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Let

溫馨甜蜜的BL文大好~




文科與理科的對決 by 王墨青 :: 2014/03/18(Tue)

借梗寫的文,小短篇,校園,腹黑文科生攻X傲嬌理科生受



第1章 初戰
科理平生最討厭一件事,就是別人拿他和科文放在一起比較!
你問為什麼?
這還用問嘛,從開學第一天起就不斷有人問他:“隔壁班那個科文是你兄弟嗎?”
兄弟你妹啊,有見過長得一點都不像的兄弟嗎?!
更不用說那個科文處處和自己作對,科理是理科班的全能小王子,成績好不說,還是廣播台的一把手,聲音不知道迷死了多少小姑娘。
可科文不僅是文科班的全能小王子,還是全校的全能小王子,不僅成績好,還是宣傳部的部長,寫得一手好字,又是迎新晚會的常客,會彈鋼琴,會跳拉丁。
科理自認為在初中的時候,自己也是響噹當的風雲人物。
可一進高中,全被那個大家誤認為是自己“哥哥”的科文給搶了去。
哥哥你妹啊,有見過這麼打壓弟弟的哥哥嗎?!

科理定定地站在年級所在樓的一樓,目露凶光地看著牆壁上的展板。
“嗨,阿理,趕緊走啦,體育課遲到了要。”
科理的一哥們抱著個籃球從科理身後走過去,攬過他的肩膀,被科理斜眼一瞪,只好“呵呵”地收回了手。
科理的目光又回到了展板上。
“喲,哥們不錯啊,回回都是第一,這樣下去,清華北大不是問題吧。”
“滾,這不是重點。”
“重點?”
科理自始自終都在看有他名字的展板的邊上那塊展板,科文的名字和自己的名字位於同一高度,而總分卻比自己足足高了10分。
10分!
上個月是7分,上上個月是4分,這個月是10分了,10分!好去死了,科理!
“不過你哥哥也很厲害啊,每回都是年級第一,文科班的分數還普遍比我們低嘞,他腦子怎麼長的?”
“我說了多少次他不是我哥哥!”
科理憤憤地跺腳離開了,突然卻又想到什麼似的轉過身,說:“還有為什麼他是哥哥我是弟弟,我明明長得比他高比他壯好不好!”
那哥們滿臉黑線地看著科理離去的背影,額,因為你太傲嬌了,傲嬌什麼的肯定是受了,那自然攻什麼的肯定是哥哥了。

直到放學科理的心情都沒有好得起來。
他和科文直接打交道的次數其實也不多,本來嘛,文理科就是沒什麼交集的,唯一的交集就在學生會,宣傳部長和廣播台長什麼的,偶爾也需要交流和合作。
科理是不會把私人恩怨帶到工作裡的,而且他打心眼裡想要超越這個男人,所以他會選擇堂堂正正的方式。
上上個月開始給自己定下的目標,居然毫不費力地又被那個人攻陷了,而且分數差距被拉的更大了,這讓科理覺得很憋屈。
體育課因為是週五最後一節課,男生下課之後幾乎都留在了籃球場上,有人招科理一起轉戰足球場,被科理拒絶了,他現在只想好好回家睡個覺。

科理來到體育館內的洗手間,把汗濕的校服換下來,卻在剛脫下衣服的時候聽到了腳步聲。
手裡的動作頓了頓,卻並沒有停止,等科理把衣服脫下的時候,正好從洗手台前的鏡子裡看到了科文的臉。
那人似乎是有些窘迫,但也沒有離開,穿著整齊的校服,並不像是在這裡運動樣子。
科文的嘴張了張,到底沒有出聲。
科理冷哼了一聲,並不理他,開了水龍頭就往自己腦袋上衝水。

