像他喜歡這人一樣地喜歡上他。
  1. 現代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屏幕裡的童話 by 輕薄的假象 | 首頁 | 最上 | 山楂與樹之戀 by 米洛道長>>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945-f4561f74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