“你這樣容易感冒。”
是科文淡淡的聲音,作為一名廣播台的負責人,科理也曾有把科文拉到台裡來的衝動。
不過,現在不是衝動的時候。
“要你管。”
科理猛地把頭抬起,關掉水龍頭,卻也甩了身後科文一身的水,眼鏡上都沾了好些水珠,有些狼狽。
科文並沒有生氣,他從書包裡拿出一個塑料袋,找出一條幹毛巾遞給科理。
科理瞪大了眼睛也沒想到科文會有這一手。
“擦擦吧,已經入秋了,你這樣出去不好。”
科理看著那條毛巾,沒有動作。
科文卻嘆了口氣,走上前把毛巾展開附在科理頭上,隔着毛巾揉搓着科理的腦袋。
科理比科文高,只能低着頭彎着腰,卻一下子忘記了拒絶。
科理的心情有些異樣的起伏,他突然很想看此時科文的表情,便稍稍抬起頭,卻正對上對方炙熱的目光,心裡一個趔趄。
科文的動作停止了,良久的注視。

最後讓科理回過神來的,是科文的吻。
那個混蛋先是一手攬過他的腰,然後一手順勢從腦後移到頸後,把人往前一帶,嘴便湊上去。先是輕觸,後來舌頭試圖伸到他的口腔裡,舔舐着他的牙齒。
科理想到發生了什麼的時候,用力想把科文推開,可不知道為什麼平常看似柔弱的科文,現在力氣卻那麼大,科理推了幾次都無果,反倒被科文抵到牆上,按住了雙手,腿也伸進他的腿間,讓他四肢無從發力。
“混……蛋……你……你放開!”
斷斷續續的叫罵聲從相觸的唇齒間溢出來,科文冷冷地看了眼科理,讓本來要叫出聲的科理立刻噤了聲。
科文換手,用一手將科理的雙手按在頭頂,空出手來撫摸科理赤裸的上半身,隱約的汗水味傳到鼻子裡,科文忍不住便咬了口胸口的小凸起。
“嗯……”科理忍不住呻吟了一聲,皺眉低下頭看埋在他胸前的科文,“你瘋啦!”
“想超過我?”科文的手移到科理的臉頰,捏起了科理的下巴,“嗯?”
科理咬着牙,滿腔的怒火。
“你覺得你能超過我嗎?”科文突然湊到科理的面前,嘴移到科理的耳邊,溫熱而濕漉的氣體讓科理的整個身體都軟了下來,而科文的話還在繼續,“嗯?你說呢?弟弟。”
說著,科文又親上了科理的嘴唇,點到即止,然後鬆開了他,把手裡的毛巾扔到他的頭上,轉身就走了。
只有科理愣愣地倚着牆壁。





第2章 挑釁
“唉,你說一個男人如果親另一個男人,這代表什麼?”
“他對他有慾望。”
“啊?”科理差一點叫了出來。
“你小聲點,那麼大驚小怪幹嘛。”
科理的同桌四處望瞭望周圍安靜自習的同學,確定大家只是稍稍聽到動靜又低下頭寫捲子了之後,就又轉向了科理。
“你怎麼突然問這個?”
“額……我某天……”
“你看到兩個男的接吻?”
“啊?你怎麼可以說得這麼平靜。”
“這有什麼好激動的,我上次還看到4班的陳X和張X去開房呢。”
“什麼?!”
這個世界難道已經變成這樣了?!科理表示非常不能理解。

“很正常嘛,我覺得我知道的同性戀挺多的。”
科理的臉上寫滿了“我勒個去”。
“除了4班那兩個,還有1班的許X,9班的梁X和10班的顧X。”
“梁X不是女的嘛。”
“女同啊,聽說她們一個宿舍的都被她睡過了,還為此爭風吃醋鬧得雞犬不寧呢。”
我操,這簡直打開了新大門啊。
“而且你和你哥被年級裡的腐妹子們YY好久了,是官配。”
科理有一瞬間覺得被戳中了什麼。
“BBS裡好多你倆的同人文呢,你沒看過?”
科理終於覺得那一箭正中心臟,他死了。

科理回家之後就耐不住好奇打開了BBS,來到他們年級的版塊,努力地搜索那些帶有他和科文信息的帖子。
他發現滿眼的“哥哥”和“弟弟”,好一會兒才意識到是在說他和科文。
“哥哥點贊啊!好呆萌的弟弟!(有圖有真相)[置頂]
——哇噻,炒雞萌有木有,溫油攻什麼的最愛了。附圖。”
照片上是一間堆放雜物的房間,是他們學生會的工作室。科理坐在椅子上,靠着椅背已經睡着了,仰着頭,微張着嘴,頭髮也亂糟糟的。而科文就站在他的身邊,手還放在他身上蓋着的校服外套上。
科理記得那是去年的迎新晚會,好多人都被宣傳部拉去當壯丁給宣傳海報上色,趕現場的佈置,他也沒有例外。
那天,他睡着了嗎?科文是在給他蓋衣服?他怎麼什麼都不記得了。
照片裡的科文看上去很乾淨,臉上帶著淡淡寵溺的笑,科理看著看著就有些愣住了。

科理努力把科文的樣子擠出腦海,退出了帖子,又轉而去看下面的貼。
“作為宣傳部的同班同學妹子,有必要為哥哥說兩句!
——我從高一開始就和KW一個班啊,話說那時候他好帥所以才跟着進了宣傳部啊,但是作為一個腐妹子我對我的這個決定是深深的後悔,但卻又忍不住非常激動,我一定要為哥哥說兩句!
弟弟你為何總看不到哥哥的真心呢?”
“事件一:高一入學新生講話啊,弟弟迷倒多少人啊,當然也包括哥哥!對,那時候會後哥哥是跟着弟弟走的啊,一直騎自行車跟在弟弟後面啊,兩個人不要太拉風,我們幾個女生本來是想八卦哥哥的家在哪裡啊,結果卻跟到了弟弟家啊【這讓我們一度以為兩人是兄弟啊兄弟。”
唉?
“事件四:高二運動會那回弟弟跑一千五啊,結果大家都知道弟弟跑了個第一,還甩開第二一整圈啊,但是有誰知道弟弟跑到終點就暈了啊,是哥哥把他抱到紅十字醫療隊那的,後來還抱到了醫務室。我說哥哥你的小身板居然能把弟弟公主抱啊哎呦喂!”
唉?唉?
“事件六:迎新那次弟弟當主持人卻在之前感冒嗓子啞了差點上不了台啊,是哥哥每天給弟弟送冰糖雪梨和川貝枇杷露啊!冰糖雪梨還是拿了小保溫杯帶來的啊,我們宣傳部的妹子看著都好羡慕的有木有,但哥哥不說是給弟弟的啊,但誰不知道那是給弟弟的啊,好幾個妹子去看綵排的時候都看到弟弟在喝啊!”
唉?唉?唉?
“事件N:……”

科理的腦袋裏打滿了問號,很多事他都有印象,比如跑完一千五暈過去了,然後是被同班一哥們一巴掌拍醒的,那時候自己就已經在醫務室了;而迎新那次是廣播台的一個高一小學妹給他送冰糖雪梨,他一開始還不好意思接受,但那學妹說是為了主持希望他快些好起來,他想想也就接受了啊。
而這些……怎麼都和科文有關?
科理想起那天科文吻他時候的暴力,那種眼神他從來沒從科文的眼裡見到過。他始終想不通科文怎麼會做出那種舉動,難道真的就像同桌說得的,科文對他有慾望?
那……這些事都是真的嗎?
科理覺得腦袋都大了,草草又翻了些帖子,好多小細節被大家揪出來,科理才覺得有些不對勁。
那些本來生活中讓他覺得奇怪又順理成章的事,似乎都指向了科文。
他突然想起科文撲在自己耳邊熱乎乎的氣體,覺得身體有點飄。

第二天科理剛到車庫,就看到了不遠處的科文,剛鎖好車,正要走。
科文看了眼車鎖,直起腰,發現科理正推着車直愣愣看著他。
表情有些奇怪,似乎是欲言又止,但又有羞憤,科文扶了扶額,有點後悔上次自己的舉動,是不是太過了?
科理才覺得自己的目光一直盯着人家,趕忙收了回來,心裡卻亂糟糟的。
以前他看科文,哪裡都不順眼,覺得那小子長得清秀可人,缺了點男人味,對誰都是笑盈盈的樣子,有點裝。
如果從前科理對科文儘是不屑,現在卻是尷尬。
不知道科文知不知道年級裡盛傳的他們倆的事。
科文把鑰匙塞進口袋,雙手插在褲口袋裏,走到了科理面前。
科理原本低着頭,卻看到走近的科文乾淨的球鞋,放下手中的鎖抬頭看他。
“學校要辦文理大賽。”
科理不知道科文在說什麼。
科文歪起了一邊的嘴角,眼睛也邪邪地看著科理。
“你不是一直想贏我嗎?”





第3章 備戰
文理大賽,顧名思義就是文科與理科之間的比賽,考文科生理科題,考理科生文科題。本來高三因為副課已經全部結束,並沒有列在參賽人員的範圍內,但是應高三很多學生要求,希望能夠在畢業前參加這次盛況空前的比賽,學校也就勉強同意了,但是高三的參賽規模不能很大,每班只能出一人參加。
即使是這樣,大家也欣然接受了,畢竟枯燥的複習生活有了些點綴。
科文所在的5班,和科理所在的10班,出的自然都是他們的第一名。
科理在得知這一消息之後,並沒有那種“老子終於要翻身啦”的快感,而是不斷地回想起科文對他說“你不是一直想贏我嗎”那時候的語氣和表情。

科理最近很鬱悶,他覺得他全能小王子的名號已經名不副實了。
高二小高考那會,那些歷史政治地理能難得倒他?
但現在的科理看著這些課本,為什麼會有種“它們認識我我卻不認識它們”的感覺?
要不要這樣啊,老子做一道物理題只要8秒鐘,為什麼做一道歷史題要8分鐘?(借梗)
文藝復興近代工業殖民主義大國崛起這些時間順序是什麼?科理表示需要給自己做個詳細的歷史年表。
辯證唯物主義的世界觀方法論包括哪些內容?科理表示需要把它們都列出來再比對題目選擇答題要點。
地理什麼的畢竟是文科裡面最偏理科的課程了,科理表示不必擔心,看到地質斷層星系大氣各種的時候科理還能冷靜面對,但看到人口區域經濟的時候,科理的腦海裡瞬間奔騰過了無數隻草泥馬。
想當初分班考試的時候科理的文科排名也在前三好不好,怎麼如今會變成這樣?

抑鬱的心情連帶著整個10班的人都發現最近科理的異常,很多人表示,科理也許是思春了,對啊,誰會想到全能小王子居然在為文理大賽擔憂?
10班極少數的幾個妹子開始在BBS裡發帖:
我賭哥哥肯定出手了!弟弟最近魂不守舍!
xxx 回帖:哥哥出手+1
yyy回帖:哥哥出手+1
zzz回帖:哥哥必須出手了+10086
……
aaa 回帖:期待哥哥弟弟文理大戰有木有!
bbb 回帖:期待+1
ccc 回帖:期待+電話號碼
ddd 回帖:期待+身份證號
……
而這些,正在題海戰術的科理,自然是不知道了。

但也許科理是真的思春了。
離文理大賽的筆試只剩不到兩天了,科理這個禮拜的題海戰術起了效果,做起題目來並沒有原來吃力了,他想先在筆試贏過科文。
畢竟文科對理科生來說,可能只需要背背就夠了。
可理科對文科生來說,卻不只是要理解這麼簡單了。
他不信科文那小子不做物化生那麼久,也能做到得心應手!
可科理最近總是在做題的間隙想起科文來,好幾次回過神來看選項的時候已經完全不記得題目說了什麼。
從高一入學到現在,某些片段不斷在他腦海裡重現,比如體育課後每次都會躺在課桌裡的飲料,學生會開會時不經意對上的對方注視的目光。
那些片段裡,科文出現的次數並不多,但是沒來由的,科理卻一直想著他。
媽的,為什麼老子要一直想著那個對手?

偶爾在學校碰到科文的時候,科理都選擇了繞道,實在繞不過去的時候就當做沒看見地跟身邊的人打哈哈地走過。
科理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有一種心臟“撲通撲通”快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的感覺。
有時候科理不經意看到科文的臉,凌厲而鋒芒,哪還有那時候自己覺得的娘娘腔。
他甚至在想起科文的吻時,覺得對方仰起頭的下巴很性感。

文理大賽的筆試結果被公佈在食堂門口的櫥窗裡。
“哇噻,科文居然是滿分!滿分!”
“弟弟也不錯啊,大概也只錯了兩題吧。”
“我們高三組進決賽的只有哥哥和弟弟,而且他們還是筆試的第一第二!”
“好厲害噢……”
科理是黑着臉走過人頭攢動的櫥窗前的,跟他吃飯的哥們覺得頓時周身一股冷氣。
“阿理,決賽的時候要把文科班那個打趴下噢,我們理科班是不能輸的。”
其實同桌是想給科理打氣,可科理卻覺得更窩火了。
“我不吃了,先走了。”
說著,科理剛邁向食堂的腳收了回來,轉身離開了。





第4章 錄音室play
科理走在路上,覺得去哪裡都有人看他,很不自在。
他快步走到了藝術大樓,進了廣播台的錄音室,把門一關,心才平穩了些。
他嘆了口氣,這一次,也不能說是生氣,他突然覺得自己很差勁,他根本比不過科文。
他長久以來的驕傲,那些自負的情緒,似乎都一下子湧上來,措不及防。
“咚咚。”
是敲門的聲音。
科理不想理,可又怕人進來,想著過會等人走了還是去把門鎖起來吧。

“我進來了。”
聽到聲音的科理一驚,睜大了眼看著門的方向,科文開門進來之後又把門關上,落了鎖。
“我剛才在樓下看到你,沒事吧?”科文並沒有走近,仍舊站在門前。
科理在科文進來之後就把目光拉回到了地面上,根本不理科文,垂着腦袋坐著,可眼淚卻不爭氣地流了出來,他覺得委屈。
憑什麼這個人現在來對他好言好語,安慰?呵呵。
“科理。”
科文走到科理身邊,蹲下身,仰起臉看他。科理把頭猛地一轉,眼淚就順勢流到了科文的鼻梁上。
有點灼燒了科文的臉。

科文跪在地上,伸手把科理的臉轉過來面向他,然後輕輕地把吻落在科理的眼角,試圖吻去那些眼淚。
那一瞬間,科理的淚卻流得越發的多了。
“不哭了,乖。”
科文一邊呢喃一邊吻着科理的臉龐,說不盡的溫柔。
“混蛋!”
科理突然把科文一推,科文沒有防備,跌坐在地上,科理起身要走,卻被科文拽住了胳膊。
“你……”科理只吐出了一個字,就被科文粗暴的親吻給堵住了。
科文把人壓在錄音室操作台上,一手抓住科理的手不讓他亂動,瘋狂地侵犯着科理的嘴唇和口腔,牙齒磨着牙齒,似乎要磨出火來。
空出來的手拉開了科理的校服外套,從t恤的衣擺下伸進去,摩挲着科理的腰際,指尖慢慢、慢慢地向上滑,把t恤的衣擺整個掀了起來。
科理的後背被操作台上無數的按鍵硌得生疼,他想出聲,可科文根本不給他出聲的機會。

科文的唇移向下,轉而去啃咬科理的頸項。
“你個混蛋你又想做什麼!”
科理終於能夠說話了,大吼了一聲,還想用膝蓋踢身前的科文,卻被科文壓了回去。
科文沒有廢話,直接抱起科理,走進了裡間的錄音室,裡間錄音室的隔音效果非常好,那樣科理再怎麼喊,也不會有人聽到。
小隔間的門被科文關上,他把科理放到平常錄音時放稿子的桌子上,科理還在罵,聲音卻越來越小。
外套已經散落在地上,科理的t恤也掀起來,露出大片白皙的肌膚,校服運動褲已經被扯到了屁股上,裡頭的小內褲都露了出來,科理剛哭過的臉正可憐兮兮地看著科文。
如果此時的科文還能忍得住,那他就是情聖。

科文把科理翻過來壓在桌上,一手扯下科理搖搖欲墜的褲子,整個背部、腰線和臀部一覽無餘,科文頓時覺得血脈噴張。
科文的手遊走在科理的背部,科理能夠清晰地感受到指尖傳來的熱度,撩撥着他的慾望。
身體不受控制地變熱、變軟,掙扎已經變得毫無意義。
科理只好雙手抓着桌沿,科文的吻已經蔓延到了腰部,並還在以一定的速度不斷向下。
當濕熱的感覺觸及到了後邊隱秘的部位,科理猛地一驚,原本趴在桌上的腦袋抬了起來,側到一邊,努力向自己的後方看。
隱隱約約,只能看到科文黑漆漆的頭髮。
濕熱的觸感越來越強烈,似乎想要衝破禁錮,衝進自己的身體裡。
“混……混蛋……”
科理用力錘了一記桌子,羞憤地只能把臉重新埋在桌子上。
動作終於停止,有溫暖的身體覆住了科理的背部,肩膀被圈禁對方的懷裡。
“不弄濕會痛的。”
科文的聲音從科理一邊的耳朵傳進大腦了,科理來不及思考那句話的意思,身後已經感受到異樣的東西靠過來,妄圖擠進他的股縫。
灼熱,和剛才濕漉漉的感覺完全不同。

呻|吟聲不斷從科理口中溢出來,他早就放棄了掙扎。
科文每一次的衝撞,像一頭狼一樣,似乎要把科理碾死在桌子上。
耳邊壓低了的嘶吼也不間斷。
“你終於是我的了。”
科理的眼淚止不住地往外流,視線一片模糊,這番痛苦與快感的交錯,讓他腦海裡無端地出現一幕幕記憶中的片段來。
果然,BBS裡那些人說的溫柔,都是假的。
差一點,差一點自己就要被騙了。
眼前的人,和他記憶中的不一樣。
他越發覺得委屈。
可他卻抵制不了從尾椎冒到身體裡來的快感,儘管身後痛得發脹,可每一次科文頂進去的時候,他都抑制不住地“啊”出聲。
嗚咽伴着呻|吟,迴蕩在牆壁間。
科理突然很慶幸,自己是在錄音室裡。

科理的前面被科文用手很好地照顧着,而後面被科文塞得滿滿的。
他從來不知道,愛還可以這樣做,那些A |片什麼的,都白看了。
“科理,我喜歡你。”
科文從身後抱住科理,又一個挺身,科理蘇得整個人都軟了下去,趴在桌子上,無端地喘着氣,而科文不斷地吻着他的後頸和背部。
科理顫抖着射出來的時候,科文也終於忍不住,從科理的身體裡抽出,盡數灑在了科理的臀瓣上。
那一刻,空氣裡靜的只剩下兩人的喘息聲,如同雷鳴。





第5章 文理大賽尾聲
“滾。”
安靜的室內,科理淡淡地說了一個字。
就是這一個字,不帶有怒氣,只有失望和疲乏,讓科文的心裡一緊,幫科理清理的動作都停了下來。
“科理,我……”
“我叫你滾!”
這次終於是歇斯底里地吼了出來。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麼對我,我處處都比你差,你高興?你是故意耍我的?”
科理還趴在桌子上,把臉埋進胳膊裡。
“夠了,我不想再跟你爭什麼高下,你放過我可以嗎?”
那一刻的科文,覺得世界都崩塌了。

科理那天下午都待在錄音室裡,讓同桌跟老師說了聲身體不舒服,就再沒回教室。
科文是幫他清理好了之後離開的,離開的時候他說:“對不起,科理,我以後不會再跟你作對了。”
科理坐在錄音室裡一下午,忍着後面傳來的隱隱痛感,想了一下午,卻毫無頭緒,心裡亂的可以。
科文意亂情迷時在他耳邊的呢喃,混着這兩年多來的記憶片段一波一波向他湧過來,他有點承受不住。
這個自己爭了兩年都沒爭過的人,今天把自己睡了。
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也不知過了多久,科理抬起頭,正好看到窗外的夕陽,伴着美麗的霞光。
應該是放學了,他起身,走了幾步,還好,沒有那麼痛了。
走到門前的時候科理回望了一下錄音室,眯了眯眼,確定沒有異樣之後開門離開。
門一打開,發現門口的地上擺着個小袋子,科理蹲下來看,裡頭裝着一隻消炎軟膏,和一張小便簽。
——注意別吃辛辣難消化的東西。
科理把便簽對摺了兩下,連同軟膏一起扔進褲子口袋,路過垃圾桶的時候把小袋子丟了進去。
自行車估計也騎不了,他想。

第二天是文理大賽的決賽,全校只剩下文科的3人和理科的3人,會先分別決出文理科第一名,再進行加賽,最後分出文理個人勝負,而3人的總成績則作為團隊分,分出文理團隊勝負。
比賽被安排在千人報告廳裡,各班都會派代表來當觀眾。
科理還有點沉浸在昨天的事裡,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發呆。
決賽的5人已經到齊了,卻唯獨科文沒有來,眼看比賽的時間也快到了,有人開始議論紛紛。
“那個第一名的學長沒來?”
“哎呀,我都急死了,文科組少了一個人可怎麼比啊。”
“老師說已經打電話去了,關機呢。”
“啊?這可怎麼辦?”
文科組另外兩個女生在竊竊私語。
“那個學長是不是和科文學長認識?找他幫幫忙?”
“嗯,也只有這樣了,試試看吧。”
其中一個女生走到科理面前,跟科理打了聲招呼之後問科理知不知道科文現在應該會在哪裡。
“怎麼了?”
“比賽快開始了,但學長還沒來,手機關機。”
科理突然想起昨天科文臨走時說的“我以後不會再跟你作對了”那句話,他像是被怔到了般,一下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我去找他。”
“唉?啊,謝謝學長。”

科理飛快地往教學樓跑,文科班還在四樓,他也顧不得屁股還痛着,直接到了5班門口。
“你說科文?他不是去比賽了嗎?”
回答科理的是出來應他的一個女生,科理想也沒想,又跑下了樓。
到底會去哪裡?
那個混蛋,我才不要這樣的勝利!
科理跑到學生會宣傳部的工作室,門鎖上了,怎麼喊也沒人應,他又跑出來去了操場,空蕩蕩的操場也沒有人。
穿過操場,跑到了體育館門口,進門的時候驀地發現那個人坐在拐角處的樓梯口,看著樓梯對出去的玻璃門外出神。
似乎是聽到腳步聲,科文轉過頭,在看到科理的臉之後,表情都怔住了。

“混蛋,自己躲起來算什麼,你怕輸給我嗎?”
科理快步走上前,眼睛直直地盯着科文看。
“我說了我不會再跟你作對了,你還是快回去吧,比賽要開始了。”
“你跟我一起回去。”
“科理。”
科文轉身,眉頭皺的很緊。
“你覺得你這樣就能彌補我?那你以前處心積慮那些是為什麼?”
科文有些啞口無言。
好一會才開口道:“你知道我為什麼沒去理科班而去了文科班嗎?”
科理搖了搖頭。
“明明我分班考理科的排名比文科還好一些。”
“你不是喜歡文科嗎?”
“因為你討厭我,我怕天天跟你離得那麼近,我會瘋掉。” 科文苦笑,“我先是遠離你,卻不斷希望自己被你注視着,甚至是討厭着也無所謂,這樣至少,你會一直想著我。”
科理有點愣愣的,那是告白。
“我很卑鄙吧,可我忍不住,對不起,昨天還對你做了那種事。比賽……”
“混蛋,給我回去比賽!”
“啊?”
科理的眼裡已經泛出了淚光,他牙齒咬着下嘴唇,似乎很用力。
“我要你像以前一樣對我!不要……不要放棄。”
科理那一刻,原本的委屈似乎都湧了上來,他好像看到了很多很多,而憤怒什麼的在得知這個人要可能放棄自己的時候,全部化成了失落和傷感。
那時候他才知道,你憋着氣和一個人較狠勁,也許只是因為喜歡他。
他的額頭靠在科文的肩上,肩膀微微顫抖着,科文的手輕輕地撫着他的背脊。
“我不放棄,我會一直喜歡你,你再覺得我煩,我討厭,我都不走,好不好?”
“你說話算話。”
“那你可別後悔。”
一記親吻落在科理的鼻尖。

那場比賽,科文和科理都遲到了,好在老師並沒有取消他們的資格。
科理哭過,兩隻眼睛腫腫的,而科文一直握著科理的手。當科理準備上台的時候,科文把握著的手緊了緊,對他說:“加油!”
科理吐了吐舌頭。
“我才不會輸給你。”
結果,結果科理還是輸了,他終於知道了當千年老二是什麼感覺。
但是理科組總分比文科組高,拿了團隊的優勝,所以那場文理大賽,其實並沒有勝負之說。

事後。
“你欺負人,你說你不會在跟我作對了。”
“嗯,我不好。”
“那你怎麼可以拿第一!討厭!”
“我已經努力讓自己答對的跟你差不多了。”
“你騙人。”
“你筆試比我少了兩分,那些我忘記算了進去了。”
“……”

作者有話要說:
正文完





第6章 【小劇場-1】
某日。
廣播台妹子A:咦,怎麼有個這麼大的未命名文件?
廣播台妹子B:什麼?應該是沒用的吧。
廣播台妹子A:那天沒人值班啊。
廣播台妹子B:聽聽看不就知道是什麼了。

半小時後。
廣播台妹子B:咳咳,我不該說聽聽……聽聽看的。
廣播台妹子A:好!勁!爆!對了,這裡的鑰匙只有弟弟和王老師有吧?
廣播台妹子B:哥哥果然出手了。
廣播台妹子A:弟弟好可憐噢,都哭了。
廣播台妹子B:一定是爽哭的。
廣播台妹子A:……
廣播台妹子B:趕緊拷下來拷下來,這裡的毀屍滅跡。

當晚BBS:
主題帖:福利!兄弟滾床單音頻,廣播台錄音室play!
大家謹慎下載,請勿隨便傳播,下載量達100即刪源文件,真實性請自行鑒定,樓主不做任何主觀評價。

第二天。
科理:我怎麼覺得今天大家看我都怪怪的?
科文:你脖子上有吻痕。
科理:唉?哪裡哪裡?我說了多少次不要弄在看得到的地方了!
科文:騙你的。
科理:……

某天哥哥發現了BBS上的帖子,雖然下載連結已經不可用,但帖子的內容及強大的回覆都還在。
之後。
科文:我們什麼時候一起去你們廣播台的錄音室吧。
科理:唉?去幹嘛?
科文:去幹你。
科理:……





第7章 【小劇場-2】
科文:唉,你是什麼時候發現你喜歡我的?
科理:……
科文:說來聽聽啊。
科理:不說。
科文:你是不是很早就喜歡我了?嗯嗯?
科理:你很煩唉!你覺得我會跟不喜歡的人上床嗎?!別以為我打不過你,我力氣很大的好不好!
科文:(撲倒)嗯,你力氣最大。
科理:(掙扎)不要太過分了!嚶嚶嚶。
——和諧——





第8章 【小劇場-3】
科理:你一開始是勻速後來就變成加速運動了,還不是勻加速是變加速啊,你是不是太猴急了?
科文:為什麼你的注意點在這裡?還不是因為你看上去太可憐,催化了我的生理反應。
科理:請注意你文科生的本質!
科文:是嗎?那……昨天的物理選擇題是誰幫你做的?
科理:……
  1. 校園
  2. | trackback:0
  3. | 留言:0
<<晨光 by 墨流魘 | 首頁 | 最上 | 欺負你是我的溫柔 by 任刃>>


comment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yayoi1010.blog.fc2.com/tb.php/968-68e44b18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